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名垂青史的方法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名垂青史的方法

赤血龍騎第一百六十八章名垂青史的方法

論林接討了那些女稿.識疑地看了看大後隨棄蜘小不

凱瑟琳與阿黛爾對視了一眼,同時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好奇與驚訝.

她們不約而同地起身,來到洛林的身後.然後俯下了身後,和洛林湊在一起.向那文稿看去.

好像是在無意之間,兩人那豐滿挺聳,彈性驚人的玉峰也同時一左一右地輕觸在了洛林的肩頭.

洛林不由轉頭看了一眼,恰好透過了凱瑟琳那寬大的領口,看到了那一片粉膩玉脂的賁起的玉骨冰肌.

再加上.從她們兩人傳來的如蘭如脂的少女芬芳,洛林大爺就算是個坐懷不亂的聖人,也已經是腦子里一片空白了,更何況他也只是一斤小年青人.眼珠子當即就像是被電焊給焊住了一樣.目光牢牢地粘在了那白膩柔挺的酥胸之上.

旁邊的阿黛爾見了,頓時心頭火起,伸手狠狠地掐了他一把.

洛林痛的一呲牙,隨即清醒了過來.他抬頭膘了大公一眼,卻見他正低頭品茶.並沒有現這里的異狀,心不由夫呼慶幸:要是這老家伙現.自己當了他的面占凱瑟琳的便宜,不抽刀砍了自己才怪.

這時就聽凱瑟琳低低地驚呼了一聲.

洛林有了教,也不敢再回頭,只是低聲問道:"怎麼了?"

凱瑟琳也不說話,從他的背後探出手來,伸手翻了兩頁.只是這一動作.讓她酥軟的豐胸更加緊密地和洛林的肩頭磨擦了幾下,那驚心動魄的柔軟讓洛林腦子里又是一陣眩暈.

凱瑟琳絲毫也沒有覺察,只是看了兩頁文稿,然後驚訝地向大公投去了一瞥,隨後將自己嫣紅的小嘴湊到了洛林的耳邊,輕聲說道:"這是我父親的字跡."

洛林的耳朵被她如蘭的吐息弄的幾乎要癢到了心里.

凱瑟琳白了他一眼,然後一字一頓地道:"這是我老爹寫的."

洛林瞬時驚醒了過來.

他這才收起了占便宜的心思,然後翻看起手中文稿.

洛林翻看了兩頁,卻見那些文稿雖然沒有什麼"大海啊你全是水,之類的惡俗.但是也是沒多少的可讀性.

里面多是一些"春花秋菊.之類的東西.紙張已經有些微黃,顯然是年青時的作品.而且後面雖然也有一些軍旅描寫的,也沒有像是偉大的軍事家.偉大的詩人張宗昌張軍閥那些"大炮開兮轟他娘的,的極具王霸雄風的佳句.

越到後來.那些詞句也就越來越少,有時甚至只是只言片語,隨手塗鴉了.很顯然這位詩人已經將自己的注意力完全轉移到了其他的方面,或者是沒有時間再干這一項工作了.

那文稿不長,只是一會兒的工夫,洛林就已經是粗粗地翻完.

大公看了.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一臉淡然地問道:"看完了吧?覺的怎麼樣?"

洛林猶豫了一下,網要張口說話.

這時凱瑟琳在旁邊輕輕地掐了他一下,然後低表提醒說道:"這一定是老頭兒以前寫的.多拍拍他馬屁.心情一好,看你順眼了.咱們的事情他就不會再反對了

洛林一愣.詭異地看了大公一眼,然後將那文稿擋在了臉上,頗感為難地向她輕聲說道:"妮可,你這就是要我睜眼說瞎話啊?我可是有良心的."

"我"凱瑟琳輕啐了一口,然後道:"良心?你會有良心嗎?快點兒,說幾句好聽的話,把他給糊弄過去.哄他高興,這又不費什麼事"

說著.她明眸的眼波嫵媚地流轉了一下.咬了咬櫻唇,又接著道:"大不了,回頭我多給你一點兒好處.好嘛"

說完.突然覺察了自己聲音當中的嬌膩嚶嚀;那如玉般光潔的俏臉上頓時燒紅了起來,她不由豐胸起伏,急喘了幾下,然後強做鎮定地俯下身來,假裝認真地看著洛林手中的文稿.

