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龍俠行正文 第二十七章 我就不信憋不死你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我就不信憋不死你

"呵呵呵,"白楓憨憨的傻笑,並沒有說什麼,一臉的受驚過度,癡傻了的模樣.同時在心里嘀咕:"哼,和你爺裝B,小子,你還嫩了點."

菲爾普斯愣了愣,沒有想到剛才還鎮定自若的白楓突然間裝成這樣,心中更加確定了白楓的不簡單,但現在這種情況自己必須要忍.

深吸了一口氣,勉強把心中的怒氣往下壓,故作姿態的說道:"還請小兄弟原諒,小王這就命人帶小兄弟前去就醫如何?"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能夠對一個身份謙卑的雜役做到這一點,菲爾普斯果然不是泛泛之輩,城府之深可見一斑.

"哇,小王子剛才的姿勢好帥哦,力量好霸道,嚇死我了."眼見事情平靜,一群花癡少女又開始嘰嘰喳喳起來.

"小王子好平易近人哦,一點也沒有架子,簡直迷人死了."

"嗯,你看,小王子舉手投足間風范十足,果然是身具皇家氣質."

……

眾花癡少女嘰嘰喳喳,依然忘記了剛才白楓差點慘死菲爾普斯之手,討論的盡是"小王子帥啊","小王子迷人啊","小王子好有氣質啊"之類;男生雖然沒有少女這般花癡,但眼神中也都露出對小王子的言行舉止表示敬佩,欣賞,學習之意,這正是所謂的貴族後裔們,對雜役的生死漠不關心,視如草芥.

碧琪兒眼見白楓沒事,心中提起的大石終于放下,急忙走到白楓身邊,雖沒有什麼動作也沒有說什麼,但卻隱藏不住自己的內心,對白楓的關心之情溢于眼角.

一向心高氣傲的碧琪兒自己也不清楚,她發現自己越是和白楓接觸,自己就越是不可抑制的想到他,這種感覺很特別,但卻很快樂.不過她在任何人面前從來沒有表示過,這幾個月來對白楓也一如既往的不假辭色.但在剛才看到白楓置身于菲爾普斯拳頭下的時候,碧琪兒突然心生一種萬念俱灰的感覺,心也跟著拳頭的進攻一點一點的沉了下去.

眼見白楓沒事,碧琪兒心稍放寬,但怒氣未消,冷言指責菲爾普斯:"哼,我不是和你說過絕對不許傷害他,要不然休想我和你說話,看來你是一點也不在意了."

眼瞅碧琪兒像個保護小雞的母雞一樣護著自己,白楓心里也突生莫名的感覺,再看碧琪兒時,似乎有種心意交融的感覺,親吻碧琪兒那一刻時的感覺再一次奔襲白楓身心,頓時令白楓身馳神往——這一次,是真的癡了.

似乎感受到白楓心里的想法一般,此刻碧琪兒也莫名的心跳加快,呼吸加重,整個臉蛋紅似玫瑰,嬌豔欲滴.

圍觀的人看到碧琪兒為白楓出頭,心里也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因為白楓作為碧琪兒的私人陪練在系里眾所周知,這也是系里的同學不怎麼敢刁難白楓的原因,打狗還得看主人呢,更何況于人乎.此刻看到碧琪兒臉色通紅的樣子,不明就里的人還以為碧琪兒是太過生氣的緣故呢.

然而,身為當局人的菲爾普斯又豈能不明白碧琪兒絕非是因為生氣才這樣的,那麼,就只有一個解釋了.

菲爾普斯稍放松的神經再次繃緊,臉色陰晴不定,在他認為,是自己的女人被別人奪了,而且還敢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

一天之內,菲爾普斯連番遭遇打擊,神經已極其脆弱,更何況,是可忍孰不可忍!是個男人都不能忍!

菲爾普斯正想再次發難……

"琪兒,不得無禮,還不快向你菲爾普斯哥哥道歉."克里豪森適時的喝斥碧琪兒道.

"哼".

碧琪兒雖然人稱小魔女,但父親的話她還必須要聽從,只是想要她道歉絕不可能,但起碼不會再刺激菲爾普斯了.

眼見碧琪兒不再刁難菲爾普斯,克里豪森暗自搖搖頭,心道看來想要說服碧琪兒和菲爾普斯的婚事的確不是一件易事.

頓了頓,克里豪森繼續發話道:"各位同學都回去上課吧,好好溫習功課,不要把時間白白浪費了."

院長發話,豈有不遵從之理.

圍觀的學生四下散開,都回各自的教室上課去了,臨走前眾人都表露出意猶未盡的感覺.

"呵呵,呵呵".

白楓仍然裝出一幅受驚過度的神情,呵呵傻笑不已.

碧琪兒怒視菲爾普斯一眼,想要上前關心白楓,但是自己父親在此卻又不敢有所表露,站在那里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眼見碧琪兒還不走,克里豪森佯怒道:"琪兒,還不回教室去."

碧琪兒跺了一下腳,雖然不想但卻也無奈,父親的話不能不聽.

偷偷瞄了一眼白楓,眼中掩飾不住的關懷之情洋溢而出,最後再次狠狠瞪了菲爾普斯一眼,憤憤的走了.

