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強者為王,嬌妻來降正文 第九十七章   
  
正文 第九十七章



從中走出的人步伐沉穩,一身殺氣,冷厲的眼神精芒閃爍,讓人望而生畏。此人走出後,魏拓狂傲之色再也不見,變得謹慎起來。可見他對此人也很是畏懼。

“肖子寒,只要你能打得過他,我必和你一戰。”魏拓說完之後,卻見不遠處的肖子寒神色怪異,滿臉驚訝的盯著他的身後。

魏拓皺眉不解,以肖子寒的實力,沒可能對一個陌生人如此驚訝才對,盡管這個人的身手確實厲害,但肖子寒應該不知道才對。那麼為何……

肖子寒驀然出聲道:“普叔,你莫非是來對付子寒的?”

“哈哈哈,我怎麼知道要對付的人是小寒你,現在讓普叔來幫你一把。”那人大笑說道。

魏拓一聽,頓覺事情不對,色變之下,正要轉身,頭部已傳來了一陣猛烈巨痛。接著,頹然傾倒,長遼一代人雄,竟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

肖子寒見那人緩緩將腿放下,大笑一聲,走上前,喜道:“普叔,怎麼是你?”

邪將普凡笑道:“此事我也不清楚。幾天前,這魏拓突然找上我,說要重金請我對付一個人,很厲害的人。說實話,你普叔我不缺錢,只是和小寒你一戰後,對手難找,技癢起來,便答應他了,這幾天就住在這別墅里面,等著他說的人,怎麼知道今天一見,竟是小寒你。”

肖子寒搖搖頭,暗想自己實在太幸運了。如果不是有普凡壓陣的話,魏拓即使再自負,也可能要選擇暫時撤退一途,那他要殺魏拓,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現在魏拓一死,西野實在不足為懼了。

怎麼會遇到這麼碰巧的事,魏拓什麼人不找,非得找來了普叔,使他連死後可能都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由的,他想起了張新安,這小子的威力真是比炮彈還厲害十倍。

普凡突然盯著魏拓疑聲道:“說來這個魏拓也是奇怪,既然請我來對付小寒你,怎麼到人都快死光了,才請我出來?”

肖子寒笑著解釋道:“普叔,你不了解魏拓此人,如果他的人能夠把我干掉,就決不會用普叔你,除非是方才那種萬不得已的時候。因為他太自負,用普叔你這個外人來對付我的話,實在有損他的面子。”

普凡聽的一陣愕然,然後喝道:“面子比自己兄弟的命值錢嗎?愚蠢之徒。”

正在此時,雷動忽然喊道:“老大,傲哥打來電話,說西野已經全部撤退了,要我們速回。”

肖子寒聞言驚醒,匆匆和普凡交代了幾句,便帶著赤組人員撤出了西野總部。

回到嘯幫總部後,各面的拼殺都已結束,西野和四海,鋼尖的人全面撤退。三線作戰,嘯幫死傷無數,元氣大傷。不過好在魏拓已死,西野必然要因爭奪幫主之位而自相殘殺,暫時不會對嘯幫有太大威脅,一個群龍無首的幫派,即使再大,也不會有太強的殺傷力。鋼尖的人也必然會縮回平鋼,不足為慮,唯一讓人擔心的就是四海幫。呂坤應該非常明白他自己的處境,既然成了西野的幫凶,就注定已是嘯幫的生死大敵,早晚要和嘯幫拼個魚死網破,假如呂坤不傻的話,一定會選擇和嘯幫拉開戰火,不然等嘯幫喘息過來的話,四海就不妙了。

嘯幫眾人聽到肖子寒講起嘯幫當時的危險處境,不由都暗中抹了一把汗,同時更為欽佩肖子寒,只是為赤組少了一名成員而感到無限的惋惜。

肖子寒又將普凡介紹了一番,說是他父親的至交好友,殺魏拓的最大功臣,致使眾人紛紛向他問好。

普凡到是無所謂,只是對雷動他們幾個很感興趣,向肖子寒暫借幾天,要對他們再特訓幾天。

肖子寒聽後求之不得,有普凡這個地下黑市格斗界的邪將來親自教導,一定會比自己還要強上幾分。

將該處理的事處理後,肖子寒終是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回到臥房。剛進臥房,見嚴媚,嘯禾,還有衛青虹都在,而且衛青虹的胳膊上還纏上了繃帶,不由微楞,訝道:“青虹受傷了?”

