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留眉不留頭,留頭不留眉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留眉不留頭,留頭不留眉

一抹帶了一眾侍衛們,騎,戰馬,沖出了城…

他們沿了大道,一路縱馬狂奔,直直地向了自己的目地的,阿卜德瓦德城外三十里的一座小鎮馳去.

那里的物產豐富,百姓富裕.而且一向是小貴族和小領主聚集地.而兩者全都是屬于騎士階層.

他們那些人從穿著開檔褲的時候.都是要開始接受軍事刮練.八歲的時候就要拿著刀箭,跟著大人的屁股後面打鳥獵狐,學習殺戮.精于戰技戰術,兵員素質優良,一向都是帝國中堅武裝力量的源泉.

因此上,也是洛林他們這一次征兵的重點地區之一.

眾人騎了戰馬,度極快.過不多時,就已經來到了那座小鎮之外.

剛到了鎮外,還沒有來得及拐上通往鎮上的大道.洛林就聽到了鎮中響起了叮叮當當的一陣警鍾聲響.

洛林不由一皺眉頭,勒停了戰馬.向鎮中看去.

遠遠地只看了那小鎮當中一陣夫亂.

緊接著,家家關門,商店閉戶,就連窗戶也是不住出"砰砰.的聲響,隨後緊緊地關死了.

只走過了片刻的工夫,剛剛還是繁華熱鬧,美酒飄香,音樂連連,笑聲不斷的小鎮,就已經變得異常安靜.如同一個空無一人的鬼鎮一般.

就連那狗兒也是叫了兩聲之後,立時就被人給按住,出一陣嗚嗚之聲,然後再也沒了動靜.

眾人臉上不由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要說他們受了抵抗,又或者是對方一卷鋪蓋,然後從另一邊逃荒一樣逃跑了,這些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像這樣.采用了非暴力不全作計劃,全都是關起門來.不理不采,卻是著實是沒有見到過口

那名跟隨了洛林過來的阿爾摩哈德征兵官看了這種情況,也是一臉的無奈.向洛林說道:"大人,您看到了.我們一直以來遇到的都是這種情況.他們都是這樣,跟塊***滾刀肉一樣,不管是怎麼說.都是不理不采的."

洛林愣了一下,不由低頭沉思了起來.

就在這時.就見一個長的圓圓胖胖模樣極是討喜的中年人高舉著一面白旗從鎮中走了出來.

他看到了洛林眾人,遠遠地就開始大喊大叫,道:"各位軍爺,各位軍爺.大家別誤會,我是鎮里的鎮長,我是鎮長"

當下數名騎兵馳了出去,將那人給團團包圍了起來.然後其中一名騎兵跳下戰馬,怒喝了一聲,道:"老實點"

那人顯然不是第一次和楓葉丹林軍打交道了,當下異常識相,點頭哈腰地連連說道:"軍爺.軍爺.不用您說,我知道怎麼做.知道怎麼做."

說著,也不用吩咐,就異常配合地將雙手高高地舉了起來.

那騎兵不由一滯,看到那人臉上異常狡猾和虛假的笑容,卻又是拿他沒有辦法.氣的呲著白牙,冷笑了兩聲.然後用了極大的力量,異常熟練地在他的身上拍打了一遍.

那鎮長痛的不住咧嘴,慘叫了兩聲,道:"軍爺,軍爺.您老手下留情.我這把老骨頭經不起折騰."

那騎兵也是理也不理,繼續認真地搜了一遍.直到確認他的身上確實是沒有私藏什麼危險的物品,這才向了旁邊眾人點了點頭.

當下一眾騎兵們帶了那人來到了洛林的面前.

那鎮長來到了近前,一路的點頭哈腰,極是油滑地向了眾人又是鞠躬.又是行禮陪笑.

大家雖然是吃了閉門羹,一肚子的火氣.但是看了他這麼禮數殷勤,卻也是不好意思往他的集上撒氣.

