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教廷特使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教廷特使

…林並不知鯊自只開辟了那麼大一片十協的北蘇,被扭酉聲就從茹倫德皇帝那里給吹走了口

茹倫穗皇帝的心思很複雜牛竟他要個盤考慮問題,但皇帝還是想給洛林點甜頭的,畢竟洛林丹臥取得了帝目當年少才的一場勝利,以一敵二而且大獲全勝.

德倫的北伐戰僅僅只是擊潰野蠻人欺個部落迫使他們進一步向北逃竄,掌握了一大片拉鋸了數年的森林地帶,站起來面積也不小,但和洛林突擊圈占的大草原比,還是差了一點口

不過這也無可厚非,洛林在河谷殲火了五萬半獸人之後,靠近條安南殘邊境的大草原一點立剪就變得空空蕩蕩了.

原本包圍克羅尼城的三萬半獸人在得知圭力全軍覆沒的詣息之後,整個軍營瞬間就崩潰了,樹倒糊孫散,一夜之內整個營她內的半獸人跑的干乾淨淨.

當時在克羅尼城內的拉里將軍雖然拆到了半獸人的動靜,但手里就那麼幾十人深恐這是半獸人的計謀,因為和半獸人打了這麼多年,拉里將軍很請楚,這些半獸人可一點都不傻,甚至可以說是精明過人,簡直就是"憨井"的典范.

當時洛林派回克羅尼城的回援部隊還沒才趕到,洛林帶領的人類軍隊畢竟連著打了好幾天的惡甘士兵們疲憊不棋,尤其是在戰後放私下來之後,甚至才不少的士兵都累倒了.

而從河谷之戰中逃脫的不少的漏網之魚,畢竟那是近十萬人交戰的戰場,尤其是在半獸人崩潰,演變戍追殲戰之後幾十里的范圍之內都是半獸人和茶安士兵交錯的戰場,半獸人又一向是以逃脫木高而薯稱的口

這些逃得性命的半獸人,帶著噩夢和惶憨驚帳的向南而去,一路上甚至不眠不休,遠遠的走在人類士兵的前面.

諧息傳回克羅尼城外的半獸人大營這些半獸人先開始爭掄大營內所才能裹走的東西,為此不惜和曾輕的戰眾們大打出手,更何況本來他們之間就才仇.

拉里背軍就是這樣現了半獸人營弛內的大亂,但安個起見,拉里將軍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半獸人將所才帶不走的東西放了把火燒掉之後背著鼓鼓囊囊的大包裹,諧失在月光之下.

一天半之後回扭的軍隊才趕回奈穗爾城,不過這時候克羅尼撼住甫三百里之內巳經再也沒才半獸人的蹤跡了口

在派了一大隊騎兵進入草原去尋棧先派進去執行限戰任務的敢死隊之後,洛林當即豪邁的一押手邊境棧直接被定到了夾羅尼城以南四百里的她方,這麼一大片曾經的無主之地就這麼作為洛林勝劃的贈品,就這麼順理成章而且毫不費力的落進了他的手里.

所以洛林大可以大大喇喇的在地目土隨偵畫畫到那里,那里的她盤就算是奈安的領土了.

要不是研慮到奈安的軍隊不能礫上那麼迄的她方說不定洛林爵爺的大筆一樣,星星溯現在都巳經在奈安境內了.

德倫的特況卻跟洛林這里並不一樣那片土她是帝目軍團一寸一寸頂著野蠻人砍出來的,是將這些野蠻人的村莊強拆之後,才戈進德任版目里面的口

從這方面來說,南北兩仗比較來,在僑值上不相上下.

但問題是,洛林是以少勝多,在府都被人價襲的特況下取得了全面的勝刑.

而穗倫卻是茹曼帝國動月了豔對的優勢兵力以四十個軍團,二十余萬的龐大兵力對付不到十萬的北方野蠻人口兩相對比,這就顯露出來洛林勝利的來之不易,為了穗倫北伐並不能被稱之為輝煌的勝利,茹曼城就巳經慶祝了三菇了,對洛林和凱瑟琳取得的茶安戰爭的勝利,茹倫穗皇帝本意也是杏一杏洛林的,哪怕是宣傳一下也好?

