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強者為王,嬌妻來降正文 第九十二章   
  
正文 第九十二章



紅頭繩大漢百多個人,回去的,卻只剩下不到六十人,把魏拓氣的夠戧。這些人都是他的精兵強將,還是搞的突然襲擊,怎麼給人打成這副慘樣回來了。

在他身邊,站著一位身形瘦高,長相斯文的男子,男子用平靜的語氣道:“我早和魏幫主說過,肖子寒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奇襲富豪街是個不錯的選擇,我也只是向魏幫主提個建議,但在時間的選擇上,一定要得當,這次,顯得倉促了點。”

魏拓很不習慣有人和他這麼說話,但遠來是客,而且這人還是個對他大有幫助的客人,他也不能怠慢了。

他斷然道:“和嘯幫開戰,根本不能再拖,在時間的選擇上,我也是考慮多時,自認為沒有任何的紕漏。而且去的人都是我精心挑選,並且強加訓練的,絕不是普通的蝦兵蟹將。用他們去奇襲,正可以起到初戰立威的作用。”言罷,頓了一頓,雙眼忽然射出狠厲之色,又道:“可沒想到嘯幫居然有如此厲害的一批人,肖子寒確實是我的一大勁敵。”

男子問道:“那批人具體數量是多少,魏幫主可知道?”

“聽周奇說,大約有二十人左右,個個手狠刀快,很難對付。周奇手下死的大部分都是出自這二十人之手,而對方卻無一人死亡。僅僅是傷了幾個。實力之強,讓我魏拓也有些難以置信。”

男子聽後,心中已有定數,和魏拓又商量了一會其他的事,便起身離去了。對于肖子寒手下有這樣一批人,他是非常清楚的。但他沒有告訴魏拓,就是等著看魏拓吃鱉。魏拓這人太狂妄,如果不受幾次打擊,是不會真心和他們合作的。

“喂,你們要帶我去哪,我不去,我死也不去。”彩頭青年被雷動拖著走,大叫大嚷,一道上惹來了不少人的側目。

直到被帶上車,才停止了叫聲,用恐懼的眼神望著肖子寒和雷動。

肖子寒道:“小子,不知道黑道火拼,是不能看的嗎?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這道理你都不懂。別人嚇的恨不得多長兩條腿,你可到好,跑回來了。你自己說說,我的事都被你瞧見了,我怎麼處理你。”

青年一見肖子寒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恐怖,還給了他一個辯解的機會,不由膽大了一些,但仍是哆嗦道:“混……混在道上的,哪能被同行嚇倒。我張新安好歹也是出來混的,這樣就被嚇跑了,說出去豈不被人笑話。”

說著,為了壯膽,從肥大的褲子兜中掏出一個褐色煙盒和打火機,自顧拿出一根煙,點了起來。剛抽了不到兩口,就一頓咳嗽,滿臉痛苦之相。

肖子寒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笑道:“小子,不會抽就別抽,不是會抽煙就代表自己是出來混的。說說,你是混哪里的。”

青年把煙掐滅,把那大半截煙又放回煙盒里,挺胸道:“虎頭幫第四代弟子張新安,混過兩天福順街的,沒有不知道的,兄弟,不知道你聽沒聽過。”

雷動一聽就他這樣的還敢和肖子寒稱兄道弟,不由臉色轉寒,警告道:“小子,說話注意點。”

肖子寒一擺手,示意無妨,笑咪咪道:“張新安嗎?沒聽過,不過虎頭幫,還是略有耳聞的,聽說以前一直就是只有那麼幾十個人的小幫,連那些大幫派都不屑去滅它。不知道最近走了什麼運氣,竟然發展成了百多人,在嘯幫的勢力中生存的安然無恙,這事到也奇怪了。你說這嘯幫最近都滅了不少小幫了,怎麼就這個虎頭幫還猶存呢。”

說起這虎頭幫,肖子寒確實有點印象,幾天前刑傲還和他在閑聊時說起過這個幫派,刑傲當時說,他看著這虎頭幫就感到很親切,幾次下狠心,都沒有去滅了這個幫派。聽的肖子寒一陣氣結,刑傲和虎頭幫無親無故的,哪來的什麼親切之感。不滅就算了,反正一個小幫派也起不了多大的風浪。

青年一聽,臉上立刻顯出一副得意的神色,拍著胸脯道:“還能為什麼,當然是因為我加入了虎頭幫,為他們帶去了好運氣,不然,早被嘯幫滅了。”

肖子寒一楞,然後感興趣問道:“哦?你給帶去的運氣?怎麼說。”

