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妖孽龍爺追仙妻107 爺吃已醋,烏龍審案   
  
107 爺吃已醋,烏龍審案

皇後寢宮中,鳳英蓮爆怒地聽著他的手下稟報,不禁將手中的杯子都捏碎了.夜嫋竟然失蹤了!他已經調出將軍府中的精銳弓箭手和武功高手層層守衛,以為蒼蠅都飛不出去的地方,卻不見了夜嫋,明天三司會審可想而知只怕有變.

"統統給我去搜!挖地三尺也要將夜嫋挖出來!特別是太子琉璃宮!"

刑部大牢內,昏暗的燈光映照下,閻修羅正盤膝打座,進入練功的境界.突然,室外的燈火晃了一晃,他睜開雙眸,問道:"你來了,是不是表示都妥當了?"

來人正是宮庭君,他雖然飄進了刑部大牢,站立于龍爺的面前,但看守大牢的獄卒卻瞧不見他,因為此刻他施展了隱形術,將自己隱形,只有龍爺才知道他在面前.他們的對話也沒有人能聽到,因為他們用的是傳音入密的方式對話,別人都聽不到.

宮庭宮答道:"嗯,都妥當了.不然,怎麼敢來見你?"不怕你現在的嘮叨啊?

閻修羅又問道:"璃兒她有沒有真的好好吃飯?"

"有,我親眼瞧著.她還泡澡了,我親……這個沒瞧見的."要是瞧見還得了?

閻修羅一個眼刀飛過去,突然卻央求道:"阿君,你代我坐坐這大牢吧!我想出去見見璃兒."

宮庭君不禁翻白眼道:"有什麼好見的?龍大嫂好好的,都睡覺了.你這不是去打攪她睡眠嗎?我才不坐這大牢."

"你不坐,那你去給我找個嘍羅來代坐一晚吧!"他只想見到丫頭一眼也好,丫頭會不會擔心他睡不著覺?

"這個,好吧!你這個坐牢的人怎麼去見太子殿下?想嚇死她啊?"宮庭君再翻白眼,實在不明白龍爺怎麼變得這麼癡又嘮叨?一千年來都可以不碰姑娘的家伙,一旦碰起來竟然這麼婆婆媽媽的,多早晚才見了?還爭這一夜了?不過是幾個時辰.

"我變成你的樣子去見她."龍爺道.

"什麼?你想破壞我的形象嗎?三更半夜我去爬牆啊?你要去就去,變成龍去不就好了?可別變成我的樣子,沒的讓大嫂以為我是個登徒子."宮庭君馬上反對道.

"變成龍兒啊?考慮考慮,我瞧她一眼就回來."閻修羅道.

"……"

琉璃宮中.

一個侍衛匆匆而入,跪下,在太子殿下的面前低頭稟報:"稟太子殿下!鳳老將軍親自率領五百精兵,大隊人馬將太子殿下的琉璃宮團團圍住了!"

"哪個鳳將軍?好大的狗膽!"玉琉璃一聽,不禁火冒三丈.

"鳳老將軍即是鳳牡丹女將軍,也就是皇後的親娘.她手上擁有三成天央國的兵力."

"原來如此!"哼!想也知道是為何而來.不過,這鳳將軍也真是太過肆無忌憚了吧?居然敢來圍她的太子琉璃宮,難道就不怕被她扣上造反的罪名?顯然,是有備而來,想到她的府上發飆?帶上五百精兵?好狂!

她手上只有十大侍衛,普通侍衛隊,一般宮女,各房家奴,只怕是要被欺壓了!原來她這個天央國的太子殿下形同虛設的?手中沒有兵權的話,豈不是任人宰割?這鳳老將軍只怕就是仗的手中兵權,所以才膽敢帶兵來圍困她的太子宮吧?幸好!夜嫋並不在太子宮中,任他挖地三尺也搜不出來.

