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大海上的幸福生活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大海上的幸福生活

海業卜,戰艦如云,帆牆林那支艦隊是如此的巨大.

在沉沉的暮色當中,從那廣闊而且平靜的海面上,遠遠地望去,可以看到那些戰艦上面亮點,數以百計的燈火.如同是天上的繁星墜入了人間.

讓人看了.一時也是分不清哪兒才是天上.哪兒才是人間

遠遠地歡快的歌聲傳了過來.

"我們是海盅

英勇的海盜.

我們是海盜

快樂的海盜.

聽從那來自內心的呼喊.

收起纜繩,

揚起風帆,

去追尋閃亮光的妾金與財寶

那船上的人們一遍又一遍地縱情高歌,中間偶爾還雜夾著熱烈歡呼,轟然碰杯,然後舉酒痛飲的聲音.

他們出的那巨大的聲響,吵的海底的魚兒都是異常憤怒,然後拖家帶口地逃走了.至于海上路過的其他船只,看到那桅杆頂上懸掛著的紅楓戰旗,當下知道這群流氓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當下也全都是遠遠地避開.

巨大的戰艦壓碎了海浪,激起無數細碎白色的飛沫,然後在風神埃俄洛斯的照顧之下,飛快地向遠方馳去.

在那巨大的戰艦之上,眾人一邊隨著那一起一伏的海浪,搖晃著身體.一邊或是放聲大笑,或是高聲唱歌,再要麼就將自己酒杯當中的那帶著泡沫的啤酒灌進肚子里面.

這時有音樂聲響了起來,當下在眾人中間引起了一陣轟動.眾人紛紛地爬了起來.和身邊的同伴們一起,在那音樂聲中,東倒西歪地跳起了舞蹈.

他們一邊將自己的大腳丫子重重地跺著甲板,將那甲板踩的咚咚直響,一邊仰天長嘯,高聲怒吼,出了鬼哭狼嚎的聲響.好像只有這樣,才能盡情地釋放著自己愉快的心情.

對于這些氣血方網的年青人來說,這並不奇怪.因為他們打贏了戰爭.搶來了大量的財寶,回家之後就可以過上自己舒舒服服的小日子

.

等到他們折騰的再也跳不動了,就聚在一起,互相談論著自己未來美好的生活.

沒結婚的,想著現在自己有了錢,回去之後,就可以眼界再稍稍高一點兒,找一個能干的,再稍稍漂亮一點兒媳婦,改良一下自己家的品種.

結了婚的,就想著回去之後,給自己家的婆娘買上一點兒好東西,好好地慰勞一下.畢竟出來了這麼些的日子,家里由著那一個女人操持,肯定是受了不少的苦.

錢多一點兒的,想著是不是想辦法也去捐一個爵位,

有人甚至是計劃著要不要再買一塊地,兩頭牛.擴大一下再生產能力.這樣一來,就可以和了家鄉的地主老爺平起平坐了

燈光照在他們的臉上,全都是折射出一種被稱為幸福的東西.

他們縱然是當過了兵,經曆過了生死考驗.但是卻還全都只是一群小民百姓,質地純樸的青年.沒有什麼偉大的理想.只是想著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娶個老婆,生幾個孩子.有個熱坑頭.這已經是他們人生最大的理想了.

放羊,賺錢,娶婆娘,生娃.然後再讓娃子去放羊,再讓娃兒娶媳婦兒,,如此循環.生生不息.自覺或是不自覺地運用自己的動物本能,將人類繁衍下去.

哪怕是再牛叉的人物,既使是貴為一國的皇帝.也是不過如此.充其量,也就是將那放羊改成打仗.搶地盤,然後娶更多的婆娘,生更多的娃,,

如果是跳出了紅塵,脫三界來看,這看上去好像是什麼都沒有,像是一個無限的死循環一樣,極為無聊,無趣.讓人絕望.

但是卻不知當人沉浸其中的時候,卻是充滿了酸,甜,苦,辣,咸,各種的滋味.別的不說,光是那最為原始的,最為本質的繁殖行為,就已經讓其中的絕大多數人欲仙欲死,不能自拔了,"

在那艦隊的一艘巨大的帶有諾曼飛鷹標志的戰艦之上.

