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第二百四十一章   
  
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第二百四十一章

雷斯特緊繃著嘴唇,表情冷漠的看著面前的敵人.隨著手指的輕輕彈動,一長袍無風自動,獵獵作響.緊接著,一肉眼可見的旋風以他為中心緩緩旋轉了起來,將他慢慢地從地面托起.

滿頭的白在狂風中不住地舞動,身邊四周有無數黑色的絲絮一縷縷的向他的身上飛去.看上去如同魔神一般.

一種令人透不過氣來的窒息感.以他為中心在一瞬間擴散了開來,戰場上那巨大的喧囂聲好像也一下子減弱了許多.

無數正在浴血拼殺的士兵們感受到身邊的異樣,不由自主地緩下手來,向這邊看來.

此時,雷斯特手中魔杖的前端的紅色光球越來越亮,到了後來幾乎與太陽墜落在了地面上一般,刺的人眼生痛.

也不知是誰喊了一乒:"那個是禁咒法"

那聲音一下子透過了戰場的喧鬧.傳入了眾人的耳中.

正在與械葉丹林軍進行交戰的眾人立時一陣騷動,雖然國內進行了消息封鎖,每天告訴大家的消息也全都是國外的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當中,世界唯獨這邊風景正好之類的東西.

但是七萬大軍遠征械葉丹林.卻只有老德斯皮一個人帶著幾個隨從狼狽的跑了回來.

雖然老德斯皮逃回來之後.阿爾摩哈德皇家就封鎖了消息,老德斯皮也躲起來不敢見人.

但是七萬名士兵,那代表著七萬多個家庭,幾十萬阿爾摩哈德百姓,這些人不斷地追問著遠征軍的事情.

跟著老德斯皮逃回來的人.在戰爭後從楓葉丹林出的商人,不斷地把各種消息透漏出來.

這些期盼這家人歸來的百姓漸漸知道,阿爾摩哈德的遠征軍在一場暴風雪中全軍覆滅了,僥幸活下來的在海戰中也都沒有跑了.

接著有傳言說老德斯皮出賣了自己的手下,換取自己逃命.

阿爾摩哈德的總督和將軍們很快得到確切的消息,一支艦隊全軍覆滅,那些花費巨大財力打造的艦隊.現在在械葉丹林的港口里等著賣,像個要在妓院里拍賣的鮮嫩美女一樣,誘惑著各方色狼的胃口,尤其是那個阿爾摩哈德人的死敵儒略大公.

而這一切,都是一個魔導士禁咒法術的結果,在這一戰之後,雷斯特魔導士名字響徹整個大6,人們仿佛又回到了千年前那個神魔爭霸,英雄輩出的神話時代.

只有阿爾摩哈德人例外,在總督們別有用心的將消息布出去之後,整個阿爾摩哈德帝國從上到下,只感到一陣心寒和恐

他們心寒地是 阿爾摩哈德那些無能的貴族和官員葬送掉了七萬阿爾摩哈德的英勇子弟.

他們恐懼地是,這個禁咒法師和整個械葉丹林已經矢志報複,不僅如此,那些和阿爾摩哈德有仇沒仇的國家現在全都看准便宜,爭相落井下

皇帝為了他的男寵動的了一場戰場,將整個帝國推進了深淵當中!

現在,對戰場上的阿爾摩哈德人來說,械葉丹林人就在卜德瓦德城前幾十里的地方,就在他們的面前,那個禁咒法師就在對面的人群里,等著殺光他們.

在他們被皮鞭和棍棒趕出家門的時候,沒有人告訴他們一個禁咒法師有多少恐怖.在他們走上戰場的時候,那些督戰隊只會驅趕著他們向前,向前,更不會告訴他們在一群法師面前,這些步兵就像一群螻蟻一樣,任人宰割.

現在,看著前面那個刺眼的光芒.感受在戰場上湧動著的那種力量,阿爾摩哈德人停下腳步,連督戰隊都呆住了,士兵們不自覺地向後退步,恐懼的看著四周和自己一樣的士兵.

一道火焰在阿爾摩哈德士兵之中猛然沖出,瞬間掩蓋了所有法術的光芒,洛林在陣後都能感到由它出的熱浪,以火焰為圓心,百十尺范圍內的阿爾摩哈德盡皆倒地.

隨後火焰散開,幾條火龍從火焰中射出,成扇形向著阿爾摩哈德人群里沖去.

整個戰場被紅色的光芒籠罩.火光映照的每個人臉都是紅色的,鎧甲和武器上也像照了火一樣.

