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妖孽龍爺追仙妻065 修羅現身,驚鴻一瞥   
  
065 修羅現身,驚鴻一瞥

啊!女人果然善變!那麼寵愛他的丫頭變成了女人,居然用枕頭丟他.他變回龍兒的模樣是對的,要是現出巨龍的真身,或者突然變成一個美男子的模樣出現在她的面前,不定她不止丟來枕頭,還會揮劍砍來.呵呵!他想錯了!就算是龍兒,她還是會揮劍砍來的.

玉琉璃哪里能丟中龍兒?它是一條會飛的龍,還是一條巨龍,妖孽龍!她沒有完全地迷糊過去.擦!這妖孽龍敢跟她那個……XXOO?!她干脆再死一次,再穿越一次好了!天啊!她甯願死,也不要跟一條龍XXOO過!能丟的東西都丟過去了,卻打不著它?豈有此理!她的第一次,嗚鳴!怎麼也不能跟自己的寵物龍那樣吧?虧她寵它寵上了天,它竟然是妖孽!想到它是一條巨龍,她就暈眩!接受不了,接受不了啊.

"你去死!我斬了你這妖孽!妖怪!妖龍!"玉琉璃越丟越氣,突然的,瞧見這石室內的牆上掛著一把青鋒劍,竟然隨手便摘了下來,渾身冒煙冒火地向閃躲著她,讓她怎麼也丟不著的龍兒狠狠地刺去,哪還有半分的可講.

閻修羅敏捷地油走翻騰著,丫頭的劍尖自然是刺不著他的.他早已經發覺自己的功力已經大增,不但可以變回人身,而且比以前任何時候的功力都高了許多.但是,丫頭好狠的心!怎麼翻臉就翻臉?他剛才還在考慮是不是立即變化成人,跟她清楚的.可瞧眼前這麼怒氣沖天,揮劍要砍了他的女人,他慶幸自己沒那麼魯莽現身.

"呀!我就不信殺不了一條妖孽龍!"玉琉璃使出了十八般武藝,因為刺不到龍兒時,更加怒不可遏.

于是,滿室油走著,一個追一個躲閃.龍兒四處躲躲閃閃的,玉琉璃不死心地追著它.但它會飛,總是繞在她的頭上,在這室內的天花上面,那閃電般的速度快得驚人,氣得玉琉璃頭頂生煙,卻始終沒法刺中它一劍,更別是殺了它.追殺得一陣氣喘兮兮的,玉琉璃還發現她的雙腿有些發軟無力,可見這妖孽耗損了她多少的元氣?她非殺了它不可!

丫頭這是不是惱羞成怒了?他那不也是非得已,為了救她一命麼?為了救她,他是隱忍得很辛苦才完成那個過程的,並沒有恣意妄為,又生怕傷了她,怕她承受不起他,這冷若極北的室內,他還出了一身冷汗了,那可是半點愉悅都沒享受到的苦差事,她以為他在占她的便宜了麼?好不冤枉啊!事實上舒服的是她,難受的是他.迷迷糊糊的她不是抱著他,叫著"龍兒"的名字麼?而且是她咬啃他在先,都咬到他的某命根了,過程之中,也一直都是她在享受的嘛.怎麼清醒之後就要殺他了?所以,女人善變果然沒錯.他會負責的,她生哪門子的氣?委曲的是他吧?這女人,日後是不是很難伺候的主?

玉琉璃用劍刺不到龍兒,突然摸出了她的麻-醉-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龍兒射去.哼!我就不信你連槍也能躲得過了!

"妖龍!受死吧!"她恨恨地道.

果然,2033年的快槍任是飛龍在天也閃不過去的,龍兒被她擊中,剛剛好掉到了寒玉床上.

"噗"的一聲,閻修羅突然被打中大腿,大腿當即麻木,他一個大驚失色,便跌落到寒玉床上了.這丫頭難道非得殺了他不可麼?他知道她用這"暗器"對付過云天豹,云天豹也沒法子閃過.沒想到他也閃不開,太快了!

