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妖孽龍爺追仙妻077 別撓癢癢,最怕癢癢   
  
077 別撓癢癢,最怕癢癢

雖然被人壓在身下,但玉琉璃卻沒有慌亂,反倒格格地嬌笑道:"閻修羅,不怕本太子再打你一槍麼?再打就真的廢掉你!"哼!她過她有的是辦法對付色狼的,有人偏偏不信邪,惹火燒身了吧?不廢他算仁慈了.

然人琉卻惹."丫頭,你敢廢了我,這輩子你就別想要有幸福了!敢笑話我?瞧我不修理你!"閻修羅在她的額頭上青蜒點水地親了一下.然後,突然地,龍眸閃過一絲狡黠和調皮,勾唇邪笑,伸手到她的胳肢窩下作亂一翻.

"啊!咭!你找死!廢了一半還敢撓癢癢我?吃了一次虧不長智的人就是蠢!姓閻的!瞧我不整死你!"玉琉璃最擅長近身的肉搏戰了,要從一個男人的身下翻轉對她來可不是什麼難事.何況身下的男人半身不遂,是半個"廢人".

"哈!你死定了!"身手敏捷的她一個飄亮的翻轉,將男人壓在身下,騎坐在他的腰身上,向他周身最敏感的地方呵去,撓癢癢麼?誰不會?瞧你怕不怕癢,聽怕癢癢的男人才疼愛老婆.

果然,她才出招,某男人立時象條毛毛蟲子一樣扭了幾下,扭來扭去的,抱得前胸遮不了胳肢窩,沒一分鍾就很沒骨氣地投降了,沒出息地舉白旗道:"別!別撓癢癢!我投降.太子殿下在上,妃任由你魚肉,就是別撓癢癢.我最怕撓癢癢了."失策啊!怎麼愚蠢到提醒丫頭,他的至命弱點?

"哈哈!樣的!真沒出息!以後給我安份點,別老是一副你是佬大的款.你給本太子記住了!我才是你佬大,你只是我的嘍羅!"拍拍手掌,從他的身上下來,突然發覺騎在這男人身上的感覺真的……爽!

"是,的記住了!"某男乖巧可愛得象一只兔子.不過下一刻他卻又問道:"大佬,只有我一個能當你的特別嘍羅吧?你有什麼特別嗜好,叫的服務就好,別人就免了吧!"

"誰的?我妃子多多,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你滾一邊去,壓著我象塊石頭一樣,我的腿快被你壓斷了."她威風凜然,一副我是大佬,你是受的大女人姿態.本來麼,她是太子殿下,將來就是女皇陛下,能不威麼?

"爺沒感覺,你蹭什麼蹭?!"戲謔地笑著,他伸手去梳理了一下她額前的發絲,將她散亂的發絲掖到耳後去.

"誰蹭了?不准亂動!你好好躺著去,不然本殿下叫八大侍衛抬你出去."拍掉他曖昧的手,雖然只是梳理發絲,但那煸的動作太溫柔,她消受不起.她有蹭過他嗎?

"好……吧,丫頭!"這丫頭了可是絕對能做的出.他不想被人抬出去那麼難看,就真的只好安份守已了.何況,他就算想做些什麼也做不了,某部位麻木得,當真是一點感覺也沒有的.

"為什麼總叫人丫頭?"還是有些耿耿于懷的,她躺好之後,不自覺地問道.冷靜下來,她心中多了一份懊惱.這厮的叫她丫頭,叫"若璃"也丫頭.吻她是溫柔狂的,吻"若璃"還不是一樣熱如火?她竟然差點就失守城池,是不是太容易淪陷了?男人,男人而已,哪個不是花心的?她就別白癡了.不過,這天央國的國也不錯,女人地位高,男人都成了樣的,聽天央國的男子很守楨襙的,男子都有在手臂上點上朱砂,名為守宮砂,婚前檢點,保住守宮砂,不然婚後會被女主嫌棄的.不知這家伙的手臂上有沒有點守宮砂?想到這,向他的手臂望了一眼,可惜他穿著衣服,看不到.

