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會議的本質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會議的本質

沿著整齊青石鋪成的道路,洛林和眾多的械葉丹林占領憚沁,老進了阿爾摩哈德的皇宮.

洛林前面是阿爾摩哈德的皇後,她和瓦巴多爾,儒略大公走在一起,洛林他們後面這是一眾的阿爾摩哈德貴族們.盡顯了世間一切官僚階級分明的等級出,分.

大門正對對面的一座五層的工字型建築,那里是阿爾摩哈德皇宮的主建築,舉行典禮和國務會議,以及皇後辦公的地方.

整體建築修建的恢宏莊重.整個建築有近百尺高,平頂還建有女牆,房頂上豎立著一排旗杆,都掛著阿爾摩哈德帝國的旗幟.

外牆的建築材料全都是整齊的條石,色調統一,都是灰白的顏色,牆壁上干乾淨淨,也掛著長條的旗幟.

高大的窗戶上鑲嵌著明亮的玻璃,反射著春天和熙的陽光.洛林知道,就這一牆的玻璃.就值了一大筆錢了,阿爾摩哈德帝國也不愧是一個地廣人多的大國了.一般的國家根本建不起這一個主殿的.

穿著盔甲的禁衛軍和聖殿騎士團的騎士們,沿著道路分列兩邊,禁衛軍一邊手扶著阿爾摩哈德帝國的旗幟,聖殿騎士團這邊手扶著的是楓葉丹林的旗幟.

主殿前面是一段由半人多高的長青植物組成的花園,美輪美奐.

洛林雖然也數次進出阿爾摩哈德的皇宮,但都走到皇後所在的另一棟建築,在主殿的側後方,是皇後本人的居所,這個皇宮的主建築最近一段時間以來.都是被封閉著的,而且由于原來阿爾摩哈德的皇帝諸事荒廢,這個.大殿也是很長時間沒有啟用過,阿爾摩哈德的皇後剛剛又重新整修了一遍.

靠近了才現.主殿下面還有半層的地下室,一道高高的台階通向主殿的正門.

兩個侍衛在眾人到達門前時,拉開華麗的大門.

整個一層都是打通的大廳,四面幾乎落地的玻璃窗,使得這里看起來明亮通透.

大廳里擺滿了長條的餐桌,上面鋪著雪白的桌布,侍從們穿著制服,背手蔣著長桌站開.

幾個老宮廷內侍站在前面,看到皇後和楓葉丹林人一眾走進大廳,先整齊的躬身施禮,然後這些內侍們引領著眾人走到餐桌前各自的個置上.

洛林他們都和皇後以及楓葉丹林占領軍的高層在一個桌子上,身邊是儒略大公這一家人.對面是阿黛兒和羅琳娜,薇拉也乖巧的坐在洛林

邊.

洛林心中暗道:"看來那個皇後對自己還真是很了解呢.知道自己的身邊缺了誰都不

這時內侍們開始流水駕的將食物端上餐桌,這些食物都盛在明亮鑒人的銀質餐具之中.很快就擺滿了洛林他們身前的桌子.散出誘人的香味.

然後上的是晶瑩剔透的玻璃酒杯和水杯,內侍們很快就到上美酒或果汁之類的飲料.

洛林掃了整個大廳一眼,有看了看身前的餐桌,心說:為了粉飾太平,安慰人心,這個皇後下的本錢可著實不少.

薇拉拿著餐具躍躍欲試,眼睛在這些盤子之間的膘來膘去.

薇拉現在感興趣的是那些精美的食物,至于這些華麗的餐具,見慣了黃金寶石的薇拉現在已經不把這些放在眼里

算起來,薇拉也算跟著洛林見了不少事面了,現在自己也算得上是一個小富婆了.洛林的每次分賬大會,總會給薇拉多塞一點.

但看著洛林雙手抱胸.無聊的坐在這里,沒有動手的意思,薇拉也只有干著急,拉拉洛林的衣服小聲說道:"少爺,什麼時候開始啊?

洛林無奈的說道:"我也不知道,像這種宴會,簡直是找罪受.