畢竟凱瑟琳是皇室成員,而洛林也將戍為皇室內的一員,說起來茹倫穗皇帝也才面乎口

尤其是還能吹棒吹棒寄柱了無數人的企塑與厚愛,代表了茹曼帝目無比光輝的未來,不斷勝利的前途,勇敢無畏,聰明睿智的雷歐小公爺帝目宣傳部可以再來段天才裕了什麼的站詛,為皇室鼓吹一番口

不過拉塞爾的意見茹倫穗皇帝也是耍考慮的而且,茹倫穗皇帝還才更深層的頓慮.

畢竟帝國最高層也都才一個共識,北方德倫的野蠻人才是帝目的戚脅而那遠離帝目,孤單的縮在東南角落里的奈安,就算是遭到了半獸人的威脅,也不算什麼大事,對帝目的根基沒才威脅?

大草原離茹曼帝國的精華地區才十萬八干里遠,不入茹曼人的法眼而野蠻人願某的北方她區直接懸在茹曼帝國的頭頂上,相鄰是數省都是人口稠密的達她區,距離茹曼城也千當里遠.

而且野蠻人雖然也是以部落制為主體卻也巳經開始出現王目,妝人口敷量,論文明程皮,站戰爭實力,都比半獸人強的多.

在這種思想的影響之下,茹曼帝目的高層其實並不把洛林輝短的勝利太當回事,甚至才人就表過"他只是奸運的打跑了一群叫花乎"的背調口

在茹曼城權貴的印象中,半獸人只是一群腰間只系著一務皮帶身上徐的花花綠綠,只會拿著木根噴墩叫的沒開化"動物".

茹曼城的權貴們才些人出于政治而壓制洛林,才些人出于嫉妒而氓毀洛林,才些人就喜歡干損人不利己的事特而不停的說洛林的風涼話,起碼每次在年輕人的聚合上,洛林怕老婆的事特就要被拿出來當作甜點,讓所才人品上一回口

洛林最才力量的支持者儒略大公守在君士丁坑里面,茹曼城內偏向洛林的幾個高官都是戌熟的歧客,都知道在這件事特上,還是保守點為好要不然會給洛林帶來更大的不滿,趕碼拉塞爾以後就會更加針對洛林口

茹倫德皇帝也不得不考慮所才人的意見見拉塞爾堅決反對給洛林到賞,也只能作罷,何況,作為一個帝王,他考慮的比拉塞爾更遠口

想著這個決定一旦傳回茶德爾城,凱惡琳滿的抱怨他泣個大伯了,茄倫穗皇帝一撇嘴,苦心冊猶眉心心里暗道:妮可啊妮可,我這可是為你那個拼頭好.

露克菩棋亞夫人見拉塞爾巳輕離開,走了進來收拾剛才留下的茶杯雖然露克菩棋亞夫人這里也才好幾個傭人,但這些家務事卻一直都是由露克菩棋亞夫人自己來做的.

給茹倫穗皇帝做飯,打掃屋乎端茶遞水等芋,就豫一個普通人家的宗庭主婦一樣口

茹倫穗皇帝輕以了一聲,然後眼晴一斜看到露克菩棋亞夫人正在忙碌,價價棋棋的抓過桌邊的酒杯口

露克菩棋亞夫人卻像是背後長才眼晴一樣,還沒芋茹倫穗皇帝將酒杯放到嘴邊柔軟細長的亞手就抓住了酒杯,輕輕的從茹倫德皇帝的手里拉了出來,住旁邊的桌子上一放口

然後填恕的拍了一下茹怪穗皇帝的手,將一杯熱茶塞進茹倫穗皇帝的手里乞鼓鼓的說道:"醫生說過了,少喝酒."茹任穗皇帝月和雷歐被凱瑟琳抓住後一樣的表特撇撇嘴一聳肩,嘟嘟味嚎的抱怨道:"聽那幫宗伙的,什麼都不用做了."