"哼!我看你怎麼飛!飛啊!怎麼不飛了?"玉琉璃氣勢凶凶地一劍架在龍兒的脖子上,惡狠狠地道,"變!變成巨龍讓我瞧瞧!不然,我一劍殺了你!"是她眼花了?還是真實的?她要清楚地瞧瞧真相.

丫頭太可惡!變成巨龍嚇死你!閻修羅賭氣地,而且她的劍都架在他的脖子上了,他只能乖乖地聽令,瞬間便將自己變成了巨龍的真身.

"呀!"雖然有了心理准備,玉琉璃還是嚇得後退了一步,心肝兒承受不了!她跟這麼條巨龍XXOO了?閃念間,揮劍又再次地砍去!誰能當沒事發生過啊?誰能?

閻修羅火得……忍!丫頭,我忍了!他只得將巨龍的真身又變成了龍兒,才堪堪地躲過了那揮來的一劍.

女果愛的呵.玉琉璃以為這一劍必殺了它不可!倒沒想到它又瞬息之間變成了龍兒,還避過了一劍,昂首挺胸地望著她.她再次揮劍時,龍兒竟然不避不閃的迎著她,怔怔地望著……

"哼!"玉琉璃也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將劍往龍兒的旁邊狠狠地一插,恨得咬牙切齒!這恨不是對它而是對自己的心慈手軟.為什麼她沒有一劍殺了它?

恨恨地怒目對著龍兒道,"好!我不殺你!但我們從此一刀兩斷!老死不相往來!這里就是你的龍窩吧?算我當初多事救你一命.原來你不是一條龍,而是一條道行很高的妖龍.你是聽了和我睡一晚就有五百年的功力,所以才如此處心積慮地留在我的身邊吧?妖孽!你得逞了.但我吃下那藥應當不是你的陰謀吧?算了!你救我一命,但也奪了我的清白.我討厭你!你以後要是再敢出現在我的面前,我誓必殺你,駁你的龍皮,抽你的龍筋!!"

啊!這誤會太大了!丫頭!你怎麼能這樣認為?原來你不是在鬧脾氣而已,而是真的動了殺心.幸好啊幸好!他沒有現出人身……丫頭那麼恨龍兒,就算他解釋了,只怕也是白搭了.這誤會太大,閻修羅幾乎要承受不起,很想立時現出人身,跟她解釋一番.但是,他突然一呆,這才想到他確實因此多了幾百年的修為功力.不然的話,他的災劫期未到七-七四十九天,怎麼可能變回了人身?此刻縱然他變成人身,有一百張嘴巴,能解釋清楚嗎?丫頭又會相信他是無辜的嗎?

玉琉璃惱恨地完,拂轉身,向石室的門口走去.顯然的,她一刻也不想留在這個龍窩里,想要離開這里了.

閻修羅見她要離開,連忙運功將自己麻木的大腿行血,一個騰空而起,向丫頭追去.

"你還敢追來?"玉琉璃惱怒地回頭,見它能這麼快就解開麻-醉藥的控制,不禁有些驚訝,臉上現出了一絲的驚恐.那蹙起的眉頭好生複雜,她一方面有個直覺,龍兒不會害她,所以並不真的防它.但一方面又感覺被它騙了,還騙得好慘!何況還被他那個那個了,所以惱羞成怒,氣怒交加.王髒六腑絞扭著,不清道不明此刻的心.

可閻修羅擔心的是她要走出去就要經過他設的走道機關.出了這石室,那走道只要踏上一步,就要觸動機關.生怕她又要用極速的"暗器"麻木他,他突然"吼"的一聲,狂飆著風速卷向她,同時現出巨龍之身將她卷起,在玉琉璃的驚叫聲之中,將她送出走道.

"死妖龍!你想做什麼?!"玉琉璃大怒,掙紮著,居然用粉拳捶打著龍身,但她的腦海之中卻閃電般閃過一些不該有的鏡頭,被卷在龍身中間,她曾經的陶醉!那感覺更加令她羞憤交加,曖昧的因子好象是強行地入了她的血液一樣,更令她手足無措,胡亂地嚷嚷著,亂罵一通.

