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咱們賣地   
  
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咱們賣地

雖然從某種角度上來講,皇帝啊.國王啊,總督啊之類的,跟混江湖的沒有什麼不同,像是劉老邦,朱大彰當初一開始的時候,就是混江

的.

只不過到後來,地盤搞的大了.嫌"總瓢把子.的名字不太好聽,沒有氣勢.所以後來就換成了"太祖.這個聽上去比較舒服一些的名字.

大家身份高了以後,在打群架的時候,卻還是很重身份的.

不能說,大家還像以前一樣,跟個低級流氓一樣,在路邊燒烤灘上灌多了貓尿,然後看誰不順眼,抄起板磚啊,板凳,要你命三千"等等.價格便宜量又足之類的"大殺器.直接沖迂去,拍他的腦袋,掀對方的瓢兒,把他打倒在地.最後再用自己踩過狗屎的大腳,在對方的身上狂踩上一萬下,讓他永世不得翻身就可以了.

戰爭一向是一個系統的工程.講求配合,精益求精,而且在此同時.也是浪費巨大的系統工程.

當年在號稱"甲斐之虎.的武田信玄同學,為了能青史留名到死都念念不忘要"起兵上洛"

"上洛,這句話其實是出自天朝,通俗地說,也就是帶手下的小弟們出去,跟另一邊的"三河堂.堂主德胖子,德川家康打群架.好搶到"龍頭拐杖"能坐上扛把子的位置.

為了能達到這咋,目的,他帶著小弟們,勵精圖志,節衣縮食好幾年.一直到攢夠了可以供應自己部隊三個月的糧食,這才敢出動.(看看多厲害吧,三個月不過對他們那個屁大的地方來說,也差不多就足夠了.)

由此可見,戰爭的消耗性是何等的真大.

而且縱然是戰爭勝利了.卻也有因為戰爭中消耗過大,而背上沉重的包袱,再也展不起來的.

當年二戰後的英國就是這樣,這幫曾經號稱太陽永遠不會從帝國的土地上消失的"日不落帝國.的敗家仔們在戰爭中賣光了最後一點財寶,最後變成了窮光蛋.

以至于,當戰後德國人吃面包和香腸的時候,這幫祖上曾經闊過的窮酸們羨慕的連肝都疼了.很是憤怒地在報紙上大聲地質詢:"究竟是誰打贏了這場戰"



洛林爵爺聽了安格斯的彙報,當下像被人戳了肺管子一樣,怒吼了一聲,就從椅子上蹦了起來小怒聲叫道:"你說什麼???!!!"

在這一場戰爭中,洛林爵爺為了保衛奈安行省,帶領著手下的雙花紅棍和各路小弟們在前線風餐露宿,打生打死的,吃盡了苦頭,好容易凱旋回來,原本想著,戰爭打贏了.自己也應該享受一下勝利果實,像是什麼酒林肉池了,縱情聲色了.一王三後了,大被同眠了"

總之一句話,幾是這世上有的,能享受的,洛爵爺就要好好地試上一試,就是沒有的,也要創造出來,好好地試上一試.

要知道,縱然家里的母老虎那麼厲害,洛爵爺也是肥了膽子,從外面弄了兩個漂漂亮亮的美媚回來,而且還是魔族的美媚.

由此可知,洛林爵爺心里對以後奢侈豪華的**生活是何等的期待.



可是就在洛爵爺網從前線回來,正打算好好地享受一下人生,結果他網坐下來,屁股還沒有暖熱,自己的政務官就跑來告訴他,奈安行省馬上就要破產了.

洛爵爺沒氣出內傷,就已經是心理素質好了.

安格斯縱然是積年老吏,經驗豐富,而且早就做好了准備,但是此時,在洛林的暴怒之下,月網落下的汗珠,卻還是忍不住又一次冒了出來.

洛林看著自己這位頭有些花白的政務官在自己的怒火之下,戰戰兢兢的低下頭去,不敢看自己的眼睛,不知怎麼,他突然想起洛林堡家中里的那位自己一直很尊敬的老管家來,一時間怒火全消.

洛林深吸了一口氣,強自鎮定下來.然後又重新坐下,輕聲道:"對不起,老安,剛剛,是我太激動的."安格斯愣了一下,抬起頭來.看到洛林眼中的歉意,不由勉強一笑.道:"沒有關系,大人.我很理解,在來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准備了."

洛林不禁尷尬地一笑,然後歎息了一聲,道:"好吧,安格斯,現在告訴我,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又不是"阿諾,施瓦辛格,那個"加里待不下.肌肉州長,也沒有那種"做夢都想當總統.的想法,可是為什麼要讓我也淪落到要自己主管的政府破產的境界?"

安格斯正准備將手中的文件遞給洛林,聞言不由一怔,道:"阿諾.施華什麼?這是哪兒高就的貴族官員,我怎麼沒有從來沒聽說過."

洛林揮了揮手,道:"另一個塊大6混的夫官,以前還當過演員,還是個大明星,票房很不錯的."

安格斯更是一頭的霧水,疑惑地道:"演員?演員也能當大官?這可真是有夠奇怪的."

洛林哂然一笑,很是不屑地道:"這有什麼,以前,他們那里還有個里根的三流演員,當上了總扛把子"呃,也就是總統領.

那家伙外表上人五人流的,實際上滿肚子壞主意,最不是東西了.在他當老大的時候,把自己敵對的一個級大國硬生生地騙到高粱地里面,然後大干壞事兒.最後弄的那個強國給拖垮了,搞的四分五裂的."(注,美國的星球大戰計劃.拖著蘇聯跟他們玩軍備競賽.結果後來蘇聯破產了之後,這才現那只是一個騙局.)

安格斯早就已經習慣了洛林滿口的江湖口吻,但是聽到這里,卻還是忍不住顫聲說道:"這,"這怎麼可能?總統領"這可是跟咱們皇帝陛下一樣的大人物,怎麼可能會讓一個,一個三流,三流的演員來當?這不會天下大亂嗎?"

洛林看到安格斯瞪大了眼睛,一臉震驚地看著自己,這才意識到自己說的這些東西,對于一個位于君權神授時代的人來說,卻已經是太小駭俗了六千是干巴只地笑了下道!"哈哈,哈哈哈,加知道呢,他們那地方亂的狠.經常干些不照號的事情."

他頓了一下,見安格斯還要再問.急忙扯回了話題,道:"算了,不說他們了.說說我們究竟是怎麼回事吧?我記得開戰之前,咱們不是還盤過家底.還挺充足的.怎麼一眨眼的工夫,辛辛苦苦攢下來的那東西就全沒了."

安格斯聽洛林問到正事,當下也回過了神來.

他急忙端正了身體,然後認真地道:"爵爺,您說的不錯,咱們開戰之前盤過家底,也確實是有不少的東西,但是正是因為這場戰爭打下來,咱們這才變窮的.我已經全都寫報告里了."

洛林淡淡"哦,了一聲,低頭看了看自己桌子上的那份厚厚的文件.頓時感到頭有些隱隱做疼了.

他隨手翻了兩頁,看到里面記錄的密密麻麻的數字,當即忍不住低低地呻吟了一聲,用手在自己的太陽穴上揉了揉,然後將那文件推到了一邊.

洛林抬頭看著安格斯,略有些不滿地道:"老安,咱們處事這麼久了.你知道我的性格.這些東西,"

他說著一指那些文件,又接著道:"這些東西,我一看就頭疼.而且還這麼多的數字,就是讓我算.也要不少的時間.所以,,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就直接告訴我吧."

