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四百四十九章 潛伏   
  
正文 第四百四十九章 潛伏

浩略曆八二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早晨六 隙※

福爾多巡查主教大人早早地就在侍從的服侍之下,穿衣起床.

由于終于擺脫了海上的顛簸,回到了6地,他這一夜睡的格外的香甜.一覺醒來,現自己居然連夢都沒有做一個.

而服侍他的那些貼身侍從們很高興地看到自己這位大人,難得沒有像以前一樣喜怒無常大脾氣,也全都偷偷地松了一口氣.

福爾多想著終于可以放手大干一場,找到機會將希爾梅莉婭那個黃毛丫頭整到.進而更進一步地得到上面那位大人的歡心,不由格外的精神.

他在洗救的時候,看著鏡子里的那個自己,甚至已經看到一頂漂漂亮亮的鑲嵌著閃亮的鑽石,周圍一圈都走著金邊的紅衣大主教的帽子戴在自己的頭上.那張肥胖臉上的笑的更加開心.

他洗漱之後,在大教堂人員的帶領之下,緩步來到了餐廳.

福爾多在餐桌邊上坐下,驚奇地現,在那寬大的餐桌上面擺放著許許多多,閃著耀眼光芒的的金質餐盤.但是整張桌子上卻只擺著一副餐具.

福爾多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雪白銀色刀叉,不由一皺眉頭,不滿地道:"你們主教大人呢?她不在這里用餐嗎?難道說是還沒有起床?這太不應該

做為一名一心緣奉父神的聖職人員,一定要一心修行,向百姓撒播眾神的恩澤,無論是再怎麼兢兢業業也不為過,怎麼可以貪圖舒適的物質生活?那樣是會被眾神遺棄"

說到後來,那聲音不斷地提高,甚至是有些尖利.語氣中透出的指責更是格外的嚴重. 簡直就是只差指著希爾梅莉婭的鼻子,大罵她耽于享樂,玩忽職守罪了.

大教堂中的眾人不由相顧失色,卻也無法反過來指責他什麼.

縱然希爾梅莉婭貴為紅衣主教,為牧一方,是大家的頂頭上司,平時伺侍的時候也是唯恐不周,但是這位巡查主教卻是來頭更大,教廷派來的欽差大臣,職責之一,就是來挑她毛病的.

福爾多見眾人不出聲,不由心頭更加惱怒,一拍桌子,叫道:"快.去把你們紅衣主教給我叫起來.我在這里等著

她年青不懂事,你們這些人應該懂的啊幾!"

說到這里,他的眼睛越來越亮了起來.

"本大人太了解你們這些家伙了,整天的欺上瞞下,干下無數的壞事.

希爾梅莉婭可是教廷的重點培養對象.如果她性情怠惰,聖妾退步.就是你們這些下人們給偷偷教唆.

他越說語氣越重,冰冷的目光一一地掃過了眾人的面孔,咬著牙齒.寒聲道:"臨來之時,教宗大人可是親自囑咐過我,一定要我好好地看著她.如果你們真的敢干下什麼勾當.我一定要好好地替她下重手整治一下,說不得還要殺兩個駭駭猴兒"

餐廳里的空氣溫度一下子降到了冰點之下.眾人全都被他這言語給嚇住了,沒有一咋.人敢出聲應答.

福爾多越加惱怒,怒聲吼道:"你們這些人都聾了嗎?還不快去.信不信我現在讓人將你們拖下去狠抽一頓?.

這時旁邊一名神甫仗著膽子走了上來,低聲答道:"大人容稟.因為前些日子打仗的時候,我們主教大人不顧個人安危,施展"神之凝視"擊殺了敵方一名死靈巫師.而她也因為聖術施法過度,累的倒了下去."

福爾多面色稍需,冷哼一聲.道:"那又怎麼樣?聖術修行,如逆水行船,不進則退.越是這樣,就越要勤加修行?你們以前都白學了?.

