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強者為王,嬌妻來降正文 第七章   
  
正文 第七章



三人驅車到了嘯幫的分堂口,所謂的分堂口,其實就是個占地廣闊的獨棟的別墅,四周綠草環繞,景色幽美。這里是嘯幫最大的分堂——嘯飛堂的堂口,由嘯幫大哥嘯萬重的女兒嘯禾坐鎮。而嘯禾手下的第一大將就是橋三。

橋三把車子駛進車庫後,三人下了車,進了堂口。堂口暗紅的門前筆直的站了六個身穿黑衣的大漢,見到橋三他們後,恭身點頭,動作一致,異口同聲喊道:“三哥好,廣哥好。”

橋三滿意的點了點頭,領著阿廣,肖子寒進了去。

肖子寒不由得暗贊道:嘯幫不愧是長遼四大巨頭之一,光看外邊大漢的整齊動作,就可看出嘯幫的紀律之嚴明,看來不論是政府機關,商業集團,還是黑道幫派,非嚴明的紀律不足以成事。

進得堂口大廳,一個超大的長方形桌子就那麼擺在那,極為醒目。桌子旁坐著的幾人正在討論著事情。見到橋三,都站了起來,叫聲三哥好。

其實這幾人都是橋三的好兄弟,本不必行禮問好,那樣顯得太生疏了,但奈何幫規森嚴,他們也不得不如此。打過招呼後,幾人嘻嘻哈哈的走了過來,一個身材短小,有些肥胖的人看到肖子寒後,好奇的問到:“三哥,這人是誰?”

橋三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道:“就是這小子打了小明子的那幾個手下。”

胖子聽後,一雙小眼睛幾乎是貼到了肖子寒的身上了,他疑道:“不會吧,就這麼個小白臉子,瘦了巴雞的,能有那麼厲害?”

肖子寒眉頭輕皺,隨即呵呵一笑,毫無顧及地說道:“這位胖子兄弟,你難道沒聽過有句話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嗎,要這麼看的話,你這一身肥標,也不應該在這混哪?”

“那到哪混”胖子問道,也沒在意肖子寒的出口不敬。

肖子寒在脖子上橫抹一下,道:“殺豬去啊,這才是老兄理想的職業。”

旁聽的人哈哈大笑,一人附和說:“是啊,是啊,這位兄弟說的太有道理了,老齊,你也考慮考慮,做個第二職業也不錯,賺點外塊,你家那口子也不會總說你掙錢少了,哈哈哈。”

“哇呀呀,好你個笑臉張,有你什麼事,看我早晚都會收拾你。”胖子言後,拍了肖子寒的手臂道:“好小子你,到了嘯幫的嘯飛堂後能這麼從容的還沒幾個呢,我開始有點相信你有實力了。”

本來他是要拍肖子寒的肩膀的,但肖子寒太高大,他又太矮,這麼做委實不容易。他一翹腳,再落下的動作頗為滑稽,又是惹的幾人一頓大笑。

橋三擺了擺手,道:“好了,好了,不要鬧了。”他面色一正,向肖子寒說道:“兄弟既然已經來了,我們就把事情弄個清楚吧。”

他不再喊肖子寒閣下了,其實這個稱呼委實不怎麼好聽,不過他叫習慣了。現在他稱肖子寒兄弟,表明他對肖子寒已經有了好感。

肖子寒還沒開口,阿廣已經嚷嚷起來:“不行,不行,先得搞清楚他到底認識我們嘯幫的哪個重要人物,我還等得做師傅呢?”

