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女賊們的分贓大會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女賊們的分贓大會

赤血龍騎第一百三十一章女賊們的分贓大會

行著凱瑟琳項項的說明,洛林漸漸在腦子里對大海對酉一,六帝國有了一個大約的認識.

阿爾摩哈德帝國,位于浩瀚的瑪迪多姆海的南岸,灼熱之土的最北端.人口八千七百萬.地廣一千萬平方公里.

曆史極為悠久,甚至可以上溯到當初的神聖戰爭時期.

當年,眼看著人類世界就快要滅亡之際,正是他們及時派出了大軍.與茹曼人以及其他各國的人類聯軍一起並肩做戰.最終打敗了魔族與不死族聯軍,將他們驅趕到了地下.

兩國之間一度極為友好,甚至也是互有聯姻.

但是在後來,也就是距離現今大約二百年前左右.阿爾摩哈德帝國政治生了一次劇烈的動蕩,導致了王朝興替.而茹曼帝國的皇家血脈卻一直流傳了下來,這也必然導致了兩國的關系漸行漸遠.

這是因為每一次的政變動蕩.第一個倒黴的一定是把屁股放在龍椅上的皇帝陛下.而由于聯姻的關系.茹曼帝國的皇家必然會與前任的阿爾摩哈德皇帝沾有姻親.

想當年,茹曼帝國皇帝陛下的老婆聽到自己的兄弟被一幫頭頂著高粱花子,滿嘴黃牙的暴民們砍了腦袋.然後頂在竹竿頂上暴曬了三天,傳九邊,當即就昏了過去.醒來之後跑到禦前會議上大哭大鬧,使盡了悍婦本色,要讓茹曼帝國興兵報仇.

而皇帝陛下看到自己的小舅子被人掛了,當然是龍顏大悅,心中極為爽快,但是這種事情.自己一個人躲在了牆角偷偷高興了還可以,卻也不能把這種興災樂禍擺到臉上.

再加上老婆在家里鬧的厲害.他老人家無奈之下,派出了一支使節隊伍,跑到阿爾摩哈德對那位剛剛把屁股放在龍椅上的篡位將軍的面前.向他表示了茹曼帝國的強烈譴責和憤慨.

按理說,茹曼這一手做的已經算是不錯了.

阿爾摩哈德網登上皇個的那哥們兒只要是有一點兒眼色,隨便拉扯兩句什麼昏君無道,民不聊生了.天怒人怨了之類的口號,哪怕就是說上一句,"老大輪流坐,今天該我了"把這件事情支糊過去也就行了.但是這位新上任的董事長兼席地行官卻是殺戳殘暴起家,是一個渾不吝的角色.

他老人家剛剛當上了皇帝,正蹲在龍椅上面,一邊搓著自己的香港腳.挖著鼻屎,一邊熱情地關心後宮的美媚們貧乏的精神生活,正玩的哈皮呢你卻跑了過來,非但不說恭喜大哥上位財,而且還跑來指手劃腳,指責他不應該這麼做.這也太讓他老人家下不來台了.

他老人家當即是龍顏大怒,把使節團的成員捆了起來,然後極為干脆利索地就在皇卓的門口,把那些倒零孩子的腦袋全都砍了下來.

這一大嘴巴子抽在愛好和平的茹曼人的臉上,削得他們一下子暈頭轉向,連北都找不到了.

大家都是高級流氓,就應該有高級流氓的樣子,每天端個香檳酒啊.玩個寶馬香車,泡個美媚,然後共同探討一下怎麼從死老百姓身上吸更多的血之類的重大課題.

但是對方卻沒有身為高級流氓的自覺,還停留在街頭小流氓耍片刀,到處亂砍人的低級階段,這就太不入流了.

于是茹曼的皇帝陛下,也就是凱瑟琳的曾曾曾"祖父.現對方新任的總瓢把子如此不給面子,當即也是大怒,派了自己的雙花紅棍帶著數萬的小弟,操著片刀,然後跨海遠征.

兩幫人就這樣干了起來.

在這二百年里面大家打打停停,互有勝負,但是這中間的血海深仇也就越結越大.