那神甫慌忙答道:"是,是.大人您說的是.但是她受了傷之後.帝國的長公主殿下看了,為了讓她能好好休息療傷,當即就挽留下她.將她留在總督府中."

福爾多一愣,當即換了語氣,道:"帝國的長公主殿下?是凱瑟琳殿下嗎?"

那神甫點了點頭.

"哦?是這樣啊?"福爾多心中一沉.心中暗道:帝國的長公主和希爾梅莉婭交好,這可是有一點兒麻煩了.到時候,拿下她的話,說不定那位長公主還會出來阻擋,,

不過,沒有關

與希爾梅莉婭是教廷的人,我以教權治她,就是帝國的長公主又怎麼樣?縱然手掌重權,但是卻是世俗的權力.與我們教權卻是風馬牛不相干的.

而且,希爾梅莉婭不在,自己收集她的黑材料也更方便一些.

想到這里,他定了神,然後道:"你們這些混蛋,既然你們主教大人身體不適,你們就應該早一點兒說,我也好回報教廷,多多地送來一些珍貴的藥材補品,讓她好好地休養身體.一幫廢教廷養你們有什麼用?"

旁邊眾人聽了,不由全都有些心中恚怒:這個該死的死胖

前面找我們主教麻煩的是你.後面說.讓她休息的也是你.兩句話不到就變個顏色,簡直就跟條妾色龍似的.

而且動不動就喊打喊殺,大官威.你這孫子也太難伺候了吧? 那神甫站在福爾多的對面,在他破口大罵之時被他噴了一臉的唾沫.但是卻卻也不著惱,連聲道:"大人教的是,大人教的是

福爾多看著那神甫縱然是被自己罵的狗血淋頭,但是卻仍然不動聲色,一臉的憨厚,看上去極為老實.不由心中暗贊了一聲:這年頭,物欲橫流,老實的人可是很難見到

他想了一下,然後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神甫恭聲答道:"回大人,小人名叫菲西.肯,維克托.意思就是有魚則一定能成功."

他的聲音平穩,而且還有些粗啞的喉音,從里到外都透出一種憨厚

.

福爾多不禁更是欣賞,道:"菲西.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一定是很老實可靠的,以後你就跟著我,怎麼樣啊?.

那神甫想了一下,然後一躬到地,道:"如大人所願."

"哈哈哈"不錯.菲西,相信我吧,只要跟著我,我保證你,,口定會出人頭地的一!哈哈哈一一一,小福爾多大笑了起來弓…"小暗道:這真是太好了.自己網來奈安.人生地不熟的,對這里的情況根本就不了解.現在有一個當地人投靠,這簡直天賜良機.整起希爾梅莉婭的黑材料來,肯定是會順手很多.

他卻不知道,在飛鷹集團東廠錦衣衛的最為機密的密諜檔案櫃里,有一份機密文件上畫著的就是這位老實憨厚的神甫的畫像,在旁邊還注明了那神甫的代號"峨眉峰

而且到了後來,正因為那神甫成功地潛伏之後,向著洛林眾人提供了許許多多的關鍵情報.

正因為那些情報,使的希爾梅莉婭能在最後成功地擊敗所有的競爭對手,登上了那代表至高神權的寶座,成為史上第一位女教宗.

而那位立下了汗馬功勳的神甫卻因為保密等種種的原因,一直過著默默無聞的生活.

據說後來,天才縱橫的史上最偉大的詩人,文學家洛林爵爺還特意寫了一部間諜,就是特意描寫他的傳奇故事的,並以之向他致敬.

此時,芳邊有仆人端上了一個蓋著純金蓋子的大盤,放在了福爾多的面前.

蓋子揭開之後,一只烤成金黃色的燒雞出在了他的面前,那熱騰騰的香氣直入脾胃,讓人不禁食指大動.

福爾多當下揮手讓芹西退下,然後心情愉快地拾起了刀叉,打算好好地享用一下這頓豐盛的早餐.