"哎,小王子,琪兒這種性格,全怪做為父親的我太過寵溺她了,希望你不要介意."碧琪兒兩次三番對菲爾普斯怒目相向,克里豪森又豈能沒有發現.

"世叔嚴重了,碧琪兒妹妹這種率直的性格,小侄甚是喜歡,又豈會介意呢."菲爾普斯把馬屁學發揮的淋漓盡致.

"呸,虛偽,人面獸心,笑里藏刀,兩面三刀……"白楓心里把所有能想到的形容詞全部招呼到菲爾普斯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身上.

人也走*光了,戲也該結束了.

白楓在罵完菲爾普斯之後,身體突然一個激靈,恍如大夢初醒般,呆呆的看著周圍,似乎在回憶著什麼,不得不說,裝的還真是惟妙惟肖.

菲爾普斯就算用腳趾頭想也想得出白楓從剛才到現在都是裝的,但已然理虧的他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趕緊離開現場,離開這個讓他受屈辱的地方.皮笑肉不笑的,菲爾普斯再次向白楓道歉:"這位雜役小兄弟,剛才本王子多有得罪,還請小兄弟見諒."

話倒也說得冠冕堂皇,白楓既然已經"清醒",做為雜役的他也知道所謂的"禮數".

拍拍胸脯,白楓訥訥的笑道:"我剛才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突然間覺得好難受,然後就沒有什麼感覺了,再然後……,再然後就……"白楓撓了撓頭,"再然後就是這樣了."

"呵呵,"說完,還不忘象征性的傻傻一笑.

"嘿嘿,跟老子斗,你還嫩了點,我就不信憋不死你."白楓嘴上一套,心里卻打起了小九九.

的確,菲爾普斯現在非常憋屈,做為一名龍騎士,自己的龍人如此暗算,本身就是對龍騎士最大的侮辱,然而,被誰暗算尚未可知,更為難過的是從剛才到現在,不僅自己沒有討到一點好處,還被碧琪兒連番的責罵,最為郁悶的是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向一個卑賤的雜役道歉,而且還是道歉兩次.

菲爾普斯簡直要瘋了,再不離開此地他恐怕自己將要崩潰了.

不再理會白楓,菲爾普斯再次向克里豪森道別後,連忙招呼自己的龍逃似的離開了此地.

可憐那頭亞龍,在臨走前還被小龍威懾過一陣,連步子都走不穩了.白楓相信,倘若再給菲爾普斯一次機會,打死他也不會再把自己的龍坐騎帶出來耀武揚威了.

菲爾普斯走後,白楓向克里豪森訕訕的笑了笑,自顧自的拿起掃帚去干活了.做為雜役的他,這樣做無疑是最正確的.一個卑微的雜役,以克里豪森地位之尊能正眼看你都不錯了,怎麼可能理會你,雖然剛才出手相救,但這是作為他的責任,他不得不這麼做.如果白楓此刻向克里豪森說些什麼道謝啊,感激啊的話,反倒會引起克里豪森的懷疑,如果真的是一個雜役,骨子里頭本就低人一等,又怎麼敢主動和克里豪森說話呢,再說了,多說無益,要是被克里豪森從白楓的對答里聽出什麼來那就更不好了.

小龍一臉得意,屁顛屁顛地跟在白楓後面,樣子甚是滑稽.

看著一人一龍的背影,克里豪森心里隱隱約約能夠感受到什麼,但卻又是那樣的模糊不清,捉摸不透.搖了搖頭,克里豪森轉身走回辦公室.剛才發生的事情畢竟只是一場意外,目前煩惱著他的事情可不止一件.

想到這,克里豪森摸了摸戴在手上的空間戒指,想到今天自己情不自禁放光的眼睛,當一切都趨于平靜之後,他的心情卻更加的沸騰,想到自己空間戒指里的東西,那是多少魔法師為之瘋狂的心願,此刻,心情若只用澎湃二字又豈夠形容.

只是,關于碧琪兒的婚事,這是克里豪森收獲激動喜悅心情之後的一點小煩惱吧.碧琪兒的想法和性格克里豪森非常清楚,若想說服她和菲爾普斯的婚事,並非易事,但是,事情若到最後,也由不得她了,只是,時間還多,暫時先緩一緩.

因為目前,還有著讓克里豪森更擔心的事.

隨著"斯萊特林"杯賽腳步的臨近,各院系都做好了准備,擺出一副磨刀霍霍的姿態,然而,煩惱就出在這里了,地系到現在連一把"刀"都還沒有找到,這將如何上"戰場",克里豪森不得而知,煩不勝煩.

更為郁悶的是,在此之前,他還接到了自己的老對頭,斗士系分院長艾弗里的熱身賽邀請.

"媽的,這頭頭腦簡單的狂牛,擺明了就是落井下石."克里豪森義憤填膺,極有風度的他在這時候也不免罵了一句粗話.

喜歡《龍俠行》的兄弟姐妹們,讓我們用行動把她頂起來吧!!!!!!有票的投個票場,有花的投個花場,沒票沒花的踩個人場!!!!!!讓我們行動起來吧!!!

上篇:正文 第二十六章 發難    下篇:正文 第二十八章 熱身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