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飛鷹雙雄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飛鷹雙雄

拉吊然也是很久沒旦自只的父母,心中很是想處到是知道,自己老媽藍龍女王安瑞利亞斯那是個什麼個性.

巨龍和女人,這兩者都是世間最為可怕的生物,更何況安瑞莉亞斯還將這兩者全都占全了.

薇拉可是一直很有心理陰影的.別說是自己了,就是自己的老爹在她的面前服服帖帖.

她打著"男人一有錢變壞.這一放之四海皆准的至理名言,號稱絕對不能讓自己的丈夫有給"偉大的弑神者.世界的守護神"這個稱號抹黑的機會,因此上,維加利斯的零花錢全部搜光,財寶全都占光.

她一過來,萬一要是見錢眼舁,再像以前行走人間經常干過的那樣,像什麼"替天行道代替月亮懲罰一下小小"放手大搶上一回.估計整個奈安行省的經濟就要倒退十年了.

要是她覺的一個人搶不癮,再在龍島上組個團,那後果,

薇拉想到那可怕的未來,當即打了一個冷戰.要知道薇拉現在可也是小富婆了,動產不動產什麼的,名下的財富也有一大堆,有時都數不過來.

不說別的,想當初她還曾鼓動著洛林一起去搶銀行.這個傻丫頭甚至連盤子都踩好了.

可是後來,她和雷歐兩個帶著家伙,來到銀行,看到那些黃澄澄,白花花,亮晶晶的東西.雖然連路都走不動了,但是硬是忍下心來沒有動手.

為什刮

還不是因為到了那時候,她才現原來那家銀行是飛鷹公司開的,她自己在里面也有股份?

可是現在凱瑟琳一下子提出這個意見,讓她一時無法反駁.

因此上,薇拉睜大了她那雙湛藍如海的清澈大眼睛,張口結舌的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什麼好.

洛林看了,當即知道薇拉那個丫頭又在呆了.

趕忙打了一個哈哈,過去圓場道:"上次回家的時候就跟薇拉的父母說過了,薇拉的父母習慣了鄉下的日子,不願意過來."

薇拉趕忙連連點頭,道:"小對,就是這個樣子的,我的老媽可頑固了."

凱瑟琳"哦"了一聲,道:"那樣也好."

跟著洛林敲了這麼長時間的竹扛,和帝國的各級官員們也做了長時間艱苦卓絕的斗爭,雷歐聽著凱瑟琳和薇拉的一問一答突然明白過來.

一拉美琳娜的小手,拍著自己的小胸脯豪邁的說道:"美琳娜,你那一份我給你辦了,就當送給你父母的禮物吧."

美琳娜驚喜的說道:"真的嗎?雷歐,你太好了

然後美琳娜抱著雷歐,在他的臉上重重的親了一口.

看著美琳娜水汪汪的大眼睛敬佩的看著自己,雷歐感覺自己干了一件極為男人的事情,裝作滿不在乎樣子.卻把胸脯挺的高高的.擺著手說道:"這沒有什麼了,哈哈,哈哈哈哈

洛林道:"好了,既然都決定好了,就給家里寫信吧,這個消息也捂不了幾天,越快越好."

說著洛林抽出一張白紙,拿起筆蘸上墨水准備寫信.

凱瑟琳奇道:"你給誰寫信啊?"

洛林一撇嘴,道:"當然是給你大伯,咱們的皇帝陛下."

"報捷的信不是已經出過了嗎?"凱瑟琳道:"怎麼還寫

洛林道:"咱們在這一賣就是一億八千萬畝土地,這麼大一件事情,如果不讓陛下詳詳細細的知道,你認為你那個大伯會怎麼想?

何況,咱們這里把關系戶都照顧到了,卻把皇帝給忘一邊了,那可是我的上司,你和雷歐的大伯,那個老家伙上次就黑了我一刻極品祝福寶石,這次還不讓我聘禮翻倍啊

凱瑟琳一想也是,這可不是三萬畝兩萬畝,甚至不是三十萬畝二十萬畝,總督自己決定就行了,這可是兩億畝,涉及金額數千萬金幣,雖然是洛林這個總督的職權范圍之內,也因為凱瑟琳和雷歐的皇家身份而沒有敢說閑話,但茲事體大,還是必須向皇帝陛下說清楚的.

