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超級大球星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超級大球星

二著他言的結束,當下叉有成百個身著盛裝的少女二場當中,妙舞曼歌的當場表演了長長的一出舞蹈.

看著那些衣衫單薄的少女們露出雪白晶瑩的皮膚,隨著那歌舞表現出來賞欣悅目的優美動作,讓那一眾的觀眾們大呼過癮,光是這個就值了回票了.

而當那些少女們表演完畢,退下之後.正當眾人以為比賽就要正式開始的時候.這時卻見又是沖出來了一大幫的**著上身,下身也只是穿著許些的草條編織,臉上畫的胡眉花眼,青一道紫一道的巫師們.

他們跑到場上之後,又是抽風,又是蹦跳,再要麼就是大聲叫喊,又或者是滿地打滾,甚至還有拿著火把玩吐火的,反正為了賺取眼珠,嘩眾取寵,怎麼驚世駭俗怎麼來,怎麼違反常理怎麼來.

把那些觀眾們唬的一愣一愣的.

大家看著這盛大的開幕式,無一不是贊歎不己.居然還可以這麼搞的,這真是太精采了.

而一眾熟知內情的家伙們雖然對于這個開幕式也是滿意,但是私底下卻是不無其他的看法:搞那麼多的花活,還不就是為了多拿一些回還真是有夠黑的.

他們這些家伙們說話連個主語都沒有,也不知道指的究竟是哪一個.人.很是暴露出他們以前上學不好好學習,只會亂抓女生小辮子的真

那盛大的開幕式又很是折騰了半天,各式精采的節目讓人們目不暇接.幾乎都是以為這是一個嘉年華會,忘記了這其實只是一個足球比賽的開幕式.

如果他們真的是這樣認為的話,其實也並沒有太多的錯誤,要知道光是這個開幕式花掉的預算資金,比花在那些隊員們和比賽當中的多多

道理其實很簡單,開幕式是可以從中間大撈回扣的.但是沒有人敢從比賽當中.從那些隊員身上撈回扣.畢竟大家都不熟悉,各國平等.人家可並不怕你.一旦抓到證據,告到了憲兵隊,到時候迫于國際壓力,可是沒人能幫得了你.

最終,隨著一聲哨響,那比賽終于開始了.

由于時間已經走過去了大半,時間不早了.按了洛林爵爺的安排,特選了兩支最為精悍的隊伍,向著眾人進行一番表演性質的比賽.

縱然他是精心安排了這一切,但是大家畢竟對此並不是太熟悉.

那些痞子們剛接觸了幾周的足球,就記住了不能用手碰球這個規矩就已經不錯了.

當下,他們在賽場上打的當然是十分混亂,踢球的,踢人的,練國足隊十大絕技之一斷子絕孫腳的,全都混在一起.

比賽前,盡管那些三腳貓的,二把刀的軍官教練們還說的什麼戰術了,什麼配合了.

但是那些痞子們一沖到了賽場上,看到那麼多人在看自己的表演,當下一激動,就全都忘了.

這幫家伙們就憑著各自的本能.像是野豬一樣.在賽場上橫沖直撞.

讓洛林看了,不禁大搖其頭.以手加額,不忍觀之.

不過場面雖然很難看,但是那些觀眾人卻是毫不介意,甚至是歡喜異常.對他們來說.這種帶著點暴力血腥和街頭流氓斗毆性質的比賽.就已經可以刺激的他們腎上腴激素像是傳說中的狂戰士的一樣猛漲了.

那觀眾席上的氣氛.遠比正規的比賽還要火

每每賽場上有了沖撞,雙方隊員們還在對著罵娘的時候,看台上的觀眾們就已經開始為了自己的心中的隊伍,而振臂高呼:打他,打他們那些狗娘養

再要麼,就是大叫,裁判吹了黑哨.

再然後,這些流氓們在一言不合之下,就將去酒樓喝茶講數,這一黑幫傳統的規定程序就省了下來,直接就拔拳相向,開始真人比.

