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求援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求援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求援



看到這樣的況,祖瑪長老知道,這件事想要只憑借自己這邊的力量,已經沒有希望來完成了.i,他一邊支撐著領域世界,壓制囚籠島下邊那神秘存在的力量,一邊將隨隊而來的康托利叫了過來.

"祖瑪長老!"康托利在祖瑪長老面前,簡直就是一個乖孩,那種骨子里的桀驁一絲一毫都沒有表露出來.

"康托利,輕風平原這邊的事一直是你在負責,和輕風平原的各個勢力有過接觸,我現在把你送出去,你立刻去聯絡輕風平原的那些勢力,想辦法讓他們參與到這件事中來."祖瑪長老快速把話完,接著也不等康托利回應,直接把手一揮,將康托利送出了領域世界.

聽了祖瑪長老的話,康托利心里就明白,這就是讓自己去向輕風平原那些勢力求援啊.可是,以康托利那高傲的性格,讓他去向別人求援,那簡直就是一種折磨,何況還是要向自己本來就看不起的輕風平原那些勢力求援.

可是,還不等康托利話,就感覺到一股不可抗衡的力量湧來,想的話也直接被堵了回去.等到他看清周圍的況時,發現自己所在的位置,正是來囚籠島時經過的一個地方.這下,就算他再不願意,也不得不按照祖瑪長老吩咐的去做了.

"你是哪個勢力的,帶我去見你們首領!"康托利倒也會省事,直接從附近抓了一個探子過來,然後在那個探子的指引下,見到了探子所屬勢力的首領,正是卡亞迪家族的族長桑德夫.

桑德夫之前被金度王國的隊伍嚇得不輕,以為對方是想要報複自己的家族,雖然後來知道不是那麼回事,但是心里卻已經發生了變化.從秘銀聯盟那里回來之後,他就一直考慮著要如何和金度王國搭線,如何抱金度王國的大腿.

康托利的到來,對于桑德夫來,還真是瞌睡有人送枕頭,這不就是一個抱金度王國大腿的絕好機會嗎.

為了抱金度王國的大腿,卡迪亞家族的桑德夫,在康托利的事自然是一點也不敢怠慢,簡直比辦自己的事還要賣力氣.i他一邊將康托利當成最尊貴的客人招待,一邊派出大量的人手,四處聯絡輕風平原的各個勢力.

實際,從康托利被祖瑪長老送出來的消息,通過探子們傳遞回各個勢力,各勢力的首領就已經猜到一些,很可能金度王國方面是有些頂不住了.畢竟囚籠島的戰狀,他們都看在眼里,這個是一點也隱瞞不了的,只要稍有點常識的人就知道,金度王國已經處于騎虎難下的地步了.

看到金度王國的人要倒黴,輕風平原這些勢力的首領們,高興還來不及呢,又怎麼可能輕易攪和到,這種一看就沒有好處的破事里面呢.他們可不是傻子,金度王國的隊伍是什麼樣的實力,更有真正的聖域強者出手,尚且被搞得這樣狼狽,就算那囚籠島真有什麼寶藏,只怕也沒命享用.

只不過,他們也不想和金度王國搞得太僵,那樣不符合他們的利益,所以在得到消息之後,也派了一些代表到卡迪亞家族那里.當然,各個勢力的代表,出發的時候就都得到了叮囑,只是過去走一走形式而已.或許還有一個任務,就目空一切的金度王國的人,是如何低下他們那高傲的頭顱的.

面色鐵青的康托利,看著坐在下邊的各勢力代表,真是恨不得將眼前這些人全部都撕成碎片.這群該死的家伙,一個個嘴不完的恭維奉承,可到正事的時候卻立刻顧左右而他,結果談了一整天根本是在浪費時間.

按照康托利以往的脾氣,要是以前面對這種況恐怕早就爆發了,可是現在他卻不得不強忍下心中的怒火.他雖然一向目中無人,但事的輕重緩急還是分得清的,祖瑪長老還在囚籠島那里等著援兵,現在可不是節外生枝的時候.