直到,玉琉璃被丟在山腳下,瞧著龍兒回轉那山洞,瞬即將洞口關上了時,她才知道這龍兒是要將她送出洞口罷了.怔忡的,瞧著那個爬滿了青藤的山壁,她有好一會兒都回不了神來.

良久,眯起眼睛望了一眼天空,發現天空依然晴朗,不是下雪天,陽光雖淡漠,卻照得這世界很明亮.這山腳下的景致她認得,就是雪龍峰的山腳下.她這才相信,她所經曆的可不是一場夢而是實打實的經曆.

再望一眼面前的山腳下,那個此刻已瞧不出來的洞門,心尖兒卻在這時候有了一絲不知名的痛緊緊地攫取了她.她咬牙,轉身,獨自一步一步地走著.終于又是一個人了,刁然一身.原以為有了龍兒,會陪伴在她的身邊,哪想到……妖孽!死妖孽!欺騙了她!她該殺了它的!不該放過它!腳步沉重地走著……

"這里為何多了一個湖泊?"玉琉璃才走了一段路,發現這個地方是她和四大王子走過了的地方,原先好象並沒有這麼一個清澈美麗的湖泊.那湖水碧綠的一片,波光閃閃,映著周圍的樹木好象都有了靈性似的,正所謂是山有水即靈.她不禁走到湖邊,婷婷而立,佇足呆望了好一會兒.

玉琉璃哪里想得到,這湖泊是剛剛才出現的,它就是玉帝打碎了的照妖鏡.那些碎片都掉落到了這里,成了一面美麗的湖泊.湖泊倒影著她的影子,清麗脫俗,猶如仙子下凡,卻多了一抹她自己也不清楚的憂郁……

正在這時,湖的對面,林木之中,一棵百年老樹後面竄出一只花斑豹子,凶型惡煞.還有一條金頭青身的長蛇,竟然一起繞著湖邊迅速地向玉琉璃撲面而來.

玉琉璃驀然一驚,本能地,便摸出了麻-醉-槍,對著向她狂奔而來的豹子開槍射擊.只見那豹子敏捷地一閃,她的槍沒打中麼?這一驚非同可,玉琉璃再次扣動板機,這才發現她的槍其實是沒了麻-醉銀針.這可怎麼辦?剛剛她在對付龍兒時,就發現了一個可怕的現象.她的身手好象沒有原來那麼敏捷了似的,感覺自己好象變弱了.

時遲,那時快,不但豹子瞬息之間"嗷"地一聲撲面而來,那長蛇也游身騰空而起,向她撲到.她雙劍齊出,閃身與他們搏斗起來.以往她並不懼怕這些畜生的,但不知為何,此刻有了一絲的怯場.

這只豹子其實就是云天豹,那條長蛇自然便是金蛇姬了.原來他們早就尋到這雪龍峰的山腳下了.只是,他們找不到雪龍的洞穴入口.因為見到這里突然多出了一面鏡湖,云天豹和金蛇姬都不約而同地在湖水中喝了一口水.這不喝還好,一喝,他們便沒法控制地現出了真身,怎麼也變不回人身了.他們哪里知道,這面鏡湖的水是任何妖孽喝上一滴都會現出原形的,何況他們還喝了一大口了.

暫時變不了人身,他們自然是有些害怕的.但是,他們又不甘心就此走掉,功虧一簣,就躲在樹林後面守株待兔了.此刻瞧見玉琉璃一人走了出來,似乎有點兒神不守舍,當然是快速地撲面而來了.

閻修羅到哪里去了?難道是得手之後不管她了?還是在附近?云天豹和金蛇姬還是難以接受閻修羅那麼快能變成巨龍的事實.他們一起圍攻著玉琉璃,見她的"暗器"發不出來時,更加無所顧忌了.

玉琉璃萬萬想不到她的靈敏度好象驟然降了許多似的,明明刺出的一劍應當制敵于非命的,卻被它擺開避過.難道她連兩個畜生也擺不平麼?那也枉她被人稱為天才訓獸師了!雙劍齊出,縱身躍起,她姿態優美,靈巧敏捷,一劍刺向蛇身七寸之弱點,一劍刺向豹子的眼睛……

然而,豹子偏頭閃過,蛇身扭動繞開,他們齊齊地脫出了她的掌控,一起向她攻擊.蛇尾要向她的雙腿卷去,豹子要向她的頭面撲擊……千均一發,她的雙腿要被蛇身卷住,豹子正撲向她的臉……一雙豹爪子爪來,豹口張開,發出"嗷"的一聲大叫.

