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到任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到任

二利德略略想了下.然後偷眼看著洛林的表情小心!"按了他的罪行,大約……或許是……終身監禁吧."

洛林一愣,他原本還以為,彼的安克男爵做了如此多的壞事,應該來個抄家滅門什麼的,沒想到卻只是受到這種處罰,不由很是奇怪地看著布利德一眼,

布利德輕咳了一下,然後很不自在地低下頭去,躲過了洛林的視線,解釋道:"其實"彼得安克當上治安官以來,還是很有政績的,弗里敦城的治安就一下子好多了,城里也沒有偷竊搶劫了.

算起來,他還是有點功勞的."

洛林這才明白了過來.原來這些家伙是看在了以前交情的份上,想要保那個男爵的一條命,說不定還是收了賄賠的.

想到這里,他不禁搖搖頭,心中暗道:黑幫頭子當上警察局長,地方治安不好才怪,只能我搶我拿,其他的統統滾蛋.香港四大探長世代.破案率還號稱百分之百,但是其中的手段無非就是載贓陷害,拉人頂罪,狂切生豬肉.

不過以了洛林爵爺現在的身份.這種死個把人的小事情,如果還要"親自,計較的話,那就顯的他老人家太過苛刻了.

布利德看洛林表情,又接著說道:"洛林大人,有沒有可能給彼得安克說說情,起碼定個有期,讓他不用死在監獄里."

洛林愣了一下,他雖然不在乎那位男爵的死活,但是他還沒有心胸寬大到放過和自己做對的人地步.

他正想開口推掉,這時就見布利德雙眼定定的盯著法庭中間的一個.東西,呼吸急促,而且眼圈都紅了.

洛林當下奇怪,心中暗道:這位是怎麼了?難道是瘋牛病做了?

他抬起頭來,四下掃了幾眼,這才注意到,法庭現在正進行到證物審核階段.

那些從彼得安克男爵家抄出來的東西,一件件搬上來,讓山賊的領辨認,然後讓彼得安克男爵來說出來路,不過他一直回答不記得了.

法庭上值守的士兵正將一尊半人高的青銅雕像擺在中間,讓他們辨認.

所有在場的貴族與官員們也全都一臉同情地看了看布利德.

洛林心中大訝,伸手揪過另一邊的一個人,問道:"這是怎麼了?"

那人看了看布利德,然後恭聲答道:"回稟大人,這尊美神像是布利德的傳家寶.有上千年的曆史了.後來據聽說,他一個表親幫著運送的時候失蹤了.原來大家還都以為是那個表親帶著東西逃跑了.

但是現在看來…"

他說到了這里,突然憤恨了起來,看著坐在被告席上垂頭喪氣的前男爵,低聲罵道:"哼哼,媽的.我得仔細看看,我家也丟過不少東西.說不定都在這個肥豬手里"

雷歐在一邊聽到了,沒心沒肺的咧著嘴偷笑.

洛林雖然心里冷笑,但臉色表情沒變.

布利德看著彼得安克男爵,咬牙切齒的說道:"你這頭肮髒的死肥豬.貴族的恥辱,我一定要弄死.我一定要弄死你"

洛林同情地看了布利德一眼.但是心中卻是感到深深的厭惡.

雖然在這個充滿了暴力,薦肉強食的封建時代,人們需要抱成團才能生存下去.

但是這一種純粹的以血親關系,只會和族人聯合起來對付外人,和兄弟聯合起來對付自己的堂兄弟.然後和自己的兒子聯合起來,對付自己的兄弟,,

在這種原始的血腥和暴力,不講絲毫的公理與正義的社會之下,大家只會相互搶劫,血腥仇殺,走在大街上都要帶上三層的防彈衣.

這這種情況之下,有誰可以說自己是絕對的安全?

而最終,這也是必然走向死亡.縱然不是被別人滅亡,自己也會自我毀

想到這里,洛林突然感到對這些的方官們的維齪事情厭煩起來,連帶著對這場審判也沒了什麼興趣.帶著一眾人等中途就回去了.