在那下層的船艙當中,這里卻已經是一片平靜了.

雷歐在那財寶箱當中折騰夠了.已經是躺到在了其中一個箱子上面,小臉朝上呼呼的大睡了起來.上身的衣襟皺亂不堪,露出了半截鼓鼓囊囊的小肚子.在此同時,左側的鼻孔當中也是吹出了一個白色的泡泡,隨著打斯時出的呼聲,時大時極是可笑.

而在他的旁邊.薇拉不知何時已經是換上了一件繡了粉紅色小熊的寬大睡衣.將四五個箱子全壓在了身下,然後趴在了上面.也是一臉幸福地呼呼大睡.

秀麗而略帶卷曲的藍色長圍繞在了那張俏麗動人的臉龐,露出了嫣紅的嘴角,還有筆挺秀巧的瓊鼻.長長的胰毛緊緊地閉著,完全遮住了那雙藍寶石一樣清澈動人的美眸.

不時地,她還輕輕地出了兩聲囈語:"我的財寶"哈"我的……誰都不給.我的

看她的模樣.顯然是揮了龍族的本能,打算一直待在這里,看守這些財寶.而且還是誰碰上一下,就狠咬他一口的那一種.

而在那艙房的深處,洛林與凱瑟琳兩人卻是坐在了燈光照不到的地方,低聲細語地說著話.

在他們的腳邊.橫七豎八地擺放著數個酒瓶,看那樣子,已經是被兩人喝光了.

凱瑟琳那白哲動人的俏臉之上,也是顯出了兩團紅暈,秀眸當中散出一種奇特的光芒,格外的明豔動人.

兩人靠在一起,靜靜地聽著遠處傳來的歌唱聲.還有那海浪拍打著船體所出的聲間.再看看身邊這些財寶,全都有一種如在夢中,不太真實的感覺.

半天之後,凱瑟琳一指了那些財安,然後感歎道:"洛林,知道嗎?我可也是沒見過這麼多的財寶"

洛林一愣,道:"妮可,你這是什麼意思?想誇獎我的話,明說就行了.不用這麼拐彎兒抹角兒的.我抗的住的."

凱瑟琳嬌嗔著抽出手來,在他的背上輕輕地打了一下.然後道:"我雖然身為長公主.執掌了東方行省的財政大權.說起來,隨隨便便地劃一筆出去,也是十萬二十萬,成百萬,甚至是上千萬的也是有舊屆今都是財面上的數少有機會可以身臨其境地感義

.

說著,她抬起手來,向了四周一圈一刮,道:"光是這里的財寶,據我的估計就不下于千萬金幣.抵得上我們東方行省一年的稅收了."

她頓了一下,然後看向了洛林,下了一個結論,道:"你也真是太能刮"

洛林當下一陣氣苦,然後伸出手來,在凱瑟琳那纖細如柳,堪堪不可一握的纖腰上狠摟了一下.

凱瑟琳立時嬌軀一僵.眼中顯出了迷茫的神色,緊接著反應了過來.嬌嗔著在他身上輕輕地打了一下.

洛林那是何等樣人,立時順竿往占爬.

他慘叫了一聲.然後一個趄趔,假裝摔倒在了凱瑟琳豐挺的懷中,緊接著,將自己的雙手摟住了凱瑟琳那纖纖不堪一握的小蠻腰.然後將自己的頭在凱瑟琳豐挺的酥胸當中很蹭了幾下,大占便宜.

凱瑟琳當下大羞,用力地在他的後背上拍打了幾下.

洛林當下也不起身,只是略略地擺動了幾下腦袋.

凱瑟琳立時就感到一股酸麻的感覺從自己的胸中傳來,直透了心底.當下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條件反射一般將自己彈性驚人的豐挺酥胸挺的更高.就像是在某種誘惑一樣,一陣忤枰地狂跳.

洛林當下更是毫不客氣.一抬頭,網要有所動作.

凱瑟琳當下心巾更慌.急忙伸手好了洛林可惡的腦袋按在了自己的胸前,然後酥胸急起伏.嬌喘了幾下,強自鎮定地嬌聲哀求道:"你,你,你別枷,"

洛林當下老實了下來,一動不動地伏在了她的嬌嫩豐挺的酥胸當中.但是從那衣襟的縫隙當中看到了凱瑟琳那一片豐白膩滑的玉團已經在擠壓之下,有些變形.當下在酒勁之下,惡作心起,向那豐胸當中輕輕地吹了口氣.

