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世界上最大的官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世界上最大的官

凌晨時分,鬧了幾平整整夜的巨大喧囂聲漸漸平息了喊爾:城市再次恢複了往日的平靜.

太陽從地平線上緩緩升起,光明再一次降臨.那些受了一夜的驚嚇,躲在被窩里瑟瑟抖的平民們卻是現.今天的這個早晨,和以前的日子比起來,很是大不一樣.

沒有了那些到處欺壓自己,找個理由就胡亂敲詐的稅吏和官兵.

也沒有了那些鮮衣怒馬,看到誰家姑娘漂亮,就沖上去搶回家去,然後光明正大地行使法律賦于他們神聖初夜權,大開無遮攔大會的貴族和騎士們.

就連空氣中也浮動著一種奇特而悠閑的情緒.

那種味道自從皇帝陛下頒布了初夜權之後,這個曾經以度假休閑而聞名天下的城市就已經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那些居民們大著膽子,將大門打開了一道小縫,向外看去.卻是驚奇地現,兩邊的大道邊上,屋簷之下躺到了的士兵們.

那些士兵們年青而顯的稚嫩的臉上,全都是充滿了大戰之後疲憊,正在呼呼大睡當中.

大街之上,不時有巡邏隊經過.雖然他們也是強打了精神,但是面上卻是充滿了一種奇特的光芒.如同是浴火之後的鳳凰一樣,對生活充滿了希望.

這也並不奇怪,當皇帝與老德斯皮被抓之後,這也就標志著這一場戰爭終于結束了.

縱然是楓軍撤走,保皇派也是群龍無.沒有實力與沒有理由,再對皇後等人動進攻.

而皇後為的穩健派,全都是極其務實.和皇帝陛下信任的那個.只會賣屁股和貪贓枉法的死兔子完全不一

她知道如何治理好一個國家,當然也不會再對自己的人民橫征暴斂.以後大家就又要過起太平日子了.

有居民大著膽子向那巡邏隊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當下有士兵驕傲地答道:"我們是由皇後陛下領導的帝國新軍,和那些欺壓你們的貴族貪官完全不同.這一次是來迎回陛下,清君側.殺奸臣的.大家以後就再也不用害怕了!"

妾時引起了一陣熱烈的歡呼.

這些居民們對于那些只會滿口大叫著"大頭"然後沖到他們家中搶錢搶東西,搶女人的貴族和官兵早就恨之入骨了.

他們對于這些新軍雖然還是有一些顧慮.但是看到對方甯願躺大街上也不來騷擾自己,當下也是知道他們絕對不會是什麼壞人.

更何況經曆了那些和蝗蟲一樣貴族貪官之後,他們已經被刮的幾乎不剩什麼油水了,就算是情況再糟,又能糟到什麼樣呢?

他們當下返回了家中,從地窖的深處掏出了幾瓶劣酒,又或者是拿出自己過年時舍不得吃,快要放成了干柴的臘腸.再要麼就是拿出從雞屁股後面摳出來的雞蛋,最後再叫出自己快要嫁不出去的女兒,興高采烈地和那些當兵的進行狂歡.

除了慶祝那一幫騎在自己頭上拉稀的壞家伙們倒台的同時,也是為了安撫一下現在的這些兵痞們,希望他們能看在自己這麼熱情的份上,多跟新的當政者說說好話,減免一些自己身上的負擔,甚至是投機一把,從中間撈一些好處.當然也就更好了.

在那中間有頭腦機靈一些的,看到所有的政府機構已經被洛林眾人接管了.不可能再學了以前的前輩們,繼承和揚他們偉大的光榮傳統,趁機跑去哄搶一些東西回來.但是他們也不是沒有辦法.

大家紛紛挺身而出,充當了內奸,幫助了占領軍和新軍帶路,指引那些原來貴族和貪官們的二奶住所,還有別墅所在地.然後也是從中間暗暗地撈上一些好處.

總之一句話,機遇就是拐角,就看你走不走得到.

大家一起動手,勞動致富,共同財.忙的一個不亦樂乎,興高采烈.

