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魚龍混雜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魚龍混雜

二百艘完好的阿爾摩哈德帝國戰可不是海落徘引屁叫破船,全部都是以最好的材料,最優秀的工匠,最精心的設計,這才打造而成的.

阿爾摩哈德帝國之所以能縱橫七海,到處耍流氓,搶錢搶東西搶女人,完全是就靠了他們這些高性能的戰艦和優秀的水手.

縱然茹曼帝國實力雄厚,但是對于海上做戰,卻一直是他們的短板.每每被阿爾摩哈德人給欺負的不敢吭聲.

不然的話,那些個橫行霸道慣了的痞子又怎麼會忍氣吞聲,和他們簽定那個《萬年友好.永世不變"和平友好條約》.

別看那條約上寫的多麼動聽,其實就是用來騙騙一些愚婦村夫,在那些大佬們的眼里,誰也沒把它當回事,那個破玩意兒甚至連揩屁股紙都不如.

他們在心里全都鱉著壞主意,像是潛伏在草叢當中的惡狼一樣,只要一有機會,就要擺對方一道.

為了能削弱對方.增強自己的實力,他們是無所不用其極.

而現在有了這麼一個大好的機會擺在了面前,如果不知道抓住,那就絕對是近親結婚的產物.(雖然小希哥也是近親結婚的產物小但是他老人家是絕對是一個特例.)

縱然儒略大公身為帝國皇帝陛下的親弟,而且統率是東部戰線所有的軍團的統帥.但是一想到那麼大的一塊肥肉放在那里,也是睡不著覺.

他聽了洛林的介紹之後,心豐略略一盤算,當下按耐不住小吆喝了一聲,就要出門去找學院的三大院長,拉拉關系,探探風聲什麼的.

洛林還沒來的及阻止,就見他老人家就已經風風火火地沖出了門去.他看著大公的背影,只能是連連苦笑.心中不住地猜測,要是那老家伙看到願望落空,會不會飆宰人?

洛林現自己放了假之後,一下子閑下來沒有事情可做,而且這一段時間又諸事纏身,難得有空閑時間.當下陪了凱瑟琳聊了半天.

他們等了一會兒,卻奇怪地現大公還沒有回來.

而雷歐已經睡足了午覺,又活蹦亂跳地精神了起來,當下吵鬧不休.拉了眾人跑到了他開的滑雪場去,又玩個痛快.

等到了他們玩完了回去,已經是黃昏時分,卻現大公居然還是沒有回來.

他們又等了一會兒,一直到月亮升起,卻還是沒有看到大公的身影.後來想起還要參加宴會,但是這個.主角卻不到場,那還參加個什

勁?

眾人正在焦急之間,就見有侍衛匆匆地跑了回來,向眾人稟報說,因為時間關系,大公已經提前去了宴會,讓大家也趕過去.

大家無奈之下.只能是匆匆換了禮服,趕了過去.

洛林眾人坐了馬車趕到了宴會,卻見里面已經是賓客云集,全都是衣冠楚楚,衣毒云香.

看到他們的到來.大公已經迎了出來.

凱瑟琳看他臉色不悅,不禁有些擔心.生怕出了什麼事情.萬一他再把火往洛林身上一,以洛林的毛驢脾氣肯定和他干起來.

想到這里,她急忙上前一步,迎了過去.嗔怪地道:"父親,怎麼回事?我們可是在家里等了你一下午,你怎麼也不回一個信給我們."

她這一手化守為攻極是漂亮,大公縱然心中再有火,也是不能再對她下去的.

他冷哼了一聲.然後面色鐵青地罵道:"也不知是哪個混蛋,為了多賺那麼一點兒錢.出了餿主意,說什麼要搞競價拍賣.而且還要化整為零,這麼一來,我們可要多花不少的錢了."

說完,他猶自有些不太甘心,恨恨地罵道:"那個死壞水的東西,回頭別讓我查出來是否則我一定扒了他的皮,然後拆骨抽筋,最後再掛旗杆上面點了天燈."

洛林諸人從來沒有見過大公如此火大,可想而知,這件事情讓他是大大地吃了一個癟.

阿黛兒見大公如此生氣,不由美眸一轉,知道自己給凱瑟琳上眼藥的機會來了,然後上前一步,就要說話.

