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黯鄉魂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七十三、說佛理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七十三、說佛理

444444444 推薦票票票票,票月

最終,我還是失去了天的氣味,心里有點急,但對他也不是很擔心,如果是他,一定會平安回來.

既然跟丟了,就打算回去,才發覺自己不知身在何處,只聽見一陣陣的木魚聲.

"咄,咄,咄,咄."這個人看似很虔誠,在這個冷血的皇宮里,是誰會為大家祈禱?還是在為他們的罪行恕罪?我猜後者的可能性比較大點.

順著木魚聲,我到了一間佛殿前,空氣里彌漫著淡淡的檀香,而面前有著一尊佛像,佛像的面前正燃著清香.蒲團上,坐著那個敲木魚的人,此刻,她的口中正念著佛經,居然是她,老太後,哼!果然是壞事做多了,難道以為念念佛經就能恕清自己的罪過了嗎!或許,她是想換個安心吧.

我大步走了進去,並故意咳嗽兩聲:"咳!咳!太後您參佛啊!"木魚聲漸止,老太後從蒲團上站起身,由一旁的小宮女攙扶著坐到了椅子上.她抬眼看了看,見原來是我,淡笑道:"原來是相思姑娘啊."後也信佛?"我盤腿坐在蒲團上,看著這個雙鬢斑白,容顏憔悴的老人家.老太後手撚佛珠,緩緩點頭:"相思姑娘,你可真是頑皮啊.聽皇後說,你不好好接受訓練,到處亂跑是嗎?"

"呵……相思就是相思,為什麼要做別人?而且不是說云非雪失憶嗎,失憶為何不能改變性子?"

老太後聽了微微點頭:"相思姑娘說地有幾分道理,可人這性子是無法改變的,倒是怕出紕漏.連累了姑娘."此刻的她甯靜而祥和,不知是不是剛剛念完經的緣故

我轉為疑惑地看著老太後:"不是說人之初,性本善嗎.既然人生出來都是善良的,那為何後來性子都變了呢?所以性子是可以改變地.就像一念成佛,一念成魔,這都是人自己的選擇."

太後垂下的眼皮抬了抬,撚著佛珠地手停了下來.

我繼續道:"都說苦海無涯,回頭是岸..更新最快.相思一開始也想不通.因為苦海無邊無際,就像大海一樣,身處在里面,根本沒有方向,只有繼續沉淪,就算眼前有一片海岸,也不敢貿然上去."

"為何?"太後將視線落在我的身上,再次慢慢撚動她地佛珠.我無奈道:"沒勇氣啊.自己已經熟悉了這片大海,雖然她深沉.她恐怖,但那片海岸卻是更加未知的地方,或許有無法預計的危險.不過.最後相思還是鼓足了勇氣上了岸,才發現在岸上.天是藍的.云是白的,心靈是純淨地.每個人都在苦海里掙紮.其實一直有一片純淨的土地在自己的心里,肯不肯上岸,就要看各自的勇氣了,太後……"我看向太後,緩緩問道,"您上岸了嗎?"

太後愣住了神,手指立時頓住.

我看了看她凝住的表情,繼續道:"相思有位朋友,他性格很隨和,也很快樂,可有一天,他的父親殺了一頭小鯨很是得意,但沒多久,他的父親就死于鯨腹之中,我們那里的鯨其實很溫和,不會隨便襲擊人類,大家便說那頭鯨是在為自己的孩子複仇,相思地朋友因為死了父親,痛苦難當,便開始踏上複仇之路.

他從此不再快樂,不再關愛自己的妻兒,不再關心身邊的朋友,因為他地眼睛里,只有那頭鯨,結果,當他複仇之時,妻兒朋友都已不在身邊,落得一個孤寂,成了一個行尸走肉般的酒鬼,還不停地害怕那鯨是否會化作厲鬼來要他地命,整日生活在複仇和痛苦地陰影中.太後,您覺得他這樣值得嗎?"

"你……"太後抬起她握有佛珠的手指著我,我立刻撇過臉,跪直身體朝菩薩拜了拜,站起身看著太後:"其實佛經普渡地不是人,而是人心."感謝我的海盜老爹,教會了我這麼多東西.更感謝我的聰明腦袋,除了數理化,其他東西都領悟地很快.