只是那些個二奶外室們好容易才傍上了大款,貴族老爺,網過上了兩天的封建地主階級的好日子,立時就要面對這些闖進門來,如同凶神惡煞一樣的強盜們.當下嚇的魂飛魄散.

而且.那些家伙們揮了勞動人民勤儉節約,艱苦樸素的本質特性,如同是搬家公司一樣,將整幢房子洗劫了一個干乾淨淨.別說是扣子了,就連米缸里的米也全都被他們給刷了一個底朝天.

這些可憐人們現自己血本無歸,這才意識到了分散投資的重要性,當下無一不是嚎啕了.

但是那些百姓們對于她們卻是無一憐憫.就如同當初那些貴族官員們騎在他們的頭上.拼命地吸食他們的血肉,撥刮民脂民膏時無一人憐憫他們一樣.

洛林身為指揮官,此時卻是仍然還沒有休息,正著手處理著占領之後的諸項事宜,熬的那雙眼睛紅的像個兔子一樣.

他窗外傳來的陣陣歡呼聲,卻只是筆尖微微停頓了一下,然後又繼續簽命令.處理公文.

他們這一夜突襲,抓了不少的俘虜,這里面可是有著許多的達官顯貴,扯牽著不少的帝國家族.

他們全都是盤根錯結,枝繁葉茂.全都是要謹慎處理.一旦有個什麼不對,引起了連鎖反應.

雖然那些跟著皇帝的家伙們沒有什麼好鳥,就是一刀宰了也是不虧,但是如果不仔細對待,胡亂地切了他們的生豬肉.

讓其中那些搖擺不定的中間份子們看了,在一怒之下投靠了哈杜將軍,那可是會很麻煩的.

縱然洛林爵爺也不得不慎重處理,一一過目.

但是當他拿起了下一份文件的時候,卻是不由愣了一下.

只見上面寫著.據可靠情報,十五日前.二王子網多雷斯已經安全抵達南方行省.

洛林不由想起了當初在械葉丹林時,那個和了自己談判的年青人.沒想到他到是跑的挺快的.

他略略思付了一下,當下轉過頭去,向了身邊的軍官問道:"我們這一次進城.抓到的俘虜當中,有沒有王太子塔克德的下落?"

那軍官一愣,然後低頭在文件堆中翻找了一下,最後答道:"長官,一眾俘虜還在偵鑒當中,不過按了進城之時的命令,像皇室成員一般都是咱們重點照顧的目標

他說到這要,不由停頓了一下,小心的看了看潔林的臉色,卻現洛林一臉的若有職二不知道在想此什麼不由心中壽到洛林貨察凍"轉頭向著這邊看來.

他這才醒悟過來,然後又接著說道:"不過,長官,既然到了現在還沒有找到,那也就是說他一定是藏了起來,或是已經逃掉了."

洛林當下點了點頭,然後簡單地道:"很好,我知道了."

說完,將那份文件隨手放在了一邊.

半天之後,看到那一摞的公文處理了完畢,他已經累的快要吐血

.

洛林爵爺站起身來,深深的伸了一個懶腰.

至于放在桌案邊上,另外兩堆高高堆起的那些,他老人家卻是假裝沒有看到,道:"哎呀,沒想到這里的樹都已經綠了."

說著,雙手抱著懷,然後若無其事地吹著口哨,施施然地走了出去.

諾拉莫看了,不由連連苦笑.這些文件可都是要歸他來管了.

洛林爵爺見自己處理完了公事,當下一身的輕松.

他悠悠達達地來到了院中.看著那已經冒出了無數綠色蕾芽的樹枝,怔怔地了一會兒愣.

他網想要回去,找一張舒服一些兒的床,好好地休息一下.

就在這時,就聽了門外一陣嘈雜的聲響.

洛林不由一皺眉頭,然後停了下來.

又過了片刻的工夫,就見一名侍衛滿頭大汗地跑了過來.

他到了洛林跟前,伸手敬了一禮,然後道:"長官,您過去看看吧.一幫老百姓抓了一個人過來.他們說那個人就是王太子殿下,吵著要跟您要賞錢呢."