"喜歡,你本來就是一個丫頭."閻修羅見玉琉璃望向他的手臂,也不知道她望什麼.

"哼!"玉琉璃冷哼一聲,心想,這家伙生得這麼妖孽,那守宮砂早就沒了吧?有機會真想瞧瞧.

過了一會兒,龍爺問道:"你剛才為何突然發飆?原先不是挺享受的麼?我突然太粗魯嚇到你了?"龍爺心地問著,到嘴的肉掉了,能不可惜麼?

"我哪有……享受?是你自我陶醉吧?"她為何突然發飆?龍兒的巨龍真身為何在那關鍵的一刻從她腦海中騰飛出來?那一室的寒霧蒙蒙就那麼深刻地鐫刻在她的記憶之中了?從心里學的角度來,她是蒙上了陰影麼?她的心理素質一向高,那樣的一場意外不會影響她的,不會的,她能克服的,不會讓那件事留下什麼恐懼症之類的吧?

"嗯,我是很陶醉的.丫頭,我們都不要別人,只要我們彼此,好不好?我以後注意,不會嚇到你."龍爺賣乖又賣萌地,想哄得丫頭開心,答應他只獨寵一人,那個人當然是他.

"胡什麼?我怎麼會被你嚇到?少沒用的,安靜點!我睡了."玉琉璃一個反轉,側身向里,不想再話.因為,她心里一陣煩躁襲來,龍兒在她的腦海里出來,她的心就象被它的龍爪子爪了一下似的,不清是痛還是惱,抑或僅僅只是煩.那揮之不去的"龍"!如一陣龍卷風般直襲她心頭……突然,她想到這天央國里有一個不好的傳——新婚之夜,誰被壓在下面就會成為生孩子的那一個.

象有一聲焦雷"轟!"的一聲炸響似的,她想到那一次在石室之中,和龍兒的一夜,是她壓龍兒,還是龍兒壓了她?電光火石之間的回想,她的記憶里好象是自己因為藥物而壓倒龍兒似的.所以她沒有懷孕,但龍兒會不會懷孕?這麼一想,她不禁呆若木雞!要是龍兒懷孕的話,一條大肚龍怎麼辦?天啊!生孩子的據她所知都非常非常地辛苦!她始亂終棄,拋棄龍兒也就算了.這才多久,又另結新歡了?龍兒雖然只是一條龍,但也沒有任何過錯,要是它懷孕的話,沒人照顧,一條龍孤苦伶仃地生活在那個象龍女活死人墓的石室之中,那得有多可憐?

可是,她又沒法接受跟一條龍牽扯下去的景.但要是龍兒有了她的孩子那又另當別論了!乍驚之間,突然轉臉望著天花板,不禁如被電擊一般,腦中亂成一團,慢慢地變成了空白,不知不覺中,一滴眼淚從她的眼角中掉落,滴在枕上,她頓感一陣疲勞襲來,只想好好地睡一覺,睡醒之後,忘記了!都忘記了吧!就當一切只是夢.

丫頭睡著了?真是放心啊!閻修羅在丫頭的身邊躺著,心里有了滿足感,就算是不不語,他也開心.但是,當他轉過身來時,竟然瞧見丫頭眼角掉落一滴淚珠,那淚珠瞬間滴進了他的心尖,令他的心象被什麼東西揪起,難受極了!誰?誰讓丫頭掉淚了?丫頭為什麼掉淚?好端端的,難道是他惹的?他不是在寵她麼?!難道是他太過份了?他有麼?這一下,他檢討了半天,怔忡的,有些手足無措,伸手輕輕地揩掉那一滴眼淚,確定丫頭是真的睡著了,他俯身于上,瞧著她的睡容,最終想著也許是丫頭做夢了.

可是,就算是做夢,也不要掉淚啊!他好心痛.自從他變成人之後,他發覺丫頭的笑容真的少了!他是龍兒時,丫頭閑著沒事就逗弄他,那笑容是天使一般的快樂.他喜歡她溫柔的笑容,懷念她百般寵愛他的那些動作,時時刻刻將他抱在懷里的萬千寵愛獨于他一身.他也天天晚上陪她睡過,從沒見過她在睡著時做夢也流淚.原來丫頭的一滴眼淚可以讓他的心這麼灼痛!