安格斯略有些不安地扭了扭身體.然後輕輕咳了一聲,在腦子里略略整理了一下,梳理好思緒,這才道:"爵爺,情況是這樣的.

由于今年還算風調雨順.所以收成還不錯.在糧食收獲戰線上,各地也是凱歌高唱,捷報頻傳,總之一句話,形勢一片大好,是大好,不是小好,"

洛林當即打了一個寒戰,急忙打斷了他,道:"老安,老安.這些報喜不報憂的話,我要聽的話.盡可以花錢找那些磚家叫獸去.你就別再說了.直接說重點,算我求你了,行嗎?"

安格斯干巴巴地笑了笑,道:"好吧,那我就揀重點的說."

他頓了頓,然後道:"今年咱們的收成還不錯,各地征繳稅收也算是得力.再加上過去的存余,對了,還有您從帝國財政部要來的優惠措施.所以咱們的府庫還算充盈,"

洛林聽他還是絮絮叼叼的,當下不耐煩起來,用指節敲了敲桌子,著重地道:"安格斯,你不要再跟我打游擊了,說"但是"你就說"但是.吧.相信爵爺我的心理素質吧,我還是承受的住的."

"好吧."安格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將剛剛裝樣子有用的各種報表和文件放在了一邊.

那些文件,其實他根本就並不需要,因為做為一名優秀的政務官,這些他都已經深深地記在了腦子里面.

洛林看了,猛然又想起了這個政務官的某種令自己深惡痛絕的習慣.急忙又補充道:"對了,像是那些數字什麼的也全都省了,就把相關的那些東西簡略地說一下.因為作者編起來麻煩,而且讀者也很少在意這種細節的東西的.

安格斯一窒,歎息了一下,然後道:"是這樣的,盡管咱們咱們今年的收成不錯,但是

他看著洛林,著重地道:"但是.但是很不幸,戰爭爆了."

洛林點了點頭,也沒有說話.

安格斯道:"戰爭爆之後.雖然咱們有一個地方軍團,但是兵力不足.還要從地方上抽調軍隊,進駐前線.

他們組建起來,不管是被服小武器,馬匹等等這些軍需,可都是要從府庫當中出的.而且日常的練.也是要大量地花銷.

到了後來,您雖然為了避免戰火燒到咱們的精華地區,將軍團並置.戰線前移

洛林側頭看了看他,忍不住道:"怎麼?這樣也有錯嗎?"

安格斯歎息了一聲,大吐苦水道:"爵爺,您這樣做沒有錯.但是需要我向您指出的,這樣一來,戰線拉長了,補給線也要拉長.

雖然有飛鷹公司提供的新式馬車,增加了運輸量,但是物資補給長途轉運,消耗也是極為巨大.一公斤的糧草要運到前線,就要有同樣一公斤的糧草消耗在路上."

洛林忍不住打斷了他的話,出聲提醒道:"安格斯,這些戰前,咱們可都是大概地算過的,差不多應該夠吧?"

安格斯為難地笑了笑,道:"是的,爵爺.這些咱們是在戰前算過大帳,當時算下來,也確實是差不多夠.可是"

洛林看他面有難色,當即追問道:"可是什麼?"

安格斯猶豫了半天,最後一咬牙,道:"可是後來,不是說為了安全起見,又讓長公主殿下調來了兩支軍團嗎?"洛林頓時一臉的詫異,剛要再張口.

安格斯已經又接著說道:"他們是客軍做戰.替咱們幫忙來的,糧食補給,軍械消耗這些當然也算在咱們的頭上."

洛林頓時一臉的尷尬,雖然按了帝國總督們之間不成文的潛規則,要其他地方的軍團出兵,幫自己做戰,確實是要出一筆協餉的.

但是洛爵爺這一次卻是失算

他還很傻很天真地以為仗著自己跟凱瑟琳的關系,動用的也是儒略大公手下的那些軍團,最起碼自己的那個便宜老丈人就算不看自己的面子.也要看看饑瑟琳和雷歐的面子,免了自己的這一筆協餉.

可是沒想到那老家伙居然也是個鑽到錢眼兒里面拔不出來的家伙.誰的面子都不給.他老人家硬是把面子一扔,棺材里伸手死要錢.

要知道當初以為不花錢的時候,他可是可了勁地向凱瑟琳伸手要兵的.

雖然凱瑟琳帶著古怪不明的笑意地給自己否決了大部分,但縱然如此.她也是拗不過自己,還有一支軍團在路上,馬上就要到了.

想到這里,洛林覺的有些口干,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囁嚅了幾次,最後還是意興闌珊地揮了揮手,道:"算了,他們的軍久多不了,咱們擠一吃儉用上年,也就世漢了."

安格斯當下點了點頭,道:"好的,這些也在意料之中.除此之外.還有些支出,也就是咱們這一場仗打完了,各個軍團的軍功獎賞也是報了上來,這些都是要咱們掏腰包的."

洛林以手托腮,牙痛地道:"你不用說,那些外來軍團的軍功獎賞也是由咱們出,是嗎?"

安格斯假裝沒有看到洛爵爺難受的樣子,點了點頭,道:"是的.這些都是由咱們出的."

洛林在心里略略算了一下,現這一仗打完,自己確實是已經變成了窮光蛋.但是他老人家此時也是帳多了不愁,索性破罐子破摔地道:"還有什麼,你就一氣說完吧."

安格斯道:"還有災後重建工作.因為前期半獸人進攻時戰火的波及,還有後來在奈德兒城下的那一場大水,受災的面積很大,受災的百姓很多.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流離失所的……

重建起來,很困難……

不管怎麼說,這也是一項巨大的開銷."

安格斯看洛林不住地倒吸冷氣,苦笑了一下,道:"不過這些工作.小公爺代表飛鷹公司和政府簽了協議,將重建工作接了過去.雖然這些全都是要花錢的,但是重建方面需要時間,所以在這方面,咱們暫時可以緩上一緩."

洛林長出了一口氣,語帶諷刺地道:"這半天,我就聽到這麼一咋.好消息.好了,最後還有什麼需要告訴我的嗎?據我所知,最壞的消息一般可都是放在最後的."形勢也是不容樂觀.聽派來的特使的話里透露.他這一次抽調了兵團幫咱們,希望咱們能不能再出一筆錢,也幫幫他?"

洛林頓時勃然大怒,跳了起來,拍著桌子,連聲怒罵道:"這個該死的老東西.這明顯就是敲詐勒

凹個熾的,那老家伙這是看我有兩個錢了,想要殺我的肥豬,把我的口袋里的錢都舌乾淨."

他在辦公室里,對著北面破口大罵了半天,最後氣消了之後.然後向安格斯道:"這件事情,妮耳怎麼說?"

安格斯一時沉默不語.

洛林一下子醒悟了過來,自己有多少的家底,凱瑟琳最是清楚.可是一邊是老爹,一邊又是自己.她夾在中間很為難,不好表態.

洛林現自己對那個老家伙還真是一點兒辦法沒有,只能歎了口氣.然後在心里惡狠狠地罵道:"老東西小老子收拾不了你,就報複死,你的女"

洛爵爺打定主意,今天回去之後.一定要反過來,用皮鞭,蜻燭什麼的折磨的凱瑟琳欲生欲死的,以消心頭的惡

安格斯停了一會兒,見洛林不說話.于是又接著道:"由于咱們這一場戰爭是防守戰.用爵爺您的話,咱們是在守自己的東西,不可能出去搶錢搶東西.所以雖然消耗巨大,也是理所應當,但是卻沒有一毛錢的進項.

