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強者為王,嬌妻來降正文 第一二三章   
  
正文 第一二三章



回想起岳飛揚那麼肯定的說是四海干的,肖子寒仔細思索,真是大大的有道理。

在長遼,敢和嘯幫對抗的人沒有幾個,但並不等于沒有,除了四海,難保西野忠于魏拓的人不找嘯幫報仇。但那些小勢力即使除掉刑傲,也不可能對付得了嘯幫,所以他們這個舉動完全沒有必要,如果惹怒了嘯幫,反而會促使嘯幫把他們清掃乾淨。

因而,這事絕對是四海干的,恐怕還是和鋼尖的人合作了。沒有想到武小風剛提醒自己小心鋼尖,鋼尖早已經來了。

肖子寒一邊偷偷的跟在刑傲之後,一邊暗罵對方狡猾。不但選擇的是晚間這個不利于跟蹤的時候,而且讓刑傲左繞右轉。不止如此,刑傲每走過一個地方之後,便有人從暗處走出來四下觀望,讓肖子寒不能跟的太緊。

剛墜著刑傲走過一條街,等觀望那幾人消失不見,肖子寒便再也找不到刑傲了,氣的肖子寒差點便要破口大罵,這個時候,連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偏偏他還得顧慮著防范四海趁機突襲,不能大量派出人手搜索那些空置的倉庫,廢氣的工廠等地,真是進退維谷。

回到嘯義堂之後,赤組和鬼組都到了。憑著這二十九人的力量,說實話,肖子寒不怕任何人,但現在的情況卻是有力無處使,眼見自己的好兄弟一步步邁入火炕而無能無力,即使以肖子寒的忍耐力,也要悶的發瘋。

正急的團團轉,忽然有小弟來報,說外面有個女人要見他。肖子寒聽得愕然一楞,這時候能有什麼女性要來見自己呢?秉著一股耐性,肖子寒讓那小弟將人帶進來。

此刻,肖子寒正坐在真皮沙發上,環顧大廳四周的裝飾,簡單卻不失為粗獷,完全是刑傲喜歡的那一套,不由得心中一酸。

四名嘯義堂的兄弟前後包夾般將那女子帶了進來,可能是由于堂里的氣氛比較緊張,這些小弟也更為小心謹慎。

被夾在中間的女子那絕豔的小臉上,怒氣密布,很明顯對自己遭到這種犯人一樣的待遇表示極大的不滿。

肖子寒看清那女人的俏麗面孔時,端的是神情一呆,喃喃道:“方雅,你怎麼會在這兒?”

方雅見到肖子寒後,秀美如月的鳳目先是閃過耀眼的異彩,然後狠狠的瞪了起來。

不過美女無論是柔是怒,都掩蓋不了那豔光四射的動人之姿,反而會激起男人的征服欲望。像現在的肖子寒,就莫名的升起了一絲這樣的欲望。想到自己那天絕情的將受了傷痛困擾的方雅棄在那個小區,還不知道她是怎樣離開的,又去了哪里,不由的有些愧對于她。但接著他便暗罵自己一聲,現在都什麼時候了,自己實在不應該想這些次要之極的事。

方雅收會怨怒的目光後,驀然甜美笑了起來,得意道:“你問本小姐為何會在這兒啊,還不是可憐你,來為你解圍來的。”

肖子寒眉頭一皺,方雅在這個時候突然到來,又說出這樣的話,必然是知道了些什麼。神色一動,忙問道:“方雅,你知道我嘯幫出什麼事了?”

方雅曲線秀美的酥胸一挺,道:“那是當然,不然我來干什麼,難道是為了來看你啊,美死你了。恩,行了,先不和你計較以前的事,免得把正事給耽誤了。我知道你們要找的那個人在哪。”

肖子寒雄軀一震,霍然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眼中射出不能相信的神色,急道:“你知道,快帶我去。”

方雅知道事情耽誤不得,嬌聲道:“好,你們跟我來吧。”

這時候站在肖子寒身後的雷動出聲道:“老大,她可信嗎?”