薇拉連忙點頭"聲嘟噥道:"還不如在家好哪."

洛林只能拍拍薇拉的手,示意她稍安勿動了.

阿爾摩哈德的皇後舉著酒杯站了起來,朗聲說道:"諸位,為了神聖國家聯盟的成立.為了阿爾摩哈德的和平,干"

那邊那些阿爾摩哈德的貴族們大聲地響應著自己的皇後,這邊占領軍一些人也跟著興高采烈地大叫道"干杯干杯"

而那些大佬們.只是端起酒杯應了個.景.

祝酒之後,午宴正式開始.洛林這邊的幾個人不約而同的將自己面前的盤子里的東西抄起一半了,遞到薇拉的盤子里,瞬間就在薇拉的盤子里摞起高高的一堆.

薇拉感到的說道:"你們對我太好了."

阿黛兒歎了口氣.說道:"脂肪可是女人的大敵,真的好羨慕薇拉啊,吃什麼都不會胖的."

凱瑟琳和羅琳娜兩人都是于我心有戚戚焉的點點頭,然後無奈地將目標移到水果和蔬菜上面.

洛林身邊的幾個女生.明豔,嫵媚,乖巧,典雅,無一不是傾國傾城之色,自然成了那些阿爾摩哈德人注意的對象.

這邊的楓葉丹林人可是都知道洛林的厲害的,知道這主視這幾個女生為禁離,惹到了洛林大爺,被折騰的傾家蕩產都是低的了.

何況,這幾個女人本身比洛林更難對付,凱瑟琳就不說了.誰都知道的茹曼帝國第一實權女總督.

當初因為茹曼的教會惹到了她,所以當即就下了令,收了重稅,那幫胖的跟豬一樣的教士們現在只能吃糠了,有頓豆子都跟過年一樣,那些家伙們現在哭著喊著要從儒略的教區調走.

阿黛兒則是那個禁咒魔導士雷斯特的寶貝孫女,看得比什麼都緊.

雷斯特拿洛林沒招.可對付起別的不開眼的家伙來,下手那是一個黑,要不然也不會被稱為楓葉丹林之寶的阿黛兒小姐沒有一個人追,只能跑去和凱瑟琳搶男人了.

羅琳娜在楓葉丹林里就被稱為電眼美女,隨著聯軍出征後,名聲更響了,械葉丹林占領軍都知道人家這個電眼美女,可是眼睛看誰不順就電誰的意思.洛林伯爵的悲慘經曆在械葉丹林內一直警醒著那些可憐的娃子們.

至于薇拉.那就更不得了,如果前面三個女生的危險還是可以預知而避免的話,薇拉的危險就是不可預知,甚至無處不在的了,楓葉丹村的男法師們有一句話:珍

那些曾經想要接近薇拉而和她一起上課的男生們,很快就會被各種失控的法術弄得欲生欲死,提前爆炸的火球.四處亂飛的風刃,變成電網的雷電術.

就連和薇拉走在一起都是危險的.那些看著薇拉乖巧而想著去沾點便宜的家伙們,通常被輕輕一碰,就飛在牆上,印出一個人形的裂紋.

所以,洛林大爺會自己的同學稱為"打不死的小強"也就順理成章的了.

當一邊的年輕阿爾摩哈德貴族熱血上了頭,開始打聽洛林什麼的美女的時候,他們身邊的那些年長的人就會趕緊喝止他們.

並且產重地告試那些不開眼的小崽子們:別說想了,看都不要往那里看一眼,那幾個女人里面,平常看起來最無害的薇拉現在都被稱為"霹靂嬌娃"在阿爾摩哈德的球場上一球成名,一腳踢暈了好幾個球員.

更何況洛林大爺刮地皮的水平,這幫阿爾摩哈德的貴族是體會最為深刻的.以至于現在阿爾摩哈德的貴族中很流行一種叫冥王之友的玩具.就是做個草人,大家沒事的時候,就拿起錐子來使勁紮.

不過不管阿爾摩哈德人的目光是嫉恨.還是羨慕,又或者嫉妒,這些都影響不了洛林的胃口.