雷斯特滿意得噓了口氣,自言自語地說道:"嗯,看來這個組合法術還需要改進啊."

火焰肆虐過人群,後面的阿爾摩哈德人完全被嚇住了.呆呆地看著那些人形的火把在那里聲嘶力竭的嚎叫著,奔跑著,最後倒在地上.變成了一堆黑漆漆的焦炭.

很多人扔掉武器,呆呆的坐在地上,嚇得站都站不起來.

剛才那些全身看著火,在的上打滾的人就在他們身邊,那些聲嘶力竭地慘叫聲直透靈魂,讓人一輩子都忘不了.

現在這些活著的人不住地暗暗慶幸:剛才要是自己站偏了一點,現在躺在地上那些蜷縮著的黑色人體就是他們自己了.

阿爾摩哈德人這時回過魂來,然後想著對面的這些人都是活生生的吃人魔鬼,遠不是他們這些一輩子沒摸過武器的人能夠戰勝的,在這里呆著很可能會死掉,而那個皇帝和那幫貴族官僚們還會好生生地活

.

"見鬼,我們自己還有家人,我還不想.

一些人大喊:"那些當官的是騙我們的,我們不要再給他們賣命了,我們回去吧."

緊接著,隨著一聲呐喊,"走啊"

很多阿爾摩哈德人丟下武器,轉身向後逃去.

督戰隊立時大怒起來,拼了命的去阻止那些逃跑的人,提著刀劍去尋找那些說這話的人,

當他們的長劍和棍棒再落到這些人身上時,這些阿爾摩哈德人憤怒地盯著他們,高喊道:"干掉這些貴族的狗腿子,他們只會推著我們去送"

那些阿爾摩哈德人當即毫不客氣.舉著拳頭和武器沖向督戰隊,拿出最後一點為了活命的勇氣一擁而起,將這些狗腿子們按倒地上,惡狠狠的將武器戳在他們的身上.

看到這些阿爾摩哈德人殺起了督戰隊,那些在後面軍官和督戰隊什麼話都不說,扔下了武器,扭頭就跑.

阿爾摩哈德人大叫著:"別讓他們跑了,別忘了這些當官的是怎麼欺壓我們"

阿爾摩哈德人轉身追著這些軍官和督戰隊的,背對戰場跑去.

阿爾摩哈德的軍隊,像是雪崩一般,呼啦一下子就垮掉了.討伐軍面前的平原上都是逃跑的阿爾摩哈德人.

但是在第仁線和討伐軍交戰的阿爾摩哈德禦林軍還頑強的站在這里.

洛林他們也早就注意到了阿爾摩哈德人隊伍里的混亂,看到他們的士兵開始殺那些自己人,然後轉身逃命.將位于正中的這一支頑強的軍隊留了下來.心忖爾將軍一揮年大聲喊道!"騎兵從兩翼包斷 "

部署在兩翼的騎兵高聲呐喊著縱馬沖上戰場.

一時間鐵流滾滾.聲如雷

看到討伐軍的騎兵上來追著自己的屁股,那些阿爾摩哈德人跑的更

了.

驅散了戰線附近的阿爾摩哈德人之後,騎兵們齊齊轉向,對著還在頑強戰斗的阿爾摩哈德人背後沖去.

洛林這時指揮步兵們變化陣型,命令中軍緩慢後退幾步,兩翼步兵向前,形成一個四新月的陣型,將這些阿爾摩哈德從逐漸從三面圍住.

騎兵這時也感到他們的後方,從後面向他們起沖擊.

討伐軍將著幾千人團團圍了起來.

這邊阿爾摩哈德人也不愧為精銳,在逐漸陷入包圍的情況下,依然要定和討伐軍戰斗.在正面和討伐軍交戰的士兵一步不退.

同時其他人紛紛轉身,迎向從四面包圍過來的討伐軍.

不過他們還是不斷地被討伐軍向中心擠壓,最後圍著那面繡金的旗幟,擠在不大的區域內.

洛林想了一下.道:"不能否這麼硬打了,這些置于死地的士兵會給我們造成很大傷亡的.讓法師們上,用小范圍法術一點點削他們,戰士們圍住他們就行了."

雷斯特看著這些阿爾摩哈德的禦林軍,哼了一聲說道:"不用那麼麻煩,我一個人就夠了."

說完就准備上前有

這時從阿爾摩哈德人的大旗下,有人大喊道:"我們投降了,停戰吧."

