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龍俠行正文 第八十六章 混戰   
  
正文 第八十六章 混戰

鄧布利多疾步後退,一邊念動咒語一邊雙手不斷的結著手勢,就在死神月刃如撕裂皮囊一般朝白楓等人切割而來之際,隨著鄧布利多口中咒語的落下,一面土黃色的"大地守護方盾"驟然在鄧布利多面前成型.

"噗".

沒有碰撞的劇烈爆炸聲,宛如利斧砍在大樹上發出的磕碰聲響,死神月刃對上大地守護方盾,穿盾而入.

轟然一聲,死神月刃穿盾而出,大地守護方盾被死神月刃從中切成兩塊,在轟然聲中化為點點土黃色光點消失不見,然而死神月刃上的能量亦幾乎損耗殆盡,通體明亮的黑色變得極為暗淡,已到了強弩之末的感覺.

鄧布利多輕描淡寫一般轟然出拳,拳頭上金色斗氣流轉,頓時金色拳影驟然前沖,迎上了已到強弩之末的死神月刃,同樣沒有太過劇烈的爆響,沉悶的撞擊聲中金色拳影已經把死神月刃轟散.

與此同時,最先反應過來的黑影就如一鬼魅,欺身前沖,雙手化為利爪,目標直取白楓背後的仙蒂蕾拉.

牽一發而動全身,此時用在鄧布利多剛才的動作上再恰當不過,由于鄧布利多的突然行動,剛才還處于對峙狀態的眾人馬上爭先恐後的動手.

"黑影,在我面前還輪不到你囂張."

托德眼見黑影驟然向仙蒂蕾拉發難,唯恐黑影真的趁鄧布利多手忙腳亂之際渾水摸魚成功,爆喝一聲,口中咒語連發炮似的念出,雙手在胸前合掌,咒語落下,手掌從上往下驟然下劈,就在托德開始動作之際,就已經在黑影背後出現光華點點彙聚,隨著托德的動作完成,點點光華早已彙聚成一柄明亮光芒四射的光劍,驟然從黑影背後朝他劈來.

"瘋子."

黑影似乎極其厭惡一切光明的事物,當光劍斬在他背後成型的時候他就明白自己的如意算盤已經被托德破壞,在如此近距離下發動攻勢,而且又被托德的光劍斬能量鎖定,黑影只有硬接一途.

皺著眉頭,黑影前沖的身勢戈然而止,雙手在胸前結著古怪的手勢,就在光劍斬眼看就要劈在黑影身上之際,黑影恰時轉身,雙手在胸前往上一托,只見一張閃著黝黑光芒的如蛛網般的細密能量網立時包裹住了猛然下劈的光劍,與此同時黑影口中大喝一聲"暗之消融網"之後閃身而退.

光劍被暗之消融網包裹停留在半空,"嗤嗤"聲不絕于耳,正如黑影的攻擊招式名稱一樣,光明,黑暗兩種能量以極快的速度在彼此消融著,幾個呼吸間就已經抵消不見,只有依然彌散在半空的絲絲白霧證明了這里剛剛發生過兩種能量的較量.

感受到四周劇烈能量的碰撞,白楓心中悚然一驚,第一次直面這個大陸上聖階力量的碰撞,比之當初激戰菲爾普斯之時,菲爾普斯所展現出來的力量,只不過是瑩蟲之光比之皓月,力量相差實在太遠,如果單獨面對現在會場上的每一個人,白楓一點僥幸的可能都沒有.

說來話長,其實兩項交鋒只不過在須臾之間就已經結束.

鄧布利多抵擋住死神月刃之後再次被逼回了主拍賣台,黑影閃身後退之後站在鄧布利多等人外圍的一角上,警惕著托德的再次發難,同時也阻擋了鄧布利多等人的逃脫.

托德和剛才並沒有出手的弗羅達也分居在鄧布利多等人外圍的兩角,與黑影恰好互成犄角之勢,把鄧布利多等人圍在三角形的中央.

這時,一道冷漠的聲音驟然在會場上空響起:"鄧布利多,多年不見,想不到你的實力又有進展了,真是可喜可賀."

聲音響起之後,會場上各人表情各異,顯然都認識聲音的主人是誰.

鄧布利多和普澤斯面不改色,一點也不覺得意外,明顯是從剛才的交手中知道了此人的存在.

