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強者為王,嬌妻來降正文 第九章   
  
正文 第九章



時間從來不等人,這話太有道理了。尤其是對兩位正做著極為重要之事的人來說,更是覺得時光如梭。

午陽高掛在藍天白云之上,酒店下面的街上已是車來人往。

一陣急切的敲門聲把肖子寒從睡夢中驚醒。看了眼還在熟睡的嘯禾,肖子寒起身要去開門。

肖子寒一動,嘯禾也動了,不過她不是睡醒了,而是把蓋在身上的被子給踢掉了,露出了一大片的雪白。肖子寒輕輕地把被子重新蓋在嘯禾的身上,想到自己真是不應該,對一個初經人事的少女這樣索求無度。想必嘯禾一定是累壞了吧。

雖說嘯禾比一般女人強壯的多,但他在那方面的能力更恐怖。

外面的敲門聲更急了,肖子寒穿了件浴袍走出了房間。

開門後,見到橋三和阿廣站在門前。兩人都是面含焦急,見到肖子寒後,阿廣劈頭就問:“寒老大,見到禾姐了嗎,她失蹤了。”

橋三不像阿廣,雖也著急,但他素來做事穩重,知道急也不在這一刻。他見到肖子寒在中午時分還穿著件睡袍,心里一動,怕是自己和阿廣來的唐突,壞了肖子寒的好事。眼神隨意的向屋里一瞥,卻意外的覺得地上的衣服很眼熟,他自嘲地想到,看來自己想找到禾姐的念頭太強烈了,以至于都把肖子寒找的“小姐”的衣服想成是禾姐的了。

咦,等等,那衣服不正是禾姐昨晚穿的嗎?橋三疑惑地瞧了瞧衣服,又瞧了瞧肖子寒,眼中透露的信息正是要肖子寒解釋一番。

當橋三疑惑的看向屋里時,肖子寒已經知道怎麼回事了。他懊惱的拍了下額頭,無奈地聳聳肩,道:“你們進來吧,相信你們已經知道你們要找的人在什麼地方了。”

三人進屋後,橋三臉色沉重的坐在沙發上,莫不出聲。

坐在他身側的阿廣一臉不解,難道禾姐能在這不成。當然,他也看到了屋地上十分顯眼的女性外套,再看肖子寒的這副穿著,他想也沒想,露出一副是男人都了解的表情,嘿嘿色笑道:“寒老大可真是風流瀟灑,那妞應該不錯吧。恩,不會錯的,就憑我們寒老大的勃發英姿,找女人也得是美麗無雙的,你說是不是,三哥。”

“是個屁”橋三大聲罵道:“你他媽的也不看看地上的衣服是誰的。”

阿廣被罵的一楞,機械地看著那衣服,然後他自語道:“這衣服好象是禾姐的。”

突然,他打了個激靈,雙目圓瞪,木納說道:“難道說那妞是禾姐?”

“不錯”肖子寒面無表情說道。

“這麼說你已經把禾姐給開苞了?”

“沒錯”

“你他媽的找死”阿廣憤怒地跳了起來,揮拳就打。

肖子寒當然不能和他一般見識,側身躲了過去。這時橋三適時上前,從後面抱住了阿廣。

橋三陰沉道:“寒老大,我們需要一個合理的解釋。”

肖子寒轉身拾起了那件惹禍的外套,雙手環胸,神色自若道:“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這純屬是個意外,我不想多說什麼,小禾昨晚喝醉了。”

橋三和阿廣一聽到嘯禾喝醉了,滿腔的怒火頓時化為無奈。橋三連連搖頭,苦笑道:“我想見見禾姐。”

肖子寒擺擺手,強硬說道:“不行,小禾還在熟睡,適當的時候我會和她一起到嘯飛堂,把事情說清楚。”

橋三和阿光對望一眼,看來只好這樣了。對于嘯禾喝醉後的所作所為,他們是絕對不敢恭維。兩人對肖子寒一拱手,很干脆地離開了。

兩人走後,肖子寒暗罵自己一聲糊塗,竟把嘯禾那個當做毛巾用了的外套給忘了。他拿著外套步進了浴室,里面滿地都是嘯禾的衣物。其中最為引人側目的是那淡紫的半透明胸衣和小褲,肖子寒揀起了這兩樣看著都讓人欲火上升的性感東西,直搖其頭。他很迷惑,嘯禾可以說是個男人婆,她怎麼能想到去買這些專門誘惑男人的東西呢?

