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黯鄉魂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二十九、綢繆   
  
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二十九、綢繆

444444444

我輕輕起身,撿起一片殘葉,跪在拓羽的身邊,打算將蟲子趕進殘葉.

抬起的手立刻就被拓羽扣住,冷冷的聲音帶著殺氣:"云掌櫃想做什麼?"

"別動!"我阻止了他抬頭,他的手帶著疑慮放開,我將他發間的蟲子趕入殘葉,拿到他的面前,他才緩緩抬起頭來.

"你若是抬頭,可就掉到你脖子里去了."我看著神色轉柔的他,笑了,然後將青蟲放回樹上,它將來可是一只美麗的蝴蝶啊.

拓羽此刻的臉上,已無了戒備,而是微笑:"柔兒說地沒錯啊."

"柔兒?"上官又說了我什麼?

"柔兒說云掌櫃是世上最溫柔的男子,還叫我多跟著你學學呢."

"跟我學?還是算了,不然世上又多出一個懶人."

"柔兒也是這麼說的."

上官還說了什麼?

"她說云掌櫃就是懶點,不然如果做官,定是一個愛民如子的好官呢."

我有點驚訝,上官這麼說是什麼意思?莫非是暗示拓羽收我做臣子,我不禁皺起了眉,實在想不通上官這麼做的意義,我沉默著,繼續聽拓羽轉述上官給他吹的耳旁風.

"柔兒常說云掌櫃你沒什麼大志和野心,是一個要逼的男人,她有一次說了一句很有趣的話."

"什麼話?"

"她說我這大哥就是要趕他入窮巷,他才會發揮潛能,狗急跳牆,否則就永遠都只是一個只知玩樂和美人的登徒浪子."

上官對我的評價很正確啊,小妮子吃飽了沒事研究我干嘛?這麼空,該好好調查調查小拓子的後宮們,都是怎樣的身份背景.或是查查老太後喜歡什麼?我們又沒身份背景,她不找個靠山怎麼行?

慢著,身份背景?難道她是想讓我做她的背景!

"云掌櫃……云掌櫃……"拓羽輕輕拍了我一下,我回過了神,上官居然想這麼遠,而我卻還傻乎乎地等著吃白食.

"想什麼想這麼出神?"拓羽眯眼看著我,似乎很好奇,"很少見到云掌櫃會有如此認真的表情."

"是嗎."我收起了表情,換上一副笑容,"在想柔兒的傷勢呢,本來今日皇上應該好好陪在柔兒身邊,結果卻被夜鈺寒拖來陪我這種卑微的小人散心,真是……"

"哈哈哈……是啊."拓羽笑了起來,"起先我也很不願意呢,不過……謝謝."

"啊?"

"很久沒這麼開心了,你說得對,能有幾天做普通人,是該好好珍惜這樣輕松快樂的時光啊,有時我也很是羨慕你們這些小老百姓,胡里胡塗過日子可真是好啊."

無語,這句是誇我們還是在取笑我們.

"噓."拓羽忽然捂住了我的嘴,"鈺寒醒了,我們逗逗他."

我點頭.

拓羽放開我,緩緩走到夜鈺寒的身邊,我跟在他的身後,夜鈺寒抬手遮住眼前的陽光,慵懶的表情讓人有種想捏捏他的沖動.

"鈺寒."拓羽蹲在夜鈺寒的身邊,俊臉湊近夜鈺寒的臉邊,夜鈺寒睜開的眼,正對著拓羽的大臉,他"啊"地一聲就倒在了一邊.

這讓我想起了那天在船上,為什麼受虐的總是夜鈺寒.或許他長得比較欠虐.

"鈺寒……"拓羽柔情似水地爬到夜鈺寒的上方,剛剛睡醒的夜鈺寒還雙眼迷蒙,從我這個第三者的角度看,就是拓羽調戲夜鈺寒.

"剛才你睡覺的時候,我好像看見有個東西掉你嘴里了."拓羽一本正經地說著,夜鈺寒立刻捂住了嘴.

"好像……是綠色的……而且……還會動哦."

這下夜鈺寒可徹底清醒了,雙眼瞪大,一下子就從拓羽身下爬出,跑到溪邊干嘔起來.

"哈哈哈……"我扶著樹笑得眼淚四濺,下巴抽筋.

拓羽優雅地站起身,看著溪邊的夜鈺寒,一臉陰險地笑,還不忘幫我拍背順氣.

"你平時就以逗他為樂趣?"

"差不多吧……"

夜鈺寒真可憐,不過做皇帝是挺無聊的,若是我,也會拿他來逗樂子.

在下山的時候,再次經過了那片桃林,其實在這里,有一個岔口,如果往另一條路走,就徹底出了都城界,然後一路往西,再經過幾個屬于蒼泯的城市,就會到國界,過了國界,就進入了緋夏國.

我看著桃樹林中的那間茅舍,有種想買下它的沖動,回去讓福伯打聽打聽,這茅舍究竟有無主人.

下山的時候,好像不是從原路返回,馬車路過了一片樹林,樹林邊是一條寬闊的大河.拓羽和夜鈺寒下了車,看著樹林,這片是橡木林,可以提供上好的木材.

"你看這木材該怎麼運?"拓羽好像跟夜鈺寒談起了國事,我站在一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干脆自己想心事.

如果上官是想讓我為官,做她的後盾,那我的犧牲豈不是很大?難道真要我永遠男裝不嫁人?這怎麼行!回去再想想其他辦法,好讓她在宮中立足.

看著面前奔流不息的大河,應該就是流到沐陽城的青河,不知它的源頭在何方?

"云掌櫃,你果然和夜某想的一樣!"肩膀忽然被人重重一拍,拍地我傻眼.

夜鈺寒笑著:"就用這河,木材放到河里,順流而下,便可抵達施工地點."

???

我恍惚記得剛才誰好像問過我一句什麼木材怎麼運來著,當時只顧著想上官,也沒聽清楚.

"云掌櫃,看來你真是鈺寒的知己啊."

我依舊發愣,還知己?我只不過隨便看著河發愣而已,當時那情形我的眼睛又沒地方放,總不能傻乎乎地看天吧.

拓羽很是欣賞地看著我,看得我冷汗直冒,原來誤會就是這麼產生的.我剛想說清楚,拓羽就笑著對夜鈺寒說道:"看來這次朕的確輸了."

"那這酒……"

"回去就給你."兩人邊說邊笑著走回馬車,當我完全不存在.

這算什麼事!

回到沐陽城的時候,我直接回了【虞美人】,不和他們一起喝酒,免得到時又被誤會什麼足智多謀.

思宇很是擔心得看著我,怕他們試探我,我將大致的情形和上官的心思跟她講述了一番,她立刻拍案而起:"休想!我們不會成為她手中的棋子!"

"冷靜點,她還沒入宮呢,這事也只是我根據她和拓羽的對話推測出來的,還不一定呢!"

"這倒是,而且我覺得以上官的能耐,說不定不用我們幫忙,也能坐穩後宮."

"沒錯,穿越的那些女主哪個有後台的?除非是靈魂穿越,進了古人的身體."我拉她坐回原位,"好戲還沒開演,我們不如順其自然."

"好,順其自然,然後看好戲……"思宇雙手托腮,咧著嘴笑著,水汪汪的眼睛在燭火下,閃爍著狡猾的光芒.



555555555

上篇: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二十八、嬉戲    下篇: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三十、泡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