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雷霆救兵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雷霆救兵

辦林老講燈火瀝明的占領軍總部大樓的時候.占領軍入諸凡經到的差不多了.

瓦巴多爾皺著眉,黑著臉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一動不動,底下的將軍們這時都在交頭接耳的議論.

洛林坐到瓦巴多爾身邊的位子上,然後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瓦巴多爾憤憤地罵道:"那幫吃不夠的狗崽子們,撈過界見鬼的他們拐到了斯法克斯省,結果被人給包園了,***,那幫家伙們怎麼都貪婪的沒有腦子了."

這是維尚侯爵也帶著幾名新軍的將領走進了會議室.

看到他們進來,占領軍的諸將都站起來和他們見禮,然後大家重新坐好之後,瓦巴多爾將軍一指身邊的一個軍官,說道:"給大伙介紹一下情況吧."

"是的,大人"這個軍官站起了身來,向他敬了一禮,然後說道:"本次撤軍的隊伍是由數省貴族組成的聯合部隊,總共有三千八百余人.他們在脫離了楓葉丹林指揮部的指揮之後,他們由各自的領指揮."

他頓了一下,然後又接著說道:"在經過斯法克斯省的時候,他們擅自想要進攻斯法克斯的府,在越過省界一百多里的地方被斯法克斯的總督率七千左右的軍隊包圍."

眾人聽了一陣嘩然.

那軍官苦笑了一下,然後道:"但是幸運的是,在包圍他們之後,斯法克斯總督並沒有動進攻.

我們一直也沒受到他們被殲滅的消息,估計這些人現在還堅持著.

得到消息,我們就趕緊來回報了."

洛林一聽是那些貴族帶領的雜牌軍,心里恍然,暗道:難怪這樣.

這支隊伍是由各個中小貴族們帶著自己的私兵組成的,這個一百,那個三百這樣拼湊起來的,他們是楓葉丹林聯軍里戰斗里最弱的隊伍,同時也是軍紀最亂的,醉酒打架,騷擾婦女,入室搶劫,是憲兵隊的重點照顧對象.

大家也全都是看不起他們.

而且在多次交戰中,他們因為自己的軍紀不肅,戰斗力弱,也一直都是擔任輔助任務.所以相應的,在分贓大會中,他們得到的也最少.

楓葉丹林聯軍嚴格的軍紀也阻止了這些家伙去搜刮百姓,這些貴族們一直吵吵著鬧情緒,但是沒有人理會那些個下賤的痞子.

現在脫離了憲兵隊的管束,這些人原形畢露,想著去斯法克斯省一筆戰爭財,結果被斯法克斯的總督給按住了.

占領軍的諸將一聽又是他們惹了麻煩,不由紛紛大罵:"又是這幫孫子,淨***給老子們找事,當初就不該帶上他們."

瓦巴多爾將軍聽眾人的吵鬧了半天,連喊了幾次的棄靜,但是大家全都是沒有聽到.

他只得是用力地敲敲桌子,然後大聲說道:"現在不是抱怨的時候,現在的關鍵是,關于這件事情我們要怎麼處理?"

"我管他們去死,讓這幫家伙自生自滅好"一個將軍惱怒的說道.

"就是,誰會在乎他們死活,自己做的事情,讓他們自己擔著去.再說了,三千多人而已,對方要是殺光他們也用不了一天."

"媽的,活沒多干,錢沒少分,他們還想怎麼樣,我們可是和哈杜有協議的,現在是我們違反了協議,我們能***該怎麼做?大伙都等著撤軍,現在再讓弟兄去為了這些狗崽子玩命,士兵們不會願意的."

一眾將領們紛紛附合.

""瓦巴多爾聽了,不由長長地歎了口氣,然後看向了洛林,道:"伯爵,說說你的看法."

洛林略略地想了一下,然後謹慎地道:"先生們,我理解大家的情緒.但是救,還是一定要救

不管這些人全軍覆沒了沒有,我們必須去看看,這是我們楓葉丹林聯軍的態度問題,他們畢竟還是打著我們械葉丹林的旗號.

三千八百人,確實是不多,但這已經是一個政治事件了,處理不好會對現在的局面造成嚴重危害的.現在的情況是我們退一尺,哈杜說不定就會進三尺.這個家伙可是瞄准皇冠的.