洛林他們對視了幾眼,他們還以為這些人會戰斗到底的.

旗下的阿爾摩哈德人接著不斷大喊:"停戰,停戰,我們投降了

洛林看著瓦巴多爾將軍,問道:"將軍?"

瓦巴多爾將軍點點頭,揮揮手道:"後退.聽他們怎麼說."

討伐軍這邊也傳令道:"停戰,後退十尺."

雙方不停的大喊停戰停戰,正在搏斗的士兵們停下手來,但還握著武器對著對付,謹慎地看著自己的敵人,然後慢慢後退幾步.

剛才還殺聲震天的戰場很快的安靜了下來.兩邊的士兵們都不住去看舟自己的將軍們.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戰場的氣氛由暴烈轉為凝重.

阿爾摩哈德的人群中這時有了波動,幾個人從旗幟下向討伐軍這邊走過來,阿爾摩哈德的士兵們紛紛給他們讓出通道.並且向他們行禮.

洛林看到為的是一個穿著鎧甲,披著白色披風的將軍.

他慢慢地走到陣前,一個粗壯的大漢從一側跑了過來.攔住這個.將軍的路,

這個大漢身上的鎧甲滿是一道道的裂痕,身上濺滿了獻血,額頭上一道長長傷口還在慢慢流著血,染紅了他的半邊臉.

這個大漢憤怒的高聲叫道:"將軍,為什麼要投降?"

索戈爾將軍看著他,平靜地道:"我們沒有機會的,阿爾.對面是聖騎士之長和禁咒法師,我們沒有機會的."

大漢一揮手中的長刀,怒聲叫道:"那碼我們可以光榮的戰死在這

索戈爾將軍也大聲地叫道:"光榮不能拯救我們的國阿

說著將軍手扶著他的肩膀,說道:"我們已經為這個皇帝盡到了我們的職責,下面該為我們的祖國和我們的親人考慮了."

"唉"大漢重重地歎息了一聲,把手里的武器一扔,抱頭蹲在了地上,突然嚎啕大哭起來,其他的阿爾摩哈德士兵也把手里的武器往地上一插,有氣無力的坐倒地上,低垂著頭不說話.

雖然並沒有說話;但是心中卻是無比地贊同那將軍的話,為了那麼一個了瘋的死兔子皇帝.並不值得自己去浴血沙

索戈爾將軍越過這個大漢,來到陣前,高聲叫道:"我是阿爾摩哈德皇家近衛軍副統帥索戈爾,維尚侯爵,現在,請求允許投降."

瓦巴多爾將軍看著對面的阿爾摩哈德將軍,眼中絲毫也沒有勝利者對于戰敗者鄙視.而反閃過了一絲敬佩,然後對洛林輕輕說道:"洛林,看到沒有,他也是一個真正的將"

雷斯特則不滿地看著阿爾摩哈德人,哼了一聲.冷然說道:"如果他是一名真正的將軍,當初就應該動政變,將那個兔子皇帝干掉

瓦巴多爾將軍帶著洛林他們幾個將軍來到陣前,走到索戈爾身前,說道:"我是楓葉丹林討伐軍的統帥瓦巴多爾.現在接受你的投降."

索戈爾摘下自己的佩劍,雙手將劍舉到胸前,遞給瓦巴多爾將軍.

瓦巴多爾將軍左手接過佩劍"將它遞給身邊的洛林.

索戈爾向瓦巴多爾將軍敬了一禮,說道:"現在我們聽從您的命

瓦巴多爾將軍也認真的回禮,說道:"命令你的手下放下武器和鎧甲,到我們指定的地方集合,軍官們可以保留自己的隨身武器.另外,請侯爵到我的帳中一敘."

索戈爾苦笑了一下,道:"請容許我先安置好我的手下."

瓦巴多爾將軍答道:"當然可以."然後轉身對洛林說道:"洛林,你帶聖殿騎士團的人監督他們放下武器.打掃戰場,收治傷

洛林點頭答應了一聲.

在洛林的命令下.討伐軍放開右翼的包圍.流出一條通道,阿爾摩哈德人從這個通道中走出包圍圈,將武器和鎧甲留在兩邊,幾千件鎧甲和武器,堆起了一長排一人多高的金屬小山.

洛林安排了一部分聖殿騎士團看守俘虜後,然後下令其他的軍隊可以解散了,大家趕緊去休息開飯,以應對下午其他營地阿爾摩哈德人趕到後的戰斗.