他知道下午還有一場無聊的常務會議,了解了這幫家伙開起會來是什麼德行之後,只得趕緊填飽肚子,心里腹誹不已:上輩子看人家領導們開會,都是撿山清水秀的地方,有奶茶小蜜的伺候著,開半天會,再游山玩水半個月,連吃帶拿好不自在.還不計較你是帶二奶還是帶三,怎麼到自己了碰上的都是些黃世仁的角色.

正式宴會的規矩,正餐之後還有點心,然後就客人就可以自由活動了.但這畢竟是在皇宮里面,當然不會讓大伙隨便亂跑,一般都是被內侍們引入樓上的休息室了.

休息室為男賓和女賓准備了不同的地方,但也是允許大家互相拜訪的.而像儒略大公這種帶著茹曼帝國皇儲身份的人物,待遇當然是不同的.不僅被引進了單獨的休息室,還有一眾內侍,守在門外隨時聽候吩咐.

儒略大公的親衛這時也在大公的身邊守候著.

因為不願意去和那些阿爾摩哈德的貴族們打交道,凱瑟琳和羅琳娜也懶的和那些阿爾摩哈德貴婦們斗嘴.所以洛林他們都安安靜靜的呆在這里.

雷歐弄來了一盤子阿爾摩哈德宮廷特制的甜點,正吃的滿嘴都是.

薇拉則毫不注意形象的半躺在椅子上,滿足歎了口氣,拍了拍自己的鼓鼓的小肚子,但是在看到雷歐歡快地大嚼著那些點心的時候,薇拉又露出了羨慕的表情,雷歐正張大著嘴巴往嘴里塞東西,看到薇拉眼換的看著自己,說道:"薇兒,一起來吃啊."

薇拉痛苦的搖了搖頭,用一種隱隱帶著哭腔的聲音,說道:"可惜我已經吃的好飽了."

雷歐大大咧咧的一擺手,豪邁地說道:"沒關系,我讓他們多做點.咱們打包帶走,美琳娜現在專管這些."

"是你那小女朋友啊?"

"是啊,她現在就住在皇宮里,放心把,她可聽我的話,叫她往東就不敢往西的."雷歐當下很是自豪的說道,然後將原本圓溜溜的大眼睛.瞥成了三角形,還極是不屑地看了洛林一眼.

洛林當即大怒,心中暗道:混蛋,那眼神是什麼意思?

他網要說話,就看著嬌小的身影從門外悄悄地溜了進來,立時就心平氣和了下來.

他不慌不忙,極端同情的看了雷歐一眼.心說,這倒黴孩子,一輩子都栽這些女強人手里了.

雷歐看著洛林的樣子,不由奇怪地眨了眨眼睛,說道:"咦,老大.你怎麼一副便秘的表情啊."

洛林對著雷歐嘿嘿冷笑了一聲,然後緩緩地伸出手去,在脖子下一劃,比了個你死定了的手勢.

雷歐愣了一下,隨即明白了過來.

他呼啦一下從椅子上坐直了身體.用手指比比身後,看著洛林緊張的說道:"難道說那個?"

洛林和薇拉一了點頭.

雷歐僵硬的轉過頭來,看著身後冷笑著.壓著自己細嫩手指,掰的啪啪做響的美琳娜,瞬間換上一個大大地笑臉.

他對著美琳娜諂笑著說道:"小美你來,我剛才正在對老大說,我可聽你的話了,你讓我往東,我就不敢往西."

美琳娜捏著裙角,向一邊的儒略大公和洛林諸人一曲膝,行了極是淑女的禮儀,然後轉身看著雷歐說道:"哦?是嗎?我聽到的好像不是這個樣子的哦?"

"那是你聽錯了,不信你問老大和薇拉姐姐."雷歐趕忙說道.

雷歐趕緊向著洛林那邊狂使眼色.洛林趕忙向著美琳娜點頭,而薇拉死心眼,則是很老實的搖了搖頭.

美琳娜看著雷歐,眨了眨大眼睛,一臉天真地微笑著說道:"好像不是哦."

雷歐都快哭出來了,拼命的對著薇拉擠眼睛.