凱瑟琳當即不著痕跡地一抬右肘,狠狠頂在了她的小腹上面,痛的阿黛兒悶哼了一聲.然後彎下了腰來.

大公不由奇道:"黛兒,你怎麼了?"

凱瑟琳先是低下了頭去.惡狠狠地在阿黛兒的耳邊說道:"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但是給我閉"

然後抬起頭來.勉強一笑,道:"沒事,她沒事的,只是葳著鞋跟

大公歎息了一聲.道:"怎麼那麼不小心呢.

不要緊吧?一定是又穿了很高跟的高跟鞋吧?你們這些個女孩子也真是的,為了漂亮不是不可以打扮一下,但是也適度一點兒啊.

還是,妮可,你也要注意一下,我看那些帳單又厚了不少,你以後也少買一些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凱瑟琳聽了他的嘮叼,出其沒有火,只是匆匆的打斷了他的話,道:"我知道了.父親.以後會注意的."

這句話一出.當即將大公剩余的話給堵了回去.

凱瑟琳也不等他反應過來,就急忙扶了阿黛兒走了進去.

阿黛兒一邊揉著自己痛的平滑小腹,二嗔怒地低聲識道!"你一一你怎麼知道我想要去告卵氣"那個小壞鬼主意是洛林出的?小.

凱瑟琳回頭看了一眼,然後道:"廢這種為了賺錢挖空心思的混蛋主意,除了他那個一股股往外冒壞水的家伙.還能有誰想的出來.好了,你別給我湊亂,否則我對你不客.

"那你那一條絲綢披肩"阿黛兒眼珠轉了轉,欲言又止道地輕聲說道.對于這種送上門來的竹扛,她可是不會白白放過的.

"沒門."凱瑟琳立時氣的眼冒中冒火,斷然說道.

阿黛兒呵呵冷笑了兩聲,突然揚聲說道:"大公殿下".

凱瑟琳立時心頭一驚,急忙伸手堵住了她嬌豔的紅唇.

阿黛兒唔唔了兩聲,然後扭著自己柔韌纖細的腰肢.拼命地凱瑟琳掙脫的控制.

凱瑟琳無奈.急忙妥協,道:"好吧.

我把那條黑色的送給你."

阿黛兒當即不再掙紮,輕笑了兩聲,道:"算你識"

凱瑟琳看著她那精致如玉般的動人俏臉,不由恨的直磨牙,道:"現在別給我亂動了,咱們進去

說著,緊緊地摟著阿黛兒,向里走去.

大公在後面看了她們的背影,總是覺的有些地方不太勁,然後轉頭向洛林問道:"她們這是怎麼了?我怎麼覺得她們好像有事情瞞著我,你知道是什麼事情嗎?小,

洛林爵爺那是何等樣人,一眼就著出她們究竟是在干什麼,但是他能怎麼說?難道告訴那殺人不眨眼的老家伙,這個壞主意是自己出的?他不生吞了自己才怪.

他也是一臉茫然地望了望雙妹那無比動人的窈窕背影.搖了搖頭,苦笑道:"這個我怎麼知道?"

大公不由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洛林也不敢大意,強自鎮定地展顏一笑.道:"女人們經常有些不可告人的小秘密的."

雷歐也湊了過來.向凱瑟琳兩人的方向望了一眼,附和道:"是啊,是啊.女人可是很複雜的,誰能知道她們一天到晚會想些什麼

!小.

大公沒想到幾天沒見,自己的兒子對女人居然了如此深剪的認識,不由和洛林面面相覷地對望了一眼,然後抬手在雷歐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下,道:"別臭屁了,等你有了女朋友之後再說這話吧一!"

因為剛剛的一打岔,他的心情漸漸平複了一些,然後一拉洛林道:"進來吧.別光在外面站著了.今天可是來了不少的人啊."洛林在他的帶領之下來到了大廳里面,只見諾大個大廳里面足足有一百多聳的人.

他們這些人全都是這些日子愕到了消息,知道楓葉丹林有夫大的油水,聞風跑來的各種人物.

有王國使節,有大商人,有想要割據一方的貴族,甚至還有一些混進來的海盜頭子.