那人來到了洛林的身前,看了他肩頭上閃亮的金星,當時就不由的瞳孔收縮了一下,然後倒吸了一口冷氣.

如此高的軍階,在楓葉丹林軍當中只有區區數個人而己.而如此年青的,也只有一個人.

他看了洛林的面孔,當下就知道自己面對的人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龍崖草家族的洛林伯爵.

當初在楓葉丹林城下,就是他指揮了楓葉丹林的雜牌軍,一戰盡殲了帝國七萬精兵.和三分之一的精銳海軍.

就是他率領了數千精兵.狂飆突進,一戰攻下了重兵把守的哈夫斯港.

也是他,率領了大軍,先攻入了阿卜德瓦德城,帝國的都,近五百年來從來沒有受到過戰火危脅的雄城.太陽神赫利烏斯的神眷之城,偉大的象牙與黃金之城.

有人甚至是傳說,這位爵爺曾經和巨龍定了下了契約.一有危難,就可以招來巨龍助陣.

還有人說,他走向惡魔與巫妖出賣了自己的靈魂"

反正就是一句話,這樣的人物不是像自己這樣的小蝦米可以打敗的.

洛林看了他臉上的表情,不由輕輕一笑,也不計較他失禮的舉動,道:"看來你已經知道我是誰了?"

那人急忙躬身一禮,結結巴巴地道:"是,,是.大"大人.我知道您就是…"

他說到這里.突然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深吸了一口氣,鎮定了下來,道:"是的,大人.在偉大的太陽神庇護與眷顧之下的,阿爾摩哈德帝國格林鎮第四十三任鎮長邁亞在此恭候您的大駕光臨."

洛林看了那鎮長如此快就反應了過來,而且還鎮定自如,應付對答不卑不亢不由眼中閃過了一絲的驚訝.

其余眾人也是聽出了他話中的含意,雖然現在風太緊,我們的皇帝陛下很不要臉.撂下供他吃喝,供他玩樂的百姓們,自己跑路了.

但是我們卻還是生活在偉大的太陽神的庇防與眷顧之下,是由大神親自罩著的,你們這些人不管再怎麼樣,也是一群侵略者.別想著太欺負了我們.

洛林身為重任,不想跟他在這里打一些無聊的鋒機,占所謂的口頭便宜.只是微微一笑,道:"邁亞鎮長是嗎?我問你一下,

說著,他抬起了馬鞭,向前一指,然後又接著說道:"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大家好像不太歡迎我們的樣子?"

邁亞急忙打了一個哈哈,道糾財滬,爵誤會們其實辦不是不歡仰您貿口冒犯了大人.這些小民百姓的,看到了騎兵大爺就已經是覺得自己見到了極為了不起的人物.怕是看了爵爺您之後,嚇的他們都說不出話來."

他頓了一下.然後自嘲地道:"爵爺.剛剛您也看了.我一見到您.不是也嚇的"呃,不是,激動,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洛林不禁大笑了起來,道:"你這個家伙也真是挺會說話.雖然爵爺我知道你說的是假話,不過聽著,還是覺的挺舒服的."

邁亞看了,也不由陪了笑,干巴巴地笑了兩聲,然後這才問道:"爵爺,不知道您這一次來是征餉啊,收糧啊,還是來這里參觀的."

洛林淡淡的一笑.道:"我們這一次來是替你們阿爾摩哈德帝國征兵的.告訴我,你們鎮里有多少適齡的青年?有多少願意去建功立業,大展宏圖?"

邁亞立時一愣,半天之後,這才吱吱唔唔地道:"爵爺,過…這這中間恐怕,…恐怕有些不太好辦吧?"

旁邊的一眾侍衛們當下大怒,紛紛怒聲喝道:"你這狗才,胡說什麼?"

囑然敢和大人這樣說話,皮癢了嗎?"

"揍他,揍"

飛種賤骨頭,不打一頓卻是不會老實"

有人甚至是吹胡子瞪眼,抽刀恐嚇.

就連雷歐也是大為興奮.