薇拉這才反應過來,使勁地對著美琳娜點點頭.

雷歐這才松了口氣,轉過身對著美琳娜說道:"你看,我沒說錯吧."

美琳娜哼了一聲,說道:"算你了.我又買了一堆新玩具,跟我一起去玩吧.

雷歐趕快點頭說道:"好啊好啊.我們一起去玩."

然後從椅子上跳下來,拉著美琳娜的手跑了出去.

儒略大公苦著臉,連連搖頭,然後對洛林說道:"對付女生,這小子要是有你一半的本事,我也就放心了."

凱瑟琳這時候補完妝,從里間走了出來,冷然說道:"哦?是嗎?尼奧多斯家的女人,一個.還不夠?"

大公趕忙做了一個投降的手勢,向著洛林聳聳肩,縮回椅子上不說話了.

"不過,"凱瑟琳沉吟了一下,然後道:"洛林也該教教雷歐,別被一個小女孩管得死死的."

洛林心中暗道:你管我還不是管的死死的?

他苦笑了一下,然後說道:"妮可,這種事情,有教的嗎?我倒是還想要弄幾本教材來拜讀一下"

凱瑟琳當下沒好氣地一翻白眼,然後坐在了一邊.

春困秋乏,尤其是酒足飯飽之後.往窗邊的軟椅上一到,在懶洋洋的陽光下,將腳擱在小凳上,大家不自覺的就想要睡覺.

大公手支著腮幫,閉著眼睛打起了瞌睡.

薇拉半躺在沙上,兩手捂著自己的小肚子,鼻子一皺一皺的睡著了.

凱瑟琳和阿黛兒,羅琳娜剛才還擠在那張長長的沙上,討論著身上的誓項鏈.這時也都哈欠連連,軟軟的靠在一起,迷迷糊糊地沒力氣說話了.

洛林看著屋子里漸漸靜了下來,強行伸了個懶腰,卻也覺眼皮越來越重,最後也是迷糊了起來.

一直到有人在梆梆娜的敲門.洛林才清醒過來,看到大公已經不再屋子里了,薇拉只是翻了身,含混的嘟噥了兩聲,接著睡覺去了.

而凱瑟琳她們三個也被敲門聲驚醒.賞心悅目的伸了個懶腰,然後三個女人驚醒起來,先是驚訝的互相看了看,然後抱在一起咯咯笑了起來.

洛林看著她們幾個"笑著搖了搖頭,起身去將房門打開了一條縫.

門外一個內侍對著洛林一彎腰.說道:"大人,下午的會議要開始了."

洛林點頭說道:"好的,我知道了."然後就又將門關上了.

凱瑟琳聽到內侍的話後,趕忙站起來,說道:"對了,你還要去參加那個什麼常會."

然後走到洛林身邊,伸手給洛林整整衣服,說道:"看你,怎麼搞的.衣服都亂了."

說完一把將洛林推向里間,說道:"去里面,我們給你收拾一下."

然後有又阿黛兒和羅琳娜拉了起來,三個女孩在里間將洛林推來搓去的好一頓打扮.

收拾一新的洛林,跟隨著內侍來到常會的會場.

這里原本是阿爾摩哈德貴族院開會的地方,半橢圓型的會場內,排列著階梯狀的座位.

這時會場內已經坐滿了神聖國聯的各國成員.

洛林走進會場的時候,這里正出嗡嗡嗡的的聲音,與會的成員們正在一起交頭接耳的閑談.

板葉丹林和教會的人各成一部,和其他的成員們明顯地分開來,座在一起.

看到洛林過來,儒略大公向洛林招下手,示意他過去大公的身邊,而大公身旁的瓦巴多爾將軍則對著大公不滿地撇撇嘴.

洛林幾步來到大公的身邊坐下,對著身邊的諸位大佬們打起格呼.

瓦巴多爾將軍酸溜溜地說道:"有個女兒了不起嗎?阿黛兒還是我半個孫女那,洛林可還是我們楓葉丹林的學生那,怎麼非得坐你身邊.