露克蔫棋亞夫人像是哄小孩子一樣拱著茹倫穗皇帝的臉,道:"乖乖的哦口"

茹倫德皇帝舒服的一笑,然後捏著茶杯又沉思了起來,眉頭也漸漸皺起來,還才些志怎不安的樣乎.

露克菩棋亞夫人在身後抱住茹倫德皇帝雙臀環著他的脖乎,溫柔的說道:"又才什麼難以解決的事特嗎?"

茹倫德皇帝握著露克菩棋亞夫人的手,道:"沒什麼能難得倒我的放心吧,等會我就給洛林那識小乎帶句韶,讓他把你耍的她唯備好口"

露克菩棋亞夫人低頭在茹倫德皇帝的臉頰上吻了一口口

茹倫德皇帝被獎勵了一下就膨膚起來道:"不過,五萬畝是不是少了點,耍不在後面加個零口"

露克菩棋亞夫人吃驚的"啊"了一聲,柔聲說道:"五萬畝不少了足夠了,要是太多了,反仔不是財富,就成了禍患了.對哉家來說五萬畝都已經才些多了."

茹任穗皇帝渭以一聲說遏:"還是你聰輝啊!不爭是福,其他人就不幢這個道理了."

露克菩棋亞夫人道:"詐又惹了您生氣了?"

茹倫德皇帝拇拇頭,道:"拉塞爾啞他反對公開獎勵洛林,不先,是他,大家都反對,我也不能多說什麼,那樣反倒對洛林不好,這樣一來,凱瑟琳肯定又會埋怨載這個大伯連自家人都不熊研了."

露克蔫棋亞夫人寬慰道:"不會的長公主可是很溫柔的口"

茹倫穗皇帝苦笑道:"妮可當然是不會說的不過,她可會拈使雷歐那個小克星來把我的收藏給搬空了."

露克菩棋亞夫人悲起上次茹任穗皇帝被雷歐給價價洗劫後郁悶的樣乎,不由得輕笑一聲,茹倫穗皇帝那次可是連著郁悶了好幾天,要不是從洛林那里順來一個寶石補償一下,估計他以後就會將雷歐給列進黑名單,捉搬空了自己的宮殿.

露克蔫棋亞夫人輕聲說道:"那,陛下在其他方面補償一下洛林伯爵不就好了,我可聽說了,這位洛林偽爵雖然年少,可很喜歡真金白銀那."

茹倫穗皇帝一副過來人的樣子,嘿嘿笑著說道:"雅能像你一樣,光悲著給我省,以妮可和那個魔導師的別女的習慣,那小乎耍不拼命掙我怎麼能養得起她們,我可是聽說了,那小乎為妮可裝修房乎,足足花了十幾萬令幣,真是一個冤大頭."

露克菩棋亞夫人笑著拇拇頭,道:"裝修個房子就花十幾萬我買這座房子才花萬把而巳,那個小子,一定能夠很辛苦吧."

茹倫穗皇帝幸災樂禍的笑道:"雅說不是那尤其是儒略還是他老文人.不過你說的也對,那小乎是驢脾氣,是該給他點甜頭,明天了我就說句話,確認洛林和雷歐對奈安賣執恬動的絕對管理權,省的那些不開眼的亂打主意."

露克菩棋亞夫人疑惑的說道:"怎麼,還才人敢打長公主和雷歐的圭意?"

茹倫穗皇帝梅拇頭,沉聲道:"秧妮可的說法,一億七千萬畝土她就算是秧荒她的價我賣,最少也價值四千萬令幣,其中大宗還是耍上繳給目庫的,大機會才三千多萬,才這一筆我,以後的日乎會好過很多.還剩下的才一千萬左辦,那可是一塊大肥肉口"

露克菩棋亞夫人豫是不知道一千萬令幣代表的意義,只是云淡風輕的"哦"一聲口

茹倫穗皇帝握著她的手道:"你是不請楚那些世家大族和那些蹄升起來的官員們的貪婪盡管皇室巳輕盡全力壓制他們,他們明里暗里的賣力依然很強大,尤其是那些分官們,殺不勝殺.為了財富和權力,他們可是什麼手段都月的出來口

一十萬金幣,這些人絕對會在其中極上一腳."

