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黯鄉魂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十二、守城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十二、守城

444444444 隨風的到來,帶來了驚人的消息:兩萬北寒兵正前來攻城.

整座城牆都站滿了弓箭兵,林日朗下面的副將,參將以及各個將士都趕到了大帳,這里離闕城還有一段距離,中間隔了一片樹林,所以百姓的疏散還來得及.

我靠在牆根,面前是匆忙而有序的士兵,他們排成整齊的隊伍站在營地上,隨時准備出擊"你來干什麼?"我冷冷問著隨風,他靠在馬邊,隨意地說道:"帶你回去?"

"因為我是天機星?"

"不,是災星."

"啊?"第一次,我聽到了截然相反的理論.

隨風走到我的身邊,和我一起靠在牆根,現在每個人都准備著迎戰,根本不會注意牆根下的我們兩人."玄虛子說你是天機星,只是想讓這個世界變得熱鬧,他留下的爛賬,只有我們這些晚輩來收拾了."隨風輕描淡寫地說著,晃著手中的馬鞭.

我莫明其妙地看著他:"你到底什麼意思?那個玄虛子到底怎麼回事?他把世界當作什麼?把我們當作什麼?"

"棋盤."隨風輕笑著,"這個世界就是棋盤,你們就是棋子,他是看熱鬧的,就這麼簡單,如果說你是災星,誰還會來搶你?所以他給這個平靜的世界一份禮物,就是你,云非雪,一顆天機星."他說完,還點了我一下鼻子.諱莫如深地笑著.

我立刻想起了孤崖子的下棋理論,他是那個什麼玄虛子的徒弟,自然也和他一樣.只是他沒想到,他自己也成了他師傅手中一顆棋子.

"清楚了?走吧.這里要打仗了."說著,隨風拉起了我,我甩脫他的手,看著他,他奇怪地問道:"你到底怎麼回事?上次在北冥家你也不肯跟我走.現在又不肯?就因為我訛了你五千兩?講起來那晚後來發生了什麼?我記得你要殺我來著……"隨風摸著下巴,似乎在回憶.

我心慌了起來,慌忙說道:"沒什麼,和虞美人一樣,我們睡了..更新最快."

"又是一起?"隨風好玩地看著我,我撇過臉道:"我沒不跟你走,只是爺爺的傷勢還沒好,他收留了我,在我心里.他就像我地親爺爺,所以我想等他蘇醒了再走,總要跟他道別吧."

"恩.這倒也是."隨風點著頭.算是答應我.

我偷偷瞟著隨風,他神色有點凝重地望著天空.嘴里輕喃著:"這城.難守啊……"

他英俊的側臉在夕陽下變得柔和,幾個月不見.他好像又大了一圈,他在長大,他再一次經曆從少年變成成*人,他的臉依舊有點圓,看樣子還沒長開,眉宇間,透露著一股熟悉地味道,眼前忽然閃過一幅畫,難道我當時畫的,是真正地他.

心跳漏了一拍,我在干什麼,我居然又動了心,再次告誡自己,面前這個人,決不能再次進入自己的心,只有將他封存,封存,再封存!

為什麼?他記得和我在一起的每一段經曆,卻沒了那份溫柔而執著的感情,那份愛消失了,就像不曾有過,和我在一起的每一次動心,每一次漏*點,他都看似忘記了,在他地心底,對我到底是一份怎樣的記憶?

"云非雪,你這樣含情脈脈地看著我是什麼意思?"隨風依舊看著前方,調笑地說著.

我心底慌了一下,立刻換上笑容,順手摸著他的頭,語重心長道:"看著你慢慢長大,我很是欣慰啊……"

一多汗,滑過隨風的眉角,他的臉立刻陰沉下來,拍掉了我的手,轉身上了城樓,我也跟著跑了上去.

"來了!"有人大喊一聲,只見遠處血色的天際,隱隱出現一條黑線,那條黑線如同黑色的浪潮,朝這里湧來,守城的士兵們都緊張地握住手中地兵器,弓箭手拉開了弓,嚴陣以待.

腳下的大地震動起來,千軍萬馬帶出的塵土,彌漫在遠方.

