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強者為王,嬌妻來降正文 第九十八章   
  
正文 第九十八章



嘯幫和西野大戰之後的五天里,西野從沒有一天停止過奪權爭斗,每天都必有小規模的拼殺和流血發生,讓曲興聽在耳里,痛在心里。
肖子寒也是非常清楚那些基層小弟只是為了混口飯吃,跟著誰都是一樣,與其讓他們白白傷亡,不如趁著四海還沒有什麼動靜之時,將他們盡收麾下,以此增強嘯幫的勢力。

由于收服那些小弟必須要有曲興這種從前在西野大有威望的人去號召,肖子寒不得不去找曲興談談他心中的想法。

西野的五虎將中除了曲興歸附外,還有一人在攻打嘯幫總部時被刑傲干掉,現在僅僅剩下三位,這三位都是大有野心之人,誰也不肯服誰,都借口要為魏拓報仇而拉幫結伙。到是沒見到他們來打嘯幫,反而自己先拼了個你死我活,曲興因此對這三人都沒有好感,給了肖子寒一個建議,殺掉三人,他負責事後勸降工作。

肖子寒見他如此干脆,便開始派人打探三人的住址和常去的地方,決定由他,普凡和刑傲分頭帶著赤組和鬼組在一個晚上同時行動。由于刑傲在身手上遜色于他和普凡,所以刑傲帶著四名赤組成員,普凡帶著三人,而他只帶著雷動和飛羽兩人。至于鬼組,則每人帶四名,其余留守總部。

***********

天色還沒有完全黑,仍有著黃昏後的殘余光亮,大地上屬于夜晚的習習涼風已是徐徐而至。長遼西部有一家“凱樂夜總會”,里面已是人流湧動。“凱樂”不但在長遼西區是出了名的夜總會,在整個長遼也算是首屈一指。以前被魏拓牢牢掌握在手中,現在魏拓死後,這個地方已被他手下五大將之一的史笑懷據為己有。

這家夜總會可謂是財源廣進,史笑懷霸占到手里後,這幾天都呆在這里,親自把持。並且這里的小姐也多有清麗之姿,讓史笑懷也樂得流連于此。

肖子寒和雷動,飛羽早早來到此夜總會附近,在當街對面一家涮肉館的靠窗座位坐了下來。

由于吃涮肉通常一吃就是一,兩個小時,所以並不擔心因太長時間霸占位子而被請出去。三人邊吃邊盯著對面街上的凱樂夜總會門口,根據探子講,一到晚上,史笑懷就來這里,並且經常是前呼後擁,排場很大。

一頓涮肉吃得三人爽之又爽,皆因這家涮肉館的料子不錯, 絲毫不遜色于那些大的涮肉城。不過三人都沒有吃的太多,一會還要有一場惡戰,吃太多會影響到動作的敏捷性。

肖子寒拿起裝茶水的小瓷壺,發現瓷壺中已是空空如也。飛羽一見,立刻叫了聲服務員。肖子寒則把目光轉向窗外,繼續監視著凱樂夜總會門口處的動靜。

一名身穿淺藍色制服的年輕女子緩步朝這邊走來:“先生,請問有什麼事?”

聲音清脆冷淡,聽在耳里很是舒服,但肖子寒卻覺得這個聲音有些耳熟。轉過頭望去,入眼的是一位雪膚凝脂,體態修長,有傾國傾城之貌的絕色麗人。

飛羽還沒把添加茶水的要求說出來,已是盯著眼前的麗人,看的眼睛都直了。在這樣一家店面不太大的館子里,竟然有這麼一位美麗的女子當侍應,說出去恐怕很少有人會相信。此女人容貌之佳,應該可以趕得上嚴媚嫂子了,真是不可多得的佳人。

正要表現出一副溫文爾雅的君子風范,以博得佳人的好感,哪想到還沒起身,佳人已是拂袖而去。

飛羽一楞,撓了撓頭,暗道不會吧,我飛羽雖說不是玉樹臨風,但也是俊俏有型,不會丑陋到讓人一看便厭惡而去這種地步吧。

剛要站起,去詢問個究竟,豈知身邊的肖子寒已是長身而起,一個大步便到了那佳人對面,一改他沉穩有度的姿態,嘿嘿笑道:“小月兒,數月不見,怎麼一見就要走呢?都是老朋友了,坐下來敘敘舊也是人之常情嘛。”說話之間,那涎著臉的樣子,真和地痞一個德行。

飛羽張著大嘴,揉了揉眼睛,用力推了一把雷動,不可置信道:“雷哥,我不是眼睛花了吧,那人可是我一向敬慕有加的肖老大?”

雷動也從沒見過這樣的肖子寒,冷著臉點頭答道:“恩,是肖老大沒錯,不過有些走樣罷了。”

兩人自從接觸到肖子寒後,肖子寒就一直是強橫,霸氣,沉穩,冷肅的代名詞,讓人見後,不用刻意為之,便會在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敬畏和仰慕之情,尤其是在西野總部的一戰之後,肖子寒威勢更甚,在兩人心中,堪比神靈一般。哪曾想到這是肖子寒接手一個大幫派後,不得不把他的另一面隱藏了。今天一見秦放月之下,故態萌複,痞色又重新回到臉上。故而把不明所以的兩人看的一楞一楞的。

秦放月顯然沒有想到在此處能見到肖子寒,她對肖子寒的印象可謂是毀譽參半。心底留藏的是肖子寒昂藏精健的體魄和刀削般陽剛有型的俊容,以及那晚對敵時,雖有傷在身,卻銳氣勃發的英雄氣概,而懷恨的是肖子寒對她的欺騙和隱瞞。