玉琉璃向右邊矮身翻起滾去,才堪堪脫出這危險的雙面伏擊,便有些難堪地倒在了地上.她這一倒下,危險!當然是要一個鯉魚打挺,快速起來了.然而,豹子卻比她的速度更快地向她撲到.

"啊!"伴隨著一聲驚叫,血雨腥風!一把軟劍閃電般割破了豹子的喉嚨,一劍封喉!接著是那條蛇被砍成了兩半,一半還在扭動,一半還在擺尾,斷截處是蛇血一攤,觸目驚心!這不過是眨眼之間的變化.

玉琉璃發現那一聲尖叫是從她的喉嚨里發出來的.因為,那劍好快!快得她眼前一花,還瞧不清楚狀況.然後,她呆在地上竟然一時之間起不來了!豹子死了,蛇被砍成了兩半.

眼前的雪衣男子是誰?他怎麼能有這麼快的一把軟劍?幸好他對付的不是她,而是兩個妖孽.

然而他,又是何方妖孽?這男人轉過身來時,她不禁驚得呆了!

驚鴻一瞥!驚豔了!

瞧一個男子到驚豔這種地步,玉琉璃以為不會發生在她的身上的.因為她見過的美男子實在太多了!諸如她家的四大王子,女皇陛下的妃子,她那些皇姐們身邊的伺郎們,她的三位皇兄……哪一個不是美男子中的極品?

然而,跟眼前的男子比起來,他們都只能算是庸脂俗粉了!

這男子穿著也很簡單的,只一件雪白的鑲白毛邊,長及膝下的大衣,對襟直開,腰間綁著一條松松垮垮的銀帶,左邊吊著一只玉墜子.他腳踏長靴,更讓他修長挺拔的身姿勾勒得風流倜儻!體態如謫仙般佇立于她的面前.

一個俊美無鑄!完美無瑕的男子!那雙眉長飛入鬢,眉間一點藍焰般的印記有些妖孽.然而,那容顏如玉,雪一般的清冷氣質,渾身散發著神祗般的非凡氣宇,在淡淡的光暈下,耀眼得如有仙氣繚繞,熠熠星魅.

甚至于,他的一頭青絲,明明只是簡簡單單地綰起一束,並無多余的修飾,那飄散下來的,繞在兩頰邊的,幾縷青絲,為什麼就能顯得那麼的性感,you惑?無可挑剔的美男子!好一個高貴軒昂的男子!

他在瞧著她?那雙狹長的鳳眸望著她時,為何有一種讓她似曾相識的感覺?她從沒見過這麼好看的美男子!讓她怦怦地心跳的美男子!那瞧著她的長眸深邃如海,為何竟讓她覺得他非常地擔心她,仿佛對她有著深深的……意?她著魔了?這感覺象話嗎?對于一個陌生的男子!13acV.

丫頭會喜歡他的樣貌嗎?那樣瞧著他是滿意還是不滿意的?見她雖然跌坐在地上,一副癡癡呆呆的樣子,卻沒有受傷的跡象時,他總算松了一口氣.其實他也只不過是在石室內變回人身,整裝一番而已,想要再見丫頭,當然得穿著整齊些才好.他正在左思右想著,他要以怎麼樣的身份再見丫頭?要在怎樣的況下再遇丫頭好呢?

沒想到,還沒等他想到好的點子,就發現丫頭被云天豹和金蛇姬雙雙襲擊,眼見丫頭倒在地上,他一個驚心動魄,軟劍已出手,就這樣出現在丫頭的面前了.沒想到他的功力大增,那動作更加是乾淨利落,一招便解決了兩個妖孽.

