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強者為王,嬌妻來降正文 第五十七章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月圓之夜也號稱殺人之夜,這是自古傳下來的習慣。

青虹幫總部,幫主衛青虹獨自一人站立在她的房間里,望著窗外皎潔的月光,一動不動。月光傾灑在她嬌美無限的臉上,讓她那動人的肌膚更顯白玉無暇。

今晚應該就是鋼尖幫襲擊的日子,雖然她已經防備妥當,該安排人手的地方都安排了人手,但卻沒有一絲的安穩之情。兩幫的實力差距太大了,這是任何安排都彌補不了的。

對于和鋼尖幫對抗這事,她沒有任何後悔的意思。鋼尖幫為了擴大勢力,已經接連吞掉了平鋼數個小幫派,現在輪到她的青虹幫了。

青虹幫雖然在黑道上沒什麼大的名聲,但到底是她父親一手創建起來的。除非她死了,否則決不會讓青虹幫煙消云散,成為過往的一團浮云。

“當當當”一陣敲門聲響起來,接著一個滿身精悍之氣的人推門進來,道:“虹姐,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迎戰了。”

衛青虹長長歎了一口氣,沒有轉過修長且起浮有致的玲瓏身子,別有深意問道:“烏海,你現在後不後悔加了青虹幫這個永遠也飛不起來的小幫派?”

烏海知道衛青虹說這句話的意思,今晚他們十有九成是凶多吉少了。依衛青虹的為人,只要他現在說出後悔二字,衛青虹立刻會放他走。不過他烏海怎能是那種人,殺人不過頭點地,沒什麼可怕的。何況他和烏流兩人以前什麼都不是,全靠著衛青虹的賞識和提拔才有了今天這點小小成就,為衛青虹死,值了。

他哈哈大笑,道:“虹姐還不知道老烏的為人,跟著虹姐永遠都沒有後悔兩個字。”

衛青虹淒然的笑了,臉上浮現起必死的決心。

******

“阿傲,你這消息准不准確?”肖子寒問出了一句實屬多余的話。

果然,刑傲一陣氣結,不滿道:“老大,我刑傲打探消息的本事還用問嗎?你這樣說簡直拿我不當兄弟看。”

肖子寒兩手一斗,毫不在意道:“好了,阿傲,這句話算我問錯了,我道歉行不行?”然後走到刑傲身邊,道:“阿傲,那個衛青虹長的什麼樣啊,你怎麼也不拍張照片給我看看。”

刑傲撇了撇嘴道:“看不看有什麼關系,反正老大你不是已經說了要順其自然的嘛。所謂順其自然的意思,就是該見的時候才見,不該見的時候千萬別見。”

肖子寒幾乎是立刻在刑傲頭上敲了一記,怒道:“我都不知道她長的什麼樣,我還怎麼去救她。”

刑傲跑到肖子寒好幾米外的地方道:“老大,你到時候只要找最漂亮的女的就行了,我敢保證那個就是衛青虹,而且不是還有我跟在老大你的身邊嗎?放心吧,肯定錯不了。”

肖子喊一聽刑傲說的話,就知道刑傲他也不知道衛青虹長的什麼樣,不由的感到一陣無奈。由他對刑傲的了解,知道刑傲這幾天必是專心致志的研究他給刑傲的那套氣勁修煉的要訣了,以至于刑傲並沒有將太多的心思放到打探青虹幫和衛青虹的事上。

他救衛青虹,是要借此挫敗一下鋼尖幫最近一陣子的囂張氣焰。鋼尖幫在短短幾天內,就先後滅掉了數個小幫派,期間沒有任何阻攔,一馬平川,聲勢空前膨脹。如果繼續讓鋼尖幫這樣橫行下去的話,難免那些敢于抵抗鋼尖幫的幫派也會變的畏首畏尾,被鋼尖幫毫不費力的就給吞掉了。反觀如果他能救出衛青虹,鋼尖就會受挫,行動就會有所收斂,那些幫派也會生出反抗鋼尖的信心,而衛青虹也因此欠了他一個天大的人情,實在是一舉數得的事。

肖子寒看到刑傲站著就發呆起來,知道這小子又在想修煉純陽氣勁的事了,也沒理會刑傲,獨自出去找雷動幾人去了。

雷動幾人都是早已經准備妥當,而且還有些躍躍欲試,就等著肖子寒一聲令下。肖子寒知道幾人都迫不及待的想檢驗一下訓練的成果,這種想法無可非議。肖子寒也想借此機會來核實一下他對四人的估計是否有錯,這樣可以更為合理的安排四人以後的訓練內容和訓練強度,務必使他們在較短的時間內將體內的潛能全部發揮出來。

此時的雷動,臉孔冷凝,沉穩肅重,盯著肖子寒漸漸走進的身形莫不做聲,在他身後是飛羽,金盛和楊`遠德三人。

待肖子寒走近,他們才恭身,叫道:“寒哥。”

肖子寒上前拍了拍雷動的肩膀,笑道:“心情如何?”

