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 記者惹不得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 記者惹不得

倡爾多存毒急點下,揮著拳住地大聲響

洛林看了急忙在旁邊安慰,道:"福大人,您別生氣.我去和他說幾句.消消火,這樣對身體是很不好的

福爾多叫了半天,卻現對面的那人根本就不答理自己,只得強壓怒火,恨聲叫道:"好,伯爵,我就給你這個面"

說著,又氣沖沖地坐了下來.

洛林走過去,和帕理低聲商量了一番.然後又走了回來.

他低聲抱怨道:"福大人,您真是太魯莽了.據聽說那家報社可也是很有背景的.還是某位元老院貴族開的.而且聽說那個家族還跟某位紅衣大主教有聯系的.這里面可是很麻煩的

"和某個紅衣大主教還有聯系?"福爾多頓時一驚,他仗著自己的教廷背景並不在意世俗的法律小但是萬一得罪了某位紅衣大主教.只要對方嘴一歪歪,自己這一輩子可就再也別想要往上爬了.說不定還要調到野蠻的吃人生番部落里傳教.

他的氣焰一下子也消了許多.坐在那里沉默不語,臉色不住地變幻.一會青,一會兒白的.

洛林看了,繼續道:"不過大人,您也不過太過擔心了.我網刊好說歹說,帕理這才答應,讓您先回去休息.您看您是不是"

福爾多遲疑了一下,回頭看了看四周,道:"那我的手下".

洛林想了下,面露難色,道:"他們,他們最好還是在這里呆上幾天."

福爾多拂然變色,道:"這怎麼行,他們可是我的"

洛林輕歎了一口氣,耐心地解釋道:"畢竟你們是打砸了人家的報社,現在還被他們給告了小哪怕是做做樣子也好.否則我也不好交待"

他頓了一下,看著福爾多的臉色,又急忙道:"不過我保證讓您的手下在這里絕對是舒舒服服的.不讓他們受一點兒的委屈."

福爾多不禁冷哼了一聲.

洛林看出他的心思松動,當下又是說了一大堆的好話.

福爾多在洛林的好言安慰之下,這才感到氣消了許多.但是面對著那一臉正義,號稱要"稟公執法.的衛所官員,還有報社那些被他們揍的同樣鼻青面腫的家伙,心中知道這件事情不是那麼容易了結的.

他原本以為,只要是有了一個好的靠山,然後就可以依仗著權勢.為非作歹,為所欲為,踐踏世間一切的法律與秩序.

但是直到這時,他這才現,原來出了梵帝諾城之後,自己連個屁都不是.人家這邊可是一直叫喊著要**律的.

法律

福爾多剛剛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還在心中小小地震動了一下.因為這玩藝兒自從當年爬上那位主教大人助理的個置之後.已經好久沒有聽到過

雖然不知道奈安城里這些官員們口中說出的所謂"法律"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卻也說明,他們根本連甩都不甩自己.

再加上,他那胖乎乎**上傳來陣陣疼痛,有些部位都已經青紫了.

雷歐小公爺身為茹曼第仁號太子爺,貴族中貴族.因此上,像是殺人放火,打架斗毆之類可是從新手村就要開始學習的基本功.

再加上,他跟著洛林混也不是一天兩天的. 從那比《蔡花寶典》啊,《九陽真經》,《九陰真經》,《小李飛刀》《如來神掌》《少林七十二絕技》等等一系列武學經典全都加起來.還要牛叉上一千倍,好上一萬倍的千古第一武學秘籍 一《城衛執法操作實務手冊》中學的黑拳可是相當的到位.

行動短快捷,連環式動作一次性做完,不留尾巴.動作乾淨利落.不帶絲毫的遲疑,而且還"意無雜念."不考慮自己會不會把相對人弄傷,完全達到無敵無我的忘我境界.

要知道這種境界可是相當的厲害.