青年開始滔滔不絕講道:“嘿嘿,這事我說了你也別不信,我就是這麼個福氣之人。在我小時候,我媽找到住我家東院的神算子乾瞎子給我算了一命,那高人摸了我的臉,又問了我的生辰八字之後,連連吧唧嘴,說我乃大福之人,我媽聽了樂的不得了,不過那高人又說了一句,頓時把我媽給整蔫了。他說我只能帶給別人福氣,不能帶給自己福氣,除非遇到命中的貴人,方可大富大貴。把我媽氣的頓時給了那高人一大巴掌,說他胡說八道,然後拉著我就走了。

可沒想到,以後那高人說的話,屢驗屢靈。我十歲那年,和我經常在一起的那個收破爛的老宋頭,窮他媽的一輩子了,也收了一輩子的破爛,從來都是收的破爛中的破爛,哪有什麼好玩意。可和我呆了幾天後,竟無意中收到了個古董瓷瓶,在大街上被一個商人給看中了,硬是給了他二十萬,樂顛顛的拿走了。你說這商人虎不虎,別說二十萬,二塊錢,老宋頭都樂意賣,非得硬給他二十萬,真是有錢燒的。唉,這就是運氣來了,擋也擋不住。

後來我媽找老宋頭,說他這二十萬是仗這我這福氣得的,非要十萬。被老宋頭當場給了我媽一巴掌,說我媽不要臉,扔了一張一百的,走人了。

這事不說,還有我家西院那姓師的傻妞,剛搬來時,連別人摸她兩個小奶奶和下面的小妹妹都不知道反抗,後來做了好幾年的妓,也沒見得怎麼樣。自被我免費上了一次之後,就十來運轉了,竟被一個大富翁給看上了,沒兩天,把老婆給踹出門口,就把她給娶了。現在吃香的,喝辣的,別提多美了。可憐我這福氣之人,被她用了一次之後就給蹬了,連看都不來看我一眼。媽的,也不知道自己那樣是誰帶給她的,知恩不圖抱,我掘死她全家。

還有……

再就是……”

說了大半天,還真有不少福氣之事,聽的肖子寒和雷動面面相覷,不會真的這麼離譜吧,假的。

“看你們這樣子,就是不信,不信就得了,我也不強求,反正我帶去的都是別人的福氣,沒有自己的,媽的,郁悶的我要死,如果再不遇上那貴人的話,我他媽就給自己‘咔嚓’了。”

肖子寒左思右想,還是不信這小子的話,但今天勢必得把這小子帶走,因為這小子看到了不該看的,自己還不忍殺他,說來到也挺奇怪的。

肖子寒和雷動回到東區郊外的別墅時,已是深夜。但嚴媚和嘯禾,還有衛青虹都還沒有睡,在等著肖子寒。

雷動把車子開進車庫,肖子寒則帶著張新安向別墅的門口走去。張新安一路上東瞅西瞧,他這種小混混,哪來過這種大別墅,羨慕之余不由問道:“沒看出來,你還是個大戶人家,能住得起這種豪華別墅。不過據我所知,這一帶好象是嘯幫的總部所在。”

肖子寒笑道:“你還知道的不少,這里就是嘯幫的總部。”

“這,這,這里就是嘯幫的總部,那你是……”

“肖子寒。”

“肖……肖……赤……赤血肖子寒”

“小子,不錯啊,還聽過我的名字。”

“媽呀。”“撲通”一聲,張新安跪倒在地上,磕頭如搗蒜,顫微道:“肖老大,我知道我張新安在您老面前微不足道,但我想求肖老大……”

“怎麼,想入我嘯幫?”

“是,是的,肖老大。我知道我這樣說你會看不起我,說我背信棄義,這樣就想離開虎頭幫。可我要說,我不是因為嘯幫勢大才要加如嘯幫的,而是……”

“而是看我像是你命中的貴人?”

“嘿嘿,是的,肖老大。”

“唉,小子,你知不知道你說的話很可笑,只要不是傻子就不會相信你。”

“肖老大,我沒騙你,我真的可以為嘯幫帶來好運的。”

“你別說了,也許我今天真的傻了一回,總覺得你小子不像在騙我。不然我也不會帶你來這里,起來,先跟我進去再說。”

張新安一臉笑容的站了起來,跟在肖子寒身後。

“寒老大,怎麼才回來。咦,這傻小子是誰?”嘯禾跑到肖子寒身邊,緊緊盯著張新安猛看。

張新安則不知所措的低著頭。見到嘯禾這種美女,口水當然不會少,但都被他偷著咽到肚子里去了,沒敢表現出色相來。這小子,在一定的時候,還是能識點大體的。

肖子寒將張新安拉到身前,神秘說道:“這小子是我們打敗西野的致命武器,小禾可要好生款待他。”