雷動微微一楞,冷聲道:“不怎麼平靜,迫不及待的想殺幾個鋼尖幫眾,我的兄弟曾經死在他們的刀下。”

肖子寒看著雷動的臉上殺機一閃而沒,將頭轉向其他三人道:“你們三個的想法呢?”

飛羽道:“雷大哥說的正是我們想要做的,鋼尖偷襲我們,使我們死了不少兄弟,也該是我們先還點利息的時候了。”

肖子寒哈哈大笑,道:“說的好,我們是該要回點利息了,今晚咱們就玩點別開生面的東西給他們瞧瞧。”

******

“虹姐,又一個場子被挑了。”烏海站在衛青虹身後,怒道。

“烏海,這是第四個了吧。”衛青虹歎了口氣道。

“是啊,虹姐。”烏海答道,頓了頓,又道:“媽的,咱們東區那幾個場子人手也不多,他們一起挑了也不費事,這樣一個一個單挑,真讓我憋的難受,一會兒一個電話,一會一個場子被挑,我都害怕接起電話了,聽到電話響聲心理就打顫。”

衛青虹轉過身,盯著烏海道:“他們這戰術很高明,一層一層打壓蠶食我們的信心和斗志,遠比一下子給我們一次重創來的有效的多。連你都心中泛起了害怕的感覺,可想而知其他的兄弟了,他們是要用最小的損失來滅掉我們青虹幫。鋼尖出了一個人才啊。”

烏海大驚,道:“我怎麼不知道鋼尖什麼時候有了這麼一個人,難道我們的消息會蔽塞到這種程度?”

衛青虹淡淡一笑,道:“鋼尖想稱霸平鋼,怎麼能讓咱們輕易知道這個人,勢必會對他的消息嚴加保密。你想想看,如果我們會知道這個人的資料,那難保別的幫派會不知道,這個人也就等于暴漏出來了,那他不就危險了嗎?”

烏海沒有說話,只是盯著衛青虹不放。衛青虹很少笑,但絕對是一笑傾城。此時的衛青虹,笑容淡然堅定,菱唇微彎,露出了整齊潔白的貝齒,粉嫩的臉頰上有著淺淺的酒窩,眼神清澈如秋水一般,真的是美到了極點。

此時的烏海真想沖口而出,勸衛青虹別管青虹幫,獨自逃走吧。可他知道他說不出口,惟有點頭道:“虹姐說的對。我去看看人手的分布,盡量將人手回掉,有些場子不要也罷,把人手集中到總部,和鋼尖幫做最後一搏吧。”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烏海喜歡衛青虹,這種感覺在他剛一入幫就出現了。可他知道他沒戲,他大了衛青虹足足有十歲之多,而且論長相沒長相,論才能沒才能,有的只是一身蠻力和一顆盡忠的心,但這是遠遠不夠的。衛青虹是一株白蘭,清淡高貴,堅強獨立,怎麼能是他這種粗人能匹配得了的。以衛青虹的眼力,不會看不出一些端倪,所以衛青虹有時候會叫他海叔,以此來築起一道無形的隔離牆。

衛青虹看著烏海出去後,堅強的肩膀軟弱了下來。青虹幫是她父親創建的,是她父親一生的心血。當時在黑道中還算是頗有名聲。後來隨著他父親漸漸老去,幫會的勢力一天不如一天。到她接掌後,盡管她很努力發展幫務,但幫會的聲勢還是江河日下,不是她不行,而是她的命令經常得不到很好的執行,因為很多人都不服她,讓她有力難出啊。

