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卷 第八十八章 發現目標   
  
第二十卷 第八十八章 發現目標

"這個是很重要的東西,和我有關.快,幫我看看寫的是什麼好嗎?這個東西對我很重要."

"你稍微等一下."我先是接通了魔寵們的心靈連接,然後才充當人體攝象頭開始觀察起那些寫在石頭上的文字.

這些文字很明顯是人後來刻上去的,不是那種原本就雕在石頭上的歸整文字,而是很隨意的用某種利器刻出來的.

"有誰認得這是什麼文字嗎?"我在心靈連接中問道.

"看著有些像希臘文字,但是似乎又不太對."維多利亞似乎認識一些.

"你能翻譯嗎?"

"有些可以,有些讀起來似乎不怎麼通順."

"別管它通不通了,告訴我這個東西的意思就行了."

"好的."維多利亞說著便利用我的眼睛一邊看一邊翻譯道:"這是雕刻者的自述,他說他是一頭人龍,之後是描述他的身體特征.啊,等等,看這上面寫的,他好象就是旁邊這個家伙."

聽到維多利亞的話我疑惑的看了眼旁邊的怪獸,不過想到他的腦袋出了問題,我便放棄了從他那里獲得答案的希望.

"維多利亞,繼續告訴我後面的內容."

"嗯,好的.這後面說他被人偷襲,靈魂上被覆蓋了特殊的潰散法陣,他不得不集中力量對抗這個法陣對靈魂的蠶食,因此他的智力和能力都會逐漸下降,如果有人看到這段文字,請幫助他脫離靈魂逐漸崩潰的痛苦."

"靈魂潰散?"我疑惑的再次看了眼旁邊的怪獸,然後皺眉在心靈接觸中說道:"這怎麼聽起來像宙斯的手筆啊?"

"有可能就是的."維多利亞道:"宙斯最擅長的就是分解,他的審判之雷其實就是分解雷,專門分解物體和能量,所以很多被審判之雷命中的人連靈魂都無法轉世."

我點點頭道:"後面還寫了什麼?有說怎麼幫助他嗎?"

"讓我看看.這上面說崩潰法陣會一點點的蠶食他的靈魂,但是他也在吸收外界能量補充靈魂能量,這樣這個法陣只能緩慢的消除他的自我,而無法徹底殺死他.幫助他的方法就是首先要刺激他的自我,讓他找到自我的存在,然後他的靈魂就會徹底複蘇.不過這個時候他只是恢複了以前的意識和記憶,法陣依然存在,還需要想辦法解除法陣.他說他也不知道如何摧毀這個法陣,但是可能使用能夠攻擊靈魂的武器會有些作用.內容就這麼多了."

我聽完點點頭道:"潰散法陣的話我也有看過破解圖,但是我不知道怎麼破解,至于攻擊靈魂的裝備……龍魂套裝應該整個都算吧?"

"這個我實在是沒辦法,專業不對口啊!"維多利亞感歎道.

凌在一旁說道:"那你稍微等我一會,我們這邊的任務分支只差一點點就可以完成了,之後我去和你彙合.靈魂方面我比較擅長."

因為得到了凌的建議,所以我就和旁邊的怪物解說了一下石頭上的文字內容.那怪物聽到這個也是非常驚訝,因為他根本不記得自己被人偷襲的事情了,現在突然得知他原來是個很有地位的存在,一時之間也是有些反應不過來.

在告訴怪物這些情況後,我又和他說了我的幫手要過會才能到,所以暫時就先和他研究起了如何才能找回自我的問題,因為這個才是第一步該做的事情.

在我們討論的過程中普羅米修斯那白癡又醒了一次,然後被怪物看到後,怪物就和他打了個招呼,結果那家伙一緊張又想跑,再然後他就第三次暈過去了.我無奈的看了看可憐的普羅米修斯,最後干脆過去在他身下塞了個厚厚的床墊,然後又比了下角度,在他前面的牆壁上也放了一塊.多虧我有往鳳龍空間里塞些亂七八糟東西的奇怪習慣,不然正常人的空間就算再大也是絕對不會出現床墊這種東西的.當然,某些愛好"野戰"的小情侶除外.