前些日子,他看了凱瑟琳在練功的時候.舞動了手中的長鞭.抽的啪啪作響.極是羨慕.

為了抽響手中的馬鞭,他可是苦練了好幾天,終于學會了這一招.當下將手中的皮鞭不住地在空中虛抽,出暴響.

然後毫無身為准小舅子的自覺.指了那個鎮長,不住地囂張大叫.道:"抽他,抽他個小勇子的.看他老實不老"

那鎮長看了大家群情激憤,雖然知道他們這是在嚇唬自己,但是卻也是嚇的臉色蒼白.因為只要洛林不阻制,保不齊在下一刻,這些兵痞們就真的把馬刀皮鞭砸到了自己的腦袋上面.

他急忙揮了雙手,連連說道:"各位,各位.我不是在推脫的意思.實實在在是沒有人了."

洛林一揮手,示意身後的侍衛們全都安靜了下來,然後道:"好吧,你給我說說你的理由,有理的話也是算了,要是沒理.小心爵爺我一刀砍了你的狗"

那鎮長鎮定了一下.然後道:"爵爺,您是不知道啊.我們鎮上原來還是有些當兵的地.當初打仗的時候.他們看到當官的全跑了,也是全都脫了軍裝,偷偷地跑了回來.可是後來

雷歐看了,不由上前一步.追問道:"後來怎麼樣?"

那鎮長沒想到居然還是有一個孩子,而且看了肩頭上的軍銜也是不低,驚訝地看了他一眼.

雷歐當下很不耐煩,學了那些上館子不給錢的兵痞們的模樣,大耍威風,

只見他小鼻子微微一揚,一手叉了小腰,然後小肚子一挺.小胸脯一拔,道:"看什麼看?沒見過少爺我這麼帥的人嗎?小心看多了,心理自"

邁亞鎮長看了他小小年紀,長的粉妝玉琢,天真可愛的,但是那口吻卻像是積年的兵痞,老油條一樣,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他急忙收回了目光,連說了兩聲道:"是,是."

然後又接著說道:"我說到哪兒啊.噢,對了.後來,後來他們偷偷地跑回來之後,看到市面上太混亂,一時又找不到事做.在家里呆了一段時間之後,大家的錢花的差不多了,有人連生活都是沒了著落.

後來.也不知怎麼的,聽說南邊哈杜將軍招人.許多人為了吃飯,就跑到他那里去了."

雷歐不由極是失望,重重地歎了口氣,道:"啊?這樣啊?那豈不是沒的玩了?"

洛林也是不由一陣無奈,雖然是身為占領軍,但是對于那種情況卻也是不好意思指責.大家都是為了吃口飯.經濟危機之下唯一的出路也就是吃糧當兵.誰讓自己下手晚了

他剛想到這里,就見看著那鎮長的眼睛里閃過了一道詭異的神色,不由一怔.抬起頭再細看之時.卻現那神色已經消失不見了.鎮長的又是一副假笑,點頭哈腰的殷勤模樣.

洛林坐在馬上一言不,冷眼看著他.

那鎮長看著他冰冷的眼神,不由心中打鼓.臉上的假笑漸漸地凍結了起來.額頭上也是開始冒出了冷汗.眼睛也是四下亂掃,就是不敢與洛林接觸.

洛林看了.這才冷冷地問道:"就只是這麼多嗎?"

邁亞鎮長含混地吱唔了幾句,最後他一咬牙,然後道:"爵爺,我也不瞞了您,除了有一部分人去了哈杜將軍那里之外,還有一些卻是去了皇帝陛下那里了."

"皇帝那里?"雷歐一時驚的張大了眼睛,奇道:"他們去威斯汀比特干什麼?被那個狗皇帝欺負的還不夠嗎?你們這些家伙可也是真是夠賤的.他在的時候受了不少的欺負,現在他被我們給打跑了,你們卻是趕著送上門去讓他欺負."

一眾騎士們也是驚訝地對望了一眼,然後盡皆鄙夷地看向了那個胖胖的鎮長.