凱瑟琳當即如遭電擊.直感到那股熱流像是利箭一般,透過了薄薄的衣衫,直擊心底.

她低低地嬌呼了一聲.然後僵硬地佝僂起自己嬌美動人的身軀.隨即卻又是長長地歎息了一聲.極為艱難地低聲罵道:"你,你這個混蛋"

緊接著,那僵硬的嬌軀如雪山崩塌一般軟到了下來.

洛林抬起頭來.看到凱瑟琳那雙原本明亮動人,像是女神一樣漂亮的灰色秀眸微微地眯了起來.眸子里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霧氣,幾乎快要滴出了水來.俏臉之上一層瑰麗的粉紅色,只是呆呆地看著自己,那櫻唇一兮一張,呼出的芳香氣息也是火熱滾燙.

洛林不禁猶豫了一下.

凱瑟琳看了,雖然是心中枰枰狂跳,全身酸軟無力,但是卻還是秀眸一轉,眼波嫵媚地流動了一下.然後強撐著低聲啐罵道:"你個沒膽鬼,"

說完,俏目一閉,嬌羞的側過了臉去.欲拒還迎,大是任君品嘗的意思.

洛林看了,當下酒勁上湧.也是顧不得了許多,當下俯下了身去,然後輕輕地咬住了凱瑟琳的櫻唇.細細地品嘗了起來.

凱瑟琳當下不禁低低地嚀嚶了一聲,旋即雙手緊緊地摟住了洛林的腦袋.如春蔥般的十指,用力的叉入了洛林濃密的黑當中.嬌軀不住地劇烈顫抖.在那深情的熱吻當中完全如墜了霧中,飄飄蕩蕩地不知身處何處了.

洛林一邊低頭吻著懷中的玉人,一邊將自己的大手在她的身上不住地輕輕摸索.光潔的俏背.挺翹緊繃的香臀,修長的美腿,豐滿高聳,彈性驚人的酥胸,

雖然還是隔著那一層衣衫,但是卻還是可以感受到凱瑟琳那凝脂一般光滑細膩的肌膚,嬌嫩的如同柔水一般.

凱瑟琳的嬌軀當下顫抖的更是激烈了起來,肌膚的溫度也是急劇升高,到了後來變得異常的滾燙.

她感到洛林做怪的大手,卻是不由嬌嗔著,嫵媚地張開秀眸,看了他一下.出了一低低的一聲如嬌似喘的呻吟:"洛,,林,不,,不要,"

雖然是口中說著不要.但是那雙纖巧的雙手卻是拉起了洛林的大手,像是拒絕,但是卻又像是引誘一般地按在了自己的腰帶上面.

洛林得了暗示.當下更是食指大動,理直氣壯地伸出了手去.解她的腰帶,但是解了半天,卻是現那腰帶設計極是古怪,怎麼也是解不開,著實是很沒面子.

凱瑟琳看了,不禁狠白了他一眼,隨即忍不住撲哧一聲,低低地笑出了聲來.

洛林當下氣急,學了安祿山同學好榜樣,伸了大手,在凱瑟琳的豐挺高聳的酥胸之上很抓了一把.

凱瑟琳當即如中雷擊.低低驚呼了一聲,纖腰扭動了兩下,然後一下子又軟倒了下來.

她深深地看著洛林的眼睛.然後像是挑釁一般地一抬自己精致完美的下巴,

在那腰帶上輕輕一按.只聽"咔"地一聲輕響,那腰帶一下子松了開來.

原本緊束著的衣襟立時散亂了開來,露出了中間寬大的縫隙,透過了那縫隙,可以看到下面如雪一般光滑白哲的嬌嫩肌膚.

洛林不由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仔細地欣賞起凱瑟琳那如雅典娜女神一般完美動人的身形,如同是上天最佳的造物.

完美無暇.增一分則太長,減一分則太短.

凱瑟琳等了半天,卻仍然不見動靜,然後睜開了眼睛,看到洛林只是呆呆地看著自己,不由又是驕傲,又有些氣惱.

