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永世長青,萬年友好的楓阿條約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永世長青,萬年友好的楓阿條約

;面有人古刻跳出來拍大公的馬屁,說道!"大公殿下曉礁腆明,一言中的,說得太對了."

大公當下一笑,沖著那個馬屁精點點頭,說道:"我的建議還是大家各退一步,你們互相間減一半還是減三成,自己協商,精力還是放到和阿爾摩哈德人談判上來,到時候你們多談下一點,互相間的也就都掙到了."

他頓了一下,然後豪邁地一揮手,道:"我先表個態,凡是走我們茹曼輸入阿爾摩哈德的貨物,我們減一半的關稅."

幾個使者們立時站起來,說道:"感謝大公殿下的恩典."

儒略大公話了,下面的使者們也不敢不應,但是大家心里腹誹不已:話說的冠冕堂皇,你們茹曼帝國才是和阿爾摩哈德交易的最大頭.

瓦巴多爾將軍看眾人再無異議,不由欣然說道:"很好,關于這一點我們也達成協議了."

洛林看看外面的天色,都已經是正午了,可這幫家伙沒有一點餓了要吃飯的意思都沒有,反而瞪著像土狼一樣血紅的眼睛,熱切地投入不斷地爭吵當中.

大公看到洛林的樣子,道:"別著急,這才網開始,還沒有進入戲肉"

洛林啞然失笑,看來凱瑟琳她們早上坐的那頓早餐確實是很有效果.原來做政客也是一件體力活.

也可能是這幫家伙那一架打累了.在接下來的幾咋.議題之中,這幫家伙都安份了很多,頂多拍拍桌子罵罵娘,沒有再沖上去拳腳相加,戰到一處.

所以下面的一段會議開的相當無聊,只是這些諸國的使者們關于各自應作出的讓步在扯皮.

瓦巴多爾將軍對他們的話題不感興趣無聊的坐在位子上打瞌睡,洛林倒是挺佩服這個老頭的,下面這幫家伙吵得房頂都會掀起了了,瓦巴多爾將軍倒是一點都不受影響.

儒略大公倒是很沉得住氣,一副不動如山的樣子,饒有興致地看著這些人的爭吵.

洛林無奈,只有強打精神的陪著儒略大公.

但是洛林感覺這些現在就像是當然在大學里上馬哲課一樣,不瞧你都對不起你自己,還有你的女朋友.

儒略大公看到洛林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不由一笑,然後對他說道:"不要覺得無聊,聽聽他們說話.琢磨一下他們的意思,時間就很好打法過去了.比如看那個波瑞利的使者."

洛林只聽這個波瑞利的使者在使勁的大叫要和鄰國合作開放一個自由貿易區,免除貿易區內的稅收.

這個提議很顯然提起來好幾個人的興趣.

但是波瑞利鄰國,嘉莫德帝國的那個使者確怎麼都不同意.

儒略大公說道:"波瑞利的這個家伙母族一定是鄰國的,應該在鄰國內有不少產業吧."

洛林一愣,道:"這個也能看出來?"

就見那位嘉莫德帝國的代表被人逼急了.

他一拍桌子,挺著自己高高鼓起的大啤酒肚,大聲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畫的那個見鬼的貿易區,來來回回一圈全都是你家地盤."

周圍的幾個人一看自己原來是被人當槍使了,當即調轉槍口對著波瑞利的使者大罵起來.

儒略大公滿意的嘿嘿笑了起來.對洛林說道:"對這幫所謂的貴族們.不要有一點高看他們,他們做一切事情的出點,都是家族利益."

洛林一攤雙手,道:"這不就是我們大6的政治現實嗎!大6上遍地有千年曆史的貴族世家,但除了我們茹曼,就沒有千年的皇朝."

儒略大公沉吟了一下,然後說道:"雖然茹曼的皇室都是一支一脈.但皇冠確實也是換了好幾個家族了.王座上的屁股換了又換,王座下的紋章永琱變.

作為一個皇者,必須要學會如何利用他們,如何制約他們,而這其中最關鍵的就是對利益的分配權.這點你把雷歐教的非常好."

