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妖孽龍爺追仙妻074 龍爺獻舞,為我著迷!   
  
074 龍爺獻舞,為我著迷!

不單是龍爺克服了潔癖,其余的妃子也因為折服于太子殿下玉琉璃渾身自然散發出來的高貴醫德,而漸漸地投入到為病人做護理的工作中,不知不覺地自然起來,都能拿著藥碗認真地扶起垂死的病人,將藥汁慢慢地喂入他們的口中.

四大宮女加入到百花仙子的評判隊伍之中,此時卻個個歪著腦袋,側著臉,瞧著眼前的景象揉著自己的眼睛,實在不敢相信這些妃子們真的能端起藥碗,扶起那些病人.那反差太大了!穿著太過于富貴,美貌太過于驚人的妃子們就象天上的謫仙,半跪著扶起躺禾草堆上如同乞丐一般的重病患者,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能相信?

奇跡啊!她們家的太子殿下太過了不起了!這些妃子們將來一定會被太子殿下治得服服貼貼的吧?瞧他們的手腳哪象干過這些事的人?被人伺候慣了的大爺們反過來伺候平民?也只有她們家的太子殿下才敢這麼指使他們,還能讓他們心甘願地做這奴才和婢女才做的事吧?眼看他們將藥汁喂完,四大宮女中的月嫦感動莫名地輕聲叫道:"滿分!奴婢給他們都打滿分!"

"奴婢也給他們打滿分!"貂嬋,落雁,飛燕都爭著要給他們打滿分.

花仙子鄙視地嗤笑瞧著她們道:"喂!你們都是花癡啊?憑他們那樣的笨手笨腳,一副不會做好事,做事就要打爛碗的樣子,你們給他們滿分?會不會太開玩笑?偶看他們就算是打爛了碗,你們也會開花富貴,大吉大利,加分吧?"

"奴婢們哪有?奴婢是覺得他們都很棒啊!個個都出色."月嫦宮女辯護道.

她的話聲剛落,突然"怦!"的一聲,一個碗掉落到地上,徹底打破了眼前的平靜.只聽得百花仙子的聲音立時幸災樂禍地嬌滴滴叫道:"噢!有人真的打爛碗!扣分,絕對扣分!別落地開花,富貴榮華什麼的."

"誰?誰用石子打本王子的手腕?"打爛了碗的楚狂王子憤怒地望向上官司棋王子.他剛才感覺自己的手腕上好象痛了一下,懷疑是離他最近的上官司棋陰險地用石子打中他的手腕,才至令他的手一個抖動,碗就掉落地上了.但是,那石子太,打得不輕不重,沒痕沒跡的,只是剛剛好令他打爛碗而已.瞧向上官司棋時,上官司棋對著他偏頭無害地笑笑,他一時竟不敢隨便地認定是他.是誰?誰打他的手腕?他要吃啞巴虧了麼?

"嘻嘻!楚狂王子被扣一分!"宮女們雖然同他,但還是捂臉笑著,嬌聲宣布楚狂王子失手打爛碗的的悲催.

其余的男妃子們暗笑在心,幸災樂禍地瞧著楚狂.上官司棋笑道:"狂妃,打爛一只碗也不是什麼可恥的事,又何必找借口推托?不過是被扣一分嘛,至于別人打你的手腕麼?"

"我的手腕真的痛了一下."楚狂面耳赤,憋得難受,可是瞧大家看著他的眼神都好象他在謊話一樣,好不冤枉!

但是,太子殿下玉琉璃卻在這時冷冷地了一句話道:"防人之心不可無,害人之心不可有."完凌厲的明眸向上官司棋冷若冰霜地瞪去一眼,瞪得上官司棋縮了縮脖子,歪了歪腦袋,然後翻了一個白眼.他只是想捉弄一下楚狂嘛,誰叫他那麼認真?想做太子的正妃麼?沒門!要做也是他上官司棋來做.

