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地獄召喚正文 第五百四十九章 終開大門   
  
正文 第五百四十九章 終開大門

9371第五百四十九章 終開大門

,該死的.()該死安德魯森邊跟在艾爾油摩斯的羔的往前潛行著,一邊低聲罵道:"這些該死的蠻族人,有一天,我一定會讓他們付出代價想他堂堂一個極位聖級的強者.在哪里,不是受到人們的尊敬,恭敬得不得了,哪里想到來到這里,卻反而成了過街老鼠一樣的,遭受到大量蠻族人的追殺,只能在這樣狹小深溝里為了躲避而學著老鼠一樣的.

"閉嘴艾爾迪摩斯低聲一喝,安德魯森老是說來說去的,聽的他都煩了,而此時,艾爾迪摩斯卻感覺到上方有動靜,急忙道:"全力收斂氣息三人網網將自身的氣息收斂起來,便覺得天空一暗,似乎一朵云層飄了過來似得,蒙上了一層陰影.

三人不自覺的抬頭一看,便看到兩只銳利的爪子,和白雪倒映,閃爍出森寒的光澤,令人無法懷疑它的銳利,似乎只要輕輕的一抓,便能夠將鋼鐵抓得粉碎一般的.

雙爪的主人,赫然是一只通體雪白,約莫有五米長,雙翼展開也有六七米長度的雪鷹,而它的雙眼,則是瓦亮瓦亮的暗紅色,赫然便是雪鷹中的王者 血眼雪鷹.

般而言,成年的血眼雪鷹.便具務了中位聖級乃至以上的實力,這只從夭空緩緩撲扇翅膀飛過的血眼雪鷹,從它身上透露出來的氣息,卻證明著它具備了上位聖級的實力.

當然了,上個聖級的實力,對于艾爾迪摩斯他們三人來說,算不了什麼大事,只要其中一個人全力出手.短短的二十秒鍾不到的時間之內.便能夠輕易的將之擊殺.

當如果他們真的動手的話,下場將會很慘.原本他們是千方百計的隱藏自身的身影和氣息,一旦暴露,不僅會遭到蠻族人的追殺,也會遭到其他聖級冰獸的追殺,到時候.恐怕是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所以,只能夠忍耐,一切都是為了進入遺跡,取得遺跡之中的寶物.

"走了沒有良久,安德魯森方才小聲的問道.

"走了,我們繼續前進."艾爾迪摩斯感受了一下,便說道,身形繼續往前潛行.

"該死的"安德魯森又再次的抱怨了起來.

"艦"

戰爭愧儡的一條手臂突然往後.一手將靠在背部的巨刮刮柄抓住.迅速的將巨劍x拔了出來,蕩出一片暗金色的光彩.

繼而,戰爭愧儡將巨劍高高的舉起,對著冰槍,一劍狠狠的斬下,猶如開山裂石般的,劍刃破開了長空,仿佛將空間也分成了兩半一樣,留下一道深深的科痕"哐."

巨劍劈中了冰槍,傳出一道震天的巨響,那巨劍就仿佛劈斬在凡蒂尼斯的身上一般,凡蒂尼斯的臉色徒然一變,渾身也是猛然的一顫.臉上不自覺的湧上了一抹詭異的潮紅.

冰槍也在那巨劍之下,微微的往下滑落,在戰爭愧儡的胸膛鎧甲上;留下一道淡淡的劃痕,凡蒂尼斯再度艱難的抬起雙手,冰槍也順著凡蒂尼斯的雙手一點點的往上抬起.重新回到戰爭愧儡胸膛四陷處,再度的往前刺去.

"嘻戰爭愧儡再一次的揚起巨劍.迅猛的一劍劈下,冰槍驀然一顫,被劍刃劈中的地方,赫然出現了一道輕微的裂痕,緊接著,那一道裂痕便宛如飾妹網一般的,迅速的往四面八方龜裂開來,眨眼之間,就布滿了整只冰槍"咔嚓."

道清脆的爆裂聲響起,冰槍終于聲無法擋住巨劍的猛擊,頓時破碎,變成漫天的冰屑,在戰爭愧儡的身前,狂亂的飛舞了起來,凡蒂尼斯如遭雷擊,身體猛然一顫,臉色驟然大變,潮紅迅速的消退,被蒼白所取代,嘴巴微微一張,一口鮮血頓時噴吐而出,雙手無力的垂了下來.而身體也緩緩的無力軟到.