儒略大公說到這里,贊許的對洛林點點頭.然後接著說道:"他這個小小年紀都已經掌握了利益分配的能力,我知道這些東西的時候,都已經是成年之後."

他頓了一下,然後苦笑了起來,道:"不過,你也別教他這麼死要錢那小子的回扣也收的太狠了吧."

洛林笑著說道:"雷歐現在還不知道錢真正的意義,他只是把這介.衡量自己勝利的符號,等他再大幾歲.就懂得換取那些錢之外的利益了."

儒略大公笑著說道:"我一直在想.你老爸該是怎樣一介.人物,能將你的家庭教育做的這麼成功."

洛林一怔,然後聳聳肩說道:小時候一個一角錢的糖葫蘆都買不起,只有想辦法自己掙了."

儒略大公聽到洛林這麼說,啞然失笑.

這是一個使者站起來說道:"為了保證我們在瑪迪多姆海上的航運安全,我們應該要求阿爾摩哈德人交出皮科洛島."

此言一出,在座的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這些使者們又開始面面相覷.用眼神交流意見.

本來支著下巴打瞌睡的瓦巴多爾將軍也立時清醒了過來,看著下面的一眾使者.

儒略大公對洛林說道:"總算等到戲肉了."

說著,他扭扭脖子,晃晃肩.舒張一下久坐的姿勢,嘴角帶笑地看看著下面的人.

其他的使者也立馬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鼓掌說道:"好主意,好主意,閣下真是一語中的啊."

洛林看著這些人的表演,心里暗笑.心說:估計這幫家伙們等那介.二百五說這話等很久了.

提出這個話題的使者鄙視的看來那些鼓掌的家伙一眼,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幾個打什麼主義.淨***圍著雞毛蒜皮的小事吵,不就是想摘干自己嗎?

這樣下去天黑也談不出什麼東西來,老子我剛剛遭遁了一段偉大的愛情,不打算再接著陪你們浪費時間了."

其他的使者們立時全都是起哄.高聲地".了一聲.

有人甚至是低聲罵道:"不就是在城里包了一個二奶嗎?還說遁?真***敢往上捅詞,敢不怕把大家給惡心了?"

這時那一個使者卻是絲毫不理.繼續高聲說道:"如果能拿下皮科洛烏,那起碼在瑪迪多姆海的西半部,會極大的減輕我們的護航壓力,也能直接肅清瑪迪多姆海西部的海盜,對我們來說,可謂是十分重要.

"廢話,阿爾摩哈德人也知道

備島的重要們會把紋個瑪油多姆海卜黃金點讓給哦用腳趾頭想想都不可能."一個人反駁道.

"阿爾摩哈德人要是敢不給,我們自己去拿就好了."

"要去你自己去,我可要帶著手下回家了."

"就是.艦隊都沒有,你拿什麼去打皮科洛島,大公殿下的艦隊馬上就要去和帕提亞人作戰了,就你剩下的那兩條小般板.能干什麼?難道說閣下您手下的游泳技術特別好,打算用狗刨游過去,攻占那座島嗎?"

當下眾人出了一陣哄堂大笑.

大公這是也站了起來,說道:"卡普特將軍已經帶領了艦隊前鋒,前往瑪迪多姆海東部驅逐帕提亞的海盜了.但是諸位可以放心,在將大家都送回國內之前,茹曼的艦隊大部隊不會離開這里

下面的使者們聽到這個消息都愣住了,他們沒想到儒略帝國的行動會這麼快.

一個使者說道:"武力爭奪已經不可能了,大家想都不要想,還是從談判桌上把這個地盤給爭取過來吧."

"怎麼談?你說怎麼談?阿爾摩哈德人會同意嗎?別忘了,現在控制皮科洛島的是哈杜的手下."

儒略大公這時歎了口氣,說道:"要是能把博多雷斯海峽南部給要過來,那就好了."

聽大公這麼說.下面的人都打了個哈哈,就連那幾個一直給大公當馬前卒的家伙.也都無奈的聳聳肩,意思說絕對沒戲.

