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搶灘登陸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搶灘登陸

備林不禁歎息了聲.喃喃地說道!"金錢.萬燕之源吐

聽了他的感歎,羅琳娜在旁邊不屑地白了他一眼,說道:"要不要把你的萬惡全拿出來,我可是不介意替你分擔一下."

治林"嘿嘿.笑了兩聲,說道:"算了,還是讓我越來越邪惡吧."

羅琳娜頗是有些哭笑不得,搖了搖頭,歎道:"你說話和巨龍一個.口吻,不愧是龍崖草家族的人."

洛林一眯眼睛,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道:"美女,連帶血的贓物都不嫌棄的人.似乎沒有資格說這句話嗎?"

羅琳娜俏臉一板,當下雙手一拉,指尖竄起了無數的電花,寒聲道:"你又找電是不是?"

洛林看著她又恢複了傷前的強悍,不由急忙陪了笑臉,道:"我只是隨便說說.您要是不喜歡聽,我就說點別的,哈哈哈"

果然.在接下來的三天里,一切風平浪靜,連前一段時間一直像蒼蠅一樣粘著討伐軍艦隊的巡邏艇都不見了.

洛林知道這時因為敵人已經知道了他們的位置和方向.

討伐軍卻也毫不掩飾自己目標的意圖,他們的航向直指阿爾摩哈德帝國在瑪迪多姆海的第一大港口哈夫斯.

由哈夫斯向西南偏南方向五百里,就是阿爾摩哈德帝國的都,阿卜德瓦德.

只有攻克了哈夫斯,討伐軍才能獲得一個裝得下數萬大軍的立足點和穩定的補給線,甚或是一個安全的退路.

如果不能占領這個城市,沒有那個貨物吞吐量巨大的港口做為支撐,討伐軍的龐大的糧食補給和人員裝備,運送不上去.

那麼.縱然登上了6地,也只能一次運送一點兒人馬裝備,很容易就會被對方的6軍給一口一口地吞掉.

而根據情報顯示,哈夫斯做為阿爾摩哈德帝國第一重要港口和海上通道,駐有近十萬重兵.而且地理位置極為優越,易守難攻.

瓦巴多爾將軍甚至不太樂觀地估計過:如果敵人指揮官頭腦冷靜,能正確應對.討伐軍需要一個月的時間和最少兩成的傷亡,才能完全拿下哈夫斯.

當然這些可能動搖軍心,引起恐慌的話,是他在私底下和洛林一起討論時.這才隱隱透露的.

這一天清晨,當天邊第一縷曙光刺破天際,在海天之間顯出了一抹

白.

又度過了無聊的一天的人們仍然還存熟睡當中.

四下里唯一能聽到的也只是大海那顯得有些單調的,千古不變的濤聲,再就是值班水手們光著腳在甲板上來回走動時出的啪."啪.聲響.

在桅杆頂上的了望哨的水手也迷迷糊糊地打著賽睡.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責任.

這時,一只海鷗拍打著翅膀,從遠方飛了過來.然後緩緩地落在了桅杆上面.

它側頭看了看那仍然沉睡著的水手,然後小心地湊了過去,喉嚨里出了低低的的聲音,探頭腦袋,想要去啄食他手中的面包.

那水手感到手上一輕立時清醒了過來.他本能地一揮手.高聲罵道:"滾開,你這個該死的畜"

那只海鷗不滿地出了一聲大叫,拍打著翅膀又飛了開去.但是卻並不飛遠,而是繞著他不住地大聲尖叫.

那水手揉了揉干澀的眼睛,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伸著懶腰,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他低頭看了看手中面包中那被那只海鳥啄去的一小部分,不禁猶豫了一下,正打算揚一下艱苦樸素的精神,將那面包塞進了自己的嘴

.

這時就見海鷗拍打著翅膀,帶著所有海鷗們和人類打交道久了以後特有的奸滑.飛到了他的頭頂,然後重重地拉了一泡屎下去.

那水手猛然感到頭頂有東西落下,不由伸手摸了一下,然後定睛一看,當即氣急.將手中的面包重重地砸了過去,破口罵道:"你這個該死的畜"

那海歐換打著翅膀躲了過去,然後閃電一般的沖下.將那塊面包叼住,晃著肥大的屁股,得意洋洋地地飛走了.