凱瑟琳奪過洛林手里的筆,道:"還是我來寫吧,我大伯在我跟前理虧,我來寫他不敢有什麼意見."

洛林想想也覺得這樣最好,點點頭同意凱瑟琳的說法.

看著桌邊的眾人將寫好的信件封在信封里,洛林伸了懶腰,嘿嘿笑著說道:"好了,很晚了,洗洗睡了吧

希爾梅莉婭掩著嘴"呀,小的驚呼一聲,瞬間滿面飄紅,連脖子都紅了起來.

凱瑟琳啐了洛林一口,手伸在桌子下面,狠狠的在洛林的腰眼上掐了一把.

阿黛兒的眼睛一下子就變得水潤起來.斜著瞥了洛林一眼,不屑的哼了一聲,然後咬著洛林耳朵,低低的嘟囔了一聲:"荒淫."君士丁城,東方十省的中心,茹曼帝國的東部第一重鎮,和位居帝國中心精華地區的茹曼城遙相呼應.

不管是在城市規模,城市內的常住人口,還是城市的富裕程度上,君士丁城都是僅次于茹曼城,排在帝國第二位的.

君士丁城建立的時間早已不可考證了,只知在茹曼帝國建立之前,君士丁城就已經屹立在這一片肥沃的平原之上.

甚至一直有人傳說,君士丁城曾經被毀滅過三次,每一次卻又在廢墟上迅重建.

在茹曼帝國千年的曆史上,君士丁城屢次擴建,到現在已經形成了內外四層的宏偉格局.

作為東方諸省的中心,與帕提亞帝國斗爭的東方戰線的支撐點,君士丁在最早也一直是作為軍事重鎮在經營建設,城市最內層的核心,也就是城主府所在的地方,完完全全就是一座龐大的軍事堡壘.

包裹著城市第二層的城牆,也完全是要塞式建築,城牆寬厚高大,足足七十尺高,在這一層城牆的保護之冉,是君士丁戰略物資儲備倉庫和君士丁達官貴人們的居所,這里到處都是深宅大院,可謂是寸土寸金,而且大隊人馬不間斷的晝夜巡邏,治安的好的連老鼠都是打工掙錢的.

君士丁第三層的范圍要大得多,這一層之內,都是君士丁風舊一圈和政府慕層"小官壞有較為富裕的平民百姓的居所,盯肌也大都以一進或兩進的小院落為主.

防守城市駐軍的軍營也在這一層城牆里面.

最外圍也是最大的一層,是普通人聚居的地方,活躍著從事著各種職業的普通人和大量的小商小販,一層或者兩層的小樓按照街區建的密密麻麻.

普通軍人,工匠小生意人,理師,技女等等角色都生活在這里,這里才是君士丁最有活力的地方,從早到晚的都是熙熙攘攘,熱熱鬧鬧的.

君士丁雖沒有茹曼城廣大雄偉,市民百萬,但在大6上也是了不得的大城市了,生活在這里的人口也有七八十萬人.

自從儒略大公受封掌管東方十省,在君士丁開衙建府之後,城市最中心的城主府就搖身一變掛上了大公府的牌子.

這里也是管理東方諸省的官員們刃公的場所和指揮東部邊境線上數十萬軍隊的指揮總部.

其中一座完全用堅固整齊的青黑色石頭建造的大殿之冉,工作人員忙的的往來穿梭.

來來往往的人員雖然眾多,卻也都是小心翼翼的,就連說話也是壓低了聲音,而且個個表情謹慎,就像是生怕驚動了什麼盤踞在這里的怪獸.

這個名叫儒略大公的怪獸,就坐在在樓上的一間鋪著暗紅色地毯的大廳內,正呲牙咧嘴的看著手里厚厚的一摞文件.

