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妖孽龍爺追仙妻109 再見龍兒,吻複雜   
  
109 再見龍兒,吻複雜

山腳下的灌木草叢深深,藤蘿植物生長得極為茂密,玉琉璃根據自己的記憶找來找去,卻怎麼也找不到洞口,眼見夕陽西下,不禁心急起來,在綠色的草葉中摸索著,不知被什麼刺刺得她嬌嫩的手掌都流血了.

閻修羅好不容易甩掉八個如影隨形的侍衛,變成龍兒回到洞里去,等了一會兒,仍然不見璃兒打開洞門,他就知道他這洞門豈是她能找得著的?只好自己將洞門打開了,伸出一個龍頭來,一眼便瞧見璃兒的手都被花叢中的刺刺傷了,不禁心痛起來.

玉琉璃驟然間見到洞門打開,一個龍頭伸了出來,不由得傻呆著,怔忡地瞧著龍兒,倒是忘了自己為何要來這里了,呆了半響也不出一句話來.直到龍兒向她伸出爪子招招手,要她進去,她這才有了反應,走到洞口,呐呐地叫了一聲:"龍兒!"這一聲叫了出來時,她才知道龍兒在她的心目中原來占有著一個極重的位置,她一直就沒法忘記它.

閻修羅生怕被人瞧見,見她象個傻瓜一樣,只叫了它一聲,就又發起呆來了,不由得龍尾一擺,瞬息之間,變成了巨龍,將玉琉離攔腰一卷,卷入了洞里,將洞門合上.

"啊!"的輕輕地低呼一聲,玉琉璃自然不敢叫得太大聲,但她還是驚呼出聲了.盡管她作好了心里准備,但是,再次面對龍兒,她還是心肝兒都在顫抖著!更何況她這次來還是有求于他,更感心虛得很.

閻修羅低下龍頭瞧著她蒼白的面色,龍眸眯縫著,不禁為此刻被纏綣在他龍體間的璃兒感到心疼.璃兒要故地重游,心里應該很不好受吧?臉色那麼蒼白,是在害怕嗎?除了那次不得已為她解毒用龍體要過她之外,他從沒做過對不起她,有害于她的事,她為何那麼害怕自己的龍身?難道她把自己當妖孽來看待,所以害怕了?如風一般卷進洞里之後,他將她放在一張石椅上,為了她不那麼害怕,自己瞬間將龍體變,又成了龍兒,落在她面前的一張石桌子上趴著望她.接著她要怎麼開口向自己要龍涎,那就得等她開口了.

玉琉璃首先瞧了一眼龍兒的肚子,見它的肚子沒有變大,沒有懷孕的症狀時,她總算是舒了一口氣.到了這時,見龍兒面對著她沒有絲毫見怪她的意思,她終于嚅動著櫻唇,呐呐地問道:"龍兒,你過得好嗎?"

閻修羅生怕丫頭難過,又希望丫頭快點問取龍涎,所以連忙拼命地快快點頭,表示自己過得很好的意思.但又指了指她的手,意思是她流血了,緊要嗎?要包紮嗎?

玉琉璃好象是明白它的意思搖了搖頭,道:"這一點刺傷沒關系,不包紮也可以的."完,卻又心里不安地問道:"你怪我狠心把你丟在這里嗎?"這才是她一直心里不安的,她先是收養了它,卻又把它丟掉.這就象一個流浪的狗兒,突然被一個好心的主人民收養了,卻因為它做了一件對主人有溢的事,反倒被主人拋棄了.它心里一定不好過吧?雖然它是一條巨龍,但在她的心目中,她又是一條的龍兒.就象此刻它變了,就惹得她無限的憐愛.她的心里有它的身影,如同一個人生了一個孩子,她永遠就只能當它是孩子.就算它變成了巨龍,它還是龍兒一樣.這麼怪的感覺就是在她的心里落了根,根深蒂固,竟然一時難以拔除.