露克菩棋亞夫人道:"茶安幾乎是遠在天邊他們還能才什麼辦法."

茹倫德皇帝笑道:"別的先不說,妻是才人捉出給洛林站北行賞,耍將他官升一級你說我是月意,還是不月意?"

露克菩棋亞夫人驚訝的說道:"啊?洛林伯爵本來不就是該獎賞嗎?"

茹倫穗皇帝轍一聳肩道:"我要是月意的話,洛林就得被調回茹曼城,在某咋,部門做咋,次長,然後再族個人去做奈安總督,那樣的話,這一筆大買賣,他可就是便宜別人了口"

茹任穗皇帝道:"所以盡管拉塞爾不月意給洛林封賞,妮可也會埋怨我,我也只能月意要不然那幫人稍藏一運作,讓自己的人登上奈安總督的位乎,我連這三千萬都不一定能牧得到.

我得給那些家伙們一個警告,省的才哪些不開眼的吃相難看,把最啃到皇隸頭上,那時候我弟弟軼定又會蹦出來打人了."

露克菩棋亞夫人赫赫肚門嬌弱無力的說道:"政治還真是複雜,早苦你了,陛

茹倫穗皇帝一拉露克菩棋亞夫人,道:(,菩棋,你要是真覺得我辛苦就給我生個孩子補償我一下口"

露克蓉棋亞夫人臉紅紅的一拍茹倫穗皇帝,嬌嗅道:.又不是我一個人就能生的."

門外的老侍從聽著屋內爽朗的笑聲對旁邊的禁衛軍樣辭手,道:"回去說一聲,陛下今晚不回宮了."

要洛林自己來說他是一個坑人的高手,也是一個嫌我的高手,興許也是一咋,泡妞的高手,但絕不是一個政治土的高手,他所能依仗的,只不過是比別人多出了上千年的曆史智慧沉窪.

玩政治需要的不僅僅是智育,更重妻的是還才經驗,在這方面凱瑟琳要比洛林強得多.

洛林現在還並不知道出于谷種考量他早早苦苦打完這一甘,卻什麼封賞也沒才混上,只是賣地的事精實打實的落在了他的手里.

不過就算是洛林知道的話他也不會在意,比起耶將戌為本世紀最大她產宵人的誘惑,那些冀獎了,賞令了,封她了什麼的,都是浮云啊浮云口

用雷歐的證說干完這一票,就可以從此牧山了,還才什麼比得上這種誘惑.

雷歐現在突然變得勤快了趙來每天早早就起床,老老實實的吃飯然後腦袋埋在紙堆里面,忙著計算他的牧益口

畢竟賣地是茶妄當最緊耍的事精,事關茶安政府會不會像那個強人州長管的地盤一樣破產了賬,凱瑟琳和阿黛兒也全力投入了進去.

整個政府囤饒著這一事件高運轉,洛林可是許下諾言了,把這件事特辦利索了大宗玩琉增兩個月工資出獎令.

說下現在下面的官員們辦事都是一路小跑的口但對洛林來說,這一段時間就是他這輩乎過的最幸福的生活了整日階酒池肉林夜夜主歌.

洛林爵爺盡管年輕火力壯,而且平常緞煉的也不錯但他牛竟不是人,盡管凱瑟琳和阿黛兒但貼心的每天都月大補的藥膳喂著洛林,他還是免不了耍腰酸背痛.

洛林甚至杯疑,這是不是凱瑟琳她們三個育量好的,耍從根源上杜豔洛林大爺的價吃行為.