緊接著,他問起監視那兩個營地的偵察兵.

偵察兵回報說:在雷斯特魔導士的那個法術照亮整個戰場之後,那些阿爾摩哈德人都退回了營地.

安排和值班和俘虜之後,洛林和索戈爾,以及幾個阿爾摩哈德人的軍官來到瓦巴多爾的指揮部.

瓦巴多爾將軍的指揮部里擺著兩排長桌,瓦巴多爾將軍坐在頂端的主位,一邊坐著討伐軍的將領,另一邊,是留給阿爾摩哈德近衛軍的軍官.

看到洛林陪著索戈爾眾人走了進來,瓦巴多爾將軍急忙起身,然後一指對面的位子,對他們說道:"諸位請坐吧八!"

索戈爾帶著手下先給瓦巴多爾將軍敬禮,然後走過去,坐在位子上.

洛林也來到瓦巴多爾將軍的身邊坐下.

瓦巴多爾將軍對索戈爾說道:"維尚侯爵閣下.我對您帶領的阿爾摩哈德近衛軍的戰斗意志表示敬佩,並且,十分贊賞您明智的選擇."

索戈爾歎了口氣,道:"正是知道是聖騎士之長大人帶領板葉丹林的軍隊,我才會選擇投降,將軍閣下公正和嚴明一直被世人傳誦."

洛林看到索戈爾這個馬屁拍的正是地方,瓦巴多爾將軍雖然臉上沒有表情,但是很明顯的挑了挑眉毛.

洛林卻腹誹不已.瓦巴多爾這個老家伙在械葉丹林風評可不好,護短不說,還經常沒事找碴,擺出一副兵痞的無賴樣子欺負其他學院的人,而且就討伐軍行軍的一路上,這個.老家伙也沒少喝醉.

瓦巴多爾沉吟了一下,道:"我一直很奇怪,剛才侯爵在陣前自報是近衛軍副統帥?"

維尚侯爵頓時苦起臉來,搖搖頭說道:"小人當道罷了,老德斯皮讓我護送他偷偷逃離阿卜德瓦德城,被我拒絕了,他就鼓動皇帝撤了我的職位,臨出戰前才恢複為副統帥.可笑我執掌近衛軍已經二十多年,"

洛林一愣,說道:"那個皇帝要跑路?"

其他將軍聞言都大嘩起來.

他們對面的阿爾摩哈德軍官卻紅著臉不說話,全都低頭看著地面,看樣子是像要找條地縫鑽進去.

瓦巴多爾將軍擺擺手,讓手下的將軍們安靜下來,對索戈爾說道:"我想問下侯爵大人.從這里到阿卜德瓦德之間,還有沒有你們的軍隊.當然安照戰場的規則,侯爵大人可以不回答,我不會為此而為難諸

索戈爾喘了口氣,說道:"說出來只會更丟人.數天之前,阿卜德瓦德城下還有數支從南方幾省趕來的正規軍,最多時有近四萬人."

討伐軍的將軍們都吃了一驚,要是阿卜德瓦德城里有幾萬名正規軍,那下阿卜德瓦德城就是場攻堅戰了.

索戈爾長歎了一聲.語氣中充滿了苦澀,道:"可是他們去領補給的時候,管理軍需的那些人居然向他們索賄,不成之後還和這些將軍們打了起來.告到德斯皮那里,德斯皮卻想罷免這些將軍,將部隊控制在自己手里,那些將軍們當即帶著部隊又南下離開了阿卜德瓦德城."

包括瓦巴多爾和洛林在內的討伐軍諸將驚地下巴都掉桌子上了,這要缺心眼到什麼地步.才能在沒命的時候還要想著摟錢?

一個討伐軍的將軍驚奇地低聲說道:"他們是一群大地精嗎?"

瓦巴多爾將軍也是愣了老一會才回過神來.

他吭吭咳了一聲,整理下表情,才說道:"對于其他的兩個營地,維尚侯爵有什麼看法."

索戈爾嗤笑了一聲.道:"那兩個營地里,派進去的都是一部分城防軍和治安隊,連我們都失敗了,他們更不會有勇氣再來和將軍決戰.說不定將軍大人現在去看,都已經跑的不剩幾個人了."

洛林問道:"那就是說,從這里到阿卜德瓦德,已經沒有成建制的軍隊了."

索戈爾道:"是的,沒有了,老德斯皮將三萬阿卜德瓦德城防軍都葬送在械葉丹林城下了.那可都是阿卜德瓦德的精英子弟啊."