只能我們耍橫,絕對不能讓那些軍閥有一丁點兒的,"我們拿他們沒辦法,的想法,這對于現在局勢來講,是很危"

維尚侯爵當下點頭附合,道:"洛林大人說的很對."

他看了一眾占領軍將領們的臉色,然後不無擔憂地表示,道:"先生們.雖然現在情況有所好轉,但是我們都知道,皇室依然沒有准備好.

如果不能對此事件作出強硬表態,我恐怕,很快他們就會向沙里河流域滲透,當其沖的就是哈夫斯城."

眾將聽了,全都沉默了下來.他們全都知道,哈夫斯城可是他們的動脈血管.一旦被對方拿下,自己也就成了甕中之鱉,是做清蒸甲魚,還是熬王八湯,可就全看了對方的高興.

洛林頓了一下,然後接著說道:"但是現在也是很不好辦

大家都知道,現在兄弟們不想打仗了,大家都在等著撤軍回家,這時候把隊伍拉上去,難保士兵們不鬧情緒."

瓦巴多爾將軍不禁又是重重地歎了口氣,說道:"我知道,如果不是考慮到士兵們的情緒,我就直接兵了."

他不無後悔地又補充了一句,道:"當初對于那些個痞子們實在是太過放縱了.現在全都是慣出了脾"

眾將聽了,無一不是在下面呲牙咧嘴地暗暗偷笑,將他們的目光向了洛林看去.要知道這里面可就是數了這位爵爺.

他老人家的功勞最大,但是那脾氣卻也是最大.

搶攻阿卜德瓦德,肆意搶掠貴族,可全是他先干的.

這位爵爺了大財,富的流油.手指頭上那碩大的鑽戒散的先,芒,刺的人眼睛都睜不開.甚至有人傳言說,現在他用的尿壺都是純金

(洛林道:誹謗,明顯就是誹謗.那是雷歐干的,和我完全沒有一點兒關至于說,為什麼自己手下的一個小孩都富的能用純金做尿壺這種小事情,洛林爵爺卻是打了一個哈哈,然後悄悄地溜走了.)

維尚侯爵輕咳了一聲,替了洛林解圍,說道:"既然這樣,我們的新軍可以出動."

洛林低頭思付了一下,然後道:"也許還有其他辦法,我們都知道要消滅著三千人用不了多久,但是既然現在都沒有傳來他們被圍殲的消息,我想可能他們也在等板葉丹林的態度.

要是因此而惹惱了我們,楓葉丹林聯軍和新軍一起和那些獨立的總督們開戰,將戰爭擴大化,這是那個哈杜將軍不願意看到的."

會議室內的諸將聽了他這入情入理的分析,當下全都是點了點頭,認可洛林的這一說法.

洛柑冊石說道!"我們只要大張旗鼓擺出要和他們一戰的恙尤饑許他們會退縮的."

瓦巴多爾將軍想了一下,然後轉頭看向了維尚侯爵,道:"相大人怎麼看?"

維尚侯爵點頭,道:"這樣更好,皇後陛下現在只穩定了都附近地區,其他的地方要完全恢複最少要一年的時間,我們現在還打不起全面戰爭,只要時間足夠,皇室有大義的名分,遲早能解決了這些軍閥的."

"很"瓦巴多爾將軍當下站起了身來,然後高聲令道:"我命"

一眾軍官當下"刷,地一聲,全都齊齊地站了起來.

瓦巴多爾將軍高聲說道:"由我們械葉丹林和新軍組成聯軍,用最快的度行軍,趕往斯法克"

眾將整齊地一跺腳,然後轟然地答應了一聲.道:"是,長官!"

瓦巴多爾將軍看了一眼洛林,然後又道:"洛林,還是你去吧,和那幫政客們斗智,還是你最拿手."

洛林舉起手來,"啪,地敬了一個軍禮,干脆地道:"是,將軍!"

維尚侯爵也向了旁邊的軍官說道:"哈塞爾將軍,還是由你帶領一萬新軍配合洛林伯爵的行動.畢竟你和洛林伯爵配合默契."

哈塞爾將軍也站起來,說道:"遵命,先大人."

瓦巴多爾將軍道:"好了,散會,各自下去准備,洛林可以挑選你認為合適的隊伍.連夜准備,盡快出"

眾將看了,當下全都是又是一跺腳上的馬靴,然後這才散了開來.

對于已經漸漸習慣了平靜生活的阿卜德瓦德城居民來說,今夜阿卜德瓦德城里生的混亂又再次讓他們憂心仲仲.

