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龍俠行正文 第五章 變故(中)——政變   
  
正文 第五章 變故(中)——政變

阿諾德伯爵府,偏會議廳密室內,阿諾德和巴利特坐在一張圓形的桌子旁,桌子旁邊同時還坐有3個人,衣服都是用最上等的蠶絲制作,光憑這點就知道這三人也是貴族.但無一例外的,連阿諾德和巴利特在內,每個人臉上都掛滿了愁容.

所有的一切是因為一個突如其來的消息——亞澤里斯·斯蘭特洛六世陛下已于昨晚駕崩!消息是巴利特伯爵府上安插在皇宮里的探子帶出來的.駕崩的確切時間不詳,亞澤里斯一駕崩,三皇子奧斯頓的人馬立刻掌控了皇宮並封鎖消息,得益于巴利特伯爵府上的探子太具有"專業"嗅覺,才能把已經嚴令封鎖的消息帶出來,不過也已經過去了一個晚上的時間了.

"各位",在這個壓抑的氣氛中,還是阿諾德首先說話了:"現在的情況大家已經看到了,事情已經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地步,對手現在已經掌握了控制權,我們現在很被動."

"不錯,從奧斯頓能夠在第一時間控制皇宮並封鎖消息來看,對手的進攻應該會很快發動了."其中一個有著鷹鉤鼻的中年男子接著說道.伯明翰·努林,人稱斯蘭特洛帝國最英俊的伯爵.

"現在的形勢已經十分險峻,我主張即刻組織力量進攻皇宮."巴利特建議道.

"不行,對方能主動控制形勢必定准備了完備的防禦措施,況且帝國的子民並不知道陛下已經駕崩,我們沒有理由冒然的進攻皇宮只能使我們陷入叛國的地步."阿諾德出言反對."我認為我們應該以帝國要事要求覲見陛下,奧斯頓等人必定阻攔,這樣我們就能以陛下被他們囚禁為由發起帝國輿論攻勢,並同時散布消息陛下駕崩的消息,到那時利用帝國民眾的巨大輿論攻勢我們才能組織力量進攻皇宮."

……

會議很快就進行完畢,其實也是,現在的主動權已經被對手控制,他們能采取的措施也就是阿諾德提出的建議了,就是聯系己方的貴族准備明天一早聯名要求覲見陛下.

"哎,某事在人,成事在天,結局也許早就注定的."本澤拉眼里隱約的含著淚光,繼續回憶道.

就在會議結束的當晚,三皇子和他的勢力就在城內發動了肅清運動.

山雨欲來風滿樓.

其實早在阿諾德他們進行會議的時候奧斯頓就已經發動攻勢了.皇宮被全面控制,其中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環節被他們忽略了,那就是當天一天都沒有大皇子安德魯的消息.

最近一段時間因為亞澤里斯的病重,安德魯和奧斯頓一樣守護在皇宮里寸步不離,都在等待著最後的機會.然而機會總是留給有准備的人的,雖然奧斯頓為人陰險狠毒,但卻恰恰是他這樣的性格才決定了在殘酷的宮廷戰爭中勝出.在安德魯還夢想著亞澤里斯會在最後的日子里幡然醒悟將皇位傳給自己的時候,奧斯頓就已經開始蠶食亞澤里斯身邊的親信力量.樹倒猢猻散,這是每個人都懂的道理,更何況是在宮廷里摸爬滾打多年的老油條們,所以他們都極其明智地投靠了奧斯頓,同時也注定了安德魯的滅亡.

就在亞澤里斯一駕崩,安德魯馬上就被囚禁起來了,在皇宮里安德魯的勢力也一並遭到了肅清,這也是阿諾德他們一天都沒有安德魯消息的原因.消息被極度封鎖,巴利特的探子憑借敏銳的"嗅覺"能夠探出亞澤里斯駕崩的消息已實屬不易,不知道安德魯已經被囚禁的消息也屬意料之中.更何況,亞澤里斯的親信力量已經被奧斯頓掌握,那麼亞澤里斯在什麼時候死亡也就由奧斯頓決定了.

就在阿諾德他們進行完會議的當天晚上,烏云遮空,萊特城今晚的夜特別的黑,就是這一個肅殺的黑夜,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阿諾德他們還沒有做好防備,殺戮卻已經開始.

殺戮最先在萊特城的四個城門處爆發,奧斯頓的忠實支持者培鮑爾大公爵和其他奧斯頓的貴族勢力很快就全面控制住了城門,在出動了一個下階聖斗士,一個火系聖魔導師帶隊,手下還有五十多個等級不同的斗士和魔法師的情況下,占領城門的戰爭在電光火石之間就結束了.

戰火很快延續,下階聖斗士皮耶爾帶領一部分人馬從東南方向向城內圍攻阿諾德和巴利特等勢力,火系聖魔導師克萊梅帶領其他另一部分人馬從西北方向向城內圍攻.

戰爭的火焰隨著戰爭步伐的蔓延燒紅了整個萊特城的上空,夜晚也不再是伸手不見五指,遮空的烏云也被戰火"燒"的通紅,將彰顯得萊特城非常妖豔.