那水手看了,不住地揮拳大罵,道:"這個該死的畜生,我要抓了你,燉碗湯"

說著.俯身從地上拿起了弓箭,就要對著那海鷗射去.但是,當他的眼睛看向了海鳥飛走的方向之時,卻不禁一怔.

他看到遠處原本以為是云朵的地方好像有些不太對勁,變成了一道青灰色的細線.

他揉了揉眼睛,又仔細地看了看.然後飛快地扔下了弓箭,抓起了旁邊警鍾的繩子,大力地敲了起來.

同時高聲叫道:"66地到"

聽到他的聲聲,整支艦隊立時如同是捅過的馬蜂窩一樣,一下子炸了開來.

無數個警鍾同時響起,叮叮當當響徹了整個海面.

洛林昨天熬夜打牌,正在酣睡當中,但是聽到了消息,也是一下子就清醒過來,然後飛快地竄了起來.

他跑到窗口,向外一看,只見甲板上一片混亂.所有人都湧了出來,像是放羊一樣鬧哄哄的在甲板上不住地亂竄.

"在哪兒呢,在哪兒呢?6地在哪兒呢?"

"誰的穿錯

"別踩了,那是我的鞋子小心老子一刀宰了"

最後所有的混亂的叫聲,全都漸漸消失,變成了同樣的一句話:"6地啊,終于看到6的"

大家看著遠處的那一線青灰的顏色,高興的又蹦又跳.有人甚至激動的互相摟抱了起來.

整個艦隊沸騰了起來.騎士.法師,牧師,戰士,貴族,平民,男人,女人"無數個嗓子一起高聲呐喊了起來,彙成了一片喧騰的海洋.

這種激動的心情,如果不是經過海上長途而且乏味的旅行,是很難體會得到的.

在這種情況之下.洛林也是沖了出去.

他沖到了女魔法師的人群當中,一邊假裝興奮地高呼著,一邊借著機會,大占身邊那些激動的尖叫,見人就摟抱的女魔法師們的便宜.

就在他玩的高興的時候,放開了一名羞愧的滿臉通紅的女魔法師,然後又摟起了另一名女法師,抱著那人又蹦又跳地大占便宜的時候,猛然間,就感到有些不對.

他不由一愣,然後緩緩地停了下來,定睛向對面看去,只見那人俏臉含霜帶雪,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只是嘴角帶著一絲冷笑,鳳眸微眯,冷冷地看著自己.

帶著千層的煞氣.如同萬年的寒冰.如此英雄人物.不是羅琳娜,又是哪一個?

洛林看了一陣頭皮麻,連連擺手,道:"琳娜,你聽我解

,

不等他把話說完,就見她怒聲哼了一聲,道:"你這個混蛋,又到處占人便"

說著,雙手在胸前飛快地拉,立時一道藍色的閃電弧光閃現,如靈蛇一般向著洛林猛撲了過去.

洛林還沒有反應過來,立時就覺的全身麻,被那閃電給重重地擊倒在了地上.

羅琳娜看了,猶自不肯罷休.走了過去,在他的身上又踢了一腳,道:"你個死混蛋.死了沒有?"

阿黛兒在旁邊看了,不由極為心痛.她匆匆地跑了過去,將洛林抱在了懷中,然後憤怒的看向了羅琳娜,道:"琳娜,你干什麼又是又打又殺的.

真的傷了他了基麼辦?.

"他?"羅琳娜輕松地拍了拍雙手,斜眼看了阿黛兒一眼.不緊不慢地道:"他可是有九條命的,而且逃起跑來比誰都快.恙麼都弄不死.你不應該擔心他.倒是應該擔心一下自己才對."

阿黛兒一愣,道:"擔心我?擔心我什麼?"

她一邊說著,一邊低下了頭來,只見洛林鑽在自己的懷里,一臉幸福地緊緊地貼在自己的豐挺的胸前.