肖子寒慢慢低下頭,若有所思,突然急速抬頭,眼中電芒閃動,直射向方雅,厲聲道:“你會騙我嗎?”

方雅似是被肖子寒驟然散發出的威霸凌人的氣勢所懾,不由後退一步,下意識喃喃道:“不會。”然後,馬上反應過來,高桶小皮靴狠狠在地上一跺,嗔怒道:“你竟敢仗勢嚇我,快給我道歉,不然就是你殺了我,我也不會帶你去的。”

肖子寒這都急的火燒眉毛了,何況在直覺上,他也覺得方雅不會騙她,怎麼也要相信她一次,因為這是救刑傲的唯一線索。只不過聽雷動的提醒,加以證實一下罷了,沒想到讓方雅發了雌威,馬上賠不是道:“好了,方大小姐,是我不對,你大人有打量,快帶我去吧。”

方雅又狠狠瞪了雷動一眼,斷然道:“跟我來。但人不能太多,算我在內,也不可超過十人。”

肖子寒知道她這樣說,必然有其原因,想了想,決定僅帶雷動,飛羽,金盛,楊遠德和曹猛去,因為這五人無疑是赤組里面身手最好的。

肖子寒和赤組五人兼帶方雅出了嘯義堂的堂口,上了一輛面包車。

面包車在飛馳中,方雅對肖子寒道:“記住了,你可是欠了我一個大人情,到時候我找你辦事時,你可別想抵賴。”

肖子寒這時一心在想是否還來得急救刑傲,哪還顧得上她說的是什麼,連忙應是。心中忽然想起一事,道:“方雅,你怎麼還沒離開長遼,又怎麼會知道董晴在哪?”

方雅坐在前方的副駕駛座上,正指示著飛羽行駛的方向,聽到肖子寒的話後,秀眉一蹙,氣鼓鼓道:“你就這麼希望我離開是不是,最好以後永遠見不到我是不是?”

肖子寒耳中縈繞著方雅那幽怨的話語,心中一軟,道:“當然不是,我以為你在長遼應該不是太安全,最好去些小地方比較好,隨口問問而已,小雅你怎麼竟往別處想。”

那一聲有意而為之的小雅叫的方雅心花怒放,回頭白了肖子寒風情無限,嬌媚癡怨的一眼,軟語道:“算你會扯吧。”

方雅本就美麗之極,還帶著一種屬于小辣妹才有的野性,這時突然給肖子寒來了這麼一個嬌媚盈盈的神態,刹時間把肖子寒和幾個赤組成員都給迷的神魂顛倒。

方雅一見之下,立時露出一個美女受到矚目時才會有的驕傲笑容,說出自己知道董晴下落的原因:“四海幫大哥呂坤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突然找上我大哥,出重金希望我大哥能夠重新出手一次,並不要再有什麼三槍的顧慮,直到把你擊殺為止。”

說到這里,赤組人員齊齊的喊了一聲,連正開車的飛羽都沒有例外,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方雅話里的意思相當明顯,肖老大已被人追殺過一回,還是用槍,這不能不讓到現在還被蒙在鼓里的赤組人員大吃一驚。肖子寒在他們心中是什麼地位,與神無異。敢挑戰肖子寒權威者,都是他們要殺的對象。不由的,車上五名赤組成員帶有殺氣的犀利目光同時集中到方雅身上。即使方雅看不到身後四人的目光,但飛羽的直接襲擊也讓她打了個冷顫。

肖子寒見方雅刀削般好看的香肩明顯抖動了一下,不由感到有趣,擺擺手,大笑道:“小雅,快說重點的,不然就要被我的兄弟用以眼殺人的絕技將你大卸八塊了。”

方雅故作不屑的嬌哼了一聲,道:“別說被這麼幾個眼神瞪著,就是再多個百倍,千倍,本小姐又有何懼。哼,以眼殺人,真是笑死人了。”