好在,楚狂只是打爛碗,藥卻是已經喂完了.大家瞧著楚狂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個個聳聳肩,還是扣分.諸如此類的動作還是陸續有來,舉不勝舉……有人陰溝里翻船,有人暗暗偷著樂.宮女們在百花仙子的胡搞下變得也有了些野-性起來……

如此大約兩個時辰之後,這些病人已經大有起色.三個時辰之後再喝一碗藥,輕度感染的已經驚喜交集地發現自己恢複了體力.就算是重病患者也已經從躺著的姿勢變成坐著在聊天了.到了晚上,全城已經轟然傳出,瘟疫不是絕症,太子殿下是天仙下凡,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了.

翌日.

興都城的夜成了狂歡之夜!一場瘟疫來勢凶凶,去勢如潮.誰也沒想到這自古至今都沒人能治的瘟疫去得竟是如此的快速!這讓他們興奮得手舞足踏,為了慶賀,他們在野外舉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篝火聯歡晚會,決定載歌載舞,以答謝太子殿下的救命之大恩大德.

于是乎,星星之夜,還帶著春寒如霜,夜風拂面時有如霜凍雪飄,呵氣可成白霧,這興都城的鄉民卻在野外燒起了篝火,唱起了民歌,歡聲雷動,載歌載舞……

"星星稀,篝火旺,咱們圍繞著天央歌唱……"歌聲嘹亮,響徹云霄.

太子殿下被人當作神靈一樣安排好舒適的位置,坐在篝火旁觀看他們的舞蹈,聽他們唱歌……因為昨天就把瘟疫被治好的消息傳了出去,飛鴿傳書,還有快馬加鞭……通信工具雖然落後,消息也傳得瞞快的.早有隔離城的人也大膽地趕了過來,為一睹太子殿下風采而來的;也有想來瞧太子殿下那八大妃子的,甚至還有人主動送來燒豬,燒雞……各種水果……等等.所以場面顯得異常地歡樂,熱鬧非凡.

八大妃子也懶洋洋地分別坐在太子殿下的兩邊.左邊有四大王子,右邊有龍爺和納蘭星池,鳳鑾爵和王熙影.他們圍成了一個半圈在篝火旁.這八大妃子之中,四大王子身邊也各自跟著一個厮.但其余四個妃子倒是沒帶丫環厮,凡事本想自己動手,可太子身邊的丫環們太過勤快,都巴不得為貴妃們服務,所以他們也就坐得舒心懶散了.

正在嗑瓜子的百花仙子顯然又嗑夠了瓜子,她硬是擠到玉琉璃的身邊來,笑得如同百花綻放似的,道:"九公主,偶聽你這八大妃子能歌善舞,個個文武全才,這些鄉民的歌舞雖然激洋溢,喜氣沖天,可就是缺少了魅力,偶花仙兒要打磕睡了!太子不如叫你的八大妃子出去表演表演吧,偶們也好再給他們打分,又可以養養眼."

百花仙子這麼一個提議,立時得到了許多宮女們,鄉民們的支持,個個都睜大眼睛瞧著太子殿下,就希望太子殿下能叫她的妃子們獻藝,可以大飽眼福.

玉琉璃瞧著花仙兒,對花仙兒的印象未免有些怪怪的.十幾天前,她記得她還對著納蘭星池有些要死要活的樣子,這會兒卻又似愉快到不得了,只要有瓜子磕,好象天蹋下來她也百花開放一樣,未免前後不一,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了.不過,她的提議倒是好的,她正有些悶了.這些鄉民的歌聲固然是熱高漲,但肯定比不上她的八大妃子之才藝吧?何不趁此機會叫他們上台走走台步,表演助助興?

思此,又瞧了一眼花仙兒,玉琉璃先就望向納蘭星池道:"納蘭公子,你可有些什麼特別的才藝?"