幾人一聽,不知道怎麼回事,開始問起橋三,等橋三把事情解釋清楚後,幾人都爭著做見證人。

“什麼見證人,見證人的,吵什麼呢,奶奶個熊的”一道清脆又有些模糊的聲音傳了過來,嘯禾正哈欠連連的從樓梯上下來。

幾人看到她,忙點頭:“禾姐好。”

只有肖子寒一個人笑咪咪的瞅著嘯禾,沒有出聲。

嘯禾一眼就看到了肖子寒,心中一喜,下樓的步伐也加快了。

“哇,你怎麼來了,寒老大,奶奶個熊的,是不是想我了,都怪我這幾天太忙了,說好了去找你卻又沒去,你是不是認為我不講信用,這樣好了,呆會兒我請你吃飯,你說好不好。”講到最後,竟出奇的有了一絲撒嬌的味道。聽的橋三幾個面面相覷,阿廣更是嘴巴里都能塞進個鵝蛋了。他們大姐頭什麼時候學會撒嬌了,這不是真的。

肖子寒朗聲笑道:“小禾,你這麼說我還真不好意思,說起來我會來這,還多虧了你的好兄弟。”

嘯禾上前一把摟住肖子寒的肩膀道:“什麼多虧我的好兄弟,又不是我要他們請你來的,你這是搞的什麼鬼啊?”

肖子寒感受著嘯禾那充滿彈性的玉體,那對柔軟豐盈帶來的快感,暗中深吸了一口氣,幸好他經曆過這種事,有了防備,要不然來個當眾流鼻血,他豈不大沒面子。

不過這時他想起件事,這個嘯禾不是見個好兄弟就這樣吧。抬眼望向幾人,見他們都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這證明他的猜測沒錯,這不是白給別人送去嫩豆腐嗎?看來真的很有必要找個時間好好的教育教育嘯禾,毛毛躁躁的不說,莫非把自己是個女人都給忘了嗎?而且還是個美女。媽的,心理有點酸。

輕而緩慢的把那只白嫩的細手從肩膀上拿開,肖子寒瞥了眼橋三和阿廣,他倆正臉色鐵青的看著他,他嘴角一揚,漫不經心道:“小禾,事情嗎,是這樣的,幾天前我和你的手下發生了一點小摩擦,今天恰巧遇到這二位兄弟,就來了你們這,以便解除誤會。”

這句話說的漏洞百出,大家都聽了出來,唯獨嘯禾沒什麼感覺。而肖子寒也了解嘯禾的性子,也就沒必要再浪費腦細胞了。

對沒什麼危險的人,嘯禾從來都是大而化之的接觸,對于她相信的人,她從不懷疑什麼。“啊,這樣啊。”

橋三感激的看了一眼肖子寒,道:“不錯,事情正像是這位兄弟說的那樣,只是一點小誤會。”從禾姐見到肖子寒的一系列舉動看來,肖子寒必然和禾姐有著不同尋常的關系,而禾姐又肯定不會為了幾個毛頭小混混和肖子寒翻臉,這事只有這樣過去了。可禾姐怎會認識肖子寒呢?這是他不解的地方。

他轉頭看到阿廣還像個木頭樁子似的傻站著,急忙在他背後掐了一下。

阿廣渾身一激靈,傻巴巴道:“是啊,嘿嘿,是啊”,隨後,一副蔫頭搭拉腦袋的表情。

晶亮的大眼在眾人身上掃視了一圈,嘯禾一指肖子寒,鏗鏘說道:“這是我寒老大,各位兄弟要是給我面子,就跟著叫聲寒老大,大家也算是認識了。”

眾人哪敢不給她面子,恭敬的叫了聲“寒老大”

肖子寒呵呵笑道:“各位兄弟不必客氣。”敢情他還真是欣然接受了。

眾人雖恭敬的叫了聲寒老大,但那是看在嘯禾的面子上叫的。眾人哪個不是嘯幫的風云人物,都有著狂放不羈的性情,怎麼會就這樣服一個人。明明剛才還啥也不是的小子,這會兒就成了老大了,眾人都有些接受不了。不服的神情易于言表。

嘯禾看著大家都是一副不服的神態,有點氣惱道:“看來要你們叫他老大你們還有點不服嘛,告訴你們,我寒老大可是很能打的,沒點能耐我能叫他老大嗎?”