洛林眼睛一轉.心里有了計較,對瓦巴多爾將軍說道:"我帶騎兵去偵測一下其他的兩個營地."

瓦巴多爾將軍點點頭,說道:"好,你去看看,然後我們才能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洛林當即轉身,飛快地跑出了中軍大帳.看到他的樣子,在坐的諸人無一不是納悶.一直以來這個家伙不是跟在後面和那幾個漂亮的和天仙一樣少女打情罵俏,就是喝酒偷懶,怎麼突然變的這麼勤快了?

洛林回到了自己的大營之後,也不顧眾人的疲憊,拼了命地將他們催促了起來.然後點起了人馬,帶上了弩炮馬車,將全所的輻重全扔在了一邊.然後在眾人莫明其妙的情況之下,縱馬沖出了營地.

眾人看著他沿著大道直馳了下去,不由盡皆奇怪.

雷歐從馬車當中探出了頭來,道:"老大,你這是去哪兒?那兩個.營地在另一個.方向."

洛林冷冷地一笑.道:"你們就跟著我來吧.要知道阿卜德瓦德現在可是已經不設防去晚了,東西可就歸別人了.

眾人聽了,當即出了一陣嘹亮的歡呼聲,都是覺的跟了這位老大,果然是沒有跟

當下,全都是怒吼了一聲,齊齊地抖動嘶缰,催動戰馬,沿著大道向下馳

第二百四十一章

洛林帶著手下一路狂奔,沿著大道,直撲阿卜德瓦德城下.四十余里的路程在他們的腳下一閃而過.

眾人在他的嚴令之下,拼命地抽打戰馬,甚至是毫不吝惜地用腳上的馬刺,將戰馬的腹部刺的鮮血淋淋.

他們一個個累的呼呼直喘,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于放松半分的神經.中途縱然有人馬力不繼掉了隊,但是大隊人馬卻也是絲毫也不敢停留,繼續打馬如飛,狂飆突進.

而掉了隊的人也是毫無怨言,只是牽了戰馬,閃在道邊,垂頭喪氣地等恢複之後,再行跟上.

他們可都是非常清楚,掉了隊,回頭再追上就走了.但是一旦跑的慢了,其他的部隊趕上來.那可就有些不太妙的.

那幫孫子們跟惡狼一樣,逮什麼搶什麼.到時候,大家這一次可就只能是白跑一趟.

回頭分東西的時候,就得要看其他搶到東西部隊的臉色,給人家說好話,這才能分到一點兒從他們手中漏下了渣滓.

分多分少倒是其次.關鍵問題是,洛林爵個和一眾械葉丹林的嫡系部隊,丟不起這個面子.

做為一個有知識.有文化的械葉丹林學生,從進校的第一天就受到這樣一種嚴格的教育.那就是一 哪怕吹牛,也要比別人吹的更牛一些.而這種驕傲雖然並不怎麼樣,但是卻幾乎是已經滲入他們的血液當中了.

到了下午時分.他們終于馳到了那座夢想之城的城下.

洛林遠遠地看到城門口那緊緊關閉著的巨大城門,這才一招手,示意眾人停了下來.

戰馬狂飆時揚起的煙塵立時到卷了過來,將眾人全都籠罩了起來,久久也不散去,嗆的他們不住地咳嗽.

洛林回頭看了一眼,只見身後眾人的臉上全都沾了厚厚的一層灰塵.再被汗水一沖,一道黑一道白的,極是精采.

胯下的戰馬也是累的汗水淋漓,縱然停了下來,那全身的肌肉卻不自覺地打顫.

洛林看了看遠處的城門,沉聲道:"諾拉莫,帶兩個弟兄上去看看.其余人,原地休息.整裝清點."

諾拉莫當即答應了一聲,然後帶著兩名聖殿騎士,一縱戰馬,向著城門處奔了過去.

而其余的眾人全都是呲牙咧嘴地從馬上跳下,活動著

洛林坐在馬上也是一陣皺眉,就感到自己的騎坐在馬鞍上的大腿內側好像也被磨破了一層皮,火辣辣的難受.而且只要稍稍一動,那種疼痛就如針紮一般,直入骨髓.

他不由心中暗罵:怪不得人說要披皮抽筋.原本這種感覺還真是他***痛

這時.後隊當中一輛馬車緩緩地馳了過來,也不知是哪兒出了毛病,車輪網一轉動就出令人牙酸的聲音,極是刺耳難聽.