邁亞鎮長一時卻是沉默不言.片刻之後,這才澀聲說道:"我們也是沒有辦法.雖然你們又是免稅,又是免勞役,做買賣也算是公道.

而且下個館子了,干點兒什麼事情也是全都是付錢.和以前的日子比起來,確實是好了一些.但是"

他說到這里.不由一歎,道:"但是不管怎麼樣,你們遲早都是要走"

雷歐當下大奇,道:"那又怎麼樣?"

洛林微微一想,立時明白了那鎮長心中的想法,冷笑了一聲,然後嘲弄地接口說道:"怎麼樣?還能怎麼樣?當然是我們一走,他們的皇帝陛下可是就要回來的.那個時候.要是論功行賞起來,那些在這個危難的時候跑去幫助他的人,一定是會得到重賞,升官財的,不是嗎?"…角敵愣,轉頭看向了那位鎮長道!"眾是真的嗎?

邁亞鎮長臉上的肥肉很是抖動了幾下,想要擠出一絲笑意,但是卻沒有成功,到了最後只是嘴角抽*動著,變成了干澀的苦笑.然後無言地點了點頭.

雷歐當下大怒,指了那人的鼻子,破口罵道:"你們這些該死的家伙,居然還是一幫政治投機分"

洛林看了那個鎮長,看到他額頭上的汗水再一次流了下來,不由冷冷地一笑,然後道:"邁亞鎮長,我們既然來了,你不讓我們進鎮子里看看,真的打算就這麼空手而回嗎?"

邁亞鎮長這才醒悟了過來.

他可是知道"賊不走空,的道理,既然洛林爵爺親自帶隊來了,就算是自己不能給他送些兵士,最起碼也得讓這位爵爺弄兩個小錢.吃頓好的.

當下急忙一躬身,連連說道:"是,是.這是小人的疏忽了.真真是該死,爵爺.您請,您請."

說著,一轉身,恭敬地帶了洛林眾人走進了小鎮當中.

洛林眾人跟在了他的身後,沿著大道向鎮中的議事耳走去.

只見道路兩邊的店鋪,人家全部都是緊緊地關著門,只是從那狹的縫隙當中,卻依稀可以看到,有各種複雜的眼神向著自己這邊看來,有好奇,有警慢,有憤怒,還有恐懼…

而那鎮長一邊走.也是一邊不住地高聲大叫,道:"鄉親們.沒有事的.沒有事的.楓軍這一次來不是來搶糧食的.他們是專程來看大家的."

洛林立時想起了以前看過的《地道戰》,覺得這一幕跟當中的某一個令人記憶深刻的場景很是相像,甚至是有一種身臨其景的感覺.當下急忙是連連搖頭,將那個不好的念頭趕出了腦海.

眾人來到了鎮中的議事廳前,紛紛下馬,然後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略略休息了一下.

那鎮長當下也是緊著招呼,忙前忙後的.又是讓人端茶送水,又是奉上點心小吃.而且還是特意當了洛林眾人的面.大是吆喝了幾聲,讓鎮里的屠夫挑上最好的肥豬宰了,給洛林眾人做一頓,在他們這些鄉下的土財主們看來已經是最最豐盛的飯菜.

忙的他一頭的大汗,最後又是給了眾人每人包了個紅包,誠慌誠恐地悄悄送了上去.

一直到了洛林眾人給了面子,賞收了下來,他這才是略略安心了一些.

洛林捏了捏那個紅包,心中知道,那些征兵的家伙們招不上人來,很大程度上和他們暗底下收的紅包也是成正比的.

他又耐著性子等了片刻,結果卻是現,雖然那鎮長縱然如此的殷勤,服務周到.但是對于招兵的事情卻是只字不提.想要打混過去.

洛林爵爺那是何等樣人,冥神哈帝斯大人看了他,就會頭痛地想起自己那快漏了頂的房子.

他的眼睛里何時揉過沙子.不管是再大的糖衣炮彈,落到他的手里,也是將糖錄的乾淨了,然後再把炮彈打回去.