想當年,排名在百曉生兵器譜中第三位的,號稱小李飛刀,例不虛.的李尋歡大俠縱橫江湖,揮刀問情之時,到了最後也只是達到了"手中有刀,心中無刀"的境界.

比起百年不遇的武學奇才雷歐小公爺的這種境界來,還是大大地差了一個檔次.

而且雷歐打架的時候,牢記洛林的教導,專挑了人體上像是鼻子,眼睛,大腿根,之類柔軟肥嫩,不會絡手的部位下手,只要一拳下去.肯定是疼的痛不欲生,哭爹叫娘.嗷嗷慘叫.

福爾多剛剛激動之時,還沒有顯露出來.此時一休息,定下心神之後,頓時感到全身上下痛的極為難受.

要不是因為當著眾人的面,福爾多生怕出丑,幾乎都要當眾呻吟起來.

而且眼睛被揍的青紫,現在也腫了起來.什麼東西也看不清楚.鼻子也是歪到一邊,怎麼樣也止不住血.最後他也實在沒有辦法,只得點頭同意.

洛林爵爺好人做到底,親自將他送出來,又用了自己帶著"標志的豪華馬車,將福爾多送回到城中的大教堂,又很是囑咐了一番,要他安心養傷.

而且洛爵爺對于生在自己治下的.這一起襲擊教廷特使的惡性案件很是憤慨.

他老人家換了胸脯,向福爾多巡查主教保證,一定要抓到那些膽大包天,居然敢動教廷特使動手的凶手,而且絕對絕對絕對"要嚴恁不

他老人家一直是溫言安慰,直到福爾多情緒穩定下來,這才告辭離開.

福爾多當初只是見過雷歐一面,而且還是小公爺盛裝出席的歡迎儀式.在那時小公爺被幾個女人打扮的跟個花孔雀一樣,又是擦白粉,又是帶蕾絲假領,要不是洛林攔下來,那幾個女人差一點兒就給雷歐帶上個假了.

縱然是那樣,雷歐也被她們打扮的跟個洋娃娃一樣,根本著不出本來面目.

而且,福爾多再怎麼官迷,想要大拍茹曼帝國太子爺的馬屁 但是他跟一個十歲的孩子,又能交流出什麼東西來.

再加上,剛一開戰時,他就被小公爺左一招"天外飛仙"右一招

天馬川訃奉准的矛比地熱在眼睛卜面喪失了戰斗力,也失去了觀察的能力.

因此上,福爾多盡管挨了一頓胖揍.但是以他的智商,縱然是再給他兩個腦子,他也不會想到動手揍他的罪魁禍,就是眼前這個道貌岸然的家伙.

福爾多聽了洛林的細心安慰,突然現洛爵爺居然如此的仗義,當下感激涕淋,又不顧自己的傷疼,親自將洛林送出了門外.絲毫也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那個人渣給賣了.

回去之後,向著教堂中的眾人.還不住地夫聲稱贊洛林爵爺的公正

義.

大教堂中的本地人聽了,卻全都不禁面面相覷.

一個胖乎乎的小流氓,喜歡打群架.而且下手又黑又狠.還帶著一個同樣壞透的了小小象.除此之外.帶著的手下一個個全都武藝高.

這幾個因素一加起來,那個胖乎乎的小流氓是誰,簡直就是呼之欲出了.

因為,在這個城里有誰不知道雷歐小公爺留下的傳奇故事啊?

無事生非,到處為非作歹.

"偷張家的雞,摸李家的狗.再到趙家,打他們家的小盆友"而且從不離身地帶著一頭小象這麼有個性的標志性寵物.

更何況,他老人家還曾經因為公司被人勒索,大動肝火.帶著手下的小弟們,砸過無數間奈安政府部門辦公室,最後拍拍屁股輕松地走路.不帶走一絲的云彩,只是在人間留下無數傳說.

盡顯了茹曼第,太子爺那到處耍流氓.充滿了王者霸氣的絕世風采!