洛林心中暗道:走人,走人.大爺不陪你們玩了,還有一個省在等著我那折騰

爺們兒走了之後,隨便你們打生打死,一幫狗娘養的雜碎,愛死死遠一點兒去

洛林的興趣變得寡寡的,連帶著對弗里敦這里的興趣也沒有了,其實那個地方不一樣,都是些山了水了的.要不然就是幾百幾千年前的古跡.凱瑟琳和阿黛兒對這些東西還有點興趣,但對洛林來說只是在陪自己女友而已.

洛林一家人回去一商量,決定還是盡早上路的好.

弗里敦的官員們在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當下無一不是雀躍歡呼,甚至幾乎要痛哭流涕.

他們在辦公室里爭相傳誦:那幫瘟神終于要走大家終于熬到春天

禁衛軍的官兵們也在弗里敦城里也是野夠了,洛林他們這這里折騰弗里敦的官員,這幫禁衛軍就在下面折騰弗里敦的駐軍和下面的吏們.

因為山賊橫行的原因,禁衛軍沒一個人看得起弗里敦這幫家伙的.

在其他地方禁衛軍這幫人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態度,但是在弗里敦城這里,大家對于那些不干人事.只會在老百姓頭上耀武揚威,完全侮辱"軍人.這個稱號的駐軍們全都

這些痞子們在肝火大動之下.干脆就是沒事找事了,只用兩天的功夫.就打得那幫駐軍們不敢上街了.

沒有了對手的禁衛軍一副獨孤求敗的樣子,對當起來縮頭烏龜的駐軍也沒轍,聽到准備出的命令後,干脆的打起行裝,准備了起來.

今天洛林他們一家子起了個大早.收拾起各自的行裝,在早餐之後,就登上馬車,在禁衛軍隊伍的保護下,准備離開弗里敦城.

雖然根據官府的說法,長公主殿下和雷歐殿下能夠蒞臨參觀,指導弗里敦城的工作,是弗里敦城人民莫大的榮耀,男女老幼自上街歡迎歡送",云云.

但其實大家都知道,這只是用來糊弄上官的標准的官方說法.

弗里敦來沒來一個兩個殿下,對這些平民百姓一點好影響也沒有.

他們只知道一天不工作,就沒有飯吃,而這些大人物除了會封城封路;給大家制造麻煩之外,既不會漲自己的工資,也不會給自己獎金.

而很多時候,自己還得被組織起來.參加什麼"自覺自願自,"的義務勞動.

但洛林和凱瑟琳離開的時候.還真是有不少的弗里敦人在道理兩邊圍觀相送的.

原因無他,只是因為洛林打掉了弗里敦人的一個.大患,抓起來一個,禍害百姓的大蛀蟲,掃除了山賊強盜.大道再次繁榮起來,弗里敦城百姓的日子會好過一些.

洛林和凱瑟琳透過車窗,看著道路兩邊揮舞著鮮花,在身著便衣的弗里敦城宣傳官員的組織之下,整齊劃一地喊著口號,一臉幸福的平民,洛林突然歎了口氣,說道:"其實,這些百姓們真的很容易滿足."

阿黛兒往外面看了一眼笑著說道:"可他們不會想到,你們兩個痞子為他們做的好事,動機根本就是搶錢."

洛林苦笑了一下,說道:"殊途同歸嗎?政治這種事情,從來都是只看後果,不管手段和動機的

新上任的弗里敦城城主肯法男爵帶領的弗里教城一眾大大小小所有官員,在城門口等著恭送洛林他們.

到了城門口,馬車停了下來.洛林和凱瑟琳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肯法男爵帶著這些官員們趕忙行禮,凱瑟琳看著眾人,淡淡地"嗯,了一聲,然後平淡地說道:"感謝諸位大人的招待,我在弗里敦城期間過的,"

凱瑟琳想了想,決定還是給這些人留些面子,說道:"還走過的很愉快的."

肯法男爵等人趕忙說道:"謝長公主殿下."

凱瑟琳道:"好了,不打擾諸位的工作了,以政務優先,諸位請回吧.