這一進一出,,所以,咱們就賠大了.

雖然抓了不產的俘虜,本來這些也可以賣錢補貼一下的.可是你,,咱們帝國法令規定,絕不允許搞奴隸貿易,"

說到這里,安格斯停了下來,雙手一攤,示意自己已經是無能為力了.

洛林頭痛的呻吟了一聲,道:"你讓我想一想…"

他雙手揉著太陽穴.不住地思付起來.

雖然他對于安格斯提議的奴隸貿易很有些心動,但是這卻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自己是靠了打擊奴隸貿易,這才贏得了半獸人忠誠,不遠千里來投.而一旦奴隸貿易一開,那麼半獸人們看清了自己言而無信的真面目.肯定是毫不猶豫地再次搬家.回到他們的草原上.

到那時,他們會再次團結起來.對抗自己.回到之前的那種戰爭狀態,繼續不斷地騷擾邊疆.

自己這些日子所做的事情也就前功盡棄,而且還會得一咋."偽君子.的名字,遺臭萬年.

洛爵爺現在可不是一個無名小輩,也算是一個偶像加實力的公眾人物了.一旦壞了名聲,那可就跟那位二十一世紀最偉大的陳大攝影家一樣了.

"不能搞奴隸貿易,不能賣人"洛林想了半天,最後突然靈光一閃.

他一拍桌子,咬牙切齒地道"不能賣人,那咱們就賣"

安格斯愕然道:"賣地?"

洛林道:"是的,咱們賣地.這一場仗打下來,咱們占了那麼多的土地,光是其中可以開墾做良田的就有近兩億田,除此之外,還有大量水草豐美的草原.這些可全都是錢"

安格斯一下子被他的想法給驚呆了,吃吃地道:"戰爭剛剛結束,這些",這些地方還不太穩定吧?"

洛林冷笑了一聲,森然道:"那又怎麼樣?有軍隊在前面駐紮著.亂不起來.更何況,咱們半價賣.我就不信看到這麼大的一塊肥肉,會有人不眼紅?"

他說到這里,突然想起了一事,站起來,向著門外高聲叫道:"那誰誰誰,去把雷歐叫過來,要是那小子玩瘋了,不肯過來.就說我又有大財的好事兒找他."

外面有人答應了一聲,然後轉身離開.

洛林轉回身來,笑著道:"安格斯,飛鷹公司在咱們災後重建工作中做出了突出的貢獻.所以這一次的土地出賣工作,我也想交給他們公司.你覺的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這種事情還能有第二個答案嗎?.安格斯心里嘀咕了一句,當下面帶著笑容,道:"爵爺英明.對于像飛鷹公司這樣的民族企業,下官當然是從心眼里一百個贊成."

過了一會兒,洛林就聽到門外山搖地動的一陣巨響.

洛林透過窗戶,驚奇地看到雷歐威風八面地騎著小象,一路狂奔而來.

一直到了門前,那聲音這才停了下來.

緊接著,功打開,雷歐臉不高興地出現在門口向著洛林道!門以,什麼事情.先說好啊,要是沒個三千萬五千萬的生意,就別找我."

洛林笑了一下,拿出網月擬好的合同放在了雷歐的面前,道:"知道了,知道了.

咱們干官*商*勾*結生意的,哪一單能少的了.合同我都擬好了,你只管簽字就行."

雷歐雖然心中對于洛林將自己當大人看的態度很高興,但是當著安格斯,面子上卻還是裝著不耐煩地嘀咕了一句,然後在那件史上最為巨量土地買賣代理合同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當天晚上,在書房的那張大大的辦公桌旁,帶上雷歐和美殆娜,洛林一家人一個沒少的聚集在這里.

對于一些大事,洛林家一向有民主公決的傳統,即便是後來,這介.家庭升格為帝國第一家庭,這一傳統也一直保持了下去,洛林和雷歐各自帶著自己的老婆和老婆們,圍在一起想辦法.解決有些關系國計民生和官員們升遷罷職之類的大事件.

這在後世傳為一樁美談,更是宣傳部五個金幣雇傭的曆史學家們一直鼓吹雷歐大帝英明神武的主要證據.

百年之後,一些敢于反對帝國宣傳部欽定曆史觀的人,在千家講座這種科普公開節目上,還將這個作為民主制度的萌芽,宣稱即便是一代聖主雷歐大帝,也是個支持民主制度的帝王,一直鼓吹制度內民主的洛林了,更是被視為近現代民主的奠基人,在幾百年的後世形象越光輝高大,在當時引起了極大轟動,成名了數個專家教授云云.這些後事說法要是被當世的人知道.尤其是像安格斯,卡爾特或者貝倫這些熟悉洛林和雷歐的人知道,那真真是要笑掉大牙的.

沒錯,洛林大爺是一直宣傳他那個制度內民主原則,但大伙可都知道.洛林大爺這個民主的意思就是下面這些官員們自己之間民主,但到了洛林那里就是要集中一下的.

而要問起來洛林家里這個家庭會議的傳統是怎麼來的,不管是卡爾特還是貝倫,都會很燃,很興奮.很神秘的悄悄告訴你:這哪是咱們洛林大爺和雷歐大爺虛懷若谷啊,這分明就是因為他們這一對難兄難弟

都怕老婆!

結合洛林家葡萄架經常倒和雷歐陛下經常說睡沙有益身體健康的小道消息,聽到的人無不深以為然.

這個後來的帝國最高決策層,被稱為里內閣的小圈子,分明就是被幾個女人給霸占了的地方.

真是的情況雖然沒傳言中那麼不堪,但也差不了多少,不過洛林這個家庭會議的傳統能形成,一是因為洛林大爺很懶,自從當上總督之後.對那些事務性的工作實在是連看一眼都懶得,直接甩給了經驗豐富的凱瑟琳.

洛林可是一個從年輕漂亮的女人是稀缺資源的光棍大國過來的,對凱瑟琳,阿黛兒,希爾梅菲婭和薇拉.甚至是羅琳娜這幾個跟著自己同甘共苦的女人遷就的不得了,以至于干脆成了妻管嚴的典范.

二則是因為洛林並不認為自己聰明到能一個人解決所有的問題,洛林知道自己除了意思前一點.有些為腦筋,比這個時代的人多了一千年的經驗積累,和自己身邊的女人比起來,自己也沒多少優點.

比內政值和經驗,自己不如凱瑟琳.比智力,自己不如阿黛兒和羅琳娜,比武力值,那更是悲劇,薇拉.羅琳娜和希爾梅莉婭,還有阿德玲,都比他強.

如其什麼事情都一個人頭疼小不如和她們人幾個商量,尤其是這幾個女人都是自己耳以絕對信任的.

上床是美豔妻,下床是賢內助.這種好事哪找?

看著圍繞著桌子的五個女人一個女孩,還有雷歐這個炸炸嗚嗚的小屁孩,洛林滿意的歎了口氣,近兩億畝土地這麼大一個事情,幾個女人幾句話就給解決了,就像是閑聊一樣輕松無比.