放好床墊之後我便又再次回到了怪物身邊開始和他討論如何恢複自我的問題,但是經過了長達三分鍾的討論後,最終我們還是無奈的分開了.我重新開啟了心靈連接,並且把水晶通訊器也架了起來開始和行會里的智囊們聯系,至于那怪物則是郁悶的躲到牆角畫圈圈去了.

那怪物因為失去自我和主靈魂的控制,所以現在的思維亂的一塌糊塗,和他討論問題簡直能把人搞瘋.還好我們行會的智囊團還算比較給力,我一說情況他們就把行會里研究靈魂力量的那幫研究人員集中了起來,然後開始分析,並且,在凌到達之前的幾分鍾,他們還真想到了辦法.

"也就是說,只要知道這個家伙叫什麼名字,然後讓他大喊自己的名字,多喊幾次就可以了是嗎?"我聽著通訊器內的聲音問道.

一個專門研究靈魂的大巫妖說道:"這是最快的靈魂同步方法,而且簡單易用,以你那邊的設備條件,這樣最簡單."

"對,確實很簡單,前提是在知道他叫什麼的情況下."

"你不知道他叫什麼嗎?"

"知道的話你覺得我還會苦惱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還有別的方法,但是這個過程相當煩瑣,可能也比較消耗時間,所以有可能的話最好還是搞清楚他到底叫什麼."

我略微想了想道:"那這樣吧,你們先准備第二套方案,我先去找名字,實在找不到再讓你們啟動第二套方案."

"是的會長."

所謂的尋找名字,其實也就是個猜測.這怪物既然被關在這個海神殿任務的通道中,那就說明他和波塞冬必然是有些聯系的.照這個狀況推斷,很有可能波塞冬是知道這個家伙的名字的.所以,我的想法就是一會去找波塞冬問問看,說不定他會告訴我也說不定.當然,這個不能報太大希望,畢竟這家伙如果是被宙斯襲擊的,他要是突然哪天出現在外面,宙斯必然會知道是誰壞了他的好事.

在我和怪物說了大概情況後,凌剛好也完成了任務,然後通過訓練空間中轉,直接就回到了我身邊.

作為對靈魂有深入研究的黑暗女神,凌在靈魂方面的水平果然不是等閑之輩可以比擬的.簡單的看了一下怪物的靈魂之後,凌便用兩個很小的魔法陣完成了對潰散法陣的簡單壓制,雖然不能完全抵消其作用,但是這兩個小魔法陣卻可以讓天平的杠杆向著怪物的這邊傾斜.也就是之後隨著時間的推移,就算不去管他,這個怪物的思維能力和智力都會逐漸回複到之前正常的水平上來.當然,這個需要很長時間,所以我們還是得想辦法徹底解決掉這個問題.

安撫了怪物幾句之後,我們決定先去做任務,順便打聽下怪物的名字.當然,離開前我先用永琝漵ヰ咧迨W的鎖鏈全都切了下來.就算不能離開這個房間,沒有手銬腳鐐的束縛,起碼身上也能輕快一些.另外,因為我們行會的智囊們說,多說話也能幫助自我意識恢複,所以我特地給怪物留了套大型通訊器,然後讓行會里的靈魂專家們跟這個家伙開視頻聊天慢慢引導他的靈魂蘇醒.

普羅米修斯那家伙到是挺會趕時間,我們正好准備妥當准備離開之時,他剛好第三次醒了過來,然後和之前一樣,他一醒過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往外跑,然後因為位置不對,理所當然的又再次撞到了牆上.不過,這次他沒有暈過去,而是一頭撞進了柔軟的床殿之中,跟著又被彈了回來摔在背後墊著的床墊上,再然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之前靠牆立的床墊又倒了下來,將他給砸在了兩層床墊之間.不過雖然彈簧床墊也滿重的,但畢竟是軟的,沒有再把普羅米修斯砸暈過去.

我收回凌和其他魔寵走到普羅米修斯身邊收回了床墊,然後笑著拉起他道:"你這家伙還真有意思!"

普羅米修斯則是一臉茫然的看著我,完全不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對于他疑惑的眼神我雖然有注意到,卻根本沒打算解釋,只是直接招呼他跟上便出了房間.