鳳老將軍頭發都花白了一半,但穿著將軍的鎧甲,騎在馬上,還當真是威風凜凜,頗有古裝楊門女將似的風采.她直接來到太子府前,才躍馬而下,跪下向負手立于琉璃宮門前的太子殿下行禮道:"本將軍叩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歲千千歲!"

玉琉璃冷哼一聲,負手佇立,昂首道:"哼!本太子還以為鳳老將軍要來造反,打算鏟了本太子的琉璃宮呢.這君臣之禮也免了吧!"

鳳牡丹聽了詭異地一笑,道:"不敢!太子殿下此可是冤枉本將軍了.本將軍戰功赫赫,為的就是保天央國的天下,一生精忠報國,何來造反之?"

"那麼,鳳將軍深夜帶兵圍我太子宮,所為何來?"尼馬的!一個老太婆還真是囂張!

"那是因為接到稟報,有人夜嫋潛入了太子宮,意圖行刺太子殿下.本將軍擔心太子殿下的安危,所以連夜帶兵前來,為了太子殿下的安全,就算是挖地三尺,也必將夜嫋搜出不可!"

呵呵!這詞還真有意思!這老太婆果然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精變的.分明想來刮走夜嫋,還找了一個這麼冠冕堂皇的理由出來,想搜她的太子宮.可惜啊可惜!嫋夜並不在這里,你就白費心機吧?還勞師動眾.

"鳳將軍真是關心本太子啊!不過,本太子一直就在宮中,並沒見有刺客來訪.本將軍這可是要白走一趟,白勞心一番了."玉琉璃嘴角輕勾,勾起了一絲譏笑.

鳳將軍不管玉琉璃的辭,眼中閃過一抹狐狸般的狡色,高聲下令道:"給本將軍入去搜!為了太子殿下的安全,每一個角落都不能過!把夜嫋給本將軍搜出來!"哼哼!太子殿下,不過是一個傻丫頭罷了!瘋病都才剛剛好完,哪是本將軍的對手?要不是忌憚著女皇陛下,她鳳將軍哪會將這太子殿下放在眼里?

我忍你!先忍你!死老太婆!這個仇我記下了!竟敢搜我的太子琉璃宮!那些精兵聽了鳳將軍的話,竟立時便沖了進去.玉琉璃瞧這陣勢,竟然沒法阻擋,這鳳老太婆來勢凶凶,要想不讓搜是不可能的了.

也難怪!這老太婆聽屬于她們鳳家的賭場竟然被太子殿下平白搶了!這口氣如何能下?非搶回來不可.但是,她淡定地等著等著,一隊隊的人馬出來報告找不到時,那臉色就越來越難看了!搜不出來的話,明天的三司會審必變!他們家的賭場只怕真的再也要不回來!這賭場不是只有一家那麼簡單,而是遍布全國.他們鳳家能有今天,靠的並非是在戰場上的撕殺,而是這賭場的豐厚收入.財可通神啊!何況是人.

"鳳將軍,這樣你應當對本太子的安全放心了吧?回家洗洗睡吧!你可以高枕無憂了.本太子安全得很!鳳將軍精忠報國,為皇室的安全深夜勞心勞力,真是精神可貴!勞苦功高了."

"應當的!應當的!"夜嫋竟然不在太子府上,那會在哪里?這一下,鳳老將軍的頭發可能要在一夜之間全白了.她不得不撤掉五百精兵,心里直罵自己的皇後兒子鳳英蓮做事糊塗.她本來還不打算和太子殿下這麼公開對立,這麼快顯山露水的,但經此一夜,他的司馬昭之心就完全被揭露出來了.

撤掉人馬,回程的時候,鳳老將軍的馬突然受驚,竟然從馬背上摔了下來,重重地跌了一跤,聽在床上臥病半個月有多.那是閻修羅變成龍兒來探玉琉璃時,剛好瞧見鳳將軍強行搜索太子宮,而心里為丫頭被欺負了難過,就在那匹馬的肚子里咬著它,令它發狂起來,將鳳老太婆狠狠地摔了下來.