他看到那鎮長忙完,當下冷笑了一聲,道:"邁亞鎮長,你好像是忘記了一些事情."

那鎮長當時就嚇的一哆嗦.他苦笑了一下.道:"爵爺,您可是"

說著,極其猬瑣地擠了一下眼睛.提醒洛林,他可是收了紅包的,要是再提抓人的事情,那可就不是潛規則,而是在很不江湖地破壞潛規則了.

洛林當下大怒,一拍桌子,怒聲喝道:"混帳東西,拿了這麼一點兒小錢,就想要打掉本大爺嗎?真真是瞎了你的狗"

說著,將那紅包重重地扔在了地上.然後抬起頭來,看著房頂,眼角也是不膘一下.

旁邊的侍衛們看了,當下知道爵爺這是嫌少了.也全都是勃然大怒.在旁邊不住地怒吼恐嚇.

那鎮長當即嚇的臉色都白了,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洛林看了.當下更是大怒,連連拍了桌子,道:"來人,來人,這個家伙一定是奸細,快把把他給我抓了起來."

當下數名侍衛如狼似虎地猛撲了過去,將他按倒在了地上.然後抽出了刀子,在他的脖子上比哉,"了一下,緊接著,就高高地舉了起來,做勢要砍.

那鎮長立時嚇的魂飛魄散,知道再不說話,就真的要人頭落地了.

他連忙扯了嗓子高聲叫道:"大人,大人別誤會啊,我可真的不是什麼奸細,我對于貴軍一向都是極為擁戴的."

洛林看了他嚇的臉色蒼白的模樣,不由心中暗歎:看來死亡面前人人平等.只有真的猛士才可以直面淋漓的鮮血.而很明顯,那樣的硬骨頭無論在哪一個世界上卻都是不多.而且這位胖胖的鎮長更加不是其中一員.

他不由暗罵,這個家伙真真是個賤骨頭.非得等動了刀子,這才老實下

洛林當下卻是冷笑了一聲,道:"擁戴?你少騙爵爺我了.你拿了這麼一點兒小錢,就想要打爵爺我,這就叫擁戴?我怎麼知道你回頭是不是偷偷地哈哈杜將軍,或是你們的皇帝陛下通風報信了?"

但是在此同時,卻是使了一個眼色,讓那些侍衛們停下了手來.

那鎮長立時像是得了某種暗示,連聲說道:"真的,真的.爵爺,我真的是擁護楓軍的.我可以誓,我真的是擁護楓軍的."

洛林當下呲牙一笑.道:"要是真的話.你當然就不會介意表示一下了."

鎮長當下一愣,緊接著看到旁邊的侍衛又是舉起了刀來,當下急忙叫道:"爵爺,手下留情.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了."

洛林當下一抬頭,道:"來人,把他的眉毛給我剃了."

那鎮長一驚,道:"剃"剃眉毛?"

洛林笑了笑,道:"這走向我們楓軍效忠的方式之一,留眉不留頭,留頭不留眉,你自己看著辦?"

那鎮長看到頭頂上的寒光閃閃的長刀又是做勢欲砍,當乍大驚,不加思索地道:"我剃,我願意剃眉毛,這還不行嗎?"

當下幾名侍衛走了:二二憂們也不去找專業的剃刀,而晏隨手拔出了,獰失右二算人的眉毛給剃了一個干乾淨淨.

那鎮長的眉毛被剃乾淨之後,看上去像是一個光滑滑的鴨蛋一樣,極是古怪.讓眾人看了,全都是暗笑不止.

洛林等他的眉毛剃完,這才哈哈一笑.親自走了過去,將鎮長給扶了起來,道:"邁亞鎮長,現在你可是算咱們自己人了.以後還要多加關照啊.哈哈哈,"

那鎮長摸了摸自己的眉頭.卻是像是吃了個蒼蠅一樣,只能是苦笑不己.