洛林想了想,然後將那文稿輕輕地放在了桌子上面.歎息了一聲,向大公說道:"殿下,不得不說,您的這位朋友是一位天才."

大公眼中立時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驚喜.喃喃地低聲說道:"我就說我會成為一個偉大的詩人的.可惜先皇太過霸道"

不等他想完,就見洛林輕咳了一聲,打斷他他的思索.

洛林一臉平靜地注視著大公,又接著說道:"殿下,你的這位朋友確實是一位天才,他想要寫出三流的詩句,果然一下子就寫出來了."

大公眼睛的瞳孔不由一下子收縮了起來,變成了針尖一般的鋒利,一聲不吭地看著洛林,氣勢凌厲,那銳利的目光像是要洛林燒成灰燼一般.

洛林平靜地回望著他,眼神真誠而坦蕩.

房間里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外面巡邏衛兵們走動之時,兵器甲胄出的輕輕碰擊聲遠遠地傳來,清晰可聞.

就連雷歐在旁邊也感到了氣氛的不對,眨著黑亮的大眼睛,一臉擔心地看著兩人.

咬在嘴里的半塊蘋果也不敢再嚼,生怕出了聲音,最後只能是伸長了脖子.硬著頭皮強咽了下去,蹙

凱瑟琳感到自己的頭又開始痛了.

她生怕兩人再打起來,急忙上前戶步,擋在了洛林的身前,然後陪著笑臉,向大公說道:"父親,洛林這是因為你寫的太好了,他有些妒忌,所以才故意出言詆毀的.算不得數的,你別把他的話當了真"

她說到這里,突然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大公可沒說這些詩是他自己寫的.她不由心中暗暗叫苦,急忙停了下來,只能是"呵,呵呵呵,呵呵干笑不己.

只是她笑的臉都快要抽筋了,但大公的臉色依然鐵青.視她如無物一般,那雙眼睛當中鋒利的眼神似乎看穿了她的身體,仍然死死地盯著洛林.

凱瑟琳心中叫苦不己,最後秀眸一轉,然後轉過了身來,氣惱地向洛林催促道:"你快說一句話還不快跟我父親道歉."

洛林一聳肩,然後攤開了雙手,無奈地道:"我不知道這是大公您所寫的.只是實話實說而己."

大公冷哼了一聲,看也不看眾人就霍然起身,大步走了出去,然後將那房門重重地關了起來.

凱瑟琳聽到大門出的那一聲轟然巨響,頓時打了一個哆嗦.然後微微地睜開了眼睛,從自己長長的睫毛下面眯了一道縫,看到大公走了出去.這才格了拍自己豐挺的酥胸,長長地出了口氣,道:"剛剛真是嚇死我了"

說著.就感全身無力,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面.

洛林伸手拿起了茶杯,給她倒了一杯水.遞了過去.

凱瑟琳端起了茶杯喝了口水,然後看到了洛林,頓時火不打一處來.

她也顧不得許多,站起身來,嬌嗔了一聲,緊接著就惡狠狠地撲了過去,在洛林身後一陣狠掐惡擰,口中罵道:"你就不能說兩句好聽的,哄哄他高興?非要這麼說,把他氣著了.你才開心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她一邊罵著,一邊張牙舞爪地對著洛林一通亂打.

洛林只能是左躲右閃著拼命招架,道:"你聽我解釋.別咬我手"

阿黛爾雖然有些幸災樂禍,但是還是在旁邊不住地勸架,道:"妮可,你就停一下,停一下嘛.別真把他給打壞了 "唉呀,行了"別打了"

說著.就去捉她的手.

凱瑟琳憤怒地抬起了頭來,指著她的玉雕一樣的瓊鼻,悲憤地道:"你少在旁邊幸災樂禍.真要是老頭兒看他不順眼,不讓我們在一起.

