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終戰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終戰

訓烈的爆炸震得整個山頭都旯了兩晃六 "※

站在上游看熱鬧的看守和囚犯.很多都被這突如其來的震動駭的跌倒在地.

水壩的位置上先是爆出一團祜紅色的火焰,然後一團灰黑色的煙霧從火焰中沖出來,急的向四周擴散.

斷裂破碎的粗大原木和或大或小的石塊從煙霧中飛出,"咚咚"的敲打在四周的山石上.

失去了水壩的阻攔,積蓄起來的河水像倒塌的樓房一樣,出"哄哄"的沉悶巨響,那響聲使得附近聽到的人胸口也跟著悶,像是被擠壓喘不過氣一樣.

水流用看似緩慢,其實卻飛快的度,帶著不容阻擋的聲勢砸了下來.又是"轟"一聲響,地面跟著又顫動了一下.

撞到下面河道的水柱隨即破碎炸開,飛濺出的水花甚至撲到了羅琳娜的身上.

水柱從地上彈起,擴散開來,飛上原來河道的兩岸,在激射的水流面前,采石場的建築就像是被颶風吹過的紙片一樣,在浪頭前被擊破成碎片,跟著被砸進泛著白沫的大水中.

僅僅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采石場已經不存在了,除了下面劇烈翻滾著的水流,采石場的大門,宿舍,工棚沒有留下一點痕跡的消失了.

河水的轟鳴聲沒有減弱,反倒是更加強盛了,跟前所有人的耳朵里全都是"嗡嗡嗡"的聲音,即便是趴在耳朵上喊,也聽不到對方的話.

原本狹窄的河道根本容不下如此多的水量,水從河道內湧出,覆蓋了往日高出水面的山壁,在山谷內瘋狂的跳躍著,咆哮著,迅沖向下游的奈德爾城.

看著這狂暴的自然之力,采石場上游所有的人都被駭的說不出話來.羅琳娜感受著腳下時玄不停的震顫,俏臉上血色盡退,變的刷白.

她回頭看了一眼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不停抖的采石場廠長,最後牽動嘴角露出一個三分苦澀七分自嘲的笑容.

她沒有想到這種自然之力竟然有如此威勢,即便是雷斯特在這里,看著這洶湧狂暴的洪水,也只能退避三舍吧.

想著自己這兩天來一直不把這個水壩聳作一回事,以為水放下去最多就是漫了奈德爾城外的田地,還曾數次在水坦下面閑逛,羅琳娜心里就一陣後怕,要是那時候壩垮了……

羅琳娜打了一個冷顫,心道:這水不會把奈德爾城牆給沖垮了吧,洛林,妮可,這可是你們讓我放的.

到了此刻,從上游下泄的水量還是那麼豐沛,只是聲勢比剛才放水的一瞬間減弱了很多.

羅琳娜從高台上走下來,看到采石場的廠長還長大了嘴半躺在地上呆,不由分說就上前踢了他一腳.

廠長突然"咯咯"一聲,然後使勁吸了一口氣,身上肥肉一抖清醒了過來.

他從地上爬起來,一指下面洶湧澎湃的河水,哭喪著臉說道:"咱們采石場以前遭過山洪,我以為會差不多的,完了,完了,城外怕是得沖的一干二淨,殿下非殺了我不可,早知道我就不蓄這麼多水了."

羅琳娜急躁的一擺手,道:"行了,行了,這是你們總督的主意.沒你這個小人物什麼事,你看好這里.我帶禁衛軍回去看看."

凱瑟琳突然調走了在城上戰斗的禁衛軍和法師們,沒有了這些強力的主坦克和輸出人員,奈德爾人的戰斗力瞬間降了一個檔次.城上的士兵們突然感到吃力起來,有更多的半獸人沖上了城牆,而且需要更多的人手才能把他們打落.

半獸人也現了這一點,前面的半獸人戰士高呼著"他們頂不住了!"

"沖啊,我們就要贏了."

維欽及托列克也覺得這是人類防守崩潰的前兆,驚喜的在陣後連連吼叫,大聲催促著"上殺啊."