他們可是知道這奎斷經營的壞處.現在兩家競爭還好一點兒,一旦讓大公控制了海峽,那只要兩頭一堵,到時候收多少的過路費,還不就是他一個人說的算?

只要提高個百分之五的稅率,大家不也不用擔心回去被自己家的老大追責.自己早就自覺地跳海

一個使者嘀咕道:"這樣做還不如抄了哈杜的老巢"

儒略大公心中一動,隨即搖搖頭,像是想要把這個誘人的想法趕出自己的大腦一樣.

一個使者說道:"各位,相比大家都明白,我們在阿爾摩哈德一切行動都繞不開那個哈杜將軍,他,是我們必需要考慮進去的因素."

"關于皮科洛島的問題,成不成總得試一試,我們不妨拿出非要得到皮科洛的架勢.試探一下阿爾摩哈德皇室,要是他們真的給了,那豈不是大好,就算不給,也是個談判的砝碼"

"恩,不錯.不錯.起碼我們可以在補償上多要一點."

看著一眾使者們都點頭稱是,瓦巴多爾將軍說道:"那好,關于皮科洛島的問題.我們將會拿到和阿爾摩哈德人的談判桌.

但這里我先要提醒下各位,管好你們的嘴巴,不要在那些阿爾摩哈德小妞身上逞什麼能耐,天知道她們是不是那個皇後的間諜.要是有人泄露了我們占領軍談判的底線,我會親手撕了他的."

"要是那個孫子做了二五仔,不用將軍您動手.我們都會不蘸醬的生吃了他."一個人在下面大喊道.

儒略大公遺憾地歎了口氣,說道:"我們儒略帝國現在左右受敵,要是能在這次的機會中順利解決哈杜那個大麻煩該多好

洛林聳聳肩說道:"我們還是專心的想怎樣能讓阿爾摩哈德在內亂中陷得更久一點吧."

儒略大公點點頭,說道:"現解決眼前的麻煩,我下面的任務還是應對帕提亞的春季攻勢."

一直到掌燈的時間,占領軍內的諸國才達成了初步的一致,盡管大家都已經饑腸轆轆.餓的肚子都咕咕叫了,中途也沒有一個人離開,為了每一點微小的利益吵得天翻地覆.

同時他們又有自己的盟友和宿敵,有時候又得純粹為了爭吵而爭吵,為了反對而反對.

洛林在這里面次見識到了儒略大公的影響力,除了那幾個茹曼帝國的附庸國甘願為了大公沖鋒陷陣之外,其他的諸國.在大公話之後,都會選擇妥協.

而幾個自恃離著茹曼有點距離,而不太吊的大公的使者,通常會被群起而攻之.

在這種紛紛擾擾之中,大家的觀點一步步趨于一致.

在燈光照亮了整個會議室之後,瓦巴多爾將軍將一摞文件舉了起來,看著下面的眾人,說道:"諸位,我們的協議就在這里了,現在,諸位還有沒有問題?沒有的話,我們就來簽署了這個東西吧."

看到下面沒有人說話,瓦巴多爾將軍將文件拍在桌子上,拿起旁邊的筆.在上面刷刷寫了起來.

然後文件傳給了洛林,而洛林是楓葉丹林學員軍的指揮官,自然需要代表楓葉丹林在文件上簽字.

接下來是儒略大公,他看著這摞紙歎了口氣.也拿起筆在上面寫下自己的大名.

下面依次是各國的使者.

諸事己定之後.這些使者們都松了口氣,寫過自己的名字就匆匆站了起來,想著儒略大公和瓦巴多爾將軍行禮後,走出了會議室.

很快,簽署完畢的文件回到瓦巴多爾的手里,他歎了口氣,對儒略大公說道:"看來政治這個東西,還真不是好玩的,我都已經被餓的頭暈眼花了."

洛林則對瓦巴多爾腹誹不已,心說:您老人家可是足足睡了一個下午,還好意思說餓.

儒略大公笑道:"也沒什麼,無法就是比誰的小弟多,誰的拳頭大而已."然後站起一伸腰,說道:"好了小子,我們回去了.

回到洛林的指揮部時,在大門口洛林都聞到了餐廳的香味.