楓葉丹林聯軍的騎兵們縱馬在大街上呼嘯來去,口令聲此起彼伏.

憲兵隊在花街抄人而引起的大混亂,然後還是各路人馬在大街上狂奔的聲音.

有些阿卜德瓦德城的居民大著膽子,紛紛打開家門,緊張地看著街上來去的身影,然後這些平民百姓不約而同的想著阿卜德瓦德皇宮的方向張望.

看到那如往日一樣平靜的阿爾摩哈德皇宮,使得大家心里好歹還有點底氣一這不是又有人打進了阿卜德瓦德城.

隨著那些治安官們得到消息,阿卜德瓦德城里的平民終于安心了,原來和我們阿卜德瓦德城無關啊,那還是接著睡覺去

至于是誰招惹了械葉丹林人,然後械葉丹林人要怎麼報複回去,這些阿爾摩哈德人才不會關心,挺多明天去酒館里扯淡的時候,聽那些大舅哥的小姨子的表叔的表姐的大哥是大人物的家伙.扯一些所謂是內幕消息的二手的閑淡.

洛林回到了自己的指揮部的時候,凱瑟琳已經換好衣服,准備好加餐在等著洛林了.

洛林向著凱瑟琳略微解釋了一下生的事情,隨手抓著兩把點心就急匆匆的趕往會議室去了.

那些被憲兵從春夢中給揪了出來的家伙們,這時正不住的咒罵那些生線子沒屁眼,還帶著變態加三級的憲兵們.

而其余那些家伙,一邊慶幸自己今天晚上沒出門的英明舉動,一邊放肆的嘲笑著這些穿著褲衩翻牆,結果還是被人堵著了的家伙們.

更有幾個喝多了的和沒睡醒的,現在還是迷迷糊糊的樣子.

洛林走進會議室里的時候,看到的就是眼前這種亂糟糟的樣子.

洛林歎了口氣.心里暗道:"都蹲著等著回家的家伙,就靠他們現在這種這種士氣,還去打個毛仗啊,希望自己的變種空城計能夠嚇唬住那些家伙們吧,要不然就得靠那些阿爾摩哈德人?見鬼去"

洛林現在依然還是徹頭徹尾的不信任那些阿爾摩哈德人.

雖然新軍在抓皇帝的那一仗中表現的中規中矩.但是那卻是一場順風仗,天知道他們打起硬仗來的決心會怎麼樣?

看到洛林進來,門口的軍官大喊一聲:"將軍到,全體起立."

這些軍官們立時呼啦的站了起來.

洛林擺擺手,說道:"坐下吧."

他走到自己是位子上,說道:"弟兄們,我們一支撤退的部隊撈過界了,結果被哈杜的手下給圍上了.

瓦巴多爾將軍命令我們去那些看看情況,如果他們還都活著就把他們救出來.如果他們都被人宰了,我們就要給那些阿爾摩哈德人一個好看."

下面的軍官們立時一陣愕然.

大家紛紛說道:"不是吧,這時候出這種事情?"

"是哪幫王八犢子撈過界了?等見到他們了我先砍了他們.丟我們楓葉丹林的"

更多的軍官則是抱了腦縣,然後扯著嗓子,大大地哀嚎了一聲,顯然對這時候,為了這種事情,再次出戰而很不情願.

洛林雖然也是萬分的不情願,但是身為軍事主官卻並不能表露出這種想法.

他敲敲桌子,說道:"我了解兄弟們這時候的想法,都他媽要回家了,誰要是再在這個時候缺胳膊掉腿或者丟了性命的,真的是很冤枉.

但是我們楓葉丹林的面子畢竟丟了,在阿爾摩哈德這片土地上,現在是只能我們耍流

那些個阿爾摩哈德的狗崽子不光得忍了,還得陪著笑臉說很爽.

下面的軍官聽洛林這麼說,全都是呲牙咧嘴,面目猙獰地哈哈大笑了起來.

洛林接著說道:"當然,為了照顧兄弟們,這次最好的情況,我們楓葉丹林人就是去擺擺架子,嚇唬嚇唬那些哈杜的小弟們,要是真打起來了,也是那些阿爾摩哈德的新軍上去拼命.

但是,我要說的,戰場的情況誰也說不了,到時候要走出現真需要我們上去拼命的時候,咱們這幫人卻軟了,我可是不會饒了他們的."

