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跑關系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跑關系

討了數天,點動靜都沒有,高層人物在萬相扯皮傑洲目了洛林的人事問題,下面的這些人自然是不知道的,洛林又往軍務部跑了兩趟,卻是連搭理他的人都沒有了.

第一次得到一句話:"回家等通知."

第二次也是同一句話:"不說告訴你回家等通知了嗎?"

洛林只能垂頭喪氣的回到家里.

事關自己未來的前程,尤其是本次征召不合常理的地方多,讓洛林擔心這會是拉塞爾要的什麼手段,洛林給弄的心里沒一點底了.

別看在楓葉丹林自己好歹也算是號人物了,那是因為學院體制十分單純.三大院長里,就一個奧巴赫姆勉強可以稱之為熟悉政治.

瓦巴多爾將軍在政客群里也是爬滾了多年了,但他依然還是一個將軍.

雷斯特就不用說,腦子里只有一根筋,向來直來直去,政客什麼的最討厭

要不是這個老家伙夠強力,夠囂張,而且出了名的小心眼,說不定早就被人當槍使了.

在茹曼城這個千年皇城,空氣里都飄著官僚味道的地方.對那些大人物來說.洛林還只是一個鬼.

什麼.他在楓葉丹林做下來驚天動地的成就?

好吧.誰在乎?這里是茹曼城,千年以來.有自己等級,按自己的規則運行的茹曼城小伙子,想出頭?排好隊再來吧.

在這里,洛林又被打回了原形,他只是從一個不知名的鄉下小地方,走出來的不知名家族的一個小人物.

龍崖草家族曾經聲名顯赫過,但誰不是那?千年以來,那些曾經顯赫的家族落到連繼承人都找不出來的,又不是一家兩家.

龍崖草家族的輝煌,早就在圖書館的那個角落里被蟲蛀鼠咬了.

洛林現在對這里是兩眼一抹黑,來到這個世界上,第一次有了一種無力感.

沒辦法.凱瑟琳又不在這里,洛林身邊缺乏一個對都政治環境了解的.能給他出主意的人.

只要能搞到一個好職位,花錢送禮什麼的洛林倒是毫不在乎,畢竟上輩主這種事情也沒少作.但現在洛林是兜里揣著大把的金幣,都不知道往哪里撒.

洛林現在像個怨婦一樣,扳著手指頭數著凱瑟琳什麼時候能過來.

雷歐雖然是未來的皇帝,但是現在還沒有人把這個可愛的小豆芽當回事,不要說洛林了,就是雷歐身邊的那一幫侍衛們.要讓他們把這位小公爺放在眼里,樂觀的估計十年之後,大概會可以吧?

就連茹曼未來的皇帝陛下來都了,也沒有幾個人知道.

當然,身為當事人的雷歐也沒有自己被人輕視了的覺悟,縱然是有,他也不在乎,因為他正忙著整天帶著自己的小女朋友,屁顛屁顛地游覽這個千年皇城.

洛林覺的這樣干等下去也不是辦法,起碼也得知道對自己的任命走到那一步了.

無奈之下,洛林只好揮上輩子去遷戶口時,使出的全部本領.

洛林在都目前唯一能靠得住的熟人.就是已經回家的羅琳娜,但是想上羅琳娜家的們,可不是簡單的事情,人家可是財政部第一副部長,專門負責夫宗款項的撥款,手握實權.是帝國內的風云人物,估計等著他接見的人,能從會客室排到大街拐角.

自己當然不能空手上門,光准備些什麼禮物,都愁死洛林了,洛林現在尤其懷念凱瑟琳和阿黛兒,有她們倆個在,這些事情從來不用自己操心的.

現在自己一邊得看著雷歐,一邊還得去跑自己的事情,真真的心力交瘁了.

從洛林他們網進茹曼城,羅琳娜就回家去做自己的乖女兒去了,這兩天也不見個蹤影.

洛林只有先寫了一封信,托一個侍衛送去給羅琳娜,將羅琳娜約出來再說,自己打著同學的旗號,貿貿然登門.總是不合適的.

侍衛帶著這份跟便條一樣的信件,去了沒多久就回來了.