納蘭星池見九仙女第一個問的就是他,不禁有些激動,也不用想就嬌傲地回答道:"本公子最擅長的是舞劍和吹-嘯.不知太子殿下想瞧我舞劍呢,還是想聽我吹-嘯?"九仙女以前過喜歡聽他吹-嘯,但也過愛看他舞劍.他一直就不知道她是更愛看他舞劍呢?還是最想聽他吹-嘯?此刻被貶為凡人的九仙女能回他這個問題吧?

哪想到玉琉璃竟然轉頭問花仙兒道:"花姑娘,你決定吧!"玉琉璃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挺喜歡花仙兒,對她的精靈古怪還挺縱容的,就象她是一個可愛的妹妹,不自覺地就讓人寵愛起她來了.

"偶來決定?"花仙子指著自己的鼻子,然後瞧向納蘭星池,愉快地眨眨眼笑道,"那好吧!星星,偶最喜歡看你舞劍了.你就舞一曲《天將下凡,淚奔歸天》吧!"嗯哼!你總有一天淚奔歸天的,遲早你得舞那麼一曲.

"有這樣的劍曲?"所有的人都向花仙兒投去疑問的目光.花仙兒訕笑道:"嘿嘿!偶的意思是我們家星星即席舞劍,可以畫劍為曲.那一定就象天將下凡一樣,大家看了一定會激洋溢,感動淚奔的.這樣的劍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一回聞.大家只有今晚能看一回,將來此曲歸天,大家就沒得看了.嘻嘻!牽強!牽強!"她著還向人作了一個揖,打了一下恭,讓人摸不著頭腦,只覺她在開玩笑罷了.

納蘭星池已經站了起來,走到玉琉璃的面前,有些固執地認真問道:"太子殿下決定吧,舞劍還是-吹-嘯?"

"就,舞劍吧!我喜歡那種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探虎穴兮入皎宮,仰天呼氣兮成白虹的劍勢如歌,壯懷斷腕之豪,千秋風流之名劍."玉琉璃想也沒想地回道,她最佩服的是古代那些誓死如歸的英雄人物,就象項莊,楚王等等,雖然英雄結局總是悲歌,但卻憾人心動.

納蘭星池微微地笑了,答了聲"好!",便舉劍向天,一個流星急步,繞著火堆疾馳飛躍,劍轉如虹,舞起了玉琉璃想要的劍勢如歌,千古風流之名劍,那姿態之優美,動作之矯健敏捷,登時瞧得人人如癡如醉,激澎湃,叫好喝彩聲不斷傳出……

他白衣如雪,劍畫如曲,眉間風流,身姿曼妙,時而象天將下凡;時而似人間風流俠客,劍氣森森,如驚鴻掠過……這樣的一個名劍美男!每一劍劃過,都舞得人人心動,個個癡迷……

在座的北朝王子凌北寒是用劍的,他也瞧得甚為動容,並且有些暗暗地思忖著他那一劍畫來時,他能擋麼?這一劍指向哪一個部位?這麼想著時,便是有些覺得自歎不如之外,竟是想得癡了!

龍爺起初瞧著有些不屑,可是瞧著瞧著,他也有些動容了!這子不簡單,這樣的劍當真不凡!他龍爺用的是一把軟龍劍,時時系在他的腰間,當作一條腰帶來用.因為,他幾乎沒有多少機會要解下腰間的軟劍.這天央國的人他從沒放在眼里,只有在對付豹族,狼族,和虎族等等精怪時,才要用到他的軟龍劍.可是,這子身上沒有精怪的妖邪氣息,一身正氣凜然,純淨溫良,卻舞出如此不凡之劍,難道他真是……天將不成?

他是誰?玉琉璃也同樣瞧得入了迷!她也同樣的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雙劍雙刀尤其靈活巧妙.可是,她自認舞不出納蘭天池的氣勢,那劍舞得滴水不漏,讓人恍惚間好象瞧見一個天將下凡,劍笑凡夫俗子,無敵于天下.關鍵是,她覺得似曾相識,好象很久以前,她就坐著瞧過他這樣舞劍,他只想博她一笑似的……這念頭好端端地浮上腦海來,令她不禁微微愕然……口中喃喃念道——

"擊水翻滄海,摶風透赤霞.赤霞有真骨,恥飲誇池滇."