迪亞順勢的伸手一攬,頓時攬住了凡蒂尼斯的腰肢,顧不得體會那種柔韌滑膩的觸感,迫亞便摟著凡蒂尼斯迅速的後退,遠離戰爭愧儡之後.方才將凡蒂尼斯緩緩的放下,靠在牆壁上.

緊接著,迪亞從空間之內取出了輕微治療藥劑,迅速的打開,然後對著凡蒂尼斯的嘴巴蔣下.

"道格拉斯,貝納摩力克,凡蒂尼斯就交給你們保護了."迪亞一邊說著,一邊扛著妖邪重劍走向那戰爭愧儡,事到如今,也只有硬拼一條路可以走了.

迪亞將目光鎖定在戰爭愧儡胸膛的四陷處,只要從那里破開,便能夠毀掉它的煉金熔爐了吧.

"沒問題."道格拉斯說道.迅速的竄到凡蒂尼斯的旁邊,貝納摩力克也是點點頭,卻頗為好奇的看著迫亞,打算看一看,迪亞究竟要怎麼對付這個巨大而難纏的家伙.

"咻個,"咻."

戰爭愧儡的雙眼閃亮閃亮之間.一道道的血紅色極光從中激射而出.一道接著一道的對准了迪亞爆射而去,迪亞臉色絲毫未變,宛如閑庭散步般的一""跨出,便好似行專在波浪卜一樣.輕易的便避開了道鯊一點極光的射擊.

地面被血紅色的極光擊中,一個個的坑洞赫然出現,往四周碎裂蔓延開來,好比被犁過的地面一樣,變得殘破不堪.

猛然,一道身影一閃,迪亞便已然飛竄而起,雙手握著妖邪重劍,瞬間出現在戰爭愧儡的胸膛之前,然後一劍狠狠的對著那四陷處猛力的劈斬 小"鏗劇烈的撞擊便宛如那悠揚的鍾聲般響起,朝著四面八方波紋般的滌蕩開來,迪亞只覺得,一股強大的反彈之力從戰爭傀儡的胸膛上生出,順著妖邪重劍狂暴的湧來,震得妖邪重劍的劍刃微微顫抖了起來,而迪亞的虎口也是隱隱之間松動.差點握不住妖邪重劍.

身子在半空之中,順著那巨大的反彈之力旋轉,迫亞的目光便瞥見戰爭愧儡的胸膛上,被妖邪重劍劈斬到的位置,赫然多出了一道清晰的白色痕跡,久久沒有消失,足見迪亞的這一歹,威力要比道格拉斯或者貝納摩力克的全力出擊都要強大.

"加油,干掉它."道格拉斯喊道.

迪亞的身子猛然一頓,仿佛安裝了火箭推進器般的,虛空之中一震.再度的身化流星,雙手握著妖邪重劍,湮滅斗氣也跟著全速運轉了起來,猛然,身體便被那幾乎半透明的湮滅斗氣所籠罩,順著雙手,蔓延了整把妖邪重劍,一往無前摧枯拉朽的氣勢,對著戰爭愧儡胸膛處的那一道痕跡,仿佛天墜隕星般的.卷起強烈的呼嘯聲,卷起強勁無比的氣浪,讓整片空間,霎時為之顫抖了起來.

"轟."

戰爭愧儡的巨劍揚起,繼而對著迫亞狠狠的劈斬而下,傳開一道巨大的吼聲,令人毫不懷疑,若是被這一劍劈中的話,還有沒有命在.

面對如此強大的一劍,迪亞沒有絲毫的慌亂,速度也是沒有絲毫的減慢,在巨劍臨身之際,迪亞的身子便宛如那水中游魚般的一扭,靈活的像是一條蛇一樣的順著巨劍邊緣繞過,並且還借助了巨劍帶起的氣浪.化為自己前進的推動力,速度不減反增.

"鏗道沉悶的響聲傳開,包裹著湮滅斗氣的妖邪重劍"准確無比的擊中了戰爭愧儡胸膛處的劃痕,蘊含了迪亞全力一擊以及妖邪重劍神器威力的一劍,瞬間破開了那堅硬無比的鎧甲防禦,整個刮尖霎時刺入了.