說完凱瑟琳拉著洛林登上馬車,禁軍軍官一聲令下,整個隊伍迅的啟程上路.

看著洛林他們的隊伍一直走遠了.弗里敦城的這些官員們這才感到天也藍了,樹也綠了,以往"平靜"的生活,終于可以回來了,那些才破財免災的官員,恨不得高歌一曲送瘟神,而有幾個人,直接開始商量今天晚上去花差花差,去去晦氣.

洛林他們依然是優哉游哉的一步步向著南方前進,與此同時,凱瑟琳和洛林那份給皇帝陛下和相的報告.卻在茹曼城引起了很大的風波.

茹倫德皇帝很驚奇的現,自己的侄子和侄女居然在帝國腹地遇到了強盜,對于整天接到諸如國內很和諧,國民很安定之類報告的皇帝來說.這件事情委實很神奇.

繼而,茹倫德皇帝突然醒悟了一般.當下責成相拉塞爾收集了近年來帝國境內關手山賊強盜和海盜之類的報告.

拉塞爾無奈之下,只有硬著頭皮將這些東西交給了皇帝,畢竟拉塞爾他們自己的屁股也不乾淨,他們追凱瑟琳的時候,也動用了一群山賊.這件事情至今還被作為一件大案被掛在地方總督那里.

茹倫德皇帝拿著那厚厚的一摞報告時候,這才驚訝的現,自己帝國境內的治安情況,居然和那幫總督們說的不一樣.

山賊,強盜,馬賊,河匪,海盜,就像每年的洪水,干早和蝗災一樣,時時出沒在帝國的各個地方.

像凱瑟琳他們遇到的那一伙.雖然也盤跪了交通要道五年時間,但是和那些真正的悍匪們比起來,不管規模還是影響,實在是不算什麼.

近萬人規模的海盜,能占據數座海島為基地,和帝國海軍周旋了幾十年,至今海軍拿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

數千人的強盜團,盤踞邊境和山區,甚至能連續擊敗帝國派出剿匪的軍團,擅自稱王,居然還有地方會向他們交保護費,以求免禍

結果當然是龍顏大怒,皇帝陛下難得的將相罵了個狗頭噴血,而且在了隨後召開的國務會議上大脾氣,連砸了數個墨水瓶,染的一眾大員身上都是墨水斑點.

有皇帝陛下親自下令,相大人監督執行,各省總督親自負責的為其一年的專項整治活動開始.

陛下可話了.這是一項政治任務,不達標的就是政治不合格,思想不過硬,都給我回來接受再教育.

命令很快被傳達到各地總督的手里,話都說到這份上,那就是生死攸關的事情了.

各路大員們唉歎用億日悠閑的生活,放下自只手頭原來的作,然後集合翅…用剛駐軍和警衛,親自帶隊,投入了轟轟烈烈的剿匪第一線當中.

駐守在要沖和國境後方的預備部隊也全都被動員起來,一時間帝國境內風起云湧,到處都是追捕強盜的軍警身影.

茹曼海軍南方艦隊的司令卡普特將軍,終于得到了他一直要求的支持.集合起龐大的艦隊,給所有的水兵配上鎧甲和武器,將他們也當作步兵使用,一舉蕩平了為患幾十年的海盜巢穴,將幾座海島殺得一個活物都沒有.

然後第仁個向皇帝陛下出了捷報,高調宣稱自己的防區已經完全清理乾淨.(結果因為好大喜功,沒有徹底剿滅乾淨,那些逃散流竄出來的海盜,幾個月後又成了洛林的麻煩.

對于這一次如雷霆一般的剿匪行動,茹曼帝國平民難得的為政府叫了一次好.

洛林的運氣一直不錯,算是逃過來這一次風暴,奈安省因為屬于邊境省分,又背依著莽莽原始森林,算起來,應該是帝國之內盜匪情況最嚴重的地方之一,何況還有半獸人經常入境劫掠.

要是洛林已經在任上,非被這件政治任務搞得焦頭爛額不可,不過這個大爺還在上任的路上,奈安地方上做得再糟糕也和他無關,等洛林磨磨蹭蹭地到達奈安,這次風暴也就到尾聲了.