侍衛對洛林說道:"羅琳娜小姐收到您的信後,先是大笑了一陣,才說下午有空了,會來這里找您的."

洛林聽的心里毛,但卻也只有破罐子破摔,當下搬個躺椅,在大公府美麗的花園里干等著了.

春日暖暖的陽光照射下來,身邊是流水聲和悅耳的鳥鳴,空氣里飄著花的香味.洛林自覺在這種美妙的天氣里,要是不好好的睡上一覺,都對不起自己.

所以洛林在躺椅上晃了兩晃,很快就打起盹來.

迷迷糊糊之間,洛林只感覺有東西不斷的踢自己的小腿.

洛林腿彈了兩彈,嘴里嘟噥一句:"走開,走開."

然後.在躺椅上扭了扭,想接著睡覺.

緊接著.一陣劇痛從腳掌傳了上來.

洛林當即"哎喲,慘叫了一聲,從椅子上彈了起來,怒聲說道:"是那個閑命長的家伙打擾少爺我睡覺."

他睜開自己迷迷糊糊的眼睛,立時看到眼前是一個窈窕的身影,穿著一身鵝黃的長裙,帶著一頂寬沿的帽子.

盡管還沒看清對方的面容,但洛林的直覺告訴自己,時方一定是個.美人.

洛林一邊揉著自己的眼睛,一邊色眯眯的說道:小姐,你迷路了嗎?隨便走進別人家里可是不好的,來,哥哥帶你出去,順便告訴我芳名了.這位美女,"

就在這時,對方突然用了一種洛林非常熟悉的語調,咬牙切齒地說道:"你個死小子,還真是色膽包天.電擊."

"啊"從大公府花園傳來的慘叫聲.瞬間飛遍整個府邸.

那人瓣了瓣纖細的手指,出了一陣"啪啪.令人害怕的指節聲響,然後咬牙切齒地道:"清醒了沒?沒有了再來一次?"

洛林趕忙擺手,說道:"醒了,醒了,羅琳娜,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暴力.當心會嫁不出去.哎?你是羅琳娜嗎?"

洛林抬頭仔細看去,只見面前站著的不是那個永遠都是一身法師長袍的楓葉丹林學院助教,羅琳娜,而且一個美麗嬌豔的青春少女.

花邊灑金的鵝黃色絲綢長裙,在春風的吹拂下輕輕擺動,帶著白色鏤花手套的雙手,搭在頭上的帽簷上,白色的帽子上面綴著長長的飄黃色羽毛.也跟著微風自如的搖擺.

羅琳娜臉上化了淡淡的妝,臉頰嬌嫩白哲,黑褐色的頭輕微卷曲起來,搭在

龍眼睛大的珍珠,在耳墜上蕩來蕩去.

羅琳娜看著洛林現在呆呆的樣子,頭垂下一點,竟好像有些羞羞答答的模樣,只是眼皮膘了膘,輕輕咬了咬嘴唇,頭反而垂得更低.

洛林好像自言自語般的說道:"我一定是在做夢,哈哈,一定

.

羅琳娜當下冷哼了一聲,說道"電,"

"別,別,我醒了,我醒了."洛林趕忙跳起來說道:"你真是羅琳娜?不會是羅琳娜的姐姐,妹妹什麼的,和她一塊來玩我的吧?"

羅嬸娜摘下帽子,攏了攏頭,然後做勢欲走,道:"你再這麼欺負人我就走了."

洛林連忙伸了雙手攔了下來,道:"幾天不見你,挺想的慌,那知道突然蹦出來一個大美女.羅琳娜,你要是在學院也這麼穿.早就迷死那些小屁孩了."

羅琳娜當下忍不住嫣然一笑,然後在洛林的面前,原地轉了個圈,一擺輕飄飄的飛了起來,問道:"漂亮嗎?"

洛林心中暗道:這個問題還有第二個答案嗎?尤其是你還動不動就電人的時候?

他雖然心中這樣想著.但是口中卻是不迭地說道:"當然,名門閨秀,大家風范."

"比你那兩個女朋友怎麼樣?"羅琳娜一眨眼睛,促狹的問道.

洛林不禁嚇了一跳,低低的"啊,了一聲,趕忙說道:"各有長處,一點不比她們倆差."