洛林不由一滯,心中暗道:這個王太子的人緣有夠次的.怎麼被一幫老百姓們給抓了來了?難道說他們抓的是一個假貨?想要跑我這兒來打秋風來了?

他有心想要將那幫家伙攆走.但是轉念一想,這畢竟是一件大事,不能不謹慎從事.

洛林當即轉了身,來到了大廳當中.

這房子原本就是城守的,現在城池不守.他也蹲了小黑屋了.洛林看到這里緊臨大道,交通便利.卻是一眼就看中了,將指揮部設在了

由于原來的城主一直將那個大廳也是當了辦事大廳用,所以極是寬敞.

洛林也是不想麻煩,學了他的樣子,就在這個大廳當中.見那些個,百姓們.

又過了數分鍾之後,就見一幫農夫推搡著一個五花大綁的年青人走了進來.

他們看到了洛林之後,當下知道這位就是威名赫赫的洛林爵爺,急忙亂轟轟地躬身行禮.

洛林聽了他們亂七八糟的說話,當下一皺眉頭,但是看到他們的衣著,卻是想起了洛林堡的那些個鄉民,也並不是十分介意.然後仔細地詢問了一下.

原來今天早上的時候,大家聽到城里亂哄哄的.知道是鬧了兵災.已經是換了人,坐這今天下了.

就在他們膽戰心驚的時候.那今年青人孤身一個人跑到了他們的村子里面,也不和了他們打招呼.直接上上手硬搶了東西吃.還說自己是

.

這一眾鄉民們雖然平時害怕官府,害怕不得了.

但是大家用了自己的火眼金睛現:那個家伙身上穿著雖然華麗,身邊卻沒有帶侍衛.而且灰頭土臉的,也沒有平時見到過的大老爺坐著進口的楓葉丹林剛曲系列的豪華馬

除此之外,身邊居然連個漂亮的,伸手可以掐出水來的,嬌嫩的,大屁股女秘書.這種貴族領主的標准配備都沒

大家再用自己的頭腦稍稍地一分析,用了縝密的三段論邏輯學原理,當即推斷出這個家伙一定是假冒的.

這些鄉民們全是以種地為生.靠天吃飯,不會拍馬屁.也不用拍馬屁就可以過日子.天生就有一股子的血性.對于像是騙子,強盜之類的家伙更是從來不會手軟.

尤其是他們還擁有實力,占有絕對上風的時候.

當下大家拿了棍子,鋤頭.與那個強盜展棄了激烈的斗爭.

雖然那今年青人武功不弱.但是卻是餓了一夜,又跑了半天,早就是又累又乏,雖然很是打翻了幾個驍勇的鄉民.

但是大家卻是仗了人多勢眾,最後終于順利地將他敲翻在地.然後大家在德高望重的老村長的主持之下,按了鄉下對付偷雞賊和強盜的國際慣例,對了那個家伙一頓狠揍,打得他嗷嗷直叫.

後來那個家伙在大家的棍棒之下,實在是熬不住了,當下大叫說,他就是王太子殿下.讓大家別打了.只要捆了他送到城里來.就有大筆的賞錢可拿.

大家聽說了金子,當下極走動心.這才大著膽子,將那個人給捆了,送到城里來看看能不能真的領到賞錢.如果是沒有太多,哪怕打個八折什麼的,甚至是胡亂地賞一點兒小錢也行.

他們感到向別人伸手要錢.好像是一件極難為情的事情,說到了後來,越來越是有些不好意思,甚至是墜墜不安了起來.

洛林很是鼓助了他們幾句.好容易這才聽完了他們結結巴巴,語無論次的介紹.

他不由和了聞訊趕來的諾拉莫相視苦笑了一下.如果真的是以這種荒唐可笑的方式抓到了阿爾摩哈德的王太子殿下,那可就真的是一件黑色幽默了.

洛林想了一下,然後走了過去,來到了那年青人的跟前.低下頭去,仔細地看了一下,不由吃驚地現,那年青人雖然神情萎頓,但是那面容卻是有八分與網多雷斯相像.

