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黯鄉魂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十四、回家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十四、回家

444444444 今後晚上的一更將作調整,調整到九點以後,早睡的朋友,可以第二天白天再看,身體重要

氣死我了!

"長得漂亮了不起啊!"我站在門口大罵,"到處沾花惹草,還要我來救你,你去死吧!"

路過的小胖嚇得一哆嗦,然後看了我兩眼,露出奇怪的神色,輕歎道:"奇怪,豆苗怎麼會有這麼英俊厲害的弟弟."

無語....都是P丫的.

我氣得跑到河邊,把臉洗了個乾淨,冰涼的河水把我的臉刺激成了好看的粉紅,看著自己白里透紅的臉,就哀歎連連,這還是自己嗎?不用上任何脂粉,就有一張光鮮漂亮的臉蛋,以前要化妝才會達到這樣的效果,如今這張臉,越來越難扮男裝了.

當然,這張臉對于隨風的要求來說,還是遠遠不及,依舊連青菸的腳趾頭都比不上,不過至少在自己看來,還是相當滿意.

"看,洗乾淨不是很好?"隨風站到我的身邊,淡淡的月光灑下來,水里映出了隨風的倒影,他正俯視著我水中的臉,我看著水里的他,問道:"有沒有衣服?""給!"他扔給我一個包裹,里面是一套白色的長衫,和隨風差不多身高就這點好處,可以穿他的衣服.

"今晚休息,你去跟你的爺爺告別,明早我們動身."

"這麼急?"

"恩,再過幾天北冥就來了,到時怕走不了."

原來如此……

"你是怎麼找到我的?"我覺得很奇怪.他總能找到我.

隨風慢慢地坐下,抬頭仰望著晴朗的星空,呼出一口長長的歎氣:"哎……找你還真是麻煩."

我坐在一邊認真地聽著.他仿佛要講一個很長很長地故事.

"在你離開邶城後,我們便失去你的蹤跡..1^6^K^更新最快.星星的亮度和本尊地心情,意念及善惡有很大的關系,當時你離開後,星光時明時暗,捉摸不定,大致推測你到了暮廖.于是我們懷疑你在北冥手上,沒想到沒多久,就傳出你在北冥別院,並要回沐陽地消息,于是我帶著緡來救你."

"我知道,我看見了你們."

"你還說!"隨風生起氣來,"你不好好跟著我們,居然見我們就跑,你說.你到底跑什麼?"

"呃……當時太亂,我慌了."我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

隨風一臉郁悶的表情,再次歎了口氣:"沒想到之後.你的星光就暗淡下去,幾乎看不見你的蹤影.你知道那段日子有多少人在為你擔憂嗎?斐崳,緡,小妖.青菸,他們都為你擔心.怕你……死了……"

死?是啊,差一點,呵……

"若星星消失,就代表著本尊的死亡,所以,青菸動用命盤術來查看你地命盤是否還在轉動,若連命盤都停止轉動,則說明本尊已死."

"對不起,讓青菸擔心了."

"沒關系,現在找到你就好了,你這幾個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星光如此黯淡?"隨風關切的眼神,讓我動心,我慌忙站起身,隨口道:"我去換衣服."然後轉身離開.

原來,我早已不是一個人,我有關心我的斐崳,歐陽緡,小妖,還有"火星人"青菸,呵……這個青菸,如果我是男人,准娶她做正室,因為她會很自覺地幫你找小妾.多好的女人啊,天真幸福.

我跑進了密林,那里有一個樹屋,是爺爺為我建的,因為我畢竟是女子,有很多不便之處,例如洗澡,月事,還有……犯病,所以爺爺就給我建了那個樹屋,讓我可以應急.

知道樹屋的,只有我和爺爺,還有就是動物們,它們會給我的樹屋里放上好吃的野果,我脫下火頭兵的粗布兵裝,穿上隨風地白色袍衫,將原本包子頭的長發放下,簡單地束成一束.

檢查了樹屋的酒,我安心地抱住它們,是它們讓我順利度過了一個又一個雷雨之夜,讓我脫離幻覺地困擾.

是的,自從那個夜晚,每逢雷雨之夜,我眼前就會出現幻覺,那兩個,索命地人.深深地陰影像一顆荊棘的種子埋在我地心底,它在那里滋生蔓延,長滿倒勾的刺將我的心髒包裹,變成一顆丑陋的石頭.

我下了樹屋,整個人煥然一新,看著晴朗的夜空中的明月,不知不覺又逢月圓,這是我來到軍營的第三個圓月,已經過了一個半月了嗎?接下來,我就會跟著隨風,回到他的國家:幽國,一個神秘而神奇的國家.

那里,有溟族,狐族,像斐崳那樣的美人,像小妖那樣的靈狐,還有一個可以將人變小的幽溟神泉,仿佛要去一個神奇的精靈世界,讓我心動不已.

出林的時候,正看見林日朗和隨風在交談,只見林日朗態度誠懇,而隨風則嚴肅正經.

"請少俠務必留下來."

"林將軍,北冥軒武三日後便到,這三日想那薩達不會再來侵犯."

"少俠怎知?"

"因為他必須回去,難道你沒有察覺這次朗撅關失守相當蹊蹺嗎?"

林日朗的雙眉立刻皺了起來,誰都知道這朗撅關失守地詭異,若是前方有戰況,這里定會知曉,何以直到失守,敵人打了過來才知道?除非是有人開城迎接,把朗撅直接送給了對方.

"我爹決不會投降."

林日朗的爹林紫陽就是鎮守朗撅的將領.

"林老將軍是在下敬佩之人,他自然不會失節,但他身邊的人可就難說,俗話說家賊難防,這次的戰事,很明顯就是沖北冥軒武和你們林家而來."

我笑了,的確,這林紫陽一家掌握兵權,北冥軒武的母親就是林紫陽的妹妹,所以,林家將就等同于北冥在朝中的勢力,只要給林家將安上一個里通外國的罪名,就可以徹底掰倒林家,削去北冥這只有力的臂膀.即使不按奸細的帽子,一個守關不利的罪名就夠林家軍充軍了.

哼!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我不會讓對方得逞,我要去救我爹."

"喂!你聽夠了沒?"隨風朝我這邊喊來,林日朗立刻警覺地喊了一聲:"誰?"

我走出陰影,整個人暴露在銀白的月光之下,輕輕的發絲隨著幽幽的樹風飄揚.

我並沒刻意掩藏自己的氣息,所以隨風知道我的存在,林日朗在看清我的那一刻,發起愣來,看那個樣子,估計他手上沒有我的畫像.

我淡淡地笑道:"我勸林將軍還是以靜制動較好,對方若要給林家按些罪名,也需要林家的活口,原本以為可以輕松拿下闕關,活捉林家另一名重要成員,卻因意外而失敗,對方的計策也會相應改變吧."你……你是誰?"林日朗驚奇地看著我.

"我是誰並不重要,現在林將軍只要靜候敵人的書函即可,我想明日對方就會有所動,說不定會發來議和的書函,提出讓北冥軒武足夠傷腦筋的條件.呵呵,幸好他有孤崖子,這盤棋,鹿死誰手還尚不可知,所以林將軍要好好保護自己,免得成為對方的又一個籌碼."我說完轉身離去,隨風拍了拍發愣的林日朗,笑著離開.

靜靜的河邊,林日朗狐疑地站在那里,他或許怎麼也沒想到,一個豆苗,只是將臉洗乾淨,就發生了天差地別的變化,至少在我走遠回頭的時候,他依舊站在那里,望著我和隨風的背影.



555555555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十三、救隨風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十五、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