負責維護治安的憲兵隊員與皇城的禁衛軍們也是顧不上互相之間的仇視,全都是忙的暈頭轉向.累的跟狗一樣,卻是根本就是招呼不過來.

場上場下鬧成了一片.小孩哭泣聲,女人們的尖叫聲,男人們的怒吼聲,持打斗聲.聲聲入耳.極是熱鬧.

瓦巴多爾將軍在無奈之下.最後干脆就調集了幾千名士兵,將他們部署在看台.

那些丘八們得了命令之下,只要一有搗亂的,就飛快地沖過去,拿了手中的棍棒對著那些下賤的痞子們一頓狠敲,揍的他們嗷嗷直叫.

如果有人還敢要繼續搗亂的話,那些兵痞們就會在揍完之後,再抓起來,扔到外面的囚車.直接關到挖砂場了,黑磚窯了,這麼一些可以快減肥的練班去.關上三五十天的.讓那個家伙把身上的肥油全熬干了,再給放出去.

有了這個強力的彈壓.那些家伙們這才老實了下來.縱然如此,他們卻還是大聲狂呼,為了自己的球隊加油.

到了黃昏的時分,隨著一聲哨響,那第一天的比賽終于結束了.

阿爾摩哈德人和占領軍們這才從那比賽當中清醒了過來.他們全都是一臉的意猶未盡,紛紛散場回城.

當晚阿卜德瓦德城內的酒館生意大好.

不過,盡管這一比賽盛況空前,賽場上更是人山人海,但泛瑪迪多姆海娛樂博彩業無限責任公司生意卻並不好.

但是洛林爵爺卻是絲毫也不擔必

畢竟一個新鮮事物,從誕生到熟悉,到成長是需要相當長的過程的.事實上,那些家伙們對此並不反對,就已經是讓洛林爵爺偷笑了.

他可是知道.當初那些汽車火車剛剛出現的時候.當時那些人的態度.

雖然事實證明了他們才是傻叉.但是卻並不妨礙當時他們對于那兩樣改變世界的東西的嘲笑.

事實果然如他所,甚至是比他所料的還要好上許多倍.

出于人類喜歡不勞而獲的天性.

第二天一大早,阿爾摩哈德人和占領軍的士兵們就已經拿著金幣支票,開始在泛瑪迪多姆海娛樂公司的投注站門口開始排隊了.

越來越多的資金流入.甚至是讓雷歐那個一向膽大包天,被巨龍抓了,也當是玩樂的.茹曼帝國第一號的二世祖,太子黨黨魁都感到有些害怕.

洛林也是沒有料到現在就會這麼火暴,為了保險起見,當下不得不是屢次修改了賠率.

但是這對于那些買彩票的家伙來說,卻是宛如某種肯定了他們的對于球場判斷的暗示.給他們帶了更大的刺激,更是投下了更多的金幣.

他們拿著下好的賭注,然後沖到了賽場上,激動地看著比賽雙方你來我往,奮戰不休.

隨著比賽的增多,終于有一支隊伍回過味來,開始組織配合,先是將對面的隊伍打的稀里嘩啦.

對面的隊伍當即采用了極為陰險無恥的犯規的戰術.但是被洛林爵爺一手刮練出來的裁判.哪一個不是火眼金睛?

他人當下連連吹哨,將那些不交錢,還膽敢隨便狠規的家伙,毫不留情的紅牌罰下.

那些家伙們現自己邊被連著被罰下去兩個球員,這才意識到有些不妙.

而看到自己連著被傷了兩人之後,這邊的隊伍也小宇宙瘋狂地燃燒了起來.雙方連罵帶踢的戰做一團.

像是什麼鎖喉功了,斷子絕孫連環鴛鴦腳了.什麼百步神拳了,十八般武藝,各種絕技全都施展了開來.打的不亦樂.

裁判們看到這種情況,當下不得不宣布比賽停止.讓兩方冷靜一下.然後將這一惡**件呈報了足球管理委員會.

這件事情當即讓國際足球聯盟管理委員會主席氣的手都抖了.當即下令,將那兩支斗毆的球隊禁賽一場.當天場次成績做

在此同時.因為所有壓注的賭徒全都是沒有想到這種情況,看到手中用金幣換來的彩票全都化成了廢紙,當下全都是號啕了.