嘯禾不好意思的站了起來,慚愧道:“虹姐為了我才被砍傷的,不然傷的一定是我。”

肖子寒轉頭向衛青虹望去,卻見衛青虹別過臉去,頓讓他心生無奈。自從那次衛青虹赤裸著身子被他按摩一番,羞的一咕嚕鑽進被子躲起來後,第二天就對他冷眼以待。這麼多天多過去了,竟還沒有回轉的余地,讓他肖子寒也無法可想。

嚴媚斜睨了他一眼,然後嘴角逸出一絲迷人的微笑,走到肖子寒身後,輕輕為他捏拿肩膀,柔聲問候道:“今天肯定累壞了吧。”

肖子寒回手拍了拍嚴媚那柔若無骨的滑膩手指,歎息道:“魏拓死了,可是我也損失了一位好兄弟。”

嚴媚知他還在想著死去的胡帥的事,勸慰道:“別再自責了,相信胡帥也不會怪你的。能成為赤組的一員,已是他的驕傲。今晚一戰,必能讓他胡帥名動長遼黑道。”

肖子寒苦笑一聲,人都死了,名動天下又有什麼用,不過嚴媚的勸說到是令他心中敞亮了不少。

忽然,一陣強烈的倦意遍身襲來,肖子寒打了個大大的呵欠,疲憊道:“現在我什麼都不想了,只想睡覺。”也不管還有衛青虹在,就要脫衣服。

“等一會。”“是啊,寒老大,你先別急著脫衣服。”

嚴媚和嘯禾同時上前阻止了他,肖子寒迷惑不解,正要出聲詢問,嚴媚已是先他一步道:“今晚我和嘯禾決定,讓青虹和我們一起睡,你只好……”

“你出去睡,寒老大。”嘯禾非常干脆的道。

肖字寒頓時睡意醒了一半,看了看嚴媚,又看了看嘯禾,大聲抗議道:“怎麼是我出去睡,你們兩個妮子是否搞錯了。”

嚴媚對嘯禾使了個眼色,嘯禾立刻推著肖子寒往外走,道:“今晚我和媚姐做主,讓你出去你就得出去,不然看以後我和媚姐還理你。”

肖子寒被推到門外後,門“咣當”一聲關了起來,響聲之大,把肖子寒嚇了一跳,弄的他像是個大色狼要向女孩子使壞,反而讓人給趕了出來似的,不由哭笑不是。

這兩個妮子到底在搞的什麼鬼,唉,先不管了,睡覺要緊。迷糊中推進衛青虹的房間,不久便睡著了。

這一覺睡的他是神清氣爽,整整一夜,都能聞到淡淡的幽香縈繞在鼻中,讓他睡起來更為香甜。

早早起來後,把刑傲,岳飛揚,橋三等他可以信任的人找了來,商量怎麼樣對付四海幫。另外,又請嘯萬重親自出馬,送了黃市長三百萬,讓他為嘯幫的事打點一番。加上之前送的二百萬,這就有五百萬了,數目肯定不少,相信黃市長定會傾盡全力,但交出一定數目的兄弟是免不了的了,不然黃市長也沒辦法向上面交代。

商量了一會兒,刑傲忽然想起一人來,就是昨天和他對戰的那人,經查明,是西野魏拓手下的五虎將之一——曲興。刑傲把他對曲興的好感說了出來,聽的肖子寒不住點頭,為此人的義氣贊歎不已。

刑傲道:“老大,這樣的人可遇而不可求,現在魏拓已死,如果老大能夠對他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話,必能將他一舉收服。”

肖子寒聽後沉頭不語,顯然是在仔細思索刑傲的話和收服曲興的可能性。

下午,肖子寒終是聽了刑傲的話,與被擒的曲興來了個面對面大交談。剛開始,曲興堅決不降,被肖子寒故意惡言相向了一通後,仍是冷然以對,嘴上嗤笑連連。看的肖子寒越來越佩服此人,如果他很快降了,肖子寒反而會立刻殺了他,決不留情。因為那樣的人侍誰為主,都不會絕對的忠心不二。

