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任命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任命

此時夭葳凡經有此暗了.路邊已經有人開始點燈."

大公府邸離皇宮很近,距離相府也只有兩條街的距離.如果是從皇宮里穿過去,就是直線距離了,會更近一點兒.

但是如果大家現在真的這麼干的話,那麼除了從事造反那個很有前途的工作之外,就再沒有第二項選擇了.

在馬車上,洛林與弗里德里子爵兩人都沒有說話.他略有好奇,但是卻是謹慎地打量著對方.想要從了弗里德里子爵的臉上看出什麼妹絲馬跡出來.

但是最終卻是失望地現.這位子爵不愧是跟在大人物身邊的男秘書.而不是那種當做花瓶,以及其他奇怪用途的女秘書.

洛林從對方的面上根本就看不出什麼動向來.

弗里德里子爵在了洛林的目光之下,雖然是不動聲色,但是卻也是有些招架不住,當下輕輕地咳了一聲,然後笑著向洛林點點頭,說道:"伯爵閣下,我對您在楓葉丹林的英勇行為早有耳聞,並且十分敬佩您在阿爾摩哈德的征戰經曆."

洛林聽了他這麼說,不由愣了一下,然後說道:"那具,只是正好趕上了而已,被學院的領導們強推上去的,其實我當時我心里一點底也沒有."

弗里德里子爵笑出了聲來,說道:"您謙虛了,要是我只帶著幾百人和七萬人對戰,說不定一早就自己偷偷逃走了."

"啊?"洛林聽弗里德里子爵這麼說,也笑了起來,心中暗道:這個人也很有意思的.

他"呵呵.笑了兩聲,然後接著道:"您說笑了,子爵年紀也不大,已經是相大人的私人秘書了,前途不可限量啊,估計很快就要為政一方."

弗里德里子爵搖搖頭,歎了口氣說道:"還是跟您沒得比.相大人總說我得鍛煉鍛煉."

洛林聳聳肩,說道:"這很正常.辦公室第一定律,上級總是對的!越是錯的時候,越對."

弗里德里子爵愕然一愣.

他仔細地品味了一下,洛林的話,越想越覺的有味道.最後不禁大笑起來,然後拍著大腿,贊歎道:"伯爵閣下,您不愧是一位著名的文人.說得太對了,上級總是對的.

這句話真是說到了我心底里去了."

洛林聽了,立時心頭大怒,暗暗罵道:"你才是文人,你們全家都是文"

但是心中卻也知道,因為這個時代還沒有像是克萊登之類的野雞大學,磚家叫獸們還沒有泛濫.相反的他們的市場准入條件極高,不是隨隨便便地拿一兩個野雞大學的文憑,就可以回去蒙人的.

因此上,"文人,這個詞兒在這兒還是相當褒義的.

當下,洛林在心中很是長長的吸了口氣,壓下了破口大罵的沖去.他表面上卻仍然是不動聲色,只是勉強地淡淡笑了一下.

弗里德里子爵也沒有察覺.

他笑完之後,略略沉吟一下.然後說道:"我覺得伯爵可能是誤會相大人,以伯爵閣下的才能和相對閣下的器重,您和相的關系應該更卓密."

洛林擺擺手,很是無奈地說道:"我的家鄉有句老話,屁股決定腦袋,我和拉塞爾相大人曾經接觸過.還曾經和相大人並肩和黑暗議會的人戰斗過,我本人對相大人是沒有什麼意見,但是我家里那口

".

洛林咧咧嘴,聳聳肩說道:"你也知道,對相大人上次的行動十分惱火."

弗里德里子爵訝然道:"屁股決定腦袋?"

他略略思付了一下,然後再次笑了起來,說道:"仔細一想,真的很有道理.其實上次的事情,相大人自己也曾經說過,那確實不是一個明智的決定,尤其是在楓葉丹林之戰之後,相大人曾親自對我提起過幸虧護殿武士們是一群白癡.上次的事情沒有做好,要不然麻煩就大了."