在一線指揮的伊格納茨月收到凱瑟琳撤回禁衛軍和法師的命令.看著城上的戰斗更加吃力,也大聲喊道:"公主去消滅城內放火的人了,弟兄們頂住,為了咱們的家人和房子."

城上的戰士們自然知道,要是被半獸人打敗了,他們今天都得死在這里,還有他們的家人,整個奈德爾人,在半獸人的壓力下,反倒是更強烈的反彈起來,突然爆出一股凶猛的力量,將半獸人給壓了下去.

奈德爾城上半獸人和人類激戰正酣,在羅琳娜引爆水壩之後,雙方同時聽到了從北面山里傳來的清脆的巨響.

雙方的戰斗一緩,戰士們們看向響聲傳來的方向,卻什麼都沒有現.仇人還在跟前,大家只把它當作晴空中一聲莫名的霹靂.

跟著沉悶的"嗡嗡嗡"的聲音低低的傳來,在喧囂的戰場上 到處喊殺聲,慘叫聲,兵器碰撞的聲音,但這些都蓋不住那沉悶的聲音,聲音就像是一直在耳邊低低的響起一樣.

德伊波勒先感到不對勁,在她想來奈德爾城內可是有一位茹曼帝國的公主,而且奈德爾城經營數百年,總有些什麼厲害的手段的.

所以她一直緊緊的盯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腦子里快的思索,那聲音是怎麼回事?

援軍?聲音不時汽器.那更不可能,有早就用 最先現從山谷中奔湧出幾十尺高浪頭的,是奈德爾城牆塔樓上的弓箭手們.

遠處的山丘里突然跳出了一下亮白的色彩,白色過後,跟著山上的綠色瞬間消失,山丘上一條銀白色的色帶不停延伸.

這時原來"嗡嗡嗡"的低沉聲.已經變成"哄哄"的悶響.

弓箭手們驚疑的互相詢問"那是怎麼回事?"

待反應過來那是洪水將山上的樹木沖倒之後,這些最先看到洪水的人卻已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弓箭手膛目結舌的看著漫出了河谷,沖上了平原的大水,在大地上翻滾出黑黃色洪流.

從山谷中沖到平原,失去了束縛的洪水正快散開,直直的向著奈德爾城而來.

"哄哄"的悶響這時已變成了巨響,由大水引的震顫傳到了奈德爾的城頭.

剛才還在激戰的士兵都愣了下來.呆呆的看著轟鳴的洪水.

浪叉翻滾,夾雜著洪水中的石頭和樹干.在平原上肆虐,一條架在馬莫斯河上的橋梁被跳起的水流裹住,在水流跌回洪水中後,已經沒有一點橋粱的影子.

房屋就像是薄的紙片,水流橫掃,先是破裂開,然後整體隨著水流移動兩秒,再像一個肥皂泡一樣破成碎片,瞬間成為洪水的一部分.

伊格納茨神情呆滯的驚呼了一聲:"我的天"

然後醒悟過來,用一種複仇之後滿足的眼神看著城下的半獸人,他知道,半獸人完了,洪水之下,他們甚至一個人都逃不了.

伊格納茨舉起手里的長劍仰天大笑起來,雖然很多人的家就在城外的村莊,但城上的奈德爾士兵拍著手大聲較好,跟著狂呼起"萬歲"

甚至有的牧師們都跪倒在地上.熱淚盈眶的高呼:"這是父神的奇跡."

城下的半獸人看著橫掃而來的洪水幾乎是幾個呼吸之間就到了他們身前,十幾尺高的浪頭猙獰的沖向他們,只能絕望的胡亂大吼著,背著浪頭狂跑.

洪水在吞沒了沿路所有的村莊,農田,道路,襯木等等一切高出地面的東西之後,終于追上了半獸人.實際上半獸人也沒能跑出幾步.

在奈德爾城上戰士的眼里,就像熱水澆過雪地,原來由近兩萬半獸人組成的一片黑色的地方,在幾個眨眼之間就被黃色的水流覆蓋,甚至都沒有見到在水上掙紮的半獸人,只是不斷看到在浪里瞬間閃出水面,又瞬間消失的黑影.

巨大的云梯被洪水推著向前移動了一段.然後一歪倒進水里,跟著

失.