丫頭沒事就好!而且,丫頭瞧著他的樣子那麼呆,是不是喜歡他?被他的美色迷住了?閻修羅的嘴角輕輕地勾起了一絲笑意,因為丫頭似乎是瞧著他有些流口水的跡象,太好了!他一時興奮,竟對著丫頭眨了一下他的鳳眸,這是勾引女人的絕招吧?他可是從來沒勾引過女人的,不知這是不是就叫做放電?

誰知,他這才眨了一下眼,就樂極生悲了!因為,丫頭因為他這一下眨眼,馬上從傻愣之中醒覺了過來,竟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似乎還冷哼了一聲.不是吧?難道男人不是這麼勾引女人的?他眨錯眼了?糟糕!可能是丫頭認為他太過輕浮,把他當登徒子了!

咳咳!玉琉璃是覺得自己瞪著一個陌生的帥哥瞧了老半天的,有些象花癡了,這可不是她一向的作風啊!她對帥哥一向有免疫力的.這一個是太過……太過帥了些,極品之中的極品了些,容易令人心跳加速了些,也不可能是個意外才對.而且,這男人無事向她眨什麼眼?跟他很熟麼?輕佻!無事向女子亂眨眼,分明是個輕薄之徒!

他眉間的藍色印記好生特別!為什麼她瞧他一眼,就覺得似曾相識?這男子一臉的高貴,卻做了一個不適合他的眨眼動作,顯得有點兒滑稽.

"姐,我可以扶你起來嗎?姐有沒有受傷?"閻修羅實在找不出更好的開場白了,他嚴肅了一張俊臉,彬彬有禮地向丫頭伸出一只手來.在丫頭的面前,千萬別把自己的印象分給丟了啊!要好好表現,爭取丫頭早日喜歡他,愛上他,最好是,對他癡迷到不得了,再也離不開他才好.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起來."玉琉璃"咻"地挺身起來,剛才的花癡沒了,凌厲地瞧了閻修羅一眼,問道:"公子何以獨自在此山腳下?"問清楚了好,這時空的妖孽太多,這男子會不會又是一只妖孽?雖然長得極美男,但也別被美色迷花了眼,先問問清楚吧.

"我?"閻修羅語塞,他還沒編好他的來曆,但也只一愕,便立即流利地回道,"本公子姓閻,名修羅.只是路經此地,沒想到碰上姐有難,所以出手相助,不知姐可有受到驚嚇了?"他沒什麼不妥吧?丫頭狐疑的目光瞪得他心里發毛,惴惴不安.他本來想要有一個更飄亮震撼些的出場,可這樣也算是英雄救美了吧?丫頭為何不多謝他,還狐疑地審視著他?這正常麼?"姐芳名是?"他心翼翼地問道.

"多謝公子的救命之恩!我叫琉璃."玉琉璃淡淡地回道.雖然極之有禮,卻態度疏離,簡直就是距人于千里之外.美男子欣賞過就好了,她可不想沾染上任何男子.

"琉璃姐,這里荒蕪野外,野獸常有出沒,你孤身一人太危險.本公子送你一程吧!你家在何方?"閻修羅低頭著,心里好生郁悶.跟丫頭一下子變成了陌路,這種感覺還真是不如變回龍兒的好.做龍兒起碼可以呆在她的口袋里,還能常常被她抱在懷里.可是,現在連龍兒也做不得了!丫頭恨不能殺了他的龍身呢.

哼!無事獻殷勤,非殲即盜.經過龍兒之後,她很難輕易地相信一個人了.本來以為動物比人更可信賴的,誰知連動物都是殲詐的.這個時空太多妖孽了!連動物都信不過,還有的成精了,人心更加不可信.所以,玉琉璃有些冷冰冰地回道:"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閻修羅怔了怔,有點熱臉貼上冷屁股的感覺.丫頭怎麼突然變得如此冷若冰霜?突然,他的腦海中飄過玉琉璃曾經對著四大王子過,不喜歡男人,只喜歡女人的話,不禁更加有些發呆了!難道丫頭真的不喜歡男人?還是,因為跟他的龍身那樣過……所以還耿耿于懷,悶悶不樂了?那他要怎麼做才能讓丫頭喜歡他?此刻瞧來,竟是連接近她都難了?這麼一想,閻修羅更是呆若木雞的,不知所措了.