他拿著刀子剛剛割了一刀,這時就見自己從教廷帶來的一名親隨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

那人一邊跑,一邊大聲叫道:"大人,大事不好"

福爾多當即一皺眉頭,有心要刮斥幾句,但是抬頭看著那人的面孔.頓時想起這個人是某位大人介紹給自己的,據聽說還是教廷某一個很有勢力的紅衣主教的私生子.

福爾多當下強壓下怒火,緩緩地放下了手中的刀叉,然後道:"什麼事情啊,莫涅斯,這麼慌慌張張的

莫涅斯道:"大人,我今天早上出去,看到許多人在看那個什麼報紙.我也就買了一張.可是沒想到.上面寫的全是您的"

他說到這里,頓了一下,伸手將手中報紙遞了過去,道:"您快看看"

"報紙"福爾多看著他遞過來的紙張,頓時想起昨天洛林在港口迎接自己的時候,還有一大堆的什麼記者熱情地向自己問,當時自己在高興之下,還是很幽默地開了一個玩笑.

但是不是說,那報紙和教廷的邸報差不多嗎?全都是一些歌功頌德.拍馬屁的東西.再要麼就是一大堆亂七八糟的奇冉怪談.

所謂的這些,不過全都是在破紙上寫寫字,這能出什麼事情?

想到這里,福爾多不禁狐疑地看了那人一眼,笑罵道:"你這人就是喜歡大驚小怪小心我告訴你叔叔,讓他打你的屁"

說著,接過了報紙,展開一看.聳即倒抽了一口冷氣.

只見那張報紙上用著最為粗大,最為醒目的黑體字寫著《驚天號外:教廷巡查主教訪問奈安行省.開口就問"奈安有妓女嗎?"》

福爾多當即就感到一陣頭昏.差一點兒沒滾到桌子底下.

這件事情,他可是記的很深刻的.

當時就是有個人問自己,讓自己說說對奈安的妓女有何評價?

自己當時就很幽默地回了他一句."奈安有妓女嗎?"

還引來的眾人一起哄堂大笑.自己還很是小小得意了一下.可是沒想到,,沒想到轉過天來,這就變成這樣

想到這里,福爾多頓時火冒三丈. "嚓嚓.

他幾把將那份報紙撕的粉碎,然後再用力地一拋.

在那漫天飛舞的紙屑當中,福爾多揮著手臂,嘶聲吼叫道:"這是哪個王八蛋干的好事?居然敢詆毀主教.目無教廷.

這是瀆神大

真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小的們,給**家伙,咱們找到那個寫我們壞話的,我一定要將他的舌頭拔下來,然後再綁在十字架上,用小火慢慢地燒死"

從聖城梵帝諾來的眾人一向也是一呼百應,眼高于頂的痞子流氓.

原本按照教廷的規矩,像是紅衣主教身邊一定要有高階騎士護衛,福爾多身邊也有一定的騎士,但是因為他身為主教,又住在聖城,不用擔心自己的安危.所以這高階騎士職位也就成了香噴噴的肥肉.

大家看到機會,全都將自己的私生子了小舅子了這些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二世祖飯桶們往里面塞.

一來,可以讓他們有個工作.

二來,也可以得到一個好出身,好資曆.以便將來能混多了經驗值之後,升個官兒什麼的,在面子上也好看一點兒.

比如說克林頓克哥,人家為什麼一路順風順水地當上總統,混上米國扛把子的位置.哪怕是玩幾個實習生什麼的.穿梆了.彈劾了,舉國熱議,但是他老人家也不會下台.屁股牢牢地粘在那個位置上面.

要知道,想當年,克哥年青的時候.可也是米國十大傑出青年之一.還曾經給當時米國的龍頭老大肯尼迫肯哥開過車的.

而福爾多為了照顧人情,也全都答應了下來.不光是他,在教廷的那些個主教,甚至紅衣大主教們都是這樣干的.