嘯禾杏眼大睜,失聲道:“什麼,致命武器,難道他比你寒老大還厲害嗎?我怎麼看不出來。”上下左右開始翻看張新安,那雙妙目如刀般割在張新安的身上,不過給他的感覺當然不是痛,而是渾身不由自主的發顫。心中叫道:拜托,美女,不要再這麼看著我了,不然我可就受不了了。

他身邊就站著肖子寒,如果他此刻有任何不軌行為,肖子寒哪還會管他是不是大福星,就是不立刻把他劈了,也得把他手腳都給打斷了。一想到道上流傳的肖子寒是一個殺人魔王,下手從不留情,他就心里發突突。

幸好嘯禾看了一會便不再看了,因為實在瞧不出他是個秘密武器的理由。讓他剛剛松了一口氣,不呈想,嚴媚接著走了過來,把嘯禾的班兒給接了,繼續打量著他張新安。

張新安抬眼一瞧,頓時給驚的七渾八素,我的天哪,這是哪來的絕色佳人,咋美成這副樣子。

肖子寒見他雙眼一陣發直,輕咳了一聲,以示警告。

這時候,雷動正從門外進來,見到這副情景,頓時知道該怎麼做,對肖子寒道:“寒哥,我先帶新安出去,給他安排個住處。”

肖子寒點頭,示意他帶著張新安出去吧。

“寒老大,你怎麼知道今天西野會去襲擊富豪街?”待兩人出去後,嘯禾問出了今晚困惑她許久的問題。因為她剛剛收到的情報,富豪街被襲擊了,但卻還安然的在他們嘯幫的掌控之中。

肖子寒豪情大笑,把手按在嘯禾的香肩上,道:“小禾,你寒老大我可沒那麼大的能耐,知道魏拓那小子今天會去奇襲富豪街,我只不過覺得這小子可能會在這幾天內襲擊富豪街而已。”

嘯禾詫異道:“那為什麼寒老大會想到魏拓會襲擊富豪街呢?”

肖子寒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沉思片刻,悠然道:“由我和魏拓接觸看來,魏拓此人心高氣傲,最喜歡做的事莫過于震懾人心,以此立威。魏拓和我開戰,以他的性格,有八成的可能,會選擇用一戰來奠定他西野幫的威勢,以達到讓我嘯幫下面小弟膽寒的目的。

當然了,此戰他如果用了太多的人手的話,反而是勝之不武,徒得個以人多取勝的口實。因此,他必然要選擇少數的強人,選擇奇襲這一絕佳的方式。

可攻擊哪里合適呢?最好的地方莫過于富豪街這個嘯幫的經濟重地。此地如果被他拿下的話,必然會使我嘯幫上下人心惶惶,對他西野氣弱一截。如此重地都被他一擊而下,可想而知其他的地方了,必是不堪一擊。

最重要的一點還是,西野有鋼尖之助。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鋼尖這次來的人一定有黃信,而且多半是以他為首。黃信以前在嘯飛堂時,接觸最多的就是富豪街,對于富豪街的情況,包括從哪里來隱蔽快速,從哪里撤退安全,都是他黃信熟之又熟的事。

而且,他鋼尖曾襲擊過一次富豪街,在我們看來的話,他和魏拓不會那麼傻,再來那麼第二次,可他偏偏逆其道而行,搞了個虛則實之,實則虛之的把戲。

所以,我斷定西野和鋼尖有可能會來襲擊富豪街,這兩天,我一直帶著鬼組在等候西野。如果真被我猜錯了,那只好損失了。說實話,這是在賭,小禾。明白嗎?我是在賭。”

嘯禾似是了解了,又像是不了解的點了點頭,神情一時間木呐了起來。那樣子實在是搞笑之極。

嚴媚纖手捂著小嘴,呵呵直笑,連坐在一旁,始終沒有出聲的衛青虹,看到嘯禾那樣子,也忍俊不禁笑了起來。一時間,春蘭秋菊,爭相開放,室內豔豔霞升,端的是誘人無比。

肖子寒一把摟住嚴媚的蠻腰,入手柔軟如棉,滑膩若脂,心中一蕩,大嘴傾力壓下,已是覆在了嚴媚嬌豔滑香的唇瓣上,輾轉反複。

看的衛青虹雙頰紅云叢生,不自然的別過頭去,不敢再看這令她心神蕩漾的銷魂場面。

上篇:正文 第九十一章    下篇:正文 第九十三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