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妖孽龍爺追仙妻073 考驗開題,八妃爭豔   
  
073 考驗開題,八妃爭豔

太子殿下的話比聖詣更靈,諾大的場面,人多本口雜,全場卻鴉雀無聲地聆聽完畢,完後乖乖地按太子殿下的指示,以最快的速度,開始煎藥的過程.這個過程由著太子殿下帶來的人指揮還沒躺下的鄉民,按藥的比例,和加水的份量,分散帶入每家每戶去……

玉琉璃命人將重病患者集中在一起,首先施以救治.經過確診,是瘟疫倒沒什麼懸念.她發現重病者都是些老弱婦孺居多,最令人慘不忍睹的是有十幾個孩子被抬過來,放置躺在地上的禾草堆上,口唇蒼白,奄奄一息,聽她能救治他們,竟都要掙紮著想爬起來給她磕頭.玉琉璃罷手示意他們都稍安忽動,只要好好地躺著就好,她會竭盡全力地救活他們的.

突然,一個大約六歲左右,眼睛大大,但也染上了瘟疫的女孩抱著一只純白色獅子狗,硬是艱難地爬到玉琉璃的面前,不停地磕頭求道:"太子殿下,聽你是天仙下凡來的,你能幫我把白救活麼?它就要死了.嗚嗚!我的白它好乖,它不能死的."

一個十二,三歲的男孩立即板著臉去喝斥女孩道:"靈,別傻了!太子殿下是來救人的,不是來救狗的."

靈抹了一把眼淚哭道:"嗚嗚!宇文哥哥好壞!為什麼不能救白?白也跟人一樣的,它快要死了."

玉琉璃蹲下來,瞧這女孩子模樣兒生得甚是機靈可愛,她身邊的男孩子天生有著一份貴氣,年紀,少年老成,估計他們是兩兄妹,不由得心生憐惜,問道:"你們是兄妹?"13acV.

跟在她身邊的興都城城主搶著回答道:"他們是兄妹,是本城參將宇文大人的一對兒女.大的叫宇文拓,十三歲.的叫宇文靈,才六歲.不過,現在他們卻是一對孤兒了."

"為什麼?他們的家人因為瘟疫死了?"玉琉璃問道,憐惜之心大起.

"不是.宇文大人一家主子家奴等等一共二十六口,幾天前不知何故突然慘遭滅門.這兄妹倆人剛好在外未歸而躲過一劫.跟著因為瘟疫而被關了進來.不然,殺他們全家的凶徒可能還容不得他們活到現在呢."城主帶著可憐的口吻著.在場的病患似乎都認識宇文大人,對這兄妹倆人投來了同的目光.

好慘的一對孩子!玉琉璃對著靈問道:"靈,我要是幫你救白,就救不了你.你和白,我只救一個,你要我救你還是救你的白?"她突然有了收養這對孩子之心,但要收養之前,也得知道這對孩子的品性如何.

"啊!我不想死."靈呆了好一會兒,但是,她瞧了瞧懷中的白,猶豫了一下,摸了摸白的頭,最終竟是咬了咬牙抬頭道,"太子殿下,你還是救白吧!嗚!"她著又抹著眼淚,顯然是以為自己要死了,好不傷心!

玉琉璃問道:"為什麼?難道白比你自己重要?人死不能複生噢!"這孩子分明害怕得發抖,可見,誰不怕死?可她卻還是選擇了救白.這樣的孩子無論將來放到哪里,都會有一顆善良有愛的心,值得別人的憐愛.

靈閃著淚花道:"白是很重要的.它好乖噢!我舍不得它死.如果一定只能救一個,還是救白吧!"著,抽泣一聲,抹了一把眼淚鼻涕,堅定地著.

這時候她旁邊的哥哥宇文拓生硬地道:"太子殿下,你救白和我妹妹靈吧!如果一定要選擇,你可以選擇放棄我."這男孩子才十三歲,生得白白淨淨,竟一臉男子漢氣概的樣子,挺身而出,似要將妹子護著.