凱瑟琳和阿黛兒在門口迎接兩人,一下馬車.凱瑟琳就揪住洛林問道:"今天還順利吧?.

儒略大公膘了他們一眼.說道:"順利!"

洛林也向著凱瑟琳和阿黛兒笑了笑.

和大公走進餐廳的時候,只見那個大大的餐桌上擺了一桌子的美食,勾得洛林食指大動.

薇拉和雷歐看到大公後歡呼一聲,叫道:"終于可以開飯了."

儒略大公笑著說道:"去拿瓶好酒來,終于可以暫時放松一

.

第二天就沒有人再那麼早來催促洛林,由于在昨天消托掉了極大的精神,洛林抱著被子睡了個大懶覺,起床時已經快到中午十分了.

吃完午飯之後,洛林和大公再次登上馬車,前往會場開始和阿爾摩哈德人正式的談判.

這次會議的的點就在皇宮外的一處宅院,聖殿騎士團的人和阿爾摩愕術禁衛軍聯合守衛著整個院洛林和大公走進院子的時候,瓦巴多爾將軍從旁邊迎了上來,說道:"大公也到了,那我們進去吧."

維尚侯爵這時走了過來,向諸人行禮,說道:"我代表皇後殿下,歡迎大公殿下和將軍的到來.請跟我來來吧."

儒略大公回禮.說道:"累殿下和侯爵就等了."

侍衛們打開大門.維尚侯爵帶領著洛林他們走進了屋內.

對于見慣了阿爾摩哈德貴族奢華的洛林來說,這里室內的布置及普通,甚至帶著女性的味道的.

維尚侯爵這時說道:"這里是皇後殿下的私人產業."

儒略大公一聽來了興趣,抬頭四處看了看.

維尚侯爵打開一道屋門,然後轉身對眾人說道:"請進吧,諸

洛林看到,阿爾摩哈德的皇後面對諸人,站了起來.

一身月白色的長袍的不緊不松,網好現出女性窈窕的身形而又不失莊重,一個簡單的釵將長盤在頭頂,除此之外別無飾物.

阿爾摩哈德的皇後大約三十三四的年紀,膚色白哲臉色紅潤,臉型稍有線條,卻十分完美,一對明亮的鳳眼,眉毛挑的稍有銳利,但是卻正好和臉型班配.容貌和希爾梅莉雅帶著三分相似.

盡顯皇家的端莊風度,而在此同時,又顯露出一種女性的堅強美.

洛林心說:我說我怎麼總感覺希爾梅莉雅有點像誰那,靠了,她這個表姐活脫脫半個赫本.只是那眼角的魚尾紋卻是怎麼也掩不住歲月的痕跡.

皇後平靜向著儒略大公等人點頭示意,說道:"作為主人,不管什麼情況,總得歡迎客人的到來."

瓦巴多爾和洛林趕忙回禮,洛林卻現大公一動不動.

轉身看去,只見大公面帶微笑,定定的看著對面的皇後,一點動作都沒有,連表情都好像凝固了.

看到大公的表情,洛林一愣,心說:這個眼神難道是在,放電?天哪,大公真的是在放電.就連當初西門慶見了金蓮小姐,大約也是不過如

阿爾摩哈德的皇後看見大公的異態,不由一皺眉頭,接著說道:"大公殿下?"

洛林趕忙在旁邊拍了大公一下.

大公一抖,立時醒悟了過來,說道:"什麼?哦,殿下您好.初見殿下,沒想到殿下如此天生麗質,風華絕代,沉魚落雁"

皇後好像被儒略大公給嚇到了,不由後退了半步.

看到儒略大公這麼說,她假裝輕咳了一下,阻止了大公繼續口無遮攔的說下去,也掩蓋了自己的尷尬.不過那眼角處卻是似有似無地狠勾了一下.

洛林就感到大公明顯地晃了一下,他急忙伸手扶住,在此同時,心中卻是不由暗暗的感歎,道:這都是什麼人

維尚侯爵這是趕忙說道:"諸位,請坐吧."

儒略大公接著說道:"啊,好,座,座."

瓦巴多爾將軍看著眼前的情景,心里早就樂開了花了,但表情上不能顯露出來,眉毛卻一挑一挑的.