需要指出的是,這些個二世祖們雖然一個個好逸惡勞,本領不行,但是仗著家中的權勢,惹起禍來,那可是一個頂三五個的.

像是調戲個良家婦女了,騎著寶馬狂飆,撞死幾個老百姓了.在街頭打架斗毆,打死幾個人了,,

總之一句話,壞事兒沒少干.

這些家伙們仗著家里的背影權勢,一個個驕橫之極,簡直就跟煮熟之後的王八蛋一樣.

從來都是他們欺負別人,沒曾想過到了奈安,居然被一家小報給詆毀了.這些大爺們何曾受過這種窩囊氣.當即也是一個個氣的眼睛直冒綠光.

他們像是被踩了尾巴的惡狗一,分紛抽出了刀劍,瞪著而紅的眼睛.怒聲哦哮了起※

"收拾他"

"一幫該死的鄉巴佬,居然敢汙辱父神在人間的代"

"狠狠地揍他們,一定要往死里.

"抄他們的家,滅他們的滿"

"宰了他們,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們教廷不是好欺負"

有人在激憤之下,甚至就在餐廳當中揮舞手中的刀劍,對著空氣大聲咆哮.就像是自己是在跟肉眼看不見的深淵惡魔浴血搏斗一樣,以此來泄自己心頭的怒氣.

有人痛苦地揉碎了手中的鮮花,再嬌柔做作地背上一兩段像是什麼"為榮譽而戰,死的光榮"之類的狗屁爛詩.以此來顯示面對汙蔑之時,自己英勇奮戰的彰顯貴族榮耀的大無畏精神.

那場面看上極其混亂,但是卻又具有一種荒誕戲劇的喜感.

福爾多咬牙切齒地罵道:"你們這些混蛋,在這里鬧有個屁用,都跟我出"

說著,一甩袍袖,就大步走了出去.

在他的身後,那些痞子們也一擁而上,急忙跟了出去.

這些家伙們心里打的算盤可是山響:大家以前在聖都沒人敢惹,現在到了這個小地方,豈不是可以更加痛快一些?

先借著這個機會,立上一威.將聖城的威風打出

只要第一腳踢開,讓這個小地方的人知道了自己這些人的厲害,打的他們害怕了,以後還不是任由自己為所欲為?

到時候別說是下館子吃飯不給錢了,說不定就是當街殺人,強搶民女什麼的,也沒人敢管了.

福爾多原本就還有些本事,但是這些年卻是靠著溜須拍馬爬了上來,在很多時候,當一個人靠出賣尊嚴來換耳了利益之後,也就不會再用什麼思想和腦子了.因為一旦用了腦子,就想到這些事情,必然就會感到痛苦.

曆史上像是那些個死太監啊,秦栓啊,吳三桂啊"等等等等,許許多多的變態就是這樣誕生的.

想要不當變態,唯一的辦法就是少用腦子,或是不用腦子,不去想這些刺情. 福爾多也不例外.

他現在爬上高位之後,也是驕橫慣了.腦滿腸肥的,極少用到腦子,只是想著如何整希爾梅莉婭的黑材料.再加上看到報紙上的那些胡說八道,腦子一熱,根本不會想那背後的事情.

他帶著眾人前呼後湧著奔出了教堂,來到大街之上.稍稍地一打聽.就知道了那報社的地址,當即氣勢洶洶的帶著眾人尋仇而去.

話說總督弈這邊.

洛林爵爺正拿著報紙,一邊念著,一邊跟著身邊的那些美女一起笑前仰後合.

希爾梅莉婭看到情人如此賣力地替自己辦事,當下也是打定了主意.以後一定要對洛林更加溫柔體貼一些.

羅琳娜看了那報紙之後,也是笑的肚子都痛了.

她終于恢複過來之後,咬牙切齒地指了洛林的鼻子,道:"你這咋.混蛋,以前在學院的時候,還有人管著.現在沒人可以管你了.你就可著勁的冒壞水"

阿黛兒看她數落自己的情郎.當下有些不願意,網要張口.