儒略大公淡淡地一笑,然後說道:"你管他兩年,我可是要管他一輩子的,看他敢不聽我的,再說了,黛兒遲早也是我們茹曼帝國的人了.雷斯特都認命了,你那麼大意見有個屁用?"

瓦巴多爾將軍當下怒哼了一聲.然後說道:"你們這一中一小兩個家伙,從來都不知道尊重老人家嗎?"

這時一個站在主席團旁邊的內侍,搖起來手里的鈴鎖,出悅耳的叮呤呤的聲音.

會場內的眾人都安靜了下來.

瓦巴多爾將軍走到主席台上坐下.對著台下眾人說道:"神聖國聯第一次常務會議.現在開始."

然後先鼓起掌來.

下面的會員也都跟著使勁地鼓起掌來,尤其是楓葉丹林人更是賣力.

一直到三分鍾之後,瓦巴多爾才滿意的點點頭,敲敲手里的木槌,出鎖鎖的聲音,大家才有靜了下來.

儒略大公在下面看了.不由低聲笑罵道:"這個該死的老家伙!"

瓦巴多爾將軍清清嗓子,說道:"下面,我們要討論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關于永世長青,萬年友好的楓阿條約第一階段的執行情況.

先將由阿爾摩哈德帝國的代表.先維尚侯爵作出阿爾摩哈德帝國的行動說明."

維尚侯爵拿著厚厚的一摞文件,走上講台,開始宣讀阿爾摩哈德帝國對賠款第一階段的交付計利."

和洛林見過的那些國際會議一樣,眾口難調,維尚侯爵宣讀過說明之後,下面的各個成員國紛紛開始提問.

盡管各方已經形成了詳細的行動協議,這些東西的討論,還是耗費了好長的時間.

這一個.議題完畢之後,瓦巴多爾將軍又敲了敲木錘,說道:"下一個議題,關于楓葉丹林聯軍的撤軍時間和撤軍方式問題."

神聖教廷的人這是站了起來.說道:"關于撤軍的問題,我們教會有一些需要補充的."

下面的會員起哄起來,紛紛說道:"准沒什麼好事.你們又打什麼壞主意."

這個教廷的代表面帶微笑的走到講台前,說道:"鑒于阿爾摩哈德帝國皇室目前所面對的嚴峻形勢.地方分離主意抬頭和軍閥對皇室安全的威脅,經過阿爾摩哈德皇後陛下提議,我們神聖教廷的教宗陛下同意.聖殿騎士團將作為一支維護阿爾摩哈德帝國和平的維和部隊,暫時駐紮在阿爾摩哈德帝國."

下面的各國代我們曆時炸了鍋了.大家紛紛站起來,大叫道:"你們這幫死禿頭,又出賣我們."

"我們辛辛苦苦的打江山,到讓你們撿了便宜,你以為我們的傻叉嗎?"

"砍他."這是代表抄起手里的墨水瓶子,水杯之類的硬物,向著講台上的那個.牧師砸去.

其他一看,也有樣學樣的抄家伙去砸那個人.

洛林對這些代表呢彪悍的談判風格雖然已經習慣了,但還是不得不說聲佩服,相比起來,那些在議會里拳打腳踢都是小兒科了,人家這代我們,那可是真打,而且為了國家利益.一言不合就抄家伙上,那些只會關起門來譴責抗議的人和他們比起來,就像一群娘們.

教會的這個代表也不含糊,當下雙手一展,釋放了一個聖光護盾,然後微笑著看著眼前飛來的雜物,低下頭去,照著稿子念了起來.

大伙一看這個家伙抗了蛋殼.當下都傻眼了,由于大家都缺乏和教廷談判的經驗,都不知道下面一步…心;做了,是不是要上去把這個家伙給拉下來,直接叨了心

洛林看了看這些激憤的代表,又環顧了一下會場,現楓葉丹林和儒略大公都是老神在在的毫不理會,當下明白教會已經和這神聖國聯里的兩個大頭達成了協議了,下面這些人再鬧也沒什麼用了.

儒略大公看著洛林恍然大悟的樣子,笑著說道:"那幫神棍們可出價不低哪.哦,對了,我還讓他們答應了,以後不管任何原因,他們不能去找你們家的事了."