以後的時間里面.洛林生怕大公再鬧出什麼笑話,回頭再讓凱瑟琳知道了,起飆來,恐怕誰都是得要兜著走了.當下著重關照了他.也無心再關注什麼談判.

不過好在那些個條約全都是事先商量好的.而且談判的重點也全是由于下的那幫人去會議室里打生打死,他們這些大佬只要在陷入僵局的時候,站出來打一下圓場就行了,所以也是沒有出什麼大的砒漏.

會議一連進行了十余天之後,雙方終于達成了一致,簽下了條約.

根據了楓葉丹林與阿爾摩哈德永世長青,萬年友好的條約的規定,楓葉丹林軍雖然不能說是在阿國帝都和幾個大港口大城市全都大大的圈上一片地"租借"個四只,蓋上一堆"楓葉丹林駐阿辦事處"上面來個"辦事總處"之類,但是也是差了並不許多.

而且那"租金"也是就本著兩國友好的精神,極的便宜.大約,銀幣就行.

至于說什麼"領事裁判駐軍內河航運軍艦停泊開設工廠開設銀行之類的,也是全都加上.

但是後來,在阿爾摩哈德方的據理力爭之下,為了防止對方帝國百姓的反感,當下全數換了一個名字,進行實施.(感謝書友譴匠凶萬舊)

隨著條約的簽定.眾人全都是松了一口氣.然後按了條約的規定開始有條不紊地執行起來.

該拿錢的拿錢.該劃地盤的哉地盤,該建立監督辦公室的建辦公室.該組建國聯的建國聯,該建國際刑警組織的建國際刑警組織"

由于早就有了議定,各項工作展開的全都是非常順利.縱然是偶爾有些不太順利的小情況,但是大家此時也是全顧著工作,最多也就是互相怒視一眼,恨恨地大叫一聲:你等著,看老子回頭開會提議,維持你的和平紺!

然後大家就是各退一步,繼續工作.

除此之外,有些麻煩的作是,楓葉丹林的那些士兵們.在軍官們的默許和縱容之下.他們現在一個介.搶的腰纏萬貫,富的流油.

除非前面有一座金山或是脫光了衣服的美女,否則這些兵痞們是沒有什麼動力去工作的.

除了他們的本職工作,其余像是勤雜,幫廚,洗衣服,打掃衛生,還有建築之類的工作全都被附近的那些想要賺點兒外快的老百姓們給包辦了.

隨著春播的日益臨近,這些家伙們看著阿爾摩哈德的老百姓們開始種莊稼,一個個全都是想起了自己家的那一畝三分地.

他們這些的絕大多數可全部都是憨厚的農家子弟出身,可是不管那些磚家叫獸什麼之類的上竄下跳的宣傳.

像是什麼通貨膨脹,只是預期了.大家不用緊張了,糧食之類什麼的,都可以用錢可以買來了.那一畝三分地的出產利益實在是太低了,不如多服兩個月的兵役,就可以賺回來了之類的胡說八道.

因為,現在就有一個鐵的事實擺在眼前,大蒜的價

那玩意兒貴的喲,看得他們都想要用手里的金子去換,而且學是論個,而不是論斤.

要說現在開著寶馬,摟個小明星,沒事的時候去高級餐廳坐坐,好像是很有錢一樣,其實這算個屁

早就已經過時

現在裝巴的最佳手段是.用三蹦子拉一車的大蒜,這才是真的大款!

尤其是在漫天的夕陽彩霞的映照之下,坐在自己的無敵海景別墅里面,看著外面的大海.

然後喝一口的路易十三,嚼一小口的大蒜.最後再來一小碗珍貴的綠豆湯漱漱口.

尤其是漱的時候,不能太用力.一定要在嘴里留下一些大蒜味,而且牙上最好還是再沾上一兩粒的綠豆皮.

這樣一來,跟人說話的時候,從口中噴出那一股若有若無的夫蒜味.