肖子寒眼光一閃,低頭俯到嘯禾的耳邊,小聲對她說道:“小禾,你怎麼知道我能打?”

嘯禾理直氣壯答道:“一下子就把那個混混解決了,還不能打嗎?”

肖子寒聽了苦笑道:“你這也太武斷了點吧。打倒一個混混能說明什麼,你真是愛給我找亂子。”

嘯禾小嘴一掘,道:“沒志氣,一個大男人能有這種好機會在別人面前耍耍威風不好嗎?奶奶個熊,你打不打。”

眾人聽後都是躍躍欲試,這時,齊胖子搶出一步,道:“寒老大,我老齊第一個出來挑戰,你敢接不敢接,嘿嘿,要是怕了就說一聲。”

肖子寒何曾怕過什麼?以前猛虎群狼他都照殺不誤,區區一個胖子就能讓他害怕,這可真是天大的笑話。

肖子寒血氣上漲,豪邁大笑,道:“好,我就看看齊兄有什麼能耐,不過我可是話說在前頭,我出手可有點狠。”

齊胖子聽後,也是哈哈大笑:“再狠的角色兄弟也遇到過,寒老大不必擔心,盡管使出全力來吧。”別看這家伙個矮又胖,打架可狠著呢。說完就擺出了架勢。

笑臉張這時候突然出來阻止道:“齊胖子你著急個屁,也不想想這是什麼地方,總不能在這屋子里打吧。”

齊胖子拍了一下大腦袋,醒悟道:“你瞧我這個腦袋,把這個給忘了,寒老大,屋後有處草坪,我們到那去怎麼樣。”

肖子寒點點頭,隨聲道:“無所謂,我是客隨主便。”

眾人來到了屋後的草坪,兩人各站一方,相距大約五米,還真有點古時候比武的味道。

齊胖子擺了個標准的拳擊架勢,而肖子寒卻毫無動作,自然而立。

二人目光始終對視著,似乎是要從對方眼里找出什麼破綻似的。

忽然,一陣風起,肖子寒稍長的頭發迎風忽動,擋住了他的視線。

齊胖子借著順風之勢,大喝一聲,急速前奔,右拳猛然揮出,擊向肖子寒的頭部,同時,左拳化拳為掌橫在胸前,他這是攻中有防的動作。

肖子寒仍舊未動,就在齊胖子的拳頭到了他面前尺余處時,他雙眼迷起,猛然射出一道精光,左拳閃電般打出,准確的擊打在了齊胖子的右臂肘窩上,右拳接左拳之後,同樣迅猛無比地攻向齊胖子的胸前。

齊胖子右肘窩吃痛,腦部神經元的反應就慢了半拍,面對著那迅猛力大的一拳,他是怎麼也躲不開,只能左手五指急舒,本能把防禦面積加大點,但他知道這麼做沒什麼用處。但奇怪的是,肖子寒這一拳的落點正好落在他的左手掌心處,使得他意外的防住了這一拳。但拳面強大的力道還是讓他不住的後退,直到一屁股坐到了草坪上。

眾人看的都呆住了,兩眼發直。他們本以為這應該是場勢均力敵的比試,可沒想到齊胖子會輸的這麼慘,這麼干脆。肖子寒雖僅僅做了兩個動作,但卻能充分的展示出他眼力的獨到,技擊的精准和力道的強大。

肖子寒不修邊幅的長發逆風飛揚,他傲然卓立在綠草之上,俯看眾人,然後微笑著向眾人走了過去。這時的他還有著瞬間擊敗對手的強大氣勢,無可比擬的霸氣懾人心神,眾人無不是對他敬佩臣服。