洛林看著他,假裝突然好像是想起了什麼,道:"噢.對了,邁亞鎮長,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回頭我們一離開阿爾摩哈德之後,就只留下了皇後陛下.她可是名不正言不順,沒有幾個人聽她的.

這一次她和我們簽了條約.皇帝陛下卻是並不承認.等他一回來.皇後陛下能不能保住了性命還要兩說,但是跟了她的人卻一定是要倒黴的.是不是?"

那鎮長當下一驚.

就聽洛林接著說道:"這眉毛長起來可是很費時間的.現在人人都知道你剃了眉毛.和我們是同一條船上的.

雖然我們在這里的時候可以保你平安,但是皇帝陛下一回來,你可就要小心了.說不定到時候,皇帝陛下聽說了你,會抄你的家.滅你的滿門的.你說是不是?"

那鎮長一想起皇帝陛下和他那一幫像是土狼一樣的大臣們,知道他們一旦得了勢,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立時一陣膽寒.

當下他呲牙咧嘴地苦笑了一下,然後急忙道:"還請大人指一條明路."

洛林又接著說道:"所以呢,你就多找一些人來,幫了皇後陛下坐穩了位子,這樣不就行了.到時候,她坐穩了位子,論功行賞起來,你不是也可以撈一個大官當當.比起那些背井離鄉的家伙來不是好太多了嗎?"

那鎮長思付了半天,最後忍不住長長地歎息了一聲,道:"我知道怎麼做了."

他頓了一下,道:"我知道還有幾戶人家還有當過兵的,我回頭就去勸勸他們.讓他們參軍去."

當下說了好幾個名字.

洛林哈哈一笑.道:"早這樣做就好嘛.

我讓幾咋,人跟了你去.幫了忙去勸勸."

說完使了一個眼色.十余名侍衛當下站起身來,跟了那鎮長走了出去.

過不多時.他們就帶了數名五花大綁的年青人走了回來.

當下又是按了慣例,不由分說將他們按倒之後.全數將眉毛給剃了.然後將政策再略略地一講.

洛林這才令人將他們的綁繩給去了,告訴那些家伙們,來去自由,不過萬一要是被皇帝陛下的軍隊給抓住了,他們可是不保證人身安全的.

那些年青人雖然對于鎮長怒目而視,但是卻也是想不到其他的好法子,他們可都是當兵的出身,全都知道一直以來殺良冒功,可是升官財的不二法門.

如果自己真的被帝國保皇派抓了.一定是會被砍了腦袋的.

而且現在經濟不景氣,吃糧當兵,也沒什麼不好.當下雖然是沮喪,但是卻也是無可奈何地接受了命運的安排.

縱然有幾個想不通,對著鎮長大罵了一通,然後轉身回家的.但是其中不少人卻還是被家里人又給勸了回來.

開什麼玩笑,眉毛一剃,跟個鴨蛋似的,任誰看了不知道你是保皇後派的.平時又沒個保護,保不齊走在路上就被人給摘了瓢,然後送到皇帝陛下那里領賞去了.去跟了洛林當兵,最起碼人多一些,還安全一點兒.

洛林看了看.只是不到半天的工夫,就已經是招收上來了二十多人.

他當下眼珠一轉.又是立下了懸賞,只要他們能再帶一個人來.就給五個金幣的賞錢.

隨後,又是來了數人.有幾個還是剛剛到了從軍年齡的新兵蛋子.但是這些人雖然看上去不少.但是卻于洛林爵爺來說卻還是不些不夠.

那鎮長看了,一咬牙道:"爵爺,我知道下一個鎮子里當過兵的也是不少.就是不知道您去了,他們那里也剃眉毛嗎?"

洛林哈哈一笑,道:"你說呢?"

那鎮長當時大喜,深深地躬身,道:"爵爺,你到了可一定要幫我將那個鎮鎮長的眉毛剃的更乾淨一些."

"你這個家伙真真是壞透"洛林當下一拍他的肩頭,然後呲牙一笑,極是陽光.

