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妖孽龍爺追仙妻095 等你喜歡,賭場夜嫋1   
  
095 等你喜歡,賭場夜嫋1

玉琉璃按照姑娘指的那個方向走著,走了一會兒,經過一個街角時,背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道:"月嫦宮女,想到夜嫋去賭一把麼?爺給你帶路如何?"她回頭,只見閻修羅穿著一身白色的衣袍,正玉樹臨風地站在她的後面,英俊挺拔,俊美無鑄.

"是你?"琉璃回頭見到閻修羅正溫款款地笑著,心中突然恨得牙癢癢的,很想上前踢他一腳.因為,這厮的跟一個宮女話也太過溫柔了吧?瞧著她的宮女他騷什麼?還閑得沒事做,要給她的宮女帶路?上次她扮成"若璃"時,他也一樣的熱如火.如此一想,原本對他開始有的一絲好感好象都被胸中的一股怒氣代替了.這厮是不是對天央國的女子都一樣會放電?她得試試他!對于一個沒有貞節觀念的男子,即便是再怎麼妖孽美貌,她也得趁早將他踢出局去.

"閻貴妃,真巧啊!您要陪我一起去賭場?"扯起一個假假的笑容,玉琉璃學月嫦宮女平時話時的嬌滴滴學得還極象的.

咳咳!丫頭還真會演啊!不但易容術維妙維肖,連聲音也模妨得有九成相似.如果不是三弟事先告知,不定他也會被蒙蔽過去,真以為她就是月嫦宮女呢.不過,丫頭還是露出了一絲破綻,要是真正的月嫦宮女,在他的面前豈敢自稱"我"?不是奴婢前奴婢後才怪.丫頭想做什麼?眼里閃過一絲狡黠,又加一抹怒氣,表還真是生動.先別揭穿她的身份,就陪丫頭玩耍一下吧,他的興趣也被她的宮女裝扮給挑起來了.

"嗯,月嫦宮女這麼可愛!爺可以作陪可是樂意很肯."他笑得眯起了雙眼,勾起嘴角,得客客氣氣的,語氣溫柔如水,話得比天籟之音還要動聽.

可是,龍爺越是得動聽,玉琉璃便越是惱火,恨不能馬上就上前狠狠地刮他一巴.不過,她忍住了,她此刻的身份是月嫦宮女.月嫦宮女瞧見閻修羅那是一個貴妃前貴妃後的,兩眼放光光呢.干脆,她也學月嫦宮女做一回花癡吧!思此,她道:"閻貴妃,你真好!你能陪我,那是奴婢的光榮."你居然對一個宮女也這麼麼的,哼!去死吧!

閻修羅突然上前一步,伸手便往丫頭的腰間撈去,趁她沒想到,手到擒來,將她撈到身側來道:"那這樣是不是會讓月嫦宮女更加覺得榮幸呢?"丫頭,要在爺的面前裝是吧?正好,先摟摟纖腰,瞧你怎麼處理?

玉琉璃怒極,揚手就要向龍爺的俊臉上揮去巴掌,嬌吼一聲道:"不知羞恥的!敢調戲宮女!"

龍爺似乎早有意料,捉住她的手道:"好大的膽子!宮女,敢打貴妃麼?"他不但捉到她的手,還順勢將她往自己的懷中抱入,緊緊地抱在懷中,嘻皮笑臉地瞧著她.13acV.

這回,龍爺是徹底地惹怒了玉琉璃!她怒目一睜,連月嫦宮女的溫婉嬌滴滴也不裝了,膝蓋骨往某男的跨下狠狠地撞去,毫不留,破口大罵:"混帳的!閻修羅!你去死吧!瞞著太子殿下,你勾-引宮女!毫無天央國男子的貞節觀!我代太子殿下教訓你這不知好歹的臭男人!"一邊一邊趁龍爺避她的膝蓋骨之攻擊時稍為一松,脫出了他的懷抱,轉身便一個手刀向他打去.

龍爺玩心一起,逗弄著她道:"你宮女,有什麼本事教訓爺?爺就算把你吃了太子爺都不會怪罪的,你代太子爺教訓什麼?太子爺巴不得她的妃子們都偷吃呢.你不是很清楚麼?其實,太子爺她一點也不在乎我這個妃子呢,我至今都沒被寵幸過!要是太子爺瞧見爺調戲你,不定還有獎賞!"他一邊一邊抵擋著丫頭攻來的凌厲招數.