普羅米修斯最後看了眼怪物,然後便跟著我一起回到了之前的水道之中.從之前的T形岔口開始我們直接向左側移動了過去,右邊已經檢查過,確認了只有怪物的囚室而已.

路口左側的道路長度並不算很長,不過移動起來稍微有點費勁,因為我們不是在干燥的地下洞穴中,而是在水里.這個T形路口左側的通道似乎連著出水口,也就是說我們往左側走的時候實際上是在逆流而上.如果是條寬闊的河流,逆流而上到也不算太費勁,可關鍵是這里是狹窄的通道中,就跟個水管子似的.在這樣的環境中逆流而上那可就費勁了.前半段我們還能依靠阿嫡娜帶著勉強前進,到後來水流速度越來越快,根本就沒法劃水前進了.迫于無奈我不得不把阿嫡娜收了回去,然後把守護鋼爪給放了出來.

我們行會的守護獸鋼爪可是兩棲型的生物,水中活動完全沒問題.雖然速度上比不了阿嫡娜這條美人魚,但是在這個通道里卻是再合適不過了.憑借強健有力的四肢以及巨大的利爪,再配合背上那覆蓋著甲殼,可以隨意彎曲並且當長矛使的環節式觸手,使得鋼爪幾乎可以像蜘蛛爬牆一樣在通道里攀爬而不是游動.相比之需要推動水流產生反作用力的游動方式,依靠牆壁進行爬行在這水流湍急的通道里顯然更有效率一些.

在鋼爪的努力下,我和普羅米修斯終于被送到了通道的這一頭,這個地方是個入水口,而且比較窄,其中有大量的水流洶湧的流入通道中,由于水流速度太快,所以我們所承受的阻力也是驟然增加.我還好一點,畢竟屬性在那擺著,不算太吃力.但是鋼爪和普羅米修斯卻有些頂不住了.

如果就自己一個的話,鋼爪到是不難穿過這個狹窄的關口,但是現在鋼爪身上還掛著我和普羅米修斯,這就使得鋼爪所承受的阻力增加了很多.盡管他的力量很強,但是如此巨大的負荷他也有些頂不住,更糟糕的是牆壁材料似乎也承受不住這麼大的力量,每當鋼爪把爪子或者觸手插入牆壁之後,很快就會在牆壁上硬拉出一道溝壑,並且緩慢的向後滑去.幸好這個速度不算太快,所以只要鋼爪頻繁的切換插入牆體的位置,到也勉強還能支撐著自己移動.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是移動到了出水口旁邊,但是到是到了,想穿過去卻是不行.出水口的水壓太大,想要穿過去的話就必須頂住超高的水流沖擊力,單靠我們自己的力量和鋼爪顯然是不行的.

稍微想了想之後我最終還是放棄了召喚大型魔寵幫忙的打算,這鬼地方太狹窄了,大型魔寵強行召喚很可能會撐爆通道,萬一引起坍塌堵住道路那可就麻煩了.

"紫日會長,這里水壓太大了,我們沖不過去啊!"看我在出水口附近停了半天不動,普羅米修斯終于快要堅持不住了開口喊了起來.我的屬性好歹夠高,所以多呆一會還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普羅米修斯也才剛一千多級而已,高手也許算的上,但是要對抗這種地方的沖擊力就顯得有些吃力了.要是一下就沖過去了也還好說,老這麼掛著正常人誰頂的住啊?

聽到普羅米修斯的催促我也知道不能在這里耗著,不然就算不管普羅米修斯,我自己也堅持不了多久.我雖然屬性不錯,可也不是機器人,我也是會累的啊!"你再堅持一下,我來想辦法."

先安撫了一下普羅米修斯之後我便立刻開始想起了對策.經過一番思索之後我最終想到的比較靠譜的辦法也就只剩下了一個龍筋索了.

按照之前的情況來看我們應該是處于一條地下河的某一段通道之中,所以出水口後面有障礙物的可能性很高.這樣說來如果我要是向出水口後面發射龍筋索,多半是能打中什麼東西的.而只要龍筋索能夠固定住,那就可以輕松的把我拉過去了.我們在這邊之所以過不去不是力量不夠,而是找不到支撐點.在高速逆向水流中游泳是幾乎無法產生推進力的,而出水口附近的牆壁又不夠堅固,即使以鋼爪的爪子和觸手也無法做到完全固定,所以我們必須找到一個位于出水口對面的穩定支撐點,這樣我們才能穿過去.

