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妖孽龍爺追仙妻100 龍界浴池,恩深愛濃   
  
100 龍界浴池,恩深愛濃

他要如何調節水溫?這里又不是有現代設備.這深宵夜冷,如果沒有熱水,這浴池的水再怎麼清澈,也讓人卻步.不過,瞧那水面上氤氳著的一層白茫茫的霧氣,顯然的,水是熱水沒錯.

然而,水中的男人!閻修羅真他娘的!脫光了衣服的他泡在水中的樣子太邪魅!他分明的是在用他的赤果果在勾-引著她.而她,很不爭氣地有了生理上的反應.比如,她的眼睛應當閉上的,卻睜得很大,特別大.她的口水不該這麼頻繁地從喉嚨里溢出來的,讓她只能不停地吞,不停地滾喉嚨.還有啊!她的身體很奇怪,有一股電流竄過她的全身,然後熱熱地向她的腹下面竄去,她突然沒來由地做了一個夾-緊-雙-腿的動作.然後,她象一個害臊的普通女子一樣,雙手絞起了衣角,不眨眼地瞧著美男閻修羅在水中的的精壯剪影.

原來他是真的在調節水溫,用他的內功吧?只見他平平地伸出雙掌,在水中運起了強勁的內力,不一會兒,便可見水面上的水霧如蒸汽般更加霧茫茫了.而水面上的花瓣兒因為熱氣而散發出來的清香越發地濃郁起來,沁人心脾.整個浴池在夜明珠的瑩光映照之中,加上兩盞色的燈籠所發出的色,室內的空氣染上了夢幻般的粉,使得浴池中的閻修羅好象被這些光暈度上了一層夢幻般的神秘感,妖孽而神祗,性感而謫仙,充滿了一種深深的you惑,如同盅惑,如同曼陀花開,如同罌-粟之花開在水池中央,令人無法抗拒.

"丫頭,過來!這水溫我調好了,絕不會讓你冷著的."閻修羅的聲音低低的,帶著魅惑,如天籟之音.

玉琉璃象一個被人勾走了三魂七魄的色女一樣,腳步不聽使喚地向水池中緩步跨去,心肝"撲通撲通"地跳著的聲音連她自己都聽到了!她的身體只有十六歲,所有的反應似乎都象是一個純真少女的初吻,而這也算是她的初-夜吧?她可以勇敢地向前走.她是天央國的太子爺,這里的女人都可以三夫四郎的.眼前的男子前所未有地讓她的心髒跳動著.她跌進他深邃迷人如大海般幽藍的雙眸中,不想出來,只想沉迷,深深地沉淪!

閻修羅向丫頭伸出了手,那條手臂長長的,矯健有力,可以有力地摟住一個女子的腰肢,也可以擁抱一個女子,讓一個女子感到安全和幸福.只是一條手臂,就可以讓人無限暇思,充滿美好的幻想,激蕩起一池的漣漪.那水池下面的偉岸身軀更加讓人血脈噴薄,時時有著令人噴鼻血身亡的危險!

神啊!請你給我一點力量!讓我可以抵抗阿羅的you惑吧!讓我的腳步停下來,不要再向前邁了!停!停下來啊!為什麼傻傻地向他走去?為什麼身體不停地發熱?為什麼象被電流控制了?他是一個磁場嗎?會發磁波嗎?他是正極,她是負極嗎?還是她是正極,他是負極?不行!她的心意還不是那麼明確!怎麼能跟他……她有愛上他了嗎?有嗎?只不過是喜歡,喜歡而已……只不過是受不了他的you惑,you惑而已……他有過愛她了嗎?沒有!從來沒有過……沒有相愛,就要發生肉-體碰撞了嗎?不!不能!不該!她是女子,不能這麼放-蕩……已經走到浴池邊時的玉琉璃,突然轉身.

逃!

臨門再逃?逃得了嗎?只聽得"嘩"地一聲水響,轉身的她突然感覺腰間一緊,被人的一條長臂撈緊了,隨即身後貼上了一具高溫滾**的強壯軀體,一個聲音如鬼魅般在她的耳邊低語道:"丫頭,還想逃?你逃得了麼?"

"我,我沒想逃,我只是……"她只是什麼?啊!他打橫將她抱了起來.