她抬了自己纖手的尾指,在洛林的衣襟上輕輕地一拉,立時就將洛林爵爺給拉了過去.

兩個人網要再有所動作,這時就聽旁邊傳來了雷歐的一聲大喝:"別動,揍你"

洛林兩人立時嚇了一跳.

他們這才醒悟了過來.剛剛實在是戀奸情熱了一點兒,這房中還有其他人在呢.他們急忙閃電一般地分了開去.然後強自鎮定地向了旁邊看去.

卻見雷歐又呢喃了幾句,說了幾句夢話,然後翻了一個身,撅著屁股,又接著呼呼大睡起來.

洛林兩人這才知道.原來那個小痞子這是在夢話.

他們放下心來,然後相視一笑.隨後凱瑟琳略略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後拉了洛林,兩個人像是做賊一樣,溜了出尖,沿著舷梯.來到了凱瑟琳的艙房當中,緊接椅那艙門緊緊地關了起來.

在那黑暗當中,凱瑟琳一轉身.伸出了雙手,緊緊地摟著洛林,用力地將自己的酥胸擠向了洛林,絲毫也不在意自己完美的豐胸已經在那擠壓之下,變了形狀.

那張俏臉已經變的通紅,映襯著如雪膚櫻唇,美豔不可方物.

她嬌喘了幾下,然後呢喃著低聲說道:"抱我啊,你個死人,"

洛林接了命令,當下也是不敢怠慢,一伸手,將凱瑟琳攔腰抱了起來,然後大步向了那張華麗舒適的大床走了過去.

第二天早晨,洛林被外面的海鷗的叫聲給吵醒了過來,剛剛一動身,立時現凱瑟琳仍然在沉睡當中,但是卻如同八爪魚一樣,仍然緊緊地纏著自己.

那雙修長緊致的美腿,緊纏著自己的雙腿.雙臂也是緊緊地摟抱著自己,就像是在抱一個巨大的玩具一樣.

感受到懷中的動靜,凱瑟琳立時也是醒了過來.

她睜眼看了看洛林,當下又是俏臉一紅,又將雙眸緊閉了起來.但是隨後卻又是將自己那動人的雙眸睜了開來.

洛林看了.不由咧嘴一笑,道:"嗨.早.

凱瑟琳也不由覺的有些尷尬,但是又覺的躺在了洛林的懷中極是舒服,不願意出來,當下強忍著羞意,在洛林的嘴上一吻.道:"早啊,不過我還要再睡一會兒,昨天睡上真是累壞了,"

說完之後;這才感到話中意思有些不對,看了洛林,又伸出了粉拳在他的胸膛上輕輕打了一拳,以示懲罰.

洛林不由一笑,然後伸手緊等地摟住了她.

凱瑟琳當下,淡淡地哼了一聲,然後纖腰款款地扭動了兩下,在洛林的懷中換了一個最為舒服的姿勢,趴在了他的身上.

她也不閉眼睛,而是看向了洛林,突然問道:"我和阿黛兒比起來,誰更好一點兒?"

洛林立時嚇的魂飛魄散,一陣頭皮麻.他強笑了兩聲,道:"妮可,你說什麼啊?我聽不明白."

凱瑟琳當下伸了手指在洛林的鼻子上很夾了一下,道:"少裝了.那天早上.黛兒穿了一身的睡衣從你的房中出去.可是有人看到

洛林不由一滯,然後苦笑了起來.

凱瑟琳仍然毫不罷休,又接著問道:"我和黛兒比起來,誰更好一點兒?快說,不許敷衍我.否則"否則要你好"

說著.示威性地一皺自己挺翹可愛的鼻子.

洛林不禁遲疑了起來.他可是知道女人在說要你說實話的時候,你如果是說了假話,那耳是很慘的,但是如果真的說了實話,那可是更

他想了一下,剛要說話.

就在這時.就聽了門外傳來了一陣劇烈的踹門聲響.緊接著,一個童音響了起來,道:"妮可,妮可.我找不到老大了,你看到他去哪兒了嗎?"