太後怔怔地看著我,我不指望她能放棄心病,但希望她能從今天後有所收斂,否則她永遠都只會活在自己制造的囚籠之中.

我並沒向太後請辭,便走出了佛殿,此刻夕陽正紅,風兒正暖,若沒這日落西山,又怎會有明日的紅日東升?殘念破才會有希望生,做選擇很難,難就難在突破自己,但一旦突破,面對的將是更廣闊的天空.這次的機緣不僅僅是單純地讓我跟太後說佛理,仿佛是老天刻意安排讓我放棄執念,凡事都有其因果,正是他們殺云非雪的因,才會有今日滄泯被困的果.而我又何必執著于複仇,要讓他們好看?

心境一下子開闊起來,我久久地佇立在夕陽下,感受著那片金色的溫暖.但這只是片刻的純淨,在上官命宮女叫我去她那兒的時候,我丑陋的暗流再次覆蓋了那片淨土,繼續做相思,看拓羽和太後的好戲,心里將上官狠狠罵了一番,晚上都不讓我太平.

不知上官是不是被拓羽安慰過了,晚上開始給我詳細地講解云非雪的為人,我聽地差點睡著,忽然覺得他們都很可憐,太後,拓羽,上官都很可憐.他們正在為了保住滄泯而努力,為國家安慰而放下了皇室尊嚴向一個海盜女低頭.在上官講的時候我開始想,是不是因為他們此刻變成了弱者,讓我心里對他們產生了同情呢?

晚上回去的時候,瑞妃被安排到了其他宮殿,聽小坤子說是皇上安排的,為了讓那個女人不再打擾我的休息.我忍不住笑了,世界就是這麼現實,當我成為他們唯一的救命稻草時,他們處處都會把我放在第一位.可憐的瑞妃,又要住冷宮了.

第二天,天也沒有出現,心里開始犯急,而拓羽他們的訓練依舊繼續著,我自然還是心不在焉.我睡著,就被上官拍醒,我再睡著,再被上官拍醒,周而複始,最後,上官歎著氣道:"這點你倒是和她很像."然後我傻傻地對著她笑.

我知道他們心里急,因為公審就定在三天之後,要在三天內塑造一個百分百云非雪對他們來說實在勉強,再加上我又這麼頑皮.而我心里更急,因為直到晚上,天都沒出現,這可不是正常現象,我心里暗道:如果你再不出現,老子就真勾引拓羽去了!

可是沒想到,天沒出現,刺客倒是出現了.

這些人很明顯是刺客,因為負責監視我的鬼奴在我來到的第二天就被撤回,估計是發覺我沒什麼異樣.所以他們來的時候,我立刻吹熄了房間里的燈火.

"嗖!嗖!嗖!"就是幾枚銀針射了進來,寒光滑過空氣,直逼我的面前,我連退數步,忽然腰間被人攬住就躲過了那些暗器.我怒道:"你總算來了!"

"就為了跟蹤他們,才回來晚了!"說著,他就從窗戶躍了出去.我坐在桌邊嗅著空氣中的殺氣.這幫刺客要倒黴了,居然敢刺殺天大人的未婚妻,自己找死.

"喂!乾淨點,我討厭慘叫和血."我喊了一嗓子出去,然後開始數數.

"一個!"寂靜的空氣里聽不到任何慘叫,卻帶出了一絲血腥.

"兩個!"速度之快,相當于秒殺.

"三個!四個!五個!"寒光四起,只聽見尸體摔落在地上的"撲通"聲.

然後他提著劍回來,我點亮了燈:"一劍一個?"

"恩!"天抱劍站在桌邊,臉上的刀疤因為他的憤怒而抽搐.我看著直皺眉:"好了,現在你都不是丑奴了,拜托你把面具拿下來好不好.""不要!"天當即拒絕,眼中帶出了他孩子氣的倔強.

"為什麼?"

他很是得意地笑了笑:"怕喜歡你的那些男人自卑地想自殺."

噗……吐血,好不要臉的男人,我翻了個白眼.

"還有,在外面我是隨風,現在我就是你的丑奴."無語,身份好多……好吧,我也不喜歡天,還是隨風那個時候可愛點,可惜……他長大了.



555555555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七十二、嫣然的愧疚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七十四、慕容雪結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