"只是什麼?只是害臊了?還是害怕了?傻丫頭,這種事很正常的!"邪魅地問著,聲音也會勾人,勾心,勾,閻修羅瞧著縮在她懷抱中的丫頭,那臉蛋兒彩霞滿天,豔而不俗,嬌媚天生,國色天姿.她的長睫毛象蝶翼撲翅般閃了閃,掩蓋了她如秋水般清澈的剪水雙瞳.鼻子可愛地抽了抽,櫻花般的唇瓣輕輕地嚅動著,吐字喃喃.

"沒,沒有.我怎麼會害怕?我是堂堂的太子爺!你不就是我的……妃子嗎?你不過是想我寵幸你……罷了?我不是怕,只是還沒那個心思!你的魅力……一般般!"玉琉璃突然撐起兩汪美眸,撲撲地閃了一閃,伸長了脖子硬是出了一番不由衷,口是心非的話來.靠!她是現代人,為何象個姑娘一樣?直接享受他不就得了?

"是嗎?沒有怕沒有害臊,那就最好了!我們先洗個眢鴦浴,反正我的魅力一般般,你是不會撲我的是吧?"閻修羅俯下頭,眸光瀲灩,炙熱地望著懷中的丫頭,不妨先調調…….

"誰要撲你?!是你想撲我吧?"玉琉璃突然惱羞成怒地吼叫.還未等她吼完,突然的,只聽"哈!"的一聲爽笑,她被閻修羅一個轉身,以一個力度拋了出去!她象一條拋物線一樣,又象一個球狀體似的,被拋向池水中.

"澎!"地一聲巨響,伴隨著她的一聲怒罵傳出:"閻修羅,你竟敢這樣拋我落水?我不放過你!"被拋下水的玉琉璃從水中"嘩"地一聲冒出來,頭發和衣裳全部濕透.她用手抹著臉上的水珠,搖了搖頭,睜眼卻見閻修羅顛倒眾生的俊臉已經映在眼前,勾唇笑望著她,眉間眼底盡是炙熱的欲-望.她怒氣沖沖地一手拍在水中,將水拍向他的同時,抬腳就向他的跨下踢去!

"丫頭!別這麼狠!這地方不是用來踢的!"閻修羅向左邊一個側身,閃開了她的一腳,伸手不知如何的一拉她的大衣,她的大衣便被拉掉了.

"啊!"一聲輕呼,玉琉璃發現自己脫了大衣之後還穿著緊身的薄衣,當然是全濕透了!里面一件色的肚兜兒形狀都因為濕身被勾勒出來了.因為這年代不流行文胸,她當然也沒穿文胸了.于是,她的胸部線條渾圓嬌挺地,峰巒盡顯,一目了然.這一下,她不去追打閻修羅了,自己將身體沉下水,直到水漫至脖子.

"不准再脫本太子的衣服!不然,本太子治你一個不敬之罪!"她突然板起俏臉來,裝出一副凶形惡煞相,嚴重警告閻修羅.但是,這時候卻又突然地睜大了眼睛,瞧著站在她面前的閻修羅,不禁傻眼了!他前面的身體在水中竟然清漸可見!她倒抽了一口冷氣,這男人!就是男人的氣息太濃烈了!他的頭發濕濕地披在一側,順在肩膀上,那肩膀真是寬厚!胸口有沒有一撮毛?幸好是沒毛的!可是,再下面,胸腹以下,水太清了!真的太清了!她什麼都瞧見了!水為什麼這樣清?偏偏讓她瞧見很多毛的地方?

嗚嗚!她一個轉身,洗洗眼睛,不要看了!不要看了!可是,她才轉身,背後一聲水響,她被兩條手臂強而有力地狠狠抱入了一個灼熱滾燙的懷抱中.耳邊傳來閻修羅霸悍強蠻,卻又不失溫柔的男聲道:"丫頭,泡澡不能穿著衣服泡!我幫你脫了!脫光了衣服泡才舒服."