大家全都是罵罵咧咧地湧進了酒館當中借酒澆愁,蒸後端著酒杯,盤算著明天哪支隊伍的勝率高一點兒?能不能從自己家婆娘的手指頭縫里再摳出一點兒錢出來,去壓注,等等之類經濟學與博弈學的深奧問題.

而國際足球聯盟管理委員會主席洛林爵爺,卻是完成了一次完美的通借著那個光明正大的名義,將那些錢全都是一分不剩地全都摟進了自己寬大的錢袋.

雷歐眾人看了洛林居然下手如此狠辣.不由一邊興高采烈地數著錢,一邊向他表示了.自己對于明天的收入情況的擔憂:"老大,你太狠了吧?你這一下子把丫的錢全刮光了.明天他們那些死錘子們要是再不上當了,怎麼辦?"

洛林卻是毫不在意,揮了揮手,道:"放心吧,賭徒們的心理就是輸的越多,越想要翻本.就像是咬了鉤子的魚一樣,越是感到痛,越是掙紮.也就越是咬鉤咬的緊了."

第三天,進場看比賽的觀眾基本人手一張注單,比拿了門票的人還要多上一倍.

看到那一幕,讓儒略時代最為偉大的娛樂博彩業巨子,泛瑪迫多姆海娛樂博彩業無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兼比雷歐小公爺當即放下了心來.

樂的他的那雙大眼睛眼睛都眯成了線.

在此同時,看到前一天那嚴厲的處罰決定,再加上得到了裁判員們的嚴厲警告.各個參賽隊伍才開始把心思動到了戰術和配合上.

這一次雙方有來有往,攻守有序.踢的相當激烈精采.連著爆出好幾名出彩的球員.

洛林爵爺在這種情況之下.也不得不第一次動用了黑哨.

不過由于賽場上的雙方對規則都不甚了解,當然也就沒人能看的出來.讓他是僥幸過了一關.

不過由于比賽的精彩激烈.連帶著足球流氓這一偉大的存在,也同時在阿卜德瓦德城內產生了.

大家在閑暇之余,為了支持自己中意的球隊,在酒館里,在大街上和其他球隊的球迷們大打出手.

他們舉著標語和旗幟,高呼著口號,混戰在一起.那神勇的勁頭看了,讓人望而卻步.

就連洛林爵爺在事後.也是不得不贊歎:如果我們進城的時候,他們有這個英勇的勁頭.那麼這一場戰爭的勝利者還不一定是誰呢八!不過感謝眾神,他們沒有.

不過仔細想想,這其實並不奇怪.因為進城的時候.他們要保衛的是那個舌他們的膏脂,吸食他們血肉的兔子死皇帝.而現在他們要保衛的他們自己的興趣.

相比較起來.對他們來說,像是效忠皇帝之類的.這種讓人可以英勇獻身,浴血奮戰而且可歌可泣的大義,還不如碗里的一塊土豆值錢.

既然那些磚家叫獸們拿了錢之後.可以那樣瘋狂渲染宣傳.那麼那件偉大的事業由他們來做,也是更加合適.

像自己這種小人物,還是老老實實地啃土豆為好.順便的再買一張彩票,看看天上會不會掉下餡餅來砸到頭上,更為現實一些.

到了後來.洛林爵爺的這一句話廣為流傳.但是為了宣傳的需要.鼓勵大家像是傻小子一樣的賣命.

他的這一句話,就像是當初愛迫生那一句"天才是百分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靈感,而那百分之一是最為重要的."一樣.被那些無恥的家伙們給閹掉了.從中間砍斷,只是留下了其中的前手段,用來糊弄那些不學無術.什麼事情都是不求甚解的半吊子,傻小子們.

隨著戰斗的漸趨白熱化,阿爾摩哈德的平民和占領軍的士兵們在這里破天荒的成了戰友.

他們聯起手來,和另一群由阿爾摩哈德人和占領軍的人組成的隊伍展開了大戰,然後兩方人再聯合起來.和趕來的憲兵隊展開了浴血搏斗.