這就是肖子寒對嘯禾了解太少的緣故。嘯禾穿這些當然不是為了色誘男人,而是她覺得這些東西布料很少,又軟又薄,穿在身上和沒穿一樣,很舒服,所以她買了這樣的內衣和內褲。其實不穿更舒服,不過只要是正常的現代人類都會穿,這是習慣。當然了,也有不穿的,任雪依就是一個。

“啊,疼死我了”,嘯禾獨有的呼聲傳了進來,打斷了肖子寒的思緒。肖子寒微微輕笑,他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他不由想到,進去後肯定會吃嘯禾的白眼。

果然不出他所料,他進屋後,嘯禾已經在凶神惡煞似的等著他了。

只見嘯禾正赤裸的側趴在地毯上,一手撫在疼痛處,一手支撐著要站起來。見到肖子寒進來,大眼狠瞪,大聲道:“奶奶個熊,寒老大,你搞什麼飛機,沒事那東西長那麼大干嘛,弄的我現在疼死了,你看什麼辦吧。”

一番話說的肖子寒呆立當場,狀若木雞。他千想萬思,怎麼也沒想到嘯禾說的竟是這個。這叫他怎麼回答。

嘯禾見他呆立不動,更是氣惱,只覺得私處更加疼痛了,使得堅強如她,也忍耐不住,痛哼出聲。

聽到嘯禾的痛呼,肖子寒方才如夢初醒,大步急跨,俯身將嘯禾打橫抱在了懷里,躺到了床上。大手輕揉嘯禾的嬌嫩,眼中盡是關切疼愛之色。

嘯禾躺在肖子寒的懷里沒有絲毫的掙紮,出奇的安靜。怒氣來的快,退的也快。她俏臉泛起一片嬌羞的紅暈,感受著嘯子寒寬闊堅實的胸膛,沉穩有力的心跳,只覺得自己活的這些年里,從來沒有這麼安全溫暖的感受。這讓她沉醉不已,仿佛忘記了一切一般。

肖子寒看著自己懷里一副陶醉模樣的嘯禾,童心大冒,他捏了捏嘯禾的紅頰,戲謔說道:“喂,我們的嘯大堂主什麼時候變成了溫柔的紅粉俏佳人了,今晚到了嘯飛堂,我可得和橋三阿廣他們好好的解釋一番,要不然他們恐怕是不會相信這就是他們那個凶悍狠辣的禾姐了。”

對于他的這番話,嘯禾當然是不能夠認同,使勁的掙紮了兩下,見肖子寒的雙臂牢不可摧,她白了一眼肖子寒,信心十足道:“奶奶個熊,他們敢,兄弟之見的情誼豈能是說忘就忘,一個擁抱,保證他們會想起來。”

什麼,都已經是他的人了,還沒有覺悟,肖子寒用商量的語氣道:“小禾,那是以前,但今後,你可不能那樣做了。”

“為什麼,有什麼不能的?”嘯禾問道。

“因為你已經是我的人了,我不允許。”肖子寒正聲道。

嘯禾柳眉皺起,她嘯禾從來都是吃軟不吃硬,肖子寒說話的語氣激起了她的傲氣,“奶奶個熊,你憑什麼不允許,我就要做,你能怎麼樣?”

肖子寒一聽,火了。摟著嘯禾的雙手猛然將嘯禾的身體翻轉了過來,使嘯禾俯趴在他的膝上。

嘯禾驚喊道:“你要干什麼,快放開我,奶奶個熊的。”然後,身體一陣扭動,她就是再笨,也知道肖子寒將要做什麼,頓時又怒又羞。

肖子寒無聲無語,右手上揚,看著粉嫩的臀兒,他心一狠,“啪”的一聲脆響,大掌打在了嘯禾雪白的俏臀上,嚴肅說道:“以後不准你再和他們摟摟抱抱的,知道嗎?這是對你以前把嫩豆腐白白給別人吃的一點懲罰,以後再犯,決不輕饒。”

尊臀被打,這對嘯禾來說可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只有她打別人的份,別人想打她,對不起,先過她兄弟們那一關。嘯禾怒哼一聲,美目中似要噴出火來,“奶奶個熊,我都說了,這是我的私事,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和兄弟摟抱怎麼了,那正是偉大情誼的體現,黑道中的兄弟們哪個不是這樣稱兄道弟的,我。。。。。。”