"哦?只是不比她們倆差嗎?"羅琳娜冷笑了一聲,然後又捏著手指,問道.

看著羅琳娜一幅不讓本小姐滿意就飆的樣子,洛林趕忙擺出自衛的架勢,說道:"美到了你們這種傾國傾城,禍國殃民的地步,已經難分軒輊了,只是風格不同."

羅琳娜當下很是滿意.極為淑女地打開了隨身帶的扇子,掩著嘴輕笑了起來,道:"乖,你的嘴真甜."

說完,把帽子往旁邊的桌子上一扔,在一邊的椅子上座了下來.舒舒服服的靠在椅背上,說道:"說吧,急匆匆的找我過來什麼事?"

洛林尷尬地笑了笑:"幾天不見,怪想的,就不能找你來聊聊?"

"那就免了吧.留著這種話去對妮可和黛兒說吧,再說咱們在一起呆了也快一年了,本小姐還是很忙的,難得回趟家,親戚還沒有走完

洛林趕忙給羅琳娜拱手作揖,道:"我的大姐,你就別戲弄我了.我這里都快火上房了."

"就知道這樣,我還不了解你,從上到下那地方不是壞透了."羅琳娜照著洛林的腿肚子踢了一腳,說道:"說說看,碰壁了

洛林奇道:"你都知道了?"

羅琳娜道:"這有什麼難知道的?最近的內閣會議上,關于你的事情都提了兩回了."

洛林坐直了身體,關切的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羅琳娜看著洛林,像個小狐狸一樣,嘿嘿笑了兩聲說道:"人家一聽到有人找,就急急忙忙的跑過來,現在走的肩膀好酸."

洛林不由一滯,心里腹誹:肩膀酸和走有關系嗎?都是跟黛兒和妮可學的壞毛病.

但是人在低簷之下,不能不低頭.他當下仍然乖乖的走到羅琳娜身後.伸手扶助羅琳娜的肩膀.輕輕的捏了起來.

"嗯,嗯.不錯,往里面點,對,輕點."羅琳娜很享受的閉著眼睛靠在躺椅上.

羅琳娜哼哼唧唧的享受著洛林的服務,半天了一句話都不說,洛林只有耐心的當好自己按摩師的角色.

好半晌之後,羅琳娜一排扶手,說道:"好了,跟我去見見我父親吧."

"啊?"洛林驚叫一聲.說道:"你"你父親?"

羅琳娜扯著自己的頭."啊.了一聲,然後噓了口氣,說道:"你還想不想知道關于你任命的事情."

洛林乖乖得點點頭.

羅琳娜說道:"那跟我走吧.我父親會告訴你的.他可是帝國的財務次長,當了多年的官兒了.有什麼風吹草動的,可是瞞不過他的眼

.

"切,早這麼說清楚不就好了."洛林這才放下了心來.心中暗道:"嚇的小心肝現在還撲騰撲騰地跳"

他想了一下,然後道:"對了,那個"伯父大人,就是你父親,喜歡些什麼東西,我作為晚輩去擺放,總不能空著手吧?"

"啊?我爸爸嗎?"羅琳娜低頭想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說道:"我還真不知道,離家這麼多年了.他好像喜歡看書,每天都在書法里呆很長時間."

"喜歡看書洛林想了想,自己從阿爾摩哈德抄來的那些工藝品.

這一趟洛林專門帶了一些從阿爾摩哈德搞到的小件工藝品,都是工藝精湛,價值不菲的東西.不僅好攜帶,更好送出手.

洛林帶著羅琳娜,在自己的房間里面翻翻撿撿.

羅琳娜看著箱子里面的各種閃閃光的東西,不由一歎,說道:"洛林,看來你昧下了不少好東西."

洛林頭也不回的說道:"別告訴我你在阿爾摩哈德搞到的東西比這個箱子里的少?你的那一分當初可是卑自己挑的.這里面你看中什麼自己拿."

"本小姐只對魔法物品感興趣.你這些俗物自己留著吧."

洛林找了幾個禮品盒包起了幾樣書桌上的小玩意,和羅琳娜一起趕往她的家.