憲兵隊的指揮官對于日益惡化的治安情況,極為憤怒,連續幾天都走向瓦巴多爾將軍提出了嚴正的抗議,要求停止比賽.

在那過程當中,她一連踹壞了三回的門,拍爛了六張桌子.甚至是以辭職相威脅,向著瓦巴多爾將軍施加,要求他以占領軍的名義,禁止繼續比賽.

但是瓦巴多爾將軍卻是收了洛林兩成半的錢的.他老人家是有苦自知,在希爾梅莉婭的威脅之下,卻是裝聾做啞,死活就是不松口.被逼的急了,當下就是大叫一聲,"我的心髒病又要犯了,需要靜養休息."然後就跑到一邊去裝死.

到了後來,為了避免麻煩廠二二真吩咐了自只的侍衛官擋下希爾掩莉婭的大駕

以至于傑拉多爾形成了條件反射,一見到希爾梅莉婭,就是苦笑一下,道:"大人還在裝死中,不見客.您請回吧."

隨著比賽的進行,泛瑪迫多接海娛樂博彩業無限責任公司可謂是日進斗金,只是區區幾天工夫,洛林和雷歐兩人賺進來將近三十萬金幣.

雖然阿爾摩哈德人這邊人被他們的皇帝和貪官們刮了不少的油水.現在很是窮了一些,每次下注的數額不大,但好在阿爾摩哈德人多,累計起來,也是龐大的數目.

而楓葉丹林占領軍的士兵們因為剛剛打了勝仗,雖然有軍紀管著,但是大家開動了腦筋.和他們斗智斗勇,卻還是搶了不少的好東西.

所以,這些痞子們現在有的是錢,也舍得往賭博上扔錢.

隨著比賽的一天天進行,那些參賽的痞子們全都學的精明許多了,經過了十幾場的比賽,也都初步熟悉了比賽的規則和打法.開始像模像樣了.

這些人為了能誇取勝利,開始想辦法提高隊伍.

因此上,各種各樣想的到的.和想不到的計謀紛紛閃亮登場了.

有一天的比賽當中,洛林剛一到場,就看到了薇拉那個傻丫頭.穿著那一身白罩黑裙的女仆裝,眨著興奮的閃著星光的藍色大眼睛,居然也走出現在了波瑞利的隊伍當中.

而且一跑動起來,長裙綻開在身後擺來擺去.如同一只快活的小母雞一樣,當下氣的他差一點兒沒得了腦溢血,當場掛掉.

洛林一轉頭看到自己的那個准便宜小舅子,未來的茹曼大帝雷歐公爺,正像只小耗子一樣,悄悄地溜走,當下心中一動,厲聲叫道:"給我站"

雷歐當下一僵,然後緩緩地回過了身來,點頭哈腰地陪著笑道:"哈哈,老大,我有些尿急,你有什麼事情,是不是等我回來再說?"

洛林看著他那紅潤肥嫩的卜臉,氣急之下.一指賽場上,冷笑著道:"你給我說說.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

雷歐見實在是躲不過去.只得舉手投降,道:"好吧.好吧.我知道咱們的政策,我坦白,我交待,這總行了吧?"

看著他的模樣.洛林心中忍俊不住,但是卻也是知道只要一松了口,那小痞子順竿子一爬,以後就再也不好收拾他了.當下心中不住地咬牙,然後伸手將他抱了起來,然後往面前的桌子上重重地一墩.怒聲喝道:""

雷歐感到自己的屁股往桌子一墩,痛的不由一呲牙.但是悄悄抬頭看了洛林鐵青的臉色,也是不敢吭聲.

他在洛林的逼視之下,只是是硬著頭皮,老老實實地道:"希爾多那個家伙看了他們隊伍當中的人員素質不行他聽說薇兒姐姐的力氣大所以特意登門,花了大錢,請她當外援.我和薇兒一商量.這錢不賺白不賺.所以,就"

說到這里,他將自己的雙手的食指在胸前輕輕地碰了碰,然後眨著自己閃亮的大眼睛,可憐兮兮地偷眼看向了洛林.