整了那個老太婆之後,他才回到太子殿下的琉璃宮,只想好好地瞧丫頭寶貝一眼,再回去.

走了鳳老太婆,已經是下半夜了.為了明天,必須先有充足的睡眠.

一縷月色從窗台上照入,和寢室內的一盞燈寵相輝映,照在玉琉璃翻來覆去的錦被上,紗帳飄渺,玉琉璃難以入夢.

她還在想著那個宮庭君的出現太過于玄妙!這少年是何許人也?仿佛通神一樣.那個夜嫋顯得更是古怪極了!明明已經在皇後的勢力保護內,為何要來投靠她?又如何得知她就在牡丹莊外?為何她能躲過所有的精兵走出來而悄無聲息?她的解釋也離譜,皇後必殺她,要請求她的保護.如此淋淋種種,給了她一個"玄"字.

總之一切的一切,顯得不出的玄虛,讓她沒有了真實感.所以那夜嫋都已答應明天在三司會審中按她的話來了,她仍然心中忐忑不安,同時記掛著閻修羅在牢中不知如何了?心中有了牽掛,隱隱約約地,她發現她在望著帳縵發呆的同時,腦海中飄過閻修羅的影子,不知為何突然閃過了龍兒……

不知何時,玉琉璃終于迷迷糊糊地進入了夢鄉.

她這才剛入夢,閻修羅便從窗口那里變成龍兒爬了進來.靜靜地飛到丫頭的床前,發現丫頭已經闔眼睡了,它進了紗帳,落在旁邊,沒想到才落下就突然聽到一句丫頭發出的一聲囈語道:"龍兒,對不起!我不是想就那樣拋棄你的."

丫頭在夢里想著龍兒時候的他?這不禁讓閻修羅呆怔著,龍眸瞧著丫頭心里滿是疼惜.不過,丫頭在夢里為什麼不是想他,而是想著龍兒?雖然同樣是他,可他就是感覺有點兒不爽快.他在牢中呢,她為什麼不是在夢里想著他怎麼樣了?有沒有受苦呢?雖然他絕不可能受苦.反而是丫頭,剛才被鳳將軍搜她府上,面子沒了,很難過吧?它伸出爪子象以前一樣勾了一下她的發絲,靜靜地瞧著她,孩子氣地無聲道:"丫頭寶貝,我幫你教訓過那個老太婆了噢!她至少得躺在床上睡個十天半個月了."

正瞧著丫頭時,突然又見丫頭的嘴唇嚅動著,不知想什麼,喃喃地,好象在申銀呢.她是不是在想他?有沒有夢見他?本來想只瞧一眼就回去的他,突然又對丫頭的夢好奇起來了.她夢見什麼了呢?會不會是他?

不如到她的夢境里去瞧瞧,她在想什麼?突而其來的強烈好奇心驅使下,他竟然有了想不惜犧牲自己的功力飄進她的夢境里去瞧瞧的**.

進入別人的夢境里不是做不到,而是要耗損自己不少的能量,折損自己的功力.所以,他從沒想過要進入別人的夢里.但是,因為對丫頭的好奇,他竟然忍不住一時的好奇心發作,一個閃念之間,便飄身進入了!

啊!才飄入,他就瞧見了一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夢境!白茫茫,寒氣逼人,一室夜明珠之瑩瑩珠光.

丫頭竟然夢回到雪龍峰山腳下的那間石室之中了!只見丫頭夢里自己躺在他的寒玉床上,被自己的龍身纏繞著,這不是那天自己的龍身為她解藥的境嗎?原來丫頭竟然念念不忘,午夜夢回?他真是傻呆了!後宮地著方.