茹曼城皇城的西區,是貴族們的住宅區,羅琳娜的家就在哪里.儒略大公的府邸則在皇宮附近.兩處府邸的距離並不太遠.

在馬車上看著西區寬闊整潔的街道,和街道兩邊的深深的庭院,洛林問道:"羅琳娜,到時候我該怎麼稱呼伯父閣下."

羅琳娜看著他緊張的樣子,在不知不覺當中也是受了感染.感到心中一陣莫明的狂跳.

她鎮定了一下,然後道:"我們家是世襲的羅昆德男爵,不過你不用這麼麻煩,叫他伯父就行了.好了,到了,走吧.不用擔心.我父親人很和藹的."

羅琳娜當下帶著洛林.走進一座綠色的庭院,庭院里用青磚鋪著道路,兩邊的草坪乾淨整齊.在主宅的前面栽種著一排花木,從這里隱約能看到後面的兩座小樓.

看到羅琳娜和洛林的馬車馳進了庭院,停在主宅前.

茹曼帝國財務部次長,羅昆德男爵走出屋門,在門廊下迎接

羅昆德男爵身高不低,已經有些福了,看得出原本的尖臉,現在已經豐滿了一點,羅琳娜眉目和羅昆德男爵很一樣.

羅琳娜三兩步跳到羅昆德雖爵跟前,抱住他的胳膊,然後介紹道:"爸爸,這就是洛林了."

洛林趕忙畢恭畢敬的彎腰施禮,說道:"伯父母."

羅昆德男爵走上兩邊,一扶洛林的肩膀,示意他挺身,說道:"你好小伙子,你的事跡,我可是佩服的很,後生可畏."

洛林趕忙謙虛道:"哪里,適逢其會而已,靠得都是像羅琳娜學姐這樣的英勇的楓葉丹林人."

羅昆德男爵拍拍洛林的肩膀,說道:"嗯,不錯,一表人才"伙兒不錯,羅琳娜還是有眼光的,我以前老是擔心她會一輩子和草藥蜥蜴打交道,做一個剩女,現在看來終于可以放心了."

羅琳娜不禁低低地驚呼了一聲,那白哲如玉的俏臉一下子就漲紅了起來.道:"爸爸,你開什麼玩"

洛林也是驚的目瞪口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羅昆德男爵哈哈一笑,轉身大聲說道:"老婆.老婆.快來看咱們女人挑中的年輕人."

一個和羅琳娜有七分相似的婦人走了出來,一拍羅昆德男爵的肩膀說道:"哪有你這樣沒正經的.嚇著小孩子了."

然後對洛林一笑,說道:"洛林是嗎?快進來吧.要論起來,咱們兩家還是親戚呢.不用拘束,就當自己家一樣."

洛林看著那個一臉溫柔的中年婦人,也不禁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是的,伯母."

洛林將手里的禮物包遞給旁邊的傭人,跟隨羅昆德男爵走進了會

室.

羅琳娜的母親則帶著她去倒茶了.

很快,羅琳娜端著一個茶盤走了進來,將茶杯放到個人面前,然後坐到了自己老爸位置的扶手上.

羅昆德男爵拉著羅琳娜的手,對洛林說道:"我們家這個女兒,真是讓我們夫妻操碎了心了.

幾年前上了魔法學院,整年在家呆不幾天不說,一回來還天天抓著自己的魔技不放.本來以為等到她畢業就好了,能好好給她找個家嫁過去,誰知道.這丫頭留在楓葉丹林不回來了.把我們兩個急的不輕.

這幾年,就今天終于見我們女兒好好打扮了一次.把我和她母親激動壞了."

羅琳娜急道:"爸爸,洛林來找你有正事,你怎麼說我說起來沒完

羅昆德男爵看著羅琳娜說道:"女兒啊,你知道你母親和看著你那些表姐表妹們,一個個都嫁出去了,自家的女兒卻一點都不想,心里有多著急."

"我和洛林不是你說的那種關系."羅琳娜氣道.

羅昆德男爵說道:"好,好,好,這個我不管,只要你別再穿那個.土氣的法師長袍就好了.這樣多漂亮.和你母親年輕時一樣."

