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長相記第二卷 長相戀 第十六章 斷腸人去自今年(下)   
  
第二卷 長相戀 第十六章 斷腸人去自今年(下)

“二哥,你回去吧!芊芊不想見到你。”云飛揚好言相勸。這是云飛晨第十五次來到宣王府,還是沒有見到想要見到的人。

云飛揚回到院子,正看見悠哉吃著水果的我,我眯著眼,道:“怎麼樣?他走了吧?”

他沒有好氣,道:“你倒是舒服,我在外面替你排憂解難。我告訴你,你千萬不要逃避這件事情,其實。。。。。。”

我拿了一個水果砸到他的頭來打斷他的話,不以為然道:“切∼云飛揚!誰說我要逃避,那個叫做彼此冷靜一下。再說了這樣維持了三天了,明兒個我就回去瑞王府收拾細軟離開云原。”然後繼續吃著水果。

云飛揚還想說些什麼,管家風塵仆仆的趕來,道:“王爺,皇上,九公主,瑞王,嚴姑娘,世大人,越林公主,惜兒姑娘等人來了!”氣喘籲籲的報完名字。

全部都來了,這下不必明天去了。有就話說的好,是禍躲不過。來吧!來吧!我不怕,我就是打不死的小強∼

我給云飛揚一個安心的笑容,云飛揚聳聳肩,請他們過來。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其他人。

可能就是一場錯誤的相遇。

“把我的瑤琴拿過來。”我吩咐碑女。

瑤琴安靜地放在長形桌上,飛晨只怕是今生我們有緣無分,下輩子若有緣分再相見。

我撥動琴弦,輕起玉珠:

睜~~開眼我的天空一片星海

還~~以為這里就是愛你的未來

為~~什麼黑暗之中充滿期待

卻~~傳來更多沉默的無奈

忘不了愛只剩下手心里的溫度

才知道幸福只是短暫的幻影

我走在秘屋花園里尋找愛走過的記憶

半清醒半離醉來去的痕跡

夢醒突然發現已經不是原來自己

一顆心徒留下錯誤的相遇

落花有影樓水台無情

右邊相遇擦身又分離

清水悠悠輾轉到天明

最愛的人你在哪里

為~~什麼黑暗之中充滿期待

卻~~傳來更多沉默和無奈

忘不了愛只剩下手心里的溫度

才知道幸福只是短暫的幻影

我走在秘屋花園里尋找愛走過的記憶

半清醒半離醉來去的痕跡

夢醒突然發現已經不是原來自己

一顆心徒留下錯誤的相遇

我走在秘屋花園里尋找愛走過的記憶

半清醒半離醉來去的痕跡

夢醒突然發現已經不是原來自己

一顆心徒留下錯誤的相遇

落花有影樓水台無情

右邊相遇擦身又分離

清水悠悠輾轉到天明

最愛的人你在哪里

落花有影樓水台無情

最愛的人你在哪里

曲畢,我輕輕歎了一口氣。

眾人靜靜的聆聽這首曲子。“啪”,“啪”云飛晨拍手。

果真有些憔悴,蒼白的臉色依舊帶著他那份熟悉的笑容,眼神多了一點的深邃,他笑道:“芊芊你的琴音越來越好!”和藹的笑容吹進我的心房。而我輕松地笑了。

他繼續道:但是我不認為這是錯誤的相遇,我還是那句話我不會放棄的。“他居然這首歌的名字,我瞄了一眼云飛揚,他心虛的低下頭,我就知道他告訴他的。現在是拖泥又帶水。面對他的真誠的眼睛,我的心不忍,也許要給他一個機會。

瞥見世塑清用帶著複雜感情的雙眼看著我,我微微低下頭,道:“那我給一次機會,你好好。。好好把握吧!”

飛晨還沒有說什麼,飛依興高采烈道:“你們之間的事情終于解決了,我們看的人都著急,我想二哥也不會這麼悶悶不樂!”