各色人等不一而足,一個個全都是衣著華貴,彬彬有禮.一望即知,都是一呼百諾,非富即貴的大人物.

其中雖然也有一兩個滿臉橫肉粗魯無比的家伙,但是好在他們的身上掛滿了金銀裝飾,一走起來,全身金光閃閃"丁當做響.而且還極是目中無人.每每以黑洞洞的,長滿了亂草一樣的鼻毛的大鼻子看人.

不過出于所有這一類暴戶的突出的特點,他們為了怕別人看不起他,那出手卻是極為大方.

看著那一塊塊閃亮的金幣像是塵土一樣,隨手揮出.由此可見,也不是一般二般的暴戶.

洛林離了多遠.都可以聞到從他們身上傳來的銅臭氣息,不由一皺眉頭:這些家伙是哪兒來的?

大公也是不由冷笑了一聲,低聲說道:"他們是魯森帝國的人,知道嗎?在他們自己的國家,這些家伙可是從來都不舍得這麼花錢的.

而且把自己家的老百姓們全當了牲口看,恨不能把那些人身上的油水都刮乾淨了,然後把骨髓再砸出來

他頓了一下.鄙夷地看著那兩個自稱是親王的家伙,道:,"我甚至聽說,他們國家的老百姓連鹽都吃不起.你相信嗎?連鹽都吃不起."

大公好像是難以相信一樣,連說了兩次.

洛林不由一笑.點了點頭,道:"我知道這樣一件事情.據說有個母親正要喝水的時候,聽說自己兒子死了.但是因為那碗水里放過一點兒鹽,她還是小心翼翼地把那碗鹽水給喝完了,才出去的."

說完之後,他歎息了一聲,道:"那可真是一個偉大而災難深重的民族.

大公沉默了片玄,然後冷哼了一聲,用一種奇特的嘲弄語氣.評價道:"一個下賤而懦弱的民族.如果不敢反抗不公.爭取正義.他們以後就還要更加偉大,更加災難深重

洛林一時啞然.

已經到場的卡普爾等茹曼海軍的軍官們,看到大公和洛林到來,都過來向大公行禮.

緊接著,幾個貴族打扮的中年人走了過來,和大公寒暄一番.

他們一邊說著話.一邊紛紛用一種好奇的眼光,上下打量著洛林.

大公看了不由一笑,向他們介紹道:"這位就是洛林伯爵,龍崖草家族的洛林伯爵.我的剛雙7出身名門,年輕有為,可謂是我們茹曼年輕貴族的椒巾

不管怎麼私底下怎麼樣.但是站了台前,他總還要給洛林一些面子,不然一旦兩人不和,斗了起來.到時候,凱瑟琳一起飆來.大家都沒有好果子吃.

那幾名貴族當即狂拍了一陣馬屁.什麼大公目光如炬,培養年輕人不遺余力了.

洛林伯爵率領學生軍,獨抗七萬強敵,實在是英雄人物了.

這幾位大佬最後紛紛表示:這一次大家伙兒來得匆忙,未及拜訪小等這里的事情結束了,一定要和洛林伯爵好好的喝上幾杯.

大公向洛林介紹這些貴族都是某某侯爵,某某伯爵,某某男爵,都是帝國幾大名門出身,而且個個戰功卓著,是帝國的基石.縱然不是一方的諸侯,也是手握重兵的戰將.

大家打過招呼之後,在附近坐好,洛林也在大公的身邊,看著議事廳內的眾人.

洛林注意到,也有幾個貴族模樣的人,對著大公一群人怒目而視,另外還有的幾個聚在一起,時不時往這邊膘兩眼,目光不善.

大公也注意這些人,卻絲毫不在乎的微笑著看著他們,對洛林說道:"給你介紹幾個人,看仔細了

他指了那邊穿著白色長袍,外國貴族打扮的家伙,道:"那邊的那幾個是希倫的貴族將軍們.當年他們的海軍還是很有兩下子的

大公像是回味什麼東西一樣.略略停頓了一下,然後又補充道:"當然,那也只是當年.後來海軍司令官西德被他們的皇帝給毒死,了,而希倫帝國的海6聯軍在瓦林德被我一舉全殲之後,他們就衰落了下來.