托德臉色卻變得極為難看,顯然是非常憎惡所聽到的聲音但又心生一種無力感覺,或者說是心理上的害怕,以至于臉色難看異常,心理活動頻率猛然加快.

黑影聽到聲音後卻是一副恭敬的神色,而弗羅達則腳步輕輕往托德方向挪動,似乎想要和托德組成互助團的意思明顯.

鄧布利多神色不改,冷笑一聲,傲然開口道:"據我所知,這里不是暗黑聯盟的領地,並且非常不幸,普羅旺斯城對你而言應該還屬于武力禁地吧,難道你想違背數千年的約定,在這里動手嗎?"

鄧布利多不卑不亢,語氣直指影藏在暗處的神秘人,顯然,正如鄧布利多所說,這里似乎對神秘人有著什麼條約的限制.

神秘人喋喋的笑道:"老頭,不用再逞口舌之快,本座今天既然能夠來到這里,自然就有辦法將你留下.看在多年老朋友的份上,本座勸你還是不要趟這趟渾水,你現在放手,藍海城或許還能存在幾百年."

喋喋聲音悠長冰冷,飄忽在會場上空,猶如千里之外傳來,又好像在你耳邊低語,聲音充斥在四面八方,使人難以琢磨,難辨方位.

聽到"藍海城"三個字,鄧布利多臉色稍微變了變,顯然相信神秘人的話並非空口放虛言,但瞬間臉色堅定,同時不卑不亢的回答道:"逞口舌之快的是你,有實力,你就來搶人吧."

鄧布利多說完,只見手上空間戒指一陣光芒閃過,一柄上下通體流轉赤金色光芒的屠龍槍出現在他手掌之中,爆喝一聲,槍尖猛然上刺,"吼",一道清脆嘹亮的龍吟聲響起,猛然震碎了飄飛在會場上空的神秘人的"音符",頓時在氣勢上占據了主動.

"找死!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進來".

突然,同樣的聲音居然出現在黑影的口中,霎時間只見黑影眼神呆滯一兩秒之後再次恢複清明,但眼神卻變得比剛才更為冰冷和凌厲,身上透發的暗黑力量也更為強大.

鄧布利多臉上嚴肅,屠龍槍驟然前刺,只見一道土黃色龍影從槍尖透然而出,呼嘯著往變化後的黑影襲去.

發出攻擊後鄧布利多並不理會黑影的反應,扭頭和普澤斯對望一眼,兩人暗自點了一下頭,多年的摯友使他們心中早有默契.

趁黑影抵擋攻擊分身乏術的瞬間,只見鄧布利多手上空間戒指光芒再次閃亮,一卷土黃色魔法卷軸出現在他手中,揮手將魔法卷軸往白楓頭頂上甩來,眼神注視著白楓,同時口中朝白楓喝道:"心之所引,心往向之."

就在鄧布利多將魔法卷軸朝白楓甩來之際,與此同時普澤斯口中念念有詞,不會理站立在一旁的托德和弗羅達,自顧自的締結著手勢.

"不好".

看到鄧布利多手里拋飛出來的魔法卷軸和普澤斯的手勢,第一個現身,但剛才卻一直沒有出手的弗羅達大喝一聲,手上光芒戒指閃亮,下一刻一根通體晶瑩透亮的魔法杖出現在他手上,魔法杖透著冰冷寒氣,似乎通體由萬年寒冰雕刻而成,但寒氣逼人卻不溶化,呈現在弗羅達手中與他配合的相得益彰,頓時使周圍的空氣驟然下降了好幾度.

沒有多余花俏的動作,弗羅達口中輕念咒語,手中魔法杖揮動,霎時間數十根"虛空冰槍"悍然朝白楓疾射而去.

在鄧布利多拋飛出來的魔法卷軸散發出的光芒籠罩住白楓時,白楓已經感覺到自己被束縛住不能動彈,猶如墜入一個小型的魔法傳送陣,陣法開啟時身體雖然被束縛但對周圍的精神感應卻依然很清楚.

眼見冰槍驟然而至,普澤斯臉上表情很淡定,似笑非笑,看著弗羅達,道:"弗羅達,難道你認為就憑你這幾根破冰槍就能阻止我的'位移之咒’嗎?"

弗羅達臉色難看之至,倒不是因為他的攻擊無效而惱怒,而是因為他們雖然憑借氣息鎖定普澤斯,令他不敢輕易進行空間傳送,但他們卻忘記了聖階空間系魔法師的另一個聖階魔法,同時也是達到聖階這樣的程度後難道一見的雞肋魔法——位移之咒.