但是誰又有那咋.膽子敢告訴這位紅衣巡查主教大人?

且不說自己的頂頭上司一 希爾梅莉婭紅衣主教跟著小公爺的關系親近,也不說東廠錦衣衛那個特務組織是何等的可怕.

就是說,這個死胖子一進來,就跟眾人喊打喊殺,要在自己這些人中.挑出一個像殺雞一樣的宰掉.就足以讓大家沒什麼好感.

縱然不能在給他端過去的茶水中摻砒霜,老鼠藥之類價格便宜量又足常規性藥品.但是不在里面多吐上幾口濃痰.攙點貓尿狗屎什麼的.怎麼對的起自己?

在這種情況之下,大家只會躲在旁邊看他的笑族,又怎麼會告訴這個福爾多大人,你丫的真是一個被人賣了.還要幫著數錢的傻

福爾多手下的侍從們全都被城衛扣下.只有他一個人回來,而大教堂中的眾人也因為他早上的那一番凶相畢露的言語,對他沒什麼好感,全都躲的遠遠的.

因此上,福爾多只得是一個人過了一個孤孤單單的夜晚.再加上身上的傷疼,福爾多不禁倍感淒涼.

只是當抽摸著懷中那一份跟傳說中的"尚方寶劍.一樣的任免文件之時,這才感到心里安定了一些.

在爬上床去,臨睡之前,福爾多還在心中暗暗地了一個可怕的誓言.等過些日子,將希爾梅莉婭攆下去,自己當了本地的紅衣主教,一定動用宗教裁判所那支可怕的力量,給那些人一個終生難忘的教.

就連,就連那個奈安的小白臉總督一洛林伯爵也不例

雖然他確實是幫了自己,但是正因為這樣,才更加要收拾掉他.

更何況,他還看到了自己狼狽的樣子,這是絕對不能容忍

福爾多越想越來心,最終躺在床上.臉上帶著一絲可怕而猙獰的笑容.心滿意足地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早上,福爾多醒來之後.睜眼看到房頂上的貼花,這才意識到.昨天夜里那些美妙的東西.原來都只是一場夢.

他現窗外的太陽已經早早地就升了起來,不禁有些生氣,原本這個時間,那些仆人應該叫醒自己的.

福爾多躺在床上叫了幾聲,卻現仍然沒有人進來,這才想起,自己的那些手下昨天已經被抓進了城衛所里,沒有放出來.

他歎了口氣,只得自己一個人從床上爬起來.

因為沒人服侍,再加上一身的傷疼,穿起衣服來,很不方便.所以當他穿好衣服從房中出來,已經耗廢了不少的時間.

福爾多起來之後,又在旁邊的仆人帶領之下,走向餐廳.此時不少的神甫牧師都已經吃過早餐,從那個吵雜的大餐廳里出來.

他們看到福爾多向這邊走來,當即紛紛退到一邊,恭身行禮.

只是令福爾多感到奇怪的是小那些低級的神甫們雖然表面恭敬,但是眼神中卻是充滿了好奇.而且等他走過之後,那些人還聚在一起,不住地竅竅私語,議論著什麼.

福爾多也不答理他們,只是帶著居于上位者特有的驕橫,越加高傲地揚著頭,從旁邊走過.

福爾多假裝什麼事情也沒有生,來到餐廳,施施然地坐了下來.

此時一名神甫端著餐盤走了進來,將那餐盤放下,然後揭開了嶄亮的蓋子,恭身一禮,道:"大人,您請用餐."

福爾多抬頭看了一眼,卻見是昨天向自己效忠的菲多,當下低哼了一聲.

他拿起刀叉網要吃飯,但是隨即眼珠一轉,又放了下來,道:"菲多,您也坐下.我問你一件事情.你們這里一直都是這麼亂嗎?那些個狗屁報紙胡說八道,你們總督大人也不管管?"