玉琉璃甚至連瞧都不再多瞧他一眼,就拱手道:"多謝閻公子的仗義出手!但是,如若剛才公子不出手的話,區區兩只畜生,琉璃還是能收拾他們的.閻公子不必護送,琉璃就此別過!"完,玉琉璃轉身走了.她本不是這麼冷淡的,可她此刻心太差.

"呃!"就這樣走了?丫頭,會不會太無了?她的意思是,他剛才救了她,還是他多事了?丫頭怎麼能轉眼變得這麼不近人?不行!他得追上她,得把她送回去.

她的背影瞧上去纖弱,孤獨,憔悴……她每走一步,都象要倒下去似的……心肝象被人狠狠地爪了一下,閻修羅快步流星地追上了玉琉璃,然後,霸道地道:"琉璃姐,請允許本公子送你回去!"

玉琉璃回首,冷漠地瞧他一眼,淡淡道:"隨便你!"這男子的身上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清香,很好聞,還似乎挺熟悉似的.那傾城絕色之姿實在很難令人討厭.但是,玉琉璃此刻的心又實在是壞得很.只要一想到龍兒,不!是妖孽巨龍!她哪里還有瞧帥哥的心?回頭瞧一眼那山腳下,她心複雜極了.

于是,兩人沉默不語地走著.因為琉璃不想話,閻修羅又做龍做了這麼一段時間,不話倒也是習慣成自然了.兩個身影一個修長挺拔,一個嬌玲瓏.那樣沉默不語地走著,竟似有著默契似的,好象他們原本就是一對天造在設的碧人,天生的一對仙侶,在日光的映照中,成了一幅和諧美麗的剪影.

在他們走後不多一會兒,這鏡湖旁邊突然地空降一個謫仙般的男子,淡青色的衣衫,欣長挺拔的身姿,天將般的風采,美顏如玉,容貌並不輸給閻修羅.他才堪堪飄然落地,就聽得一個嬌滴滴的少女聲音在背後道:"納蘭星池大將軍,你等等偶嘛."

納蘭星池回頭,只見一團云彩追隨著他從天而降,鏡湖邊頓時無中生有地長出了一遍似錦繁花,五彩紛呈之中,百花仙子的驚世容顏如花綻放,楚楚動人,婷婷玉立于他的面前.

"花仙兒,你追著本將下凡,不怕受天規之罰麼?"納蘭星池眉頭輕皺,聲音雖冷,卻給人溫柔之感,十分的悅耳動聽.

花仙子"撲哧"一聲格格笑道:"哼!那你私自下凡,又不怕受天規之罰麼?"

"本將軍乃愛天帝之托……"納蘭星池才一半,驚覺了不該的,立即收口.

花仙子一副完全明了的狀態,"噢"聲道:"偶就知道!偶是受了王母娘娘之托下凡.你是受了玉帝之托來拆散九仙女和閻修羅的,偶是來成全他們的.哼!等著瞧!偶會盯著你,不讓你做壞事."

納蘭星池玉面輕寒道:"閻修羅配不上九仙女."

花仙子笑嘻嘻地"呸"了一聲道:"閻修羅配不上九仙女,那誰能配?你噢?是不是?偶瞧瞧!我們天界的納蘭星池大將軍和冥界的三太子閻修羅相比,誰更帥氣?嘖嘖!有人存了私心吧?聽青梅竹馬呢.有人在天界就常常去找九仙女聊天,彈琴,作畫,比武……我百花仙子早就聽聞天界的才子將軍納蘭天池暗戀九仙女,照偶來,這哪是暗戀?分明的,是明戀嘛!可惜啊,人家九仙女一千年前就喜歡閻修羅,你沒機會羅!"花仙子完,格格地一陣嬌笑,笑得花枝亂顫.

納蘭星池顯然是被中了心事,俊臉微,突然甩而去,一晃眼竟然不見了.百花仙子跺腳指著他消失的方向道:"哼!被偶中了吧!惱羞成怒了吧!偶就知道,什麼玩意嘛!破壞人家姻緣,偶絕不允許!"完朝納蘭星池的方向追去.