而嘯禾更是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心跳怎麼會變的那麼快,像是要破胸而出似的。

眾人跟著肖子寒魚貫的進了屋子。齊胖子垂頭喪氣的站在肖子寒身邊,突然他似想到了什麼,喊道:“對了,寒老大,你剛剛擊向我肘窩的一拳應該力量極強才對,怎麼會。。。。。。”

肖子寒嘴角上揚,無比自信笑道:“沒錯,在我擊中你之前,已收回了大部分的力道,否則你這條手臂恐怕是很長時間都不能用了。”眾人又是一陣驚訝,能在那麼快速的一拳中如此自如的控制力量的大小,這人也未免太恐怖了點吧。

齊胖子撓撓頭,拱手佩服道:“嘿嘿,真沒想到寒老大會這麼厲害,要是我知道了,打死我也不敢和寒老大比試,這不擺明了去丟人嗎?”

旁邊笑臉張帶著余驚道:“何只你沒想到,在座的各位又有哪一個想到了,不過幸好還有你,給我們當墊背的了。”

“你”

“行了,你們都別吵了,現在知道我寒老大的厲害了吧,看你們以後誰不服。”嘯禾得意的說道,就像這個榮耀是她自己取得的一樣。她注視著肖子寒那英挺迷人的臉龐,黑眸中閃過一道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柔意。

“我們服了”“誰敢不服啊”

這時,齊胖子眼珠轉動,他喜道:“禾姐,不如讓寒老大加入我們嘯幫吧,那樣我們嘯幫就有可能成為長遼的頭把交椅。”

嘯禾聽了他的話,也是滿臉希冀的望著肖子寒。

肖子寒面無表情,緩緩說道:“這事以後再說吧。”

“可是”,齊胖子還有什麼要說,被嘯禾的一個眼神止住了。

肖子寒見屋里氣氛有些沉悶,眾人都是莫不做聲,他上前一拍嘯禾的肩膀,呵呵笑道:“小禾,你剛剛不是說要請我吃飯的嗎,正好我也有些餓了,不如我們現在就去,而且今天認識了幾位兄弟,怎麼說也得喝兩杯,慶祝,慶祝。”

嘯禾一聽到喝酒頓時來了勁頭,瞬間就忘了剛才的不快,俏臉放光道:“對,對,是該喝兩杯,說起來我也好長時間沒喝酒了。”

相對于嘯禾的興奮雀躍,嘯飛堂的其他人卻是苦惱異常。

在嘯幫,有個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不能在嘯禾面前提到喝酒二字。不是說嘯禾不能喝,而是她一喝上就沒完,任誰也勸不住。不過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可壞就壞在她的酒品太差。耍起酒風來什麼事都能干的出來。她大小姐第一次喝醉是在三年前,那時她只有二十歲,卻因為為嘯幫立下大功,又是嘯幫大哥嘯萬重的獨生女,經眾人推薦,長老審核後,正式成為嘯幫的紅柱頭,即嘯幫的最大堂口的堂主,另外升任嘯禾的手下橋三為白柱頭,即嘯幫最大堂口的副堂主。由于嘯禾在大事的處理上還算果斷,但在小事上卻是迷糊,所以任用穩重的橋三輔佐她,再合適不過了。

那天嘯飛堂的幾個重要人物齊聚歡慶,一是為嘯幫成功的干掉了黑水幫而成為長遼的四巨頭之一,二是為嘯飛堂原來那個狡詐,多疑,不得人心的堂主戰死,而由極重情誼的嘯禾取代了他。雖說嘯禾年紀不大,又是女流,但嘯禾夠豪爽,夠狠,再加上有穩重的橋三輔佐她,嘯飛堂是一片光明之相。眾人心中高興,手中酒也頻頻的往嘴里灌,直到眾人都是大醉不醒,嘯禾還在那一個人和空氣干杯呢。