現在這些全部都是飯悄.幾乎全都是靠了女人的裙帶關系爬上去,光是會了吃喝嫖賭,沒有一個能成事的."

洛林看了看那幾個貴族,不得不贊同大公的說法.

雖然大家都是貴族.但是那些人和自己這邊這些人比起來,彎腰駝背,明顯沒有擔當.

不像是這邊的這些貴族們,全都是站的筆直,眼光炯炯有神,直視對方.說話時,聲音響亮,帶著"說別人好話要大聲,說別人壞話更要大聲.的貴族基本禮儀,語氣當中充滿了自信.絲毫也不怕言詞當中得罪了人.

他們那些人一個個面色青黃,眼睛浮腫,一看就知是酒色過度.而且他們看人的眼神有些猥瑣,如同是偷東西的老鼠一樣,沒有絲毫的自信.

他們看到這邊眾人正打量著自己,好像是害怕惹事一樣紛紛垂平了眼睛,不敢抬頭觀看,但是卻又時不時地撩起了眼皮,向這邊膽怯地看上一眼.那神態猥瑣之極.

看到這里,洛林不禁在心底對他們下了一個定義,"一幫小人,不足為意"

大公一轉頭,指著另一邊的幾個人,道:"他們就是我現在的敵人.波西利亞的將軍們.這幾年,我們在撒瑪兒罕城下沒少見再.只不過我占便宜的時候多一些.他們吃虧的時候也多了一些."

洛林心中一動,他這些日子雖然在城頭值守,沒有時間參和進來小但是卻也聽說了,對于港口中停泊的那些戰艦,波西利亞那些家伙們可是沒少往上面跑.據說,這些坐擁金礦,家里的寶石用桶裝的家伙們對那些戰艦可是誓在必得的.

想到這里,他不由眯起了眼睛,仔細地看著那幾個人.

只見他們身穿著黑色的罩袍.頭上包著厚厚的白色頭巾,每個人的腰間還懸著一把彎彎的小刀小刀上面鑲滿了寶石金片,看上去璀璨奪目,極為華麗.

他們一個個正恨恨地盯著這邊,眼睛里快要噴出火來.似乎要是沒有人在場的話,就要沖過來.將大公撕成碎片,然後也不沾鹽,就可以將他給生吃掉了.

洛林不覺有些擔心起來.不著痕跡地伸手摸了摸腰間,火槍的把手硬硬的格手,他這才略略地放下了心來.

大公看了他戒備的目光.不由一笑,道:"你不用擔心.他們雖然是敵人,但是卻也是光明正大的君子,值得敬佩的貴族."

說著,一招手,帶了雷歐走了過去.

洛林不敢怠慢,也急忙跟了過去.

那些人看了大公走過來.也是愕然一愣.

大公走到他們的面前.然後肅容一禮,道:"各位,我就是儒略大公朱諾.你們的敵人.想必各位早就已經認識我了

洛林不禁敬佩地看了大公一眼,不說別的,僅就是這份任性豪俠,無所畏懼的膽量和容人的胸襟,就足以蔑視天下英雄了.

那幾人眼神先是一愣,漸漸地變的霍然,最後也是一整衣襟,肅容一禮,紛紛道:"早聞閣下大名.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

他們說完之後,各自做起了自我介紹.

洛林這才知道這些家伙為了港口中的船只,也是不惜血本,派來了帝國的海軍司令馬魯克將軍,還有一位名叫沙克兒的王子.

大公回過身來,一指雷歐,道:"各位,這個是我的兒子雷歐."(未完待續)樣個怪人實在讓人毛,眾此人非常干脆,最終倉部繃口喊嚇昏了過去,沒有一個人能保持清醒.

"唉,我真的是你們的宗祖,為什麼不相信我呢."披頭散的怪人搖了搖頭,一一將眾人拍醒了過來.

當眾人恢複神智時.竟看到那個怪人不慌不忙的摘下了自己的頭顱,而後小心翼翼的的用破爛的衣袖擦了擦,最後竟托在掌心來回的掂量了起來,仿佛那不是頭顱,而只是一顆破爛的西瓜一般不值錢.