想到就做.考慮到水流速度等因素,單靠龍筋索自身的發射器已經無法達到我的要求了.即使龍筋索自帶的發射器能將其射到出水口對面,索頭的力量也將耗盡,無法使其自身嵌入對面可能存在的岩石或者別的什麼東西之中.因此,我直接把索頭取了下來,然後把複仇者中等待位置的弩箭的箭頭取了下來,把龍筋索的索頭裝了上去.

准備好之後我便讓鋼爪用觸手幫我固定身體,跟著我自己便抬手對准發射口一動手指,嗖的一下複仇者上飛射而出的弩箭便帶著龍筋索以及一圈氣泡躥了出去.弩箭很輕松的便射穿了水流屏障,跟著不到一秒之後我就感覺到箭頭撞上了什麼東西,看來我的判斷很准確,出水口背後確實有岩石之類的東西.現在看起來索頭應該已經嵌入了岩層,因為它沒有被水流給沖回來.那麼,現在我要做的就是拉一下,以便于確認對面的岩石是否能支撐我穿過出水口.

本來到此為止一切都還算進行的很順利,但是就在我用力拉了兩下想確認是否真的固定牢靠了的時候,龍筋索上卻是突然傳來了一陣巨大的拉力直接將我整個人從鋼爪背上拽飛了出去.要知道這可不是在地面上,而是在水里.要將我這麼大個人頂著那水流向前拽飛出去,這得多大力量啊?

鋼爪本來正用觸手纏繞在我身上幫我穩定身體,沒想到我卻突然朝前飛了出去.鋼爪感覺到我有要滑出去的危險便立刻加大了觸手上的力量,結果讓他嚇了一跳的是那拉力竟然將他也拉了出去,以至于鋼爪的其他觸手和爪子愣是從通道壁上帶下來一大片的岩石.至于那個被鋼爪用兩根觸手纏繞著的普羅米修斯更是一路慘叫著的跟著我們一起朝出水口飛了過去.

由于我們的啟動速度太快,我根本都來不及反應就已經穿過了出水口,跟著就是鋼爪一頭撞上了本來他是絕對過不去的出水口,結果因為力量太大愣是把出水口處的岩石給撞崩了一大片,硬生生的就這麼給他鑽了過去.之後的普羅米修斯雖然被崩裂的岩石砸了幾下,但總算沒啥大問題,也是有驚無險的穿了過來.

我們這邊一離開出水口,身邊的壓力立刻就小了很多.很顯然,出水口這邊的水流速度遠不像那邊那麼快,這說明出水口這一邊的水道應該比我們過來的那條通道要寬闊很多,因為連通在一起的水道,在沒有岔道的情況下,不同區段的水流量應該是完全相同的,而水流量應該等于水的流速與通道橫截面面積的乘積,也就是說當水道變寬時,水的流速就會下降.反之,如果流速下降了,那必然是通道變寬了.不過,我們目前所處的這邊水域似乎不單單是變寬了這麼簡單,因為它的水流情況非常平緩,要不是我們還在被不知道什麼東西拖著跑的話,估計這里的水流幾乎可以被認為是靜止的.這邊顯然不是單純的地下河那麼簡單,這他娘的根本就是個地下水庫.

在簡單的確認了一下周圍情況後我第一反應就是看向了龍筋索的前端,因為我要確認下剛剛到底打中什麼東西了.很顯然我打中的不是岩石,因為岩石上一不可能拖著我們逆流而上的.再說這邊的情況也充分證明了這里並不可能有岩石讓我射,所以我多半是打中了什麼水生生物.估計那家伙可能當時正好在出水口這邊經過,沒想到游的好好的卻突然飛來橫禍被我的龍筋索給打中了.吃疼之下那家伙當然是第一時間轉身遠離這個危險的洞口,結果就是把我們全給拉了過來.

