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地獄召喚正文 第兩百四十一章 翻臉不認人   
  
正文 第兩百四十一章 翻臉不認人



領,雷炎閣下返回營地了,他還帶著一個……"血;中,一名中年人正恭敬的向坐在大椅子上的血屠三個首領稟報今天所見之事.

"恩,去講雷炎請來."血爆眉頭微微皺著,示意那中年人.

"是."中年躬身之後,返身走出大廳,帶著人手前往薩拉丁的鐵匠鋪,去請迪亞了.

"二弟,三弟,對于這個雷炎所作的事情,你們有什麼看法."血爆問道.

"太不識相了."血手冷哼一聲:"我們告訴他藍龍的存在,並且邀請他一起去屠龍,他倒好,說十天後再回答,然後自己跑到外面,將那藍龍帶回來,根本就沒有將我們放在眼里,這種人,當殺,殺了之後,那藍龍就是我們的了."

"大哥,二哥,我覺得雷炎不是這樣的人,很可能那藍龍是他到外面修煉時遇到的,也許是雷炎救了對方,那藍龍不是變成人類的樣子嗎,說定雷炎閣下並不知道."血狂冷靜的說道.

話說有些人作為對手,單單從一次戰斗中,就能夠感受到對方大概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無,血狂就具備了這樣的特點,只是和迪亞交手一次,他就明白,迪亞不是那種出爾反爾的小人.

當時估計是想直接拒絕,但又覺得形式對自己不利,所以才提出十天後再回答的要求,而能夠在獲得藍龍,那是他的本事,血狂不認為這有什麼錯誤,只是血爆和血手都是他的兄長,長久時間生活在一起,感情深厚,兄長的為人他還是清楚的,他們所說的一切不過是借口罷了,是為了鏟除威脅得到利益的借口.

只是身為人弟,不能多說什麼,只能夠闡述自己的見解,希望盡點人事吧.

"不管怎麼說,雷炎沒有當場拒絕我們,現在卻是帶著藍龍回來,那本身就是一個錯誤,是對我們的挑釁,等一會兒雷炎來了之後,如果他願意將藍龍讓出來,那麼我們就放過他一條生路,如果不願意,直接將他擊殺.

"血爆沉聲說道.眼中凶光閃爍.極盡嗜血.

"大哥說地沒錯."血手舌頭一天嘴唇.有些興奮地說道.雙眼中同樣地閃過一抹血紅.而血狂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最終無奈地閉上嘴巴.突然間.他覺得有些累了.像這樣不擇手段以陰謀詭計算計對方.似乎這種日子真地很不適合自己.

……

"原來這麼麻煩啊."迪亞感歎一聲.聽完薩拉丁講述鑄造神器所需要做好地准備.不禁有些無語.麻煩.實在是太麻煩了.但再麻煩他也得去做.

"不麻煩地話.神器就滿天飛了."薩拉丁鄙視了迪亞一眼.暗自嘀咕一聲沒見識.以為神器是那麼容易得到地.如果簡單地話.也不會現在才只有幾把而已.

"雷炎閣下.我們首領有請."門口幾道身影晃動.一道聲音朗朗傳來.迪亞暗自嘀咕.果然很有效率.自己才進入營地沒多久.就被發現了.

"老矮子,我去見見血屠的首領,莫瑞娜,你就先呆在這里,等我回來."迪亞說道,起身,朝著外面走了出去,然後隨著那中年人一伙走向血屠地駐地之處.

"哈哈,幾天不見,雷炎兄弟看起來似乎變強了不少."血爆滿臉的笑意,迎了上來,一點也看不出剛才的猙獰.

"哈哈,承大首領吉言,的確是有所進步."迪亞也是哈哈一笑,打哈哈,誰不會,望向血手,打了一個招呼,血手皮不笑肉笑的樣子讓迪亞心中泛起一絲惑,而向血狂打招呼的時候,血狂的眼中隱晦閃過的一抹神色,更是讓迪亞心中的疑惑擴大,難道說,血屠地這些家伙,准備動手了.

"來,雷炎兄弟,做."血爆伸手虛引,示意迪亞做到一邊的椅子上,自己則是返回原座位坐下:"雷炎兄弟,這十天來不知道去了哪里,遇到什麼有趣的事情,說來聽聽,我都好久沒有離開營地了."

"有趣的事情."迪亞淡淡一笑:"沒有什麼有趣的事,只有要命的事."

"要命的事."迪亞的話一下子就勾起了眾人的好奇心.

"遇到了一只變異的暴龍獸,差點回不來了."迪亞心有余悸地樣子:"要不是被救,恐怕這條小命就得交代在外面."