微心吧大人,真打起了,楓葉丹林人永遠都是械葉丹林"下面的軍官當下高聲喊道.

洛林看了眾人的情緒高漲了起來,不由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很好,各位去集合部隊,每人帶上五天的口糧,現在就開飯,兩個時後集合前往港口登船."

下面的一眾軍官們轟然答應了一聲,道:"是,大人."

然後迅走出會議室,去召集部屬了.

本次行動雖然是一次解救行動,但是為了可能出現的最糟糕情況,洛林不得不派出械葉丹林聯軍目前的最強陣容.

不過阿卜德瓦德城這里卻也是不能少了械葉丹林聯軍的人坐鎮.

洛林可是清楚地知道,自己面對的可是哈杜將軍的一方.那位將軍可是百戰驍將,戰功無數.

為免于鬧個灰頭土臉的,洛林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

萬一對方出個什麼調虎離山之類的計.豫了機會,在那坑了滌林他們把,那楓葉丹林聯軍禮淺紀最大的笑話了.

為了謹慎起見,洛林特意拉上了全部的聖殿騎士團騎士,也帶上了楓葉丹林聯軍內還未撤走的大部分騎兵部隊.

但是法師們卻不敢帶多,只有七八十人而已,留下大部隊依然盯著阿卜德瓦德城,加上阿爾摩哈德新軍會派出的三四十名法師.這個陣容也已經很強大了.

洛林回到自己的住處的時候,械葉丹林學員軍的駐地已經熱鬧了起來,士兵們開始集合,准備自己的武器干糧,廚子們生火做飯,騎兵們喂馬准備草料,後勤部隊調集物質,先一步運往港口.

洛林在凱瑟琳的陪同下,還算安安穩穩的充滿吃完了自己的一餐,隨後就前往駐地,准備帶著士兵們出了.

阿爾摩哈德新軍也很快准備完畢,從軍營里拉了出來,一萬名士兵排著長長的隊伍,走過阿卜德瓦德城的街道.

阿卜德瓦德城內的平民打開家門,默默的看著這些士兵從門前經過.

在快走到城門的時候,哈塞爾將軍轉身看著自己的手下,大喊一聲:"為了帝"

冉爾摩哈德新軍的士兵們也跟著山呼起來.

"為了帝"

"為了帝"

洛林帶著械葉丹林的隊伍來到港口的時候,天色已經微明,還帶著薄霧的河面上,數百艘大小不一的運輸船和戰艦密密麻麻的排列的,一眼看不到頭尾.

瓦巴多爾將軍帶著楓葉丹林的諸將,以及維尚侯爵帶著阿爾摩哈德政府內的部分官員,在這里為楓葉丹林聯軍和阿爾摩哈德新軍送行.

雖然是緊急作戰,但是械葉丹林軍仍然揮了自己可怕的戰力.

士兵登船,物資吊裝,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洛林和哈塞爾將軍向著送行的眾人一敬禮,然後一轉身,帶著手下走上了戰艦.

在水手們的號子聲中,船只拔鈷,解纜,升帆,緩慢的離開港口,在水流的推動下駛向河道的中央.

順風順水之下,艦隊加很快.

眨眼之間,那戰艦的風帆已經吃飽了風,船頭壓過了波浪,深深地犁開了水面,在身後留下了長長的白色尾跡,向著下游快進.

那支貴族聯合部隊出事的地方,離這里並不太遠.尤其在整個艦隊度飛快的情況下,一天一夜之後,洛林他們已經到達預訂的登6地點了.

在派出的偵察兵將登6區域完全探測清楚之後,士兵們又在船上吃了早餐,洛林他們才開始靠岸登6.

由于登6區域並不寬敞,這一行動花費了洛林他們不少的時間.

甫一登6,由阿爾摩哈德騎兵組成的前鋒隊伍,就已經想向著目標區域前進了.

在太陽升到了天空正頂的時候,洛林和哈塞爾將軍才帶著大部隊,整齊的向著百余里之外的地方進.

入夜之後,偵查騎兵回報,敵方還在交戰區域停留,並且還能夠看到楓葉丹林聯軍的旗幟.

洛林深感現在掌握的情報太少了,和哈塞爾將軍討論了半天之後,倆個人也無法確定對方的意圖,只能決定明天集中力量,先給敵人來個下馬威,解救出被圍的部隊,其他的到時候再說.

第二天,浩浩蕩蕩的聯軍出現在戰場雙方的視線里.