羅琳娜卻已經調轉了矛頭,對著她道:"你也是,洛林胡鬧,你也不勸勸他.就那樣慣著他,任由胡來

凱瑟琳在旁邊看了,卻是笑了起來,旁若無人地道:"某人還好意思說,剛剛也不知道是誰笑最高興了.差一點兒就鑽桌子下面去了?"

羅琳娜不由一滯.

就在此時,有侍衛飛跑進來.向洛林稟報:"大人,有人砸了您的報社了

旁邊雷歐聽了當下暴跳如雷.道:"砸了報社?誰那麼大膽敢砸我的報社.真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也怪不得他如此生氣.

要知道那些報社的後台老板.執照上的法人代表,可都公爺本人.

報社雖然賺錢不多,但是卻是他老 呃,他小人家的零花錢主要來源.現在動了他的蛋糕小公爺當然是一跳三尺高了.

他當下轉頭下令,道:"巴爾,你多帶些弟兄們,再把小白也叫上.咱們一起去看看,哪一個狗娘養的居然敢在太歲頭上動.

那侍衛猶豫了一下,隨即看凱瑟琳微微一點頭,當即答應了一聲,轉身出去.

因為擔心自己的利潤受損,雷歐當下也不換衣服,就穿著他的那一身便裝.就跑出了門去.

洛林看了,不由歎了一口氣,也急忙跟了出去.

眾人出了總督府,也是浩浩蕩蕩的來到了另一條街上的報社門口.

恰好趕上福爾多眾人正在打砸報社.

數個痞子將那報社中的人圍在中間,一頓拳打腳踢.打的那些人頭破血流,嗷嗷慘叫,到在地上不住地翻滾.

就連圍觀的路人臉上也全都露出不忍之色.

但是饒是如此,他們仍然還不停手.繼續痛打.

福爾多站在旁邊,也是不住地怒吼:"給我打.打死他們.居然敢汙辱神聖的主教,這是讀神大罪.絕對不能放過他"

除此之外,還有十幾個人在那報社當中不住地打砸.將里面的東西全都打的稀爛.

雷歐在人群當中看了,當即心痛的肝都要碎了.這個月的零花錢絕對是要泡了湯.

不僅如此,手下這些給自己賺錢的人都挨了打,以後小公爺的臉往哪兒放?出了門還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嗎?

但是他看到那個死胖子,自己好像認識.當下想了一下,然後撕下披風,將自己的臉一蒙,然後大叫一聲,揮了拳頭,帶領眾人就沖上去.

洛林看到雷歐現在如此的懂事.居然都知道提前將自己的臉給蒙上.當即大感欣慰.看來自己真的是沒有白教

此時,福爾多手下眾人看到有人前來打架,當下也毫不示弱,拿出他們以前在街頭混,耍流氓時的橫勁.迎了上去.

兩幫人就在那大街之上,乒乒乓乓地打了起來,

洛林看到那群架的場面,突然想起了年少輕狂的時日,當下拳頭癢,也是按耐不住加入了戰團.和福爾多眾人打成了一團.

這里面最要提出表揚的卻是那頭象小白同學.

那小象也不知是從哪兒學的.壞的透頂了,跟在雷歐的身邊,每每都從背後下手偷襲.用自己的大鼻子,將對方的人用鼻子一卷,然後大頭朝下,很磕上幾下,最後再放在自己的大屁股下,用力一坐"

這小象雖然沒有成年,但是卻也已經有二三百斤的重量.它這一屁股下去,雖然坐不死人,但是最起碼也要將對方肚子里的東西全都坐出來.

福爾多的手下雖然街頭混過.但是奈何雷歐小公爺的小弟們卻是精銳的皇家禁衛,交手之下,那強弱立分.

只是片刻的工夫,就將福爾多和他的手下全揍翻在地.

雷歐小公爺更是逮到了福爾多那胖胖的臉,不會絡了自己的手,拿出當年和阿爾摩哈德人談判之時打黑拳的勁頭,對著他一頓胖揍.