龍爺一聽丫頭如此問話,只得連忙搖頭.他怎麼可能會怪她?他現在倒希望她忘記了龍兒,只記得閻修羅就好.所以他的龍頭搖得象拔浪鼓一樣.要是有朝一日,璃兒得知他是龍兒,不駁他的皮,他已經開心了,哪里還敢怪她?丫人啊!你就快點向我求龍涎吧,好回去救二弟.13acV.

"你真的沒怪過我?"玉琉璃再次確認地問道.

龍兒再次搖頭.

"對不起!"玉琉璃見到龍兒一點都沒有怪她的意思,自己反倒不好意思,心里更感愧疚了.雖然龍兒只是一條龍,不會話,但它真的很有靈性,就象一個不會話的人一樣,給她的感覺就是,他雖然是啞巴,身體是一條龍,但其余的跟人也沒什麼不同.所以,她就更不好意思了.她一直在害怕,害怕面對龍兒.但是,認真追究的話,龍兒從沒做錯過什麼錯事.那天如果不是龍兒果斷地現出真龍巨身將她卷到這里來,她不是要在眾人面前丟盡顏面了嗎?如果不是在眾人面前丟臉,那也必然會被云天豹欺凌侮辱了.可是,她卻因為他是一條龍而恩將仇報,差點兒就要手起劍落,刺殺了他.這些時候慢慢想來,除了他是一條龍之外,他哪有過錯?所以這一聲對不起,她真的早就想跟它了.但要不是這次要來求取龍涎,她還真的沒有勇氣再見龍兒了.

閻修羅見玉琉璃那麼慚愧的的態度對龍兒,真想化為人身抱抱她.但是,突然,他想,她既然這麼慚愧,是不是表示著,她能接受自己是條巨龍的事實?想到這里,他將自己的身體在她的面前試著變大,直到變成了一條巨龍,一雙龍眸凝視著她,緊緊地盯梢著她瞳孔中的變化.結果他在她清澈的剪水清瞳之中,只是起初能瞧見一抹驚異之色,但很快,她瞧著他的變化就只剩下了好奇,還夾雜著一抹不知名的緒在其中,這一抹緒竟然令到閻修羅心中生出了微微的妒意.

玉琉璃怔忡間瞧著龍兒變成了巨龍,確是沒有了最初的害怕,只有一絲複雜的緒飄過心間.

閻修羅見她不躲不閃不害怕,便得寸進尺地伸出龍尾卷向她的腰間,想再次用龍身纏繞著她.到底,他心里還是渴望著她能接受他是一條龍的事實.如果不用瞞著她,能告訴她,他就是龍兒,龍兒就是他,他希望她知道了之後,還能一如既往地喜歡他,既喜歡他是一條龍,也喜歡他可以幻化成人而不會怕他.他可是一條神龍,而不是妖怪.所以,他想試試用他的真身跟她親熱地纏繞著,象還沒有發生過那件事之前一樣.

但是,玉琉璃雖然不是很害怕,但卻瞬息之間臊了臉兒,不知所措地瞧著他,低聲地喝斥道:"龍兒,別這樣纏著我!我們……人龍有別!我不能……不能跟你象以前一樣.我……我……你放開我!我有話對你."

閻修羅的尾巴已經纏著了她的腰肢,龍眸在她的面前,瞧著她羞的臉,不知她想到什麼了?那臉蛋兒緋著,美麗得象天邊的彩霞一樣,最是令他難自禁,龍身瞬間便纏繞著她的身子,磨蹭著她的身體,恣意地瞧著她害臊的樣子,他有了吻她唇嘴的**.

"你要是再不放開我,我要生氣了!"玉琉璃是真的生氣了!但她氣的是自己的發應.奇異地,她竟然會對龍兒的癡纏有了一種奇特的反應,他的龍身纏繞著她的腰腰時她就象被一個男人擁抱著一樣,那肌膚相親的感覺令她的身體驀然之間湧起一股灼熱,這熱象一股電流,灼熱著她,竟然令她瞬息之間有一陣生理上的反應,直逼向腹處,那代表著什麼,她非常地清楚.