劍氣這時嘎然收止,劍尖劃下一個句點.納蘭星池在一片喝彩聲中持劍而立,仙影飄飄,怔怔地瞧向九仙女玉琉璃.聽到玉琉璃念出的詩句,他幾乎以為九仙女有了仙界的記憶,記起了他這個青梅竹馬來了.可是,認真瞧去,他也知道玉琉璃是不可能保有天界記憶的.她和閻修羅的記憶都在被打下凡間的那一刻就被徹底地封存了,哪里可能記得他?她連她的阿羅哥哥就在她的眼前都記不得了,哪里又能記起他納蘭星池?思此,不禁落寞地瞧了她身邊的閻修羅一眼,心中輕歎一聲,走回他的位置去了.

閻修羅側臉望著玉琉璃,見到丫頭對納蘭星池的劍舞那麼欣賞,瞧得似乎是入了神,還輕輕地念了一首詩,神太過于專注,心中警鈴聲大作,不禁隱約又多了一絲危機感.

玉琉璃感覺到了閻修羅注視著她的目光,回頭瞧他時,對上了他深邃如海般的雙眸,突然不懷好意地壞壞一笑,問道:"閻公子難道也想上台表演一曲麼?你自認自己的劍能勝過納蘭公子麼?"

"舞劍又有何難?這里人人都會."下之意他是有些輕視人家了.閻修羅捕捉到玉琉璃眼里閃過的一抹壞意時,不禁心中一動.這丫頭打的什麼壞主意?想讓他出丑麼?哪有那麼容易?要舞劍的話,他絕不會比納蘭星池差.誰知道下一刻玉琉璃提出的卻不是讓他出去舞劍,而是要他跳舞?

"閻公子,舞劍嘛,本太子瞧得過了癮,所以不瞧舞劍了.不如,你出去跳個舞吧?會不會呢?最好加上唱首歌.不知閻公子會不會唱歌跳舞?"男人舞劍嘛,當然會了.可是,他會跳舞嗎?她還真有些期待.他話的聲音挺好聽,唱歌好聽嗎?男人跳舞,跳得好時,比女人更迷人.

單龍其的拿.玉琉璃的話音剛落,沒想到閻修羅爽快地回道:"好啊!不如,我跳舞,你唱歌好不好?我們一起表演!"丫頭,你也別坐著太舒服了,出來陪我唱陪我跳吧!別讓我一個人獨舞.

啊!玉琉璃沒想到他有這樣的提議,本想一口拒絕.但是,他的提議卻讓許多人都興奮了起來,大聲附和道:"太子殿下唱歌!唱歌!……"異口同聲的鬧哄哄起來,這下,玉琉璃沒法,突然想起了什麼,伸手從她的發間取下那個的琵琶來,道:"好吧!我彈一首琵琶曲,你跳舞吧!"

太子殿下從頭上拿下一個琵琶來,瞬間變大,成了一把大琵琶,這本來就有些驚世駭俗,不知是什麼神物.閻修羅瞧見了不禁微微變色,他記得丫頭曾經彈過一次琵琶曲,那是在四皇子的蘭亭竹苑內,他聽了十分難以自持.不知道她這琵琶是什麼仙物,他的功力夠不夠抵禦它的仙力?要是等會兒受不了當場現出龍的真身,豈不嚇唬到人麼?可是,這眼前也沒有拒絕的余地吧?要不要舞?

"怎麼了?不會跳舞?"玉琉璃嘴角輕勾,笑問著時一副就想瞧他出丑的樣子.15530561

"會,當然會."他忍不住地想在她的面前獻舞一曲,其實他非常善舞,只是有些擔心那琵琶聲……

"那好,我就彈一曲《如歌禁愛》."嘿嘿!這是2033年的流行曲,你怎麼舞動隨曲?要不要你不會?不會的話,花仙兒和那些宮女們就要扣分羅!誰叫你那麼賭定你就一定能勝出.想做她的太子正妃?沒那麼容易.