兩人立時嚇了一跳,全都安靜了下來.然後看向了那扇緊閉著的房門.幸好的是,那扇房門的門栓雖然並不是太結實,但是對于抵抗一個孩童的力氣來說,卻也是足夠了的.

雷歐在了門外很踢了幾腳,卻現里面仍然是毫無動靜,當下不禁怒道:"這麼大的人了,居然還睡懶覺.還怎麼叫都叫不醒,真是該打屁股"

說著.又在了那門上重重地踢了一腳,這才很不甘心地轉身走了開

.

洛林兩人又等了片刻,聽到門外確實是沒有了動靜,兩人這才慌忙地跳了起來,各自抓起了昨天晚上到處亂扔的衣服,胡亂地穿戴了起來.

洛林穿好了衣服,轉身看到那張大床上異常的凌亂,像是被野豬拱過的白菜地一般,當下就要走過去,幫了收拾.

凱瑟琳看了,一邊系著內衣的扛子.一邊急忙攔下了他,道:"這里我來收拾就行了,你快出去吧.

趁著現在外面沒人.萬一等一會兒被人看到了,可就真的不好

說完.看了洛林,愛極之下,然後雙手摟著他的脖子,踮起了腳尖,又是深情地獻上了一吻.

只是在戀奸情熱之下,這一吻,又是難分難解地吻了半天.

過了好一眸子,兩人這才分開,凱瑟琳聽了外面的人聲,當下也是顧不得許多.打開了房門,將洛林重重地推了出去.然後又將那門重重地關上.生怕是再多看了一眼,就會控制不住.再也不放了他出去一樣.

她背靠著門板,略略地休息了一下,然後看著那床上凌亂不堪的樣子,不禁想起了昨夜的激烈無比的戰況,當下忍不住俏臉又是一紅.然後喃喃地道:,"早知道這樣,早就應該多灌他一點兒酒的."

她一邊說著,一邊邁步向著床邊走去,但是網一抬腿,立時忍不住低甘財也呻吟了一聲,然後強自忍著,小心翼翼地減小了步幅,這才向了床邊走去.

她卻不知道,洛林來到了外面,立時就面臨的尷尬局面.

洛林剛一出去,就看到了幾名諾曼的軍官從了下層的甲板上上來.

他們互相看到了對方,全都是愣了一下.

緊接著.那幾名軍官醒悟了過來,他們打了一個哈哈,然後假裝沒有看到洛林.自顧自地又回頭走了開去.

開什麼玩笑,他們可全都是儒略大公的手下.可是知道自己家那個.大老板是個什麼樣的德性.

自己跑去跟了他說:"殿下,您的女兒和洛林伯爵兩個人就像是西門慶和潘金蓮一樣已經是勾搭成奸.

他怎麼收拾洛林,自己是不知道.但是那個殺人狂魔在氣急之下.自己卻是絕對會被碎尸萬段,滅了口的.

因此上,按了"瞞上不瞞下"這一官場鐵律來講,為了自己的命,這種事情自己還是假裝沒有看到的為好.

再說了,洛林已經鐵定是未來的金牌的大駙馬了,自己這些等級的人物,巴結人家還來不及那,看來等有機會了一定要和洛林伯爵套套近

.

在海上漂過了一天又一天,洛林兩人戀奸情熱.他每天晚上偷偷摸摸地和了凱瑟琳進行一下關于哲學上的討論.

不過縱然兩人是打的火熱,但是白天畢竟還是有人看著的.每天白天又開始陷入那種無所事事的狀態里,每天里,只能看到的是四周的戰艦和無邊無際的海水.唯一好的情況就是可以好好地補一下夜里的睡眠不足的情況.

春季還是海上風雨多的時候,連著遭了兩次風雨,將所有的人都搖得七葷八素的.

計算著時間,離板葉丹林學院已經沒多少路程了,但是海上生活的無聊折騰的大家唯一可作的事情,就是睡覺,馬上就要到家的誘惑,也不能讓眾人打起精神來.

洛林他們幾個乘坐這一艘巨大的戰艦,船上空間還算寬敞,尤其是凱瑟琳長公主殿下和未來的皇帝陛下雷歐小公爺在這里.茹曼帝國這支海軍的司令打起了十二分精力,將這個事情作為嚴重的政治事件待,為了讓眾人在海上過的舒服.可謂是想了不少辦法.