這種非人的刺激實在讓人受不了,縱然是神經再大條的人也要崩潰了.眾人非常的默契,同時伸脖子蹬腿翻白眼,再一次全體昏迷.

"醒醒,醒醒."怪人挨個扒拉,將他們弄醒,但是眾人睜眼的刹那,又受到了極大的刺激.

怪人竟"嘎巴"一聲,卸下了自己的一條大腿,一手拖著頭顱掂量,一手拎著那條大腿晃蕩.

"老天,你別讓我醒過來了!"面對這種非人的刺激,眾人全都感覺腿肚子轉筋,心髒亂蹦,快從嗓子眼跳出來了.

"這麼多年未見生人.想與你們同樂,結果你們卻是如此無趣."怪人那被托在手中的頭顱,但說話卻絲毫不受影響.

同樂?嚇死人到差不多!幾番刺激,眾人都快麻木了,現在想昏過去都難了.

"你你你"到底是什麼?"

"為人不識殺破狼.枉在世上走一趟."說到這里,怪人"嘎巴"一聲將自己的大腿安了回去,而後又慢條斯理的將頭顱擺正,放在了頸項上.

就在這時,光華一閃,此地又多了一道影跡,眾人同時驚叫,竟是一條生有九頭的大蛇.如白銀澆鑄而成,閃爍著金屬的冷冽光澤.

"炮,,蛇魔!"

"妖魔!"

眾人驚恐大叫.今日所見已經達到了他們心理承受的極限.再受刺激恐怕所有人都將嚇死.

九頭大蛇光芒一閃,化成一個白衣男子,對殺破狼道:"你已出關,不要做無聊事,現在隨我去龍宮."

"哥也成聖做祖了.這麼多年未見人氣,今日好不容想找人談談心,結果卻是如此無趣.這些人真是太脆弱了."華光一閃,現場眾人被神光籠草,不久前的記憶刹那被抹去了,當他們茫然醒轉過來時,那兩道影跡早已消失不見.

黃河入海口在東營境內,距離這塊地域很近,奔騰不息的滔詣大河在這里流入瀚海.

刷刷

兩道身影瞬間沒入黃河內,河底的空間一陣扭曲,眨眼間他們進入了一片神秘的龍宮中,自成一方小世界.

真如神話傳說的那般,龍宮以水晶神石堆砌而成,五光十色,晶瑩殉爛,各種寶物陳列在宏偉巨宮中,光芒閃耀.

龍宮連綿成片.宏偉的建築物一眼玩不到盡頭,像是天上的宮闕墜落在了此地.

但是,在這廣闊無邊,工程浩大的水底世界中,卻是如此的死寂,完全沒有與之匹配的人氣.

寂靜無上,猶如一片墓場,仿佛多年未曾有人居住過了.

兩道身影徑直來到了中央巨宮,那里有一個黑如瀑的青年,正在盤膝打坐,一動不動,猶如一尊神像,明明就在數前,但卻給人以無限飄渺的感覺,仿似遠遠的盤坐在天邊.

而最為引人矚目的是,在他的絲間,竟有兩根祖龍角,是如此的

.

當他睜眼的刹那,整片龍宮都仿佛一下子明亮了起來,似眸光流轉千萬年,今朝瞬間劃過九天十地.

正是昔年的逆龍王.也就是小倔龍,當年他當著蕭晨的面,毅然投入黃河間,從此沉寂一萬三千多年.

他自身本就天資不凡.在始祖龍所化的黃河中苦修悟道.實力已經達到了駭人的地步.成為了強大的的戰祖.始祖龍留下的太多了,他還沒有真正去繼承,還有著無盡的提升空間.

那兩人當中一人自然是殺破狼,雖然是死亡世界的生物,但是這個家伙貪戀紅塵,一直喜歡在人間界晃蕩.當年,九州面臨異界威脅,蕭晨與河阿收走了大批的修士,但在如此境地下,這個家伙也沒有退走.結果非常不幸,強者大戰時,有人召喚天外隕石,殃及池魚,將他砸墜入黃河中,後被小倔龍所救.

另一人為九頭蛇.昔年曾經扶持過女皇趙琳兒,其子嗣當中有人被封為太子,末日來臨.他遭受重創,墜落了黃河中,也為小倔龍所救.