她平生最恨的就是欺騙,偏偏肖子寒卻因不知內情而犯了此種大忌,所以秦放月一見他便是轉身即走。

肖子寒好不容易見到秦放月,哪能這麼輕易就放他走,不過他也知道要入侵到秦放月的芳心深處實在是件難之又難的事,僅看當初他光著屁股讓秦放月摸來摸去,她都能無動于衷,就可以知道,這月妮子芳心如鐵。

記得見到柳心然時,他便決定情掠秦放月的方法是痞上加痞,現在一想,恐怕僅僅如此還不夠,要適當的表現出自己的柔情和霸氣,才能拿下這個冷如冰山的小月兒。恩,小月兒,這昵稱怪親密的嘛,正和他的心意。

秦放月最是看不得肖子寒這個痞子樣,又聽他叫自己什麼小月兒這麼親昵,讓人聽了羞赧的名字,心中怒氣一生,秀眉緊蹙,哪還能理他,繞著他走了過去。

不過肖子寒這一擋之下,已是引起了館子里的人側目紛紛,畢竟秦放月美的驚人,肖子寒又帥的一塌糊塗,任誰看到兩人,也不能忽視他們的存在,而且現在似乎是秦放月這美人被調戲了。

秦放月是這家涮肉館的服務員,是館子里的一分子,作為館子里僅有的兩名保衛,當然不能對這等情況視而不見,何況是他們早就愛慕于心的秦放月被欺負了,哪能不立馬上前,以顯英雄救美之本色。

肖子寒不想在這等紮手的時候鬧出點事,見負責人還沒出來,兩名凶神惡煞的保衛到先來了,權衡輕重之下,惟有暫時委曲求全,陪著笑對走過來的兩人說道:“兩位大哥,聽小弟我解釋,這全是誤會,事情是這樣的,小月兒是我女朋友,最近和我鬧了點矛盾,才故意不理我了,今天我來是要和她重歸于好,沒想到,她還是沒有消氣,嘿嘿,所以見了我才要躲。”

兩人一見肖子寒那點頭哈腰的樣兒,也不像什麼強橫霸道之人,立刻把腰板挺的溜直。一副牛哄哄的樣,啥也不說,就想把肖子寒趕出去。笑話,秦小妹這麼漂亮的人,能配給你小子這小白臉嗎?

一人轉身對秦放月道:“秦小妹,他說的是真的嗎?你不用怕,實話實說,有我在此,保管他不敢對你怎麼樣?”

另一人也不甘示弱道:“是啊,秦小妹,我趙北專打這種無恥之徒。”

兩人剛顯示了一通,涮肉館的負責人走了過來,是個三十出頭的英俊小生,見到秦放月之後,立時兩眼放光,溫柔道:“放月,出了什麼事了?”

秦放月至此還沒有說過一句話,這時瞧了一眼肖子寒,道:“沒什麼事,只是遇到一個熟人而已。”

肖子寒一聽,頓時樂了,秦放月說他是熟人,算是給了他一個台階下,說明還不是太惱怒于他。不然硬說她不認識自己,自己豈不真成了登徒子了?

其實肖子寒不知道,他在秦放月心中的形象,比凳徒子也好不了多少,誰讓他那個時候大腦發熱,在大庭廣眾之下公然摸人家姑娘家的美麗胸脯。後來好不容易有了轉機,搞了個假象,把秦放月給騙過了,便借機對秦放月又是親,又是摸的,還讓秦放月為他受傷的臀部上藥,現在讓秦放月想來,都是登徒子的行為。

肖子寒瞥了一眼那兩個充硬的保衛,心中冷笑,這等沒大腦的人,還能當保衛,換了別人的話,早把兩人扔出去了。

不再管兩人,把目光轉向秦放月的嬌顏。秦放月還是那麼的美,如幽空皓月,光輝四射。只是好象清瘦了許多,本是白里透紅的水嫩肌膚,卻夾雜著一種不健康的蒼白,讓他細望之下,不由生出一種心痛憐惜的感覺。

這妮子是怎麼搞的,不會是對他思念成疾,以至于吃不飽,睡不香,整天想著他完美之極的臀部肌肉而擁被難眠吧。

想著想著,自己都笑了起來。這些天他一直都處于緊張的氛圍中,而且對胡帥的死始終掛懷難放,身心皆疲。今天忽然見到秦放月,不由讓他記起了當時和刑傲打賭,接著侵犯秦放月的酥胸,被這美人摔飛,然後裝作見義勇為,進而再度侵犯秦放月的豐盈之處,讓這妮子為自己的屁股上藥等一系列情景,心情頓時舒暢起來,笑咪咪對秦放月說道:“小月兒,不要再和我鬧了,我承認當時是我錯了,沒有對你坦白。你打也好,罵也罷,就是不要這樣,連給我解釋的機會都沒有,便一聲不響的跑了,讓我怎麼能接受的了,何況我們已經坦裎相對過了,你要不跟我回去,我豈不是吃了大虧了。我……”

“住口,誰和你坦裎相對過了,你別胡說。”秦放月終是忍不住肖子寒的瘋言瘋語,俏臉泛起一片動人心扉的潮紅之色,輕喝一聲,出口將肖子寒的話給打斷了。幸好最後那些話,肖子寒是小聲說出來的,如果大聲的話,秦放月非當場和他急不可。

秦放月的俏臉之前始終是冷如冰山,這一刻卻突然綴生出點點紅霞,立時顯得嬌豔之極,自是把全館人的目光都給吸了過去。

秦放月驟然察覺到自己成了眾人的焦點所在,不由俏臉急沉,恢複了一貫的冷漠。不過,剛才那刹那間的璀璨芳華,已是讓人目眩神迷。

上篇:正文 第九十七章    下篇:正文 第九十九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