菲多道:"您耳能不知道,在我們這里,這些小報全都是漫天亂飛的.為了賺錢,他們一向是什麼聳人聽聞就說什麼.您不用太過在意的

福爾多冷哼了一聲,用食指的指節用力地敲著桌子,道;"不在意?我怎麼能不在"

菲多想了一下,然後道:"大人.這些個報社記者全都跟狗崽子一樣無孔不入.

您要是不理他還好一些,只要一答理上.被他們給咬上了,那可是要入骨三分的.

我們奈安這里有好幾位大人都是被他們給咬的遍體鱗傷的.縱然是政務官安格斯身上也沒少他們的撓痕. "政務官?奈安行省的政務官?這可是相當于紅衣主教助理的高位啊.怎麼?連他也被那些狗崽子們給咬過?"福爾多頓時大為驚奇.時.福爾多聽到有人炮跟自只樣,頓時覺的心情卻蘋一燦六

他看了菲多一眼,頗有些埋怨的道:"這些話,你昨天怎麼不告訴我?"

菲多苦笑了一下,道:"本來昨天您要去砸報社的時候,我看您在氣頭上,在旁邊仗著膽子,想要勸上您幾句的,但是後來卻被一位大人給拉到一邊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涼了自己的屁股.

福爾多看在眼中,立時明白過來,這個菲多當時想勸自己的時候,肯定是被自己的某個侍從給揍了.

他所余不多的良心不由小小地震動了一下.心中暗道:見多了各種各樣溜須拍馬的小人嘴臉.實在是沒有想到,現在居然還有這種老老實實,認真替上司著想的人存在

在此同時,福爾多也禁對自己的侍從有些生氣,如果當初那些個家伙不是將這咋.熟知當地情況,而且忠心耿耿的菲多拉開.說不定自己聽了他的勸說,不去砸那家報館,也就不會挨上一頓胖揍,搞的這麼灰頭土臉的了.

他想到這里,頓時又是一陣心頭火起,不由恨恨地道:"你們這里社會風氣居然這樣敗壞.造謠生事,極盡所能.

我回去之後一定要稟報教宗大人,讓他派出宗教裁判所的大制裁者,好好地淨化一下你們這里的風氣."

菲多聽了之後,不禁在心中很是鄙夷地暗笑了一下:淨化風氣,說的好聽.好像是我多為你著想一樣.但是實質上,無非就是一種"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借口.最終目的,只非只是只有自己來耍流氓敗壞風氣,而讓那些人連說話放屁的權力都沒有罷

此時,他的心中卻是肯定跟著洛林才是正確的.但是這些話.他卻並沒有說出來,只是微微地欠身一禮.道:"大人說的是.

我也是覺的這里的社會風氣不好,要好好地治理一下才行."

福爾多很是滿意地哼了一聲,這才伸手拿起了刀叉,但是目光隨即被旁邊的一份新的報紙給吸引住了.

只見上面仍然用那種熟悉的粗大黑體字,極為醒目地寫著:"福爾多主教一怒為妹女,帶人打砸報"

福爾多當即眼前二黑,差一點兒沒昏過去.

"誰來告訴我?這他娘的是怎麼一回"

他不禁怒罵著起來,看著站在面前的神甫,就要將手中的刀叉砸在對方的臉上.好好地泄一下火氣.

但是他看到菲西那張熟悉的面孔,隨即想起.現在自己正是用人之際.當即深吸一口氣,強自平靜了下來.道:"菲多,你能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嗎?為什麼還有這種東西出現,而且還越來越變本加厲起來.難道說我昨天砸的還不夠?他們全都是賤骨頭,要我再砸一回嗎?"

菲多瞥了一眼.然後道:"大人,您昨天砸的是《奈安日報》,他們今天已經停刊了."