這一路來,洛林的日子還過的不錯,尤其是薇拉兜里無盡的零食,引得一群海鳥老是在洛林他們頭頂盤旋.

每天白天.洛林在船尾扔下魚竿,然後舒舒服服的躺著躺椅上,在戰艦緩慢的搖擺之中打著瞌睡.

凱瑟琳像是所有害怕曬黑了的女性一樣,對在甲板上的活動敬而遠之,老老實實的呆在船艙里.

雷歐則忙著和魚竿較勁,扔下一次魚餌,不到三分鍾就拉出來看看,然後再扔下一次魚餌,這樣無聊的折騰著.

薇拉坐在船尾的欄杆上,一邊嘴里嘎嘣嘎嘣的嚼著不知名的零食,一邊在那里給雷砍亂出注意.

海浪聲,風幟聲,桅杆的嘎吱嘎吱聲,除此之外,連水手們都是沉默不語的.

這個突然傳來一聲大喊:"是大6,是大6.我們到家了."

這一句話引起了附近的騷動,甲板上的人都湧到船頭,大聲喊著:"在哪?在哪?"

隨後這些騷動開始傳播,聽到的人都紛紛大聲喊著:"看到6地了?在那里."

性急的直接爬上了桅杆了,向遠處眺望,然舟大叫:"看到了,看到了."

艦隊頓時沸騰了起來,憋在船艙里的眾人全都湧了出來,擠在甲板上歡呼.

"終于要到家了."

"表妹,我回來了."

"老婆,我掙到錢了."

凱瑟琳也從船艙里走出了,手搭在眼前想著遠方眺望.除了水平線上一條黑色的線條之外,什麼都看不清楚.

"什麼嗎?明明什麼都看不見."凱瑟琳不滿地嘟囔道:"在海上漂久了對皮膚不好."

洛林走到凱瑟琳身邊,抬手伴著凱瑟琳的下巴,道:"讓我看看,沒有嗎,還是這麼嬌嫩."

凱瑟琳喜不自勝的說道:"真的?真的?"

"真的,又白有嫩.手感好極了."洛林點,頭說道.

"那就好.我還是會船艙里接著養吧.海風把頭都吹亂了."凱瑟琳喜滋滋的轉身回了船艙.

洛林本來想說.皮膚那麼好不用再保護了,出來陪我釣魚吧.

但是沒想到凱瑟琳干干脆脆的回去了,只能歎了口氣,無聊的接著縮回自己的躺椅上.

除了雷歐在擺弄魚竿.不見了薇拉的身影,洛林問道:"薇拉

?"

雷歐頭也不抬的伸手向上面一指,之間薇拉這是已經爬進了桅杆上的膘望台,將原本在這里值班的水手擠到一邊,在那個狹小的瞻望台上又跳又叫的.

洛林看著薇拉興奮的樣子,笑了起來,洛林現在知道.對于龍族來說,天空和6地都是他們的地盤,但龍族獨獨對海洋無能為力,在一陣子在海上漂著.雖然有洛林和雷歐陪著她玩,可是就這樣也把薇拉給憋壞了,

雖然已經能夠看到6地了,但是剩下的航程也會短了,楓葉丹林聯軍的將士們在船上熱鬧了一會之後,現他們離登6依然還有不少時間.只得怏怏地接著回道船艙里打牌,睡覺了.

用雷歐的話說就是:這幫傻瓜,膘兩眼就把6地能把6的看近了?浪費時間.

又用了一天一夜的時間,到第二天早上,天網開始灰蒙蒙的亮,洛林就被薇拉給搖了起來.

"少爺,少爺.快起來看,快看."薇拉興奮地說道.

洛林迷迷糊糊的從床上被薇拉拉了起來,還沒等站穩,就被薇拉拉了一個趔趄,然後被拖著著走出了船艙.

薇拉拉著洛林走到甲板上,歡快的指著兩邊說道:"少爺快看,我們進海灣了."

洛林揉揉迷糊的眼睛,看到經過一夜航行之後,龐大的艦隊已經駛進了楓葉丹林外的海灣.