那丐毒來到了洛林的面前,甫一停下.雷歐就已經迫不急待地一個箭步.從里面跳了出來,然後趴在地上,張著大嘴"哇哇哇,地一陣狂吐.顯然是被那馬車給顛的暈了車了.

凱瑟琳看了,立時大為心疼,也顧不上和洛林說話,拎著裙角跑過去,一邊在他的後背上不住地輕輕拍打.一邊不住地罵道:"活該,我說讓你在後面呆著,你非要跟我鬧.現在高興了吧?"

雷歐目光散亂地回頭看了她一眼,條件反射地想要反駁幾句,但是隨即.又急忙回過了頭去,哇哇地又是干嘔了一陣.看那樣子,顯然是連前天的午飯也到出來了.

他也顧不上和凱瑟琳斗嘴,有氣無力地呻吟道:"水,水.誰給我一點兒水

薇拉急忙從車中拿出了裝著清水的皮囊,跑了過去,遞到了雷歐的手中.

他接了過去之後,狠漱了兩口,然後向後一翻身,也不顧髒亂,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喃喃地道:"我的天啊,終于緩過來了,"

說完之後,又是像出一陣像是小豬一樣的"哼哼哼"的聲響.

洛林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回頭向後隊看了一眼,只見自己給部隊配備的二十輛精工打造的馬車,在這一路狂奔當中也是折損了不少.現在也只剩下了十二輛還能動彈,但是行駛起來,也是嘎嘎作響.

洛林看了不由一皺眉頭.不過想想這種路況也就釋然了.雖然這種公路大道並不是缺少井蓋,經常大修大補.滿是窟窿,但是也足以讓美軍的重型坦克顛散了架,更何況是一輛馬車.

片刻之後,手下的軍官回報了這一路飛奔之後部隊損失的情況.掉隊了幾近五分之一,比起一場浴血拼殺的殘酷戰斗來,也是不讓許

.

洛林看了不由暗歎,所謂"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將軍;五十里而趣利者.軍半至."指的大約就是自己現在的這種情況了.注,孫子時代好像沒騎兵,大家只能跑步,最多也就是玩玩馬車之類的.所以騎兵的情況應該要好一點兒.

又過了一小會兒,就見遠處揚起幾縷煙塵.

諾拉莫帶著兩名騎士又馳了回來.他來到了洛林近前,在馬上躬身一禮.道:"長官,對方城門雖然緊閉,但是城頭野外並不見一兵一卒."

洛林不由一愣,心中極是奇怪.縱然對方戰敗,城中守衛力量極缺,但是把守城門的士卒也還是應該有幾個的啊?

他正低頭思件之間.

雷歐年紀恢複極快.這時喝了幾口水,立時又活蹦亂跳了起來

他聽了報告,湊了過來,問道:"諾拉莫,你們有沒有看到在城頭上有個家伙在那里披頭散地彈著琴,裝神弄鬼地玩藝術行為?"

諾拉莫愕然一愣,回頭看向了其他兩名騎士,道:"城頭上好像沒人吧?"

那兩人也是連連搖頭.

雷歐也不看他們,直接回頭叫道:"老大,你說他們會不會玩你的空城…"

不等他把話說完,洛林已經抬腿一腳將他踢飛了出去,心中卻是極為郗悶:早知道這樣,就不該給他講這些個故事.這小痞子一遇到事情,總是將自己往壞人那邊聯系.

他一邊想著,一邊看了看不遠處的城門,原本還是有些糾結,害怕對方有了埋伏,但是被雷歐這麼一說,就這麼退了兵,好像太過丟臉

.

想到這里,他當即一揮手中的長劍,怒聲喝道:"後面的馬車上還有幾架弩炮?全都給我調過來."

炮隊的軍官急忙跑了過來稟報:"長官,由于一路狂奔之時,裝著弩炮的馬車掉隊的不少.不過好在其中還有三輛跟了上來."

洛林咬了咬牙,道:"三輛,很好.三輛就足夠了.有了這三台弩炮.再加上強大的爆炸水晶,我倒想要試試這城門究竟有多"

他一轉頭,勒著戰馬的嘶缰,向眾官兵怒聲叫道:"弟兄們,咱們再加一把勁.今天我請客,咱們一定要在城里最好的酒樓里面喝酒,吃晚"

一眾官兵聽了,立時大喜.