玉琉璃回到宮中,琉璃宮立時沸沸揚揚了起來.女皇陛下親自駕到,跟來了一眾男妃,環肥燕瘦,再加各皇姐皇兄們齊齊到來,將琉璃宮擠得滿滿的.有人是來關心的,也有人是來瞧玉琉璃是不是真的生還的.各種眼光都齊集在玉琉璃的身上.

"女後陛下萬歲!萬萬歲!"一屋子的人自然行了跪拜之禮.

玉琉璃在女皇陛下的面前行過禮後,見到女皇陛下真表露無遺,擔憂之瑟真意切,顯然的是對九公主極其的疼寵,心里頓感一股暖流沁入,心底之中一直倍感孤單的心有了一絲真實的安慰,感動地道:"讓母皇陛下擔心,兒臣該死."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女皇陛下扶著玉琉璃迭聲道,"朕的九皇兒乃天央國未來的諸君,任何妖魔鬼怪見之都要行三叩九拜之禮,誰敢傷害朕的皇兒!"

女皇的寵妃王薔薇附和道:"本宮就是,陛下不必擔心嘛!這不?太子殿下吉星高照著呢.就算是遇驚,也只是有驚無陷.太子殿下要繼承大統,她是天女,自有天佑."這王薔薇為討女皇陛下歡心的話竟歪打正著的,中了玉琉璃的天女之機.

女皇陛下聽了點點頭道:"嗯,愛妃的沒錯.天師預,朕的九皇兒要蒙塵癡傻十六年.十六年一到,智慧開啟,將驚才豔豔,是我們天央國繼承大統的不二人選,不久後將帶領我們天央國更加國盛民強,成為這個時空的最強國."

一個的聲音道:"我們天央國現在就已經是這個時空的強國."話的是一個女皇陛下的妃子,蘭妃.

女皇陛下望了那個蘭妃一眼,眼中露出一抹輕蔑道:"不錯!我們天央國此刻確是這個時空的強國.但是,愛妃沒聽過,創業難,守業更難,富不過三代這話麼?國家強弱,不是強永強,弱永弱.十年河東十年河西.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我們天央國要永守強國地位,還得要有一個大器天成,英明睿智的下一屆女皇繼任者.而朕認定,九皇兒便是天降英才,天佑我天央國而派下來的天女."

女皇陛下此番話完,哪里還有人敢質疑半句?氣氛登時便顯得太過于嚴肅冷場了.

良久,只有皇後鳳英蓮接著道:"陛下,太子殿下繼承大統是定下了的.那麼太子正妃的選舉是不是也要進行了?如果不早點決定太子正妃之位,許多人望眼若穿的,又要搞些不必要的動作了."

女皇陛下聽了沉吟半響道:"皇後認為何時進行太子正妃之選比較好?"

皇後鳳英蓮道:"當然是越快越好了.這正妃雖然只選一人,但要擔當我們天央國父儀天下的重任,要重重選拔,千挑萬選,光是下面賽大賽的,都要篩選好一陣子呢.最後決賽也要十八般武藝,琴棋書畫,樣樣比過……"這皇後鳳英蓮提起太子正妃之選,那眼神流光溢彩,顯然是想起了他自己少年時參選太子正妃,當時打敗了多少"佳麗",力壓多少"群雄",才最終爭得這"太子正妃"之位的風光輝煌時刻了.

太子正妃之選?

玉琉璃聽著聽著,只覺頭疼不已.眾皇姐們向她投過來的眼神,所有宮女們向她投來的目光,可以歸結為羨慕吧?

羨慕個屁啊!

太子正妃之選不是擺明了又要塞一個陌生的男人給她麼?她已經聽過了,選了太子正妃之後,太子殿下得跟太子正妃同床共枕至少一個月,這不要她的命麼?經過千挑萬選,選出來的一個男子,縱然是文武全才,那又如何?未必就是她玉琉璃所喜能愛之人.