"好,成功了.

直關注的道格拉斯不禁興奮的喊道,繼而一愣,因為妖邪重劍在沒入一個劍尖之後,便停止了前進.被卡在其中,任由迪亞如何的發力,卻還是無法再推進5步.

而戰爭愧儡的巨劍再度的揚起.對著迪亞的身體,一劍迅猛的斬下.

"小心."凡蒂尼斯連忙喊道.

迪亞卻是握著那妖邪重劍的劍柄,身體順勢的一個旋轉,巨劍的劍x刃又一次的擦著迪亞的身體滑過.強勁的劍氣,逼得迪亞瞬間呼吸都變得困難了起來.

"出來."迪亞猛然一聲巨吼.雙手發力,湮滅斗氣的爆發之間.握著妖邪重劍,迅速的往後退去.只見戰爭愧儡的胸鼎上,赫然多出了一個扁平的坑洞.

"難纏的家伙."看著那一道扁平的傷口,再看看絲毫不受影響的戰爭愧儡,迫亞嘀咕一聲,身形在空中飛舞起來,避開戰爭愧儡的血紅色極光的射擊.

強大的靈魂之力透體而出,瞬間便鑽入了戰爭愧儡的傷口處,迪亞"看"到了在那內部,一個約莫有人頭大小的金屬圓球,那圓球的表面.還長滿了一狠狠的尖刺,迪亞通過靈魂之力,可以感受到一股股的能量氣息,正從那海膽般的圓球之中.不斷的擴散出來.

這種情況,便是讓迪亞知道了,那海膽般的金屬圓球,便是那所謂的煉金熔爐了.

只是,這戰爭愧儡的身體委實太大了,連這胸膛的厚度都有好幾米.而煉金熔爐的位置卻在正中央.距離迪亞所打出來的傷口.起碼有兩米的距離,很不巧的是,妖邪重劍的長度根本就不的兩米.

對此,迪亞不禁有些頭疼,自己的靈魂之力雖然強大,但卻不會攻擊.看來,只能試試用湮滅斗氣包裹妖邪重劍來延長攻擊的距離,只是無法確定,能不能破開那煉金熔爐,看那熔爐的樣子,似乎也是由同樣的材料制成的,甚至有可能更加的堅硬.

迪亞將像是一道閃電般的,在戰爭愧儡的身前,飛來飛去,湮滅斗氣不斷的流轉,朝著妖邪重劍一波波的席卷而去,又被迫亞一點點的壓縮附在妖邪重劍上,漸漸的凝為實質,使得妖邪重刮驟然變大變長.

差不多將八成的湮滅斗氣凝結在妖邪重劍之上,剩下的兩成,邊亞便分散到身體各處,瘋狂的流轉之間,整個人宛如那雷光般的,一閃即逝,沖向了戰爭愧儡.

"給我破."迪亞大吼一聲.妖邪重劍對著那一道缺口,狠狠的刺了過去,一聲劇烈的摩擦聲中,妖"順著缺口,沖貫穿而入.

只是,在貫入一半之後,妖邪重劍又一次的被卡住了,難以動彈,這一下,就連迫亞費力的想要將之拔出來,也變得困難了起來.

"糟糕了."迪亞心中苦笑一聲.這妖邪重劍進不進出不出的,戰爭愧儡的巨劍又不斷的朝著迫亞進攻,按照這樣的情況下去,要將它干掉還不知道得等到什麼時候.

看目前的這種情況,得使用地獄之火試試了,希望強大的地獄之火能夠將它的外殼給融化,心思轉動之間,迪亞的雙手上.驀然綻放出兩團妖異的紅色火焰,緊接著,雙手重新抓住那刮柄,地獄之火便順著劍柄往劍刃迅速的蔓延而去一"嗤嗤."

霎時,一陣陣的輕微的爆響聲傳開,妖邪重劍通體變得赤紅一片,通亮得宛如那初升的朝陽般,一陣陣灼熱的高溫隨之蕩漾而出.

妖邪重劍邊緣的堅硬鋼鐵,一點點的開始泛紅,在地獄之火那恐怖的高溫之下,而迪亞的雙手再度的用力,推動著妖邪重刮一點點的前進.