洛林一愣,心下感激,知道大公幫自己去了自己被教會握在手里那個把柄,對大公說道:"謝謝殿下了."

大公笑著擺擺手,說道:"一家人,不說這個,其實我還要感謝你讓妮可轉移目標,她以前管我比她老媽嚴多了."

下面那些代我們現自己的遠程輸出根本不破防,自己這邊又沒有個艾木剃和盜賊,只能怏怏地放棄了攻擊,嘴里罵了兩句了事.

這邊這位打了個打勝仗的牧師言完畢,然後向著主席瓦巴多爾一鞠躬,志得意滿的走下了講台,獲得了其他教會代表熱烈的掌聲和其他代表強烈的噓聲.

隨著會議的一項項順利進行,天色也是漸漸地黑了下來.

最終大家經過了一番計價還價,很是達成了幾項協議,他們當下驚訝地現,這種方式,比了幾個人之間互相操了片刀砍來砍去的,有效率了許多.

縱然在某些方面自己吃了虧,但是隨後卻又可以在另一方面補了回來.而更重要的是,自己做為談判專員,可是在中間揮了巨大的作用,立下了汗馬功勞.而且不用看了軍方那些丘八們的臉色,這以後升官財,還不是滾滾而來

眾人不由感到了極是滿意.瓦巴多爾將軍看了,也是極為滿意,看了天色已晚,當下宣布今天的會議圓滿結束.

眾人當下一陣暗喜,他們可是知道,下面就是用了公款大吃大喝大玩的時蔣了.

在諾夫的舞會大廳當中,輕柔的音樂聲漸漸地響了起來.

在魔法燈光的照耀之下,那原來就是華麗之極的大廳更顯的金壁輝

.

光華的水晶燈折射出七彩的顏色,金燦燦的鏤空鉑片與各色珍貴的寶石貼在了牆上.構畫出一幅幅巨大的眾神歡宴圖.

讓眾人看了.如同是置身于傳說中的夢幻之宮,分不清現實與夢幻的區別.

就連儒略大公那個身為一國皇帝的弟弟,這麼一位高干的不能再高干的**,號稱很見過世面的主兒,看了這個極盡奢華之能事的大廳,也是不禁很是感歎了一下:這也太豪華了,要是全變賣了,足夠我的軍隊五年的軍餉.

在那音樂聲中.無數的紅男綠女在那華麗的舞池當中正騙騙起舞,盡情地享受著這經過了大戰,終于到來的和平.

這也是無可厚非的,械葉丹林軍搶東西搶的手都軟了,如果再不收手的話,那些搶來的東西都能把他們壓死了.

而阿爾摩哈德那些原本被皇帝陛下攆回家去啃老玉米的世家貴族們,得到了皇後陛下的邀請,當下很是假裝推辭了一番.

雖然那些推辭的話是各有特色,像是,實在走不開身啊""家里的小貓跟別的小貓私奔了,很影響心情了.

"前些日子行使神聖的初夜權的時候,被醋性大,絲毫也不知道體諒自己為了提高國家人口素質的百分比做出的巨大貢獻的老婆給撓花了臉了.

,,等等諸如此類的理由.

總之就是一個意思:雖然你們是老大,爺也只是個丫環,但是就算是丫環也是有尊嚴的,不是你們可以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惹急了,起脾氣來,往你的茶杯里面吐口痰,摻些鞋油的事情,也是經常干的.

皇後面對這些鬧情緒的老臣子們卻也是無奈,畢竟這些全都當初皇帝陛下做下來的破事,在現在這種情況之下,縱然是萬般的不情願,但是也只有,也只能由自己捏了鼻子,給他擦屁股.

當下,她又很走向了那些老臣子們安慰了一通.

直到皇後陛下向了他們表示,如果帝國沒了他們的支持,說不定比魔族入侵進來還要慘了.

他們見這位至尊給足了面子,這才羞羞答答地接受了任命,重新出來,幫助了皇後陛下執掌政權.

因此上,現在這個舞廳當中全都是這一次戰爭的既得利益者.