洛林訝然說道:"相大人會這麼說?"

弗里德里子爵立時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言,然後不好意思地道:"這可是我偷偷告訴洛林大人的,您可要保密.要不然傳出去,我可要到黴了."

他頓了一下,然後又接著道:"其實這件事情,也不光是相大人的主意.最主要還是

他偷眼看了看洛林的臉色.見他臉上露出了關切的神色,當下繼續道:"其實最主要還是教廷的原因."

洛林當下愕然,道:"這"這關系教廷什麼事情?"

弗里德里搖了搖頭,道:"這里面的事情,我就不是太清楚了.只是隱隱知道,他們好像是在擔心一件事情.因為那一件事情,所以就需要一個更加穩定的國際環境."

洛林聽了他的話,立時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

別看他平時對那些個死禿頭們不假詞色,一直死背背,死背背地罵.但是他可是知道教廷那幫死背背們可是神通廣大,手眼通天的角

.

如果就連教廷那幫死背背們也害怕的事情,那也就只有一個答案,那就是魔族與亡靈

但是隨即卻是失笑了起來.大地之上雖然已經平靜了這麼多年,但是卻從來沒有放松過警懼,就算真的是魔族,一泛誤會有什麼蠢蠢欲動,大家也早就知道了.但是在了他的心底卻是隱隱地有一種很不祥的預感,那或許也可能是真

憑了前不久那些亡靈族出來的頻率來講,他們卻是越來越頻繁了.

別的不說.光是去年那一年當中,他就遇到了兩次.

而且還遇上一次魔族.

想到這里.洛林不禁想起了當時很摸了一把的那個魔族少女,想起當時手上觸到了的溫軟如玉的感覺,不由搓了搓手指,好像指尖仍然是一絲的羊脂滑膩.

弗里德里看了他臉上露出的一絲邪邪的笑意,不由心底很是厭惡嘟囔了一句:這個一臉下賤淫笑的家伙,就是那一眾美女們看上的家伙?真是數朵鮮花全插狗屎上了.

但是他表面上卻是姿了一下,然後小聲地提醒道:"伯爵,伯爵…六

洛林立時清醒了過來.

他看著對方的眼中古怪的神色,當下強笑了一下,然後遮掩地道:"其是我是在想.教廷的那些家伙們把事情說的這麼嚴重,是不是又在玩什麼世界末日,然後騙人捐錢的鬼把戲?"

弗里德里看著洛林吱吱唔唔的樣子,也不說破,而是想了一下,然後認真地道:"這個問題,我和了相大人也在私下里討論過.如果他們真的是想要騙錢的話,是會大張旗鼓的.而這樣靜悄悄的,反而是更是讓人不得不懷疑一下."

洛林也不禁是深思了起來.

弗里德里看了洛林的樣子,突然笑了起來,然後道:"管他呢,反正是不關我們的事情.讓那些家伙們頭疼去吧一!你說呢,伯爵?"

洛林當下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他一邊笑.一邊心中暗道:這個弗里德里子爵到真是會做人,老練不輸那些政客們,要是沒有拉塞爾肯,鬼才相信你這個私人秘書敢向外透漏和老板的這種談話,作出一副老好人的樣子,玩我哪.

坑了我一把.拐過頭來再說一句對不起,上次坑錯了,而且責任也不在我,是更大的主兒干的,我也是無能為力的.

咱們之間就想當什麼事情沒有生過,拉拉手,接著一塊玩

你丫的,太小瞧我記仇的本事了吧.

當年奧斯維辛集中營里的獄豐們可全都這樣說的.但是結果怎麼樣?大家一個也沒放光,就連個燒鍋爐的也是抓回來吊死

雖然心里腹誹不已,但是表面上洛林還是擺出一副微笑的模樣,點頭說道:"是啊.是啊.讓他們頭疼去"

弗里德里子爵看著車窗外的景色,然後笑了笑,說道:"其實總的來講,拉塞爾相大人當政這些年,我們茹曼帝國安展的還是很不錯的.洛林伯爵認為那?"