不管有事沒事,對著他們就是一通狂噴.然後再呲牙一笑,露出牙齒上沾著的綠豆皮兒.光彩照人,倍兒有面

這才是粕的最高境

這才是身份的象

這才是有錢

不管他是什麼身份像征百達翡翠了,泡妞利器藍寶堅尼了,夜總會的無敵戰衣阿瑪尼套裝了.還是什麼卡爾屁丹,還是屁爾卡丹,統統都得要甘拜下

統統都要拜到在自己的農家樂老式大棉檔褲之

做為一咋.農家子弟,他們可是知道那些個東西,在他們地里可是不值幾個錢的.只要聳年種下,當年就可收取.

大家略略一盤算,驚訝的現光是種了那些東西,比搶銀行都賺錢,當下心里面全都是像是裝了小耗子一樣,麻了爪子.

再加上出來了這麼些日子.這些沒有絲毫國際主義,從來不知道英勇獻身,和無私奉獻精神的偉大的痞子們都是有些惦念家里的情況.

老母豬快耍生了,自己婆娘一直笨手笨腳的,不知道她能不能照顧好?

出來時,和鄰村的阿花商量好了要結婚的,不知道自己不在的這些時間里,會不會被前村的二狗子給勾引跑了?

不光是他們,就連那些貴族領主人對于家中的情況,也是表示了不容樂觀的擔心.

比如說:自己在外包的二奶會不會跟了仆人私奔了?會不會被自己的老婆給現,結果讓二奶"被,私奔了?然後偷偷地給浸了豬籠了?自己養的那個私生子是不是也被丟進井里面了等等諸如此類芝麻綠豆大點兒的小事情.

縱然有森嚴的軍紀管著.但是那些渴望著回家的痞子們卻還是有些蠢蠢欲動.雖然並沒有鬧到要兵變的地步,但是卻也是慌慌張張.一天到晚的全都是人心浮動.互相之間紛紛打聽,看自己究竟是能什麼時候回家.

占領軍指揮部對于這種情況,很是無奈.

他們最後花了重金.請了各種各樣的隊伍,很走進行了幾次慰問軍演.像是什麼跳脫衣舞的.大腿舞的,全都是用了.而且還是請了磚家叫獸們很是上竄下跳地鼓動了一通,但是卻還是無濟于事.

大家全都是在盤算著退軍的時間表,想要盡快地回家.

他們象是月光族盼著工資單一樣,眼巴巴地盼望著指揮部,希望能給出一個計劃"可以讓他們早點兒回家.

但是這卻實不可能的事情.

因為表面上看了,現在好像是風平浪靜,馬放南山的樣子,但是他們面臨的實際情況卻是極為複

南方有哈杜將軍手握雄兵,虎視眈皖.西面又有皇帝陛下在收攏殘兵,想要東山再起.

而因為一場大戰之後.阿卜德瓦德現在的兵力嚴重不足,一旦楓葉丹林軍撤出,由皇後陛下現在掌控的阿卜德瓦德必然形成了不設防的真空地帶.

不管他們哪一方面,隨便派了三五千的小兔崽子就可以將這個地方重新占領.到那個時候.一旦他們不承認條約的有效性,還順帶著把那個從目前的趨勢看,很有可能給皇帝陛下戴了綠帽子的皇哈哈廢了,大家可就是白玩了一場.

如果大家還想要再次組織聯軍,再次攻過來.一來,物資給養准備上面不允許.二來士氣大減.就像曹小操同學矯詔,讓大家幫忙打董胖胖一樣,一次還行,再來一次,那就玩爛了.都會是興致缺缺,考慮一下究竟值不值得了.

因此上,械葉丹林占領軍在短時間之內,尤其是在他們沒有在條約的規定下,幫助了皇後陛下刮練出一支強有力的嫡系軍團之前,是絕對不會撤軍的.

不過面對著那些士兵們的思鄉情緒,指揮部也不是沒有辦法.他們在洛林的建議之下,開始了轟轟烈烈的以積分換回家的活動.

也就是說,只要你當初做戰勇敢,認真負責,盡忠職守都可以獲得加分.然後在一個固定的,幾乎是高不可攀的分數線以上的人員就可以提前回家.而分數不夠的家伙也只有繼續蹲在這里.