那年青人抬眼看了看洛林,卻是慌張地將視線移了開去.

洛林不禁猶豫了一下,當下很是斬釘截鐵地告訴了一眾鄉民們,這個人是假冒的.

大家當下一陣哀歎.

洛林轉而又很是安慰了大家一番,向了大家表示,雖然不是真的,但是這種見義勇為,敢于和惡勢力壞人進行英勇斗爭的行為很是值的獎勵,然後花了一些小錢,將那些對了自己千恩萬謝的鄉民們打了.

諾拉莫在旁邊看了,不由極是佩服.這位爵爺果然是厲害非常,只是用了區區一點兒小錢,就將這個重大的戰果弄到了自己的手里.

一旦以後查證,那個人真的是王太子殿下,論功行賞起來,洛林爵爺這豈不是又立了大大的功勞?

洛林摒退了一眾閑雜人等.然後向了那

青人很是詢問了幾了他對答如流,當下終千確動乏一兒是阿爾摩哈德的王太子塔克德殿下.

諾拉莫極是好奇,按耐不住出聲問道:"那你怎麼會自暴身份?"

塔克德當下答道:"落在了你們的手里面,我還是有一條活路,但是落在那些個老百姓手里面,他們可是真的會打死人的."

他頓了一下.然後勉強站起了身來,道:"既然你們已經是抓到我了,不管以後尼奧索斯家的那條母狼對我是是殺是流放,但是做為一個.文明人.最起碼你們現在也應該給予我與身份相稱的待遇.吃的在哪兒.我餓壞"

說著,也不顧身上的綁繩,大咧咧地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面.

諾拉莫看了.不由一皺眉頭,問詢地向洛林看了一眼.

洛林當下一笑,看到那人卻還是有一些皇家貴族的膽色,贊許地點了點頭.親手給他解開了綁繩,然後又讓了侍衛,給他端上一些糕點

.

那位王子殿下當下也是毫不客氣,抓起了那些食物,狼吞虎咽了起來.

洛林看了,不由連連搖頭,所謂的落架的鳳凰就是他這種的,平時高高在上,不理俗務,都有旁人替他打理.等到真正需要自己動手的時候,卻是毫無辦法.

除了當一個)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的貴族之外;什麼都不會.連個最基本的生存技能都不沒有,放在外面,要麼就是被人給打死了,要麼就是只能活活的餓死.

他想了一下.然後將諾拉莫拉到了一邊.低聲吩咐了幾句.

諾拉莫猛然一愣,很是驚奇地看了他一眼,最後這才退了出去.

洛林笑了一下.然後坐在了王子殿下的對面,耐著性子看他吃飯.

在此同時.暗暗地將他與網多雷斯比較了一下,現這位王子殿下和岡多雷斯比起來,確實是差了很多.

又過了一會兒.那位王子殿下將那盤中的糕點,全都一掃而光.這才拍了拍肚子.站了起來,道:"好了,我吃飽了,你們要把我關在哪兒?是和我的父皇關在一起嗎?對了,回頭如果要用毒酒毒死我的話.你們最好選上好酒,非八一三年的波爾多酒,我可是不"

洛林一滯.這時,就見諾拉莫又轉了回來,站在不遠處向著袖點了點頭.

洛林這才笑著道:"王太子殿下,你不需要有這種擔心.因為我這就送您上路."

塔克德王子臉色刷地一下子全變了.

他的嘴唇顫抖了幾下,隨即又鎮定了下來,點了點頭,道:"這就要殺我嗎?好.我知道了.動手的時候,請利索一點兒."

說著,這位阿爾摩哈德第一世家貴族,絲毫也不愧對于他的身份,略略整了整衣服.然後站在當場,閉目等死.

洛林假裝愕然地低呼了一聲,道:"不,不,不.王子殿下,您誤會了.我不是要殺您.而是要送您去南方.送您去哈杜將軍那里去."

塔克德王子立時一愣,張開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向了洛林.

洛林微微一笑,道:"殿下,請吧."

塔克德王子當下邁步就向外走去.