"你不覺得愚蠢麼?白只是一條狗,而你要是死了可不能複活過來的."玉琉璃偏著頭瞧他,對他立即便有了女性天生的母性光輝,心頭已經喜歡這孩子了.

"我當然知道!"宇文拓象個大人一樣,板著臉回答.接著他卻又道:"太子殿下非要我們兄妹其一用命來抵白的命,有什麼辦法?太子殿下就算不救我們任何一個人也是可以的.白也是我們家的一份子,就象我們的家人,它是我妹妹最心愛的狗."

"你有沒有想過,對于你妹妹來,你比這狗有用多了?"

"我了,白就是白,不管它有沒有用."男孩子冷冷地回答,態度還居然有些倨傲.

玉琉璃不再逗他,道:"好了!我知道白很重要了!我幫你們救白吧.你們也不用死,我統統都救."

"啊!太子殿下真好!白不用死,我也不用死,哥哥都不用死?"女孩子破涕為笑.

"嗯,都不用死了!"

于是乎,玉琉璃第一個救的不是人,而是一只白色的獅子狗.宇文拓和宇文靈兩兄妹興奮地瞧著玉琉璃.但宇文拓的興奮也只是一閃而過,然後便又冷淡如冰地坐到一邊去了.一個驟遇全家慘遭滅門的孩子,哪可能高興?

所有的人都在怔忡地瞧著太子殿下接過女孩懷中的狗兒過來,認真地給一個狗打針,喂藥,絲毫沒有因為那是一只狗而有什麼嫌棄的形色,那態度實在是令這里的病人和沒見過太子的人有了深深的震撼!天央國的太子殿下身份是何其的尊貴!不但親自來治瘟疫,連狗都那麼有愛心,誰能相信?!在他們的眼里,這簡真是驚人之舉!

可是,他們不知道玉琉璃本就是一個獸醫!對生了病的動物是最為憐惜的了,做這些事對她來是再自然不過的.跟在玉琉璃身邊的八大妃子也目不轉睛地瞧著認真對待那只狗兒的太子殿下,但他們的心思倒是絕不相同的.四國皇子因為見過太子殿下對待龍兒的特殊,所以感觸並不算太強烈.但是,至此,原本來和親只是吊兒郎當的心態卻早就改變了,他們甚至又有了更加強烈要成為太子正妃的爭奪之心.

鳳鑾爵和王熙影也是一直被眼前的九公主深深地沖擊著的.他們雖然是跟來了,但內心還是殘留著一些過去的記憶.眼前的太子殿下徹底地顛覆了她過去在他們心目中的形象也就算了,怎麼能變得如此的耀眼?原本非常抗拒做太子的貴妃,更不想做正妃的鳳鑾爵竟然也因此而覺得內心某種抵觸的念頭被瓦解了……子下靈大鄉.

縷縷晨光映照著的玉琉璃,坐在一張矮凳子上,將狗兒放在她面前的一張桌子上,象對待一個人似的,對她面前的狗兒認真地做著一個醫者該做的事.她熟練,專業,一絲不苟,動作輕柔,神專注……

那樣國色天香,風華絕代的一個女子,做著這種不相襯的事,卻偏偏就能渾身散發著一種純真自然的美,仿佛她的頭上罩著一個光環,熠熠生輝!那是來自于心靈深處的真!善!美!讓人無法抗拒的,遠遠地勝過了容貌上的美麗!這樣的太子殿下並不知道自己在眾美男的心中銘刻下了多麼美好的形象,因此而引發了即將到來的一場太子正妃的激烈爭奪戰.

可是,龍爺閻修羅瞧著丫頭這麼認真地對待著那只狗時,卻心里瞞不是滋味的.他一直以為丫頭對他是特別的,只有對"龍兒"才會那麼疼愛寵溺的,原來不是呢.丫頭是愛心泛濫成災麼?什麼動物都寶貝啊?他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吧?這麼一想,更不是滋味兒了.