雖然猜測是這樣,但是當我看到那拉著我們的東西時還是嚇了一跳.這他娘的是地球生物嗎?眼前的東西看起來有點像……我壓根就不知道這玩意到底像什麼.它的腦袋看起來好象魔鬼魚,而且比魔鬼魚長的還要嚇人.巨大的眼睛和伸出嘴唇的獠牙說明這玩意絕對不是個素食主義者,另外,它的腦袋後面還連著一個有點像蚯蚓一樣的長條形身體,但是這個身體的表面卻是凹凸不平好象岩石一般的感覺,而且由于它的皮膚是灰白色的,看起來就真的很像石頭.當然,除了身體之外這家伙還有腿,但不是一兩只,而是好幾百根,並且不光是肚子底下,甚至連背上都站各滿了這種不知道是觸手還是腿的東西,看起來就跟三條蜈蚣背靠背貼在一起似的.感覺全身上下到處都是腿.最後,在這個家伙的屁股後面還有著一只大鉗子.這鉗子個頭很大,表面和皮膚一樣成灰白色,但是看體積和形狀就知道這玩意咬和力應該非常之高.

剛剛我射出的龍筋索就是正好打中了這家伙腹部的一處位置,而且看起來整根箭都穿進它體內了.我很懷疑索頭搞不好就嵌在這家伙的骨骼上了,不然不可能把我們硬拖出出水口都沒能松脫.

"紫日會長,前面那是什麼玩意啊?"因為穿過出水口之後環境變的穩定了很多,所以普羅米修斯也終于手腳並用的爬回了我的身邊.

"不知道,不過我不想被這玩意拖著走了."我說著便突然向龍筋索內注入了魔力,跟著索頭便立刻收攏了起來,同時索線由牽引模式變成了切割模式,瞬間便在那怪物的肚子上開了個窟窿又滑了出來.

肚子上的傷口突然增大使那只怪物立刻發出了一聲慘叫,跟著便加速向前游了過去.雖然這里的水域之中也和前面的通道一樣不知什麼原因光線很充足,但是距離遠了還是逐漸失去了怪物的身影.

在擺脫了那只怪物之後由于水的阻力,我們便逐漸停了下來.收回鋼爪之後我和普羅米修斯便懸浮在了這片水域之中,只是一時之間反到不知道要往哪去了.我們到這邊來的目的是做海神殿任務的,但是眼前的水域顯然有點大過頭了,以至于我們根本不知道到底要怎麼開始搜索.更糟糕的是我們現在甚至連東南西北都找不到了.我們現在深處水域中心,上下左右任何方向都看不到邊,入目的就是一大片發著熒光的地下水而已,雖然由于水很清澈可以看出很遠的距離,但是在沒有任何參照物的情況下視線再好也沒用,反正前後左右到處都是水,啥判斷依據都沒有.

"真該死,怎麼被困在這種地方了!"普羅米修斯忍不住抱怨道.

"不是困,而是迷失.我們只是失去了方向而已,不是被限制住了.再說這也只是暫時的."我說著便又將阿嫡娜召喚了出來.在這種水下世界中當然還是得靠美人魚來領路了.地面上的視覺和聽覺在水中用處很小,因為水可以折射,扭曲以及遮蔽光線,對聲音也差不多,所以這兩種感官在水下只能作為近距離的判斷,探路的時候基本沒用.真正適合水中環境的導航方式應該是聲納,電場感應以及地磁感應.這三種方式都具備超大范圍探測能力,而且受水體影響比較小."阿嫡娜,用聲納先確認下這里的面積情況."

在得到我的指示之後阿嫡娜便將雙手放在嘴邊攏成喇叭狀做了個喊話的動作,但我們卻啥也沒聽見,不過阿嫡娜才剛喊完便突然驚叫道:"快閃!"

我和阿嫡娜反應都很快,我是一把抓住了普羅米修斯的手筆,而阿嫡娜則是迅速拉住了我朝著一個方向猛拖.果然,不到三秒之後前面的水域之中便突然出現了一個模糊的黑影,跟著那黑影便以閃電般的速度迅速變大並變清晰起來,幾乎也就是眨眼之間那東西就沖到了我們身邊,然後擦著普羅米修斯的腳底一閃而過.盡管那東西速度很快,但我還是看清了它的真面目.那分明就是剛剛讓我們搭了段便車的不知道該叫蟲子還是魚的生物.

很顯然,這東西會記仇.在沖過頭之後那家伙一直游到了幾乎快要看不見的位置,然後便掉轉方向又沖了回來.