卻見洛林的臉色一陣紅一白.極是精采.嚇的他又慌忙低下了頭去.

洛林爵爺看著場上那些奔跑跳躍著的球員們,此時的複雜的心情.

到了最後,他不由長歎了一聲,心中暗道:"他***,還真是低估了這些家伙們的智慧了.這才幾天,這些家伙居然就已經想到了請外援.還開始向職業化俱樂部方向展了.難道說還有玩郵的家伙也是穿越了?"

薇拉雖然是身體嬌看上去像個洋娃娃一樣純真可愛,但是這時卻已經開始揮出了自己恐怖的實力.

開場到了第八分鍾的時候.跟了眾人跑了半天的薇拉終于搶到了皮球.

她仗著自己力量強大,看著那個皮球堪堪地滾到了腳上,也不管東南西北.當即就緊握了雙拳,將那雙湛藍清澈的大眼睛瞪圓圓的,然後清脆地大叫了一聲,拔腳怒射.對著那皮球狠踢過去.

雖然她的胳膊腿看上去並不粗.甚至是有些纖細,像根豆芽一樣,而且還是綠豆芽,但是別忘記了她可是有一半的龍族血統,那個力氣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抗衡的.

在她的腳下,那個鼓囊集的皮球當即就以肉眼不可見的度.閃電一般的飛出.

在場的眾人甚至可以聽到從賽場中間隱隱傳來的轟聲巨響,洛林毫不懷疑,那是因為皮球在高之下,突破了音障,極力壓縮了前方的空氣,形成了激波.所產生的聲音.

那皮球快地飛出,像是一輛橫沖直撞的犀牛坦克一樣,將攔在它路上的所有障礙物.不分敵我的全都是撞翻在地.然後又反彈起來.高高地飛上了半空當中,過了好一會兒.這才重新落下,最後彈跳了幾下,輕輕地落在了球門邊上.

看到前方的幾名隊員到在地上,一聲不吭地就昏死了過去,當下賽場上的隊員們幾乎全都是蒙了.

有人甚至是緊張地互相摟抱在了一起.

大家看著薇拉,像是看著某種怪物一樣,紛紛想道:這位姑奶奶是哪兒來的?這麼厲害,這個球還怎麼踢啊?

賽場上下,全都是一片下巴掉落地面的聲音.

這時就見薇拉也不吭聲,趁著大家愣的機會,雙手拎著裙子的下擺,快步沖了過去.

守門的球員看了她跑到了球門邊上,對著那皮球抬腿又踢,當下驚的魂飛魄散,連連擺手,高聲大叫起來.

這時就見薇拉已經抬腿對著那皮球踢了下去,那守門員看了.當下嗷地大叫了一聲,然後一抱腦袋,躲在了一邊.

在場的眾人看了.卻是無一責怪他這臨陣逃跑的行為.畢竟那個藍少女,雖然看上去長飄飄.而且一笑起來,大眼睛眯的像是月牙兒一樣,看上去純真甜美,但是在她這恐怖的實力之下.誰又有那個必死的決心,敢擋其鋒芒?

只是薇拉卻是眯起了自己的大眼睛,甜甜的一笑,然後輕輕地用腳一拔,將那皮球踢進了門去.

立時哨聲響了起來.

薇拉當即大喜,高聲大叫了起來,水口地次呼雀.舉托了雙年,向著場外的洛林揮手示意,道二乍,少爺.我進球了,我進球"

洛林看了,卻是忍不住哀歎了一聲.

他看到旁邊眾人投過來的不滿和責難的目光,急忙用手遮了臉,然後蹲下了身去,假裝不認識那今天真嬌憨的藍少女.

雷歐看了,也是連連搖頭.

或者是做為一名天生的政治家,他的臉皮比洛林爵爺要厚上一些,並沒有把自己藏起來.也或者是年紀太還不知羞恥.