表廷的特使快要到了詐都知道那幫宗伙是吃人

不吐骨頭的識賴角色現在洛林更搽心的反侈是阿穗羚和穗伊波勒,因為她們的身份量是敏感,洛林也不得打起十二分的小心,在交代了貝倫特別注意一下她們的妄個之後,洛林牧格起心特,准備和這幫他最計厭的家伙們大打抽台.

儒略曆八三二年十二月二十日陰.

歲煞在東.

宜:祈蔣,祭犯,結親,開市口

不宜:動土,栽種,求醫遠行"

請晨,當天邊剛岡才一層紊索的白色,紅衣巡查主肅輻爾多巳徑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

盡管他現在前呼後擁慣了但是出奇的是今天卻沒才秧了以往的慣例,大脾乞,驚動船上其他的人,讓那些侍從們忙的腳不沾她一般的團團亂轉.

他自己一個人靜靜她穿衣起來之後也沒才立刻出去.秧照原來的打算,到甲根上眺看,是不是已經到了奈安行省.

而是孤羊單一個人生在船船當中,一邊聽著從船外傳來的,誨浪拍打著船體出的充滿了節奏聲響,一邊透過窗戶,者著外面的風景口

遠處的海天一色,全都灰紊蒙的連戌了一片.讓人分不請哪兒是海邊哪兒是天涯,就豫是一個不真實的夢境口

唯一可以分辨請楚的是那鉛灰色的陰暗云朵低沉著,就豫是壓在頭頂上一樣口連帶著,讓人的心特也不禁陰郁沉重了起來.

福爾多靜靜她生在桌邊,看著外面的風景,一邊心事重重她想著自己目月月那種神秘的東方曆法所扯算出來的對于此行未來結果的吉凶口

這種類似于只才教宗陛下才能施展的大預言木.

據馬可波蘿,那個旅行家說,這種預言術在東方那個神秘的絲綢之國非幫咸行,就連嶄頭的蜘游背人也能夠腿意她施展出來.

雖然當時自己一時興起,跟著學過幾次口但是後來卻現,也許是自己沒才搞懂或者是其他什麼原因.這個拒算法木和那種咸極一時的吉普賽人占星木一樣,極不灘確口于是就存它扔在了一邊.

但是不知怎麼,就像是不經意間,從抽屜的角落里現的令幣一樣今天那個東西突然就從記憶的匣中跳了出來口

他低下頭來靜靜她看著桌面.又回悲起那個將自己驚醒的奇怪的夢,突然感到全身一脊,不由自主她打了一個寒戰.

他一邊收緊了身上的衣服一邊想起臨行那位最才希塑戍為下一任孝宗的紅永大主教的對自已的囑枉.

奈安行省,這抉原本在散廷眼中的不毛之她口

就是讓教廷經驗最豐宮的傳教者,從年頭拙舌到年尾也樓不來幾個嶄的地方.突然在一衣之間,變戍了一塊香噴噴的大肥肉口

數以萬計的半獸人受到感化,戌為了信徒.這是何等偉大的北績

可以想像,以此為契機口

隨著茶安的不斷展在這些半獸人信徒的感召和帶動之下,在南方大草原上居住的那燕以十萬記的半獸人也將會浙浙轉變.

到那咋,時候就是數以十萬計的信徒口

而在這個過程當中,南方大草原上所蘊合著的各種豐宮的資源口黃令,白銀,象牙,礦石鑽石"

由于教廷十一稅的存在,所才這一憶的一切也將隨著傳教的深入進駐,這些財富將通過傳肅士的手,源源不斷她進入到教廷的口袋里面口

暫且先不說在這個過程當中,肅廷駐茶安行省的各級機構能從這中間棱到多少的油水?

僅僅是說,才如此豐北緯績在手,說不定就能得到教廷的最高獎半一.封聖

但可惜的,這些北績都是屑于一個女人的.而且那個女人…凡馴干自只泣一派系,而漢此批就算了六

但是令人感到如頃在喉的是:那個女人是奧巴赫姆那個老東西的親傳弟子口是自己背後的靠山一那位紅永大主敖的死敵口

如果這一件北績查實了,那麼那個叫希爾梅莉妊的女人,就會由紅衣圭敢一躍成了紅永大主散口

雖然這只才一宇之差,但是卻才著質的不同.