"我靠,你還沒完了啊?"我一把將拖在身後的普羅米修斯提了起來扔給了阿嫡娜,然後翅膀一張,抽出永瓻K迎著那條怪魚沖了上去.

普羅米修斯被阿嫡娜拖住之後還有些不放心的問阿嫡娜."你不去幫忙嗎?紫日會長一個人會不會有問題啊?"

"你覺得呢?"

聽到阿嫡娜的話普羅米修斯愣了一下,然後他便想到了之前我滅掉那只投影怪物的情況,這麼一聯系他立刻便反應過來了.這水里的怪物看著是挺大,而且長相也挺凶惡的,但級別才是硬道理.就算這家伙在水中有站斗力加成,那也不可能前的過三五千級的怪物吧?所以說在我面前這個東西壓根屁都不是.

事實也像普羅米修斯想的一樣.在我和那只怪物撞在一起的瞬間我便直接一劍削斷了那怪物的一排門牙,然後仿佛被吞掉了似的一下鑽進了怪物的肚子里,但是下一秒那只怪物便突然停了下來,接著突然碎成了幾萬塊碎肉混合著大量血水漂散了開來.

"幸好盔甲是防水的,這玩意肚子里真夠惡心的."就在那條怪物被切成了一堆碎片之後,普羅米修斯便看到我手里提著具骷髏架子朝他們飛了過來.沒錯,確實是飛.因為我背後有翅膀,所以在水里也是可以輕松移動的.當然,水流速度太快的情況下是沒法用的.畢竟翅膀這東西不是水中專用推進器,阻力太大也是會折的啊!

"紫日會長,你怎麼弄了具骷髏回來啊?"看到我提著個骷髏架子回來普羅米修斯也是一頭霧水.

我這邊還沒回答就見那骷髏突然抬手朝他揮了幾下,然後那家伙的嘴巴又上下動了幾下,但是只聽到一陣咯咯咯咯的骨頭撞擊聲,此外啥聲音也沒發出來.

普羅米修斯正在那愣神,我便已經幫那骷髏翻譯道:"他在跟你打招呼."

"啊?"

"他是這里的遇難者,我剛剛用亡靈喚醒把他叫醒了,正好可以給我們當向導.不過他的靈魂火焰很虛弱,在水下無法發出聲音,只能用靈魂說話.你不會靈魂低語技能,所以聽不到."

"哦,原來這樣啊."普羅米修斯點點頭又問道:"紫日會長你是不是經常這樣找亡靈引路啊?"

我笑著回答道:"所以說靈魂低語和亡靈喚醒是最實用的亡靈系技能嗎."

"那個,請問一下你是亡靈系的嗎?"

"不是,但是我是黑暗系的,兼修幾個亡靈法術不過分吧?"

在普羅米修斯點頭的時候我已經開始和那個骷髏交流了起來.這家伙其實也不是個普通骷髏,畢竟他都死了N多年了,在那怪魚的肚子里呆了那麼久都沒消化掉,這是普通骷髏能辦到的嗎?你想想,連狗這種超級常見的動物都可以輕松消化動物骨骼,這種怪物怎麼著也比狗厲害多了吧?這要是有個骷髏在它肚子里用不到兩天估計就只剩一堆白灰了,哪還能讓我用亡靈喚醒召喚出來?

事實上這個小骷髏原本就是海族的成員之一,不過他不是美人魚族的,而是食人魚族的.這樣想來幸好他已經變成骷髏了,不然那樣子估計也能嚇死不少人.美人魚確實很美,但是這個食人魚族就……反正我已經大概能猜到這幫家伙生前長啥樣了.鬼見愁大概就是他們這德行的.

言歸正傳,話說這小骷髏其實是這里的一個巡邏兵.這片水域原本是有一個食人魚海族部落來著,但是有一天地震造成了坍塌,不過這次坍塌非但沒有堵塞河道,反而又連通了另外一片水域,而我剛剛干掉的那只怪物就是那片水域之中的生物.另外,那片水域之中除了剛剛被我干掉的這只怪物之外還有一大堆各種各樣的怪物.

按說食人魚海族本身就是海洋生物了,可是那里的生物卻連他們這些海洋生物都沒見過,就像我之前說的,這些東西簡直就是外星生物,長的一個賽著一個的抽象,估計連畢加索見到他們的設計者都得自歎不如.