洛林現在只有苦笑加傻笑了,愣愣的也解不上話.

羅昆德男爵看著洛林,說道:"洛林,我在你這今年紀的時候,還整天想著怎麼玩.你都已經在阿爾摩哈德建立了這麼大的功勳了.茹曼帝國年輕一輩當中.要是能多有幾個像你這樣的,我們這些老家伙們就輕松多了."

洛林苦笑了一下,然後說道:"其實我也想一直在楓葉丹林玩下去,不過是被學院里的領導臨時給推上了上去而已.主要是那時候大話說的太多,被人當真了."

羅昆德男爵哈哈笑了起來,道:"我就說嗎,在楓葉丹林就應該喝喝酒.跳跳舞.和心愛的女孩風花雪月."

羅琳娜不滿的說道:"爸爸,您怎麼能怎麼說."

羅昆德男爵說道:"有什麼,你爸爸我當年就是這樣過來的."

洛林不禁歎息了一聲,說道:"我也一直想過過這種學院生活,耳是那三個院長硬是把我給趕了出來."

羅昆德男爵想了想,然後笑了起來,道:"也算你到黴,畢業的不是時候,在每年的秋季,軍務部會對當年有資格的畢業生進行統一的分配.

你在畢業之前就來了,雖然是三大院長特別批准的.可是下面的這些人不知道,估計他們把你當那些被楓葉丹林開除的了.

要知道,帝**務部對于那種有錢又不想干活的混蛋,可向來不會手軟,他們還有一個專業名詞,殺肥"

洛林愣了一下.說道:"因為這個"那些人才刁難我的?.

羅昆德男爵哈哈大笑,道:"下面那些人的小動作,你也不用在乎.影響不了你的.實際上,據我所知,軍務部的幾個主管對你的事情,可都是清楚的很.不過是拉塞爾在從中作梗罷了."

洛林吸了口冷氣,說道:"還真的是他."

羅昆德男爵說道:"拉塞爾還打算把你派進德倫蠻族討伐軍里面,不過被軍務總長給拖下來了.

蠻族討伐軍那是地方,政府里面的人,心里都有數,德倫那是北方幾大貴族豪門的底盤,討伐軍到了那里,不僅得應付那些兵民不分的德倫蠻族,還得和那些大貴族們扯皮,這也是為什麼討伐軍打了這麼多年,卻沒多大進展的原因.

好處都讓那些貴族們給占了,給討伐軍留平的全都是麻煩."

羅琳娜說道:"洛林在楓葉丹林那麼大的功績.都沒有出來給洛林說句話?"

羅昆德男爵說道:"寶貝女兒,這件事情本來就相和軍務部的職責,其他的人沒有權限,根本管不了的.

不過洛林可以放心,軍務總長是個.老狐狸了,又是大公的老師,在大公沒有話前,他是不會下任何決定的,所以洛林的事情,開會說了兩次之後,就沒人再提了."

洛林想了一下.然後道:"那我該怎麼辦?"

羅昆德男爵也是思付了一下,道:"現在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你只能是多跑跑了.自己去催問一下."

他頓了一下.然後換了一種愉快的語氣,道:"不過這也沒有什麼,只當了度假了.要知道只要你報了到,可就是有一份工資可領的.

而且沒事的時候,也可以陪著我們家琳娜多出去逛逛街,買買小東西什麼的.這里可是繁華如錦的茹曼城,盡可以開開眼界."

洛林不由一陣苦笑.和了男爵又聊了一會兒,然後又陪了他們吃了一頓飯.丁一公看了他們兩人的眼米,怎麼看怎麼像是在相看女婿,偶刀,訃懷不時有那些年青的侍女經過,不住地膘向自己.

洛林坐如針氈地吃了頓飯,然後告辭出來.這才現自己現在雖然了解了一些內情.但是卻仍然是毫無辦法.

唯一的收獲就是以後要是誨羅琳娜的話,他父母的那一關是不用自己再去打招呼了.

而且據了男爵所講,光是羅琳娜的嫁妝就是大約三百萬金幣,除此之外,還有兩塊數百畝的領地.由此可知,那個老家伙絕對是沒少摟

洛林無奈之下.只得又來到了帝**務部.繼續和那些辦事員們打

道.