所以,她更加生氣了,板起通通的臉蛋怒聲吼道:"龍兒,我是來向你求取一樣東西拿去救人的,你先放開我!"

吼!該死!他差點忘記了自己是來做什麼的!二弟還在等著救命!所以,幾乎是立即地,他撤回了自己,變回龍兒,望著她,只等她開口.

玉琉璃見他輕易而又快速地放開了她,不禁松了一口氣,有點難為地道:"龍兒,我的一個朋友他中了劇毒,命在旦夕之間.解毒的藥引需要五百年以上的龍涎,你有五百年的歲數嗎?"她一邊一邊心里忐忑不安,生怕龍兒因為她懷著某種目的,有求于它才來此一趟而不高興.要是它不高興,不願意吐出龍涎,她也沒它符.

但出乎意料的是,龍兒點了頭,非常地合作.這更令玉琉璃對龍兒又多了份不舍和憐惜之.她拿出預先准備好的瓶子來,拔開瓶塞,放到龍兒的面前,示意他將口水吐在瓶子里.

閻修羅本想馬上給她龍涎的,但是,卻臨時抬起龍眸望著她,對她搖了搖頭.

"為什麼?你不願意?"玉琉璃瞧見他搖頭,不由得傻呆了!當場愣頭愣腦的.卻見龍兒伸出舌尖來,長長的,直伸至她的嘴里,在她的嘴唇上描繪了一下.她更加一個呆愣,著臉問道:"你的意思是要我親你一下?還是讓你親一下?"

龍兒猛地點著頭,張牙舞爪地張開龍嘴.玉琉璃這下更羞了!但是,為了他的龍涎,她只好道:"好!我親你一下!"她在他伸出來的舌尖上蜻蜓點水地親了一下.可是,龍爺被她親了一下之後,卻有了逗弄她的心,同時也想知道她能接受他的真身有多少?便伸著舌尖要添她的嘴兒.玉琉璃一來怕龍兒不高興時不願給她龍涎,二來對龍兒舌尖的味道很是有一種熟悉感,那種香味很象閻修羅親吻她時的味道,不禁一時之間有那麼一忽兒的迷離失措,結果就被龍兒的舌尖伸入了齒白唇之間,恣意撩撥著她.

那味道太熟悉了!就象阿羅的吻!閻修羅的俊容在她的腦海里飄過,她突然齒間輕輕一咬,痛得龍兒把舌尖退了出來,眨巴著龍眸瞧著她,扁著龍嘴,似是在控訴她太殘忍狠心了!親一下也咬它一口.玉琉璃羞著臉把瓶子放到它面前,輕輕地有著幾分討好地道:"龍兒!把龍涎吐在里面,你剛才已經答應的."

閻修羅不敢再逗弄她,怕拖了時間,誤了二弟錦繡衣的解毒時間,便乖乖地將龍涎吐在瓶子里,直到玉琉璃好了夠了為止.玉琉璃拿到了龍涎液,自然就想要走了,但是,她對龍兒那種莫明其妙的緒卻複雜得連她自己都理不清楚了.

最最令她不解的是,她總是把龍兒和閻修羅放在一起想.她給自己找出一外理由就是,可能聽了四大宮女那所謂的傳吧,閻修羅可能是傳中的神龍呢.所以呢,她就將他跟龍兒放在一起想了?是不是有些謊謬?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要怎麼開口跟龍兒再見了!因為它的靈氣,她還記得她以前有多麼地疼愛它.

閻修羅瞧著丫頭呆愣的模樣兒,雙瞳如水波蕩漾,柔如海底中的水澡,怔忡地瞧著龍兒,那眸中的戀戀不舍不禁讓他心中妒火中燒!就知道她有些舍不得他的龍身了!呵呵!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好呢,還是該吃醋的好了.但時間緊迫,他不能讓她坐在這里陪著龍兒發呆.于是,龍身瞬間變成了巨龍,在丫頭的呆頭呆腦中,攔腰卷起她,一陣龍卷風般向石室中的走道騰飛而去.