九頭蛇曾與逆龍王激戰過,落敗後曾誓要成為九頭龍.結果最終卻被大敵所救,這一萬三千多年來,他親眼所見,對方慢慢成為祖龍級戰龍.昔日的恩怨.早已隨風而散,如今他們已經是九州為數不多的苦修士,成見早已不在.

"那尊石頭,醒來了沒有?"殺破狼向巨宮深處窺視,道:"怎麼說我也是成聖做祖的人了,居然把我封在地窟中這麼多年,美其名曰磨礪修煉,想想就吐血!"

就在這時,巨宮中無聲無息,憑空出現一尊身影,盤膝打坐,猶如槁木,亦如化石,沒有一點生命波動.

如此狀態,真如石人一般,但並不是石體,依然是血肉之軀,與當年永琤憚噫B的三大無上祖神倒是有幾分相似.

正是蕭晨,他一直隱在九州大地下,修煉多年後,遍想昔日故人,覺得唯有小倔龍最可能活了下來,便來到了黃河中,多年尋覓,後終與相見,便也在此隱修了下來.

"既然都已出關,去那塵世走上一趟.小倔龍站了起來.

蕭晨點了點頭,這麼多年過去後,他變得越的沉靜,或者說沉寂,他站起身的刹那,四人瞬間自龍宮消失,來到了大地上.

又看到了不久前的那些人,披頭散的殺破狼沖油井那里揮手.

"你們是哪個劇組的,不要在這里演戲,到別處去取景."還是那個張總,很有威勢的沖著這邊瞪眼.

"哥哥曰了,剛才還跟你們聊過呢"殺破狼咕噥.

"神經病!"張總那部分記憶早已被抹除,怎麼可能相信.

"咯"殺破狼直接摘下了頭顱,在手中掂量了幾下.

"鬼啊,"張總仰天摔倒.

四人自這里消失小倔龍皺眉,道:"不要隨便在凡人面前顯化神

"我不會亂來.萬丈紅塵過,點滴不沾身,保證不會留蝶泣個家伙血肉再告後.更加的貪戀紅半了,著麼市的影跡,早已按捺不住,想要單獨行動.

不過卻被小倔龍強行壓制了,以這個家伙的心性,獨自跑出去,在現在這個世上,非要鬧個雞犬不甯不可.

遠處,高樓林立,機車飛馳.種種格局,與昔年的九州大相徑庭.

"滄海桑田,如今世上早已大變樣."蕭晨有些感歎,但並不吃驚.昔年他便早已見識過科技文明,在那遙遠的過去,人類早已經曆過這種時代,不過與神魔文明一般,最終也不能逃過毀滅.

很快,蕭晨四人現了一個事實,諸多地域都延續了古名,如燕都,洛陽,金陵等.與炎黃時代某五千年的科技文明有很多相似之處.

蕭晨他們立身在空中,俯視著大地,物是人非"這是一個新的輪回,曆史長河不可阻擋,但這三切又能持續多久呢?

恐怕也終究是夢幻空花一場.也許短暫的像煙花那般,只有瞬間的

.

蕭晨立身在云端,右手攤開,忽然間流光一閃,手中多了一物.

"這是什麼?"殺破狼問道.

"目前這個文明的最強核武器."蕭晨平靜如水,而後在手中引爆,被稱作最強的核武器像是一團火苗在他手中幻滅,連他拔下的那根絲都沒有損毀.

"這種武器也太弱了,根本無用."殺破狼搖頭.

小倔龍也攤開了手掌,將拘禁來的最強核武放在了殺破狼的頭上,而後砰的一聲,一朵小小的蘑菇云能有半米多高,將殺破狼滿頭長轟的狠狠倒數,一片焦黑.

"哥哥曰了,做實驗也不這樣隨便吧?!"殺破狼憤憤不平.

他的實力自然遠無法與蕭晨相比,還沒有達到軀體如世界,承載億萬星辰之力的地步.

大地上的一的,對于他們來說,像是一種風景,很難有多少交集.

"熟悉的氣息"七彩聖樹,難道是河河?!"蕭晨一直古井無波,但在這一刻突然激動起來.

他直接破開空間,四人刹那出現在了敦煌上空,強大的神識頓時探入到了大地下,頓時探明了一切.