除了薇拉是個沒心眼的傻丫頭.不關心這麼多土地帶來的意義,剩下的包括美琳娜之內,幾個人臉上都興奮的表情.

不過薇拉在知道飛鷹公司將在這樁官*商*勾*結的生意里面占據的賺取大量利潤之後,薇拉這個飛鷹集團的大股東可是高興的眼睛都眯起來了.

表現的最傑出還是雷歐,從開始到現在都是一個勁的呵呵傻笑,口水都流的老長,眼睛都閃閃冒著金光.畢竟土地賣之後的錢最後可都是要落到帝國兜里,落帝國兜里不就是落皇家兜理,那最後還不是要落他雷歐兜里.

何況飛鷹公司操作這一切,在這里面還可以占個小頭,別看是小小頭,那也是一筆驚人的財富了.

洛林伸了個懶腰,一副沒有精神的樣子說道:"差不多就是這樣吧.先把最好的一片地方圈起來.那都是咱們自己的,這些我已經交待人去辦了."

圍坐在左邊的年輕女人們微笑著互相看看,最後都對洛林投以愛慕或贊賞的眼神,尤其是凱瑟琳,阿黛兒和希爾梅薪婭,自己的男人有本事.她們這些女人才感到面上有光.

凱瑟琳渭歎一聲,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輕聲說道:"有了,都有了."

洛林知道這是凱瑟琳在說茹倫德皇帝問洛林要的聘禮,以前凱瑟琳和阿黛兒可一直為這個操心,這下洛林一下就全掙出了來.

阿黛兒伸直了胳膊,雙手並攏放在桌面,手掌下壓著繪制好的草原地圖,像咋小吃飽了的小狐狸一樣;眯著眼睛滿足的歎了口氣,悠悠然的感歎道:"嗯,是啊,都有了!沒想到,從今天開始,我也是個大地主了."

希爾梅莉婭飽含神情的眼睛盯著洛林,聽到阿黛兒說的話,用力的一點頭,"嗯"了一聲,雖然作為教廷的紅衣主教,希爾梅莉婭的生活可以過的十分奢華,但她的生活一直很簡樸,兩場戰爭之後洛林給了她一筆戰利品分成,現在也算是個富婆.但希爾梅莉婭卻不會花錢,但她也知道,土地和黃金代表的意義不一樣.

希爾梅莉婭一按洛林的手,欣喜的說道:"這件事情一出,我看以後誰還敢說洛林的壞話."

羅琳娜從剛才開始,手指就一直點著桌面,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這時又抬眼看了看地圖上畫的醒目的紅圈.長歎一聲,微笑著搖搖頭,對洛林挑了挑拇指,道:"我算是服了你了,誰能想到,兩年前,你還是一個住在四面漏風的破城堡里的鄉下小貴族."

薇拉想想自己網跟著洛林時候,還不等吃飽洛林就心疼的不像樣子.炸了城堡內的磨房和鐵匠鋪.洛林就要死要活的,哪像現在,整日都是山珍海味管飽,裝修個房子都花了十萬,出去跑跑腿就拿了兩萬金幣的辛苦費.

薇拉當即一握粉嫩的小拳頭.揚聲說道:"少爺最厲害了."

洛林樂的嘴角都咧到耳朵根了.凱瑟琳看洛林自我膨脹的沒邊了.啐了他一口,在洛林的胳膊上妞了一把,道:"都別再誇他了,再誇.還不知道又要整出什麼妖蛾子那.大家都給家里寫封信吧,把這里的情況說一下,家里有需求的,咱們可以先照顧.不過,記的提醒一定不要聲張,現在還不是時機,最好的地塊也只有那麼幾個."

阿黛兒道:"外公以前總是和洛林作對,等他收到信,我真想看看他是什麼表情,看他以後還有什麼老臉跟洛林作對."

自從阿黛兒跟著離開板葉丹林之後,雷斯特可沒少寫信恐嚇洛林,反正就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對洛林老大的不滿.

不過這一次,雷斯特估計就沒什麼話可說了,雖然他是一個魔導師.又是三大院長之一,手里握有大筆的科研經費,但誰都知道,越是高階的法師,花在鑽研上的費用就越高.這一次洛林將一大筆財富送到雷斯特的手里,雷斯特可就沒有理由再對洛林不滿了.

不過想想雷斯特那個驢脾氣.洛林心里暗道:就是塞一百萬金幣在他手里,估計他對自己還是那副臭臉,倒是阿黛兒的外婆很不錯,值的巴結.

希爾梅莉婭雖然也是出身名門世家.但越大的家族齷齪的事情越多.

她所在的那一支家族並不富裕.要不然她也不會養成簡樸的習慣,這一次機會對她的家人來說很重要,甚至可以直接提升她家在整個家族中的地個,而且,讓自己親人過的夾好,誰不願意?

希爾梅莉婭無聲的點點頭,想著父母知道這個消息之後歡喜的樣子.心里突然酸酸的,看洛林的眼神帶著化不開的柔情.

羅琳娜家里可是大富大貴,她從小的零花錢都是論千金幣的,在學院的時候,身家就有十萬左右,在她帶人來奈安之前,羅琳娜的父親.羅昆德男爵更是塞給了她一大筆錢,以備不時之需.

羅琳娜豪邁的一揮手,道:"不用麻煩我父親了,我自己掏錢給家族置辦份產業就行了,老家那個地方的土地確實不多,這才就弄個打的給我老爸瞧瞧,看他還說不說女兒是賠錢貨."

羅琳娜的最後郁悶的樣子引得洛林他們都大笑了起來.

美琳娜脆生生的說道:"姐姐們.那我也要寫嗎."

阿黛兒摸著美琳娜柔順的長,道:"當然了,這可是個好消息."

然後阿黛兒低下頭去,咬著美琳娜的耳朵說起了悄悄話,然後美琳娜突然兩眼放光的盯著雷歐,高興的眼睛彎成了月牙,"嗯,嗯"的應著點點小腦袋.

洛林大概能猜到阿黛兒給美琳娜說了些什麼,美琳娜年紀小小的就給雷歐做玩伴,整天看著雷歐胡鬧,也因為雷歐這個皇家繼承人的身份.美琳娜的家長才願意的.

但在美琳娜這個年紀,本來是該跟著父母生活的,這樣遠離了家人.人家的家長會不操心嗎?

這一次是個好機 雖然從某種角度上來講,皇帝啊.國王啊,總督啊之類的,跟混江湖的沒有什麼不同,像是劉老邦,朱大彰當初一開始的時候,就是混江

的.

只不過到後來,地盤搞的大了.嫌"總瓢把子.的名字不太好聽,沒有氣勢.所以後來就換成了"太祖.這個聽上去比較舒服一些的名字.

大家身份高了以後,在打群架的時候,卻還是很重身份的.

不能說,大家還像以前一樣,跟個低級流氓一樣,在路邊燒烤灘上灌多了貓尿,然後看誰不順眼,抄起板磚啊,板凳,要你命三千"等等.價格便宜量又足之類的"大殺器.直接沖迂去,拍他的腦袋,掀對方的瓢兒,把他打倒在地.最後再用自己踩過狗屎的大腳,在對方的身上狂踩上一萬下,讓他永世不得翻身就可以了.

戰爭一向是一個系統的工程.講求配合,精益求精,而且在此同時.也是浪費巨大的系統工程.