他伸手將她輕輕地擁進懷里,輕輕地吻掉她眼角的淚,抱著她,因為她的淚久久難以釋懷地,最終睡著了.15530561

深邃的天幕下,借著燈籠的光,依稀可見一個俊雅的男子負手立于窗前,嘴唇嚅動,喃喃念道:"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里,倆無嫌猜."

一個格格的嬌笑聲突兀地打斷了男子的詩道:"偶以為天將納蘭星池只會舞刀弄劍,大不了便是會吹-嘯.原來還會念詩啊!不過,據偶所知,這詩不適合納蘭星池大將軍吧?照偶,你應當念一念'我本將心照明月,柰何明月照溝渠.’'落花已作風前舞,流水依舊只東去.’這才是你納蘭星池暗戀九仙女的鮮明寫照."

納蘭星池冷哼一聲,望向不知何時竟然坐在窗前的一棵樹上,雙腳晃啊晃地嗑著瓜子的百花仙子,無語凝噎著了,氣得一句話也不出來.沒錯!百花仙子點中了他心中的要害,可這百花仙子太可惡!有必要那麼赤-裸裸地譏諷麼?還沒到最後,他還有機會.他是神仙,看盡天下男女跌落海翻波,最後的贏家未必就是最初的相戀.

半響,納蘭星池幽幽道:"誰能守候到最後,青絲到白頭,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還是一個未知數."

"納蘭星池將軍想不想去瞧瞧,此刻你的心上人九仙女跟誰在一起?"百花仙子意有所指地問道.

納蘭星池道:"君子不窺人**.但本將軍深信,九仙女是一朵清蓮,即便這天央國是一個汙垢泥池,九仙女也必能出汙泥而不染.閻修羅就算能再次獲得九仙女的心,也未必能經得起重重考驗."

百花仙子聽了,原來想要再幾句嘲弄的話,卻突然噎回去了.良久,道:"納蘭將軍,你也知道九仙女和閻修羅不知還要經過多少劫難,也不知能不能修成正果,你何苦還滲入一腳?玉帝的吩咐,你就悠著吧."

納蘭星池道:"你有空不會去管管百花開放麼?跟著本將軍不煩?本將軍見到你覺得很煩."

"呵呵!你見到偶當然煩了.但偶卻一點也不想跟著你.只要你放手不做這個妃子,不爭什麼正妃,這人間好玩的地方多得去了,我們可以去周游列國."花仙子游著.整天跟在這個冷面癡將軍的屁股後面,她有些煩了.她花仙子誰啊?只因皇母娘娘的一個懿詣,她就要委曲自己成了一個跟屁蟲.這家伙如此執著的話,難道真要用到皇母娘娘教的那最後一招麼?勾-引他?不做!她花仙子絕不用這樣的爛招.

"你要是認為九仙女一定會和閻修羅最終能成一對神仙眷屬的話,你又何必還用跟著我?你可以自己去周游列國,或者到別的時空去玩吧!別老跟著本將軍."

"哼!既然你一意孤行,非要做衰人,我就做惡人,專門治你!別我沒預先警告你.接下來太子選正妃的才藝表演你要是堅持參加,偶花仙子發誓必定要你在人前出丑."花仙子氣哼哼地完,轉身拂而去,留下納蘭星池仍然對窗望月,唏稀惆悵.

沒有月亮只有幾顆星星的夜晚顯得格外甯靜,黑乎乎的,只有那掛著燈籠的屋簷下才比較光亮.不知什麼蟲子深夜鳴叫著,讓走著夜路的百花仙子也生怕遇著妖怪似的,加快了腳步.

突然,一個黑影在前面的一個屋簷下晃眼閃過,快速地向一間仍有光亮的房屋走去.什麼人深夜如此鬼鬼祟祟?這鬼地方還真是不平靜!想起那兩個孩子在他們這麼多厲害人物的眼皮底下居然命不保,花仙子突然用仙力將自己變成了隱形人,跟了過去,打算瞧瞧那個黑暗又是何方神聖,深夜有何勾當?