這些眼睛里面只剩下了錢,被勝利充昏了頭腦,完全不知死活的家伙們們也顧不得疲勞,全都怒吼了一聲,重新振作了起來,跳上了戰馬,然後護衛著那幾輛馬車,向著城門處,縱馬奔去.

他們來到了距離城門數百米的地方小心地停了下來.然後快手快腳地將弩炮從馬車上卸下,組裝起了起來.

在此同時,一眾魔法師們也是紛紛飛上了半空,准備好了手中的法術,警懼的注意著四周,只要一有不動,就動攻擊.

洛林借著眾人組裝的工夫,眯起了眼睛,仔細地打量著那座城池.只見城牆寬厚,上面垛孔林立,極是森嚴.

下面寬大的城門也是極寬,足足有十余米.中間用石板鋪成的馬車道留有深深的車轍,兩邊是行人走的人行道.涇渭分明絲毫不亂.

而且那城門居然包了厚厚的生鐵,上面釘滿了鐵釘倒刺,看上去極是駭人.

但是奇怪的是.他們在這里明目張膽地大喊大鬧著,但是城牆上確實也是不見一兵一將出來.

此時就見那數門弩炮已經裝配完畢,洛林見此,不由冷笑了一聲,不管他們有沒有人,就憑了這弩炮,我也要轟開他們的這個破門.

他當即撥馬而回,高聲令道:"給我開火,炸碎他"

隨著他的這一聲令下.數門弩炮當即開火,帶了爆炸水晶的粗大弩箭飛出.重重地砸在了那城門之上,出了劇烈的爆炸聲響.

"轟.轟轟,轟轟轟

立時炸的碎屑亂濺,塵土飛揚.

那城門處出了一陣陣令人牙酸的聲響,晃了幾晃,然後又穩定了下來.

洛林看了,不由大怒,道:"繼續給我轟.我還就不信轟不垮他了."

炮隊軍官聽到了他的命令,當下也是一陣大急.將身邊的一名炮手一腳踹翻,然後親自上陣,瞄准了那扇城門,不住地狂轟.

"轟.轟轟轟.

劇烈的爆炸聲不住地響起.

就在此時,就聽遠遠地傳來

洛林轉頭看去,只見身後遠處高高地揚起了數股的煙塵,沉悶如雷的鐵蹄聲不住響起.從地面也隱隱傳來了一陣顫動,顯然是有騎兵在高接近當中.

洛林心中不由一震,緊接著,就看到了時方高高挑起的大旗上面畫著的紅色楓葉.立時又是一寬.

手下的一眾官兵們看了,也忍不住地指了遠處,一陣破口大罵:"這幫混蛋.打仗的時候,看不見人影,搶東西的時候,跑的到快!"

他們這些痞子似乎就如同傳說中落在黑豬頭上的烏鴉,根本就看不到自己身上的黑色.已經完全忘記了.剛剛究竟是誰跑在最前頭的?

旁邊的弩炮手們看到這邊的情況,不由自主地也停了下來,回頭張望.

洛林不由勃然大怒,抬手虛抽了一鞭,厲聲喝道:"給我繼續轟!誰讓你們停下的.信不信老子抽死你們這些個混"

一眾炮手們立時醒悟了過來.在軍官的喝罵聲中,急忙搬動弩箭,裝填射.忙的汗流夾背,不亦樂乎.

洛林看著那遠處滾滾煙塵向著這邊飛馳而來,忍不住低聲咒罵了一聲:這幫只會搶功的王八

不過仔細想想,這樣好像也是無可厚非,對方那些人全是瓦巴多爾將軍花錢從各國調過來的雇傭兵.

大家的目標都是跑到這個地方來搶錢搶東西,可沒有義務把功勞白白地讓給自己

想到這里.洛林心中一歎,要是這些部隊都是儒略大公派來的,那該多好啊.有凱瑟琳和雷歐兩人站在這里,那些軍官們一個個絕對會像卡普特那個海軍將軍一樣,功勞你來得,黑鍋我來背,盡心盡責地做好配角的工作.

此時,那數股人馬已經沖到了近前.看到洛林眾人在這里狂轟城門,當即一聲令下.全都緩緩地停了下來.

緊接著.像是約定好的一樣,每全部隊當中全都馳出了一名軍官,縱馬向著這邊趕了過來.

縱然離的多遠,洛林也可以看到他們臉上露出的虛偽的像是保險推銷員一樣的笑容.

他不由低聲咒罵了一句,然後也是換上了比他們更加專業的笑容,縱馬迎了上去.