儒略大公皺著眉頭撣撣手里足有一寸厚的各種文件,咬著牙在心里暗罵:洛林這個死小

東方十省數千萬人民,幾十萬軍隊,可想而知會每天有多少需要儒略大公處理的事情,化成一份份報告文件飛上他的案頭.

雖然日常的公務依然由凱瑟琳在處理.但凱瑟琳畢竟身在奈安,公文一來一往快馬也要八天時間,很多需要迅下決定的事情,還是要由大公自己處理.

雖有數量眾多的文職官員和政務助理.但光是在文件上簽名,寫上"同意"或者"駁回"每天都寫到大公手軟.

儒略大公很悲憤的現自從凱瑟琳從楓葉丹林離開之後,自己的工作量不僅沒有如預計中的減少,卻反倒是更多了,畢竟凱瑟琳將一半的時間花在了給洛林處理奈安的事務上面.

"女兒都是賠錢貨!"儒略大公恨恨的嘟噥了一句,用力在紙上簽上自己的名字.

這時候傳來梆梆的敲門聲,兩聲之後.不等大公說話,敲門的人就徑直推開大門走了進來.

進門的是一個滿頭銀的干練老人,臉如刀刻一般棱角分明,雖然已經六十多歲的年紀了,雙眼炯炯有神,腳步沉穩,走起路來呼呼帶風.

臉色的表情嚴肅,一望可知這個老人是個作風嚴格的老干員.

大公微笑著向進來的人點點頭,指指自己對面的座位.

老人對大公深鞠一躬,然後坐在大公的對面,這才松松的吐了一口氣.

儒略大公扔下手里的文件,問道:"我最親愛的貝爾薩,什麼事情讓你這樣風風火火的?"

跟著大公對身後的侍從勾勾手,侍從很快端著一杯熱茶送到貝爾薩的手里.

貝爾薩嘬了一口熱茶,然後舒服的喘了口氣,抬手摸摸頭頂梳得一絲不亂的銀,嘴歎道:"殿下,還不就是那點事情嗎,沒錢唄."

儒略大公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捏緊了手里的文件,把這厚厚的一摞紙甩的嘩啦嘩啦的,急道:"我不是給你弄來了一筆錢嗎?怎麼還不夠?"

貝爾薩抿著嘴唇搖搖頭.黑著臉說道:"不到一月就用光了,該死的帕提亞人,他們今年生了饑荒,那幫該在地獄里碾成渣滓的帕提亞貴族們,為了轉移國內矛盾,這兩個月不斷的加強攻勢,現在整條邊境線上都是鬧哄哄的,那幫豬頭,沒錢了抄兩個貴族不就有了,以前他們總是這樣干的,今年不知道怎麼突然開竅了."

說完這個看起來嚴肅的老人還用一連串熟練的髒話問候了帕提亞皇室所有的女性.

泄了兩分鍾之後,貝爾薩對儒略大公一攤手,道:"光是給士兵們津貼和獎金,那筆錢就用光了."

儒略大公咧嘴無聲的苦笑一下,問道:"那就再催催拉塞爾那個老混蛋,我要撥款的信都遞過去兩個月了."

貝爾薩一捶膝蓋,恨恨的說道:"我今天來就是要說這個."

然後貝爾薩臉一黑,咬牙切齒的說道:"拉塞爾那個混蛋加三級的家伙,他不想給咱們撥款,又怕得罪殿下您,那個老混蛋居然說茲事體大,將咱們要撥款的事情轉給了紋章院討論,那幫老棺材瓢子要是能討論出個結果來,那才叫見鬼那."

"啊,"儒略大公驚叫一聲,將手里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摔挽著袖子叫到:"拉塞爾你這個老混球,等著.我饒不了你."

貝爾薩看著儒略大公激動的樣子,趕忙說道:"殿下,殿下,事到如今就是吧拉塞爾宰了都沒用,還是趕快想想辦法吧.殿下,咱們的金庫里面已經也空了,很快就要到春播了.那又是用錢的時候,而且這仗看樣子最少還得再打一個月."