"龍兒!"丫頭在夢里闔著雙眸,卻叫著"龍兒"三個字,這讓閻修羅心里突然感到不是滋味兒了!一種叫做醋酸的東西在他的心中翻騰湧起.為什麼丫頭抱著他的龍身那麼親熱?丫頭竟然在夢里和他的龍身在做……愛!在寒玉床上翻滾著.原來夢境可以這麼清淅!難道他的龍身那次給她的比他做人時在龍界浴池里愛她更讓她舒服嗎?他聽到她申銀著,不停地道:"龍兒,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拋棄你的."

他發現他的身體在變化,跨下的火龍在迅速地變大.不知道他能不能跟夢里的丫頭做?這麼想著,他已經飄過去,在丫頭的上空,伸腳一踢,想將丫頭夢中出現的自己的龍身一腳踹開!可是,他的腳踢不到?踹不著?嘎嘎!氣死他了!他只能在旁邊觀看了?難道他的功夫不到家?能進入夢境卻不能和夢里的她相交集嗎?那麼來,丫頭也瞧不見他嗎?

豈有此理!雖然那也是自己的身體形狀,可他就是有些生氣!莫明其妙地生氣!超級不爽!璃兒現在是跟他的人身有了肌膚之親,他那天在浴池里很賣力地用他所知道的各種姿勢要過她,為什麼她的夢里想的不是他的人身,而是他的龍身?一般況下,他是很少以龍身示人的,他習慣了當自己是人.所以,他此刻妒嫉龍兒了!

丫頭渾身血色,在夢里很興奮的,想著的竟是龍兒用火龍在她的花間進出,龍兒的他用尾巴在掃著她不瑩一握的腰肢和大腿,用龍舌在繞著她的渾圓翹突……這是那天他所能做的所有動作.那天,他生怕她會痛,聽第一次會痛的,所以他沒想過自己的感受,只想讓她愉悅,那是極盡了他的溫柔和體貼的.如果不是進到這夢境里,他都不知道丫頭原來對龍兒給她的第一次那麼的銘心刻骨,該不會是夜夜夢到吧?那他做人是不是太失敗了?還不如做龍麼?真不是滋味兒啊!

正想著,丫頭的夢景突然變了!變成了龍界的浴池!變成了自己的人身跟她在浴池中做……親眼瞧見自己抱著丫頭在做,他的火龍迅速地變得受不了!想!太想了!他想上前抱著她,可是,他上前抱去根本抱不了.丫頭也瞧不見他,只能瞧見另一個他.就在這時,只聽得一聲丫頭一聲大叫.

啊!才變到這個夢境,就聽得丫頭一聲驚叫!丫頭竟被嚇醒了!從睡著的姿態坐了起來!他從她的夢里重重地被拋了出來!甩在地下.

可怕的夢魘!玉琉璃都有一段時間沒夢到龍兒了,為何今晚又突然地夢到了?她撫著額頭,發現自己的額際滿是冰冷的汗珠兒,好象是渾身都汗濕了!為什麼又夢到了那一次?她要做這個夢魘到何年何月啊?

心里煩躁的玉琉璃狠狠地躺下後,猛地將被拉過頭,蒙頭再睡.也沒多久就到天亮了吧?她得睡眠好了,明天才能跟皇後斗法,救出閻修羅.

閻修羅見璃兒醒來,生怕嚇唬到她,立即藏到床底下去了.直到再次聽到玉琉璃發出了熟睡的呼吸聲時,他才從床底下爬出來,戀戀不舍地瞧了幾眼,才從窗口離去.

這一夜,玉琉璃自然是睡得不好,但比她更難入睡的自然是鳳家了.因為,他們徹夜搜索著夜嫋,卻始終沒法搜到.

翌日.

刑部升堂,三司會審.刑部侍郎習千夜雖然是主審官,但同為審官的有刑部尚書,廷尉府官,禦史都察.旁聽的有女皇陛下,太子殿下,皇後,鳳將軍等.做這主審官當真是如芒刺在背,吃力不討好啊!所以,他手里拿著一方疊巾,不停地抹冷汗.

"升堂!帶原告!帶被告!"習侍郎高聲叫道.