"呵呵!你的意思是,太子爺沒寵幸你,所有你要杏出牆了?想找我這個宮女來發泄?找死!混帳男人!沒個好東西!"玉琉璃拳腳齊上,卻打不到他,每一拳每一腳到了龍爺這里,好象成了花拳秀腿,在耍花槍似的.這更讓她生氣了!踢不到他,打不到他,她當然不肯罷收.

龍爺瞧瞧這街角周圍鮮少有人經過,也就陪著她瘋了的道:"我不是找你發泄.你也不要那麼凶嘛!事實上是,本宮聞到你身上有一種清香的味道,跟太子爺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樣.還有啊,你的眼睛也跟太子爺一樣,尤其是此刻,你凶起來更象太子爺了!本宮心里想著太子爺,想瘋了!可太子爺卻在陪著別的男人吃飯用膳.所以,本宮就當宮女是太子爺了嘛.我知道你不是她,可我想她想得緊,想得慌,她卻不想我.不是我沒有貞節觀念,是太子爺她好濫,我傷心嘛!"他一邊擋她一邊訴苦,半是真來半是假的.

玉琉璃聽著聽著,卻沒那麼怒火了,手腳慢動作了下來,冷臉問道:"你有那麼喜歡我們太子爺嗎?不是想在外拈花惹草?連的宮女…奴婢也不放過?"哼!該不是瞧出她的易容了?這麼快改口?可是,聽他喜歡她,想她,她心里的那股子火氣便奇跡般地不知消哪去了.

原來丫頭在吃宮女的醋啊?這個認知令龍爺開心極了!繼續道:"我哪有拈花惹草?我對太子爺可是一心一意,愛她愛得要死要活,為太子爺死了都願意了!可是,太子爺對我半點兒心都沒有呢.今晚太子爺又跟兩個妃子風流快活去了!太子爺才是那個拈花惹草的.爺我是傷心的那個!"見丫頭停下來不再攻擊他,他得越發的可憐見兒了,就差沒抹滴眼淚下來,以搏同嘛.

玉琉璃眯起眼睛瞧著他,聽他得那個苦哈哈的,不知他是真還是假,可是,就這麼聽著,她心里格登格登的,嚅動著櫻唇,不自覺地解釋道:"太子爺她沒有那個拈花惹草之心.她……其實不喜歡那些妃子,只想打發他們.就是礙于女皇陛下的命令,不得不敷衍了事."

"那,太子殿下她對閻修羅是不是也只是敷衍了事,只想打發呢?月嫦宮女,你跟在太子爺身邊是最親近的,你知道太子爺最喜歡誰麼?"丫頭有沒有一點喜歡他?他跟別的妃子是不是在丫頭的心目中一個樣?自信心爆棚的他也有些惴惴不安,很想聽丫頭親口,她有特別地喜歡他嗎?如果喜歡他,又喜歡到什麼程度?他竟然有些心眼兒地斤斤計較起來了.

這家伙!有那麼在乎她?她不答反問道:"那你是真心喜歡我們太子爺嗎?還是只想著正妃之位,代表著權利而已?"想套她的話麼?偏不告訴他!不過,她最喜歡的確實是他啦.

"我當然是真心喜歡太子爺!正妃之位,爺還不屑呢.要是你家太子爺能放棄榮華富貴,不做太子爺,只跟我,那就更好."這可是他的肺腑之.這天央國的女子一妻多夫,以往在他眼里都能看慣.可現在卻是越瞧越不順眼!得廢了這制度,他以前怎麼就沒想過?這幾千年的封建思想不象話.得想辦法讓丫頭只要他一個才好.

玉琉璃聽了心下微微地動容著,一邊走一邊道:"那太子爺之位也不是太子爺想不做就不做的."

"月嫦宮女,你還沒答我,你家太子爺最喜歡的那個是不是閻修羅?"龍爺可不想放棄這個問題,非得問問不可.他攔住她,不讓她繼續走路,非要聽到她的答案不可.

玉琉璃瞧他那模樣,好象在等待著一個什麼非常重要的答案一樣,伸手便撥開他道:"奴婢怎麼知道主子的心意?你可以自己去問她."

龍爺失望地在她的背後幽幽歎道:"我喜歡她!喜歡你的太子!非常非常喜歡!我在等她也一樣喜歡我!"