洛林點點頭.說道:"這個閣下說的倒也是很對,相大人自上任以來.革除了百年積弊,加強了政府對地方的控制,民生展也十分迅."

弗里德里子爵笑得眼睛都眯上了,就像洛林是在誇他一樣.

洛林心里暗道:誇誇拉塞爾又怎麼樣.他雖然坑過我和凱瑟琳,但是公平說來.他對茹曼帝國確實有功勞,反正這些以後都是凱瑟琳家的.

拉塞爾做的越好,雷歐和凱瑟琳心里越高興,要是拉塞爾和茹倫德皇帝真的給儒略大公和雷歐流下一個千瘡百孔的茹曼帝國,就像阿爾摩哈德一樣,儒略大公不堵著門罵娘才

在拉塞爾當政之前,貴族集團雖然還沒有將整個帝國搞得烏煙菇氣,但是各種弊端也是不斷,尤其是這些世家出身的人.為了自己的家族利益,並不將皇權和民生太當回事,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陽奉陰違,善于將好經念歪了,結果罵名還是皇帝老兒頂著.

從拉塞爾的身份就可以看出來,他是紅衣主教,是教廷出身的人物.而且拉塞爾出身于地方上的小地主家庭,祖上連個騎士的頭銜都沒

.

這就決定了拉塞爾天生和這些貴族世家們不對付.

從茹倫德皇帝任命了拉塞爾為相以來,他就致力于削弱大貴族的政治影響里,限制他們對地方的壓榨,甚至不吝于拿儒略大公動刀.

然後積極的實行新政和稅改,數年之間就將茹曼帝國的國力,往上推了一層,而且極大的強化了君權.

雖然那些大貴族們一直不遺余力的搞臭他,但是拉塞爾在民間的聲望是非常高的.

這也是凱瑟琳為什麼非常討厭拉塞爾,卻也從來不想將拉塞爾從相的位置上給趕走了,儒略大公也是這樣,常常因為拉塞爾的摯肘而狠得牙根癢癢的.但是卻一直力保拉塞爾的相位置.

他可是很清楚,拉塞爾其實是在給他們打工的.而且還是任勞任怨.背黑鍋我去,送死也是我去的那一種.

從上次的北伐軍戰敗就可以看出來,有人拿著這件事逼迫拉塞爾辭職,但是茹倫德皇帝不遺余力的支持他,拉塞爾不僅沒事,而且還組織起了又一次北伐軍.

弗里德里子爵談起了拉塞爾的功績,越說越是高興,最後扳著手指在那里一樁樁的數了起來.

洛林一面表面應付,一面心里奇怪,

太書按設是個子爵,那麼就應該是哪家大貴族的繼承從"一二是該和拉塞爾勢不兩立的嗎?怎麼這個家伙看樣子,很崇拜拉塞爾的說,難道那些貴族終于認輸,和拉塞爾合流了.

馬車很快就停在了相府的前面,弗里德里子爵看樣子很久沒有和人說過話,一副很過了一把癮的樣子.

馬車停穩後,弗里德里子爵當先跳了下來,擺了個請的手勢,說道:"伯爵請跟我來."

洛林跟著弗里德里子爵走進了相府,軍務部洛林已經是跑得很熟了,相府倒是第一次來.

此時已暮色沉沉.在燈光的照耀下,兩隊憲兵守衛在相府的門前,看到洛林和弗里德里子爵過來依然動也不動.

走過門房.前面是一個寬闊的院子,院子中間是一個大花壇,正面是三層的主樓.左右兩邊是兩座一模一樣的兩層樓房,此時房間里面前亮著燈,能通過窗戶看到屋里還在忙碌的人,還有人忙碌的穿梭在幾棟大樓之間,現在的相府.依然是一副緊張工作的樣子.

沿路經過弗里德里子爵身邊的人,都停下來熱情的和他打招呼,洛林看得出來這個私人秘書的地位不低,不過也不奇怪,領導親信嗎,見官大一級.不然回頭這幫家伙在相跟前說說你的壞話.