聳下,這一命令頒下之後,立時收到了雙重的效果.

連大公也是不住地贊歎:既是轉移了眾人的視線,而且還順帶著鼓舞了士兵們英勇做戰,真是一舉兩得.

現在在他看來,如果洛林不是要拐跑自己的寶貝女兒,他幾乎都是可以算是個真正的戰略大家了.

而面對著軍官們的等級制度,以及官僚體系當中的不可避免的對于這一積分體系的影響.那些士兵們在計算自己的積分的過程當中,全都有一種受了騙的感覺.

那些位于前線浴血拼殺的戰士們現,光是論自己得到的積分,並不比坐了長官大腿上,賣弄風情的女秘書更高.更別說工資也只是人家的一半.

不過畢竟人家從事的特殊服務行業,自己代替不了,當下也就算

.

可是那些個只會玩筆頭,拍馬屁的文書和食堂做飯的胖廚子居然也是一分都不比他們的少.

在不知不覺當中,這些年青的小伙子們卻是學到了自己人生當中最為重要,也是最為寶貴的一永遠不要相信自己的長

那個孫子的職責就是踢著自己的屁股,強迫著自己去最危險的地方拼殺送死.再要麼就是想辦法苛扣兵餉,吸食從自己身上榨出的血肉.

大家當下是怨氣日益上漲.

有些弄虛做假,玩的太過份的軍官惹了眾怒之後,在半夜走在路上的時候,還被人給套了麻袋,很是敲的了一頓悶棍.

等憲兵們趕到的時候.那些兵痞們全都是逃之夭夭,地下也就只剩下了一個被揍的鼻青臉腫.腫的像個豬頭一樣的軍官了.

指揮官敏銳地注意到了這種事情,向著一眾軍官們出了警告,雖然現沒有展到放冷箭,打黑槍的地步,但是卻並不代表了以後不

瓦巴多爾將軍無奈之下.不得不以百人認為一個單位,又舉行了一次抽簽.讓那些抽到簽的幸運家伙可以回家.

而那些不能回家的士兵們雖然眼饞,但是在此同時,卻也是大加利用,將自己搶到的東西交給那人,讓他幫了帶回家去,向家中的眾人報一個平安.

這一件事情,一直折騰到了春播期的結束,大家看到再也沒有什麼希望了,趕不回家去種的了,這才又安下了心來.

他們瞪著賊光四射的眼睛,重新開始想辦法去搶些東西.

就像是磚家叫獸們教育的那樣:既然不能回家去了,何不想辦法,把損失找補回來?

他們在軍官們的帶領之下,蠢蠢欲動,四下出擊.不住地向著西邊,南邊那兩條看不見的戰線壓了過去,武裝挑釁,制造緊張氣氛,

而在此同時,洛林眾人按了條約規定,也開始著手招募士卒,編練

軍.

他原來以為這一項的工作很容易完成.

因為據他所了解的情況.當初打仗的時候,那些當兵的看到勢頭不對,當官的全跑光了,就只剩下了自己在前面當炮灰.

他們大多都是一脫軍裝.跑回家去,繼續種地喂老母豬去了.

因此上,想要把他們征召起來,並不是十分的困難.

可是在實際執行當中.卻是現自己是大錯特錯了.

手下的那些士兵們回來稟報,他們雖然下到了征兵點兒去,但是一天下來,能征幾個要飯的乞丐就已經不錯了.

洛林爵爺無奈之下,只得親自上陣.

這天早晨,他起床之後來到了餐廳,卻見里面的氣氛極是古怪,好像凱瑟琳與大公剛剛又是吵了一架,全都是坐在那里一言不的樣子.

洛林看了,當下就要轉身.

他可是不想往這里面摻和.要知道,那父女兩個沒一個是好惹的.一個是名聞天下的屠夫公爵,另一個是驚才絕豔的長公主殿下.像這種類似于美蘇爭霸的重量極的戰爭,自己還是躲的越遠越好.

他網想到這里,看到雷歐那個小痞子卻是不知死活.又是一蹦一跳,興高采烈地走進來.