當年在號稱"甲斐之虎.的武田信玄同學,為了能青史留名到死都念念不忘要"起兵上洛"

"上洛,這句話其實是出自天朝,通俗地說,也就是帶手下的小弟們出去,跟另一邊的"三河堂.堂主德胖子,德川家康打群架.好搶到"龍頭拐杖"能坐上扛把子的位置.

為了能達到這咋,目的,他帶著小弟們,勵精圖志,節衣縮食好幾年.一直到攢夠了可以供應自己部隊三個月的糧食,這才敢出動.(看看多厲害吧,三個月不過對他們那個屁大的地方來說,也差不多就足夠了.)

由此可見,戰爭的消耗性是何等的真大.

而且縱然是戰爭勝利了.卻也有因為戰爭中消耗過大,而背上沉重的包袱,再也展不起來的.

當年二戰後的英國就是這樣,這幫曾經號稱太陽永遠不會從帝國的土地上消失的"日不落帝國.的敗家仔們在戰爭中賣光了最後一點財寶,最後變成了窮光蛋.

以至于,當戰後德國人吃面包和香腸的時候,這幫祖上曾經闊過的窮酸們羨慕的連肝都疼了.很是憤怒地在報紙上大聲地質詢:"究竟是誰打贏了這場戰"



洛林爵爺聽了安格斯的彙報,當下像被人戳了肺管子一樣,怒吼了一聲,就從椅子上蹦了起來小怒聲叫道:"你說什麼???!!!"

在這一場戰爭中,洛林爵爺為了保衛奈安行省,帶領著手下的雙花紅棍和各路小弟們在前線風餐露宿,打生打死的,吃盡了苦頭,好容易凱旋回來,原本想著,戰爭打贏了.自己也應該享受一下勝利果實,像是什麼酒林肉池了,縱情聲色了.一王三後了,大被同眠了"

總之一句話,幾是這世上有的,能享受的,洛爵爺就要好好地試上一試,就是沒有的,也要創造出來,好好地試上一試.

要知道,縱然家里的母老虎那麼厲害,洛爵爺也是肥了膽子,從外面弄了兩個漂漂亮亮的美媚回來,而且還是魔族的美媚.

由此可知,洛林爵爺心里對以後奢侈豪華的**生活是何等的期待.



可是就在洛爵爺網從前線回來,正打算好好地享受一下人生,結果他網坐下來,屁股還沒有暖熱,自己的政務官就跑來告訴他,奈安行省馬上就要破產了.

洛爵爺沒氣出內傷,就已經是心理素質好了.

安格斯縱然是積年老吏,經驗豐富,而且早就做好了准備,但是此時,在洛林的暴怒之下,月網落下的汗珠,卻還是忍不住又一次冒了出來.

洛林看著自己這位頭有些花白的政務官在自己的怒火之下,戰戰兢兢的低下頭去,不敢看自己的眼睛,不知怎麼,他突然想起洛林堡家中里的那位自己一直很尊敬的老管家來,一時間怒火全消.

洛林深吸了一口氣,強自鎮定下來.然後又重新坐下,輕聲道:"對不起,老安,剛剛,是我太激動的."安格斯愣了一下,抬起頭來.看到洛林眼中的歉意,不由勉強一笑.道:"沒有關系,大人.我很理解,在來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准備了."

洛林不禁尷尬地一笑,然後歎息了一聲,道:"好吧,安格斯,現在告訴我,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又不是"阿諾,施瓦辛格,那個"加里待不下.肌肉州長,也沒有那種"做夢都想當總統.的想法,可是為什麼要讓我也淪落到要自己主管的政府破產的境界?"

安格斯正准備將手中的文件遞給洛林,聞言不由一怔,道:"阿諾.施華什麼?這是哪兒高就的貴族官員,我怎麼沒有從來沒聽說過."

洛林揮了揮手,道:"另一個塊大6混的夫官,以前還當過演員,還是個大明星,票房很不錯的."

安格斯更是一頭的霧水,疑惑地道:"演員?演員也能當大官?這可真是有夠奇怪的."

洛林哂然一笑,很是不屑地道:"這有什麼,以前,他們那里還有個里根的三流演員,當上了總扛把子"呃,也就是總統領.

那家伙外表上人五人流的,實際上滿肚子壞主意,最不是東西了.在他當老大的時候,把自己敵對的一個級大國硬生生地騙到高粱地里面,然後大干壞事兒.最後弄的那個強國給拖垮了,搞的四分五裂的."(注,美國的星球大戰計劃.拖著蘇聯跟他們玩軍備競賽.結果後來蘇聯破產了之後,這才現那只是一個騙局.)

安格斯早就已經習慣了洛林滿口的江湖口吻,但是聽到這里,卻還是忍不住顫聲說道:"這,"這怎麼可能?總統領"這可是跟咱們皇帝陛下一樣的大人物,怎麼可能會讓一個,一個三流,三流的演員來當?這不會天下大亂嗎?"

洛林看到安格斯瞪大了眼睛,一臉震驚地看著自己,這才意識到自己說的這些東西,對于一個位于君權神授時代的人來說,卻已經是太小駭俗了六千是干巴只地笑了下道!"哈哈,哈哈哈,加知道呢,他們那地方亂的狠.經常干些不照號的事情."

他頓了一下,見安格斯還要再問.急忙扯回了話題,道:"算了,不說他們了.說說我們究竟是怎麼回事吧?我記得開戰之前,咱們不是還盤過家底.還挺充足的.怎麼一眨眼的工夫,辛辛苦苦攢下來的那東西就全沒了."

安格斯聽洛林問到正事,當下也回過了神來.

他急忙端正了身體,然後認真地道:"爵爺,您說的不錯,咱們開戰之前盤過家底,也確實是有不少的東西,但是正是因為這場戰爭打下來,咱們這才變窮的.我已經全都寫報告里了."

洛林淡淡"哦,了一聲,低頭看了看自己桌子上的那份厚厚的文件.頓時感到頭有些隱隱做疼了.

他隨手翻了兩頁,看到里面記錄的密密麻麻的數字,當即忍不住低低地呻吟了一聲,用手在自己的太陽穴上揉了揉,然後將那文件推到了一邊.

洛林抬頭看著安格斯,略有些不滿地道:"老安,咱們處事這麼久了.你知道我的性格.這些東西,"

他說著一指那些文件,又接著道:"這些東西,我一看就頭疼.而且還這麼多的數字,就是讓我算.也要不少的時間.所以,,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就直接告訴我吧."

安格斯略有些不安地扭了扭身體.然後輕輕咳了一聲,在腦子里略略整理了一下,梳理好思緒,這才道:"爵爺,情況是這樣的.

由于今年還算風調雨順.所以收成還不錯.在糧食收獲戰線上,各地也是凱歌高唱,捷報頻傳,總之一句話,形勢一片大好,是大好,不是小好,"

洛林當即打了一個寒戰,急忙打斷了他,道:"老安,老安.這些報喜不報憂的話,我要聽的話.盡可以花錢找那些磚家叫獸去.你就別再說了.直接說重點,算我求你了,行嗎?"

安格斯干巴巴地笑了笑,道:"好吧,那我就揀重點的說."

他頓了頓,然後道:"今年咱們的收成還不錯,各地征繳稅收也算是得力.再加上過去的存余,對了,還有您從帝國財政部要來的優惠措施.所以咱們的府庫還算充盈,"

洛林聽他還是絮絮叼叼的,當下不耐煩起來,用指節敲了敲桌子,著重地道:"安格斯,你不要再跟我打游擊了,說"但是"你就說"但是.吧.相信爵爺我的心理素質吧,我還是承受的住的."