奈德爾城下的半獸人驚恐絕望向著城牆跑,最後他們貼在城牆上嚎叫著看著沖到跟前的大水.

人類就在他們頭頂上,看著這些半獸人即將被大水吞噬,而現在下面半獸人的看著死亡迅逼急,自己也無可奈何,甚至連多回憶一下的時間都沒有,這種無助的絕望甚至感染了城上的士兵,讓他們覺得這種死法是極其恐怖的.

洪水沖上奈德爾的城牆,一陣連綿的巨響,浪頭濺上城牆,跟前的士兵一下子被淋透,水里的石頭和樹干碰上奈德爾城牆的石塊,出"空空"的悶響.

城門呼啦猛震了一下,水一下子從門縫里擠了進來,沿著大街流開.城門口的士兵"啊啊"大叫這趕緊跑開.

鐵質的門閂最終擋住了洪水的沖擊,奈德爾的城門並未被大水沖開.

遇到城牆的阻攔,洪水向兩旁流去,奈德爾城西就是貝尼河寬闊的河道,西邊的洪水彙入貝尼河,跟著推動貝尼河的水沖擊河的南岸.

東邊的洪水向前又沖了一段,掃蕩了奈德爾城東,在輕易的就推翻了海盜們停留在河里運輸船之後小跟著流入了貝尼河,一路激蕩著向大海而去.

奈德爾城外現在是一片黃泥水的澤國,垮塌的房屋,折斷的樹干,沒有半獸人,只有遍地的石頭和樹干.

地上露出大量黑色的無法辨別的物體,奈德爾的城牆下堆了滿滿一層的雜物,都是被洪水帶到牆根下留下的,其中有一台云梯的殘骸,沖城上還能看到夾雜在亂七八糟東西里的半獸人尸體.

這時城牆下卻突然出現了動靜.一聲"啊嗯"的長鳴,半獸人帶來的戰爭巨獸帶著滿身的泥水站了起來.

城上的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從浩劫中頑強生存下來的龐然大物,士兵們叫嚷著要把這些巨獸弄過來.卻現現在根本出了不門.

伊格納茨仔細環顧了一下戰場,確定下面沒有十獸人之後,急匆匆的命令民辦和志願者門集合,回到城內去救火.

伊格納茨親自帶著上千的城衛軍,快步沖向總督府.

正當洪水奔入平原的時候,雷歐扣動扳機,射中了一個想要沖進大廳的大漢.

戰斗在槍響後激戰的展開,黑衣人普羅凝視著大廳內盈盈佇立的希爾梅莉婭,作為一名黑暗法師,他們的天敵就是教廷的祭祀,普羅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擊到希爾梅莉婭,他是沒可能沖進大廳的.

這幫武裝的大漢們在收到命令後全力的卑擊大日o8姍旬書曬譏口齊余川,憂們也知道,他們都是來自千不同地區的盧命!徒.心"洲清明的很,是榮華富貴,還是命喪黃泉.就看最後這幾分鍾的一戰的.

雷歐就在他們身後,這些侍衛們當然是一步也不能退,攔著大門和大漢們激斗起來.

雷歐則充分揮出自己打冷槍的本領.在一邊瞅著機會就放一槍撂倒一個大漢,美琳娜緊咬著嘴唇,強制鎮定的給雷歐裝彈.

大廳內的人慌亂的叫嚷:"地震了,地震了."

希爾梅莉婭略一思索,就知道這應該是凱瑟琳讓放水了,想到這里她心里大定,凱瑟琳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

希爾梅莉婭強打精神,高聲說道:"投降吧,你們沒機會了,半獸人已經敗了

普拉嗤笑一聲,接著用法術猛轟希爾梅莉婭的護盾,一邊嘲笑道:"是你傻還是當我是傻,城內一亂,半獸人說不定直接就殺進來了

希爾梅蔚婭從容的一笑,道:"實話告訴你吧,洛林早就在馬莫斯河上建了一道水壩,現在的震動就是大壩在放水,城下的半獸人,你以為他們躲得過這道大水嗎?

雷歐愣了一下,生氣的嚷道:"這麼好玩的事情怎麼現在才說,你們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希爾梅的婭哭笑不得的看了雷歐一眼,接著說道:"很快,幾分鍾之內,援軍就會趕回這里,你認為你能在幾分鍾之內打倒我嗎?.