按了慣例,他先是跑到了凱瑟琳身邊向她宣布自己的施政綱領,高聲叫道:"妮可,妮可,我想到了.那句話說了"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

我花大錢,請一大幫的磚家叫獸,幫我忽悠那些老百姓們.

騙了他們給我老老實實地干"

洛林在旁邊聽了,都是覺的極有道理,真的要是實施下去,那可行性極高的.但是卻毫不例外,當下就被凱瑟琳給否決掉了.

她冷笑了一聲,道:"不"

雷歐這時已經習慣了.絲毫也不著惱,只是眨著眼睛.道:"為什麼不行?"

凱瑟琳冷冷地道:"你知道那些磚家叫獸們是什麼德性嗎?他們看了錢.一點兒臉都不要.而且一個個心狠手毒,異常奸詐,就是地精商人也是比不過他們的.

要是為了錢,串通了你身邊的人,把你給吹暈了.讓你給他錢,給他官.那該怎麼辦?"

洛林聽了,不由對凱瑟琳幾乎要崇拜起來.她可真是太過天才了.只是聽了雷歐一講,就已經看穿了這其中巨大的破綻.要知道當初袁凱凱同學之所以會登基稱帝.這其中他的兒子可謂是功不可沒.

小袁同學花了大錢.特意給他的老子專門印了一份報紙.這才誤導了那位偉大人物.

雷歐沒想到這其中還有這麼複雜的一手,當下也是一愣.

他撓了撓自己後腦勺順滑的頭,喃喃地道:"這個我可是沒有想到過的."

大公在旁邊看了自己的兒子被調教成這樣.不由極是心疼.

他先是恨恨地瞪了凱瑟琳一眼,然後急忙將自己面前剛剛盛好的餐點遞了過去.道:"雷歐,你餓了吧?來,先吃我的."

雷歐扒著桌子,探頭看了看他盤子里的蔬菜,立時謹慎地提出,道:"我可是不吃菜的啊?"

大公愛憐地看著他.道:"沒關系,沒關系.你只要把中間這烤肉吃了就行了,我讓人再做就走了."

凱瑟琳看了,向了雷歐狠敲了過去,斥道:"不許挑食.只有多吃菜,才有好處!"

雷歐一摸腦袋,不服地哼了一聲,道:"你淨騙人.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就是騙了我吃菜.然後自己多吃肉的."

洛林異了他的話,不禁暗歎:這,,這話,,這話,對于一般的人家來說,卻也是有些道理.不過由他說出來,怎麼覺的這麼惡毒呢?

凱瑟琳當下大怒,將手中刀叉重重地一放,道:"你愛死死去,我不管你以後也別讓我管"

說完,怒氣沖沖地站起身來,雙手提了長裙的下擺,出了門去了.

雷歐看著她的背影.卻是不住地納悶,道:"她這是怎麼了?我沒有怎麼惹她啊?"

洛林看了看大公,見他是一臉的苦笑,知道其實凱瑟琳這氣是沖他的.這些日子,這個老家伙可是沒少往皇宮里面跑,和那個皇後陛下交流一些詩詞上的看法.

這卻是讓凱瑟琳看在眼里,很是火大.

不過他也並不說破.只是揉了揉雷歐的腦袋,道:"沒有什麼.女人嘛.總有幾天會氣不順.表現的古古怪怪"

說到這里,不由長歎了一聲.

而在此同時,雷歐與大公兩人也是想到了什麼,一起長長地歎息了一聲,道:"唉,女人啊

然後兩人又一齊用右手托著下巴,再一次地長歎了一聲.

洛林現他們不愧是父子,就連愁時那愁局苦臉的樣子都是一樣,他不由心中好笑.

冉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猶豫了一下,然後轉身要走.

雷歐看了,當下叫道:"老大,你去哪兒里?"

洛林一滯,道:"我還能去哪兒?這不是招兵嗎?我要下去看看,能不能拉一些壯丁回來."

雷歐當即大喜,連聲叫道:"我也去,我也去"

洛林無奈,當下向了大公打了一聲招呼,然後帶了雷歐,又帶了數十名侍衛騎了戰馬,威風凜凜地沖出了城去.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父慈子孝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留眉不留頭,留頭不留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