蕭晨一招手,遺跡中那令人束手無策的神樹便消失了,來到了他的掌指間.

"聖樹又進化了,但是"並沒有阿河的氣息留下."蕭晨又沉寂了下來.

下方一片古戰場遺跡,那塊不曾腐爛的血肉,乃是一名異界祖神所留.他不知道寶樹為何被埋在了這里.

"走!"蕭晨低喝,帶著四人憑空消失.

小倔龍也有感應,察覺到了強大的祖神級神念向著這個方向掃來.

"有祖神強者在這塵世間行走,或許接下來會很有意思.不過,現在我想去四方世界走上一遭.尋到其余幾道天痕."

蕭晨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一個瓶頸,過去的種種玄法與神通徹底的升華到了極盡,如今需要新的機遇.

不過在說這句話後,蕭晨心中一動,他體內的陣圖一陣迷蒙,感覺不遠處那座城市中,有人東西在吸引他.

"又一把戰劍!"

瞬間,他便明白了那是什麼.

"看來我們還不能走."

四人降臨在燕都外,將衣衫化去,換上了這個時代的衣服後.很另類的感覺.尤其是四人全都黑及腰.這個時代的語言與蕭晨那個時代自然不同,但走到了他們這等境界,強大的神識掃過之後.便可通曉.

燕都真的很繁華,高樓大廈鱗次櫛比,道路四通達,短時間內確實讓四名人有點驚訝.

走早燕都的大街上,殺破狼的眼睛似乎不夠用一般,不是對科技文明的眼花繚亂,而是對于那些穿著暴露的艦女,口水長流,這個家伙稟性難移,雙目中賊光四射.

"知音難覓,可歎金三億.為什麼高雅的人總是早逝呢?要是還在的話,肯定會有很多獨到的見解"說到這里他抱怨道:"現戰劍直接取走便可,何需這等麻煩.要不然我們分開轉轉吧."

"這把戰劍似乎有問題"蕭晨微微皺眉.

而後,他們進入了一條古玩街,在一家老字號的古玩店鋪停了下來.

蕭晨再次皺眉,戰劍就在里面,但是他卻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看來這是個餌."

就在這時,這間店鋪內的戰劍輕輕一顫,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光華一閃,店鋪包裹蕭晨他們消失了.

悖"

蕭晨一聲冷哼,帶著其他三人從萬里外的瀚海上空破碎空間而出,他強行打破禁錮,從傳送陣沖突破了出來.

小倔龍皺起了眉頭,道:"專門為祖神設下的陣法,可強行帶到他

"這里是昔年百族林立的海外諸島區域"九頭蛇皺起了眉

.

"傳送陣的目的地在前方."蕭晨雙目中射出兩道神光.

蕭晨以**力掩藏四人氣息,快沖向前方.

這是一片奇異的海域.如果不達到祖神境界,根本無法進入,此地被人從瀚海中分割到了另一片空間.

九頭蛇點指前方,道:"太古魔城!"

這獨立世間外的海域當中.一座太古魔城巍然而立,透著磅礴氣息

蕭晨遠遠的圍繞其觀看.現四方城門竟分別懸掛著一口戰劍!

"太囂張了!"殺破狼憤憤不已,道:"在瀚海上凝聚出古城,還大模大樣的將四把戰劍懸掛在外.還真是狂妄."

"你們看城中

小倔龍點著古城中那翻滾的黑霧.隱約間,可以看到有具尸體在沉沉浮浮.

蕭晨也早已注意到,那是一些祖神尸骸,當中有老農與莫笑忘,還有幾人竟是天界的強者尸體.他昔日登臨天界時曾經見到過那幾人.

"懸尸挑釁,有恃無恐.擺明了告訴我們這里是殺場"蕭晨眸光冷冽.

"那是"還有石像.其中一尊是,阿河?!小倔龍雙目中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

太古魔城中黑霧翻湧.當中尸體沉沉浮浮,竟還有石像,其中一尊與河河的天真樣子分外神似.

"這是怎麼回事?"蕭晨雙目中射出兩道厲忙,感覺有些不解.(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倒貼的便宜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讓你偷我的花(抱歉發晚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