那個洞穴里的怪物在水路連通之後就開始四處的亂躥,而且那些東西都非常的殘暴,基本上就沒見到過有溫和類的,全都是嗜殺成性的變態級怪物.因為這些東西到處亂躥,所以食人魚族就被迫從這片水域遷移到了附近的一個支流的岔道中,並且用岩石制作了一道大門將他們所在的居住區與外面的區域隔離了開來.但是,雖然可以把居住區隔開,可食人魚族也是要吃東西的,所以他們還是得時不時的出來補獵.這個被怪物吞了的小骷髏之前就是補獵團的副團長,本身實力也很強大,可惜最後為了給補獵隊爭取時間撤離而被怪物包圍,最後不幸力竭而亡.

聽完小骷髏的敘述之後我又問道:"你是什麼時候被吃掉的?"

小骷髏道:"不知道,但是應該有很久了,因為這個."他說著便將脖子上的一把鑰匙拿了起來.這個鑰匙是被一根金屬鏈子掛在他脖子上的,雖然他身上的肌肉組織和衣物都已經被怪物的消化液分解光了,但是這串鑰匙卻是分毫無損,居然表面還閃著銀光,看起來就像用鏡面鍍膜工藝處理過一樣.

"這個東西難道帶計時功能?"我詫異的看著鑰匙問道.

小骷髏直接把鑰匙取了下來遞給我道:"這個鑰匙上面有魔法能量用于琠w自身狀態,這種能量不會因為外力損耗,只會隨著時間推移而逐漸減少.根據現在的能量大小來判斷,離我被吃掉應該已經過了好幾百年了才對."

我點點頭又問道:"那麼你知道你們的族群還有人在嗎?"

小骷髏點頭道:"至少到幾個月前應該還在."

"你怎麼確定的?"

"因為幾個月前怪物又吃了一個我的族人,剛好他的尸體飄到了我的身邊,所以我知道族群還在."

想了想我又道:"現在海神殿和陸地連接的通道被封閉了,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雖然這個問題對眼前的骷髏來說層次有點高,但這家伙畢竟是任務地圖上我能找到的為數不多的可以交流的存在之一,所以總還是要試一下的.

讓我沒想到的是那小骷髏居然點頭道:"我知道.我們食人魚族就是海皇殿下派出來看守海陸通道的守衛種族,只是因為怪物的干擾我們無法進行正常的維護工作而已."

"維護?難道海陸通道是靠什麼設備來支撐的?"我驚訝的問道.

那個小骷髏點頭道:"這個具體我不太清楚,好象是說傳送陣的空間力場還是什麼的會受到海水的某種屬性影響,必須依靠我們這里的某種設備來對雙向傳送進行補償,然後才能正常使用海神殿中的傳送陣進出.當然,從我們這里從水下一路走過去也行,但是這一路比較遠,而且路途中還有各種海洋怪獸存在,要是趕時間最好好事用傳送陣."

聽到這個小骷髏的解釋我已經大致明白了情況.按照他的意思,我們現在其實已經是在陸地與海神殿之間的通道中了,只是我們還沒走到位置而已.只要從這里向前一直前進就會到達海神殿.不過,按照系統任務來說,真正的通道應該指的是小骷髏說的那個傳送陣.那才是海陸地圖的真正連接點,畢竟游戲里能下水的玩家很多,可是能在海水里正常作戰的玩家就很少了.再說也不是什麼人都喜歡在海里玩的,所以傳送陣才是主干道,而這個水下通路只是備用通道,就好象摩天大樓中的防火通道一樣,一定會有,但一般沒人走.

"那個,你知道怎麼修複那個機器嗎?"

"不是修複,而是維護."小骷髏道:"那東西很堅固,只要不是故意破壞一般是不會壞的.但是因為大海的那個什麼屬性一直在變,所以我們也得不斷的調整這個設備使他和大海的那種屬性相對應,這樣才能建立安全連接.不過自從那些怪物跑出來之後我們就不敢再靠近那東西了,因為它就在怪物們聚集的那個洞穴的出入口位置.據說那邊還有很多更可怕的怪物,只是它們一般都不會到這邊水域來,過來大肆活動的都是在那邊比較弱的生物,可我們要是過去,那些強力生物搞不好會追到這邊來,我們不敢冒險,所以在那些怪物出現後就沒再去管那個設備.按照大海的能量變化,那個設備估計早就已經失效了,要重新調整一下才能用."