肖子寒明知道這時候不應捉弄她,但聽到她那個嬌蠻的語調,還是忍耐不住,道:“空說無憑,如果你回過頭來,直接承受我這幾個兄弟的怒氣,就算你厲害。飛羽,車燈。”

方雅最受不得別人的激將法,慢條斯理的回過頭來,道:“這有什麼困難的。啊——”剛轉過頭的一瞬間,車內的燈光很是配合的忽然一暗,肖子寒故意作出來的冷然面孔就近在咫尺。方雅被雙重驚嚇,不由便大叫一聲,下意識的猛然站了起來,正撞上了車頂,發出“咚”的一聲。

肖子寒也被嚇了一跳,哪想到方雅身為一個殺手,只是被人做了個鬼臉,就會有如此大的反應。

方雅揉著腦袋大怒,口頭禪又喊了出來:“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但也只是空說不練,不然她那指間的刀片早劃了過來。

片刻後,方雅的臉上竟隱隱約約的出現了委屈神色,那樣子又可憐又可愛,鬧的肖子寒也于心不忍,又是哄,又是逗的,加上赤組人員的幫忙,終于讓方雅言歸正傳,繼續說正事。

肖子寒長呼一口氣,暗責自己開玩笑開得太不是時候。不過從這之後,眾人原本緊悶的氣氛緩和了下來,不再為救刑傲的事繃著心情,這讓肖子寒又覺得這個玩笑開的值得了。這樣下去,大家將會以更為平和,集中的精力去應付隨之而來的危險。

“我哥沒有答應呂坤,態度堅定的說自己不會再對你出手,盡管呂拿出百般說辭,仍是沒有打動我哥的心,最後呂坤只能悻悻而去。我哥怕他會把我們在長遼出現的事大肆泄漏出去,便悄然跟著他,如果他真要泄露的話,我哥會不顧一切的出手殺掉他。沒想到竟無意中聽到他欲對付你的辦法,之後的事不用我說,你應該清楚發生了什麼。”

肖子寒凝重道:“影子還在跟蹤嗎?”

方雅搖頭道:“不,我哥早走了,發現那個董晴被抓的人是我。”

肖子寒驚訝道:“你哥走了,那你怎麼辦?”

方雅秀眸一紅,道:“沒地方去了,我哥他已被特工盯上了,有我在他身邊,他反而不方便,所以我只能……”眼罷,可憐的瞧了一眼肖子寒,垂下螓首。

肖子寒頭皮發麻,倘若她真帶著自己去救了刑傲和董晴的話,自己還能狠下心棄她于不顧嗎?答案絕對是否定的。

“那你哥怎麼會來殺我的?”

“我哥的師傅欠了王長松(王泊的老爸)一個不大不小的人情,所以我哥來償還。我哥傾力發了三槍,已是還清了人情。至于殺沒殺死你,這又是另一碼子事。”

接下來是一陣沉默,只聽方雅喊了一聲“快停”,車子嘎然而止。

肖子寒知道快要到地方了,下車後開始打量周圍的環境。雙目環顧,身前身後都是一趟一趟的平房建築,偶爾有那麼幾棟相對別致的二層小樓,到是顯得鶴立雞群。自己站的地方正是一條崎嶇不平的土道,不算寬闊,但卻是進入這些平房之家的唯一路徑。看來自己已是到了市邊了,不然哪來的這些平房和腳下難行的土路。

車停到了比較妥當的位置後,在方雅帶領下,七人沿著這條土路快步走了兩分種左右,幸好此時有手電筒和各家的燈光,不然在這黑夜漆漆的時候走這種道,可是有點難度。

拐了兩個彎,繼續向前走了一段時間,眼前豁然開朗。在一塊長滿雜草的大空地的斜前方,顯得突兀的立著兩棟連著的小二樓。

兩棟二樓建築的模式一樣,均是將樓梯設在外面,由外梯上樓。一層是個大倉庫,和二樓並不相通,應該是專門用來儲藏糧食什麼用的。樓梯設在外面,正是怕倉庫中的東西會對二樓的空氣有汙染。