"好吧."安格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將剛剛裝樣子有用的各種報表和文件放在了一邊.

那些文件,其實他根本就並不需要,因為做為一名優秀的政務官,這些他都已經深深地記在了腦子里面.

洛林看了,猛然又想起了這個政務官的某種令自己深惡痛絕的習慣.急忙又補充道:"對了,像是那些數字什麼的也全都省了,就把相關的那些東西簡略地說一下.因為作者編起來麻煩,而且讀者也很少在意這種細節的東西的.

安格斯一窒,歎息了一下,然後道:"是這樣的,盡管咱們咱們今年的收成不錯,但是

他看著洛林,著重地道:"但是.但是很不幸,戰爭爆了."

洛林點了點頭,也沒有說話.

安格斯道:"戰爭爆之後.雖然咱們有一個地方軍團,但是兵力不足.還要從地方上抽調軍隊,進駐前線.

他們組建起來,不管是被服小武器,馬匹等等這些軍需,可都是要從府庫當中出的.而且日常的練.也是要大量地花銷.

到了後來,您雖然為了避免戰火燒到咱們的精華地區,將軍團並置.戰線前移

洛林側頭看了看他,忍不住道:"怎麼?這樣也有錯嗎?"

安格斯歎息了一聲,大吐苦水道:"爵爺,您這樣做沒有錯.但是需要我向您指出的,這樣一來,戰線拉長了,補給線也要拉長.

雖然有飛鷹公司提供的新式馬車,增加了運輸量,但是物資補給長途轉運,消耗也是極為巨大.一公斤的糧草要運到前線,就要有同樣一公斤的糧草消耗在路上."

洛林忍不住打斷了他的話,出聲提醒道:"安格斯,這些戰前,咱們可都是大概地算過的,差不多應該夠吧?"

安格斯為難地笑了笑,道:"是的,爵爺.這些咱們是在戰前算過大帳,當時算下來,也確實是差不多夠.可是"

洛林看他面有難色,當即追問道:"可是什麼?"

安格斯猶豫了半天,最後一咬牙,道:"可是後來,不是說為了安全起見,又讓長公主殿下調來了兩支軍團嗎?"洛林頓時一臉的詫異,剛要再張口.

安格斯已經又接著說道:"他們是客軍做戰.替咱們幫忙來的,糧食補給,軍械消耗這些當然也算在咱們的頭上."

洛林頓時一臉的尷尬,雖然按了帝國總督們之間不成文的潛規則,要其他地方的軍團出兵,幫自己做戰,確實是要出一筆協餉的.

但是洛爵爺這一次卻是失算

他還很傻很天真地以為仗著自己跟凱瑟琳的關系,動用的也是儒略大公手下的那些軍團,最起碼自己的那個便宜老丈人就算不看自己的面子.也要看看饑瑟琳和雷歐的面子,免了自己的這一筆協餉.

可是沒想到那老家伙居然也是個鑽到錢眼兒里面拔不出來的家伙.誰的面子都不給.他老人家硬是把面子一扔,棺材里伸手死要錢.

要知道當初以為不花錢的時候,他可是可了勁地向凱瑟琳伸手要兵的.

雖然凱瑟琳帶著古怪不明的笑意地給自己否決了大部分,但縱然如此.她也是拗不過自己,還有一支軍團在路上,馬上就要到了.

想到這里,洛林覺的有些口干,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囁嚅了幾次,最後還是意興闌珊地揮了揮手,道:"算了,他們的軍久多不了,咱們擠一吃儉用上年,也就世漢了."

安格斯當下點了點頭,道:"好的,這些也在意料之中.除此之外.還有些支出,也就是咱們這一場仗打完了,各個軍團的軍功獎賞也是報了上來,這些都是要咱們掏腰包的."

洛林以手托腮,牙痛地道:"你不用說,那些外來軍團的軍功獎賞也是由咱們出,是嗎?"

安格斯假裝沒有看到洛爵爺難受的樣子,點了點頭,道:"是的.這些都是由咱們出的."

洛林在心里略略算了一下,現這一仗打完,自己確實是已經變成了窮光蛋.但是他老人家此時也是帳多了不愁,索性破罐子破摔地道:"還有什麼,你就一氣說完吧."

安格斯道:"還有災後重建工作.因為前期半獸人進攻時戰火的波及,還有後來在奈德兒城下的那一場大水,受災的面積很大,受災的百姓很多.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流離失所的……

重建起來,很困難……

不管怎麼說,這也是一項巨大的開銷."

安格斯看洛林不住地倒吸冷氣,苦笑了一下,道:"不過這些工作.小公爺代表飛鷹公司和政府簽了協議,將重建工作接了過去.雖然這些全都是要花錢的,但是重建方面需要時間,所以在這方面,咱們暫時可以緩上一緩."

洛林長出了一口氣,語帶諷刺地道:"這半天,我就聽到這麼一咋.好消息.好了,最後還有什麼需要告訴我的嗎?據我所知,最壞的消息一般可都是放在最後的."形勢也是不容樂觀.聽派來的特使的話里透露.他這一次抽調了兵團幫咱們,希望咱們能不能再出一筆錢,也幫幫他?"

洛林頓時勃然大怒,跳了起來,拍著桌子,連聲怒罵道:"這個該死的老東西.這明顯就是敲詐勒

凹個熾的,那老家伙這是看我有兩個錢了,想要殺我的肥豬,把我的口袋里的錢都舌乾淨."

他在辦公室里,對著北面破口大罵了半天,最後氣消了之後.然後向安格斯道:"這件事情,妮耳怎麼說?"

安格斯一時沉默不語.

洛林一下子醒悟了過來,自己有多少的家底,凱瑟琳最是清楚.可是一邊是老爹,一邊又是自己.她夾在中間很為難,不好表態.

洛林現自己對那個老家伙還真是一點兒辦法沒有,只能歎了口氣.然後在心里惡狠狠地罵道:"老東西小老子收拾不了你,就報複死,你的女"

洛爵爺打定主意,今天回去之後.一定要反過來,用皮鞭,蜻燭什麼的折磨的凱瑟琳欲生欲死的,以消心頭的惡

安格斯停了一會兒,見洛林不說話.于是又接著道:"由于咱們這一場戰爭是防守戰.用爵爺您的話,咱們是在守自己的東西,不可能出去搶錢搶東西.所以雖然消耗巨大,也是理所應當,但是卻沒有一毛錢的進項.

這一進一出,,所以,咱們就賠大了.

雖然抓了不產的俘虜,本來這些也可以賣錢補貼一下的.可是你,,咱們帝國法令規定,絕不允許搞奴隸貿易,"

說到這里,安格斯停了下來,雙手一攤,示意自己已經是無能為力了.

洛林頭痛的呻吟了一聲,道:"你讓我想一想…"

他雙手揉著太陽穴.不住地思付起來.

雖然他對于安格斯提議的奴隸貿易很有些心動,但是這卻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自己是靠了打擊奴隸貿易,這才贏得了半獸人忠誠,不遠千里來投.而一旦奴隸貿易一開,那麼半獸人們看清了自己言而無信的真面目.肯定是毫不猶豫地再次搬家.回到他們的草原上.

到那時,他們會再次團結起來.對抗自己.回到之前的那種戰爭狀態,繼續不斷地騷擾邊疆.