我就把他一刀做了.咱們一拍兩散.你也別想有個好的."

阿黛爾看到她眼中的怒火,不由嚇了一跳.連忙退到了一邊,然後沒好氣地道:"好吧,好吧.你就干脆把他打死算了.要不要我給你拿把刀子?"

說著.操起了桌子上放著的一把水果刀就遞了過去.

凱瑟琳伸手奪了過去,然後低頭看了看那閃亮的刀鋒,立時身體一僵,然後握著刀子,有氣無力地坐在了旁邊,不住地長籲短歎.

洛林看著她的樣子小心翼翼地道:"你也不用這備愁吧?我看那老家伙的承受能力挺強的,殺個把萬人都不放在心上,不至于為這麼一點兒小事兒就火吧?"

凱瑟琳不由勃然大怒,將刀子一扔,就又撲了過來,道:"他承受能力強不強,跟你有什麼關系?你說兩句好話能死"

洛林連忙招架,但是卻被她伸手一掌就破了防線.

凱瑟琳也是氣急了.她進身過來,張開了檀口,對著洛林的胳膊就狠狠地咬了下去.

洛林痛的慘叫了一聲,但是卻也不敢掙紮,生怕會弄傷了她的牙齒,只能苦笑著道:"你先松口,聽我解釋,其實我這麼做是有理由

.

凱瑟琳絲毫不讓,用潔白的皓齒在洛林的胳膊上很磨了兩下,怒氣沖沖地道:"唔咬著書(我咬著說.

洛林痛的呲牙咧嘴,知道她這是真的氣急了.也只好強忍著說道:"你家老頭兒是寫的不怎麼樣"哇,你輕點兒 ,要是我不說,他一神經.拿出去讓大家都來看,說這個是經過我鑒定過的.是空前絕後小震爍古今的絕世好詩.到那個時候,丟人可就丟到外面

凱瑟琳不由一愣,張了張嘴,但是一個字卻也是沒有說出來.

洛林趁著這個機會,趕緊一縮手,將胳膊從那嬌嫩紅潤的母虎檀口當中撤了出來.然後湊到了燈光前一看,現上面兩排整齊的牙痕,有些地方都已經破了流出了血來.

阿黛爾看了,不由大為心痛.她急忙一探手,從自己的裙子邊上撕下了一條,然後幫著洛林輕輕地裹好了傷口.

洛林看著凱瑟琳,又接著說道:"要是別人丟這個人也就算了.可你們家老頭兒那可是威風赫赫的統帥.他要是丟了這個人,以後也就別想出門了.到時候一想起來,當初是我把他給坑到蘿蔔地里面的,你說.那時候他會怎麼想?"

凱瑟琳一時啞口無言.半天之後,這才有些訥訥地道:"那"那你說出來的時候,也委婉一點兒啊

洛林歎息了一聲,道:"妮州,赤辦要我怎麼委婉啊我就凡經步說了他是今天才

"不許倔嘴."凱瑟琳氣惱地輕打了他一下.然後探手摸了摸洛林胳膊上的傷口,柔聲道:"來,讓我看看,你傷的重不重?"

"怎麼不重?你看看血都出來了."洛林將自己的胳膊遞了過去,又頗有些不耐煩地說道:"其實不是我說,你們家老頭兒也太過份了.他已經是舉世聞名的統帥了,這都還不夠他臭屁的?

居然還要跑去寫詩,想搶文藝界的飯碗.大家的日子本來就夠苦了,他還跑來橫一權子,讓大家以後怎麼活?"

凱瑟琳看他綁著的繃帶上面有些地方隱隱地露出了血跡,知道是自己剛剛下嘴太狠,給咬破的,不由心生歉意.

她伸手輕輕地替洛林揉了兩下,然後道:"那不一樣.身為貴族,什麼都不缺,最為向往的就是能夠青史留名.他雖然現在看上去確實是風光無限.但走過個百十年之後 又有誰記的?只有藝術才真正是永琲.

荷馬只是一個奴隸,但是他的那兩篇史詩.即使再過一千年,也仍然會被人歌詠傳唱."