他大步走到了門口,然後停了下來,轉頭向了洛林看來,道:"你真的不殺我?我可要真的走了,你莫要後悔."

洛林想了一下.道:"對了,差一點兒忘記了.雖然我讓幾個人護衛了你走,但是你出去的時候,還是一定要在臉上化化妝什麼的,免的被人現了.

要知道城中可是不光有我們楓軍,還有不少你們阿爾摩哈德的新軍,被他們認出來,你可就是沒得跑了."

塔克德王子冷哼了一聲,然後看向了洛林,一字一頓地道:"我知道你.洛林伯爵.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縱然你是放了我,回頭如果我們再次沙場上見了面,一旦我將你捉住了,我可是不會留情的.你到時候莫要後悔了."

洛林歪頭想了一下,道:"我知道了,王子殿下.不過據我所知,以你的能力想要打敗完,這可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是你的兄弟網多雷斯王子出馬的話,說不定才會這個可能."

塔克德王子當下又是怒哼了一聲.

洛林微笑道:"不信,你看,你兄弟就比你聰明了許多,他看了風聲不對.就一個人先溜了,留下了你們在這里等著被抓.不是嗎?"

塔克德王子不由大怒,緊盯著洛林道:"你休想挑撥我們兄弟之間的感情,這種卑鄙的伎倆,我一眼就看穿了."

洛林微笑著不語,但是慢慢地那眼神冰冷了起來,最後道:"殿下,我只是在提醒你而己.請吧.

只是以後別忘記了,今天可是我放你走的."

說著一抬手,做了一個手勢.

塔克德王子當即羞憤交加,一跺腳,大步地轉身離開.

諾拉莫看了看他,然後默不出聲地走到了洛林的身邊.

洛林看著那王子的背影消失在了門外,當下長出了一口氣.然後道:"諾拉莫.我吩咐你的都和那些護衛他的人說了嗎?"

諾拉莫輕聲道:"是的,長官.我已經說過了.他們護送的時候是會打著我們楓軍的旗號,一定是會讓對方看到了,這才回來."

洛林當下滿意地點了點頭,道:"做的好."

他頓了一下.然後又道:"告訴弟兄們好好休息幾天,然後咱們就返回阿卜德瓦德.這種地方已經被那些個貪官們快刮乾淨了,委實是沒有什麼油水."

諾拉莫不由一滯,心中暗道:還沒有油水?那貪官們費盡了辛苦搜刮上來的財寶.也不知道最後全都是跑到了誰的兜里了?

數年以來.阿爾摩哈德帝國都在一種沉悶到無聊的氣氛中渡過.

皇帝和自己的寵臣在深宮中過著像是幸福王子一樣的幸福愉快的美好生活.

帝國的官職明碼標價,童叟無欺,杜絕了大家為搞政績工程,獲得一個優異的考評,而使勁折騰老百姓的情況.

升官的指標只有一個,只要你能拿出那麼多錢,你就能得到那個.官位,這對于帝國官僚體系的任命和罷免是極其有效率的一!

在民間,稅種越來越多,稅收越來越重.

而在此同時.物繃.悵.所以平民每天都得為了能填飽肚子而拼命的奔波.兒毖…就沒有那種時間去搞什麼節日和活動了,也不會吃飽了撐著去議論我們永遠英明的皇帝陛下和老德斯皮大人了.

不得不說,阿爾摩哈德宮廷里流傳出來的那句治國名言:讓你們吃個八分飽,其實是為了你們好.還是很有道理的.

治安官和法官們也都是收了錢就辦事,掏不出錢,看都不會看你一眼,所以阿爾摩哈德帝國的執法體系和司法體系效率一流.

數年以來阿爾摩哈德帝國各個的方的惡性案件破案率一直都是百分之百.雖然也出現了一個叫草上飛或者一枝花的盜匪被斬了五十次的事情,但他們一定是團伙作案,誰敢說不是?

而法院從來沒有冤假錯案,法官們都鄭重的向都保證過:我們絕不會放過一個好人,也絕對不會冤枉一個壞呃,對不起說錯了,把實話說出來.重來啊

我們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壞人.我們判決案件的原則性非常的強.