不一會兒,跟著那個黑衣神秘人到了一處住房,她也沒留意到這是誰住下的房子?見黑衣人不走正門,而在窗口上輕輕地敲擊了幾下,那聲音有一定的節奏,顯然是一種暗號.跟著,那窗門被打開,黑衣人如燕子投林般穿入,可見輕功之好,絕對是一個高手.她花仙子當然也閃身跟進去了.

原來這房屋內住著的人是八妃之一鳳鑾爵.他深夜沒睡,桌面上還擺著打開的書本,顯然剛才還在燈下苦讀,看來是個勤奮好學之人.黑衣人從窗外穿入後,鳳鑾爵顯得不是太驚訝,見到黑衣人拿下連衣黑帽,摘下面具,露出一張如花似玉的美人臉時,他才愕然問道:"文娟?深夜而來,有急事?"鳳鑾爵沉靜地問道.

田文娟進屋後,將窗子重新關上,轉身後才鄭重其事道:"皇後有個密令給你,要你設法從太子手上拿到一本書."13acV.

"書?什麼書?"什麼書那麼重要,要深夜來人?

"《百圖寶藏天經》,就是今天太子殿下從宇文兄妹手上拿去的書."田文娟一邊一邊盯著鳳鑾爵的臉,那目光中含著異樣的一簇火焰.這女人約二十歲出頭,身材玲瓏,面目皎好,就是一雙眼睛細長如絲,象貓一樣發著夜光.

"是有那麼一本書.皇後怎麼會知道?"鳳鑾爵才出口,立即覺得這其中關系甚大.那兩個孩子的死讓太子殿下非常不快.太子過要追查真凶.難道宇文全家之死牽連到皇後?那本書是什麼書?要他從太子手中拿書容易麼?皇後的意思當然是要他去做賊了!可是,他此刻是太子貴妃的身份,對太子殿下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你不用管太多,只要拿到那本書之後交給皇後即可."田文娟著,解開黑色的披風,露出里面同樣是黑色的緊身夜行衣.但那衣領處開口極低,一片雪白的肌膚襯著黑衣顯得特別白希如玉,隱隱約約的豐滿透出了一半,乳勾深深,如現代女郎般大膽描出了她的身材妖嬈多姿.

"知道了!你回去吧."鳳鑾爵冷淡地著,意思是要送客了.

但是,田文娟突然覺得非常委曲似的,嘟起嘴往前行了一步,眯縫起本就細的眼睛,如同一條線般,眼睫極長,卷起如尖利的絲箭,在鳳鑾爵的面前妖媚地扭了一下腰肢道:"鳳將軍難道真的被太子殿下迷住了?連文娟也不想理了麼?人家是專程來探望將軍的."著,左手搭在鳳鑾爵的肩膀上,右手便將自己左肩膀上的衣服向下拉去,立時便香肩裸露,春色無限,峰巒盡顯.

她將他的一只手拉到她的渾圓挺翹上,按著他的手在上面撫了兩下,唇烈焰,似要將鳳鑾爵燃燒起來.

隱身在旁邊瞧著的百花仙子大開眼界,睜大眼睛瞧著,吞一下口水,心想,完了!這鳳鑾爵今晚要給九仙女戴綠帽了!原來這是一對殲夫淫婦.這鳳鑾爵已經是個破爛幣,還敢做太子殿下九仙女的妃子,哼!她打算走了,免得再看下去,回去要洗眼睛.

沒想到下一刻,鳳鑾爵竟然將田文娟的衣服拉了上去,為她整了整衣服,簡單地道:"回去吧!"

田文娟幽怨地望了一眼鳳鑾爵,但卻也不敢再造次,道:"如此瞧來,你也不可能動手了?難怪沒動靜."

"太子殿下今非昔比,並非動就能動.要不,你自己去試試!"鳳將軍冷哼一聲,傲慢地著.

"試就試!"田文娟轉身,"咻"地從窗口里串了出去.