不一會兒,玉琉璃就被吼了一聲的巨龍送出了洞口,以一種輕柔的力量放在洞門口,然後,龍兒什麼也沒,將洞口關了,恢複了原狀,一個變,變為龍兒的模樣兒,鑽入一堆草叢中消失不見了.

"龍兒!"一聲喃喃的低語從玉琉璃的口中輕輕溢出,她瞧著龍兒鑽入去的那個草叢久久地凝視著,怎麼也回不過神來.心中的一絲漣漪泛濫成災般地,竟讓她感覺到了一絲的痛,象一支針尖對著心尖兒狠狠地刺了一下,令她全身顫抖著,好難過啊!她好難過!為什麼會那麼的難過啊?象窒息般的難過,仿佛她的心被一只龍爪子爪傷了似的!

暮色將她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影在許多藤蘿植物的綠碧之上,那些植物長得欣欣向榮,綠意盎然,生機勃勃.然而,玉琉璃卻突然間輕輕地呢喃道:"龍兒,對不起!你一定很孤獨吧?為什麼你沒有同類?為什麼你獨自生活在山洞里?我……對不起!你對我那麼好,可是,我卻不得不拋棄你!"

一滴眼淚沁出眼角時,背後突然傳來一個輕松的聲音道:"丫頭,你在這里啊?我們還要不要上山啊?天色要暗下來了!"

這當然是閻修羅的聲音了!她揮手抹去眼角的一滴眼淚,回頭毅然決然地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道:"好了!我已經要到了龍涎液.我們上山采龍涎草吧!"

"丫頭,你的手怎麼受傷了?讓我瞧瞧!"他剛才在洞里就心痛死了,但身為龍兒可沒法為她包紮傷口,也沒法話.他拿過她的手來,突然將她的手放到他的面前,用他的舌尖添著她被刺刺傷過的地方.因為他想到了丫頭他的龍涎有藥用價值,不但能解毒,還能消毒.

玉琉璃瞧著他的行為,不禁將手抽了回來,古怪地橫他一眼道:"你做什麼?干麼用舌添我的手?你噬血啊?"

"你不是口水能解毒消毒嗎?我給你消毒啊."龍爺被她瞪得渾身發毛,但理直氣壯地回道.

"哼!那是龍涎.你是龍嗎?你的口水有個屁用!髒死了!"玉琉璃拿出一條毛巾來,輕輕印著她被刺傷的地方.不過,剛剛還有點兒痛的手被他用口水添過之後好象不痛了呢.她奇怪地瞧著閻修羅一眼.

"璃兒,這麼瞧著我,是不是我很帥?"閻修羅被她問"你是龍嗎?"這話嚇得心下一跳,面上一笑,掩飾了過去,跟著問道:"你剛才你要到了龍涎液了?"

"嗯,是要到了."可也令她難過死了.她收回了疑神疑鬼的目光,心想她是不是瘋了?總想著閻修羅是條龍?他分明只是一個帥哥嘛.

"太好了!那我們走吧!"閻修羅一邊一邊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地問道,"你是怎麼要到龍涎液的?這里難道有龍嗎?龍涎液是一種什麼草藥的名稱?"天!他竟然感到害怕!怕她知道他是龍的事實.隱隱約約的,他知道他怕什麼了.他怕璃兒到時決絕地離開他,就象她盡管心里也想著龍兒,對龍兒百般疼愛,但還是決絕地離開.

玉琉璃白了他一眼,道:"什麼都不知道就別問那麼多!為了你的二弟,哼!走吧!到山頂上去找龍涎草."想到跟龍兒那個舌尖的親密接觸,她咬著牙齒,把下唇咬出了一排深深的牙印.