像是某矢看到你在了相大人的花園里隨地大小便了,勾引了相大人最心愛的小侄女了之類的,大家可就是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弗里德里子爵徑直帶著洛林走上了主樓的三層,拉塞爾的辦公室就在三樓的左邊.

弗里德里子爵推開候見室的,對洛林說道:"伯弈請稍等,我去通報."

片刻之後,弗里德里子爵走回來,對洛林說道:"伯爵請."

洛林跟著弗里德里子爵走進了拉塞爾的辦公室.

洛林原以為拉塞爾的辦公室怎麼著也該和自己的楓葉丹林那間大房子一樣,拉塞爾可比洛林有錢多了.

但是走進房間後,卻現這里並不大,大概和凱瑟琳家的餐廳一樣大,靠著一邊牆壁的地方是拉塞爾的辦公桌,對面有幾把椅子,兩邊的牆邊是幾個櫃子.除了這些之外,屋子里沒有裝飾物,地上也只是一般的木質地板.連地毯都沒有.

看到洛林後,拉塞爾正從辦公桌後面站起來,說道:"我們的英雄來了,歡迎."

洛林也很快將拉塞爾鞠了一躬行禮,說道:"很榮幸能由相大人召見."

拉塞爾擺擺手.說道:"好了,不用麻煩,不用麻煩.請坐吧,洛林."

弗里德里子爵為兩人端上茶杯,然後彎腰行禮之後就退了出去.

洛林在拉塞爾面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看著面前一身便裝的拉塞爾,洛林心里其實還是有些惴惴不安的,誰知道這個家伙是不是個報喪鳥,專門把自己叫來寒磣自己的,要是拉塞爾說:洛林,祖國需耍你,為了人民,去北方送死吧.自己還能怎麼做.

拉塞爾舒服的靠在椅子上,手指敲著茶杯,說道:"從上次在楓葉丹林見過洛林之後.這才是第二次見你吧,沒想到,你都作出了那麼大的成就.要是說起來.你在楓葉丹林還算是救過我一次.

洛林心里暗道:是就是,什麼還算,那次因為你,少爺我差點被人體炸彈掛掉

洛林趕忙說道:"那是相大人本領高,最後不是還是靠著您才擋住那些換人."

拉塞爾滿足的笑了起來,用手摸摸自己的腦門,說道:"多年不用,本領荒廢了,那次才會被打的那麼狼狽,年輕時我還在東方戰線打過好幾年的仗,那個時候真是痛快啊."

拉塞爾很明顯陷入了回憶當中,將洛林一個人晾在這里了,洛林聳聳肩什麼都沒有說.

片刻之後.拉塞爾反應過來,對面還有一個人哪,不好意思的對洛林說道:"人老了,就喜歡回憶過去."

洛林道:"想來大人年輕時的生活,也一定是多姿多彩的."

拉塞爾擺擺手.說道:"和你這個時候沒法比,我那時候只是一個.小兵,你都已經是將軍了."

洛林謙虛道:"全靠老一輩提攜."

拉塞爾搖搖頭.說道:"不用謙虛,洛林,你是我見過最優秀的年輕人,沒有之一."

洛林道:"弗里德里子爵也很不錯."

"弗里德里有頭腦,但是缺乏做事的魄力,做一個參謀是很好的,但和你不一樣.他不能獨擋一面."拉塞爾道:"不說他了,這次叫你來,其實是有事情的,洛林,你對奈安省了解多少."

"奈安省?"洛林說道:"除了知道那是一個邊疆省份,異族人比較多之外,可謂是一無所知."

拉塞爾點頭說道:"那里可謂是一個文明世界之外的地方,其實我對那里也很不了解.我要說的是,陛下想要任命你為奈安的總督,我想最好能先聽一下你的意見."

"什麼?"洛林愣住了,呐呐地說道:"總督?!"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任命    下篇: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總督是怎麼煉成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