到了後來,阿爾摩哈德帝國出了一位天才的名將阿摩爾,哈杜.在十二年前曾經提兵五萬,攻入了帝國,將戰火燒遍了帝國南方的每一寸土地.打愕帝國十七萬討伐大軍屢屢敗逃,承突狼奔,甚至一度揮兵北指,前鋒幾乎到達了茹曼城下.

有士兵誓說,他曾經看到了茹曼城眾神殿的尖頂.但是他們最遠也只走到達了這里.

因好在這個危機的時候,儒略大公如慧星般地崛起,展顯出了自己軍事才能.

他先是在東線設計,擊敗了想要跑過來撿便宜的帕提亞帝國的餐略軍.然後親自率領著從東線和北線調集而來的二十萬大軍,回師國內.以萬鈞雷霆之勢,重壓了過來.

哈杜將軍見情勢不對,當即立斷.他率領自己的軍團,與大公的軍隊且打且退,最後成功地退回到了帝國在瑪迪多姆海最北端的據點.隔著一道只有數里之寬的博多雷斯海峽,與帝**團遙遙相望.

至此,第十三次茹阿戰爭這才落下了帷幕.

只是關于這一場戰爭的勝負,雙方互有不同的說法.

兩國的政府開動了自己的宣傳機器,請了無數的磚家叫獸,寫了無數篇論文.都是不要臉地宣稱自己的戰績輝煌,才是真正的勝利者.

但是公允地講.哈杜將軍以五萬弱旅敲翻了十七萬的帝國精銳,看下去確實是很牛叉到了極點,但是他卻並沒有完成自己的戰略目標取得任何一個瑪迪多姆海北岸的立足點

" 而儒略大公雖然趕走了侵略者,但是面對那位將軍,卻不得不抽調了東線的精銳軍團,而且因為戰爭是在自己的國內生,帝國本身也是損失慘重.

所以說,他們雙方都不算贏.但也都不算輸.只能是一斤,平手罷了.

也正是因為這中間夾雜著的這麼多的新仇舊恨,所以當那一項要求將凱瑟琳和親的動議一提出來.面對著教會的壓力,她二話不說,當即落跑,以這種方式來表示自己的抗議.而且中間一路之上,也得到了大中小各級貴族的鼎力支持的重要原因.

而且既使在教會內部,也不是沒有反對的聲音.因為宗教雖然沒有國界,但是信仰宗教的人卻是有國界的.

大家都跟阿爾摩哈德死磕了那麼多年,突然說要化敵為友,擱誰身上.誰也是受不了的.提醒中場休息

"可惜的是,雖然有阿摩爾,哈杜那個不世的名將支撐,但是現在這個國家已經爛透了凱瑟琳歎息了一聲,下了最後的評價.

她斜斜地依坐在了沙上面;纖手之中優雅地把弄著一串珍珠項鏈.那珍珠圓潤光潔,極是漂亮.更難得的是那些珠子一個個全都是一樣大小,一看就知價值非凡.

洛林看了看她手中的那串項鏈.然後又轉頭看了看四周.

只見那個網多雷斯送來的大箱子已經打開,里面放著的寶物在魔法燈光下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而在座的每一個人手里全都拿著一件貴金屬制品,又或者寶石.全都是眉飛色舞,喜笑顏開的樣子.簡直就像是一個山賊們的分贓大會.

凱瑟琳一臉無所謂地拿起一件東西,看上兩眼,然後扔到了一邊.

阿黛爾則小心翼翼地挑選著一個個的裝飾,然後帶在身上比上兩下.然後也是隨手也扔過去.

羅琳娜拿著手杖在那個箱子里面到處亂翻,想要找出幾塊魔法寶石.而在她的手邊已經放了好幾個同樣的東西.

薇拉則不愧自己體內一半的龍族基因.

她喜滋滋地將剩下的,那些所有會反妹光芒的東西全都摟在自己的懷里,而且還不時地用自己嬌嫩滑膩的俏臉在上面輕輕地蹭上兩下.看那樣子,只有在叫她吃飯的時候,或許才會松開手吧.