洛林在接下來的一路上,安甯的不得了,就算皇帝不下死命令,僅是洛林他們在弗里敦的做派,也做夠下面的官員們警醒了.

大家都知道只要是讓這位爺過不好的話,那最後可是夠自己美美地喝上一壺的.因此上全都是打起精神小心應對.

洛林現這一路若,連乞丐都被攆得遠遠的.

雷歐看了,自然是極端失望了,他可沒少帶著禁衛軍往那些可能鬧賊的地方跑,卻現這里早就被地方駐軍給嚴密監視住了.要走動手快一點兒的,甚至都已經變成廢墟了.

眾人一路無話,一直到達南方的一個大港,洛林他們登上早已等候的艦隊,從海路直接前往奈德爾城.

比起走大道,這樣既節省時間,又舒適的多,只走路上少經過了幾個省,雷歐對此卻是老大的不願意,這要少收多少東西

洛林一眾人等坐在甲板上面,撐著遮陽傘,帶著墨鏡,在盛夏的海風中悠然的享受.

洛林掃了一圈,先想到的就是等到了奈安,一定要圈起一片海灘.建一個私人的海濱浴場,到時候陽光,沙灘,比基尼少女,自己奮斗的夢想就都實現

以後什麼都不用干,就可以舒舒服服地享受人生了.

看到洛林那種閃爍的眼光和口水都快流出來的表情,阿黛兒就知道洛林腦子里不知道又轉著什麼少兒不宜的鬼點子,啐了洛林一口,拿著手里的扇子啪啪的在洛林身上敲了起來.

正當洛林和阿黛兒在打情罵俏的時候,侍衛在下面大聲說道:"大人.對面有船過來了,好像是奈安的."

洛林從椅子上做起來,問道:"我們快到了?"

侍衛說道:"是的,大人.預計下午進入河口,明天到達奈德爾城."

凱瑟琳伸了個懶腰,感歎道:"這台段旅程,終于算是要結束了.累死我了

此時,由奈安派出的使者很攀上洛林他們所在的大船,洛林終于第一次用總督的身份接見了自己的下屬.

這個人的身份一下子就把洛林給弄糊塗了,稅務官直屬于財務部,不是總督的屬官,理由上沒有必要這麼顛顛的跑過來巴結自己這個新紮總督.

但是聽了那人的彙報之後,洛林這才釋然了.

原來奈安的各級官員們聽說自己這位老大是凱瑟琳長公主殿下看上的小白臉,而且還有未來的皇帝陛下雷歐小公爺隨行,這種大粗腿平常可不是隨隨便便能抱上的.

當然是誰都想第一個來洛林總督面前獻殷勤,在自己頂頭上司面前留個好印象,碰到這種能進步的事情,大伙當然是當仁不讓了.

爭來爭去,誰都說服不了誰.最後大家只能妥協了,因此上,這個光榮的任務就落到了奈安稅務官的頭上.

洛林和了那個稅務官簡單地聊了幾句,了解了一下奈安行省的具體情況,也好做到心中有數.

第二天,龐大的艦隊轉入內河.沿著寬闊的貝尼河而上,直往奈德

城.

河道上數量眾多的船只想螞蟻一樣鋪在河面上,圍著洛林他們的艦隊,奈德爾人紛紛出馬圍觀起這今年輕的總督,負責護送任務的海軍將領不敢怠慢,將這些小船全都隔在了外圍.

洛林他們一家人站在船頭上,從這里就能看到奈德爾城灰色的身影.建立在兩河交彙處的奈德爾,沿著舌狀的地勢往里鋪開,和兩邊綠色的大地區別明顯.

靠近交叉河口是奈德爾城的曆史悠久的城堡,也就是洛林即將的住所.總督府所在,高塔的尖頂遠遠的就能看到.

奈德爾城的港口上,此時已經聚滿了人,各級官員烈日下耐心地等候著他們的總督.(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 審判    下篇: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盛大的歡迎儀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