下面的話她再也說不下去了,因為她看到肖子寒的臉色已經陰沉的近乎可怕。厲電般的黑眸帶著不可動搖的堅決直視著她,眼中的寒氣像是能夠立刻凍結她一樣。她嘯禾作為黑道份子中的大姐級人物,什麼樣的狠角色沒見過,從來還不曾有人能給她這樣可怖的感覺。頓時,豪放大姐變成了受欺小妹,她怯怯道:“我,我記住了還不行嗎。”說完,使勁擰動身子,掙脫了肖子寒的懷抱,爬到床角,大被蒙頭,把白玉般的嬌軀留在了外面,典型的顧頭不顧屁股。

肖子寒聽到她的保證後,神色緩和了下來。其實肖子寒只是在嚇她,肖子寒清楚,嘯禾的那個動作習慣了太久了,不拿出點魄力來怎麼能讓她馬上改掉。見她這種小孩子般賭氣的做法,肖子寒微微一笑,大手輕輕撫上嘯禾那紅紅的臀瓣,緩慢的揉搓起來。

感受著肖子寒的溫柔,嘯禾心中的怒氣漸漸消退了。她剛才真的是氣炸了,她還從來沒被人這麼羞辱過。如果這個人不是肖子寒,她早就和他拼命了。肖子寒輕松擊敗齊胖子的無敵影像還深深的印在她的腦海里,使得她了解到自己怎麼也不會是肖子寒的對手,自取其辱的事她嘯禾是從來不做的。

這時肖子寒柔聲說道:“小禾,我也不是故意凶你的,只是那實在不是你一個女孩子家該有的行為。以後我娶了你之後,你那樣不是給我戴綠帽子嗎?”

聽肖子寒說要娶她,嘯禾的心劃過一陣甜蜜。她探出頭來,臉頰有些紅紅的,羞澀道:“誰要嫁你來著,做夢去吧你。”說完,又把被蒙到頭上,看來以被蒙頭是嘯禾逃避的習慣。

肖子寒卻覺得嘯禾是越來越有女人味了。其實不但他這麼認為,就是作為當事人的嘯禾也是滿腦子不解,為什麼自己越來越娘娘腔了,以後兄弟們不會為此疏遠她吧。

兩人一夜的瘋狂和早上劇烈的“健身”運動,已使整齊乾淨的大床變得泥濘不堪,狼籍一片。使得肖子寒在退房時,滿身的不自在,嘯禾比他還不如,頭低的快要挨上高聳的胸脯了。全然不見了厚皮男和豪放女的本色。

兩人到了嘯飛堂時,已經是晚飯過後的時間了。由于嘯禾走路不便,肖子寒曾試著說服她暫時不要回嘯飛堂了,可嘯禾卻說如果連這點困難都克服不了的話,還怎麼能領導嘯飛堂。何況一個女人被開苞,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

兩人進了嘯飛堂堂口,發現嘯飛堂的重要成員都在,見了他們後,都很熱情的上前打招呼,仿佛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這到是出呼肖子寒的意料之外。按照當時橋三阿廣的態度,應該沒這麼好解決才對。

殊不知幾人在知道嘯禾是喝醉後才發生的這事後,都反過來同情肖子寒了,畢竟他們幾人都是身受其害,體會甚深。

肖子寒輕輕地咳了兩聲,他正容道:“相信諸位兄弟都已經知道了我和小禾的事了,我會負起責任。我考慮過了,我決定加入嘯幫。”

嘯飛堂的幾名重要成員都發出了強烈的歡呼聲,尤其是齊胖子,不停地向嘯禾使眼色,誇獎嘯禾這招美人記使的妙。

“這事以後再說吧。”相對于眾人的喜悅,嘯禾卻是反應平平。當肖子寒說要娶她時,她確實有種幸福的感覺,雖然她還對“幸福”一詞很模糊,但那種滿足感是騙不了人的。

但在來嘯飛堂的路上,她想了很多。她是黑道份子,整天都是打打殺殺的過日子,而肖子寒卻是一名神聖的教職人員,在國家重視教育的今天,教師這種工作是“打著燈籠都沒處找”,兩人身份上的巨大差別可以說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以前沒多想,可現在和肖子寒有了親密關系後,她卻注意了這個問題。(這是女人的通病,對第一個占有自己的男人總是很在乎的,當然了,妓女就不說了。)何況肖子寒和她相處的時間很短,她不想肖子寒僅為了負責二字就違背自己的意願做事。何況成為黑道人物就意味著已經邁入了死亡的邊緣。一個處女膜對她來說,和一張報紙沒什麼兩樣,只不過是沒機會破掉而已。她嘯禾是頭腦中少了跟筋,但不代表著她不會思考。事實上,嘯禾的優點正是能夠時常為自己的兄弟著想,所以才受到眾兄弟的愛戴,把她推上了堂主的位置。