儒略大公揉揉緊皺的眉心,道:"我也沒辦法嗎,趕上楓葉丹林那次拍賣阿爾摩哈德的戰艦,那可是半價,咱們現在有多了一支艦隊不是嗎,再說了,我要是不買,被其他人買去了,對咱們來說不就是威脅嗎."

貝爾薩一撇嘴,嘟噥著說道:"那可是兩百多萬,咱們全部的現金啊."

儒略大公一聳肩,道:"兩百多萬買一支艦隊,那還不夠劃算嗎?不過也怪洛林那個混帳小子.有好事偷偷告訴我就行了,還要搞什麼拍賣,結果害我多花了幾十萬,一直到現在咱們都過的緊巴巴的.

所以說,我問他要一筆協餉也沒什麼關系,這個小子本來就該給的,我女兒可是在義務給他幫忙,他怎麼說也得回報我一下吧,可妮可居然還不高興,真是的,她也不說是誰養了她這麼大,現在有了愛人了,居然連老爸都不要了,哎,我說肌…"

最近儒略大"川道要了什麼刺激.境起洛林和凱瑟琳來就嘮嘮叨叨敵不從了的抱怨,看起來對洛林的怨念不是一般的大.

貝爾薩長歎一聲,道:"我了解,殿下,咱們辛辛苦苦的將女兒養大,她說要什麼就給什麼,就那還老是不滿意,整天抱怨,可突然出現一個混小子,勾勾手指就跟著人家跑了."

儒略大公像是找到了知音,連連點頭說道:"對對,就是那麼回事,我才讓他出了二十萬金幣,妮可就跟我抱怨.哦,就是我給你的那筆錢."

貝爾薩"嗯"的點點頭,道:"應該是,不能便宜了那小子."

儒略大公拍著夫腿大笑道:"就是,不能便宜了那小子,那二十萬花起來很爽吧,貝爾薩."

"是的,殿下.

"貝爾薩的老棺材臉突然大笑了起來,道:"下面的官兵都知道這筆獎金是洛林伯爵送來的,無不是盛贊洛林伯爵."

儒略大公奇道:"他們都是怎麼說的?"

貝爾薩突然又猶豫了起來,吱吱唔唔的不說話.

儒略大公擺手道:"好了,你就心巴,我知道那幫小混蛋們從來不會說人好話."

貝爾薩咳了一聲說道:"錢的時候.大伙都說,感謝大小姐吊了這麼一個好凱子."

儒略大公身後的侍從沒能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大公跟著搖搖頭,抄著手嘿嘿的笑了起來,道:"別急,我網又問洛林要了一筆,省著點用,大概能撐過這個月."

貝爾薩驚的長大了嘴巴說道:"您又向洛林伯爵要了一筆?"

儒略大公理直氣壯的說道:"他又問我要了一個軍團,難道不得再付一筆,第七軍團我可是沒收錢就派給他了."

貝爾薩嘴角一咧,哭笑不得.心里暗道:怎麼說也是你女婿,這麼做確實有點耍賴了.

儒略大公豪邁的擺擺手,道:"洛林跟咱們也算是一家人了,咱們不用跟他客氣.而且,洛林在板葉丹林的戰利品里面就分了一大份,我估計那可足有三四十萬.

我可知道,那混小子在阿爾摩哈德可沒少摟錢,聽說阿爾摩哈德的貴族們現在提起他來都恨的咬牙切齒的,他們可都說洛林在阿爾摩哈德達了,搶的東西都有上千萬,千萬"

貝爾薩看著儒略大公恨恨的樣子,在心里腹誹:這分明是嫉妒人家摟的比你多.

儒略大公接著說道:"聽卡普特後來給我彙報,洛林光是運回去的箱子,就裝了滿滿的三艘最大號的主力艦."

儒略帝國伸出三根手指,激動的說道:"三艘主力艦哎!滿滿的貝爾薩,你是老財務官了,你說說,估計那得有多少錢."