直打的福爾多鼻青臉腫,殺豬一樣嗷嗷慘叫.

一直等到小公爺過足了癮之後,那城衛這才接到消息,跚跚然地趕了過來.

以小公爺的個性,豈會被人抓到.當即呼哨一聲,帶了手下們,進行戰略轉進.

衛所的官兵到了現場,看到倒了一地的傷者,再看看絕塵而去的雷歐眾人,也是無計可施.最後只的依著規矩,將報社的傷者和福爾多眾人帶回去問話.

大隊衛所官兵浩浩蕩蕩的押著兩幫人往衛所的總部而去.

奈德爾城的百姓今天算是見了稀罕,先是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紅衣主教當街被人給狠揍了一頓.

那可是紅衣主教,能讓一方總督都客客氣氣迎接的大人物,奈安幾百年來,什麼時候有過紅衣主教蒞臨過. 而現在,奈安不光有一個慈悲為懷的教廷聖女希爾梅莉婭小姐,不畏艱難的來到奈安傳播教義,造福奈安百姓,這幾天更是又來了一個教宗的欽差,奈安人都暗想:難道父神的榮光真的要照耀到奈安這個旮

了?

希爾梅莉婭主教在奈安的聲望那可是好的沒話說,奈德卓城內不論是誰提起來,都要先贊美一句的.

奈德爾城的人可是親眼看到,在奈德爾圍城的關鍵時刻,就是這位年輕美貌是希爾梅莉婭主教親自守在城頭上,不畏危險的和敵人邪惡法師戰斗,用一招如同神跡一般的輝煌聖術,戰勝了吞噬靈魂的黑法師.

這一段故事經過藝術加工之後,更是稱為酒館里靠賣唱掙錢的吟游詩人們的保留曲目.

聽完了那一場驚心動魄的聖魔大戰之後,喝的醉醺醺的酒鬼們還不忘舉起就被高喊一聲"贊美父神.贊美希爾梅莉婭主教."

希爾梅莉婭在奈德爾城內的人氣飆升,已穩穩和來奈安扶危濟困的長公主殿下並駕齊驅.

當然,不光有歌頌希爾梅莉婭主教的一個曲目,同時在奈德爾城內流傳的,還有歌頌長公主殿下和阿黛兒小姐的曲目,甚至還有一個贊美雷歐小公爺英勇無畏,聰明睿智,英俊瀟灑,玉樹臨風,樂善好施,胸懷廣闊的頌歌.

這些長篇頌歌原本都是自性的.依靠各位活躍在酒館和妓院的吟游詩人們自我揮,其中為了吸引聽眾.多掙幾個銅板,未免沒有一些脫離了高級趣味的東西.

執行捕風捉物,輿論監察任務的風險投資公司很快覺了這些東西.雖然那些暗探們也是聽的心曠神怡,但是涉及到自己的老板和老板娘們,這些密探們也急慌慌的上報給貝倫.

貝倫又急慌慌的上報給洛林.他們可都知道,風險投資公司的總凹《洛林爵爺,可是一個睚眦必報卻有很怕老婆的小心眼,這種上司可是最可怕了.

洛林在知道這些東西之後,當即拍板決定,堵不如疏,百姓有充分享有娛樂的權力嗎.

對于這些民間三俗藝術,要由官方來進行正確的引到,使之具備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從而來教化百姓,純潔人心,達到提高民眾素質的目的,等等等等.

一番話說的是義正嚴詞,有內涵有深度,充分體現了洛林總督作為一個時刻想著帝國和百姓的成熟政治家的胸懷和水平.

貝倫當即就表示傾佩,捂著嘴差點吐了出來,而列席會議的雷歐公爺這時才現,雖然自己跟著洛林已經學有小成.但是比起洛林來.還差的很遠.

洛林當即拍板決定,要由奈安宣傳部門頒布官方版本,對這些職業吟游詩人進行培,今後在各種娛樂場所,只能演唱這些洛林總督夫人的欽定版本.