這注定是一個不眠的夜!

這注定是一個生死的夜!

黎明還沒到來,戰火還在延續!

阿諾德府邸,會議廳.

廳內有二十幾個貴族,除了早上開會的貴族之外,還有十幾個貴族成員,這些都是大皇子的支持者.奧斯頓一發動叛亂他們就已經收到消息,但此時一切都晚了,但他們知道萊特城已經被奧斯頓控制的時候,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了他們的心頭,不約而同的來到了阿諾德的府中,在這個時候,把零散的力量組織在一起是他們唯一的選擇.與此同時,阿諾德伯爵府中所有的能戰斗的力量,包括其他貴族帶來的戰斗力量,現在也全部集中在一起,生死一搏已經在所一免.

會議很快結束,其實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過了今晚注定會有一方勢力變成曆史.會議的最主要目的其實就是他們這些老朋友的最後一次碰面了.

"父親,孩兒已經做好准備,我們斯雷家族的沒有貪生怕死之徒,您就讓孩兒與您一起戰斗吧!"阿諾德的房間內,本澤拉正要求著能和父親一起參加這次戰斗.

會議上眾人決定分出一部分力量護送他們的家眷逃離萊特城,如若不然等待他們命運的將會是淪為敵人的奴隸.其實這也是他們不約而同的聚集到阿諾德伯爵府將力量合而為一的目的之一,這樣不僅可以壯大己方的防禦力量,同時還能以己方的力量吸引牽制住敵人的主要攻擊力量,讓家眷護送隊逃生的可能性大大地提高.如果是他們各自逃生或者抵抗的話,雖然面對的敵人不多但是在對手已成包圍之勢而且還控制了城門的時候,等待他們的將會是絕對的滅亡.

"不行!"阿諾德堅定地搖了搖頭,"斯雷家族在今晚之後就要在斯蘭特洛帝國內消失了,以後斯雷家族能不能重創輝煌就要靠你了,你肩上的責任很重大,所以你必須得活著."阿諾德扶著本澤拉的雙肩,慈愛的看著本澤拉,一字一頓嚴重的說道.

"我……",本澤拉還想說些什麼但是被阿諾德阻止了.

"不要再說了,等下我會安排亞爾曼帶隊,你一定要聽從你師傅的安排,一定要好好活著,以後斯雷家族就要靠你了."

"不行,孩兒聽從父親的話,我走,但是師傅一定得留下,師傅是上階狂斗士的實力,有他在父親身邊孩兒就能放心了.父親……"說著,本澤拉噗通一下跪下,哭著接著說道:"父親只要答應孩兒讓師傅留在您身邊,孩兒一定跟隨家眷護送隊一起離開."

阿諾德輕歎一聲,快速的眨了眨眼睛,把已經就要溢出的淚水給止住了,把本澤拉扶起,輕輕的拍了拍本澤拉的後背,緩緩地說道:"好吧,為父就答應你,你現在就去收拾一下,時間不多了,敵人很快就會攻打過來."頓了一頓,阿諾德再也忍不住眼里的淚水,急忙把頭偏過一邊,故作輕松的說道:"為了捉緊時間,走的時候就不用過來向我辭別了,直接和護送隊走吧."雖然阿諾德故意說得輕松,但身為人子,本澤拉又怎麼能不知道父親現在的心情呢.父子即將生離死別,這樣的痛苦若沒有堅定的心智,又豈是普通人能所忍受的呢.

噗通!

本澤拉再次跪下,同時重重地向阿諾德磕了3個響頭,再次抬起頭時,眼上的淚水已經沒有,額頭上留著只有剛剛磕破的鮮血,但臉上卻有著絕不屬于他現在這個年紀的沉重和堅定,以及冰冷的神情.

對!

冰冷!就是冰冷,當一個人突然承受太多太大的意想不到的痛苦時,心智不定者說不定就會精神突然崩潰,就算不猝死以後也就是一白癡了.本澤拉身為一個擁有上階斗士實力的斗士,從小就開始修煉,雖然算不上養尊處優但也沒有經曆過什麼人間疾苦,所以在現在突然面臨滅族的厄運,同時自己肩上肩負著重大的責任時,身體自然的並非人為的選擇了一個最佳的自我保護方式——那就是自我"催眠".在這里,本澤拉當然不能就這樣睡過去讓身體得到最大的放松,無疑,若能就此暈睡過去當然是最好的自我保護方式,但是本澤拉不行!敵人就在城內,隨時都有可能攻進府內,同時自己身上還肩負重大的家族責任,所以本澤拉不能睡過去,因此,身體承受的所有痛苦全部化為仇恨的力量,同時肩負的家族重任也全部化為堅定不移的力量,所以,我們在本澤拉臉上看到了不屬于他現在這個年紀的沉重和堅定,以及冰冷的神情.

"伯爵大人."

在本澤拉剛剛磕完頭站立起來的時候,亞爾曼一個大步跨進阿諾德房間,沉聲道:"敵人已經攻到府邸了."

上篇:正文 第四章 變故(上)——本澤拉的故事    下篇:正文 第六章 變故(下)——滅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