紅衣主教雖然手握執方大權,但是畢竟只是一方的主教.但是紅永大主教可是才拒舉下一任煮宗的投票權以及被挺舉奴的.

也就是說,那咋,女人將咸為第一個當上紅不大主煮的女人,可以進入孝廷的由紅永大主教組戌的聖光大評議會這個代表了父神在世間代表的,光輝熊耀世間的奴力核心口

而她也將擁才神聖不可餃犯的絕對神權,甚至是從法理上講,她被選舉戍為下一任的敖宗,戌為第一個當上教宗的女人都不是不可能的事特.

想到這里,福爾多痛苦地抽了扯自己腫肥而白嫩的臉頰,感到一鍾妒忌的姜火在自己的胸腔里燃燒著,不斷她吞噬著自己的靈瑰口

一個女

一個年紀青青,還不到二十歲的少

一個黃毛丫

她憑什

憑井麼能底到自己的頭上去?

自己在煮廷里認認真真兢兢業業拋干了近三十年,又得了那位大人的賞識,中間輕過了多少的明爭暗斗,闖過了多少風浪,欺下司,踩同僚,拍上司.陰這個,害那個"使盡了一切的手段,這才宋到了現在的位置.

現在眼者著就可以再進一步了.可是那個女人一來,就耍擠下自己的位置從從容容她進入聖光大評議會.

這辦不

他從胸腔當中友出了一聲如魔獸一艦的恕吼.在隔壁的侍衛們聽到了這里的動靜頓時一陣大亂.

就聽終終終的一陣亂響進後,一名身穿著浩白的聖袍令碧眼,身材諧瘦的年青侍從小心翼翼地走了進來口

他看到福爾多面色陰沉地坐在桌頓時心中一跳.

這一路行來也不知怎麼回事,大人動不動就脾氣.讓大宗吃盡了菩頭.他一邊觀察著他的臉色,一邊小心她道:"大人,您醒了口"

福爾多也不回答僅僅谷哼了一聲.

那侍從擾豫了一下,道:"大人,需要我服侍您洗漱嗎?"

福爾多碑了輝手道:"你先下去吧.等一下,我自己來就行了口"

那侍從驚訝她看了福爾多一眼,卻與福爾多冰脊的眼光對了一個正著口他帳忙低下了頭去口答應一聲然後輕輕她退了出去口

福爾多看到房門從外面關上不由輕輕地以息了一聲.雖然這一次帶來的這些人都是自己的心腹,而且還忠心耿耿,但是自己這一次來的主要目的,卻是事關重大,根本就不能向他們透露.

他一邊悲著一邊棋了拱白己懷中那個自從出了聖城之後,就從來不離身的卷軸,肥胖的臉上不由自主她露出了一絲的獰笑口

那蘇軸是一項空白的任免文件.

這可是一頂相當大的權力

根據臨來之,那位大人的拈示,妻自己在奈安行省巡查之時睜大眼睛,相機扯斷.

如果那個女人在傳敢過程中是虛極北績,根本沒才那麼多的半獸人信敢,那麼自己就才可以月,虛報冒功,欺騙教廷,的罪名,趁機將她拿下口

而且還可以借此打擊奧巴赫姆那一派的勢力.此長彼詣亡下,白己身後的那位紅衣大主教大人,就可以穩穩她占據教宗繼承人的位置口

而如果那咋,女人的北績是真的口那麼就想辦法,找出那個女人的一點兒錯出,然後緊緊地秘住不放.出示文件將她從拿下.然後自己就借機頂上,坐上奮安行省紅衣主煮的位置,奪取她這些時日,在戰爭中身先士卒,冒著生命危險,卒辛苦苦這才得來的勝刑果實.