等到女皇陛下帶著她的一眾妃子侍衛們走了之後,眾家兄姐也一並走掉時,八大侍衛突然齊齊地跪在她的面前,請求她的處罰.

"請太子殿下降罪,屬下該死!屬下保護不力,讓太子殿下受驚了!"

"好!罰你們守護著本殿下,讓本殿下好好地睡一覺,任何人不得打擾."玉琉璃揮揮手,眉頭輕蹙.她是真的覺得好累,好象渾身的骨頭都要散架了一樣.不過,在睡覺之前,她還得好好地泡一個熱水澡.

白霧茫茫,滿室飄香的花瓣浴池之中,泡在水里的玉琉璃才閉上眼睛,便猛然睜大,四下里游目尋覓了一遍,突然"啊"的一聲狂叫,在水里雙手狂亂地拍打著水花,發泄著怒氣,一頭秀發被她甩得披散飛揚,她象著了魔地擊打了好一會兒,才喘著向後仰去,頭枕在水池邊上,閉目,腦海里飄過許多鏡頭……

發泄過後冷靜下來了的她,終于想到她穿越而來的第一天,在雪龍峰上,穿進了九公主的身體里,那時的龍兒傷勢極重,奄奄一息,幾乎就要死了.那樣的龍兒不可能是處心積慮的,它就算是妖孽,也不可能知道她這個2033年的獸醫會在那個時候穿越而來,然後會救它一命的.15530561

如果沒有她從2033年帶來的醫藥針水,龍兒在那個雪龍峰上必死無疑.龍兒並非處心積慮地接近她,這個,她的理智讓她不能冤枉了它.後來,都怪她,每次洗澡,她都帶著龍兒一起,如果龍兒是一只妖孽,它已經算是一只很君子的妖孽了.因為她記得,龍兒總是閉著眼睛不肯看她.這時候想來,龍兒確是一只有著人類一樣感覺靈性的妖孽了.

這麼一段時間以來,龍兒都睡在她的身邊,可是跟她同床共枕的.如果它是一只處心積慮要取她清白的妖孽,它有太多的機會了!它是一條巨龍,真要做什麼,早就能做了.那天,要不是龍兒將她從現場中卷走,她一定會落在云天豹的手中.云天豹是一只豹子精,她感應到了.不知道為什麼,她來到這里後,居然好象多了一些超能力似的.比如,她能感知云天豹是一只豹子精,大公主被蛇精上了身,這都玄之又玄.

如果讓她選擇,她還是甯願被龍兒卷走,也不想落在云天豹的手上.後來,龍兒那樣對她,是為了救她一命吧?可它是一條龍!要它是一個人的話,她也許就不會這麼難以接受了.然而,冷靜的理智告訴她,除了它是一條龍之外,它實在沒做錯任何事.這也就是她在怒不可遏地揮劍砍向龍兒時,終于手一偏,劍尖插在一側沒有殺它的原因了.

她的本性就不是一個野蠻的人,而是一個比常人更具睿智,還尼媽的!非常冷靜之人,曾經被人稱為"冰山女神".曾經有個被她拒絕的男人惡劣地對她過一句話:"琉璃,象我這麼優秀的男人你都瞧不上眼,難不成你更鍾于非人類麼?要不要跟個獸類結婚算了?"

尼瑪的!她竟然真的跟個獸類XXOO了!這是什麼報應?是她做獸醫的惡果麼?最令她難以接受的不是她跟龍兒XXOO了,比這更加z糟糕,更加怒火沖天的是,她雖然滿室追殺龍兒,其實卻下不了手,該死的!她是個人吧?是個人怎麼在跟一條龍XXOO之後,還不能下手殺了它?此刻她算什麼?還在為它洗脫一切嫌疑,認為它是在救她罷了.這才真正地令她瘋狂了啊?她還叫它龍兒?!該死的!妖孽!妖孽!要是再讓她見到,馬上一劍穿它的心!

泡完澡後,玉琉璃在她的寢宮之中睡著了.睡夢之中,卻仍然夢見龍兒又悄悄地爬上了她的床榻,跟她睡在一起……

上篇:064 人龍戀曲,驚天動地    下篇:066 你做螳螂,爺是黃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