洛林和哈塞爾將軍登上高處,看著數里之外的戰場,都有點傻眼了.

被圍部隊和斯法克斯軍隊所在的戰場,是一個四地,中間還有一條很窄的小河溝,那支給洛林他們惹事的到黴軍隊就縮在四地的正中間.

但此時看了他們的規模,不管是怎麼看,卻也是只有幾百人的樣子.不過他們中間還豎著楓葉丹林聯軍的旗幟.

戰場的外圍是斯法克斯省的軍隊,離洛林他們最遠的是本陣,人數最多,居高臨下的看著下面的披葉丹林貴族聯軍.

其他三面前是有千人左右的隊伍組成的方陣,

洛林和哈塞爾面面相覷.

哈塞爾將軍看著那個貴族聯軍擠做一團的小小人群,不禁喃喃地道:"他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算是被人打了還是沒被人打?對方要消滅他們根本用不了幾分鍾啊?"

洛林看了看戰場的環境,雙方之間並沒有戰死者的尸體和到處散落的武器,戰場很明顯是被打掃過的.

而對方能有這種時間去打掃戰場也不起消滅了這剩下的幾百個貴族聯軍,看來自己對他們的估計是正確的,對面的那些阿爾摩哈德人卻也是不想打仗的.

他當下放下了心來.

洛林他們的出現,給戰場帶來了極大的震動.

雖然斯法克斯行省的守備軍是早毛知道了洛林他們的到來,但是看到排列在一線的足足有一里寬的騎兵線,斯法克斯的士兵們還是出了些許騷動.

而那些被包圍的人,則是看到了救星一樣,拼命的搖著楓葉丹林聯軍的旗幟,向著洛林他們高聲呼喊起來.

"有救了,又救了."

"快來救我們,求你們了."

有人甚至是抱在了一起,失聲痛哭了起來.

洛林看了看戰場的局勢,然後很是干脆地對哈塞爾將軍說道:"先把他們救出來再說,騎兵向著敵人包圍薄弱處進攻,步兵准備與敵人主力交戰,法師們在後方准備好.弟兄們,我們上"

隨著洛林一聲令下,進攻的號聲吹響.

排列在最前面的騎兵呐喊一陣,縱馬向著戰場上殺去,後面的步兵列成方陣,在軍官的口令下,整齊的開始推進.

這時對面斯法克斯的隊伍中傳來撤退的號聲,在其他三面包圍貴族聯軍的千人方陣立時轉身.向著本陣退去.

尤其是離洛林最近的斯法克斯隊伍,士兵們爭先恐後的想著側面跑去,要躲開洛林手下那些如鋼鐵洪流一般的騎兵.

洛林看著斯法克斯省軍隊在撤退時的散亂隊形,就知道這支隊伍並不是一支久經刮練的常備軍那些士兵們根本不顧陣型.只是一窩蜂的向著後方逃去.

洛林看了不由心頭暗怒,這些貴族軍真是有夠飯桶的.居然被一支地方守備隊給打敗了,這真真是太過丟人,他們的指揮官應該上軍事法

看到隔在洛林和貴族聯軍之間的斯法克斯人撤離,這些貴族聯軍剩余的人趕忙向著洛林他們這邊跑來.

看到敵人後退,自己人沖過來,洛林不得不下令騎兵停止進攻,收縮隊形,退回自己身邊.免的那些個飯桶們擋住了自己的沖鋒路線.

這剩余的七八百人叫喊著跑到洛林他們這里.

他們當下抱著洛林他們這些援軍的士兵,不住地歡呼,又跳又叫的.

而門眾幫援軍對眾此家伙們極其不感冒.個個冷著,日那種想抽他們一頓的眼神看著這些人.

很快這些自討沒趣的家伙們都安靜了下來,訕訕然地和援軍打著召呼,然後灰溜溜地向著陣後走過去.

幾個貴族打扮的人趕到洛林的身邊,這些人也知道自己辦了件破事,上來先向著洛林他們敬禮,諂笑著對洛林說道:"感謝洛林大人的援助,給大家添麻煩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洛林看著為的幾個貴族,沒好氣的說道:"你們也知道啊!不遵軍令這件事情可沒完"

幾個人互相看了看,然後陪著笑臉,爭相說道:"是,是,是,我們知道錯了,聽憑大人落."

洛林一指那稀稀拉拉的幾百號人,說道:"這是怎麼回事,你們就只剩下這些人了嗎?"