他看到薇拉還是在那里又蹦又跳.然後張開了自己胖胖的雙手,放在了嘴邊,比了一個喇叭,然後使盡了力氣,用了在場所有人都能聽到的聲音.高聲叫道:"薇兒.你踢進的是自己家的球"

薇拉當即一怔,眨了眨自己純真的藍色大眼睛,四下看了看之後,這才醒悟了過來.

她立時羞的漲紅了臉.連連向了那名守門員鞠躬道歉,道:"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這都是我的錯,對不起,對不起"

那守門員看了這個漂亮的像是洋娃娃一樣的小姑娘,卻是很難再說些什麼.最後只得是長長地哀歎了一聲.

這時在旁邊觀戰指揮的希爾多匆匆地跑了上來,也是一臉的苦笑.

薇拉看了,當下極是沮喪.她低著頭,手摳著自己的裙角.小聲道:"我知道了,我這就下場.回頭我會把錢退給你的."

說著,垂頭喪氣地就要轉身下場.

旁邊的觀眾們看了,當即是噓聲大起.

薇拉還以為那是眾人在噓自己的,當下難過的鼻子一酸,差一點兒就哭出來.

洛林看著她的模樣,不禁想起了她以前說過的話"從來沒有龍跟我玩過"他卻是知道,薇拉雖然表面上並不在意,但是卻也是極為難受.

那種被別人隔離開,只輕是一個人跳舞的孤單和痛苦,卻並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和承受的.

希爾多抬頭看到眾人不滿的目光.也是頭皮麻.再加上洛林在旁邊惡狠狠地瞪著自己,看那樣子,幾乎是不用卷蔥沾醬,都可以把自己給生吃了.當下哪敢怠慢.

他急忙連聲叫道:"等一等,等一等.薇拉,你等一下.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只是說,讓你下一次踢的時候,一定要注意一點兒."

薇拉聽了他的話,當即驚喜過望,她旋風般地轉過了身來,道:"真的,你真的不趕我下去?"

希爾多笑道:"那是當然了.我只是要你踢的看清楚了方向

他看薇拉臉上露出難色,立時知道這少女是個方向白癡.當即改口道:"我現在就讓人在對方的球門處立一根紅旗,好讓你看清楚."

薇拉當下重重地點了點頭,然後認真地保證,道:"你放心吧,這一次我絕對不會踢錯"

此時在場的觀眾們看到薇拉不會下場.也不管是下了哪一邊的注的,下了多少錢的,全都是熱烈地鼓掌.大聲地喝彩.

熱烈的歡呼聲如潮水般響了起來.

剛剛他們之所以出噓聲.卻是對希爾多的.

在薇拉踢出皮球的那一瞬間,這些觀眾們就已經被那天真純潔,而且還帶著點兒小迷糊的少女給征服

薇拉這才明白了過來.不由大為感動,當下連連向著眾人鞠躬致謝.

當賽場上重新恢複了平靜,薇拉也是挽起了袖子,睜大了眼睛,認真地盯著對方,打算好好地干上一場的時候,這時卻見對方的隊員和教練卻是商量了幾句,然後匆匆地跑了上來,向著眾人大聲宣布:"我們投降"

觀眾們當即全都站起身來,向著薇拉,出了如潮水一般的熱烈歡呼.

在這場比賽當中,唯一的明星,唯一的贏家,也就是她了,也只能是她了.

希爾多立時氣的鼻子都歪了.這說出去.好說不好聽了.自己這邊被進了一個球,但是對方卻是舉手投降了,誰聽了,不會覺的這里面有貓膩?

但是對方卻是學會了瓦巴多爾將軍的那一招,大要死狗.不管他是好說歹說,但是就是再不跟他們打了.這比賽還怎麼繼續下去?

在這場比賽當中,開創了儒略曆足球史上的數大奇跡.

第一項奇跡是,比賽時間最短,只是十分鍾,就已經決出了勝負.

第二項奇跡是,其中一方是自己投降的.方,居然是輸了一球的一方.

轟轟烈烈的阿卜德瓦德城足球大賽在春初微寒的天氣里,如火如荼的進行著,阿爾摩哈德人瘋狂的投入了自己的精力,以忘掉戰爭給他們帶來的傷痛,占領軍的士兵們則泄著他們無處可以使用的精力.