在灰蒙蒙的天色下,兩邊都是黑褐色連綿起伏的6地,洛林甚至能看到由他和雷歐的那家公司修建的風車.

薇拉抱著洛林的胳膊.說道:"我們馬上就要到楓葉丹林了."

洛林在連綿的海風當中已經清醒了過來,點頭說道:"是啊,我們要會楓葉丹林,老子現在有錢了,要過暴戶的生活,我要報複以前沒錢的日子.說吧,薇拉,你想要什麼,我買給你."

薇拉興奮地跳了起來.說道:"少爺對我最好了,要金箔美食店最貴的點心.所有的都要,每種十磅.好嗎少爺?"

薇拉抱著洛林是手臂使勁撒嬌,飽滿的胸脯在洛林的手臂上擦來擦去,幸福的洛林都軟了.

薇拉可是知道.一旦自己這樣請求洛林,不管什麼條件洛林都能答應.

洛林趕緊拉住自己的小女仆,薇拉再這麼玩下去,洛林的命就沒了.

洛林拍拍薇拉的腦袋.說道:"你可真好養活.好,咱們回去了把那個坑人的金店都給買下來."

薇拉道:"不是金店.是美食店了.少爺掏錢的時候不許反悔.

洛林笑著說道:"我保證,薇拉,你自己不是也有一大筆黃金和寶石了嗎?花錢要大方一點."

薇拉歎了口氣.撅著嘴說道:"不行啊,我媽媽說了.我得攢夠了五千萬金幣才能回去,還得給媽媽爸爸准備禮物.不省著點花怎麼行哪."

洛林想起了薇拉母親.藍龍女王瑞安利亞斯,不禁為薇拉感到有點可憐.在這種父母的管教下,佩牲千紀小小的就的出來做童工.薇拉了解洛林的想法,一跺腳,說道:"才不是,我爸媽對我可好了,只是我們族里的規矩.小孩子都要去給大人幫忙掙錢的.少爺對我也很好."

洛林搖搖頭,說道:"你們族里的成長教育還是抓的很緊啊."

薇拉點點頭,說道:"就是啊,少爺,你不知道啊,越是年紀大的越欺負人,每次干完了都扣工資."

跡有那,有錢了少爺也要把家里的城堡修一修,我們住的那個城堡好爛,很多地方都塌了.一下雨院子里都沒法走人了."

洛林豪邁地說道:"修.回去就修,少爺我要修就修個大的,客廳要五百平的,臥室要三十個,廚房要五個"浴室要就照著帕提亞宮廷里的來,放滿水都夠一起游泳的."

"哦?不知道那些人要和你一起游泳啊?"凱瑟琳這時候一手捂著嘴,打著哈欠走了過來.瞪了洛林一眼,伸手在洛林的腰肋上.撿最軟的地方使勁掐了一把.

洛林疼得直抽抽.呲牙咧嘴的說道:"當然是和你跟雷歐了."

凱瑟琳冷笑一聲.說道:"不見得吧,要不要把黛兒和羅琳娜也叫上,薇拉也一起來."

洛林憧憬著說道:"這樣就最好了."

凱瑟琳又加勁多擰了半圈,道:"美的你."

疼得洛林半邊身子都麻了.

凱瑟琳抱著洛林另一邊的胳膊,轉頭看著洛林和薇拉說道:"一大早就聽見你們倆在聊天.薇拉很小就得出來工作嗎?"

洛林趕忙打個哈哈.說道:"窮人家的孩子,都這樣."

凱瑟琳伸過手.在薇拉白嫩的臉上捏了一把,說道:"不過薇拉的皮膚好滑,也沒見薇拉有什麼護膚品.好羨慕啊."

薇拉踮起腳尖在洛林點臉上親了一口,然後向洛林和凱瑟琳吐個舌頭扮個鬼臉,說道:"我要去補覺了,天沒亮我就起來了."

不說洛林和凱瑟琳依偎在船頭看日出,楓葉丹林聯軍的士兵也和薇拉一樣急不可待,很多都是夜里根本沒睡好,看到外面有一點亮,就趕緊跳了出來,走上甲板,看著兩邊的6地歡呼.

"終于要到家了."

清晨早期的漁船.都被這規模龐大,擠滿了整個海灣的艦隊給震住了,然後看到桅杆上高高飄揚楓葉丹林旗幟,都揮起手來和船上人的打著招呼.