無論在哪一個位面,空間系魔法師絕對可以說是最神秘莫測的,聖階空間系魔法師可以隨意進行小范圍內的空間傳送,但前提必須是進行傳送前保證周圍的空間穩定,否則只會自尋死路.而"位移之咒"卻不同于空間傳送,它是空間魔法師對單一個體進行的短程位移,類似空間傳送但卻有本質區別,正是因為兩者之間的區別使得"位移之咒"這個魔法對周圍空間的穩定度並沒有嚴格的要求,但卻必須要對被位移者給與束縛,否則不能進行位移成功,而成功的關鍵就是在能否對被位移者束縛上,如果憑借空間系魔法師自己的力量,施法之前是可以先對被位移者進行空間束縛的,但卻必須要有時間和出于對魔法師釋放魔法時的安全考慮,因此"位移之咒"其實是聖階魔法師的一個雞肋魔法.

但是,如果魔法的釋放條件被外力簡化之後又會怎樣呢?

這點,卻是弗羅達和托德意想不到的.

鄧布利多拋飛出來的魔法卷軸正是"土之牢籠"魔法,魔法釋放後土系元素瞬間彙集形成一個土系元素光暈罩,元素的相互擠壓力牢牢的把目標束縛在"牢籠"中央,而同時元素的排斥力卻能抵擋外力的攻擊.

鄧布利多和普澤斯多年的摯友,當他們眼神交流的刹那,一絲心有靈犀已經在他們的想法上搭橋,兩老頭之間配合的默契自然.

弗羅達的冰槍帶著寒冷氣息呼嘯而至,但卻被"土之牢籠"暫時阻擋,之所以是暫時,因為僅憑借一個魔法卷軸的威力還不能抵擋一名聖階水系魔法師的攻擊,然而,這一秒就已經決定了弗羅達的無功而返.

"土之牢籠"在冰槍的點透攻擊下轟然破碎,化作點點土黃色光芒慢慢消散,魔法卷軸內的能量亦消耗殆盡,然而,與此消失的,還有白楓的身影.

就在弗羅達對白楓出手之時,托德亦同時向普澤斯出手,企圖通過另一個途徑來破壞普澤斯的計劃,在弗羅達的虛空冰槍成型之際,一柄光劍再次虛空凝聚,朝普澤斯當頭斬下.

然而,在層層如水波紋般的空氣波紋阻擋下,光劍還未及臨身,就已經被耗盡所有蘊含的光明能量,無功而返.

會場的出口處突然一陣光芒閃耀,白楓驟然現身,身上的束縛解除,回頭看向處于拍賣台正中,被三人(或者說三個半)人包圍的鄧布利多和普澤斯,眼神抑制不住的悲傷和戰斗的欲望勃然而出,卻正好迎向了鄧布利多的眼神,無聲的交流空中碰撞,鄧布利多傳達的意思很明顯,白楓又豈能不明白?

白楓看著氣息突然變得強盛的黑影面對鄧布利多從屠龍槍上刺出的槍影,臉上不屑的表情顯露,輕輕一揮手,一股黑暗力量蓬勃而出,瞬間把土黃色光影湮沒,突然間覺得心中一陣悲涼,對眼前的敵人所展示的力量的一種無力感和對鄧布利多和普澤斯這兩位老人對自己的付出的無以為報.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眾多戰斗花俏的技巧顯得是那樣的華而不實,白楓訣別鄧布利多的眼神,並沒有愚蠢到自不量力的加入戰斗,長嘯一聲,往會場出口奔去,正欲騰空離去.

突然,一道沉悶的聲音驟然在白楓心中響起,如一柄重錘砸在白楓的心上,窒得白楓腳步一個蹌踉,隨著聲音,會場出口處驟然變得黑暗,一個模糊不清的黑影顯形:"鄧布利多老兒,難道你們以為這樣就能救出這兩個小娃兒?喋喋……想不到你們年紀一大把,想法卻那樣的天真."

聲音不僅僅在白楓心中響起,低沉的音符也在會場四方飄蕩,驟然聽聞聲音的響起,鄧布利多和普澤斯刹那間表情變色,同樣的兩股悲情從他們心底升騰.

然而……

上篇:正文 第八十五章 群英會    下篇:正文 第八十七章 你的對手是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