洛林愣了一下,然後道:"他要是真想要名留青史,其實也很簡單."

"卿 "

"要是別人我非收他幾百萬不可.不過看在他是你父親的份上,就不要錢了."洛林大瓣咧地一揮手.道.

"只要讓他把以前經曆過的戰爭曆程寫上一遍.然後保留下來.叫個什麼什麼戰記,回憶錄什麼了.或者是誰誰誰的奮斗了,哪怕過斤小千把百年.只要有人類曆史,他的名字也就會存在那里.

那時候大家都死光光了,後人只有通過他的書,這才能了解我們這個時代的事情."

凱瑟琳歎了口氣,愁容滿面地道:"暫且試試吧.我回頭跟他說一說.看看用什麼辦法讓他的氣先消了再說."提醒中場休息

"現在宣判.

阿爾摩哈德使團節人員,德斯皮在板葉丹林學院期間,指使手下在紅楓林小路上,埋伏襲擊了械葉丹林糾查隊.其間有五人戰死,三人重傷,四人輕傷,被其手下綁架.現判處德斯皮男爵"

那名**官說到這里,停了下來,然後從那長長的宣判書中抬起頭來,看了德斯皮一眼.

諾大個審判庭里面坐無虛席,但是一個個全都表情嚴肅,沒有一個人說話.

就在不久之前,阿爾摩哈德帝國派專人前來送了一封嚴正的文書.

帝國的專使傲慢而驕橫地向眾人宣告了,神聖偉大,不可侵犯,,至高至尊的阿爾摩哈德帝國皇帝愛溫德三世陛下告楓葉丹林學院書.

那封書信里面,先是用了長達五頁的文字來贊美自己家的皇帝陛下.然後用了四頁文字來突出德斯皮對于帝國皇帝陛下的重要性.

又用了三頁來說明,如果楓葉丹林學院敢于對一名這樣的帝國重臣進行審判,會有什麼樣災難性的後果.

隨後.這位特使滿懷了深情,用十分蝙情的語句來教育械葉丹林學院的眾人.讓陛下高興一點兒,可以多吃一口飯,多喝一杯酒,是全世界每一個臣民都十分願意看到的.是大家都願意用自己的靈魂和血肉來換取的.

最後.又用了大無畏,充滿了戰斗力"來告誡楓葉丹林學院老實一點兒,趕快將皇帝陛下最為疼愛,而且一天看不到就吃不香,睡不著的德斯皮給放了.不要用這種區區幾條人命的小事,來打擾了陛下的好心情,讓他老人家好安心多玩一會兒.

那文章寫的極為華麗感人,可以看出絕對走出于大師級人物的手筆.如果看了.不痛哭流涕,粉身報答,甚至是把自己的孩子都獻出去,幾乎都不能算是有人性的生物.

那麼械葉丹林學院算是有人性的生物嗎?

板葉丹林學院用了半天的工夫,全票通過了洛林爵爺的建議.

楓葉丹林學院,告,神聖偉大,不可侵犯"至高至尊的阿爾摩哈德帝國皇帝愛溫德三世陛下:去你媽

此時在審判大廳里坐著眾人全都清楚地知道,無論這一次的審判結果是好是壞,都必然會引起動蕩.

如果德斯皮逃脫了處罰,那麼械葉丹林學院千年積累下來的名譽蕩然無存.如果德斯皮受到了懲罰,那位痛失愛妃,而且狂妄自大,目中無人的皇帝陛下下不來台,也必然有所動作.給械葉丹林學院帶來傷害.

他們全都靜靜地等待著,就像是等待著烏云深處必然傳來的驚雷一樣 不來則己,一來必然山搖地動,震驚天下.

當他們看到**官頭上頂著的黑色假的時候.就已經通過了這不祥的儀式.知道最終的結果了.

果不其然.那**官冷冷地從口中吐出了兩個字:"死"

法庭當中仍然沒有一個人說話.就聽到外面狂風大起,吹過了屋簷,出了嗚嗚嗚的聲響,宛如是戰爭的號角一般.(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可能的任務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要隨地吐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