那幾名貴族全都點頭哈腰地說道:"是,是,大人,其他的那些士兵,都投降了,我們幾個可是知道自己代表楓葉丹林,當然甯死不降,在這里堅守待援的.

哈塞爾將軍一聽差點從馬上掉下來,驚訝地說道:"都投降了?"

洛林問道:"還甯死不降,他們要是想要宰光你們,現在你們已經開始臭了.

如實的告訴我,你們損失了多少士兵?有多少人投降了?"

這幾個貴族立時吱吱唔唔的互相看著,不說話.

洛林當下氣急,這里可是戰場,軍情緊急,他們幾個.卻還在這里拖延時間,不由怒聲喝道:"再不說,拉下去軍法從事."

旁邊的一眾軍官們當下齊齊地怒吼了一聲.

這幾個貴族當下連連擺手,道:"我們說,我們說."

其中一人苦著臉說道:"我們和敵人打了一場,損失了有百余個.人,然後他們就把我們給包圍了,然後就這樣了."

哈塞爾將軍驚訝地嘴都合不攏了,大聲說道:"損失了百余人你們就不突圍了?"

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我終于知道當初我們的軍隊有多無能了."

洛林現自己很是丟了面子,立時氣的腦門上青筋都蹦起來了.手摸著馬鞭就想跳下去抽他們一頓.

他很喘了兩口氣,瞪著那幾個貴族,厲聲說道:"那些人是怎麼投降的?"

"大人,我們丟了所有的插重,被包圍了整整三天之後,那些阿爾摩哈德人在我們對面殺了幾頭豬燉肉,那些意志不堅定的家伙就叫嚷著要投降,我們網想穩定軍心,那幫士兵們就都跑過去了."

哈塞爾將軍和其他軍官們這時已經呆住了,呆呆的看著這幾個貴族,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洛林定定的看著這幾個貴族,自言自語似的說道:"就幾頭豬,他們就投降了?"

這些貴族羞紅著臉點點頭.

洛林突然捂著肚子肚子趴在馬背上大笑起來,其他的軍官這時也回過勁來,被洛林感染的也笑得前仰後合.

這幾個家伙羞愧的恨不得找個殼子鑽進去.

洛林搖搖頭,直起腰,對著他們幾個,咬牙切齒地罵道:"滾,滾,滾,滾,滾到後面去,楓葉丹林人的臉讓你們丟盡了,我沒功夫收拾你們,你們就等著瓦巴多爾將軍扒了你們的皮"

這幾個家伙如蒙大赦一樣,迅轉身想著後面跑去了.

洛林這時喘了口氣,說道:"哎喲,這個太可笑"

說完之後,氣極之下,厲聲高叫道:"整隊,整隊,進攻,我們得把丟到冥王馬桶里的面子給找回"

悄令兵當下不敢怠慢,摘下了軍號,然後鼓起了腮幫,拼了命地吹了起來.

軍號那特有的嘹亮聲音立時傳遍了整個戰場.

一眾楓葉丹林軍官聽了那軍號聲,當下對著自己手下的士兵們一陣怒罵踢打,讓他們以最快的度整理好陣型.

洛林他們這邊開始重整隊伍,在此同時,那些阿爾摩哈德的新軍則是邁著整齊的步伐,有條不紊地向前開去,准備去進攻對面斯法克斯省的軍隊.

這時,只見一隊騎兵從對面的隊伍中馳出,他們的騎槍頂端.高高地舉著白旗,向著洛林他們這邊快馳來.

洛林看了,不由一皺眉頭,然後對手下說道:"去看看."

一隊騎兵向著他們迎了上去.

很快,兩支隊伍面對面站在一起,交談了一會之後,又各自回到了自己這斑

騎兵向洛林回報道:"矢人,對面的主帥想要和您談一談,就在雙方之間,他不會帶手下過來."

"哦?"洛林笑了笑,然後冷然說道:"哈塞爾將軍,一起過去看看他說什麼吧."

"是的,大人."哈塞爾將軍看了看他,然後答道.

這時,就見一個騎士從斯法克斯的隊伍中走出,向著洛林他們這邊慢慢地走了過來.

洛林和哈塞爾也一抖缰繩,也縱馬迎了過去.

不過洛林扶了扶腰後的短槍,在此同時,也是小心的將龍魂石攥在了手里.

他們來到了戰場中央.