泛瑪迫多姆海娛樂公司的組織下,人們越來越忘情的投入到激烈的比賽當中.

這幫家伙們也有識貨的,知道洛林是個行家里手,尤其還是泛瑪迫多媽海娛樂公司的幕後老板,紛紛湊到洛林這里來打聽內幕蔣息.

不管是為了自己的名聲,還是為了自己的錢袋.洛林當然不會給這些家伙們好臉色看,但是也被這幫想要投機取巧的弄得不勝其煩.

泛瑪迫多姆海娛樂公司的街頭宣傳依然貼滿了阿卜德瓦德的大街小巷,洛林和雷歐有將這個賭博聳司一直經營下去的打算.從目前這些比賽的收入來看,賭博確實是一個暴力到眾神都會嫉妒的產業.

洛林還是那句老話:"送到眼前的錢不拿,是會遭天譴的."

總的來說,除了阿卜德瓦德城了現在多了一個叫足球的運動.讓所有的人可以放縱一把,然後保持著占領區內基本的平靜.

就這樣,在酒館里喝酒和在大街上打架依然是領軍士兵每天必做的工作.

雖然足球這個東西吸引了板葉丹林占領軍士兵們極大的興趣,但在占領軍內部,關于撤軍時間的傳言已經換了好幾個版本了.

楓葉丹林討伐軍從組建到出戰,一直到現在無所事事的呆在阿卜德瓦德城

也難怪這些家伙們都想家了.

洛林手下的軍官和士兵們已經把何時撤軍的問題的問到了洛林這里了.

占領軍內其他的將軍們也認為應該初步確定一下撤軍時間了,雖然現在那幾個國家之間的分贓比賽還沒有完成.但這不妨礙和阿爾摩哈德皇室的正式談判.

大家大可以一邊比賽,一邊談判的.

瓦巴多爾將軍為的占領軍將領們,也感受到了來自士兵們的要求撤軍回家的壓力.

就這樣,占領軍諸國政府和阿爾摩哈德人的談判這時就迫在眉睫了.

盡管占領軍內部的幾個國家尚未解決關于如何分贓的最大問題,但在盡快和談這一事情上,取得了一致立場的聯軍各國政府們,開始催促起瓦巴多爾將軍與阿爾摩哈德人正式談判了.

在比賽開始的前幾天,洛林可謂是勞心勞力的很工作一段,但是依靠原來那幫賣保險的班底,泛瑪迫多姆海娛樂公司的事情很快就走上了正規.

泛瑪迫多姆海娛樂公司的事務則由雷歐在處理,對于這種官*商*勾*結的權利鑒公司,對自己的產品擁有絕對的最終解釋權,而且雷歐手下那幫保險監督員,都可謂是金融全才,對這種制定賠率,上下通吃的業務,十分的在行,洛林也不怕雷歐他捅了什麼簍子.

畢竟私底下來來回回就哪幾招而已,關鍵是對球員和裁判的掌控權,只要這些人聽話,比賽就被控制在指掌之間了.

洛林現在被那些像蒼蠅一樣粘在身邊的投機者們,搞得郁悶不堪,這些家伙們和那幫賣保險的一樣無孔不入.

洛林無奈之下只有躲起了清閑,扔開諸事的洛林現在可謂過著神仙般的日子.

三個大美女天天圍在他身邊.而洛林需要做的只是躲開指揮部,盡心去游玩就好了.

凱瑟琳和阿黛兒每天的任務就是找那些阿卜德瓦德城內的著名餐館和城外的風景名勝.

通常走到了日上三杆,洛林才會慢悠悠的從床上爬起來,感歎一下著在這種冷冷的天氣里睡個懶覺是多麼美妙.

洗救之後,洛林就開始想辦法把薇拉從床上拖起來這時洛林才算是見識了驚醒巨龍的可怕,不管穿著睡衣的薇拉在迷迷糊糊時看起來多麼可愛,但在薇拉半夢半醒的時候.帶著起床氣對洛林下起手了毫不軟.