一聲慘叫打破了她的沉思,她知道鋼尖幫來了,而且已經不宣而戰。她眼中精光一閃,拿起身邊特制的輕靈鋼刀,奔了出去。

青虹幫總部那龐大的院落內,這時候到處是人。衛青虹從二樓跑下來後,拼殺早已經開始了。刹時間慘嚎不斷,鮮血橫飛。

衛青虹提著她那把特制的鋼刀,沖如人群。鋼尖幫的小弟看到衛青虹殺入戰群,紛紛圍了過來。刀子盡往衛青虹的後背,胳膊,大腿地方招呼,而不是頭部,心髒,小腹等重要部位。為什麼,因為上面有令,不殺衛青虹,要活捉衛青虹。消息靈通點的小弟都知道,是他們鋼尖幫大哥傅晨河的兒子傅勇看上衛青虹了。傅勇的想法是,即使得不到衛青虹的心,也要得到衛青虹的身子,所以盡量不殺衛青虹。

這種能夠降低士氣的事,傅晨河當然不能讓太多的人知道,只是對下面說活捉衛青虹,有利于他們收服青虹幫,如果衛青虹堅決反抗,到時候再殺衛青虹不遲。這樣也給其他不服的小幫派一個暗示,如果能夠歸並到鋼尖幫,絕對不會死,但如果不從,下場就如衛青虹。

可這是明話,怎麼能瞞過有心之人。下面有點關系的人都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暗道傅晨河太過溺愛他兒子了。傅晨河也知道下面的兄弟有點不滿,但他對此也無能為力。

其實,說是他兒子對衛青虹動心,真正的事情卻是他傅晨河看上衛青虹了。所以他只有來個李代桃僵,先讓他兒子嘗點甜頭,然後他再……嘿嘿。

可想而知,衛青虹如若落到鋼尖幫手中,定是生不如死。

衛青虹當然不知道這些,不過她對對方不下殺手的舉動卻心存懷疑之心。但轉念一想,什麼都是多余的,對方如此,她正可借機多殺幾個。

衛青虹鋼刀一轉,對著身前的小弟一刀劈下。那名小弟舉刀一架,想要擋住衛青虹這刀。可沒想到衛青虹這刀根本就沒用力,看他舉刀姿勢,就知道他上當了。手腕一斗,轉為刺入那名小弟的小腹。只聽那名小弟一聲大叫,小腹上血液迸出,然後軟軟栽倒。衛青虹沒有遲疑,刀身橫向左邊之人。在側身避過了那人砍向自己的一刀後,輕靈的鋼刀很是詭異的到了那人的脖子上,輕輕一抹,那人不可置信的捂住鮮血直流的脖子大動脈,翻身倒在地上。

衛青虹非常懂的利用自己的優勢,她刀子走的是輕靈的路子,靠的是個快字。再加上有意無意的把對方不敢殺自己,縛手縛腳這個優勢善加利用,一會兒的工夫,竟已經殺了不下十個人。

她趁著一個空擋快速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把眼前模糊自己視線的水珠擦掉,借機觀望了一下戰局。她這一望,心中頓時大驚。隨著對方加入戰圈的人逐漸增多,己方的人越來越少,局勢已經相當明朗。她心中悲歎一聲,暗道今天是難逃此劫了。

院中的燈光依然明亮,卻照出了世間慘烈的拼斗殺伐。明晃晃的砍刀在燈火照射下,殺氣更顯濃烈。刀光連閃,倒下去的有鋼尖幫的人,也有青虹幫的幫眾。兩幫的人都殺紅了眼,盯著對方的眼神就有深仇大恨一般。烏海已經不知道自己殺了多少人,只知道揮動著手中的砍刀,一個勁的砍劈。身邊兄弟倒下去了,他就砍了對方一人補回來,總之不能讓兄弟們的鮮血白流就是了。

正當他殺的興起時,忽然感到背後一道強勁的刀鋒劈了過來,心中一悸,也顧不得左面砍來的刀,就地向右滾去,拼著左手臂挨了一下,躲過了背後那能要他命的一刀,不過額上已經是冷汗直冒。轉頭看去,見一個身材極矮,滿臉麻子的矮漢正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眼中射出噬血的光芒。

看清此人,烏海不由大驚,這人對他來說不陌生,正是有鋼尖十虎之稱的張鼎。張鼎雖然個兒不高,但砍人的本事可和他的個頭正好相反,很是厲害,外面早有傳言說此人最愛找有實力的人單挑,而且常常一戰到底,不留活口,可以說是凶名在外,在平鋼黑道中,顯少有人聽到他的名字不害怕的。

烏海暗中出了口長氣,調整一下心態。如果這時候他先就被對方的聲勢給嚇怕了,那他必死無疑。


上篇:正文 第五十六章    下篇:正文 第五十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