"不要!我喜歡穿著衣服泡!"她掙紮了一下,想要從他的擁抱中脫出來.這麼一掙之間,她確是脫出了他的懷抱,但是,她的衣服?嗚嗚!她聽到了什麼聲音?"嘶嘶"聲作響,是她的衣服被閻修羅直接撕了!他……怎麼能這麼無恥?她的衣褲,她的肚兜兒,她的內庫……都變成了碎布飄在水面上,和花瓣兒一起飄著……

她是什麼嬰兒麼?光溜溜地在一個大男人的面前脫光光,她沉到水中,潛水去!她潛水技術一流的,潛水油走吧!別跟這個危險的男人在一起,洗什麼眢鴦浴?羞死人了!

閻修羅氣定神閑地瞧著丫頭不知所措的反應,哈!居然潛水油走?裸-泳的美人魚讓他更加心癢癢!他的火龍早就堅硬如鐵了,今晚一定不會放過丫頭的!原來是想陪她泡個熱水澡,然後再回臥室去才辦了她的.可是,她的反應太可愛了!在水里能潛得住嗎?他還不是一樣瞧著清清楚楚的?而且是更清楚了!

她的一頭長發在水中如水澡般飄散著,隨著她美人魚般的身體在游動而拖動著浮在水中,美得令他驚心動魄!那兩條纖細的玉-臂輕輕擺動著,腰肢不盈一握,雪白圓翹的臀部卻是不出的誘人想要從背後沖動進入.而她那擺動著的兩條玉-腿均勻生輝,那腳趾頭圓粒如貝.

瞧了一會兒,他渾身邪-火-欲-念叢生,再也忍不住地潛入水中,向丫頭極速游去.不消一會兒,一陣水流狂卷,正在潛水而游的玉琉璃只覺得腳趾頭被一只大手捉住了!想也知道是閻修羅,她用力一蹬,卻被他用力向後一拉,而他的身體卻往前滑來,就在她的身體下方,下一刻,她的纖腰被一只大手牢牢地砸緊,兩具身體便緊緊地貼合在一起,與此同時,她的嘴被狠狠地堵上.

她沒有了任何的掙脫能力,嗚嗚地被閻修羅抱著在水中熱吻.她清楚地感應著,她柔軟的酥-胸被他堅硬的胸膛壓扁了!大腿的根部壓著一根硬件,壓得她的腿好痛!

"嘩"地一聲,出了水面後,她拼了命地呼吸,吸夠了氧氣之後,才揮拳要打閻修羅,嬌聲怒吼道:"大膽妖孽!你這不要命的!我差點沒了呼吸!你這不是想悶死本太子麼?"

閻修羅只瞧著她笑,什麼也沒,眼神灼熱得緊緊地盯著她,直到她捶打他的粉拳越打越弱,越打越輕時,再次俯頭捕捉她的唇舌,強勢地撬開她的貝齒,直接吸-吮她的丁香,要和她嬉戲纏綿.

閻修羅熱如火的舌吻象龍卷風一樣,肆無忌憚地侵襲著玉琉璃的神經,令她原有的一點點反抗意識都被徹底地瓦解,雙手不知不覺間摟抱上他的腰,婉轉承受著他的熱,享受著他的給予.

"寶貝兒!"閻修羅終于放開她的嘴,雙手托著她的臉,雙眸如火般在她的臉上巡著,一只手母指指腹滑過她的臉蛋,將她臉蛋上的一條發絲掖到腦後去,"璃兒,我喜歡你!非常非常喜歡!你也喜歡我的,嗯?乖!真話."

她仰著臉,被他的狂野和烈焰燒灼得,心尖上有著絲絲的顫動,身體有一股渴望,象電流一樣在竄著,她徹底地被盅惑了!他英俊的臉和強壯的體魄在夜明珠的映照下,散發著如同太陽神阿波羅一樣的強光和魅力.她點點頭,終于承認自己其實是喜歡這個男人的,非常非常喜歡.喜歡他這個人,喜歡他的吻,喜歡他狂野的熱和對她的溺愛疼寵.

"璃兒!"他激洋溢地低喊了一聲,身體突然矮下一個頭去.

"啊!不要!"玉琉璃忍不住溢叫,身體向前挺去,頭向後仰著,因為她的腰肢被一雙大手禁固著,而胸前的一邊果實被閻修羅突然含上,用力地吸了吸,然後用舌尖逗-弄著.這種前所未有的強烈電流,從果尖上傳來,散落到她的四肢,令她渾身如同癱瘓一樣,腰肢好象無骨地要斷去了.