洛林看著那幾名少女在珠光寶氣的映衫之下的如花如玉的嬌美容顏.在心里歎息了一聲,然後又默默的更正道:好吧.這是一群漂亮的女山賊們的分贓大會.

他想了一下,假裝沒有看到"呃.沒有看到雷歐正吃力地舉起了手里一大塊黃金,然後用盡了吃奶的力氣,對著地板上一塊爍爍放光的鑽石狠狠砸去.

洛林一伸手,也從箱子里抄出了一塊藍色的寶石,坐在了沙上面對著燈光欣賞,看著燈光在寶石的折射下變成了夢幻般瑰麗的色彩.

他不由得輕輕一歎,說道:"不管怎麼說,這位王子殿下送的禮倒是挺下本錢的,出手還真是闊綽啊.

凱瑟琳愕然地看了他一眼,道:"你以為這是那位王子自己掏的腰包?.

洛林不由驚奇地眨了眨眼睛,一言不地看向了凱瑟琳.

凱瑟琳微微一笑,道:"你仔細看清楚,這里不少的東西可都是賊贓.阿爾摩哈德因為面海背6.所以做起無本的生意來,可是老手了.我想大約海上的商船沒少被他們打劫吧?.

說著,她興致勃勃地拿起了一個戒指對著燈光檢查了起來,然後像是找到了什麼,低低歡呼了一聲.

她斜依著嬌軀,向洛林靠了過來.然後指著刻著的上面的紋章,說道:"你看這個,這是帕提亞帝國的紋章,只有他們才會用弓箭和彎刀做為紋章的."

洛林抬眼看了一下,果然在那戒指的內側現了刻出的紋印.

凱瑟琳冷笑了再聲,將那枚戒指扔到了一邊,然後又接著說道:"阿爾摩哈德人越來越不行了.現在不光是買賣人口,還順帶著打劫商船,弄得在國際上臭名召著.看來他們也是知道,如果再不充暴戶.揮金如土地和人打交道,就更沒人理他們了."

她頓了一下,又補充道:"知道嗎?他們做事的時候,不是論對錯.而是先分清自己人和外人的區別.然後偏袒自己人,打擊外人"

洛林愣了一下.

他認真地想了一下,然後問道:"大家不都是這樣子做的嗎?"

凱瑟琳無所謂地一聳香肩,道:"可是因為多年的搶劫和掠奪.他們連最基本的善惡對錯都分不清楚了.而且自己人,外人,這種界限又怎麼能分得那麼清楚.兒子,女兒,兄弟,姐妹,表親,本族族.這些哪一個算是自己人,哪一個又算是外人?

到最後,也只能是奉行這樣一種准則,和自己的兒子一起來對付自己的兄弟,然後和自己的兄弟一起對付堂兄弟.又和自己的堂兄弟一起對付自己的族人.最後和自己的族人一起對付別族的人

她轉過頭來,淡淡地說道:"這種情況到了後來,只能是連綿不斷的仇恨暗殺,時時玄刻都得要

"" 忱刀從暗處射來的毒箭,壞有誰敢挺著胸膛老在陽米蘭下兆"一菇能夠挺著胸膛走在陽光之下,不怕有生命的危險?"

洛林不由沉默了下來.

凱瑟琳精致如雕刻的下巴一揚.指著那一箱的珠寶,然後又鄙夷地冷冷說道:"就以這一箱珠寶為例,表面上看珠光寶氣,奢華無雙.可是仔細看看清楚,這里面每一樣東西都是沾著鮮血和尸骨的."

洛林聽完,不由惡心地"咦.了一聲,急忙將那塊寶石放到了一邊,然後又將手在衣服上蹭了兩下.這時他也明白了過來,這些東西肯定也是那些人在路上搶來的,不然也不會這麼地凌亂.戒指,項鏈,寶石什麼的亂七八糟地堆在一塊.

羅琳娜看到了那塊寶石,然後抬起頭來,說道:"這塊藍寶石倒是不錯.很好的魔力儲存容器.你要不要?不要的話,就歸我了."