福爾多愕然一愣,指著面前的報紙,道:"那這個

菲多探頭看了一眼,從然後道:"大人,今天這一份是《星球日報》的.作者是 克拉克.肯特."注,克拉克,肯特,即人.也就是那個喜歡把紅褲衩穿外面的家伙.

菲多頓了一下,然後道:"大人,本來這些我是不該說的.但是" 福爾多看著他欲言又止的樣子.頓時感到自己一時起意新收了這咋.小弟,是何等英明神武的決定,當下一揮手,道;"沒關系,你跟我說."

菲多看著他的臉色小心翼翼的道:"其實呢,其他人也勸過我.但是我,我這人老實,看不得大人你受了氣"

福爾多看著他吞吞吐吐的樣子,當下更是焦急了.一跺腳,道:"菲多,你就快說"

"是,大人."菲多當下又是恭身一禮.然後道:"您不知道我們這里的情況,這些報館什麼平時看上去競爭挺激烈的,但是一有人踩了他們的尾巴,馬上就調了槍口.一致對外."

他頓了一下,又繼續道:"昨天.您砸了那家報社,一下子就捅了他們的馬蜂窩了.今天十幾家的報社全都出了頭條新聞來罵您.

"都,都來罵我"福爾多又是一陣頭昏,他定了定神,然後道:"他們都罵我什麼?"

菲多遲疑了一下,道:"反正都是挺難聽."

"難"難聽.比這個還難聽.不妨事的,你都來告訴我."

"是,大人."菲多點了點頭,道:"其實這個《星球日報》是說的最輕的.除此之外,還有什麼《奈安郵報》《貝尼河報》《奈德爾焦點》"他們都說大人您因為敵女事件,仗勢欺人,大砸報館.還大鬧奈安城衛所,干擾帝國司法,還有,,還有

福爾多直氣的眼冒金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不住地呼呼喘氣.那聲音響的就像是鐵匠鋪的風箱一樣.

菲多看了,當下住口不言.

過了好一會兒,福爾多這才緩了過來,嘶聲道:"還有什麼?怎麼不說了.繼續給我說下去."

菲多看著他的臉色,囁嚅了幾句什麼.

福爾多鐵青著臉色,厲聲喝道:"說.給我"

菲多吞吞吐吐地道:"不知怎麼回事.還有幾家報社他們還把大人您以並的事情給搜出來了.說您沒什麼本事,就是靠了溜須拍馬,靠著一位夫人的裙帶關系,行賄收賄這才爬上來的"

福爾多頓時氣的眼前黑,就感到腦子里的血管突突直跳.肥大的臉頰不停的哆嗦,被打得一片青一片紫的肥肉**的顫動,最後他再也忍不住了,惱恨的在桌子上重重的一拍.

震得桌上的餐具叮當直

周圍服侍他的祭祀們都嚇了一跳,然後情不自禁地後退了小半步.惴惴不安地的看著這位教廷總部來的大人物.

福爾多咬著牙說道:"備車.我要毒總督府."

一名侍從趕忙應了聲"是"然後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因為帶來的手下還在衛所總部里被關著協助調查

此時,看到他氣哼.享的站了起來,周圍的神殿祭祀們趕忙低下頭,眼睛盯著地面,就像是要看出地板上螞蟻的公母一樣.

福爾多本人雖然不知道把他打成豬頭的人是誰.可神殿里面的人.就連燒火做飯小孩子都知道,弄的他福爾多丟人現眼的,就是在整天活躍在奈德爾城,喜歡打雞攆狗,整天上竄下跳,那里有熱鬧就往那里躥的茹曼帝國未來的皇帝陛下雷歐小公爺.

雷歐這個小正太本身就長的白白胖胖,可愛的一塌糊塗,要不然雷歐以前也不會過的那麼淒慘,總是被那群腐女給蹂躪來蹂躪去.

況且這個雷歐小公爺又沒架子.出門從來不淨街回避什麼的,而且買東西也都給現錢.

而凱瑟琳長公主殿下來奈德爾,實際上目的只來看好自己的奸夫.