洛林要是看到這一幕,就知道雷歐那個炸炸嗚嗚的毛病是跟誰的學的了.

貝爾薩眯著眼睛,抬手摸著自己腦門上的頭,悠然說道:"怕是"也得有個五六百萬吧."

儒略大公一拍大腿,道:"就是嗎,我只是讓他小出點血,他和雷歐又是開公司又開鹽場的,真以為我不知道那本錢是從哪來的,妮可也真是的,一點都不體諒他老爸."

這時候一位侍從推開門走了進來,將一封放在銀盤內的信遞到大公跟前小聲說道:"殿下,大小姐來信了."

儒略大公驚訝的"哦"了一聲,將信封拿了起來,撕開之後展開仔細閱讀了起來,還一邊說道:"你看,說來就來,估計這又是妮可替洛林那小子叫窮的,女生外向啊,"等等!"

儒略大公網還是一臉郁悶的表情,突然大叫一聲,從座位上彈了起來,把凱瑟琳的信湊近眼前又從頭到尾一字不漏的讀了一遍,然後一手叉腰突然仰頭哈哈大笑了起來.

儒略大公抖著信紙,對目瞪口呆看著自己的貝爾薩說道:"還是我這個女兒好,貼心,有好事知道第一個想起她老爸來."

貝爾薩看著儒略大公剛才還在抱怨凱瑟琳忘了他這個老爸,現在卻連聲誇獎了起來,心道:跨度也太大了吧,這唱的是哪一出啊?

儒略大公轉身大聲對身後的侍衛說道:"緊急會議,十萬火急.把各部門的正副手都給我叫來開會."侍從愣了一下,趕忙答應一聲轉身大步跑了出去了.

貝爾薩有些摸不著頭腦,召集全體正副主管的緊急會議,可那是碰到重大的事件,比如帕提亞動大規模突襲之類的.

貝爾薩被大公的命令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來,緊張的說道:"殿下,生了什麼大事嗎?"

儒略大公又低頭看著凱瑟琳的信,得意洋洋的說道:"大事?是的,我親愛的貝爾薩,是大事,是大好事!"

儒略大公抬起頭,裝作漫不經心的樣子說道:"洛林那個混小子,在南邊弄了兩億畝地,說好了,先低價賣給咱們."

貝爾薩聽的腦子一暈,趕忙按住沙,哆哆嗦嗦的說道:"多少?兩億"

命令出之後,傳令的侍從們在君士丁各部門之間奔走,全體緊急會議的命令引得下面的人議論紛紛,主管們不敢懈怠,扔下手上的工作匆忙的趕往大公府內.

大殿一樓的能坐下兩三百人的主會議室內,很快就濟濟一堂,趕到的主管們交頭接耳,紛紛打聽到底是生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讓大公如此緊張.

幾名侍從將一張畫著一個巨大簡略地圖的木板掛在會議室的牆上,引得參加會議的人紛紛側目.

"這是那的地圖?"

"看不出來,沒印象,帕提亞的?"

"對了,是奈安的,是奈安地圖."

"什麼意思?咱們大人的女婿出事了?他們不是正在跟半獸人打仗嗎?"

"不應該啊,聽說網打了個打勝仗,已經取得決定性的勝利."

這時侍從大聲喊道:"肅靜.肅靜."

跟著儒略大公和貝爾薩走進了會議室內.

不等下面人站起來行禮,大公擺擺手,大聲說道:"免了免了.都給我坐下,直接開會."

下面的官員現大公從進門開始就是笑吟吟"勝色都著紅米,老路就跟個年輕人一樣跳脫.給人的礎…像是年輕了十歲.

而永遠一副死人臉,仿佛誰都欠他錢一樣的貝爾薩更是反常進門跟誰都笑眯眯的打招呼,甚至包括豎在牆邊的兩座雕像,然後就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呵呵呵傻笑.

儒略大公坐在主位,雙手交叉放在肚子上,吭吭的咳了兩聲,擺出一副淡然的表情,道:"那個,大家都知道,凱瑟琳的小小男朋友洛林,就在咱們奈安當總督."