玉琉璃聽了,渾身顫動了一下,頓住腳道:"太子爺她好象有對奴婢過,她最喜歡的是……閻修羅."

"真的?她真的有那麼過?"驚喜太過,他不會動了!但還能出話來.

"嗯,奴婢沒必要騙你."那麼激動麼?不過是喜歡而已.玉琉璃低頭走著,臉上暈一片,一股羞澀莢雜著莫名的喜悅漫上她的臉,可惜她的臉此刻貼著一層薄膜,不然,一定是美豔得象天邊的彩霞了.

呆了半響的閻修羅快步地追上玉琉璃道:"宮女,我陪你!謝謝你告訴我,太子爺的心聲.你要到哪里去?"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想陪著你.你要做宮女就做吧,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你都是我的丫頭.

"我想到夜嫋去瞧瞧這里的賭場,你要去嗎?"就讓他陪著吧!她心里分明的喜歡他的陪伴.他是不是知道她是玉琉璃而非月嫦宮女,只是不揭破而已?隱隱約約的,她有這樣的感覺.

很快的,玉琉璃站在寫有"夜嫋"兩個字的賭場外,毫不遲疑地走了進去.當然,龍爺就只好跟在她的後面走進賭場了.

聽最近賭誰是正妃賭得非常凶猛,那賭況是空前的熱烈,所以她想進去瞧瞧.沒想到踏入之後,不禁傻眼了!這天央國人真是好賭啊!?燈火通明的室內,這里的夜生活當真是熱鬧非凡!一聲聲的吆喝和嬌咤傳來.買大買細,買魚蝦蟹,狠狠地搖著色子……等等,雜七雜八,烏煙瘴氣之外,卻又井然有序,堪比現代賭場.

二樓一間可以監控整個賭場的房間內,一個穿著黑色大衣的強壯女人正在窗口里往外瞧,剛好瞧見玉琉璃和閻修羅走進賭場時,她的目光眯起落在閻修羅的身上,陰戾地露出了獵豔的光芒.

在她身邊的一個男子妖媚地瞧出了女人的興趣,問道:"嫋爺,要不要把那個姓閻的弄過來?不過就是一個來曆不明的子,嫋爺要是喜歡,弄死一個臭子也跟踩死一只螞蟻一樣."他叫桔子,是嫋爺的一個男寵,一眼瞧見比他俊俏的龍爺走進賭場,心里便有些BT了.

夜嫋冷冷地盯著多話的男子,邪惡地突然一把掐住男子的嗯喉,陰戾地笑道:"桔子這麼,爺要掐死桔子是不是也跟捏死一只螞蟻差不多?"這夜嫋冷笑著,見異思遷的心思轉得非快.

"呃!"桔子的眼珠子突了出來,下意識地,便將手伸向女人的胸部.這女人的胸部非常偉大,特別喜歡他的逗弄.剛才還在他的吸-吮下十分地享受,難道轉眼就真要殺了他?聽嫋爺是整個天央國最絕的女人,果然沒錯!可惜他知道時已經遲了.

女人一腳便將他狠狠地踹了出去.這桔子美男被踹到角落里,頭撞在牆上,登時口吐白沫,氣絕身亡.

夜嫋冷漠無地道:"爺是喜歡玩死男人沒錯!但你為什麼要出口?爺最討厭自作聰明的男人."

兩個女子走入,將桔子抬走.夜嫋站了起來,拍拍自己身上的衣服,對身邊的兩個彪形打手道:"跟爺下去,爺有了賭興."她著,走出大門,邪惡地一笑道,"閻修羅,你居然有興趣到爺的賭場來?送上門的兔子沒理由不撲.你居然陪個的宮女?那還不如跟了爺的好!"

琉按那方見.玉琉璃和閻修羅在賭場上轉悠了一圈,見這里的女人玩賭玩得這麼瘋狂,不禁也被挑起了賭癮.閻修羅在旁邊瞧著丫頭的兩眼已經發光,不禁聲提醒她道:"月嫦宮女,賭可是害人的,千萬別迷戀,十賭九詐噢!"好賭的女人真的讓人討厭嘛!丫頭不是也好賭吧?他不喜歡賭,不然開賭場的就是他龍爺了.他什麼生意都做,就是不做賭博和不碰風月場所.所以,他平時從來不會到這種地方來.

上篇:094 信不信我,把你殺了?    下篇:096 宮女,敢賭一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