將薇拉叫起來的時候,凱瑟琳和阿黛兒這時一般都已經在梳頭化妝了,洛林完全可以去昨晚晨練,在老德斯皮偌大的院子里跑上兩圈.

那幫家伙們總不能打擾洛林大爺的睡覺吃飯吧.

,

這時一般女孩們已經收拾妥當,然後一眾人在侍衛的護送下前往阿卜德瓦德城內著名的餐館里吃午飯.

酒足飯飽之後,下午就該在阿卜德瓦德城附近的風景名勝那里度過了,要麼在幾個女孩的圍繞之中懶洋洋的躺在太陽下面,要麼劃船,打獵,干些休閑運動.

就像今天,在小湖邊的一棟漂亮別墅里,洛林躺在陽台的軟椅之上,在和熙溫暖的陽光下打盹,懶得一根小指都不想動.

這里是老德斯皮的產業.位于一個四季溫暖的山谷內,溪流從山上流下.形成了一個小小的瀑布,然後在山谷內彙成一個小湖,一棟別致的別墅就建在小湖邊上.

山谷中已經可以看片片綠色了,別墅周圍更是有長青的樹木.

凱瑟琳也側身半躺在洛林的身邊,顯出身材曼妙的曲線.阿黛兒坐在另一邊.懷里抱著一把豎琴,有一下沒一下的撥著一個琴弦.低聲的哼哼在美妙的調子.

薇拉則對湖里的魚更感興趣,拿著一杆長矛,在岸邊叉魚玩,雷歐站在旁邊一個勁的給薇拉幫到忙.

洛林舒服的長歎了一聲,感覺到自己的骨頭都在陽光下曬的酥掉了,喃喃自語般的說道:"這才叫生活.這幫阿爾摩哈德人就是會享受."

這時一騎快馬跑進這里,嘔達的馬蹄聲驚醒了洛林等人,騎士氣喘籲籲的在別墅前勒住缰繩,也不下馬,趕忙在下面對著陽台上的眾人說道:"啟稟大小姐,洛林大人,大公馬上就到了."

洛林一下子從躺椅上明了起來,兩步搶到陽台邊上.看著下面的騎士問道:"大公來了?"

"是的,大人,大公的艦隊已經到達了城外的港口."騎士回答道.

凱瑟琳這時也來到洛林身邊,她被這個消息驚得花容失色,說道:"怎麼來這麼快,真是的,出前也不給我們來個消息.卡爾特,我們得趕快回去."

雷歐在下面歡呼道:"老爸來了,好耶.快走,快走."

下面的侍衛們迅的准備好車輛.洛林他們也顧不得收拾,跳上馬車就往阿卜德瓦德城里趕去.

一路上快馬加鞭,眾人直撲阿卜德瓦德的西城門.那里是從港口進城的最佳路段.

剛剛趕到城門口,就看到對面一直長長的隊伍向這里走來.

最前面是打著楓葉丹林旗號的聖殿騎士,他們後面就是洛林的老熟人,儒略大公的親衛,卡爾多和沙克爾,大公的近衛騎兵團整齊的排列在他倆集後.

洛林看著大公的屬下們既沒有舉著茹曼的鷹旗,身上也沒有任何茹曼的軍徽.就連他們身後的披風也換都成了黑色的.

隊伍走進門口的時候,卡爾特還向他的親兄弟卡爾多熱情的揮揮手.

洛林和凱瑟琳,雷歐他們在門口下了車,等待著儒略大公.

這支隊伍也很快的在城門前停了下來.洛林他們前面的馬車車門打開,儒略大公從車里跳了出來,瓦巴多爾將軍跟著鑽了出來.

大公對著洛林和凱瑟琳他們揮揮手,說道:"先等我一下,辦點正事."

卡爾多和沙克爾帶著抱歉,又帶著無奈的對凱瑟琳和洛林他們笑了笑,之間公爵手下的騎士們縱馬跑到城牆邊上.圍成一圈,隔開了路上的眾人.

凱瑟琳奇怪的說道:"這是干什麼?"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娛樂業巨子的誕生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瘋狂足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