下面的官員心里都"哦"了一聲,知道,當然知道,您還榨了人老大一筆協餉那.

儒略大公接著說道:"洛林那個小子.前一段時間遇到的點麻煩,我就拉了他一把,那小子人不錯,還知道知恩圖報,這一次那,他弄了點土地,自己用不了.就想著讓我幫他分擔一些."

下面的主管們面面相覷,他們可都是很了解大公的,知道大公也有愛臭屁的習慣,說的好像簡單,心里指不定怎麼得意那,而且洛林打一仗他們也知道,那可不是什麼小麻煩.

儒略大公頓了頓了,一臉漫不經心的說道:"也不多,就兩億畝左右,價錢也不貴,你們誰想要了.給貝爾薩說一下,我給你們寫個條子.你們去找洛林就行了,不過聽說好地塊不多.大家趕快吧."

跟著會議室內哄一下炸鍋了,這些主管也顧不得在大公跟前的儀態.跳著大叫起來.

茹曼飛鷹國際股份有限責任公司,簡稱為飛鷹股份.

這一家為了偷逃稅款,而特意將公司注冊地放在了英屬開曼群島,但是卻又被一眾茹曼官員們盛贊為有良心.有道德,高舉著茹曼民族企業大族的跨國集團公司.

在後來,這家強大到可怕企業一直被經濟學家們所病構.甚至還有人寫了"等等類的暢銷書,養活了無數的磚家叫獸和他們的老婆二奶小三等等之類.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家公司雖然幾經風雨,卻是一直屹立不倒.如同一個強橫的恐怖怪獸一般,對生活在那一片大6上的人們施加著種種的影響.

當飛鷹股份有限責任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長兼生o雷歐小公爺在洛林的總督辦公室里簽下了那份合約.

這也就代表著飛鷹公司與茹曼帝國奈安行省官方達成了協議.在以後賣地的過程當中,將全權由飛鷹公司負責.

雖然這是一項典型的官*商*勾*結的合同,但是從某種意思上說這其實也是一件雙贏的商業合同.

因為奈安總督就是洛林爵爺,如果奈安行省政府破產了,他不管是干的再怎麼麼,但是背上這麼一咋."治理不善.的黑鍋,卻也肯定是要下台的.

而且,縱然他是個再英俊的小白臉,又是長公主殿下的奸夫.但是政治上無小事.這個評語一下,皇家再怎麼包庇,面對強大的茹曼官僚集團,只要帝國人事部輕飄飄地來一句,"洛林?就是那個把奈安政府搞破產的總督?您還想讓他當官?那麼您想讓哪兒再破產一回?"

此言一出,縱然就是皇帝陛下親臨,也只能是大敗而逃.洛林爵爺從今以後也別想在仕途上再有什麼做為,只能回自己的鄉下破城堡里老老實實地呆著,啃他的老玉米,更別提什麼升官財,大摟特摟了.

因此上,這件商業合同對于奈安也不是沒有好處.

做為土地賣代理的交換條件,奈安行省在戰後的各種救災工作,全都交給了飛鷹公司來處理.不用再由奈安政府掏錢.而光是這一塊,就足以讓洛林爵爺領導下瀕臨破產的政府大大地緩上一口氣.

除此之外,還有飛鷹賣土地所產生的大量的紅利,其中的絕大部分可是要向帝國政府上繳的.而這些也足夠奈安從一個凹三流的小小省,一躍成為經濟重鎮.

以後大家再去帝國財政部的時候,也可以裝裝大爺,不用再像以前一樣,畏畏縮縮的,為了伸手要撥款,請財政部的官員三流辦事員去天堂人間**,那些大爺都不帶用正眼看的,然後吃干抹淨之後,打兩句官腔就拍拍屁股走人.

甚至是說財政部的那些大佬們為了能從奈安多要來一個百分點,兩個百分點的稅收,會自己花錢,請自己去怡紅院了,千金一笑樓了"等等娛樂場所,和那青春美少女進行靈魂與**的零距離接觸.