肖子寒花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將魏拓的死和魏拓用六百名兄弟做誘耳這種卑劣的做法全部說了出來,終是打動了這鐵骨漢子,答應歸順嘯幫。

由于曲興在西野人緣極盛,對手下從來都是和顏悅色,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所以有不少西野小弟都心甘情願跟著他歸順嘯幫,致使不少新鮮血液注入嘯幫,讓嘯幫一下子恢複不少。

肖子寒心情大暢,意起身行,便去找了嚴媚,想問問昨晚他們兩姐妹到底搞什麼鬼,非得把他趕出去。在這以前,這兩個妮子可是最愛擠在他懷里入睡的,怎麼,莫非已是嫌他胸膛不暖和了?

穿上了筆挺的西裝,紮上領帶,又帶了副黑色的墨鏡,讓他看起來簡直像個腰纏萬貫的風流大少,和平時喜歡穿休閑裝的他盼若兩人。相信別人要是離遠了看他,一定不會認出他就是肖子寒。

親自驅車駛向“星源”酒店,一路上風馳電掣,繞了好幾個彎兒,確定無人跟蹤後,快步走進了“星源”,坐專用電梯上了十五樓。

由于之前跟嚴媚打過招呼,這會兒嚴媚可是在電梯門口等候他多時了。剛一見到他,不由俏臉一愕,接著美目放光,上前用雙手抱住肖子寒的胳膊笑道:“大教師,今天怎麼打扮得這樣帥氣,讓人家看的都砰然心動,春波蕩漾了。”

肖子寒也是對自己的一身行頭頗為自得,聞言不由朗朗一笑,然後樣子突然變得深沉說道:“感受到了。”

嚴媚聽著肖子寒這不著邊際的話,輕蹙秀眉,不明白問道:“你感受到什麼了?”

肖子寒一副“你個笨丫頭”的表情,好整以暇道:“當然是感受到媚兒正如你自己所說,春波蕩漾了。”

嚴媚明媚秀長的眼睛白了他一下,不服輸的笑道:“又吹牛,人家不說,你怎麼能感受到,弄的自己跟個萬事通似的。”

肖子寒哈哈大笑,動了動被嚴媚摟在懷里的胳膊,不以為然反駁道:“我怎麼可能感受不到。”接著空閑的另一只手臂順勢抬起,指著嚴媚高挺秀麗的胸前風景調侃道:“這處高地山巒起伏,憑著我無上的觸感,已是明顯的察覺到它正急速膨脹,呼之欲出,媚兒你自己說說,這不是情動的正常表現是什麼。”

嚴媚聽他拿自己的酥胸大做文章,不由嬌顏一紅,輕嗔道:“去你的,就會瞎開玩笑。”

肖子寒卻義正詞嚴的辯解道:“這怎麼是開玩笑,這是事實,千真萬確啊,容不得你個妖女抵賴。”

嚴媚見他還沒完了,兩手松開肖子寒的胳膊,在肖子寒的胸膛不輕不重的捶了幾下,不依道:“看你還胡說,捶死你。”

那樣子天真浪漫,嫵媚多姿,娉婷搖曳,簡直就是年輕了五年的嚴媚,那典雅中含著嬌嗔的美態,簡直把肖子寒看呆了。哪里還是什麼妖女,根本就是仙女。他何曾見過這樣一面的嚴媚,不由心中一熱,雙手急伸之下,已是將嚴媚摟在懷里,大嘴不由分說的便覆在了嚴媚柔軟芬馥的香唇上。

嚴媚從來都對肖子寒沒什麼抵抗力,在肖子寒的侵犯之下,立時軟倒在肖子寒的寬闊胸膛上,任他為所欲為了半天,兩人才走進那布置旖旎的大廳。

肖子寒環顧大廳四周的色調,笑著對嚴媚說道:“媚兒,真不知道你當初對這大廳裝潢時是怎麼想的,如此色調,你還能辦公得下去?”