原來八大妃子當然也是要來幫忙的.可因為這里有很多人根本是沒病的,只是被官兵冤枉地關在這里罷了.所以,人手反倒顯得太過充足.這里的鄉民生怕這些穿著光鮮,美貌妖嬈的妃子,和板著臉的侍衛們沒做過燒火煎藥的事,會不會打爛他們家的瓦罐,燒著他們家的廚房?所以,免得過,謝絕了他們的幫忙,這些妃子們和侍衛們就都不用去參加煎藥了.

南宮玨一直有些心虛地瞧著龍爺閻修羅的背影,對于自己的飛刀之快,准,狠,他一向很是自豪的,這次卻恨自己射得太准確了!人人都沒傷到他,為何偏偏就他的飛刀不長眼睛?他自是在女尊國長大的,所以心里認定了太子殿下必是天央國未來的女皇陛下.而在他瞧來,太子殿下對這閻修羅是特別的.這閻修羅周身散發著的寒冷霸氣只有在太子殿下的面前才會收斂,那雙幽深如寒潭似的眸子向他瞧過來時,竟然讓他感到了一絲膽寒.

如果日後閻修羅做了太子正妃,將來便是皇後.他這飛刀之仇,難保人家日後不會記恨在心,那他這個妃子能好過麼?不過,他向來也是心高氣傲的王子,又不想向他聲抱歉,所以便瞧著人家的背影有點出神了.

玉琉璃處理好白之後,藥還沒有煎熬好送來,瞧見八個妃子或坐或站,閑聊無事,跟這里格格不入,穿著富貴妖孽,打扮風-騷入骨,反觀這里的鄉民,簡直就是天鑲之別.她原本提出要八大妃子跟來,原因無他,就是以為他們絕對不會跟來的,那樣,她就有理由將他們踢出去了.可沒想到他們八個都來,這真是大大地出乎她的意料.他們是對她真的有心麼?還是為了什麼?八件那麼多,叫她怎麼哽?瞧著就已經礙眼,無論如何,她得把他們踢出局.

想到這里,玉琉璃突然有了惡劣的刁難他們之心,眼珠子骨碌碌地一轉,黛眉輕蹙,計上心來,轉身面對八大妃子,一抹笑意邪魅地勾起,她清了清聲道:"咳咳!你們似乎太象閑云野鶴!站在這里有些不好看.這些病人瞧上去個個表痛苦,你們也不幫幫忙,得過去麼?現在,本太子開始要給你們考驗的題目了,聽好啦!"

八個天之嬌子的美男,原本沒有要為太子殿下作出死拼之心,可此刻卻哪里還有悠然自得?爭強好勝之心人本有之,何況他們個個自命不凡,自認自己非池中之物,都是人中之龍,這太子正妃之位就算不想做也想爭了,那可是面子,榮譽,自尊等等的問題.所以聽到太子殿下突然要出考題,便個個斂神靜聽,生怕漏聽了一個字.

玉琉璃用手指著這間大屋里的禾草堆上躺著的二十幾個病人道:"瞧見了吧?這里一共剛好就躺著二十四個重患病人.你們八個人,每人平均護理三個.誰的護理能讓病人感覺更舒服些,誰的分數就高.這就是本殿下給你們出的第一道考題.如果不願意參加的,也可以不參加,只要回宮後自己向女皇陛下提出不做本太子的妃子即可."

"呃!"八大妃子睜大眼睛,俊臉全黑了下來,原也估計太子殿下出的必是難題,哪想到第一道題會這麼難?難就難在,那些重病患者一個比一個髒,臭,爛,老弱病殘,外加一身難聞至極……他們站在這里陪著太子殿下已經想捏鼻子了,只是有感于太子殿下的美德,醫德,而不好意思走出去罷了.現在太子殿下還要他們做護理?讓他們舒服的話,他們得有多不舒服?這一下,八個妃子都感覺頭上烏鴉飛過,黑暗無邊了.