但是賣地買地,劃分邊界,評定土地質量,肥汰程度,做好相關的配套工作,這些事情要一件件的干起來,可以說的上是千頭萬緒,並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

為了能做好"賣地,這一項工作.加強企業活力.在洛林的授意之下,飛鷹集團又成立了下屬的飛鷹置業,飛鷹不動產這兩家分公司.各種業務由這兩家公司相互競爭.

當兩家公司成立之時,洛林還很是感歎了一下,這一下也算是自由的市場經濟了.總算是沒有人敢質疑我是搞壘斷經營的了.也省的帝國元老院那幫吃飽了飯沒事兒干的混蛋再蹙著法子,學了米國元老院一樣,搞再一個《反壟斷法案》出來,讓自己像比爾大門一樣被他們在耳朵邊上吵三吵四的,很浪費納稅人的金錢.

雖然洛林爵爺花錢請的五個解板的磚家叫獸們不斷地鼓吹拍馬,說什麼市面上有兩家公司在互相競爭,大大地帶動了奈安行省的經濟活力,增強了整個行省的商品競爭力.而且還杜絕了各種暗箱操作.大量的潛規則"等等,總之,就是洛林爵爺領導英明,形勢一片大好,是大好.不是小好,,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洛林爵爺為了節約開支起見,因此上,在剪章的時候,飛鷹置業與飛鷹不動產這兩家公司的公章是用同一個胡蘿蔔.

洛爵爺用刀子將蘿蔔從中間砍斷之後,分別用左右兩端刻出來的.然後再分給兩家公司新上任的總經理.

縱然將公司業務分撥了出棄,表面的工作做的十足,但是大家可都不是傻瓜.

而兩億畝土地,在任何時代都可以引爆人…"六就嘉現在那此腰纏萬貫的房地產商們看了.也要流)口水?

兩億畝土地想想吧,縱然是全蓋了經濟適用房,那也可以賺多少錢?

雖然從帝國法令上講,現在那些土地的賣還需要帝國政府來批准一下,近期不可能馬上就掛牌出賣,但是洛林爵爺那是何等樣人,像是一邊等批文,一邊開這種事情,在他那個時候,可是很常見很普通的.

洛林爵爺預想到今後一段時間,奈安行省將會產生何等的火爆局面,為了避免被打個措手不及,也為了能將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呃"用官方言人的說話應該是:為了能讓奈安百姓早日撫平戰爭的創傷,重新振作精神,投入到熱烈緊張,而充滿了無限漏*點的工作和生活當中去.

他用了兩天的時間,抓緊時間印制了一批土地憑證.然後親自押送著,運到了前線的軍營當中.

要知道這一場仗能打贏,可全靠了這些奮不顧身,英勇殺敵的兵痞們.但是因為自己的經費緊張,洛林已經拖欠了他們不少的軍餉.再加上殺敵立功的各種獎賞,這些加起來可都是不少的錢.

雖然平均到每一個人頭上,並沒有多少,洛林爵爺現在也是絲毫都不放在眼里了.可是他以前也過過苦日子,知道那並不豐厚的軍餉和獎金加起來,可以足夠那些士兵們的家庭松上一口氣,過些好日子.

身為一個上個者,對于那些小兵兵的意願,在很多的時候都可以置之不理.而且因為儒略大公的惡意敲詐,讓洛林氣的肝疼.但是對于這些保家衛國,流血犧牲的士兵們,洛林總覺的不能讓這些將士們寒了心,流了血之後,又流淚.

再加上以洛林前世的經驗,知道"皇帝不差餓兵,的道理.

那些痞子們可不是什麼好東西,一旦是拿不到錢,鬧起餉來,舉兵嘩變,到時候吃不了兜著走的還是自己.

想當年英國國王查理一世打內戰的時候,不就是跑到蘇格蘭.拉了不少的雙花紅棍和炮灰小弟,讓他們給自己打仗,但是後來拖欠了人家五十萬英磅的軍餉一直不給.