黑壓壓地,如同一大片黑色的雷云從遠處覆蓋而來.他們殺來了,殺地我們措手不及.

"他們到了."隨風冷聲說道,臉上是少有地凝重,他眉峰緊擰,薄唇抿起,微合地雙目緊緊盯著遠方,我再次望向城下,那里已整整齊齊地站著一個方針,為首的一匹黑馬上坐著一個威武地黑發男子.

男子的五官線條給人一種硬的感覺,劍眉星目,挺直的鼻梁,乍一看,像混血兒.

"他是北寒此次帶隊的將軍,薩達."隨風在一旁介紹著,"這人武藝超群,智勇雙全,可就是好色,這次朗撅關在他手里,關里的女人可要遭殃了,不過……幸好那里沒什麼美女,應該不怎麼合他的胃口."隨風輕描淡寫地說著,雙手放在腦後,轉過身,慵懶地靠在城牆上,然後歎了一聲:"林日朗這城不好守啊,後方可還有三萬北寒兵

聽著隨風的話,我不免也擔憂起來,往下望去,那名英俊的大將怎麼看也不像是好色之徒,不過人不可貌相,例如隨風,明明很可愛的樣子,心眼卻這麼"壞".

估計姓薩的都不是好東西.

"林日朗!出來迎戰!"從那薩達後面出來一匹黃馬,他是專門負責叫陣的,留著兩撇有趣的山羊胡,氣焰十分囂張.

林日朗帶著他的將領站在城頭,他雙眼射出一道寒光,拉弓開箭,"嗖!一聲,就射掉了那山羊胡的頭盔.

"好!"眾人高呼起來,鼓舞了我方勢氣.

小山羊胡灰溜溜地跑回自己的隊伍,薩達不慌不忙地也拉弓開箭,要來一個回禮,林日朗面前立刻築起了護盾.

薩達微微一看,便將弓箭的姿勢調高了一點,然後我就聽隨風說道:"好箭法."

我不明所以地躲在一旁看著,隨風已經抽出了劍,就在薩達放箭的那一刹那,隨風立刻躍起,千鈞一發之際,隨風的劍撥開了即將落到林日朗頭頂的箭,然後穩穩落在城牆上,英姿颯爽地佇立在那里.

呼嘯的北風吹起了隨風深紫色的衣擺,束成一束的長發,在他身後飛揚,他冷冷地站在城牆上,宛如一尊黑夜里的神明,審判著世界.

眾人都驚異地看著隨風,他此刻站在他們面前的城牆上,眾人都仰視著他,林日朗的眼中帶出了一絲敬佩和感激.

我看見薩達的眼睛眯了起來,直直盯著隨風.渾身起了一層雞皮,有種怪怪的,酸酸的感覺,這種感覺讓我很是惱火.

"美人!"薩達忽然喊了上來,讓所有人的臉上都畫上了黑線,給這原本緊張的戰斗帶來了一絲幽默感.

只見隨風的臉立刻陰了下來,他最討厭的就是別人把他當女人看.

薩達嘴角含笑:"美人就該享受錦衣玉食,你何苦女扮男裝上戰場?是不是你的男人對你不好?"

城牆上是陣陣殺氣,我這里都感覺地到,隨風的眼睛眯了起來,我暗叫不好,立刻跑到他身邊抱住他的腿:"別沖動,冷靜!冷靜!"

"放開!"隨風怒吼著,我勸道:"你不能怪他看走眼,誰叫你自己長得像女人呢."

"你!"隨風狠狠瞪了我一眼,我對著下面的薩達喊道:"薩達!他是男人,你就別想了."

"男人?"薩達笑眼半彎,仔細打量著隨風,隨風被我硬是拽了下來,可他卻沒松開手里的劍,本以為薩達會放棄,卻沒想到他大喊了一聲:"男人就給我做男寵吧."

于是乎,隨風甩開我就躍了下去,劍尖直指薩達,下面的方陣立刻動了起來,薩達右手一抬,他的士兵立刻就地坐下,他悠閑地提著他的銀槍從方陣中走出,迎戰隨風.



555555555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十一、又見隨風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十三、救隨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