洛林總督為此重金聘請了數位專家,由宣傳部門領導,很快版本了官方版本,雷歐小小公爺還于百忙之中親自蒞臨指導了專家組的工作,親自為《歌頌雷歐》《永生不滅的帝國頌歌雷歐殿下之歌》《升飛鷹公司之旗》等膾炙人口的歌曲作詞.

此外,還會有宣傳部門和衛所官兵組成的檢查小組進行不定期抽檢.暗里還有風險投資公司的密探們偷偷監視.

但凡有人不遵守宣傳部門規定的.將有主管部門直接帶回去導,進行突擊培,直到讓他唱什麼都是官方的樣板段為止,才算合格.

此項政策一出,奈安的娛樂業自是一片繁榮,就連吟游詩人們招攬顧客的話都變成了:"晚上唱點政府不讓唱的."

在洛林總督對吟游詩人賣唱事業的親切關注之下,關于凱瑟琳,阿黛兒和雷歐的頌歌,除了在官方場合和上流社會活動之中,就再也沒人唱了,只剩下希爾梅莉婭的那一段.

盡管和洛林勾搭到了一起,但希爾梅莉婭確實是教廷內為數不多的正直善良的主教,對平民百姓很是關懷,經常會深入基層,所以很得

.

在奈德爾城一戰中,奈德爾城內神殿的眾多牧師們也紛紛走上戰場.在奈德爾的城牆上和敵人戰斗.

對于這些在為保口,而出生入死的人,奈德爾百姓都是心懷感激

對教會這些人,底層的民眾對教會的好感度是最高的,越是高層見到的真相越多,知道教會內那些齷齪的事情,對教會的好感就越低.

但在奈德爾之戰之後,大家現這些牧師們還是干點正事的,對他們的態度就好多了,就連今年奈安教會收到的捐款總數就比往年多了兩成.

當奈德爾百姓見一個穿著華貴的紅衣主教在街頭被一群人圍起來群毆的時候,圍觀的群眾可是十分訝異的,紛紛打聽生了什麼事情.

衛所官兵押著報社的人和巡查紅衣主教的人走過大街的時候,引得大街上的百姓紛紛側面圍觀.

還有衛所的士兵的熟人大叫著打聽生了什麼事情.

福爾多鼻青臉腫,原本就肥大的腦袋現在被更是被打的紅腫了起來.洛林和雷歐下手可毒著那.

兩個同樣被禁衛軍下狠手揍得臉都看不出原樣的手下扶著福爾多,但福爾多還是一路哼哼吆吆的.

他活到現在何曾受過這種罪.就是在教廷總部,也是因為自己後台硬.行事肆無忌憚,現在居然被人在大街上堂而皇之的打了一頓,福爾多心里的火氣都能嗓子眼里面噴出來.

福爾多一邊嘿吆嘿吆的喊疼.一邊不住的咒罵,先是咒罵報社的人員.他網砸了報館,報社的人自然是不願意的,也指著他的鼻子對罵了回去.

別看福爾多是一個紅衣主教小看身份也是個大人物,但報館的高層可知道自己的老板是奈安最大的老板,既然敢登那種文章就不怕他這巡查主教,再幫人吵的熱熱鬧鬧,衛所的軍官手里接到這個燙手的任務,心里正在煩躁,聽著兩幫人沒完沒了的對罵,不耐煩的高喝一聲:"閉嘴."

福爾多仿佛被戳到了肺管子.對著衛所的軍官跳腳大罵道:"你讓我閉嘴,你敢讓我閉嘴!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像你這種小螞蟻.我動動手指就能碾死你,你還敢讓我閉嘴.你們這些混蛋跟他們一樣,都是一群吃干飯的笨蛋,我可是教廷總部的紅衣主教,你們總督見了我都的客客氣氣的,那麼多人打我們,你們卻一個人都沒有抓到,你們披著這身皮到底是干什麼吃的."