猶為可惡地的是.他還在自己那兩團充滿了驚人彈性的柔美嬌嫩上面,蹭啊蹭的.立時有一種觸電般酥麻難言的奇特感覺.從胸前一直透到了心底深處,讓她全身一陣酸軟.

阿黛兒當即尖叫了一聲,甩手就將洛林扔了出去.

洛林的腦袋立時磕在了木質的甲板上面,出了"咚"地一聲響.痛的他眼前黑,忍不住慘叫了一聲,雙手抱著頭,不住地揉搓.

阿黛兒看了他的模樣,心中又是氣,又是惱,又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

她咬著自己嬌豔嫣紅的櫻唇,眼中神色不住地變幻,有心想要上前去看看洛林的傷勢.但是卻又是一陣害羞,生怕被旁邊的諸人嘲笑.

這時,就見雷歐手里抓著一大把紙牌,不知從什麼的方沖了過來.那張原本白嫩的小臉上面用炭毛畫了一臉的小烏龜和小胡子.白嫩的肌膚和漆黑的炭筆,互相映襯著,看上去極是滑稽.

他沖到了近前.像只猴子一樣,手足並用攀上了欄杆,探著腦袋向遠處看了看,然後氣哼哼地又跳了回去.道:"離的還遠呢.你們這些家伙叫什麼叫,我正做夢抓了一把好牌,就被你們這些人給吵醒了

"咦?"他一低頭,看到洛林就倒在自己的腳邊,不由驚奇地叫了一聲,然後也不伸手去扶.而是用腳尖小心地踢了他一腳,道:"老大,你怎麼了?怎麼倒在這個地方睡覺?.

洛林呻吟了一聲,從地上緩緩地坐了起來,立時感到全身上下,從里往外一陣陣地疼.不由心中暗罵:爵爺我這一把骨頭遲早得被她們幾個給拆散

雷歐眨了眨自己黑如點漆般的閃亮大眼睛,道:"老大.你沒事

洛林舉頭看了看旁邊的阿黛兒,見那妙齡少女斂起眼中的關切,然後賭氣一般,高傲地一揚頭,不禁苦笑了一下.

雷歐看了.不由伸出自己的小胖手去,在洛林的額頭上貼了一下,道:"(老大,你沒病吧?怎麼一會兒哭一會笑的?是不是燒了?"

洛林伸手把他的小手拍到了一邊,沒好氣地道:"你才能病呢!"

此時,船上眾人的興奮已經過去,漸漸全都平靜了下來,然後各自又看了看,在軍官和領隊們的喝斥聲中,散了開來.

洛林靠在船舷邊上.也不起來,看到雷歐手中抓了一大把的紙牌,不由奇怪,道:"你睡覺也拿著紙牌?"

雷歐眨了眨眼睛,理所當然地道:"是啊,這樣睡覺的時候也拿著牌,說不定賭神老爺看我這麼用功,一耐.就傳了像是什麼換牌搓牌,戶類的的絕世的賭技給我叭引剛候,我就可以想摸什麼牌就摸什麼牌了."

洛林看著他呲著白色的小乳牙,笑的一臉的無恥,不由感到一陣頭痛,喃喃地道:"你要是上算術課的時候,也這樣用功的話.妮可就大可以酬天謝地,輕松很多了."

雷歐沒聽清楚,他一歪腦袋,道:"你剛剛說什麼?"

洛林道:"呃,沒什麼.對了,反正沒事,你再找兩個人來,咱們就在這兒打兩把.

雷歐氣的一晃腦袋,怒聲喝道:"你以為我傻啊,還跟你打牌?"

他指著自己的小臉,道:"沒見過你這樣每把都贏.在我臉上畫小烏龜就算了.可是你見過尾巴長的比身子長兩倍的小烏龜嗎?光是畫尾巴,就把我的臉給畫滿了."

洛林眨了眨眼睛,一臉真誠地道:"我跟你說過了.那只小烏龜是特殊品種,就叫巴西長尾巴龜.有那麼一只烏龜畫在你的臉上,你應該榮幸才對

雷歐氣急,道:"那好.我也在你臉上畫一只巴什麼長尾巴龜.讓你也榮幸一下."

說著,從兜里掏出了炭筆.就朝了洛林的臉上畫去.