一來,是怕阿黛兒那個狐狸精玩自己的管理層收購,將一個人將洛林給獨占了.萬一要是她勾引著洛林一起私奔了,自己可是吃大虧了.

二來,通過茹曼城怡紅院捉奸事件之後,對于洛林也是加緊了提防.防止他再在外面沾個花,惹個草什麼的.

但是這些屬于皇家秘聞的東西又有幾個人才能真正知道?

在對外的官方宣傳當中:凱瑟琳長公主殿下到這里來,主要的任務就是扶貧幫困,救助失學兒童來的.

因此上,茹曼人對這兩位皇室成員印象都很好.

最關鍵的是,奈德爾圍城戰當天.風險投資公司的那些一身黑衣的奇怪隊伍,可是堂而皇之的從奈德爾城的大街上沖過,到處搜捕內奸.折騰的整個奈德爾城雞飛狗跳.

大家都知道洛林總督或者說是凱瑟琳長公主殿下,手里有這樣一群無孔不入的密探們.

甚至傳說奈德爾城里大官們昨天晚上在被窩里說的悄悄話,第二天都會送到洛林總督的案頭上.

這樣一來誰不害怕,奈安神殿里的這些祭祀們可都很清楚,福爾多這個混蛋被搞的灰頭土臉了,他拍拍屁股就走了,回到教廷總部去,接著當自己的紅衣主教去.

可他們這些祭祀是要呆在奈安的,還要在這里混飯吃.不管是洛林還是希爾梅莉婭,再或者凱瑟耕長公主殿下,只要是伸伸小指頭,就有一萬種方法輕松的讓自己回歸到父神的懷抱當中去.

祭祀們裝作看不到福爾多主教起身的樣子,只有一個菲多趕忙走上了扶住福爾多的臂膀,送他一路穿過廳堂,來到大門口登上等候的

車.

福爾多剛一走出大門,就見一大群人已經一擁而上,將自己牢牢地困在了人群當中.

福爾多以為有人前來尋仇,當即大驚失色,網要調頭逃走.

這時卻聽那些人紛紛高聲地大叫了起來.

"福爾多主教,您對于鼓女緋聞案,有何看法?"

"大人,您為什麼打砸《奈安日報》?請問您的理由是什麼?.

"大人.《貝尼河報》報導說,您是靠了瑞羅斯伯爵夫人的關系這才的跡,請問您對此有何評論?"

"大人,"

福爾多聽了他們的大叫,這才醒悟過來,原來這些家伙都是報社的記者.看他們吵吵鬧鬧的模樣,確實是就像是一群狗崽子一樣.

他看著這些記者們,當即又是火往上撞,面色鐵青,情不自禁地就舉起了拳頭,就要揮拳相向.

旁邊菲多忙將他的手攔了下來.低聲道:"大人,使不得的.他們這是在故意激怒你."

福爾多頓時冷靜了下來.

他這才注意到自己面前那個記者已經是一臉興奮地做好了挨打的准備.現在看到自己不動手,反而是失望之極.

福爾多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心中暗歎:還好菲多提醒的早,不然自己就又上了當了.

福爾多看著四周湧擠不動的人頭,猶豫了一下,低聲道:"菲多,那現在咱們怎麼辦?"

菲多想了一下,道:"大人.不管您再說什麼,他們都是會抓您的把柄,你只要不理他們就行了

福爾多當下冷哼了一聲,重重的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

菲多一邊高聲大叫:"讓一讓,讓一讓

一邊奮力地在人群當中擠開一條通道,然後將福爾多送上了馬車.

福爾多坐上馬車,還不忘抓住菲多的臂膀,道:"以我看來,奈安的神殿系統真是問題百出,這些祭祀長們都不稱職,非得好好整頓一番不可,菲多,你多用點心,只要你把奈安的問題講清楚,會有你出頭的日子."