"好!無論你彈什麼曲,我都能隨曲而舞,你放心彈吧!"閻修羅可不想被丫頭瞧扁了.何況這曲總有調,有格,一首曲又不能隨便改動曲風弦樂之律,你能彈,我就能舞.他信心十足,要是抵禦不了她的琵琶聲再遁形吧.

他有一千年的道行,什麼曲風不會?他的琴彈得最好,舞麼?更兒科,因為他是一條龍,最擅長龍飛如舞.

玉琉璃抱著琵琶坐著,手指輕輕勾動大弦,弦被撥動,如珠似玉的琵琶聲嘈嘈切切,輕顫挑起,立時如和風細雨綿綿輕飄,頃刻之間就勾得人人跌進一片迷茫……這是一首英文歌,歌詞大意是:"如歌,聲聲扣,別扣我心,今夜禁愛,我享受孤獨……"13acV.

人人都在屏氣凝神地盯著龍爺閻修羅,他要如何舞起?包括玉琉璃在內,琵琶聲勾起之後,她的目光也不自禁地將焦距定在閻修羅的身上.

但見他欣長如最佳男模特似的絕美身體在篝火旁向玉琉璃一個九十度的鞠躬,那姿勢猶如歐美十八世紀的騎士,又如天神突然降臨人間,妖孽般的眼神狂傲不羈地望著玉琉璃,深邃如星的雙瞳之中其實就只有一個人的存在,旁若無人在他的眸中演澤得淋漓盡致……

猝然地,隨著琵琶聲起,一件外衣被他華麗狂野地一扔,穿著緊身白色衣裳的他性感地勁舞而起,腰肢柔韌,力與柔相合,如銀色的皎龍翻騰出海,擊起千層浪……似驚鴻幻影掠過水面,豔絕!

驚心動魄的豔舞!奪人心魂,勾人三魂七魄……

一舞驚豔!她的曲輕柔,他的舞曼妙;她的弦變急,他的舞激狂;琵琶聲如清溪之水,他如魚龍在躍;琵琶聲轉高亢清悅,他似飛龍在天,越過千軍萬馬……

心動!隨曲而舞.心契,隨舞而曲.她的目光隨著他的舞而轉,他的舞隨著她的曲不能自控……他們的目光交織在一起,緊緊相連.玉琉璃是為他的舞姿醉心其中,而閻修羅卻因為她的琵琶曲而龍形曼舞,終于發現她的琵琶之音沒法象上次那樣影響他時,更加恣意狂舞,野-性地笑了……丫頭!為我著迷吧!我只是為你而舞!

所有的人都看得如癡如狂,不能自己,竟然有人不由自主地從坐著的姿勢站了起來,狂扭腰肢,跟著弦樂在篝火旁想學龍爺一樣狂熱地曼舞,卻學得四不象,天差地別,難看死了.甚至有人因為那姿態太美,想模仿他,結果,悲催的跌倒,摔了屁股……

玉琉璃被龍爺的舞姿迷惑得心動神馳,當一曲既畢,樂音畫下了休止符時,她仍然瞧著性感迷人的閻修羅那魅惑人心,狂野邪肆的笑容而心跳久久不能平靜……目光竟然落在他此刻鮮豔奪目的唇上,腦海中想起了那日的初吻……胸腔起伏……她瞧見閻修羅緩緩地向她走來,在所有人雷鳴般的叫好聲中,目光未曾離開過她……

一個姑娘雙手捧著閻修羅剛才丟掉的大衣,含羞答答地走到閻修羅的面前,將衣服交回給他.

正在這時,"啊!"的一聲驚叫傳來,劃破了整個夜空!

上篇:073 考驗開題,八妃爭豔    下篇:075 贏了的話,讓爺侍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