可是事情不會怎麼簡單,我還是要離開的,道:“憐兒,惜兒,收拾細軟,明天離開云原,去傾樂。”我無厘頭的一句話,朝著姬藤笑笑,她側過臉。

云飛晨卻緊握我的手,堅定道:“這一次我不會再放開你的手了!”

云飛霖幾乎成了隱形人了,道:“喂,有沒有朕的存在啊?對了,二弟你還不能走,朕要你做一件重要的事情,和飛揚一起。做不好,不知道芊芊會怎麼對付你?”我一下子明白是結盟的事情,有他們倆做,我倒是很放心。

“我去休息了!”我拋下一句話。

一大早,我們就這樣的走了,臨走時,飛依還拖了我一個時辰,源也由著她,淚水在臉上肆意的流著,我以為我會很堅強,可是我還是流了眼淚,我擁抱她,道:“我們不會再見,因為我們會再見。好好保重!”

別了,云原。

一路上我的心情都很好,騎馬的烙卉突然對老實的漓,道:“你家大人到底想怎麼樣?”

漓一愣,他不明白對方的意思,沉悶道:“不知道!”

烙卉變得很生氣,道:“喂!什麼叫不知道,怎麼說你也是她的親隨啊?”

漓老實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們女人的心思,我怎麼會知道?”烙卉不再理會他,他的腦袋真是蠢,也不會變幾句謊話,不過,他的真誠是自己沒有的。。。在想什麼呢?是敵人!是敵人!

我偷偷看著烙卉搞笑的表情,漓啊,你的媳婦馬上來了。

我對世塑清道:“世塑清,看來有好事情發生了。。。咦,你怎麼不說話啊?”世塑清閉著眼睛,沒有開口的意思。我覺得很奇怪,碰了他的手,好冷。難道是感冒了,我摸著他的額頭,好燙。難怪這麼安靜。這怎麼辦?我不是大夫。怎麼辦。我心急如焚,什麼時候太在乎這個家伙生死了。

“停車!”我一喊。

“世塑清生病了!”我解釋道。

煜涵立刻下馬,為他把脈,皺著眉道:“是風寒,要找一些草藥,不過這里很荒涼,大人你帶的親隨也很我們去找草藥吧。”

我不耐煩,道:“你要多少人就多少人,只要他的病能快點好!”

人很快的走了,只剩下我,憐兒,惜兒和姬藤了。他還是昏迷的樣子,我握著他的冰冷的手,只是小小的感冒,我就變成這樣,我到底是怎麼了,我突然想起瀨說的話‘你喜歡不喜歡世塑清?’那時候我說不知道。現在的我說我喜歡他。

我的心時時刻刻的念著他,想著他的每一句話,原來都是這麼的清楚,他的風寒是因為我嗎?塑清,你醒過來好嗎?我終于明白紫菀的苦,飛晨的苦。原來這就是愛情。

腦海一直是這些話:

“就這麼不喜歡和我呆在一起嗎?這個機會要是和別的女子,她們可是很興奮。”

“這是你的責任,我只是協助,當然會派火之一族保護你,我一會兒和他們說,他們從現在聽你的。”

“心有靈犀。”

。。。。。。。。。。。。。。。。。。。

“他知道我是什麼,我這樣叫你,是為了讓他有所顧忌,不然他傷害你,我可是擔待不起。”

“我以為你討厭我是有口無心,沒有想到那麼的深。我們真的要成為敵人嗎?芊芊”

“芊芊,我想問你,為什麼這麼討厭我?我想了很久總是想不通。”

“為什麼你要是她的妹妹?我們及時天天見面,我為什麼讀不懂你的心?你可知道我的心嗎?這一輩子我欠你們姐妹倆的。”

。。。。。。。。。。。。。。。。。。。。

“芊芊,我當然會保護。無論是誰,都不應許把你搶走。”

。。。。。

笨蛋符芊芊,其實他早就表明了,現在才明白。

憐兒和惜兒看見我這個樣子,心里有些底了。姬藤也搖著頭。

“芊芊。。你怎麼。哭了?”

上篇:第二卷 長相戀 第十六章 斷腸人去自今年(上)    下篇:第二卷 長相戀 第十七章 半是脂痕半淚痕(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