阿爾摩哈德帝國的百姓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當他們還能掙紮出一個餓不死的時候,他們就不會選擇去和那些貴族老爺們玩命.

所以,當阿爾摩哈德的官僚和貴族集團,甩著自己肥碩的臉頰,腆著自己宏偉的肚子,在自己的個小老婆身上消耗自己的熱量的時候,他們還會很奇怪的感歎:南方那幫賤民居然不喜歡那些經過專家們反複論證的健康飲食方法,那些該死的刁民們也太貪得無厭.就是該將他們千刀萬剮,然後再踏上一萬只腳,讓他們永世不得翻

阿爾摩哈德帝國就像一灘逐漸變臭的死水.

但是阿卜德瓦德城的居民們現,最近情況卻不一樣了.

他們被治安官和那些新軍的士兵從家里趕出來,被命令要清掃街道,修絡建築,盡快將都收拾一新,而且這幫當官的和當兵的,居然是給錢的.

在幾天的時間里,阿卜德瓦德城被重新妝點了一遍,現在看起來這座城市又有那種十幾年前的生氣.

這些阿爾摩哈德的平民們很快知道,他們的皇後陛下要召開一次非常盛大的會議.

參加的有目前呆著阿爾摩哈德的所有國家.

在平民們看來.這是阿爾摩哈德帝國取得的巨大勝利:我們和那些械葉丹林聯軍的現在是一伙了.

洛林對此則嘲諷道:當你打不贏你的敵人的時候,你當然希望自己會和他是一伙的了.

所以洛林對那些對此而歡欣鼓舞的阿爾摩哈德官僚和貴族,並不看的上眼.

但對于那些為此而高興的平民們,洛林卻是沒什麼看法的,和平而安定的生活,是他們唯一的願望.

在這個春暖花開的時間里.阿卜德瓦德城內花團錦簇,彩旗招展.

阿爾摩哈德的新軍的上上下下也換上嶄新的制服,在阿卜德瓦德城內巡邏.

在皇宮前的大廣場上,穿著華麗鎧甲的禁衛軍排著整齊的隊形守衛著這里.

將整個皇宮前的廣場嚴密的包圍起來.

皇宮的外牆上垂下長長的布幔旗幟,廣場四邊則擺著花籃組成的各種圖案.

廣場後部,靠近皇城的地方已經搭起了一個講台,講台也用鮮花和彩帶裝飾的華麗典雅.

講台前面就是擺放整齊的座位,座位四周圍著隔風的布牆.

這里已經被布置成了一個大會場.

由占領軍諸國政府聯合商量出來的一個政府間組織神聖國家聯盟,將在這里舉行第一次大會.

神聖國聯的成立非常偶然.最初楓葉丹林占領軍的諸國政府是想要成立一個由大家組成的小組,用來監督已經簽署好的那些協議的執行情況,更重要的是監督阿爾摩哈德帝國對賠款的交付.

最初的商定只是一個不大的小組織,有二三十個人就夠了.

而在阿爾摩哈德的皇後了解了這些事情之後,就提出了阿爾摩哈德也要加入這個小組的要求,因為這樣做實際上和原來沒什麼差別,但是在阿爾摩哈德人看起來,這樣就不會理解成他們被這個諸國聯合組織監督的.

阿爾摩哈德人加入進來之後.事情變的更加複雜了,而這時教會也表示出了想要加入進來的意思,而聖殿騎士團在戰爭出力甚大,這些人本來非常想拒絕.因為大家好都知道和教會扯到一起,是一定占不到什麼便宜的,但是教會里面的那些老家伙們豈是好糊弄的,終于還是插進了一腳.

這個組織在眾人的計利中也就越來越大了,而諸國政府在協調自己達成的協議的時候,也現對方都在台面下面打著自己的小算盤,所以將這個組織擴充到大家伙能夠日常就互相監督住的水平,事在必然了.

這個名為神聖國家聯盟的組織就這樣誕生了.