在拉塞爾相那輕飄飄的一句,年青人需要多鍛煉鍛煉"他現在是真正領略到了當年施琅同學的境遇.

可惜的是,現在讓他學了施大將軍給韋爵爺送禮的例子,做個玉,碗,大拍馬屁的人物到也不能說沒有.

只是那個流氓現在也才十歲左右,現在每天都是惦記看到哪兒撒尿才最威風,根本就是想用遠水解近渴,一點兒都用不上.

而且那還是他的學生,就是他敢送.雷歐那個小痞子也不敢收.因為他可是經過了自身慘痛的經曆,知道洛爵爺的送的禮可是一把釣魚的倒鉤,收下去多少.回頭還得要加上驢打滾的高利貸,再吐出去.

現在洛林可算是真正領略到了官場的潛規則.

雖然他現在也只是剛剛報到,還沒有安排了具體的去向,但是畢竟也算是體制之內的人了,大家坐在了一起聊天的時候,不會出現了像是面對了那些個死纏爛打的刁民們一樣,動不動就是拍桌子瞪眼睛,然後大叫"保安.的情況.

不管是說了什麼.大家也全都總是笑呵呵的,但是只要一牽扯到了具體的問題,這些痞子們全都成了太極高手,一個個滑不溜手.

哪怕是問一加一等于幾這個幼兒園大班的簡單問題,他們也會笑著以種種方式論證一下,除了等于二之外,還有其他的可能性.

洛林氣急之下.對著那些家伙們也是吹胡子瞪眼睛,很拍了幾次桌子,但是那些家伙卻仍然是不陰不陽的,見了面仍然是笑呵呵的.

這讓了洛爵爺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包一樣.有力無處出的感覺.

他很懷疑.這些家伙全部都是磚家叫獸的出身.但是隨後才想了明白,磚家叫獸其實都是從他們手中領工資的.也就是說,他們比了那些個凶猛的磚家叫獸們要厲害多了.

他可是不知道.因為了自己的這項任命,在短短的幾天之內,已經被了軍務部與相府來回踢皮球,都滾了好幾個來回.

而這一眾的辦公室官員們也因為沒有明確的公文答複,不敢擅自胡亂做出決定.

雖然大家也全都知道,像是洛林爵爺這一種花了大錢.可以上了械葉丹林學院,這麼豪華奢侈的貴族學院的家伙,一定是肥的流油.

大家身為京官.全都是被了帝國監察部的那幫混蛋們給盯的死死的,不敢輕舉妄動.沒辦法跟個無法無天的地方官一樣.大肆地貪贓枉法,收授賄賠.

平時除了一點兒死工資,也沒有其他的進項.雖然地方上也夏天送些防暑降溫用的冰敬了,冬天送些取暖保溫的炭敬了.但是這些也全都是給大人物們准備的,等輪到他們手里面的時候.也就只剩下一些毛毛雨了.

大家所唯一能收點兒錢.撈點兒外快,也就是借著官員們調任的機會,卡卡他們的脖子,摟點兒小錢.

或者是去怡紅院了,飄香樓了之類的場所.和那些個.德藝雙馨的姑娘們聊聊天,隨便再做做其他運動.

他們宰起這一類家伙來,殺起他們肥豬來,從來都不會手軟.

一開始看了洛林.知道殺他肥豬的機會來了,一個.個也全都是磨拳擦掌.但是現在關于洛林的報告交了上去,卻是一直聽不到什麼動靜.因此,也不敢輕易地收了別人的錢,連個暗示也是不好意思給.

因為收了錢可就是要辦事的,如果收了錢卻不辦事,那就不叫潛規則,而叫破壞潛規則了.

但是這也就只是絕大多數的情況.

大家整天看著洛林爵爺仗著爵位在身.在軍務部的各個辦公室之間來回晃當,光是手指頭年巨大的鑽戒就帶了好幾個,迎了太陽一照,晃的人睜不開眼睛.任誰都知道這位爵爺不光是只肥豬,而且還是個特大號的肥豬.

當下也就有不開眼的家伙看了洛林爵爺如此有錢.結果鬼迷心竅,想要提前宰一把洛爵爺的肥豬了……

這天,洛林又是輕車熟路地來到了帝**務部.