就在這時,就聽旁邊有人說道:"雷歐,別鬧了.洛林有正經事情要做

兩人一愣,一齊轉過了頭來,只見羅穆娜又走了過來.

她先是把雷歐抱到了一邊,看他氣憤的表情,伸手掏出了一根棒棒糖,遞了過去,道:"這一次可是薄荷口味的."

雷歐當即就變節投降.歡喜地大叫了一聲,然後拿著那棒棒糖跑到了一邊,歡喜地啃了起來.

羅琳娜一笑,轉頭看著洛林,道:"瓦巴多爾將軍下令,馬上就要到達哈夫斯港口了,要你按了原定計劃,准備開始行動."

洛林心頭一凜,道:"知道了."

然後一挺身,站了起來.向著船上艦橋的方向高聲大喊道:"霸王計哉,准備開"

隨著他的這一聲令下.當下數名手執紅白兩色信號旗的傳令兵從艙中奔出.然後一邊扯著嗓子.大聲喊叫著,一邊揮舞著旗幟,向旁邊一眾船只傳達命令:"行動開始.行動開始"

緊接著,悠長而悲槍的海螺號自響了起來.

當下,數十船戰艦和運輸船打起了橫帆,然後緩緩脫離了那個龐大的艦隊.向著遠處的岸邊馳去.

雷歐爬在了欄杆上面.一邊開心地舔著棒棒糖,一邊舉頭問道:"咱們這是干什麼去?為什麼要跟大部隊分開?"

洛林一笑,道:"咱們這是去搶頭一把東西,好有個好彩頭,以便能搶更多的東西."

雷歐愣了一下,抬頭看著洛林,現他的眼中散著一種奇特的光芒,不由心中奇怪,但是一時也忘記了詢問,只是歪著腦袋看著他.

長風吹來,出了嗚嗚的聲響.如同是海妖們的悅耳動聽,充滿了無限誘惑的歌聲一樣,在眾人的耳邊縈繞.

一眾船只離開了那些沿著海岸線前進,緩緩馳向向哈夫斯港口的大部隊之後,飛快地開往了岸邊.

按了計劃,洛林必須提前一步登岸,在大部隊吸引住對方軍隊注意力的同時,聲東擊西,率領一支由法師和聖殿騎士團組成的,精干強悍的部隊由6地繞過去.從港口的後面,猛撲過去,解決掉港口的守軍,完整無缺地奪取港口.

以便為大部隊登6,鋪平道路.

由于海風強勁,洛林的船隊順風直馳,只走過了半天的工夫,就來到了海岸附近.他們緊貼海岸向上行馳了一段路程,然後在熟悉當池水文條件的水手們的指引之下,輕易地找到了一塊適合登6的場地.

數名法師騰空而起,向著6地飛去.他們在半空中偵察了一下,然後飛回報告:"附近沒有敵軍細".

洛林當即一聲令下,戰艦向兩邊散開,進行掩護.一眾運輸船只全都極為瘋狂地拉起了滿帆.在強勁海風的吹拂之下,以最快的度.向著岸邊猛沖了過去.

"小心撞.

"小心撞"

隨著那一聲聲大聲吼叫.一眾運輸船沖向了海灘,然後重重地撞在了淺灘之上,船底與海底的礁石不住地摩擦,出一陣令人牙酸的聲響.不時有木料折斷的聲響傳來.

隨著劇烈的震動,運輸船艱難地沖過了礁石,向著淺水區沖去,船頭沖開泥沙不斷地將它們高高地擁起,海水立時被泥沙攪的異常混濁.

緊接著,猛然震動了一下,出了一聲巨響,然後擱淺了下來.

在這種巨大的沖擊之下.饒是大家全都是早有准備,但是還是有人因為沒有抓緊,而滾翻在地.

隨後,運輸船的艙門大開.水手們呐喊了一聲,將船上的跳板扔

.

緊接著,騎士們牽著戰馬從船上沖下,跳入了齊腰深的水中,艱難地涉過海灘,向岸上跑去.

一到岸上,他們並沒有休息.而是飛快地布置防線,嚴陣以待.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座山老雕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丟侵略者的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