自己這些日子所做的事情也就前功盡棄,而且還會得一咋."偽君子.的名字,遺臭萬年.

洛爵爺現在可不是一個無名小輩,也算是一個偶像加實力的公眾人物了.一旦壞了名聲,那可就跟那位二十一世紀最偉大的陳大攝影家一樣了.

"不能搞奴隸貿易,不能賣人"洛林想了半天,最後突然靈光一閃.

他一拍桌子,咬牙切齒地道"不能賣人,那咱們就賣"

安格斯愕然道:"賣地?"

洛林道:"是的,咱們賣地.這一場仗打下來,咱們占了那麼多的土地,光是其中可以開墾做良田的就有近兩億田,除此之外,還有大量水草豐美的草原.這些可全都是錢"

安格斯一下子被他的想法給驚呆了,吃吃地道:"戰爭剛剛結束,這些",這些地方還不太穩定吧?"

洛林冷笑了一聲,森然道:"那又怎麼樣?有軍隊在前面駐紮著.亂不起來.更何況,咱們半價賣.我就不信看到這麼大的一塊肥肉,會有人不眼紅?"

他說到這里,突然想起了一事,站起來,向著門外高聲叫道:"那誰誰誰,去把雷歐叫過來,要是那小子玩瘋了,不肯過來.就說我又有大財的好事兒找他."

外面有人答應了一聲,然後轉身離開.

洛林轉回身來,笑著道:"安格斯,飛鷹公司在咱們災後重建工作中做出了突出的貢獻.所以這一次的土地出賣工作,我也想交給他們公司.你覺的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這種事情還能有第二個答案嗎?.安格斯心里嘀咕了一句,當下面帶著笑容,道:"爵爺英明.對于像飛鷹公司這樣的民族企業,下官當然是從心眼里一百個贊成."

過了一會兒,洛林就聽到門外山搖地動的一陣巨響.

洛林透過窗戶,驚奇地看到雷歐威風八面地騎著小象,一路狂奔而來.

一直到了門前,那聲音這才停了下來.

緊接著,功打開,雷歐臉不高興地出現在門口向著洛林道!門以,什麼事情.先說好啊,要是沒個三千萬五千萬的生意,就別找我."

洛林笑了一下,拿出網月擬好的合同放在了雷歐的面前,道:"知道了,知道了.

咱們干官*商*勾*結生意的,哪一單能少的了.合同我都擬好了,你只管簽字就行."

雷歐雖然心中對于洛林將自己當大人看的態度很高興,但是當著安格斯,面子上卻還是裝著不耐煩地嘀咕了一句,然後在那件史上最為巨量土地買賣代理合同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當天晚上,在書房的那張大大的辦公桌旁,帶上雷歐和美殆娜,洛林一家人一個沒少的聚集在這里.

對于一些大事,洛林家一向有民主公決的傳統,即便是後來,這介.家庭升格為帝國第一家庭,這一傳統也一直保持了下去,洛林和雷歐各自帶著自己的老婆和老婆們,圍在一起想辦法.解決有些關系國計民生和官員們升遷罷職之類的大事件.

這在後世傳為一樁美談,更是宣傳部五個金幣雇傭的曆史學家們一直鼓吹雷歐大帝英明神武的主要證據.

百年之後,一些敢于反對帝國宣傳部欽定曆史觀的人,在千家講座這種科普公開節目上,還將這個作為民主制度的萌芽,宣稱即便是一代聖主雷歐大帝,也是個支持民主制度的帝王,一直鼓吹制度內民主的洛林了,更是被視為近現代民主的奠基人,在幾百年的後世形象越光輝高大,在當時引起了極大轟動,成名了數個專家教授云云.這些後事說法要是被當世的人知道.尤其是像安格斯,卡爾特或者貝倫這些熟悉洛林和雷歐的人知道,那真真是要笑掉大牙的.

沒錯,洛林大爺是一直宣傳他那個制度內民主原則,但大伙可都知道.洛林大爺這個民主的意思就是下面這些官員們自己之間民主,但到了洛林那里就是要集中一下的.

而要問起來洛林家里這個家庭會議的傳統是怎麼來的,不管是卡爾特還是貝倫,都會很燃,很興奮.很神秘的悄悄告訴你:這哪是咱們洛林大爺和雷歐大爺虛懷若谷啊,這分明就是因為他們這一對難兄難弟

都怕老婆!

結合洛林家葡萄架經常倒和雷歐陛下經常說睡沙有益身體健康的小道消息,聽到的人無不深以為然.

這個後來的帝國最高決策層,被稱為里內閣的小圈子,分明就是被幾個女人給霸占了的地方.

真是的情況雖然沒傳言中那麼不堪,但也差不了多少,不過洛林這個家庭會議的傳統能形成,一是因為洛林大爺很懶,自從當上總督之後.對那些事務性的工作實在是連看一眼都懶得,直接甩給了經驗豐富的凱瑟琳.

洛林可是一個從年輕漂亮的女人是稀缺資源的光棍大國過來的,對凱瑟琳,阿黛兒,希爾梅菲婭和薇拉.甚至是羅琳娜這幾個跟著自己同甘共苦的女人遷就的不得了,以至于干脆成了妻管嚴的典范.

二則是因為洛林並不認為自己聰明到能一個人解決所有的問題,洛林知道自己除了意思前一點.有些為腦筋,比這個時代的人多了一千年的經驗積累,和自己身邊的女人比起來,自己也沒多少優點.

比內政值和經驗,自己不如凱瑟琳.比智力,自己不如阿黛兒和羅琳娜,比武力值,那更是悲劇,薇拉.羅琳娜和希爾梅莉婭,還有阿德玲,都比他強.

如其什麼事情都一個人頭疼小不如和她們人幾個商量,尤其是這幾個女人都是自己耳以絕對信任的.

上床是美豔妻,下床是賢內助.這種好事哪找?

看著圍繞著桌子的五個女人一個女孩,還有雷歐這個炸炸嗚嗚的小屁孩,洛林滿意的歎了口氣,近兩億畝土地這麼大一個事情,幾個女人幾句話就給解決了,就像是閑聊一樣輕松無比.

除了薇拉是個沒心眼的傻丫頭.不關心這麼多土地帶來的意義,剩下的包括美琳娜之內,幾個人臉上都興奮的表情.

不過薇拉在知道飛鷹公司將在這樁官*商*勾*結的生意里面占據的賺取大量利潤之後,薇拉這個飛鷹集團的大股東可是高興的眼睛都眯起來了.

表現的最傑出還是雷歐,從開始到現在都是一個勁的呵呵傻笑,口水都流的老長,眼睛都閃閃冒著金光.畢竟土地賣之後的錢最後可都是要落到帝國兜里,落帝國兜里不就是落皇家兜理,那最後還不是要落他雷歐兜里.

何況飛鷹公司操作這一切,在這里面還可以占個小頭,別看是小小頭,那也是一筆驚人的財富了.

洛林伸了個懶腰,一副沒有精神的樣子說道:"差不多就是這樣吧.先把最好的一片地方圈起來.那都是咱們自己的,這些我已經交待人去辦了."

圍坐在左邊的年輕女人們微笑著互相看看,最後都對洛林投以愛慕或贊賞的眼神,尤其是凱瑟琳,阿黛兒和希爾梅薪婭,自己的男人有本事.她們這些女人才感到面上有光.