"我去吸引它的攻擊."道格拉斯驀然喊道,握著戰刀便往戰爭傀;儡沖了過去,暴雷斗焰全力的流轉,道格拉斯開足了馬力,爆裂雷刀上雷光盈然,閃電繚繞,繼而一刀狠狠的斬在戰爭傀儡的頭部上.

連串的火花伴隨著細艘的電流飛濺流竄,道格拉斯被反震得雙手發疼,身子也在半空翻滾了好幾圈,有趣之極.

而戰爭傀儡也似乎被道格拉斯給激怒了一樣,視線對向了道格拉斯.兩道血紅色的極光霎時爆射而出,道格拉斯險之又險的避開兩道血紅色極光,便看到一抹巨大的劍光劈來.

有了道格拉斯的牽制,迫亞就顯得輕松多了,不必再顧及會被戰爭愧儡攻擊,只要專心的驅動地獄之火焚燒戰爭愧儡的鋼鐵外殼,不斷的將妖邪重劍一點點的推進去.

神級煉金師的作品果然不一般.其外殼的堅硬程度委實太過變態,就連一向無往不利的地獄之火,都難以在短時間之內將之融化,只能一點點的使之變軟,再由妖邪重劍的鋒利不斷的穿刺進去.

而道格拉斯就像是一只蒼蠅一樣的.圍繞著戰爭愧儡的腦袋,飛來飛去,時不時的抓住空子給戰爭愧儡一刀,有趣的是,戰爭愧儡似乎很討厭道格拉斯攻擊它的腦袋,巨劍不斷的攻向道格拉斯,另外一只手也朝著道格拉斯抓去,似乎想要將道格拉斯給捏死,一樣的.

"鏗妖邪重劍完全紮入了戰爭傀儡的外殼之中,卻還相距了幾個公分的距離,才能夠觸及煉金熔爐,無奈.迪亞只得再度的加大了地獄之火"嗤嗤陣陣的聲音響起,地獄之火順著劍要,往前激射而出,擊中那煉金熔爐之後,便粘附在上面熊熊的燃燒了起來.

"吼煉金熔爐被攻擊,戰爭愧儡驀然發出了一聲震天的吼叫,巨劍狂暴的斬擊,一下子將道格拉斯逼退的同時又斬向了迪亞,迪亞雙享用力的拔出了妖邪重劍,迅速的後退.

戰爭愧儡瘋了,煉金熔爐被地獄之火不斷焚燒的它,開始發狂,雙腿不斷的抬起再落下,踐踏在地面,使得地面一寸寸的開裂,而它的巨劍,也有如旋風般的旋轉了起來.霎時,周圍的空間卷起了強勁的颶風.以戰爭愧儡為中心,四周那些破碎的地板紛紛被席卷而起.

"先退."迪亞喝道,道格拉斯急忙往後退開,暫避風頭.

發狂的戰爭愧儡,四處的亂竄,那颶風也四處的席卷,原本的廢墟,變得更加的殘破不堪,宛如風暴過境似的.

而邊亞的靈魂之力,也是時刻的關注著戰爭愧儡體內地獄之火的動靜,只見那地獄之火,將整個煉金熔爐完全包裹了起來,不斷的灼燒炙烤著,只是,這煉金熔爐卻要比它的外殼更加的耐燒.

"現在怎麼辦."道格拉斯問道.一邊抵擋著那強勁的風暴"等."迪亞輕聲回答.

沒錯,就是等,等到地獄之火將煉金熔爐燒毀,這樣,戰爭愧儡也將被打倒了.

只是,這等待的時間未免太長了,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那煉金熔爐方才一點點的泛紅,時間又一點點的過毒了.

"嘎吱."

驀然,戰爭愧儡那狂亂的動作.突兀的一頓,宛如那一處的時空被停止了一樣.

"終于擺平這個家伙了."看到這種情形,眾人不禁露出了一抹釋然的笑容,紛紛吐出了一口氣.

"砰繼而,戰爭愧儡的身子,一點點的往旁邊傾斜,緩緩的倒了平去,轟在地面,宛如地震般的一陣持續的抖動.

而那巨大的金屬門,開始綻放出一陣陣淡淡的光芒,緩緩的顫抖了起來.

上篇:正文 第五百四十八章 大戰傀儡    下篇: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 機關重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