船上的楓葉丹林人也算見到同鄉了,回應的更加激烈.

接葉丹林艦隊經過沿途的各個地方的政府艦隊,也打著自己的旗號,加入了楓葉丹林人的艦隊,護送他們駛過自己這一段水域.

應答的螺號聲此起彼伏,好不熱鬧.

很多得到楓葉丹林人凱旋消息的當地人,也坐上船跟著械葉丹林的艦隊,准備去見識一下楓葉丹林人的凱旋儀式.

龐大的艦隊後面,各種各樣的民船越來越多.

又經過一上午的航行,艦隊終于駛進了靜水湖,披葉丹林學院高高的箭塔以及出現在的平線了.

一艘大船也掛著一面大大的楓葉丹林旗幟,從楓葉丹林的方向迎著洛林他們的艦隊駛來.

看到自己的船駛進,楓葉丹林聯軍的士兵都對著它歡呼起來.

船只駛進,洛林他們看到紅衣大主教奧巴赫姆和雷斯特站在船頭,他們身後是一眾板葉丹林的教授.

這邊的械葉丹林學員們揮起手來,大聲喊著:"院長們好."

奧巴赫姆和雷斯特也使勁地向著這里揮手.

奧巴赫姆和雷斯特所乘的船迅的掉頭減,很快和艦隊並行行使在一起.

瓦巴多爾將軍也走上甲板,隔著很窄的距離和奧巴赫姆,雷斯特他們打招呼.

艦隊駛進楓葉丹林學院的浩口,港口上此玄已經站滿了迎接聯軍歸來的人群.

十數艘小艇從港口劃了出來,很快穿插進艦隊當中.

一艘小船靠近洛林和凱瑟琳,阿黛兒站在船頭沖洛林和凱瑟琳擺擺手,嫵媚的一笑.

凱瑟琳趕忙讓水手放下一段軟梯,阿黛兒從小艇上輕輕一躍抓住軟梯,再輕巧的一翻身,跳上了大船,動作輕松自如,賞心悅目,旁邊的看熱鬧的家伙們都吹起了口哨.

阿黛兒跳上船.一把抱住凱瑟琳,說道:"妮可,你們老不回來,我都以為你拐著洛林私奔了."

凱瑟琳伸手在阿黛兒身上亂掐,和阿黛兒鬧成一團,說道:"你個.死丫頭,這麼急匆匆的跑過來,上來就問洛林,想男人想瘋了."

阿黛兒跳過來一把抱住洛林,然後指著洛林說道:"他可有我一半哪,當然不能讓你獨吞了."

"三分之一而已."凱瑟琳糾正阿黛兒道.

"喂,我不是蛋糕好不好."洛林不滿地說道.

艦隊駛進港口.港口內的人群歡呼起來,大叫著:械葉丹林萬歲,和船上的人打招呼.

瓦巴多爾將軍和其他兩位院長率先登岸,擁擠在港口的人群讓開一條通道,紛紛喊道:"院長好.瓦巴多爾將軍萬歲."

瓦巴多爾帶領著跟隨他諸位將軍,向著兩邊揮著手,走過人群.

船上的聯軍士兵也6續的登岸,和岸上的人群混在一起,相熟的互相熱烈的打著招呼.

更有很多聯軍士兵站在港口上大叫:"楓葉丹林,我又回來

.

還有的看著身邊的女生,張開雙臂說道:"學妹,學長們經九死一生終于回來了,擁抱一個吧."

女生羞答答的張開雙臂,這個家伙就被身後的戰友一腳踢到一邊,頂了他的位子.

洛林一群人也早早的從戰艦上下來,阿黛兒拉著他們擠過人群,說道:"快走,快走,我們還有凱旋儀式哪.

看著洛林身邊幾個如花似玉的大美女,那些等著岸上的家伙們瞪紅了眼睛擠上去.大叫著:"歡迎學妹(學姐)凱旋,讓我們熱情的擁抱吧."想著占便宜.

護在凱瑟琳他們身邊的侍衛毫不客氣的用肩膀一頂,將這些人趕了過去.(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回家的路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屬于洛林的勝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