雖然"扶國王,滅議會,這口號喊起來挺動聽,也很有正義的名份.但是再怎麼"正義"再怎麼動聽,那玩意兒也當不了飯吃啊.

而且自己家里也有老婆孩子一大家子要養呢.難道自己出來替國王打仗,就得要眼睜睜地看他們在後方餓死?這就是領導大家奔向富裕生活,英明神武的國王陛下應該干的事情?

結果後來,蘇格蘭人連鍋都揭不開,實在沒有辦法了,在前線臨陣投敵,把自己的國王給賣了.從很大方的克哥,克倫威兒那里拿回了自己的工資,然後高高興興地回家過年了.

而查理同學也被送上了斷頭台,成為第一個上了斷頭台的君主.而以他的死為標志,也掀開了轟轟烈烈的資產階級革命的大幕,給後來的歐洲帶來了一系列的腥風血雨.無數王公貴族的腦袋被那些刁民們喊哩喀喳給砍下來,尸橫遍野,血流成河,要多慘有多慘.

由此可見,拖欠工資的後果是何等的嚴

而因為剛剛結束的那一場戰爭,奈安行省的錢花的像流水一樣.現在的府庫里面別說是錢糧了,就連老鼠也早就搬家了.因此上,洛林打算著用這些土地憑證當做鈔票,先給一部分有功的士兵們,做一介,試驗,看看效果究竟怎麼樣.

實話說,這件事情確實是有些不太地道.人家替你打生打死的結果你不給硬通貨幣.卻用這些東西來糊弄人.

因此上,洛林為了能順利地將土地憑證出下去,在放的同時,還特意暗中調集了大批的皇家近衛,讓他們冒充公司的員工混在人群當中,防止有人鬧事.

但是他驚奇地現,整個放的過程異常的順利.那些兵痞們拿到了土地憑證,知道憑了這個東西,就可以向奈安行省政府申請一塊土地,而且還是不用自己掏錢的.

那些痞子們當下激動的上竄下跳,看洛林爵爺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財神爺一樣,幾乎恨不能跪到地上來,吻他老人家的腳.

他們可知道,只要有了土地,那可就是帝國中堅的地主階級了.

洛林那懸了半天的心,這才終于放下了來.看來這項生意可做,盡可以放心大膽地推廣到其他各個軍團去,不用擔心他們會鬧事.

就在他終于擺平了這邊的事情,以為可以憑了那兩家公司處理業務,自己大可以當甩手掌櫃,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但是當洛林帶著眾人回到了奈德爾城,還沒來的得喘上一口氣,卻現希爾梅莉婭已經找上了門來.

洛林看著她穿著一身純白色的聖職法袍,還以為這個妮子終于被自己調教的變了性子,當下色心大動,伸手攬住了她纖細柔軟的小蠻腰,將她抱到了自己的腿上,道:"梅兒,你終于開竅了,是不是今天晚上要玩聖潔修女的游戲啊?你還真壞

哈哈哈,梅兒沒想到你學壞起來,可是真夠快的.不過,我喜歡."

希爾梅莉婭鼻手把他自己身上到處游走,大吃豆腐的爪子給拍開,蹙起了纖細的黛眉,滿臉憂愁地道:"洛林,你別鬧了,我有正事找你."

洛林愕然一愣,道:"怎麼了?什麼事情把你愁成這樣?你可是紅衣主教,在奈安這地方,咱們可是說一不二的.還有誰敢不長眼,欺負到咱頭上.告訴我,是誰?爵爺我現在就弄死"

說到後來,洛林瞪著眼睛,擼胳膊挽袖子的,一臉氣勢洶洶的模樣.

希爾梅莉婭當下忍不住撲哧一笑,伸手在洛林的肩頭上輕拍了一下,嬌嗔道:"你不要故意逗我笑了,我真的有正事兒."

洛林當即歎了口氣,伸手按住了她的香肩,正視著希爾梅莉那雙美目,道:"好吧,你給我說說,究竟是有什麼正事.居然讓你愁成這樣?"(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咱們賣地    下篇: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傳教的那些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