那些病患就算是病得再重,耳朵也是聽得清太子殿下的話,也不禁個個都睜大眼睛,不敢相信太子殿下會叫自己的妃子來護理他們.這一下,又成了奇聞.太子殿下的八大妃子個個妖嬈多姿,聽有四個是來自四國的高貴王子,一個是本國將軍,一個是天央國文科探花郎,還有一個是傳中的"龍爺",另外一個雖然不出他的身份,但也如謫仙天將般,哪有一個是凡品?這些人竟要做他們的護理麼?怎麼可能?別折煞他們吧?他們已經快要死了,哪受的起這些富貴啊?簡直就是太奢侈了啊!會不會立時要了他們的賤命?

可是,下一刻,這些人僅剩下的那麼一口氣差點就要因為驚世駭俗而氣絕身亡了!他們驚顫啊!怕自己受不起啊?這些一個比一個貌美如花的妃子們竟然爭先恐後地向他們走近,一個個面帶笑容.那笑容雖然只是咧起嘴巴,象有些抽筋一樣,絕對不是自然笑,但也已經驚世駭俗,令他們無比地震撼了!

"啊!好!真是妙!九……公主的這個主意真是妙啊!偶喜歡,偶決定免費當評判,暫時不嗑瓜子了!"百花仙子原本覺得這里好沒意思,打不起興趣,正在無聊地嗑瓜子.這會兒來了興趣,瞧著八大美男的表"格格"地嬌笑著指向他們道,"太子殿下,你瞧他們的表,好象很免強呢?這得扣分!啊!您瞧!他們是哭還是笑啊?"

"是麼?"玉琉璃望過去,雖然板著臉一本正經的,玉琉璃其實在偷笑.早就料到他們怕髒,一個一個都象有潔癖麼?打扮得象孔雀開屏?明知是來救人的,以為來參加選美麼?哼哼!這會兒就要瞧瞧他們誰能克服自己怕髒的心理了!想做她的妃子麼?沒那麼容易!非把他們個個整到怕,自動退出不可.嘿嘿!八大妃子!你們有難了!

"嘻嘻!"八大妃子齊齊傻笑了一下,盡量將嘴巴咧到耳根去,表示他們的笑乃是真笑也!不免強,不免強.15530561

調皮搗蛋的百花仙子原本一直在無聊地嗑瓜子還好,這會兒活躍起來,突然美眸滴溜溜轉了一轉,不知想到了什麼鬼主意,手指向納蘭星池正在瞧著的病人老婆婆輕輕一彈.那老婆婆分明都好象快要死了,可是見到納蘭星池來到她面前後,卻象花癡一樣流口水.被百花仙子彈指輕輕點來時,一縷仙氣無聲無色地跟著飄渺過來,那老婆婆突然便睜大眼睛,無比詭異地道:"嘻嘻!我要抱抱!"著,雙手竟然就向納蘭星池抱去.

納蘭星池見那枯枝一樣的雙手滿是烏黑抹膝,髒兮兮要向他的身上抱來,嚇得不輕,想要退後一步時,面前的婆婆竟然一個怪異地咧開大口,那大口牙齒已經掉光,配著一張滿臉皺紋的老臉,雙目一點精光閃過,當真是要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的!她竟然向他一撲,雙手敏捷地抱上了他的虎腰,將滿頭稀疏得僅剩下沒幾根的白發蹭到他的面前,拼命地蹭了蹭,口中叫道:"舒服!好舒服啊……"

"啊!"一聲殺豬般的驚叫,當然是納蘭星池發出來的!他忍不住了嘛!還以為遇到妖孽了,慌得他!突然伸手一拍,用力一推,那阿婆便被她推倒于地重新躺下了.這下又大出意料之外,不是吧?出人命了?!