它目前由參加此次戰爭的所有國家和兩個非政府的組織楓葉丹林和教會所組成.

既然在阿爾摩哈德的諸事已畢,撤軍已經提上了日程,神聖國聯的第一次全體大會也就順理成章的召開了.

雖然國聯的總部設于楓葉丹林,但是這第一次大會,當然耍隆重舉行了,阿爾摩哈德皇後甚至拿出了比舉行皇家大典更隆重的場面.

廣場邊緣的街道這是已經擠滿了圍觀的阿爾摩哈德人,人群喧鬧而擁擠.

廣場中間依然空曠,參加會議的諸位大佬還沒有到場.

這時一支樂隊先從皇宮內走了出來,在會場的一側列隊站好,然後樂隊中的一些成員舉起長號,響亮的吹了起來.

聽到這邊樂隊突然開始演奏,廣場上的群眾很快就都安靜了下來,伸長脖子往廣場上看去.

只見一隊騎士護送著數輛馬車從皇宮的大門內駛出,向著會場這里而來.

馬車很快停在了會場旁邊.車門打開,阿爾摩哈德帝國現任先維尚侯爵從馬車中下來,然後轉身走到後面的馬車旁邊,向著馬車內伸出

.

盛裝的阿爾摩哈德皇後扶著維尚侯爵的手,從馬車中走下來.

廣場邊的阿爾摩哈德人出震天的歡呼聲,這些平民揮舞著雙手,高喊著"萬歲,萬歲."

再爾摩哈德的皇後走過幾步.面向著廣場外圍的平民,對

這些群眾更加興奮起來,大喊著:"皇後陛下萬歲.皇後陛下萬歲."

聲音漸漸一致起來,最後變為山呼海嘯般的同一個聲音,廣場這里就像生了輕微的的震一樣.

洛林也早就從了威斯汀比特搬師回來.此時正和了眾人坐車從占領軍的總部前往會場.在路上就聽到了這巨大的歡呼聲.

凱瑟琳聽了那歡呼聲,不由冷哼了一聲說道:"切,這個時候出來扮好人,敢說阿爾摩哈德這一個爛攤子沒她的責任?"

阿黛兒笑著說道:"妮可,是不是又看到一個女強人.嫉妒了啊?不用在乎她,你想想.那個皇後都那麼老了哎."

"老嗎?有人可不覺得哦."凱瑟琳看著大公說道.

儒略大公方,奈地說道:"寶貝女兒啊,你不能干涉你老爸追尋美麗的自由吧."

雷歐立時瞪大了眼睛,說道:"你們在說那個皇後嗎?天啊,她那麼大年紀,居然還是美琳娜的表姐呢."

雷歐的一番話說的極是對了凱瑟琳和阿黛兒的胃口,兩人當下不住點頭.

雷歐頓了一下.然後又接著說道:"不過她也有一點比妮可好

.

凱瑟琳當即柳眉一豎,寒聲說道:"你說什麼?"

雷歐看了凱瑟琳一眼,扭頭說道:"哼,她收的稅比你少多了."

車內的眾人一聽,都笑了起來,只有凱瑟琳黑著臉,很是賞了雷歐

.

洛林他們一行幾十輛馬車組成的浩浩蕩蕩的隊伍,很快轉進了廣

.

從馬車里看到.阿爾摩哈德皇後和維尚侯爵正站在會場邊迎接他們.

集隊這時演奏著阿爾摩哈德的迎賓曲.

而廣場內的座位上,屬于阿爾摩哈德貴族席位的地方,這時站滿了已經到場的人.

像這種正式而隆重的會議場合,洛林他們也都得盛裝出席,幾個女孩為了自己的禮服.在最近的幾天里將洛林折騰的幾乎崩潰.

他們跑了阿卜德瓦德城所有的名家裁縫店,確實是一家都沒有漏掉,從塞里斯進口而來的絲綢,用同等重量的黃金根本買不到,而這幾個.女人一買就是十幾匹.

這還是花錢最少的地方了,除此之外的玳瑁,珍珠,水晶,寶石花了洛林老鼻子錢了.而且洛林始終也無法理解,為什麼一雙鞋子會那麼貴.