值班守大門的小軍官也已經全都認識了這位爵爺,看了洛林急忙迎了出來.向他敬了一禮,道:"爵爺好."

看了他臉上露出的自內心的笑意,縱然是軍務部長來了,也不會受到他更高的禮遇.

當然這也無可厚非的.

因為洛林聽了那不倫不類的問候,也不在意,仍然是伸手從錢包里摸了一個金幣,習慣性地隨手扔了過去.要知道韋爵爺的這一招金錢開路,大殺四方的絕技,可是不管古今中外,現世異界,完全是放之四海皆准的.

在此同時.洛林也是懶洋洋地回了一句:"你這混蛋倒好,只是爵爺我可是一點兒也不好."

那小軍官接過了金幣,當下笑嘻嘻地放進了兜里.然後湊到了洛林的近前,低聲說道:"爵爺,您今天來的剛剛好,負責地區人事的巴通中校可是結束休假.剛剛回來上班.他的辦公室就在"

洛林當下眼前一亮,打斷了他的話,斷然道:"好小子,那孫子我可是一直都沒找到過.我還以為他是想躲著不見我呢.他的辦公室就是二樓走廊的第一個.拐角,你不用說,我知道的.

說著,就氣勢洶洶地沖了進去.

他當下一路疾走.極為熟悉地來到了二樓,中途也還有不少的軍官看了,和了這位爵爺極是熱情地大聲打招呼.

洛林爵爺心中知道,他們之所以叫的這麼大聲,完全就是跟當年土八路看到了鬼子兵之後,放倒消息樹一樣.為了給自己的辦公室的領導頭頭們提個醒,讓他們提前做好准備,該躲的躲,該藏的藏,以免又被自己這個令人頭痛的人物給纏上了.

不過此時.洛小因為有了更重要的目標,當下也不在意.只是隨口答鬼,聲.就直接地沖上了二樓.

洛林爵爺在上樓的時候,還是直運氣,打算要仗著自己的爵位在身,直直地沖過去.然後一腳踹開那個家伙的辦公室門,先給他來一個下馬威,嚇唬對方一通,然後再好好地和了他談話.

只是等他興沖沖的沖上了二樓,抬眼一看,不由很是大吃了一驚,現那位中校的門前已經聚了一大堆等著辦事的軍官們.

那排起的長龍.幾乎已經從走廊的這一頭排到了另一頭了.

洛林看到一眾軍官們肩頭的星星和花紋,不禁訕然地摸著自己的鼻了了.一陣苦笑.這里面雖然沒有比了自己原本更高官階的,但是其中卻也是不乏像是皇帝身邊的近衛之類的軍官.

人家都要在這里乖乖地在這里等著,像自己這樣無權無勢的,也就更是不用提了.

他苦笑了一下.然後很是無趣地也排在了隊伍當中.

只是這隊伍行進的卻是異常的緩慢,洛林估計著都等了一刻鍾左右,腿都有些酸了.才看到隊伍向前移了一位而己.就這度和了以前去銀行排隊時,也是不差多少.

如果再這樣等下去.估計要真的輪到自己的時候,天可就要黑了.

洛林不由眼珠亂轉.想要想個辦法出來,但是饒是他智計百出,但是面對著帝國強大官僚機構,卻也是毫無辦法.

他正無聊之際.這時就聽旁邊的一名軍官向著自己笑了起來,道:"這位兄弟,等急了吧?"

洛林一愣.然後看向了那人,也是一笑,道:"也算是吧.兄弟你是哪部份的?"

那人笑了笑,然後伸出了手來,道:"莫菲斯,德倫多.帝**事學院戰術指揮系上一期畢業的,到了現在也是沒有分配下來,只能是領一份干餉,苦熬日子.這一次是接了征召令這才前來的.兄弟,你看著可是面生啊.混哪里的?"

洛林也是笑著和他伸手一握,謙虛地道:"蘭斯,洛林.我比不了你們,帝**事學院那可是科班出身,我是楓葉丹林戰略系的."

聽了他的話,一眾軍官們不禁全都是意味深長地"噢.了一聲.