他們當然是有理由笑逐顏開了.

洛林坐在了一個牆角,悠悠然地看著那舞會上的男男女女.旁邊薇拉正端著一個巨大的餐盤,一臉幸福地吃著奶油蛋糕,那原本大大的眼睛都笑的眯成了一道縫.

洛林看到她那大蘋果一樣的俏臉上沾著的奶油,不由歎息了一聲,然後伸出了手去,用食指在薇拉的臉上輕輕地刑了一下,立時感受到從指尖上傳來的那一種滑如凝脂的感覺.

他將那奶油刮下來,隨後想了一下,本著洛林家族一向勤儉節約聯傳統,隨手將那奶油塞進了自己的嘴里.

他卻並沒有注意到,薇拉感受到他手指在臉上輕輕劃過的時候,像是被人撫摸的小貓一樣,那雙湛藍如寶石般的清澈大眼睛微微眯起,迷離了片刻.

但是隨即卻是一怔,等到看到他的那個動作時,那大眼睛一下子瞪的圓圓的,緊接著.也不知是想到了什麼,那俏臉一下變的嫣紅起來,幾乎都快要滴出了血來.

在此同時.像是個受了驚嚇的小兔子一樣,微微縮起了身體.然後緩緩地低下了頭去.

那雙藍色的大眼睛躲在了那一摞蛋糕後面,不住地偷眼向了他的身上打量,但是卻也是並沒有挪動一步.像個釘子一樣,釘在了那里

洛林一轉頭,看著蹲在了牆角,像只小蜜蜂一樣辛勤工作著的雷歐,不禁又是歎了口氣,道:"算了吧,雷歐.你別再撬了.那些黃金和寶石是用魔法力量鑲嵌上面的,除非是用了大錘砸,否則你是撬不下來的."

他頓了一下.看雷歐還是不太情願的樣子,不由又補充了一句,道:"我已經試過了的

雷歐一滯,這才停下了撬牆角上的那些個寶石和黃金

他訕訕然地從地上站了起來,道:"你怎麼不早說?"

說著,將手中的小刀子扔在了桌子上面.

旁邊薇拉聽到了響動.立時醒悟了過來.

她也不再看洛林,而是低低地驚呼了一聲,然後飛快地將手中的盤子端開,以免那小刀子上的髒東西濺到盤子里面.

雷集失望地坐了下來.道:"我還以為能撬下來幾個呢,沒想到他們居然這麼小氣.像這種東西不讓人拿的話,就不應該擺出來的."

旁邊經過的阿爾摩哈德宮廷侍衛面無表情地抽了抽嘴角.

薇拉在旁邊聽了他的話.當下卻是大有同感,也是附和道:"你說的不錯.他們也真是小氣."

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盤中的奶油蛋糕小心地將其中有著厚厚奶油,自己最為喜歡的一塊切下,然後分給了雷歐.

雷歐接過之後,先是禮貌地道了一聲謝,然後狠咬了一口,又是氣憤憤地道:"就是,什麼人擺了那麼多的東西光是讓大家看,不讓拿.這有什麼真真是浪費我的感"

他一邊吃著,一邊說話.將嘴里的食物碎屑噴的到處都是.

洛林一笑,道:"如果金錢是你的感情的話,我可以負責任告訴你,你的感情已經是足夠豐富了."

洛林頓了一下,看到旁邊的宮廷侍從們在給雷歐端上香濃牛奶的時候,不著痕跡地將杯子旁邊放著的純銀小勺子,還有桌子上的金質餐叉全都收了起來.

而且在此同時,那侍從眼角的余光也開始盯著他手邊的銀勺,似乎是在考慮要不要也將那個東西給收起來.

洛林不由汗了一平

但是爵爺那是何等樣人,他當下急忙伸手拿起了那個勺子,在那侍從的注視之下,示威性地將它緩緩丟進了自己的杯子當中.最後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

那侍從也不生氣,只是面無表情地微微一點頭,然後退了開去,站在旁邊,重點照顧著他們這一桌子的極品客人,以防他們再順手拿了什麼東西,揣在自己的口袋里面

洛林看了,不由冷哼了一聲,然後看著雷歐岔開了話題,道:"對了,你的那個小女朋友呢?怎麼沒有看到她?有沒有被她給欺負了?"