凱瑟琳渭歎一聲,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輕聲說道:"有了,都有了."

洛林知道這是凱瑟琳在說茹倫德皇帝問洛林要的聘禮,以前凱瑟琳和阿黛兒可一直為這個操心,這下洛林一下就全掙出了來.

阿黛兒伸直了胳膊,雙手並攏放在桌面,手掌下壓著繪制好的草原地圖,像咋小吃飽了的小狐狸一樣;眯著眼睛滿足的歎了口氣,悠悠然的感歎道:"嗯,是啊,都有了!沒想到,從今天開始,我也是個大地主了."

希爾梅莉婭飽含神情的眼睛盯著洛林,聽到阿黛兒說的話,用力的一點頭,"嗯"了一聲,雖然作為教廷的紅衣主教,希爾梅莉婭的生活可以過的十分奢華,但她的生活一直很簡樸,兩場戰爭之後洛林給了她一筆戰利品分成,現在也算是個富婆.但希爾梅莉婭卻不會花錢,但她也知道,土地和黃金代表的意義不一樣.

希爾梅莉婭一按洛林的手,欣喜的說道:"這件事情一出,我看以後誰還敢說洛林的壞話."

羅琳娜從剛才開始,手指就一直點著桌面,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這時又抬眼看了看地圖上畫的醒目的紅圈.長歎一聲,微笑著搖搖頭,對洛林挑了挑拇指,道:"我算是服了你了,誰能想到,兩年前,你還是一個住在四面漏風的破城堡里的鄉下小貴族."

薇拉想想自己網跟著洛林時候,還不等吃飽洛林就心疼的不像樣子.炸了城堡內的磨房和鐵匠鋪.洛林就要死要活的,哪像現在,整日都是山珍海味管飽,裝修個房子都花了十萬,出去跑跑腿就拿了兩萬金幣的辛苦費.

薇拉當即一握粉嫩的小拳頭.揚聲說道:"少爺最厲害了."

洛林樂的嘴角都咧到耳朵根了.凱瑟琳看洛林自我膨脹的沒邊了.啐了他一口,在洛林的胳膊上妞了一把,道:"都別再誇他了,再誇.還不知道又要整出什麼妖蛾子那.大家都給家里寫封信吧,把這里的情況說一下,家里有需求的,咱們可以先照顧.不過,記的提醒一定不要聲張,現在還不是時機,最好的地塊也只有那麼幾個."

阿黛兒道:"外公以前總是和洛林作對,等他收到信,我真想看看他是什麼表情,看他以後還有什麼老臉跟洛林作對."

自從阿黛兒跟著離開板葉丹林之後,雷斯特可沒少寫信恐嚇洛林,反正就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對洛林老大的不滿.

不過這一次,雷斯特估計就沒什麼話可說了,雖然他是一個魔導師.又是三大院長之一,手里握有大筆的科研經費,但誰都知道,越是高階的法師,花在鑽研上的費用就越高.這一次洛林將一大筆財富送到雷斯特的手里,雷斯特可就沒有理由再對洛林不滿了.

不過想想雷斯特那個驢脾氣.洛林心里暗道:就是塞一百萬金幣在他手里,估計他對自己還是那副臭臉,倒是阿黛兒的外婆很不錯,值的巴結.

希爾梅莉婭雖然也是出身名門世家.但越大的家族齷齪的事情越多.

她所在的那一支家族並不富裕.要不然她也不會養成簡樸的習慣,這一次機會對她的家人來說很重要,甚至可以直接提升她家在整個家族中的地個,而且,讓自己親人過的夾好,誰不願意?

希爾梅莉婭無聲的點點頭,想著父母知道這個消息之後歡喜的樣子.心里突然酸酸的,看洛林的眼神帶著化不開的柔情.

羅琳娜家里可是大富大貴,她從小的零花錢都是論千金幣的,在學院的時候,身家就有十萬左右,在她帶人來奈安之前,羅琳娜的父親.羅昆德男爵更是塞給了她一大筆錢,以備不時之需.

羅琳娜豪邁的一揮手,道:"不用麻煩我父親了,我自己掏錢給家族置辦份產業就行了,老家那個地方的土地確實不多,這才就弄個打的給我老爸瞧瞧,看他還說不說女兒是賠錢貨."

羅琳娜的最後郁悶的樣子引得洛林他們都大笑了起來.

美琳娜脆生生的說道:"姐姐們.那我也要寫嗎."

阿黛兒摸著美琳娜柔順的長,道:"當然了,這可是個好消息."

然後阿黛兒低下頭去,咬著美琳娜的耳朵說起了悄悄話,然後美琳娜突然兩眼放光的盯著雷歐,高興的眼睛彎成了月牙,"嗯,嗯"的應著點點小腦袋.

洛林大概能猜到阿黛兒給美琳娜說了些什麼,美琳娜年紀小小的就給雷歐做玩伴,整天看著雷歐胡鬧,也因為雷歐這個皇家繼承人的身份.美琳娜的家長才願意的.

但在美琳娜這個年紀,本來是該跟著父母生活的,這樣遠離了家人.人家的家長會不操心嗎?

這一次是個好機會,能讓美琳娜的父母知道美琳娜在這里過的很好.很受洛林和凱瑟琳他們重視.

洛林也趕忙向雷歐使眼色,讓雷歐表現表現,直接圈下一片地,弄份大禮給美琳娜的父母送過去.卻見雷歐這個個痞子還在咧著嘴傻樂.

洛林吭吭咳了兩聲,一桌子的人都注視他,雷歐卻還是毫無知覺,估計還在心里盤算這一次的收益能有多少,完完全全陷進去了.

希爾梅莉婭看著洛林,緊張的問道:"你沒事吧."

"沒有,沒有"洛林趕忙說道.看著雷歐呆呆的樣子,心道:還是我徒弟那,一點眼色都沒有.

凱瑟琳看看洛林,看看雷歐.突然明白了洛林的意思,看著自己這個傻弟弟,一撇嘴,在桌子下面狠狠的踢了雷歐一腳.

雷歐驟然一驚,大叫一聲從椅子上蹦了起來,瞪著凱瑟琳憤怒的說道:"你干什麼?"

凱瑟琳白了雷歐一眼,轉過頭去不搭理他.

洛林"嗯哼"一聲,對雷歐使使眼色.

雷歐奇道:"老大你干嘛?有事說事嗎."

洛林也被氣的一撇嘴,低頭著看地圖,又看看美琳娜,最後瞪著

歐.

雷歐撓著後腦勺看了看桌上的的圖.又看了看美如一個洋娃娃一樣微笑著的美琳娜.

凱瑟琳見這個傻小小子一點平時的機靈勁也沒有,轉頭笑著最薇拉說道:"薇拉,你也給家里的親人圈塊地吧,他們在鄉下生活不容易."

薇拉"啊"了一聲,兩只小手連擺道:"我們用不

洛林見這個傻丫頭張嘴就是實話,龍族可是最實在的種族,只喜歡現金的,洛林心里一急,趕緊在心里暗道:薇拉快答應,這可是掙大錢的.

感知洛林的想法之後,薇拉趕緊改口,脆生生的說道:"哦,好啊."

凱瑟琳微一頜,道:"薇拉.要不把你頭母接來吧,你現在有錢了.也該讓他們過過好日子了."

薇拉傻眼了,不知道該怎麼說.求助的看著洛林.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我要謝謝你    下篇: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飛鷹雙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