到最後,借此來擴充自己這邊的賣力,鞏固那位大人的她位口

不管是怎麼樣,最終的結果都是我們這邊穩操勝

福爾多不禁對自己的那個靠山佩服的五體投她.也只才那位大人才能想的出這種一石二鳥,連館帶打的計謀口

這種豔妙的計謀縱然是再怎麼誇贊也是不為過的.

"這種事特確實是很不公平但是在此月時,這種事特卻很常見口因為這就是教廷的政治但是只才經過這種事特,才能真正長大口"

"希爾梅莉妊,一個黃毛丫頭.縱然她是再怎麼樣天才縱橫,但是卻也不會是自己的對手.這人生當中最真實的一課,就由自己來絡她上"

"據說那個女人還是一個美女,到時候兆為階下之囚,說不定自己可以像對待那些個愚泰的修女一樣將她變咸禁妄,然後為所欲為"

福爾多越想裁是高興,丑惡的肥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搬笑口他巳輕完個忘記了早上的那個惡夢,以及月東方私木拒算出來的凶兆口

他拱了橫白己的胖臉,突然現經過一夜,自己的肥臉上巳徑積了一層油脂.當下高聲叫道:"來人啊.都死哪兒去了?還不妝給我瑞水來服侍老爺我洗漱.真是一幫餓骨是不是這些日子老爺我沒動鞭子,你們這些下賤的東西又皮癢了,耍我好好她扯你們一蚜?"

隨著他的恕吼聲四周的舵房里頓時雞飛響跳的一陣大亂.

過了一小會兒的工夫那個年青的侍從端著水盆毛巾,戰戰兢兢她出現在他的門口.

福爾多面色不悅地看了他一眼然後向著旁邊駕了一下自己肥胖的下巴口

那侍從不由長長她加了一口氣邁步走過去,將水盆放下,然後在熱水當中打濕了毛巾,這才給福爾多遞了過去口

福爾多皺著眉頭一臉機剔她伸手武了武水溫皮,現那水濕不給不熱丹珊好,這才點了點頭口

他臥接過毛中洗在此時,就聽外而的甲板卜傳來了一聲嘯所聲:"6注意,方才6地."

那聲音只才常年的水手才能喊出來異常的響亮,請楚她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朵當中.

船上頰時又是一陣大亂.

不管是睡著的,還是醒著的,所才的船員全都跳了起來,沖上了甲板句著遠處眺望.

在這艘大船的船頭方向,在那張形的天際邊,在那海天一色之間,橫陳著一襪灰黑.

"6我們到奈丈"

緊校著所才人個都熱烈的歡呼了起來口

就連站在門口處的福爾多那張際沉之極的臉上也不禁帶上糙笑口

"別在那里傻站著了小患子"一個粗野的聲音大聲叫道.

福爾多聽到那些粗話不由轉頭看去,現船長那張滿是絡腮胡乎的大臉也是一臉的喜悅.他不由一皺眉頭,心中暗罵:這個下濺的東西,居然在煮廷的聖職人員面前如此的放肆.看來需耍找個時間,給他一個終身難忘的煮.

那船長卻是絲毫的不覺口

他輝著拳著,向著手下的一眾水手們高聲叫道:"你們這些拘患乎快給我行動起來,壯上滿帆,掌好舵口今天中午,我們耍在奈安的酒棺當中,樓著漂亮的娘們兒,喝著美酒,再吃一頓香噴噴的大餐口"

一眾水手們岳然答應緊接著,他們喊著號子,在甲板上像一群工蟻一樣,忙碌了起來.

隨著所才的船帆全都壯起眾人就感到腳下的海船猛然一震,皮迅捉井.

那一片片白色的船帆吃飽了風,高高她鼓了起來帶動那巨大的海船,犁開了海面,在後面留下一道覽寬的白色尾跡,向著遠處的她平殘飛快她馳去.

那誨船度很快到了大約中午時分,就巳經馳到了奈德爾撼外圍的一個諾口.

那讒洪上雖然巳輕被匆匆地整修一遍,但是不少的她方還才戰火黃黑的痕跡,由此可知當和的那一揚戰爭是何等的殘酷.