"變異的暴龍獸."血屠三個首領臉上浮現一個駭然地表情,暴龍是中級凶獸中比較厲害的一種,那麼變異的暴龍獸應該達到了

,中級凶獸頂峰,還是高級凶獸呢.

"三位也知道,暴龍獸的弱點,速度很慢,就算是變異的暴龍獸,也沒有擺脫這一點,所以我被救了之後,利用速度逃離,總算是留下了一條小命,又花了幾天地時間休養,直到現在才回來."迪亞歎了一口氣,有些無奈的道.

"原來如此."血爆若有所思地說了一句:"能從變異暴龍獸下將雷炎閣下救了,那救你的'人’,實力應該很強大吧,雷炎兄弟怎麼不帶來認識認識."

"哼哼,意圖開始暴露了吧."迪亞心中嘀咕一句,認識認識,哈哈,只怕是早已經認出了莫瑞娜地身份,而故意這麼說的,帶過來,剛好進入你們地陷阱.

"哦,原來大首領有這個興趣啊,如果早說,我就帶著她過來了,不然,我現在就去把她叫過來,和各位認識認識."迪亞起身,就要離開大廳.

"站住."血手急忙喝道.

"哦,二首領還有什麼要交代的嗎."迪亞轉身,裝作驚訝的模樣.

"好了,我們都不用演戲了."血手獰笑著,看了血爆一眼,發現他沒有露出什麼特別的神色,于是繼續說著:"雷炎,十天前我們告訴你藍龍的存在,十天後你帶著藍龍返回營地,你是不是打算獨吞藍龍,我明確的告訴你,識相的乖乖把藍龍交出來,我們會給你一個痛快,不然,我會讓你嘗一嘗,死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終于露出真實目的了嗎,你還真是沒耐性啊."迪亞似笑非笑的說著:"從你們找我開始,我就知道你們不安好心,恐怕心中早就決定,要是我拒絕你們的邀請,你們就會直接將我格殺,如果我答應你們的邀請,事成之後也會被你們格殺,所以,我才不得不拖延十天的時間,准備離開這里."

"可惜你犯傻,十天的時間足夠你遠離營地,我們也不會為了你而出動大量人員尋找,但是你竟然自己跑了回來,還帶著藍龍,為了感謝你,我不會讓你受什麼痛苦的."血爆嘿嘿的笑了起來,而血狂卻是一聲不吭.

"這就麻煩了,一個說要讓我知道死不是那麼容易的,而你卻說不會讓我受什麼痛苦,究竟是哪一個啊."

"少羅嗦,你這種低劣的手段,就想要離間我們兄弟,我只能說你太天真了."血手獰笑著說道:"不管怎麼樣,你都要死,現在,就將你擊殺,然後將藍龍騙過來,哈哈哈哈."

"十天前,我不敢答應也不敢拒絕,是因為打不過你們,十天後,我敢明目張膽的回來,你不會用腦子想一想嗎."迪亞不屑的看了血手一眼,不知道這腦袋是怎麼長的.

"難不成你還要告訴我們,現在的你已經變得強大無比,我告訴你,我大哥說你變強了不少,只不過是跟你開玩笑的罷了,你還當真了."血手猖狂的笑著,血爆一臉的微笑,血狂卻是一言不發,甚至閉上了雙眼.

迪亞從他們三個的臉上掃過,將表情收進眼中,若有所思的看了血狂一眼.

"是與不是,就讓你親自來鑒定吧."迪亞溫和的說道,臉上是一片平淡.

"很好,我就讓你明白,我為什麼會被稱為血手."血手冷哼一聲,渾身一震,氣勢迸發,雙手驀然竄出了袍袖,血紅色的手掌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多出了兩幅利爪,同樣的血紅,散發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

"狂屠撕裂."

血手大吼一聲,整個人化身一道血線,恐怖無比的氣勢從他的身上爆發,空氣被襲卷得發出嗚嗚的厲嘯聲,一瞬間血色彌漫,讓人有一種置身于修羅殺場的錯覺,無數道凌厲無比的氣刃在血手的周身爆發,順著雙爪纏繞盤旋,然後沖向迪亞,無數的勁風卷起,猶如風暴般的向迪亞襲卷而去,所過之處,似乎變成了一片真空,令人窒息.

陡然,幾道濃郁的血線在風暴中衍生,綻放,仿佛盛開的花朵,血線飛竄之間,將迪亞的全身包圍,然後纏繞了起來,密密麻麻的遍布在迪亞的身上,迪亞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任由那些血線將自己綁住.

"哈哈哈哈,你好好的享受吧."血手猖狂的笑道,雙爪正要揮動.

"住手,二哥."血狂雙眼陡然一睜,驚叫道.(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上篇:正文 第兩百四十章 重返營地    下篇:正文 第兩百四十二章 勢的對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