有人看向洛林時.甚至是帶了一絲不屑的眼神.

這也難怪,楓葉丹林學院雖然以知識,軍事,神學,魔法聞名于世,在不久之前還狠狠地收拾了一頓跑到他們頭上拍蒼蠅的阿爾摩哈德一頓.

但是就像是以前說過的那樣,楓堡軍事學院戰略系.卻走出了名的垃圾角色.這個專業的設立,就是為了方便學院摟錢.特意給那些個家里後台不太硬,又有幾個,錢,但是不想上戰場,只是想要混日子的家伙准備,讓他們能混進指揮官身邊的參謀里面,混到退役的.

就像是小布哥當年在了越戰打的最高興的時候,卻是跑去參加了國民警衛隊,每天在里面打架泡妞混日子一樣,可以怎麼嗨,怎麼來.但走出來之後.也是號稱參了軍,為國家奉獻過的,為帝國流過血,負過傷的.

(可憐麥凱恩那個娃子,爺爺當過上將,爸爸當過上將.自己也當了兵.在越戰中被人抓了活的.結果競選總統,也是沒有比過小布

.

所以說,有個好爸爸.真的是很重要的.雖然小麥的爸爸已經海軍上將很牛叉了的.但是小布人家的爸爸可是總統,是更牛叉的.)

而且在此同時.大家也是知道,不管怎麼樣機葉丹林學院對于自己的畢業生還是嚴格要求的.像洛林這一種沒有到了畢業時間就跑出來的,那一定是功課不過關,掛了紅燈,被學院給踢出來的.

而像這種想要投機取巧,而且沒有取成的到黴孩子,一般都是要被帝**務部殺肥豬的.或是派到前線去的.

莫菲斯不由深感同情地拍了拍洛林的肩頭,道:"沒有關系的,兄弟.就是上了戰場.也不一定是非死人不可.只要跑的快,絕對是能活著下來的."

洛林不由苦笑了一下.道:"兄弟,你誤會了,我可是畢了業的,,

莫菲斯突然想到了什麼,打斷了他的話,驚奇地道:"蘭斯,洛林.你就是那個龍崖草家族的蘭斯,洛林?"

眾人聽了,也不禁是一片嘩然.

雖然道路遙遠.消息傳遞有些不暢,但是洛林做下的事情,每一件可都不是什麼小事.他們耳都是有所耳聞,當下紛紛圍攏了過來,向著洛林叫了起來.

"你就是洛林?"

"寫了等等劇本的洛林?"

"帶領著數百老弱殘兵守住了七萬人圍攻的洛林?"

"領著楓軍攻打阿爾摩哈德的洛林?"

"據說刮地皮刮的天高三尺,地薄七分,連冥神大人宮殿的房頂都要從露出來的洛林?"

洛林聽著周圍眾人七嘴八舌的詢問,當下只能是連連苦笑,道:"你們說的這個人.好像都是我."

眾人聽了,不禁又是一陣驚呼.

但是卻也只是驚呼而己,因為洛林現大家知道了自己這個大名鼎鼎的人物之後,居然也沒有揚五講四美三熱愛的美德,讓自己插一下隊.

畢況,楓葉丹林學院,再牛叉了,也只是一個學院.代表著它強大實力的觸手是伸不到軍務部,這一帝國核心當中來的.

不管是什麼事情.不管你是願意,還是不願意,也是都必須要按照帝國官僚體系這一龐大機械的固定節奏,緩慢而堅定地運轉的.

這時,聽到了外面的暄嘩聲,一個長的白白胖胖的軍官從了辦公室里探出了頭來.

他沒好氣地叫道:"吵什吵什這里是帝**務部,不是菜市場.不是你們這些家伙大聲暄嘩的地方.想吵的話,外面吵去,還讓不讓人辦公了?"

眾人聽了.不由全都安靜了下來.

也不知是誰低聲的向了那人辯解了兩句什麼,那軍官聽了,當下板著面孔,向著洛林這邊走了過來.

原本圍著洛林的眾人急忙閃開了一條道路.

那軍官來到了洛林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後打著官腔,道:"你就是洛林啊?"(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踢皮球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忍你們很久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