在兩棟小樓的兩邊,各有一間面積不大的小間,應是作為看守人的臨時住所。

此時,二樓的門房燈正亮著。在樓梯的上下,各站著一名黑衣大漢,緊緊的監視著四周的動靜。

肖子寒等人低身伏在雜草里,並不擔心會被發現,一來距離頗遠,二來他們是潛伏在小樓的側斜方向,外加四周烏漆摸黑的,要發現他們,很難。

肖子寒回頭對身旁的方雅比了比拇指,表示贊歎。在小樓的正前方,也有通路,不過如果他們從那條路走的話,肯定一出來就被人盯個正著。這說明方雅辦事還是非常細心,有其獨到之處的。

方雅受到肖子寒的誇贊,卻沒有什麼欣喜之色,因為他們怎麼過去,還是個大問題。肖子寒這才理解方雅為什麼要自己盡量少帶人手,現在看來,多一個人手雖然是多一分助力,但也同樣增添了一分危險。

眾人正思量著怎麼跨過這個難關,突然有汽車行駛的聲音傳來。肖子寒聽後先是一楞,然後臉現狂喜之色,對方為了要確認完全擺脫了刑傲手下兄弟的追蹤,直到此刻才到達。也就是說,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刑傲應正在車中,一切都還來得及。

片刻之後,那車就從小樓正對的道中駛了出來。由于這條道是通向小樓的必經之路,所以沒有雜草等物,一路暢通。

那四個看守的兄弟一見等待的車到了,一個進去倉庫,一個進了二樓的房間,其余二人則圍向車子,顯然是要協助防范,因為如果車中之人是刑傲的話,那誰也不敢稍有松懈。在嘯幫,除了肖子寒外,刑傲的名聲是最為響亮的。

肖子寒等人抓住這個難得的良機,迅速躥出了雜草叢,悄然向小樓接近,並藏在小樓之前的小間和小樓形成的陰暗處,傾聽著周圍的動靜。

只聽有人在不遠處說道:“乖乖的別動,讓我們把你的手綁起來,不然你別想見到你的小情人。”

接著一聲震耳大笑傳來,一人傲然道:“要我乖乖的讓你們把手綁起來,你怎麼不讓我拿刀捅自己肚子一刀。嘿嘿,我讓你們綁了,豈不就是個死。”

聽到這聲音,肖子寒和赤組五人都是興奮的一震,因為這個聲音正是出自刑傲的口中。

先前那人怒哼一聲,道:“那你是不想見你那小情人了?”

刑傲道:“見當然想見,而且想極了。不過要我白白送死,你就別想這好事了。我刑傲雖然不聰明,但可也不是那麼蠢的。”

那人嘿然一笑,道:“你以為你來到這里,還能活著出去嗎?”

刑傲再次大笑一聲,一點都不示弱道:“我為什麼沒有活的希望,你們這里能有多少人。我刑傲如果只顧跑的話,你們又有幾人能追得上。不是我刑傲說大話,我可以肯定的說,你們誰也追不到我。”

那人不以為然道:“你太高看你自己了,刑傲,我身邊這四個人,都是一流好手,你再強也不可能在一會兒的工夫里就闖過去。”

刑傲道:“看你這樣子是不信了,我們可以現在就試試。”

“你……”

肖子寒藏在暗處,差點便要為刑傲鼓掌了。刑傲這種境況,欲是示弱,就離死亡欲進一步。反而是這種強硬的態度,才能讓對方暫時不敢輕舉妄動。

肖子寒現在雖說是見不到刑傲,但也能想象得出,他現在必是顯露出只有高手才會有的氣勢和殺機,一舉震懾了對方,不然對方不可能啞口無言。

一時間,雙方都莫不做聲,只有呼呼的風聲從耳邊掠過。夜,似乎更深了。

上篇:正文 第一二二章    下篇:正文 第一二四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