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黯鄉魂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六十四、墜海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六十四、墜海

444444444 推薦票推薦票,明天開始進入複仇階段羅,呵呵,小雪的複仇也是相當搞笑滴,誰說複仇就要血腥?惡整才是真諦.《小黯》即將結束,正本書總體風格為輕松詼諧,郁悶的地方郁悶,搞笑的地方搞笑,一本書總要有起有落,看地大家心情跌宕.謝謝大家觀看本書,您的點擊和票票就是對我最好的回報.不!她不是上官,她只是戴著上官的人皮面具,她到底是誰?

"非雪,好啊……"那上官邪邪地笑著,那可惡的神情跟真的上官倒有幾分相似.榮華夫人笑道:"交給你了,好好報仇."

報仇?誰?我記得在倉泯我只得罪了上官,其他都沒惹啊.

"非雪,上官會變成現在的樣子,你也要負一部分責任."那個假上官忽然對我笑著,我迷茫地看著她:"我?"

"因為,她是你的朋友,是你云非雪的朋友!所以她也要死,我要看著她痛苦!"假上官的臉開始變得猙獰,眼中是對我深深的仇恨,這是什麼邏輯,恨屋及烏?

為什麼?我不覺倒退了一步,身後的榮華夫人持匕首在上官的頸間游移:"水無恨快到了,就讓他看到上官害死云非雪的好戲."

無恨就快到了?她們到底想干嘛?

假上官收起猙獰的面容,幽幽地笑道:"是,母親……"

母親!她居然是……水嫣然.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嫣然為什麼會恨我?

"我的嫣然真聰明,猜出了你的身份."慕容雪手里脅持著上官逼我走出船艙,她躲在船艙的門邊.得意地笑著.

嫣然笑了笑:"若不是上官三番兩次地約聖使,嫣然也不會想到聖使就是非雪,沒想到居然撞對了.呵呵呵呵."嫣然地笑聲在陰冷的風中變得詭異.天空烏云開始密布,海面漸漸起了風浪.

她們的目地很明顯.要讓上官殺死水無恨喜歡的女人,也就是我,加深水無恨對拓家地仇恨!可是,為什麼嫣然會幫助慕容雪?

"為什麼……"我不解地看著水嫣然,"為什麼你要殺我.我究竟做錯了什麼?"

"為什麼?你居然問我為什麼?"水嫣然仰天大笑著,"為什麼!為什麼禦寒到現在還對你念念不忘!"

我愣住了,身體在風中搖曳了一下,夜禦寒……這個我幾乎快要忘記的男人,卻依舊……愛著我……

"云非雪你是不是聽了很開心,很得意?你滿意了吧,可是我卻很痛,我的痛是你一手造成!"

"我……"

"你還在裝糊塗?你厲害,你真的厲害!把身邊的男人地心一個個帶走!拓羽的..手機小說站.CN更新最快.禦寒的,還有哥哥的!你不能活著!你只會傷害哥哥的心!娘說得對,你這種女人留在世上.只會禍害更多的男人,給更多的人帶來痛苦!"

我下意識地看向慕容雪.她的臉上正洋溢著奇怪的笑容.那笑容讓我渾身豎起了寒毛,我收回視線看著面前扮成上官地嫣然道:"是.夜禦寒的確喜歡過我,但那都過去了,他現在只是沒有忘記我,時間久了,他就會把我……""住口!"嫣然忽然抽出了劍指向我,"是,我也是這麼認為,我嫁給他的時候就知道他喜歡地是你!我單純地以為只要嫁給他,只要呆在他的身邊就會滿足,就會慢慢進入他地心,可是,可是卻沒想到會如此痛苦,你知道嗎?你明白嗎?當洞房花燭夜,我深愛地男人卻喊著別的女人地那種痛嗎?我當時真的好痛,痛地以為自己快死了!嫣然痛苦地看著滿天的陰云,她的淚水在眼眶中積聚,"我告訴自己會好的,一切會好的,你只是剛走,禦寒對你念念不忘也屬正常,只要時間,只要時間久了禦寒愛的就會是我.可是!"嫣然的目光頓時變得凶狠,手中的劍帶出一抹寒光,"可是我沒想到,他一聽說你在暮廖,就連夜出了滄泯!而在你失蹤之後,他整日借酒消愁,他一連醉了七天,而他醉了之後喊的只有一個名字,就是你:云非雪!"

我怔住了,心中泛起了無限苦澀,禦寒……你這又是何苦呢……

"是你!是你讓我感受到了這種痛,現在我要把這錐心之痛還給你!十倍百倍地還給你!"水嫣然朝我拔出了劍,"跳下去,否則我們殺了上官."