第二天眾人頭痛欲裂的醒來後,卻發現自己都變了樣。橋三頭發沒了半邊,齊胖子赤裸著上身,肚子上全是菜湯,笑臉張引以為傲的八字胡全咬在自己嘴里,而阿廣是最慘的,光個屁股,“兄弟”四周的毛一根不剩,徹底的成了“青龍”了。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雖然每個人都挺搞笑的,可眾人誰都笑不出來。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事肯定是大姐頭干的,只有她經常隨身攜帶短刀,可以說她那把黑武士防衛短刀是刀不離身。這叫他們怎麼辦,其余三人還好說,可阿廣呢?總不能當著大姐頭的面怒問為什麼把“小弟弟”的毛剃得這麼乾淨吧。雖說大姐頭做事從來沒個女人樣,但到底還是個女人,就當是平時吃了她“豆腐”的回報吧。只是以後一定要萬分注意,別再讓大姐頭喝多了。

嘯大姐頭第二次喝醉是在嘯萬重五十大壽的慶宴上,當時的嘯萬重可謂是紅光滿面,春風得意。想到幫會的發展已是趨于穩定,又看到自己的女兒這麼能干,一時豪情大發,要和嘯禾大干三杯。嘯禾一聽,也是豪氣萬丈。三杯過後,又提議對瓶吹。直急的橋三幾個抓耳撓鰓,不知如何是好。想到嘯禾喝醉還不知能干出什麼來,橋三提膽上前勸阻,被嘯萬重當場喝退。其余幫眾紛紛呐喊助興,整個場面和古時候的山寨沒什麼兩樣。在嘯幫,只有在這個時候是不分規矩的。

也不知喝了多少,嘯禾開始打酒咯。一張粉白的俏臉漲的緋紅,眼神也變得迷離起來,還帶著點異樣的色彩。這時嘯萬重也有了三分醉意,他知道不能再喝下去了。雖然防衛已經安排妥當,但還是小心些為好,畢竟有許多人在虎視眈眈,為他的位置,為他的嘯幫。

正要喝止嘯禾不要再喝了。突然,嘯禾“嗖”的一下躥了出去,撲向他身邊打扮妖豔的四姨太。在眾人驚的楞住時,在四姨太一聲高昂的尖叫後,嘯禾的雙手已經准確的捏在了四姨太那對大的離譜的奶子上,口中含糊不清地嚷嚷道:“奶奶個熊的,這對大玩意也沒什麼嗎,不就是兩塊大的軟肉嘛,為什麼男人就愛摸呢?”

大廳中的眾人各個是大眼瞪小眼,驚的反應全無。這種情景他們從來沒見過,太離奇了,需要好好觀察一番。只有嘯飛堂的橋三幾人早有心理准備,雖也吃驚于嘯禾的舉動,但也只是一刹那的工夫而已。幾人快速上前,拉住了嘯禾。

嘯禾一邊掙紮一邊喊道:“你們拉著我,干嘛,再等一會行不行,我還有一個地方沒摸呢?那地方據說對男人很重要的。奶奶個熊的,快放開我。”

嘯萬重臉色鐵青的看著還在掙紮不停的嘯禾,雙拳攥的“喀喀”直響。他深呼了一口氣,目光投向全都在低頭看腳尖的眾人,眼中透射狠厲之色,沉聲道:“今天的事就當沒發生過,誰要是傳出去,我要他的腦袋。”

眾人暗呼長氣,沒他們的事就好。

嘯萬重見眾人都是了然的樣子,續聲道:“今後有嘯堂主在場的地方,別提喝酒二字,至于應酬,嘯飛堂的人自己想辦法,就是喝了也不能多喝,知道嗎?”

眾人點頭如倒蒜。

事後幾次事實證明,絕對不能讓嘯禾沾酒,不是她嗜好喝酒,而是她一沾酒就想耍豪放,喝了就沒完。眾人都婉轉地說她酒後習慣“有點”不好,她一句“不記得了”就把眾人給打發了。以至于喝酒二字成了眾人在嘯禾面前的禁忌。

上篇:正文 第六章    下篇:正文 第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