走近之後,洛林看到對面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壯漢,方正的臉龐,絡腮的大胡子,身上套著一套華麗的鎧甲,兩手空空的樣子.

對面的這個人沉著臉,看著洛林和哈塞爾,在距離十余步的位置,當下一帶戰馬,停了下來,然後高聲說道:"可是洛林伯爵閣下.我是斯法克斯省總督宇爾涅德"

洛林點頭說道:"我就是洛林,這位是新軍統領哈塞爾將軍,宇爾涯德總督閣下您好."

宇爾涯德總督一指洛林,冷冷地大聲說道:"你們械葉丹林人違反了合約,擅自侵入停戰地區,我們將不惜一切代價的保護我們人民的安全.我們要求你們楓葉丹林人對此作出鞘釋."

洛林聳聳肩,說道:"好吧,我們就是越界了,但貴方的行為也出了合約約定的范圍,我們保留我方自由行動的權利."

宇爾喔德大聲說道:"你這是在強詞奪理,我們斯法克斯人的行動完全是正確和有理的,反倒是你們,現在還不認賬嗎?"

"關于我方越界的行為,你們應當先通知我們械葉丹林聯軍總部,由我們解決我方越界軍隊的行動,而不是擅自動進攻,現在所造成的局面,要由你方負全責."

宇爾涯德總督說道:"見鬼,你們都打進來了,難道我們還不能反擊,你們楓葉丹林也從來沒說過什麼解決辦法."

洛林呲著白牙,一笑說道:"這個解決方式是我們械葉丹林制定了,沒通知你們嗎?哦,抱歉啊,我們給忘了."

宇爾涯德總督驀然變色,厲聲說道:"你是在嘲弄我們嗎?如果不是我們寬宏大量,你們械葉丹林的這支隊伍早就沒有了."二,二爭了一聲.毫不相跟著大聲的說道!"如果不:二六.你們斯法克斯也早就跟著沒有了."

宇爾涯德總督一滯,然後怒聲喝道:"告訴你,我們斯法克斯人不吃威脅.我們戰場上見."

洛林笑道:"求之不得,皇後陛下早已授予我們楓葉丹林聯軍在阿爾摩哈德的自由行動權利,我倒要看看,你們這些違抗皇命的人會有什麼下場."

宇爾涯德總督不由一頓,然後道:"你們不要欺人太甚,我們背後有著"強有力的支持,你們楓葉丹林人現在這點兵力,討不到什麼好處."

洛林不屑地"切.了一聲,說道:"不就是那個二五仔哈杜嗎,你去給他當馬前卒送死,我想他會很高興的.

我們楓葉丹林人雖說走了不少,可對付你們這些總卓們還是綽綽有余的,而且哈塞爾將軍可是很缺乏功勞的."

哈塞爾也僵硬著臉孔,點了點頭,然後生硬地說道:"能擴大皇後的恩澤,是我們新軍的榮幸.好像總督大人當年的任命,皇後也走出過力的."

宇爾涯德總督恨恨的看著洛林和哈塞爾,說道:"我們懷著和平的希望來處理這件事情,你們卻這樣對待我們,這就是你們號聲公平正義的楓葉丹林人的方式嗎?"

洛林愕然一愣,然後說道:"總督大人,您多大了年紀了?那些騙小孩子的玩意,你也信?

好了,總督大人,我不想在這里和你玩什麼外交游戲了,我女朋友還在等我回家吃飯那,我了解你們的想法,我想你也知道我們的意圖,直說了吧,你把人放了,再道個歉,我們也就回去了."

宇爾涯德總督怒哼了一聲,然後斷然說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們是受到損害的一方,應當由你們道歉."

洛林一聽他的話雖然強硬,但是卻已經默許了放人的事情,當下心里底氣更足了,暗歎了一聲,心中想道:不管是從南極到北極,拳頭硬才是真

洛林笑了一下.然後說道:"宇爾涯德總督大人,我們械葉丹林什麼都吃,就是不會吃虧,我們楓葉丹林人丟不起這個人,如果您硬要落我們的面子,那我們楓葉丹林人只有自己找回來了.有句老話,臉是自己掙的,面子是別人給的."

宇爾謹德總督聽了洛林話中的威脅,但是卻也是毫不害怕,說道:"你們丟不起那個人,那我就能了?我要是照你們那麼說的,一個家族的人就別想出門了,阿爾摩哈德人的吐沫能淹死我們."