什麼?要我自己跳下去?當我白癡啊,雖然我愧對禦寒和嫣然,但我也不會為了上官而自殺:"你們殺了上官吧,反正我看她不順眼."

慕容雪的眼中寒光滑過,就帶出了上官的一道血光,那鮮紅的血從上官頸項緩緩滑落.

垃圾!我皺緊了雙眉,狂風帶起了船只的搖晃,水嫣然的長發和衣擺在風中飄揚,深深的仇恨將她曾經清純的眼眸覆蓋,她提著劍緩緩朝我逼近,我退了一步,忽然,周圍的環境斗轉星移,眼前無端端出現一片迷霧.

怎麼回事?我看著面前的迷霧,嫣然的身影漸漸消失,迷蒙中,我聽到了嫣然的淡語:"我不服,我不服……"

白霧迷茫中,走出了嫣然的身影,她靜靜地看著我,淡淡地說道:"我不服,那樣的比賽,那樣的判決,我不服……我要重來."

比賽?判決?看著眼前戴著上官人皮面具的嫣然,她的神情,她的語氣,她的動作像極了一個人,再看看周圍詭異的景象,我驚道:"青菸?"

那嫣然淡淡地笑了笑:"是我……我要跟你重新比賽."

開什麼玩笑:"青菸!真是你!你給嫣然下了什麼咒?"

"咒?云非雪你懂咒嗎?你根本不懂咒,更不會分辨咒術,我沒有向嫣然下咒,而是向你,你看到的,只是你自己的幻覺,你進入了自己的迷陣!"

我的?我中了青菸的咒?什麼時候?難道就像糜塗將我困在房間的那種陣法一樣?難道青菸早在船上擺上了針對我的陣法,就在我剛才後退的那一步時,我踏入了這個迷陣,這個對付我的迷陣瘋了,這個世界真的瘋了,三個女人都想至我于死地,我前世究竟造了什麼孽!整件事變得越來越複雜,假扮上官的嫣然,而她此刻的靈魂卻是青菸,青菸在利用嫣然的身體,她為什麼不肯現身?

正想著,嫣然就飛躍過來,劍光閃爍之間,我看到了青菸冷漠的眼神.嫣然是不會武功,可空氣里明明是嫣然的味道,但我卻面對的是青菸,我迷茫了,徹底迷茫了,原來我真的遠遠不是青菸的對手.

"你不是會自保嗎?"青菸的話從嫣然的口中說出,我躍到了一邊,青菸就在船上,她一定就在這船上,她在控制嫣然!

我找到一個間隙就打中了嫣然的右肩,心中一喜,一道寒光忽然劃破迷霧,心中一驚,看著那匕首飛到自己的面前,慌忙閃過,往後退了一步,身後卻是萬丈深淵!重心有點不穩,險些墜落下去.

眼前的迷霧漸漸散去,那站在迷霧中的嫣然帶著陰陰的笑緩緩消散,在那一刻,我恍然明白,那個迷霧中的嫣然是由我心魔制造的,那是一個幻象,是由我自己制造的幻覺,而就在這時,真正的嫣然滿臉驚喜地站在我的面前:"我刺中了,我刺中了!"她的劍正指著我的心髒,說著,她將劍往前一推,我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卻沒想到我踩了個空,直直摔落下去,原來我方才已經被青菸逼到了跳板上.

伸手抓住了跳板的邊緣,看著身下波濤洶湧的大海,隱隱的,水下滑過一個龐大的黑影.

"哈哈哈……"嫣然在上面狂笑著,"終于要消失了,你終于要消失了……"

我失望地看著發狂的嫣然:"嫣然,你錯了,你真以為我死了,就能從夜禦寒心中消失嗎?你被利用了,你被你的母親利用了,她只是想向……"

"住口!"嫣然憤怒地看著我,"死到臨頭你居然還在說我母親的壞話,你去死吧!"她的腳踩了下來,我松開了手,看著她笑臉在烏云下變得扭曲……

我直直墜落下去,發帶滑過我的臉龐,朦朧中,我看到了桅杆上那個白色的身影.

"你不是能自保嗎……"

"一個不能自保的女人是沒有資格做幽國的國母的……"

幽幽的聲音漸漸淹沒在冰冷的海水中,血液在那一刻凝固,為什麼……為什麼她們都想要我死……我做錯了什麼……

我活著究竟有什麼意義?嫣然說得對,我活著只會給別人帶來痛苦……禦寒的……拓羽的……水無恨……上官的……水嫣然的……青菸的……

他們的痛都是由我帶來的……

為什麼……好煩……如果這一切都是夢……那該多好……

忘記吧……忘記這一切……你就不會煩惱了……

是啊……云非雪……忘記它……



555555555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六十三、冤孽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六十五、我是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