"啊喲!太子殿下,你瞧瞧!殺人了呢!那阿婆只想要人抱抱,他就那麼嫌棄,拍死人了!"百花仙子唯恐天下不亂地嚷嚷著,還跟著念了一聲"阿彌陀佛"道:"善哉!善哉!有人雖然皮襄生得好,卻心腸歹毒啊!"

納蘭星池這才發現是百花仙子在搞鬼整盅他,恨得咬牙切齒之際,又無可奈何地瞧見所有人都向他投來了指責的目光,那阿波竟象似要斷氣了!這還得了?迫不得已,他只好暗暗地給這阿婆輸入了一縷仙氣,以免她真的馬上氣絕身亡!

這一縷仙氣輸入去之後,婆婆立時便醒來睜大眼睛,笑眯了一雙老眼,更加怪圈地對他道:"啊喲!婆婆怎麼就覺得瞧著你就舒服了?要是你讓我摸摸你的臉,不定婆婆的病不用吃藥都要好了."著,又伸出手去要虎摸他的臉.

這眾目睽睽之下,太子殿下也投來了怪異的目光,好象在審察著他對待老人家病人有沒有愛心一樣,剛剛拍了一掌已經自毀形象,這會兒是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了,否則就是中了百花仙子的詭計.明知這老婆婆被百花仙子動了手腳的,公然要虎摸他的臉?有沒有更猥瑣的婆婆?嗚嗚!他就要這樣忍辱負重地被阿婆揩油麼?他可是堂堂的天將一名!哼!百花仙子,你等著!我會找你算帳的!你這次真的惹火本將了!

悲催的納蘭星池咧嘴強笑道:"婆婆,你還是躺著吧!來,我扶你輕輕躺下."手中一動,扶著婆婆的手自然地讓婆婆要伸到他臉上的手僵硬了,哪能撫摸他的臉?嗯哼!想讓他輕易地出局麼?沒那麼容易.

百花仙子沒能整到他,偷偷地向他伸了伸舌尖,做了一個鬼臉,只得算了,先放過.偶有的是辦法,後續陸續有來,除非你乖乖地退出爭奪九仙女的行列,不然,哼哼!整死你納蘭星池.

其余的妃子也都豁出去了!不敢露出嫌棄怕髒的表來,給病人做些沒用的也好,但具體要做什麼?總是有些手足無措.好在,這時候藥煲好送來了,他們都松了一口氣,因為喂藥誰不會?

龍爺也是個有嚴重潔癖的人.他本是飛龍,在沒有遇見丫頭之前,他大多數的時間是在雪龍峰上以修練為主,其余事皆為次要.在雪龍峰上來去用飛,他連地上的髒亂都難以忍受,最喜歡雪地.可是,此刻他卻是第一個能克服潔癖的人.因為他心中想到了自己奄奄一息之時,傻丫頭竟然將它放進過肚子里,讓他得到了她的體溫,才保他一命.丫頭的心靈是那麼的純淨美好,不染一絲塵埃.她有資格如此考驗任何一個想要靠近她身邊的男子.跟丫頭相比,丫頭為這些不相干的人做著這些在許多人眼里非常髒的事,卻是那麼的自然,那麼的理所當然,連想都沒想過,她其實可以不做,只要叫別人做就可以.他,一向自以為了不起的龍爺,在丫頭的面前,也覺得自己普通了!丫頭靜靜地坐在那里,眯起的美眸之中似乎有一絲愜意!他感覺到了,丫頭在打著把他們這些人都踢出局去的算盤吧?

可是,瞧瞧!這些家伙沒一個能逃開丫頭的魅力.丫頭宛若一朵出水的芙蓉,映襯著這世間都變得美好!他想在她的身邊,一定要在她的身邊.無論付出什麼代價,他都要做丫頭身邊的唯一男人.這些兔嵬子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趕走呢?丫頭會不會看中他們其中的一個?

上篇:072 飛刀,一聲驚夢,    下篇:074 龍爺獻舞,為我著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