"那麼你能調整嗎?"

小骷髏立刻把腦袋搖的咯噔咯噔響."不行,我不是法師,搞不懂那些什麼能量啊波動啊亂七八糟的.必須要經過培訓的法師才能理解那些東西."

聽完這個小骷髏的介紹我也算是大概明白情況了.這個海神殿地圖任務的關鍵點就是要恢複食人魚族的活動范圍,保證他們可以長久的安全的生活在這片水域,因為那個設備必須長期有人照管才能起作用,所以臨時保護幾個法師過去一點意義也沒有.換句話說,要完成這個任務就得把那些怪物全部干掉,至少也得把連接通道重新封閉,保證那邊的生物再也過不來才行.

"好複雜的任務!我總算明白我們為什麼三次都失敗了!"在聽完我轉述的內容後,普羅米修斯總算是明白他們之前為什麼總是失敗了.不說那個迷宮的問題,就算他們通過了那里,到了這邊找不到食人魚族並和他們完成交流,你根本都搞不清楚任務目標是什麼.也就我這樣的全能探路人員才可以靠一個小骷髏搞到這麼重要的情報,要是一般人,先不說能不能搞定這里的怪物,就算安全通過了,又有幾個人能找到食人魚族的生存區域呢?那地方可是被岩石封起來了,除了每周一次的補獵時間,基本上就不會打開,一般人來了也是白搭.錯過去的幾率絕對是百分之百.

"現在我們起碼知道了任務內容是什麼,那麼執行起來就簡單了."我說著便轉身對小骷髏道:"帶我們去見你的族人吧,我要和他們談談恢複設備運轉的事情."

小骷髏聽到我的話雖然點頭同意了,但是卻顯得相當的沮喪.想想也確實如此,他現如今已經是具骷髏了,就算回去又能如何?再說他都死了那麼多年了,他的親戚朋友就算沒被怪物吃掉,老也老死了.他們只是海族,又不是神族,可沒那麼長命.

在小骷髏的帶領下我們很容易就找到了食人魚族的居住點,雖然對方把入口做的很隱蔽,而且還特意偽裝的和周圍的牆壁一模一樣,但是小骷髏本來就是補獵隊的副隊長,在事先知道位置的情況下就算藏的再隱蔽他也照樣可以找出來.

根據小骷髏的提示我沒有去砸門,而是在一塊特定的石頭上用力敲了一下,過了一會就聽那塊石頭自己又響了一聲,于是我立刻對著旁邊一個小洞說道:"我是陸地上來的朋友,奉命前來重新恢複海陸傳送陣的連接,可以讓我進去談談嗎?"

食人魚族雖然叫做食人魚,但其實並不是特別的瘋狂,他們只是打仗的時候比較勇猛而已,不是真的嗜血成性.至于說防備什麼的,他們防備的只是那些怪獸,而那些怪獸是不會說話的,所以他們到是不覺得我有什麼危險.況且知道這個開門的通訊口至少應該是個他們的族人接觸過的,所以守衛只是讓我等了一會出去通報了一聲,不到十分鍾我們身邊的一塊偽裝的很逼真的岩石便向內收縮了進去,然後向旁邊一移,立刻讓出了一條略顯狹窄的通道.好在這是水里,手腳並用的爬進去到也不費什麼事.

因為怕怪物跟上來,所以我沒有先進洞,而是先把普羅米修斯給推了進去.我在後面倒退著爬進了洞口,確認沒有怪物跟上來,並且看到那塊岩石自動關閉之後才借助門口稍微寬闊的地方轉了個身追著普羅米修斯去了.不過,我剛爬到普羅米修斯背後,突然就聽到前面傳來一聲驚恐的慘叫,同時普羅米修斯也突然被人拖了出來,嚇的我趕緊拿出永痟N跟著跳了出去,不過等我看到外面的情況後卻是愣在了那里.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八十七章 腦袋有問題的怪物    下篇:第二十卷 第八十九章 比刑場更可怕的宴會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