剛開始談的時候,康托利還按照以前的行事方式,想要憑著一些大道理動輕風平原那些勢力的人.可是,很快他就醒悟過來了,這里是輕風平原,而不是金度王國,輕風平原這些人可不吃他那一套.

于是,認清現實的康托利,立刻又開始對那些人誘之以利.輕風平原這些勢力,都是無利不起早,給他們足夠的利益,他們可以為之付出一切能夠付出的.但是,這一次,輕風平原各勢力的代表,盡管眼中都透著無法掩飾的貪婪,腦袋卻仍然搖個不停,不管康托利怎麼加價,也沒有一個點頭的.i

輕風平原這些人可不是傻子,金度王國就算許下天大的利益,也得有命去拿才行.囚籠島的況,他們雖然不知道詳細的內,但只從表面看也知道絕不簡單.金度王國那樣的實力,都被搞得那樣淒慘狼狽,他們去也只能是做炮灰的命,而炮灰最後往往是什麼都得不到的.

"別忘記了,囚籠島是輕風平原的囚籠島,不是我們金度王國的,如果里面的東西跑了出來,最先倒黴的是你們輕風平原."見利誘不成,康托利又加了威脅的手段,而這一下果然讓下邊各個勢力的代表們頓時臉色大變.

輕風平原這些勢力在這段時間里,也都四處尋找過關于囚籠島的傳等資料,可是除了那個泰坦囚禁古惡龍的傳,就再沒有什麼讓人看來比較靠譜的信息了.因此,囚籠島下邊究竟是什麼東西,恐怕除了金度王國的人再沒有人知道.

聽到康托利拿這個來威脅,輕風平原的這些人雖然懷疑,但是也不敢真的不當回事.當年,天譴騎士羅德哈特肆虐輕風平原,給輕風平原造成毀滅性的災難,無數勢力在那場災難中消失,幸存下來的這些勢力也同樣損失巨大.

而現在,看金度王國在囚籠島搞出來的那個動靜,里面肯定是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就算不如當年的羅德哈特,可放到輕風平原恐怕也一樣會引起一場腥風血雨.

當然這只是一種可能,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金度王國在誇大其詞,為了拖輕風平原這些勢力下水,故意將事得這麼嚴重.畢竟,就算他們這些勢力最後搞清楚事,也不可能真的向金度王國追究什麼.

這樣的一個消息,立刻讓下面各勢力的代表交頭接耳的議論了起來,康托利看到這景,心里也稍稍松了口氣.雖然自己給出的利益,不足以吸引他們,但是當事關他們自身的利益時,他們恐怕就是想拒絕也不可能了.

不過,就在康托利等著眾人表態的時候,代表秘銀聯盟的約瑟夫卻突然開口道:"康托利特使,關于這件事,我想我們是沒有辦法立刻給你答複的.你應該知道,在關于整個輕風平原的問題,我們一直是一切聽憑灰燼術士羅蘭德大人的安排.而現在,黃昏之塔的費雷會長,可以是羅蘭德大人的代人,所以我們需要聽一聽費雷會長意見,只要你能動費雷會長,那我們也就不會有意見."

約瑟夫既不想和金度王國搞得太僵,又不想在這件事出力,就想到了把責任推到了黃昏之塔那邊.當然,他也不好意思對康托利,自己這些勢力當初都曾經臣服黃昏之塔,于是給黃昏之塔加了個灰燼術士的代人的身份.

按照約瑟夫的想法,金度王國進入輕風平原,無疑是對黃昏之塔的利益造成了不的損害.雖然雙方在談判達成了協議,但是誰都知道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這兩個頂級勢力之間遲早會有一番爭斗的.因此,對于金度王國現在的處境,黃昏之塔恐怕早就在偷著樂了,又怎麼可能會站起來了幫助金度王國呢.