到了後來.洛林爵爺拉出的這些壯丁當中,不少人當了將軍.更是有人寫下了傳記,許多人在自己的故事當中都是寫下來,我當初當將軍的第一步,就是從剃了眉毛開始的…

洛林爵爺就用這種方式.很快地拉起了一支大軍.雖然中間良莠不齊.有許多都是一些莊稼漢,但是好在人數也是不少.不管能不能打,拉出去一看.就是很唬人的.

隨後,又開始對了他們加緊刮練.

用洛林的話說就是,皇協軍在械葉丹林和洛林大爺本人的指導下迅成長.但他們依然還差的很遠.

用洛林的眼光來看,這些幾個星期前還是扛著糞叉鋤頭的農夫們.到現在為止連一個民兵都算不上.

洛林現在所帶領的楓葉丹林學員軍八千余人,要算起來,在相同的規模下,就是這個世界上目前最強大的單只軍團.

就是因為楓葉丹林學員軍內部擁有獨一無二的.由一千多名由法師和牧師組成的隊伍.

神聖教廷可以輕輕松松的召集起一千多名牧師.但是把教宗給愁死他也湊不起兩百人以上的法師隊伍,那些法師們天生就不吊這些神棍.

要是被人知道了一個法師去給牧師們打工,那簡直就是人生的汙點,是會被同伴們鄙視一百年啊一百年.

至于法師協會.雖然在他們自己的史書里把自己吹的上天入地無所不能,但他們要是能把自己的長老們湊齊了開一次年會,都算是奇跡了.

雖然所有人都討厭牧師.但牧師們內部倒還是十分團結的,:.二丁就晏標准的百相看不順眼對于楓葉丹林的學員軍,用洛林的話說,這就是一支可以無限制呼叫火力支援,還隨身攜帶充電系統的無敵軍團.

而且械葉丹林學員軍的步兵騎兵也不是那種逮只兔子都要呼叫三遍火力覆蓋的魚楠部隊.

這幫痞子們個今年輕力壯,裝備精良,楓葉丹林的學員大都不是什麼窮人,而且學院也舍得花這個錢,長劍短刀,鎧甲盾牌一應俱全,而且個頂個的華麗.

洛林有這麼高的眼界打底,當然看不上那些人手只有一支長矛,一副鎖子甲的阿爾摩哈德新軍們.

更何況,洛林大爺還見識了這個世界常規軍團的典范.聖殿騎士團和大公的親衛隊.

聖殿騎士團是一幫誰都不願意招惹的家伙.這些騎士們都是戰爭機器,對敵人狠.對自己更狠.

而儒略大公的衛隊,都是久經戰陣的老兵.每一個都在戰場上拼殺了十年左右.

要是阿爾摩哈德的新軍對上他們,這些家伙一人能捏死這些小菜鳥們一群.

但是這並不妨礙這些阿爾摩哈德人自我感覺良好.

阿爾摩哈德的皇後當政,重新啟用那些老派的貴族們.驅散了老德斯皮一伙的影響,又通過抄家致富的辦法在短時間內斂了一大筆錢財,現在阿爾摩哈德百姓感到日子比以前好過多了.

為了能掌控新軍,阿爾摩哈德皇後排進新軍里的軍官都是世家出身的人物.這幫人不管是素質,還是能力,都比那些花錢買到了官位,然後再拼命摟錢要掙回來的蠢蟲們,要高的多.

這對激勵這幫新丁們的士氣確實有極大作用,而且還能保證新軍內的基本公平.

盡管只有幾周的刮練,但阿爾摩哈德政府對他們的表現出來的面貌已經非常滿意了.

所以.阿爾摩哈德的高官們有想新軍拉出去練一練的想法,就不奇怪了.

盡管維尚侯爵是阿爾摩哈德現在的相.可以直接指揮阿爾摩哈德的軍隊.但大伙都明白,想要調動這支軍隊.先要楓葉丹林占領軍同意,尤其是要瓦巴多爾將軍同意.

作為瓦巴多爾將軍的禦用打手,雙花紅棍的洛林,老大有事,他自然是跑不了的.