"哼!真是找死!"鳳鑾爵冷冷地了一句,轉身,吹燈,上床睡覺去了.

百花仙子對這鳳鑾爵不禁又有了新的看法.她跟著那田文娟飄了出去,心想,這田文娟是個什麼新鮮蘿蔔皮,敢去行刺九仙女?那本《百圖寶藏天經》又是什麼書,天央國的皇後都要來搶奪?她先瞧瞧去.

結果,那個田文娟倒也不是個傻的,在太子殿下住所外圍轉了一圈之後,悄無聲息地走了.

百花仙子被他們提到的那本《百圖寶藏天經》是什麼書的念頭緊緊地吸引了,不禁隱形飄進了玉琉璃的寢室內,尋找那本書.沒想到九仙女只是隨手將書丟在桌子上,她拿來翻了一遍,只見上面每頁都是圖,圖文並茂,但那文字兼具各種文字,她百花仙子只愛弄花,對各種文字可並不精通,看不懂,便有些泄氣.

百花仙子臨走時,站在床邊瞧著閻修羅抱著九仙女熟睡的樣子.倆個人雖然同床共枕,但卻穿戴整整齊齊.她憐惜之心大起,心想,這對苦命的人都曆經千年的劫難了,不知還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相親相愛?不如偶幫他們一把,反正她下凡的任務就是來幫九仙女的.于是,手指一點,邪惡地點向閻修羅,將閻修羅的衣服隔空解光了,這才隱身走掉.

當晨曦通過紗窗照入這間臥室時,男人光裸著膀子抱著女人睡得正香甜,朦朧的光線映照下,這是一幅幸福,美好,無限甜蜜的春睡圖!女子的發絲散落在枕間席上,俏臉貼在男人的肩窩里,好不舒適愜意的睡美人!他們就象高貴的王子和公主,天造地設的一對神仙眷侶.

突然眼皮跳了跳,玉琉璃和龍爺同時掀眸醒來,都睜大了眼睛之後,眨一眨,望著對方靜悄悄地好一會兒,漸漸從夢中清醒.龍爺嘴角輕勾,勾起一絲笑意,愉快地打招呼道:"丫頭!睡得好麼?"他太喜歡瞧著丫頭在他的身邊醒來了!一種幸福的感覺洋洋灑灑在心間,溫暖如春日之陽,他太喜歡了!

可是,下一刻,一個枕頭狠狠地丟向他,玉琉璃怒罵道:"色狼!不要臉!"

"哎!"龍爺接住枕頭,道,"你自已賭輸了才讓爺伺寢的.爺又沒做什麼非份之事,怎麼又是色狼了?"才著,不經意地低頭時,才驚覺自己的衣服呢?怎麼光著身子?他昨晚睡前明明是穿戴整齊的!

抬眸,掀起眼皮,眨啊眨地望向丫頭,然後恍然大悟似的輕噢一聲道:"你,你半夜脫了我的衣服?"龍爺拉被子蓋住自己的身體瞠目結舌,龍眸瞪著玉琉璃,一個你才是色狼的眼神丟過去.

"我?我怎麼可能脫你的衣服?你自己不知羞恥,脫光衣服,想賴我?本太子不屑!"倒抽一口氣,玉琉璃見他那一副懷疑就是她脫了他衣服的樣子,心中忐忑不安著,難道真是她?不會吧?她又沒有夢游症,怎麼可能半夜脫他的衣服.他那表是什麼意思?認定是她?

龍爺輕松地笑道:"認了也不會有人笑你的.反正太子殿下愛脫光我的衣服我不會反對."

"誰愛脫你的衣服了!臭美的!回宮後選正妃本太子一定會將你除名的!本太子要女皇陛下把你的名字從貴妃之中刪除!"玉琉璃愛不了地嚷嚷道.這家伙在身邊時,總是令她做些莫明其妙的事,些莫明其妙的話,冒起一些不該有的緒,不行!此人不除,她就不能正常冷靜地思考問題.必須從妃子的名字中除掉他閻修羅三個字.

上篇:076 龍爺伺寢,被槍中鳥!    下篇:078 首日選賽,八妃繡像1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