福爾多再牛,那也是在教廷總部和教會系統里面,衛所的軍官才不把他的威脅當作一回事,但也知道自己也不能主動招惹這個蠢的跟豬一樣的主教.

軍官心里暗道:還紅衣主教.連幾個街頭小流氓都打不過,人家希爾梅莉婭小姐那才是真正的主教.

心里越鄙視這個只會狂叫的紅衣主教,軍官干脆把頭一掉,不在搭理他,任憑福爾多在那里亂吼亂叫.

福爾多看周圍的衛所官兵都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只感到自己的火越來越大,尤其是街道兩邊指指點點的圍觀群眾,聽著周圍百姓竊竊私語的聲音,福爾多想起上午的那個該死的報道,越覺得這都是在嘲笑他.

尤其是福爾多平常虧心事做的不少,饒是他已經被打的和神典一樣厚的臉皮也感到承受不了.

福爾多沖著前面的軍官大吼道:"你過來,快給我過來."

軍官翻了個白眼,無奈的轉身走到福爾多跟前,板著臉說道;"大人,又怎麼了?"

福爾多急道:"一點眼色都沒有.還不快去跟本大人找輛車來."

軍官眯起眼睛不耐煩的膘了福爾多一樣,道:"我們衛所可沒有馬車.囚車倒是有不少,大人您要嗎?"

福爾多身邊的侍衛大怒道:"混蛋.你敢這樣和大人說話,信不信我們大人扒了你這身皮,把你送惡魔島上去."

軍官眯起眼睛說道:"聚眾打砸報社.入室搶劫,毆打平民.損毀私人財務,還是先管好你們自己吧."

然後眼睛里凶光一閃,惡狠狠的說道:"這里可是奈德爾城

福爾多身邊的侍從都是一窒.互相看了兩眼,最後乖乖的閉上嘴巴.軍官可說的很清楚,這里是茹曼帝國的奈安行省,掌管這里的可是前途無量的帝國名將洛林伯爵,還有茹曼皇室的長公主和皇位繼承人坐鎮這里.

他們在奈德爾城內鬧事,怎麼說也是薄了奈德爾城主人的面子,要是別人也就算了,可這里的一個比一個後台硬.

別說是一個紅衣主教,就是一個真正的大樞機來了,也得客客氣氣的.

福爾多自然是不怕軍官的話,他來奈安只是一趟公務,就是達不成目的,走人就行了,離著奈安遠遠的,誰能把他怎麼樣.

可是那些手下們卻怕了,這些奈德爾人雖然看起來都是一群鄉巴佬.可是窮山惡水出刁民,這些人可著實是凶悍的很,剛才在揍他們的時候,手法熟練,下手狠毒,現在想起來還心有余悸.

衛所這些人要是真切他們生豬肉,關進小黑屋把他們收拾一頓,搞個刑訊逼供什麼的,這是人家地頭.他們挨了也是白挨,就跟剛才狠揍福爾多的那一大一小兩個蒙面怪客一樣,人家打完了就跑,福爾多再怎麼狂喊亂叫,還不是連人家是誰都不知道.

扶著福爾多侍從勸福爾多道:"大人,算了啊,您和這些小人物犯不著生氣,平白墜了你的身份,咱們馬上就倒了,你身上有傷得趕緊治療,要是再這里等馬車,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這里鬼天氣,也是再把您吹病了怎麼辦,快快,多來兩個人扶著大人."

福爾多轉念一想也對,看這些奈安刁民的態度,指不定還真敢把他在這里晾上大半天的,附近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他這個狼狽的樣子,要是傳回了教廷總部那得被人嗤笑一輩子.福爾多的老臉再厚也架不住.

當下臉一沉,不滿的說道:"走,快走,等見了你們總督,我耍向他投訴這些玩忽職守的混帳兵痞."

軍官背過身去一撇嘴,心里暗道:活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四百四十八章隆重的歡迎儀式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 記者惹不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