嘯禾的平淡反應立刻引起了眾人的注意,肖子寒更是輕皺眉頭,他加入嘯幫,嘯禾應該是最最高興的一人,怎麼現在卻是這樣一副淡然的態度。

而和嘯禾相處時間最長,也是最了解嘯禾的橋三卻是已經隱約猜到了嘯禾的想法。他暗歎一聲,知道肖子寒加入嘯幫的事有九成的可能是要泡湯了。

嘯禾的一句話,使得眾人都陷入了沉默,肖子寒一時間也不知道怎樣來打破這個局面。聰明如他,也能夠大約的了解到嘯禾的想法,畢竟他以前也算是個道上人物。黑道人物賺錢快,但錢來的肮髒,對上有正當職業的人時,有時會有一些自卑的想法是免不了的,這種心結也不是幾句話就解開的。這不,兩人前一刻還如膠似漆,親親熱熱的,這會兒卻只因一句話就陷入膠著狀態。

肖子寒暗責自己的失言。他和嘯禾說話時,從來都沒什麼顧慮,嘯禾也喜歡說話爽快的人,可沒想到今天嘯禾卻鑽了牛角尖了。他注視著嘯禾,嘯禾也一樣的在看著她,眼神中有著無比的堅定,還夾雜著一絲痛苦之色。

肖子寒苦笑道:“小禾,別太執拗了,做你自己就好,直爽,毫無顧及才是你的本色,有些事是不需要你去承擔的。你今天好好的想想,也好好的休息,我確實把你累壞了。”

嘯禾臉上浮起了淡淡的酡紅,道:“我會的。”

橋三,齊胖子幾人看看嘯禾,又瞧瞧肖子寒,直覺得兩人都變了味似的,不是本人了,尤其是嘯禾,他們何時見過大姐頭露出過這樣的表情,說出過這樣的話,看來人是善變的動物這句話還是有其一定的道理的。

長遼市的夜景出奇的美麗,這使得許多人都在晚飯過後出來游玩。街道路旁,總能看到年輕人三三兩兩的結伴而行。

肖子寒一個人走在霓虹燈下,心中泛起苦澀之感。他深吸了一大口氣,做了個伸張擴胸運動,想到自己當了幾天老師,竟然多愁善感起來了,這被刑傲看到的話,還不笑死他。說到這小子,已經是幾天不見蹤影,泡妞都把老大給忘了,真是有了色情就沒了友情。

想到刑傲,肖子寒就覺得心情舒暢。這是他兄弟,可以生死與共的兄弟。

身旁走過了幾位相互挽著手的少女,他們見到高挺俊帥的肖子寒,都爭相的發出了尖叫聲,用愛慕的眼神盯著肖子寒,唧唧喳喳的說個不停。

其中,一位膽子比較大的女生走到肖子寒身邊,怯生問道:“請問,你是明星嗎?”

肖子寒呵呵一笑,道:“小妹妹,注意你的措辭嘍,你想想看,我要是大明星的話,你能不認識我嗎?”

女生點點頭,自言自語道:“是啊,要是大明星的話,我怎麼可能不認識呢。”

她嘴角上彎,露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嘻嘻笑道:“那我可以和你合拍一張照片嗎?”說完,拿出了能夠攝相的手機,一副期待的神情。

肖子寒當然不忍心違逆小女生的願望。

看著那個女生異常興奮的小跑奔向她的同伴,肖子寒愉悅得大喊一聲。

心中暢快,興趣也隨之來了。肖子寒東張西望,盡尋街上的美女來養眼。可尋了半天,美女沒看到,卻發現在一家酒店門口,貼著色情味很濃的海報。一堆人在購票,還有專門人士解說,“哥們,想看脫衣表演嗎?我們這的妞各個體態豐滿,動作性感撩人,尤其是那對大奶子,保證是你沒見過的白嫩,碩大。而且我們這兒的表演可是別有特色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心狂跳。機會不容錯過,明天就沒了,怎麼樣,票才五十一張,很便宜,但內容卻是絕對包君滿意,獨門一家。”

肖子寒是二話沒說,遞出五十,進去了。

上篇:正文 第八章    下篇:正文 第十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