說著,將那塊藍寶石揀了起來,在上面哈了口氣,然後拿著自己的絲帕仔細地擦拭了兩下,又對著燈光仔細地一看,然後這才滿意地放在了自己身邊.

洛林看了她一眼,有些惡意地提醒道:"這寶石上面,說不定就有人的鮮血曾經濺到上面過.很有可能還有人因它而死,難道你就不害怕嗎?"

羅琳娜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死幾個人算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古往今天,哪一塊有名的寶石上面不是人命堆起來.教廷梵蒂諾主神大教堂里的那顆"光明之山,的上面堆得著的鮮血可以淹滅整個大地.可是你去問問,哪個女人不想要它?"

洛林當即緊緊地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想想也是,這些女人別看平時弱不經風的,而且看到一個小兔子.打手,卜羊什麼的受了傷,也是眼淚花花的,愛心泛濫,心疼的不得了.

而在實際上,她們的心底狠毒著呢.

什麼東西只要一經她們的手.准的要禍害的絕了根.

像狐狸啊之類皮毛華麗的動物.被抓住之後扒掉了的皮,最後還不全都是披在了她們的身上?也從來沒見她們害怕過.

就連藏羚羊的都快要絕跡了?還不是因為那些女人們喜歡用它的皮毛編成的披肩?

羅琳娜也不知道洛林的腦子里轉過的念頭.

她探頭看了看那只箱子,看到除了這十多件的東西之外,已經見了底了,然後不無遺憾地歎了口氣,道:"那個該死的吝嗇鬼.只是送了這麼一口箱子.真真是太小氣了

洛林驚訝地看著她,道三"這麼滿滿一箱子東西,你居然還說小氣?"

羅琳娜理所當然地道:"那可不是.我聽說我家里在海上跑船的人說過,他們做一票生意,就可以弄到三倍這麼多的東西."

她想了想,然後喃喃地說道:"或許回頭,我缺錢的時候,也應該去海上看看?"

洛林當即打了一個哆嗦,和凱瑟琳對望了一眼,然後全都沉默地看向了羅琳娜.

羅琳娜看到眾人的目光,頓時明白了過來.

她笑了笑,道:"你們以為我說的是去海上打劫?"

她見眾人全都沉默以對,然後又道:"放心吧.我不是那個意思.我說的是他們在海上跑船的,只要運送貨物緊俏得當,一趟就可以賺這麼多.而且最重要的是,在那里搞交易,全都可以不用交稅."

眾人這才松了口氣.

凱瑟琳灰眸一轉,塗著鮮紅豆麓的纖手翹著蘭花指,然後輕輕地掩在櫻唇上,呵呵呵地淺笑了起來.道:"羅琳娜,其實這件事情,你應該責怪洛林的."

"咦?"洛林當即嚇了一跳.慌忙說道:"這,,這又關我什麼事情?"

凱瑟琳笑著說道:"當時如果你不去替那行.叫什麼什麼的死胖子男爵求情,就讓那些人把他的腦袋砍下來的話.以阿爾摩哈德人的眼光來看,只有這樣才夠得上心狠手辣.才算是一名英雄.他們就會拿大量的珠寶來結交你.如果沒有,你就不是.

所以,當你替了那個男爵求情之後,他們就把那個死胖子的狗命算是給你的禮物,當然也就不會再抬一箱子禮物出來."

洛林頓時恍然,這才明白當時那個王子一直觀察著自己這些人的表情.原來就是在看這種情況,然後決定送禮時的出手大方程度.

他不由苦笑了一下,道:"那些王八蛋到是挺會看人下菜碟的."

這時阿黛爾見分贓己畢,輕松地拍了拍自己的雙手,然後眼珠轉了轉,蓮步輕移,走了過來.

她來到了洛林的身邊,然後一抬腿,坐在了洛林沙的扶手上面,輕輕地笑著問道:"洛林,你就不再考慮考慮,咱們還是想個辦法,把希爾梅莉婭給泡過來,怎麼樣?"

網絡故障依舊,一過十點就不斷掉線,根本打不開,明天找通信公司的事去.

感謝大家的支持.

要票,要票,要票"(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我們鼓勵你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