閻修羅被帶上來.夜嫋被帶上來.這兩個人走到堂前都是抬頭挺胸,完全沒有跪下的意思.不過,他們卻都給女皇陛下和太子殿下行禮,其余人等一律無視.13acV.

"跪下!"這一聲叫,雖然一拍驚木堂,卻嚇得主審官自己不停地抹冷汗.

女皇陛下道:"給閻修羅賜座!案件還沒搞清楚,閻修羅還是貴妃身份."

"是!給閻貴妃賜座!"主審官高叫.

一個木椅子被人抬進來,讓閻修羅坐下.

皇後鳳英蓮瞧著,眼睛冒火,卻又不能吱聲.當他瞧見夜嫋時,憤怒的雙眸好象就要噴出火來!他的一個卒剛才來偷偷地回報.用她的八個夫郎威脅她無效,她那七八個夫郎享受夠了,皇後喜歡就送給皇後吧,為奴為卑請隨意.

主審官抹汗一拍驚木堂叫道:"原告夜嫋,將你的狀詞讀來,你要狀告何人何事,因由經過,一一道來!"

"是!"夜嫋答了.

天央國第一樁最令人難以置信到狗血又烏龍的事發生了!

昨天來告狀的夜嫋突然反口複舌,承認自己的賭場是自己和太子殿下賭博輸掉的,輸給了太子殿下,他輸得心服口服.昨天之所以來告狀,是因為皇後鳳英蓮找到她,可以幫他要回一切.那些死了的打手是他自己一怒之下殺的,因為他自己喜歡殺人.他還將他以往所殺之人一一列舉出來,供認錯誤,當庭表示決定洗心格面,痛改前非.跪下雙掌合十,要求神的寬恕,請求賜予她死罪.

夜嫋這麼一,讓此案件簡直就沒法審下去,一個莊嚴的刑部審案大廳好象變成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大膽夜嫋!昨天已經遞上了畫押的狀紙,今天竟敢渺視公堂,胡亂語,當真不怕死嗎?還敢拖皇後下水,汙蔑皇後?!"

夜嫋雙掌合十,作尼姑狀道:"阿彌陀佛!人之將死,其也善.昨日之詞純屬本人一時貪念所至.皇後突然找到本嫋,他有意染指賭場,早就有心開設賭場.慫恿本人來告這個禦狀,本人一時以為有了皇後撐腰,心中又確有些不服那天和太子賭局輸得很沒面子.所以就接照皇後所,來筮告太子和閻修羅.但是,昨夜我在夢中得神靈點化,淨化了貪念.自知如此罪孽深重,不該一錯再錯.所以,現在了實話,認了罪.請求大人接罪發落吧!夜嫋願意為自已承擔所有應受的懲罰,為自己的來生贖罪.如果要畫押,夜嫋現在也可以畫押!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如此的阿彌陀佛一番,弄得在場的人個個都象被戲弄了一番.皇後爆跳如雷:"大膽夜嫋!竟敢血口噴人!"

女皇陛下聽著聽著,早就氣得臉色變了幾變,一怒之下,站起拂指著夜嫋只丟下了一個命令道:"立即將此人拉出午門斬道示眾!以免人人以為朕這天央國的法律是可以拿來玩兒的!以為朕這三司公堂會審是拿來開玩笑的,浪費朕的寶貴時辰!賭場既然是賭場,那就按賭場的規矩辦事!從今以後賭場就是太子殿下的了.皇後乃一介男子,管管後宮吧!開什麼賭場?!擺架!皇後跟朕回宮!"

這一下,女皇陛下憤怒地拂而去,把皇後也調走了!

堂上的人抹著冷汗請太子殿下帶走無罪的閻貴妃,高聲宣布夜嫋立即拖出午門斬首示眾!那夜嫋聽了竟然笑道:"阿彌陀佛!斬得好!斬得好!"

上篇:106 七八夫郎,醉生夢死.    下篇:108 為求龍涎,再見龍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