既可以把金度王國的事推掉,又不至于和金度王國翻臉,這種兩全其美的事向來就是輕風平原這些勢力的最愛.因此,聽到約瑟夫的話之後,其他那些勢力的代表們,也都立刻隨聲附和了起來.

康托利倒是沒有想那麼多,畢竟當初他們來輕風平原的時候,就曾經去找過灰燼術士,被灰燼術士告之一切關于輕風平原的問題,去找黃昏之塔的那位費雷會長談.因此,在他們看來,黃昏之塔的費雷會長,是灰燼術士的代人也並沒有錯.

但是讓康托利頭痛的是,之前的談判就已經讓他領略到了,黃昏之塔的那位費雷會長有多麼的難纏.談判雖然最後是談下來了,可不管是過程還是結果,都絕對談不到愉快兩個字,直到現在還讓康托利耿耿于懷.

原本康托利覺得,可能以後都不會再和黃昏之塔打交道了,或許下一次見面就是金度王國真正要統治輕風平原的時候.然而現在,輕風平原那些勢力的人卻,這件事又要先去和黃昏之塔那個該死的費雷談,康托利立刻就感覺到腦袋一陣發脹.

這個時候,康托利甚至都有些後悔,自己好好的不在金度王國享受生活,干嘛非要跑到輕風平原這種地方來受氣.只不過,現在後悔也已經晚了,他知道如果自己連這件事都辦不好,恐怕自己的老師都不會原諒自己了,自己也將會失去擁有的地位,榮耀,財富等等一切.

恨恨的掃了一眼下面坐著的眾人,康托利知道這些人拿出了黃昏之塔做擋箭牌,自己再怎麼威逼利誘也沒有用了,只能是在黃昏之塔那位年輕會長身想辦法了.可是,想到之前談判的經曆,他就忍不住感到頭痛,一次僅僅是為了進入輕風平原,就被敲詐走了所有的航海資料,那麼這一次需要對方出手,又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呢!

老實,對于黃昏之塔的那位年輕會長,康托利現在都已經感覺到有些害怕了.這出去恐怕真的會驚死一大片人,可事實就是這樣,康托利甚至甯願是自己留在囚籠島,也不願意放下臉面,去求黃昏之塔那位年輕會長出手幫助.

可是現在,康托利已經沒得選擇了,不但要再去面對那該死的費雷,而且務必要把這件事辦好了.也就是,不管對方對他怎麼刁難,提多麼過分的要求,哪怕是要當面抽他的耳光,他也只能伸過臉去挨著.

話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康托利知道和這些各個勢力的人也沒什麼好得了.只要能夠動黃昏之塔的那位,相信這些人也就再沒有了推托的借口,如果不動黃昏之塔那位,就算拿刀架在這些人的脖子,恐怕他們也不會點頭.

雖然心里極其為難,但考慮到囚籠島那邊的緊迫形勢,康托利一點時間也沒敢耽誤,直接將眾人丟在了會議廳里,出來後施展飛行術直奔黃昏之塔的方向飛去.

一開始的時候,康托利飛行的速度還非常快,可是當看到天空中那巨大的天空之城時,卻是不自覺的將速度放慢了下來.可能是一路飛得太快,他到現在還沒有考慮好,究竟要如何面對黃昏之塔那位費雷會長,如何勸那個該死的家伙出手.

可是,不管康托利把速度放得多慢,這段路程卻是怎麼樣也無法被延長的.他只是眼看著黃昏高塔漸漸的視線中放大,看著高塔周圍的魔法城越來越清晰,可是腦海中卻是無比的混亂,根本一點頭緒都想不出來.

猶猶豫豫中,康托利就來到了黃昏之塔的近前,在魔法城大門處降下了身形.要是放在以前,他哪里會做這種事,早就直接飛到黃昏之塔那里去了.當然,他現在這麼做,也不是出于什麼禮節,而是單純因為恨路短.

黃昏之塔的魔法城,並沒有太嚴格的盤查制度,因此身穿魔法袍的康托利,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高塔的大門前.




上篇: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囚龍島    下篇: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援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