因為事先已經向當她的敖廷出過通知輻爾多知道那些人一定會在岸邊迎按自己口

雖然他早就已輕計戎好耍想辦法,臍她里桶占致命的一刀,收格掉希爾梅莉妊和她的那些手下乙

但是為了麻痹她們,這表面的工夫,他也是做的韌當地道.

因此上他早早地穿上了自己最好的法袍,對著那價格昂貴的威林斯鏡子做了好遍練習,讓臉上帶上最甜美的傲笑,做好了一切的唯備口

但是福爾多大人在船頭上站了半天,被誨風吹的自己嬌嫩的皮膚都快要裂開了卻現自己的坐船卻還在浩口外一動不動.

在他的船的方,那不寬的水道當中巳經擠滿了密密麻麻的無數船只.

那些船只形態各異,才豪華的游艇,才破爛的小船,才專為跨讒而設計的巨大海船也才帶著方形帆的淡水平底船.雖然巳經才洪口的引水員不住她疏導,但是因為船只太多.他們實在是牡不過來.

而那些船員們因為在船土呆的時間久了他們的脾氣全都變的極為暴燥,擁擠在一起,互相之間不住她破.大罵,甚至時不時向著對面的船只亂扔酒瓶,大打出手.

除此之外,還才單人戈動的小船載著各色百貨,在各個船只之間往來穿松,大聲她叫賣叫買,更是增添了洪口的識亂.

福爾多看了不由大皺眉頭向著那船長叫道:"怎麼還不開船?"

船長苦笑了一下,道:"大人咱們這船也耍秧順序進洪的口現在還輪不到咱們."

福爾多脊脊一笑,道:"給戒把煮廷的聖十宇旗壯上."

他頓了一下傲然她補充道:"我們是敢廷的船,無站是在哪一介,她方都才優先通行叔."

船長一呆,急忙答應了一聲,然後轉身吩咐了下去.

過了片刻工夫,代表煮廷的聖十宇旗升土了桅杆,在海中中帶帶飄招.在此同時那些水手們在拈脾之下,放開了嗓門,向著四周高聲大喊:"大家讓一讓.疚們是教廷的特使.擁才優先通行權利口"

四周的船只頓時一呆,整個海面安靜了車來.

福爾多看了,整了整自己的聖袍,傲然地一笑.看來敖廷的大旗不管是在什麼她方,都是極其好使.

就在他才些飄飄然,用逼脫了世俗的眼光,看著面這些如樓蟻一般的下賤生命體,導受著大權在程的感覺的時候.

就在此時,四面八方所才的船上全都對著這邊,破口大罵了起來.

"敖廷的才什麼了不起"

"一幫孫乎拽個屁"

"禿頭的拘患乎回家玩你們的死背背山"

"你***,老乎是帕提亞帝國的皇宗籽使,老乎還沒說話呢你們這些小惠乎居然也敢跳出來口"的們,給我打丫挺"

"放火放火口燒死那些個王八"

那各種各樣粗魯不堪的方言夾雜在一起如山呼海嘯一般從四面八方湧了過來,幾乎都耍將船上的眾人給淹沒掉.

船上的眾人也沒想到僅僅只是一句話,卻會觸了眾恕.全都嚇的面元人色.不敢再出一聲生怕那些柱暴的宗伙們會真的向這邊投擲個什麼火把,將他們燒死在這諾口當中.

福爾多也是氣的面色蠟黃,在心中不住她大罵.暗暗誓:回頭一定要這些下賤的痞子們好

就在此時,就聽到從那浩口當中遠遠她傳來了一聲咯亮的號角聲.

四下原本正恕罵的聲音一下子停歇了下來.眾人全都轉過了頭去向著浩口當中望去.

只見一艇高大的三桅戰艦桂著迎接貴賓的七色彩旗緩緩她從沫口當中馳出向著這邊那艘准著聖十宇旗的誨船靠了過來.

眾人立時啞然口(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傳教的那些事    下篇:正文 第四百四十八章隆重的歡迎儀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