聽到這個總督到底是服了軟了,洛林也不強求,畢竟他也是真的不願意打這一仗的.

洛林說道:"那樣吧,宇爾涯德總督閣下,我們各退一步,您放人,並對我們的損失作出補償,我們就回去了.

直說了吧,瓦巴多爾將軍現在已經是功成名就了,頂著戰神的光環,瓦巴多爾將軍是不會讓自己沾上這個汙點的,無論怎麼樣楓葉丹林人是不會丟這個臉了,你們斯法克斯人一點機會都沒有.

您同意了,我們就回去,您不同意,我們就到斯法克城里去,將那幫貴族聯軍的擅自行動變為一次成功誘敵行動,您自己考慮."

他頓了一下,然後冷然道:"我是懷著誠意而來,但是還請您不要讓那代表了和平的橄欖枝從手中滑落"

宇爾涯德總督看著洛林咬了咬牙,臉上數變,但是看到洛林一臉的冰冷.最終還是歎息一聲,說道:"為了我們斯法克斯百姓,好吧,你贏了."

他頓了一下,然後看向了哈塞爾將軍,又接著說道:"還有,將軍,請轉告皇後陛下,我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保護我這里的一方百姓,盡自己總督的職責,對于皇後陛下的恩情,我宇爾涅德是一直銘記的,我們斯法克斯的稅賦,一直都是繳納給都的."

說著,以手撫胸,在馬上恭敬地低頭行了一禮.

哈塞爾將軍點了點頭,然後干巴巴地說道:"我會向相大人轉達的."

宇爾涯德總督轉而對洛林說道:"我會讓我手下和您商量.再見吧,洛林大人,我們阿爾摩哈德為了皇帝和德斯皮的愚蠢已經付出了太多,但我們依然是偉大的阿爾摩哈德帝國.還有"

宇爾涅德總督看著洛林,面上帶著虛假的微笑,然後說道:"你們的人也太能吃了."

他最後想要嗆洛林一句.但是洛林卻是何等樣人,豈會讓他如願,當下只是聳聳肩,然後微笑著沖宇爾涯德總督點點頭,然後看著宇爾涯德總督轉身離去.

洛林看到宇爾涯德總督的背影,不由伸手一指,然後恨恨地對哈塞爾將軍說道:"這個家心…"

哈塞爾將軍笑著說道:"是個老狐狸,我知道."

洛林一愣,當下也是哈哈笑了起來,說道:"對了,皇後陛下當年幫這個總督,是怎麼回事?"

哈塞爾將軍大笑著說道:"也沒什麼事情,就是在任命書上蓋一個.章,我那麼說.只是給他一個台階下而已,沒想打這個家伙直接就坡就滾下來了."

洛林也跟著哈塞爾將軍大笑起來.

隨後宇爾涯德總督釋放了主動投降的那近三千名俘虜,派來了自己的手下.到洛林這里商談,對這支楓葉丹林的貴族聯軍,每人補了十幾個金幣之後,就咬牙切齒的對著洛林一頓咒罵,將軍隊收縮,看著洛林他們大搖大擺的撤走了.

當下一眾小貴族軍被洛林眾人名為送護,實為押送之下,全都是垂頭喪氣地來到了哈夫斯港口,然後坐上了運輸船,返回械葉丹林.

他們到了那里之後,還要進行集中休息整編,清點人數.然後認真地由楓葉丹林指揮部評定軍功.

該獎金的獎金,該獎狀的獎狀,當然了該打屁股的,楓軍的憲兵隊也是絕對不會手軟.

等這一切全都結束之後,這支跑來揀便宜,橫財的兵痞們這才會就地解散,各自回家.

在港口之上,那些小貴族軍們撅著屁股,鬧哄哄地爬到了運輸船上,然後站在了船舷甲板處.看著下面的樓軍士兵,很是一臉的幽怨.因為,他們感到自己還沒有撈夠,就要離開了,白白地放棄了這麼一個大好的機會.

而在港口上站著的披軍士兵們抬起頭,看著船上的小貴族軍士兵們,他們也是一臉的明悵.

因為對方已經可以回家了,但是自己卻還要留在這個地方,繼續苦熬.再這樣呆下去,家里的女朋友不知道守不守得住?會不會跟了別人跑了?家里的那頭老母豬不知道下沒下崽兒?田里的犁是不是該再回一下爐了?(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在她回去之前的那幾個晚上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回家的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