雷歐立時羞紅了臉.強聲辯道:"什麼話,我只是讓著她而己.其實一其實……我可是很厲害的"

說著,從椅子上跳了下來,用力地比著自己胳膊上的肌肉,道:"看.看,這里好多呢."

洛林看著他漲紅著臉,連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不由一陣暗笑.

這時就聽身後傳來了一個充滿了鄙夷的清脆聲音:"自"

雷歐一愣,轉頭看去.只見一個金碧眼小臉嬌嫩紅潤,身穿著粉紅色蓬松公主裙,像個洋娃娃一樣的漂亮小女孩站在了他的背後.

在她的手中,還抱著一個漂亮的小洋娃娃.但是她們兩個相比較起來,反到是那個小女孩更像是一個洋娃娃.

雷歐當即驚喜地站了起來,道:"美琳娜,你來了.我半天都沒有看到你,還說要去找你"

那小姑娘微微一抬下巴,從小巧秀氣的鼻孔當中哼出了一股冷氣,道:"真的?"

雷歐當下陪了笑臉.道:"真的,真的,當然是真的.對了,咱們去看小金魚吧?據聽說它們是從遙遠的東方運來的,可珍貴了."

那小女孩狐疑地道:"真的嗎?我怎麼沒聽說過?"

她抱著洋娃娃有一搭,沒一搭地和雷歐說著話,然後兩個人一起穿過了那正在跳舞的人群,走遠了.

又過了一會兒,那音樂聲歇,一曲己畢.

正跳著舞的眾人紛紛松開了自己的舞伴,然後輕輕鼓掌.向了那樂隊致謝.隨後返身回去休息.

洛林看到凱瑟琳諸人返回,急忙站起來相迎.

雷斯特掏出了手帕,很是擦了擦頭上滲出的汗水,歎息道:"真的是老了,身體不行了.跳個舞居然也能累成這樣,當年我可是冠絕楓葉丹林舞場的霸王"

旁邊阿黛兒急忙哄道:"哪兒啊,外公,你的身體還是好著呢,只是今天天氣太熱的緣故."

她又是很說了幾句好話.這才將那個老頭子哄的喜笑顏開.

而另一邊,大公也是陪著凱瑟琳走了回來.

旁邊的侍者不敢怠慢.急忙端上了可口的飲品.

大公端起了杯子,狠灌了幾口,然後看了在坐的眾人,道:"真是可惜了,今天是由羅琳娜值勤,不然以她和阿黛兒兩人的狐步舞.足以技壓全場."

雷斯特捧著杯子,也是感慨了一聲,道:"是啊,學院每年開舞會,可都是由她們兩個做壓軸表演的.怎麼看也是看不夠的."

洛林不由驚奇地看了阿黛兒一眼,心中很是奇怪.

做為一個德智體美勞全面展的貴族來講,洛林爵爺在舞蹈方面很是丟臉.當初和阿黛兒參加過幾次,但是卻也都只是知道是配合著那位舞蹈大家的步伐,這才不至于出丑,連個舞蹈的名字都是很少知道.

不過對于狐步舞.他還走了解了一些的,那個可是男女雙人舞,而且越是心意相通,才能越跳的好.這兩個女人卻是一起跳那個舞蹈,難道說她們之間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洛林爵爺的腦子里一時之間.滿是百合盛開,朵朵綻放的樣子.

眾人坐下閑聊了一會兒.這時就聽音樂聲又響了起來.

大公聽了那樂曲聲立時有些坐不住了,輕咳了一聲,道:"妮可,你們坐著,我

他網說到這里,凱瑟琳立時起身,佯裝悅快地道:"真好,我還想要接著再跳幾曲呢."

說著,將自己的胳膊放在了大公的手中.

儒略大公不由為難地看了看,破開荒地道:"洛林還在這里坐著呢,要不然你和他一起,"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世界上最大的官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在她回去之前的那幾個晚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