嚴媚無辜道:“這也不是人家想這樣的,而是接手這里時就是這個樣子了。人家也懶的再重新裝潢,就這樣將就著用下去了。”

肖子寒擁著嚴媚恣意慵懶,火熱動人的嬌軀坐到了辦公桌後面的老板椅上,想起今天來的主要目的,問道:“媚兒,昨晚你和小禾到底在搞什麼,怎麼把我給哄了出去,青虹要在那睡,我也不介意,反正那床夠大,我又不對你們兩個妮子使壞。”

嚴媚坐在他腿上扭動了幾下,直到她感覺坐得舒服了,才摟住肖子寒的脖子,嫣然一笑,道:“還不是為了你和青虹。青虹那妮子喜歡你,已是明隱暗顯的事了,這麼多天她卻對你冷然相對,以前我還以為是她的矜持在作怪,後來想想可能是因為青虹有什麼難言之隱,所以昨晚我和小禾才打算探探青虹的口風。你一個大男人哪能知道我們小女子的想法,以前你不在的一段時間,我和小禾最喜歡躺在床上把自己的密事說出來共同分享,然後嘻嘻哈哈一笑了之。青虹和我同為女子,也應該沒有太大的不同才對。不過,如果多了一個你的話,我保證青虹什麼都說不出來,反而會立刻奪門而出。”

肖子寒接著她說道:“所以你和小禾就想在床上把青虹的事給套出來。”

嚴媚嫵媚一笑,點頭道:“真聰明。”

肖子寒卻聽的不是滋味,想到三個美麗的胴體擠在一起有說有笑的,反而把他給拒之門外,這怎麼讓他有一種被拋棄了的感覺,像是衛青虹已經取代了他一樣,不由酸溜溜問道:“那探出什麼沒有?”

嚴媚見到肖子寒那從未有過的吃醋樣,還是和一個女子吃干醋,不由笑的花枝亂顫,嬌媚橫生,得意揚揚道:“憑你的媚兒親自出馬,還能有什麼事探不出來的。”

肖子寒眼前一亮,道:“說說看,青虹為什麼就是不理我?”

嚴媚忽然臉色古怪,似乎這事不好說出口。

肖子寒一見,心頭急沉,暗叫不好,難道青虹已經被別人……從而才會故意疏遠他?

嚴媚見肖子寒臉色倏然變的陰沉,憑她的聰明,頓時就知道肖子寒誤會了,不由一指點到肖子寒的額頭上,嗔道:“看你想哪去了,青虹怎麼能是你想的那個樣子。”

肖子寒臉色稍有緩和,道:“那是怎樣?”

嚴媚心一橫,趴在肖子寒的耳邊小聲嘀咕起來。

肖子寒突然叫道:“什麼,那里寸草未生?”

嚴媚坐在他的腿上,被他這驚雷一樣的嗓門嚇了一跳,蹙起秀眉,滿面責怪道:“有這麼值得大驚小怪的嗎?”

肖子寒哈哈笑道:“不是大驚小怪,而是青虹就為了這麼點小事,就將自己封鎖起來,我認為太不值得了。”

嚴媚也有同樣的想法,點頭道:“我和小禾也是這樣想的。好在青虹敞開心扉後,又經我和小禾的勸說,已經不是那麼在意那事了。不過你也不能操之過急,給青虹點時間是必要的。”

肖子寒當然明白這個道理,他岔開話題,笑咪咪道:“怎麼我聽來聽去,好象你和小禾非常願意增添新姐妹似的。”

嚴媚絕美無倫的美目突然變的迷離起來,幽幽一歎道:“不是願意,而是必須,誰讓我和小禾兩人都應付不了你,不添姐妹的話,遲早有一天要被你榨干了。”

肖子寒見嚴媚惆悵歎息,知道她其實非常想獨享他肖子寒,畢竟沒有那個女子會心甘情願的讓別人去分享本屬于自己的愛。

肖子寒心中憐惜大生,擁住嚴媚,溫柔道:“其實對于我來說,有你和小禾兩人就已經足夠了。但我這特殊的體質,卻不是你們兩人就能承受的。真難為你了,媚兒,你是如此的善解人意,還有小禾的大度包容,讓我肖子寒……”

聲音尤在,卻已被嚴媚用紅唇堵住了後面的話語。有肖子寒這話,她嚴媚再有什麼苦,再有什麼怨,都消失不見了。

上篇:正文 第九十六章    下篇:正文 第九十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