洛林算是終于理解了那些有幾屋子鞋子或者際屋子帽子的女人們,她們那里是在裝扮自己,她們這都是高回報的投資行為.

也幸好洛林在這一場戰爭中大了一筆,才能像個陪著小妾到巴黎購物的闊佬一樣,充當完全合格的人形錢包.

洛林還偷偷的給希爾梅莉婭定做了一件法衣樣式的長袍,用料名貴,但是看起來卻樸實典雅.

雖然花了老大一筆錢,但是看著眼前這三個美麗的一塌糊塗的少女,洛林也是感到值得了.

楓葉丹林的車隊停了下來,瓦巴多爾將軍和雷斯特兩個人先從馬車上走了下來,跟著他們倆的就是儒略大公和洛林幾個.

洛林身後的都是占領軍的將軍們和聯軍各國的使者們.

阿爾摩哈德皇後依次和楓葉丹林這邊的眾人見禮,然後眾人走進會場,在自己的位子上做好.

這時迎賓曲結束,長號再次響亮的吹起,三遍之後,廣場上安靜了下來,廣場外圍的群眾也稍微平靜了些.

阿爾摩哈德的皇後走上講台,對著面前黑潮一樣的人群,用略帶著低沉磁性的動聽聲音.朗聲說道:"今天,這里我們歡慶神聖國家聯盟的成立,這代表著我們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

阿爾摩哈德皇後的開幕詞之後,登台的就是現任國聯的總長瓦巴多爾將軍.

老家伙雖然說是見過了不少世面,但是看著下面的諸國代我們,想著自己今天好歹也是個新武林盟主了,對著手里的稿件激動的大聲讀了起來.

"我們神聖國家聯盟宗旨為:維持國際和平及安全;並為此目的:采取有效集體辦法.以防止且消除對于和平之威脅,制止侵略行為或其他和平之破壞;並以和平方法且依正頭及國際法之原則.調整或解決足以破壞和平之國際爭端或情勢.,

"為了為求實現第一條所述各宗旨起見,本組織及其會員國應遵行下列原則"

瓦巴多爾在上面說的激動,洛林卻在下面聽得無聊,字面上說的再冠冕堂皇,其實下面大家都清楚,這個機構只不過是一個用來吵架的地方而已,瓦巴多爾這個武林盟主看起來風光無限,吹起來也是很牛叉的樣子,其實就是一個大大的受氣包.

洛林自己在很小的時候,還以為聯合國秘書長是世界上最大的官,什麼總統了相了的都得歸他管,年紀稍大一點就知道,天天上電視的那個老頭,其實頂不中用的.

像這種露臉的機會,那些平常喜歡上竄下跳的家伙們當然不會放棄.

瓦巴多爾冗長的國聯宗旨介紹完畢之後,後面的人一個接一個的登台,扯著冠冕堂皇的話在那里浪費大家的時間.

洛林和儒略大公卻是對這個場面毫無興趣,儒略大公出于形象需要,所以擺出一副認真的樣子,其實眼神早就跑到皇後那里了.

洛林則在位子上左顧右盼,看到希爾梅莉婭穿著那身和她及其相稱的長袍,和聖殿的人座在一起.

看到洛林的眼光.希爾梅莉婭向著洛林燦爛的一笑.

洛林伸了懶腰.看著台上吐沫橫飛的家伙,抱怨道:"怎麼還沒完,我都餓了."

凱瑟琳一拍洛林.說道:"坐好,這麼多人看著哪."

阿黛兒則從一邊抱著洛林的胳膊,說道:"有什麼嗎.妮可,明明就很無聊嗎."

薇拉也一甩頭.扭頭不滿的說道:"就是嗎,我都餓了.做政客好麻煩."

終于,在洛林都快睡著了的時候,廣場上的公開儀式結束了.

在座的眾人看來也都是忍耐了好久的樣子,迫不及待的扭扭腰,蹬蹬腿,舒展一下僵硬的身體,然後在侍衛的引領下,向皇宮內走去.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君權神授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會議的本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