當洛林走進占領軍總部會客室的時候,房間里面乙經坐滿了人.

一邊是瓦巴多爾將軍和占領軍內的幾位大員,另一邊就是維尚侯爵,幾位阿爾摩哈德政府的官員,和阿爾摩哈德新軍的幾位將領.

看到洛林進來,瓦巴多爾將軍沖著洛林擺擺手.示意洛林坐下.然後說道:"好了,我們的人到齊了.大家正式商量一下吧."

維尚侯爵沖著洛林點點頭,然後說道:"對于諸位為刮練的阿爾摩哈德新軍所付出的努力,皇後和我表示由衷地感謝.新軍現在成效現在已經可以看到了,我們阿爾摩哈德政府對新軍表現出來的面貌非常滿意."

瓦巴多爾將軍說道:"這是還是你們自己人爭氣,我們其實沒幫多大的忙

維尚侯爵接著說道:"您客氣了,有鑒于新軍現在的狀態,我們皇後希望能讓新軍執行一次任務."

聽到維尚侯爵這麼說.占領軍的諸人都關切起來.

維尚侯爵說道:"我們希望能由新軍出,將我們的皇帝陛下接回阿卜德瓦德來,並且最主要的是,能將禍國殃民的德斯皮及他的同黨們,抓回阿卜德瓦德接受審判

一聽維尚侯爵這麼說,占領軍的諸將們先互相看了看.大家對阿爾摩哈德的想法都有點意外.

洛林也不例外,他原想阿爾摩哈德會冷處理他們這個皇帝,等到占領軍走了,偷偷摸摸的把他弄回來.徹底點就偷偷摸摸的把他弄死了事,沒想到阿爾摩哈德皇後現在就想把這個惹禍的家伙給搞回來.

瓦巴多爾將軍說道:"可以告訴我們這樣做了理由嗎?比較有點太倉促了."

維尚侯爵道:"其實是我們得到消息,德斯皮他們想要在西方另立政府."

此言一次,占領軍諸將當即大嘩,連瓦巴多爾將軍都跟著搖搖頭,沒想到這幫人到了這種地步了,還這麼缺心眼.

維尚侯爵道:.為了在局勢惡化之前,保持住阿爾摩哈德現在的穩定.我們勢必要阻止他們的這種行為."

占領軍的諸將們也明白這件事情的要嚴重程度,不管怎麼說,皇冠戴在那個腦袋上面,要是這個話題再被那些鬧獨立的總督們利用,阿爾摩哈德皇後和占領軍好不容易維持住的局面就有分裂的危險.

洛林這是說道:"請問侯爵大人,貴方對于那個皇帝和老德斯皮的行動,是否有詳細的信息?"

維尚侯爵說道:"事實上,這個消息就是從西部過來的人告訴我們的

,"那麼.對于能否接回阿爾摩哈德皇帝,侯爵大人是否有把握?"洛林問道.

維尚侯爵搖搖頭.說道:"我不能保證,所以這次行動,皇後和我本人都希望能由諸位主導,畢竟現在只有你們目前才有這個能力

瓦巴多爾將軍看著洛林,說道:"洛林,你怎麼想?.

洛林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越看越好.而且,只有抓住了老德斯皮,我們楓葉丹林的任務才算是圓滿完成,要不然,我們撤軍之後,說不定也會被人說虎頭蛇尾的."

"你們那?.瓦巴多爾問占領軍的諸將.

大家都點頭認同了洛林的意見.

瓦巴多爾將軍說了聲好,然後對維尚侯爵說道:"侯弈大人認為本次行動應當派出多少人為宜?"

維尚侯爵道:"威斯汀比特城是我們阿爾摩哈德西部最大的城市,也是一座軍事要塞,僅在平常就有五千人的一支軍團駐守,但是經過那幫蛀蟲們的折騰,我們現在也不能肯定那里有多少士兵,但人數是鐵定不足的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永世長青,萬年友好的楓阿條約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為國捐軀的父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