普拉的表情突然猙獰起來,氣急敗壞的吼道:"聽見了嗎?還有幾分鍾,抓不到那更小男孩咱們都得死.你們還等什麼."

武裝大漢們一聽,嘶吼一聲.湧向一樓的窗戶,揮動武器砸開玻璃.瘋狂的揮砍堵著窗的家具,侍衛們沖到窗戶跟前阻攔他們.

聽著城外傳來的悶響,普拉表情變的怨毒,細長的眼睛眯了起來,此刻使出全部的力量,各種法術不要命的扔了出來,砸向堵著門口的屏障.

普拉每打破一次,希爾梅莉婭就迅的補上一道,兩個人面對面的比拼著法力.

希爾梅莉婭的此時的臉色越的蒼白起來,大滴的汗水沿著她的俏臉滾落,雙手微微的顫抖,銀牙緊咬.

普拉一邊施法,一邊大笑著說道:"你還有法力嗎,神之凝視雖然強大,但使用一次就要抽干一個主教所有的法力,我看你還能堅持幾回

希爾梅莉婭也不說話,緊咬著嘴唇,神色堅毅的盯著對面的普拉.

這時從總督府的前院傳來紛亂的馬蹄聲,禁衛軍小隊終于趕回了總督府,見總督府內一地橫七豎八的尸體,禁衛軍軍官大吼著:"搜索.搜索." 希爾梅莉婭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雷歐舉著槍哈哈大笑,道:"我的人回來了,你們沒機會了.小

普拉臉色巨變,大聲說道:"回去.擋住他們,這里交給我

武裝大漢們猶豫了一下,轉身向後迎向沖進來的禁衛軍隊伍.

普拉仰著頭"啊"的狂叫一聲.等他低下頭的時候,眼神像野獸一般盯著雷歐,舉起法枝快的吟誦起晦澀的咒文.

希爾梅莉婭神情也凝重了起來,她連移兩步,將雷歐和美琳娜擴在身後.

一股黑色的煙霧從普拉身上騰起.繚繞著緩緩上升,煙霧漸盛,最後普拉整個人都被煙霧包裹,最後他一揮法杖,數到幽魂一樣的黑影從煙霧中飛出.直沖希爾梅莉婭設下的屏障.

竟然是那個亡靈**師在奈德爾城外使用的那一招法術.

使出這一招之後,普拉一下子跪到在地上,拉著法權緊盯著大門,被禁衛軍逼退的武裝大漢這時都退到普拉跟前.

黑色的幽魂撞上屏障,聖力護盾跟著一陣波動,幽魂一下子又被彈開.但希爾梅莉婭駭然的看到,彈出去的幽魂又折回來再次沖擊她布下的護盾.

這時從大廳內傳來一聲"保護殿下"的高喊,貝倫帶著風險投資公司的干探們從秘道來到總督府.

掃了一眼住宅內外的戰斗,貝倫長劍一指窗戶,喝道:"殺

當先跳出窗戶,帶頭沖向普拉和武裝大漢.

普拉抬頭絕望的看著逼近的貝倫.顫抖著說道:"我為了報仇,已經准備了二十年了,你們陪我一起死吧!"

說著普拉的手顫抖著吞下一瓶藥水.黑色的煙霧立刻從他嘴巴里冒了出來,他將法杖一丟,跳起來沖向大廳.

希爾梅莉婭眼睛瞬間睜大,驚叫一聲:"他要自爆!"

跟著普拉撞在了大門的護盾上,黑色的煙霧狂暴的向四周炸開,附近的戰斗的人員全都爆炸吹起.向後飛跌.

住宅的大門和窗戶被震成了碎片,四散飛開,牆再出現一道道裂紋.

大廳內的人在爆炸中倒了一地.大都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只有在門口的希爾梅莉婭雙目緊閉,臉上一副決絕的表情,張開雙臂牢牢的護著雷歐和美琳娜,還保持著剛才的姿勢.

希爾梅莉婭額頭的寶石正出刺眼的璀璨光芒.,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最後一戰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戰後的麻煩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