吻從果實上向下,沿著腰肢到她可愛的肚臍眼兒,兜著圈圈.這樣的刺激太可怕!她的腿軟到站不住,當他的吻還打算繼續向下,到了她的腿根部時,她突然受到了驚嚇,出其不意地,一把推開他的頭道:"阿羅!你吻哪里!不要!"一邊一邊轉身向岸邊走去,想要逃離了.他怎麼能那樣?那里不能!

要何又是男."璃兒!"閻修羅在水池邊一手拉住玉琉璃,將想要爬到岸上去的玉琉璃重新拉了下來,禁固在他和池邊之間.他的火龍正對著她背後的屁股,象個斗士一樣,昂揚挺拔,堅硬如刀.13acV.

正在這時,門外傳來一個聲音稟報道:"稟龍爺,外面有大批弓箭手將我們的龍莊重重圍困著了."

龍爺答道:"那就一個也別放過!任何人不許再來打攏本主."

"是!"

"你還不出去嗎?有人來圍攻你的龍莊!"玉琉璃扭頭皺緊眉頭,要推開他.

沒想到閻修羅用手在頭頂上畫了一畫,也不知他畫什麼,便低頭在她的耳邊道:"好了!你放心,除非天兵天將來了,不然,誰也攻不進我的龍莊.我們繼續!"

"你還繼續什麼?"玉琉璃橫了他一眼,沒法相信他這種時候還什麼繼續.

"當然是繼續……這個!"閻修羅著,突然抱著她舉了起來,放到池水邊上坐著.

"你想做什麼?"她有些擔憂著外面又有幾分期待著,他要怎麼做?要用什麼姿勢?放她坐在池邊是什麼?下一刻,她發現自己的喉嚨間發出了一聲駭人的申銀!她白嫩的腿被撩開一個太不雅的姿態,然後一個頭俯上去.

"不!我不要!不要用嘴巴吻那個地方!"她一腳踹開了他,自己一個收勢不穩,跌回池水里.

"那好!我直接干!"閻修羅被踹了一腳,原本是想取悅她的,卻被她結結實實地踹一腳,他也沒耐心了,早就想直接來.

將她的雙手按在池邊,突然雙手往她的腰間緊緊地桎梏著,將他的火龍對准璃兒的後面,用力地一挺.

"啊!你……你從後面!我不要!好痛!"她被狠狠地撞了一撞,那緊硬的火龍太可怕了!硬得象鐵!這麼不舒服?!不是這種事很舒服的?她娘的!誰騙了她?

"真的……痛?"閻修羅還以為她已經不是第一次,所以不會痛的,進得有些狼,聽她叫痛,便即僵僵地停下來,不敢動了.憋得他,真是難受!

"嗯,好痛!"雖然不是真的太痛,但這姿勢真的讓她不喜歡,嬌氣地叫著,只想面前的男人多一點疼愛.

真的痛?他憋得難受,但還是出來了,將她轉過身來,面對面,撩起她的一條腿來,再次挺身,目光在她的臉上瞧著,發現她皺著的眉頭舒展開來,有了愉悅之色,這才放心地用力撞入.

"寶貝兒,這樣是不是舒服了?"他的火龍在她的花心里有規律地動著,聽到她嘴唇里溢出了不由自主的申銀聲,不禁賣力地加快了速度,越來越放肆.將她放在池水邊靠著,不用撐著她時,雙手按在她的一對挺翹上,母指按著上面粉色的果實,他的速度變得異常地狂野.

這時候外面隱隱約約地傳來了弓箭聲,刀劍相擊的打斗聲,玉琉璃有那麼一忽而分了神,有些兒惱地問道:"你這人象不象話了?外面都打得那麼激烈了,你還做?"

閻修羅卻渾不在意道:"你放心地享受吧!我過了,沒有人能攻進我的龍莊來."著,突然俯下頭將她多話的嘴堵住,抱緊她,將她抱上腰間挺進.

上篇:099 神秘龍莊,任我處置    下篇:101 丫頭寶貝,我們繼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