丫頭,誰我什麼都不知道的?我是什麼都知道了.你一心兩用呢,丫頭!你是愛龍兒還是愛我?爺在吃著古古怪怪的醋!心里也怪不好過的.身為閻修羅,可不希望你想著龍兒.身為龍兒,討厭你見異思遷啦!拋棄了我!嗚嗚!他到底希望她喜歡他好呢,還是希冀她喜歡他的龍兒之身好啊?苦惱!郁悶死了!干脆告訴她,他就是龍兒好了,那就什麼煩惱都煙消云散了.

八大侍衛瞧見他們的太子殿下回來真是太好了!現在要上山頂去采龍涎草了.

瞧瞧天色還未全黑,龍爺道:"丫頭,趁天還沒黑下來,我們馬上上山去采藥吧!來,我抱你上去!"他摟著她的纖腰,不想再浪費任何時間,立即從山腳下一手摟著她,一手拉著藤條向上攀爬.本來他可以騰空而起地飛上去的,可在丫頭面前卻只能象人一樣假裝要依靠抓著藤條植物了.但是,由于心急的原因,他當然爬得特別地快了.

玉琉璃被他抱在身側,雙手摟著他的脖子,雙眸一眨也不眨地瞧著他的俊臉,這麼近距離地盯著他瞧,要不是他攀得那麼快,她真的好迷醉!心肝撲通撲通地跳著.不過,此刻他象一部升降機一樣,那麼快速地向上,她向下一瞧,只一會兒,就離地面那麼遠了.只見她的八大侍衛被他們拋在了下面,離得好遠,這不禁讓玉琉璃發出了一聲驚歎道:"阿羅,你的輕功好厲害!什麼時候教我?"

"這個啊,什麼時候都可以教.不過,不知道你資質如何?我可是從來沒教過人的,而且我最怕笨人了."閻修羅著,見她氣鼓鼓的的樣子,不覺笑道,"我又沒你笨,你象青蛙一下鼓著腮做什麼?"一邊一邊將摟著她的手收得緊了一緊,竟俯下頭來親上了她的嘴.

"嗯嗯,要是摔下去的話,會粉身碎骨的!你還敢親人."玉琉璃被親得花容失色地叫著.

"怎麼可能會摔下去?我的輕功是天下第一,誰也比不上."是啊!他是一條龍,原本可以騰云駕霧的,根本就用不著這樣攀登.但為了跟人一樣,不讓人瞧出他是非人類的龍,他只能這麼著假裝在攀附著懸崖絕壁上的草向上攀爬了,還要控制著別攀得太快,所以羅,吻她解解悶兒嘛.事實上,他的腳根本無需著力點,手也無需攀附任何東西,所以不但不可能摔下去,就算是吻她,也絕對地輕松自在.

所以,他吻得輕松陶醉,玉琉璃卻驚心動魄,生怕被摔下去,死無葬身之地.但是,當他在上升的時候,輕輕地親吻著她時,她竟然也能被吻得迷離起來,好象他們飄在了云端一樣.該死的!這樣的親吻竟然讓她有了浪漫的感覺,心里甜滋滋的,她是不是傻了?怎麼能喜歡這麼危險的吻啊?女人!她竟是一個庸俗的女人!喜歡這樣的浪漫之吻?!

"璃兒!喜歡嗎?"他吻了一會兒放開她柔聲問道.想到她跟龍兒在洞內親吻,他就想知道她喜歡他多一點,還是喜歡龍兒多一點?所以,他接著問道,"璃兒,你是不是最喜歡我?"

被他吻得迷迷糊糊,還有些暈眩的玉琉璃答道:"嗯,喜歡.阿羅,我喜歡你!"她是真的喜歡阿羅,喜歡他身上的味道.但是,下一刻她又不禁提醒他道:"別分心了!你這是瘋了?這時候這些做這些,你不覺得吃力嗎?可我覺得危險."

腳的蘿物知."璃兒,在我身邊沒有安全感嗎?你覺得我會讓你置身于危險中嗎?你要學會信任我!我是不會讓你有危險的.不過,很快要到山頂了,不能再親你,是不是還想要親親?"

上篇:106 七八夫郎,醉生夢死.    下篇:112 叫我阿羅,說你要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