像是替他做注釋一樣,旁邊的雷歐低低地罵了一句極為形象,精准,讓凱瑟琳眾人記了一輩子的話:"這幫壞蛋,笑的那麼假,居然還敢在我們面前賣弄,也不看看我們是干什麼的?我們可是專業賣保險坑不死你"

洛林和他們幾個人碰到了一起,互相之間,呲著白牙假笑著,故做親熱地打著招呼.

大家都是軍中的漢子,說起話來,粗話連篇.互相之間操來操去的說了幾句.

他們見洛林比他們笑的更假,話扯的更遠.不由得心中紛紛大罵:這個該死的偽君子,要不是我們反應的快,看你跑了,緊追了上來.你這混蛋現在就已經進城大撈特撈,只給我們剩下一點兒碎渣了

!

一名軍官再也按奈住,道:"伯爵,你這樣做實在是太不夠意思了.怎麼一個人先跑過來了.雖然說咱們是替楓葉丹林打工的,但是弟兄們這也不走進了黑磚窯,你們也不能不給弟兄們一點兒湯喝吧?咱們誰不是拖家帶口的一大幫子人啊?"

洛林干巴巴的笑了兩聲,道:"哪里,哪里.塞巴恩侯爵,我"我們這主要就是先過來探探跑,以身試險,看有什麼情況沒有,免的大家到時候都中了埋伏.哈哈,哈哈哈"

塞巴恩大笑了兩聲,一指遠處的城門,道:"伯爵,情報早就說了,城中防守空虛.他們把禦林軍都拉出去打仗了.我不知道這城里還有什麼險可以用身體試探的?要不,我替您以身試險一次?"

洛林不由干巴巴地笑了兩聲.他眼珠轉了轉.網要把話題轉開.

旁邊另一名軍官倒是不干了,陰聲怪氣地道:"憑什麼你試啊,為什麼不能是我法利克斯試?"

再有一名軍官假充和事佬,道:"大家別吵了.我的人馬多,還是我來試"

眾人看了不由齊齊地呸了一口.

塞巴恩道:"希爾多,你們波瑞利的騎兵還是休息一下吧.我怕你們萬一再被包圍了,現在弟兄們可沒有那麼多的兵力去救你們.

希爾多勃然大怒,道:"塞巴恩,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可是侮辱我,但是你不要侮辱我的部隊.憑心而論,當時在哈夫斯港口外,你能打的比我更好嗎?換了你,說不定已經被人給包了餃子了."

塞巴恩冷眼看著他,道:"怎麼,你想試試?"

希爾多立時漲紅了臉,怒聲喝道:"試試,就試試.誰怕誰啊?別忘記了,當年在學院的時候,你可不是我的對手."

塞巴恩聽了.也是大怒,臉上紅的幾乎可以滴出血來,道:"好.很咱們現在就來一場看"

說著,就要撥轉馬頭,回去招集士兵們和對方打群架.

洛林看了.不由心中暗罵:這幫該死的帝國主義者 !都是這麼一副混蛋德剛剛還能團結一下,現在才看到一點利益,就跟搶骨頭的惡狗一樣.又要咬起來了.

但是好歹這些人全都是楓葉丹林花錢雇傭來的.如果這個時候,真的起了內哄.干起來了.回頭糾查隊追究責任.他們兩個固然是要苦,但是自己在旁邊看著沒有阻止,也休息置身事外.絕對是會沾上一些連帶責任的.

想到這里,他是急忙上前解勸.

余下的兩名軍官也是抱了相同的心思,一起過來.好說歹說,這才將他們兩人的火氣勸下.

大家再次聚在了一起,笑眯眯地互相看著,然後全都是問著別人:"兄弟,你看這個情況,咱們該怎麼辦啊?"

"是啊.是啊.咱們該怎麼辦啊?"

大家全都純真的像是第一次看毛片的青少年一樣.但是卻是死不松口.提出劃分意見.

這些痞子可是全都知道,一旦自己提了意見,如果給自己劃的太多,那麼就會受到其他的幾人的圍攻.

如果不受其他幾人的圍攻,那麼就必須要減少自己的利益所得.而這種情況,這比當初滿倉中石油,卻跌破了行價還要

就在大家互相謙讓的時候,就聽城門處傳來了一陣轟隆隆的巨響.

一扇城門終于被轟塌了下來.阿卜德瓦德城現在已經對著他們敞

抱歉,回來晚了,趕著的,只有兩章合一了.讀!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曼希爾會戰    下篇: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目標國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