菲多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深深的一彎腰,道:"是,大人."

福爾多道:"走,我倒要去好好問問那個洛林,這都是怎麼搞的?.

車夫一甩馬鞭,帶著神殿標識的馬車走上奈德爾的街道,駛往總督府.

一路上福爾多在心里盤算著,等見到了洛林要怎麼質問他,他一咋.教廷總部的欽差,每次到了地方上總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地方的那些大員那次不說陪著笑臉小心的應付著他.憑什麼到了奈安這里就這樣受氣.先是被人罵了,後來更是被人打了,到現在連打他的人都沒抓到,福爾多心里憋著老大一口火氣,他洛林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一個小小白臉嗎.

網拐過街口,還沒等馬車到總督府門前,車夫一勒缰繩停了下來.

然後跳下來拉開車門對福爾多說道:"大人,我們到了."

福爾多抬頭看了一眼百十尺外的總督府大門,驚訝的說道:"你胡說什麼,還沒到門口,你想不想吃這碗飯了,一點眼色都沒有

車夫一躬身,為難的說道:"大人,這是咱們這里的規矩,馬車只能到了這個街口,要是再往前一步.那些看門的士兵就要放箭了

福爾多不可置信的大叫一聲:"什麼?他洛林好大的威.

福爾多心里暗道:這豈不是耍我像個小小人物一樣走過去.

作為一個大人物,福爾多也一直很享受口川遼個大人物的身份.以往拜訪那此貴族高官.那次不是有洲前,由主人家親自迎接進去的.

而現在,居然他的馬車居然連洛林總督府的大門都不能靠近,這讓一直以為自己是個大人物的福爾多心里感到一陣屈辱.

他當即大怒道:"把車趕緊去.就說是我來了,看他們誰敢攔你

車夫一臉駭然的表情,驚慌的擺著手連連後退,道:"大人,您饒了我吧,這可是洛林總督大人的命令,我要是過去了,他們可真放箭.我還有一家老小要養."

車夫看樣子急得都快哭了起來.

在由黑暗法師普拉的帶領的武裝份子襲擊了總督府之後,洛林和凱瑟琳就下達了這個新的命令,除了洛林一家人的之外,其他車輛到總督府大門前的路口就要停下來. 總督府門前的路口也很繁華,各種車輛在這幾條大道上穿梭不停.福爾多的馬車一直停在這里.很快就引起路上行人的不滿.

他們才不在乎車上的是什麼大人物那,紛紛指著福爾多大罵:"干什麼那,還不快走開."

"滾蛋,滾蛋."

"再堵著路老子揍你丫的

福爾多聽得大怒了起來,臉一黑凶戾的說道:"反了天了,給我上

等他說完了這才醒悟過來,他的那些手下們都還在衛所里面關著那.現在可就他孤身一個人.

看著被他堵住的馬車上的人面色不善.有的車夫甚至跳下來在擼袖子,

福爾多網在奈德爾的大街上被人揍了一頓,此玄看著周圍人的樣子.他一下又怕了起來,他這紅衣主教的金字招牌在奈安看起來可不頂用.這些人要是按著他再狠揍他一頓.他還是白挨.

其實要是福爾多真吼上一嗓子:"老子是紅衣主教

周圍的人還真不敢上前.

只是福爾多本身就是個色厲內薦的家伙,自己一點本事都沒有,這種人就是這樣,平常看著是個大人物.其實只是靠著關系和耍嘴皮子爬上去的,根本就是一只紙老虎.因為心虛就越是表現的強勢,真要是狠收拾了他,他立玄原形畢露.

洛林和雷歐那一頓打可是打的他刻骨銘心,時刻想起來都是一個哆

的.

看著周圍氣勢洶洶的路人,福爾多自己先怯了,低聲嘟噥一聲:"我不和你們這些鄉巴佬計較."

福爾多氣呼呼的從馬車里面跳出來.孤身一人走向總督府的大門.

這時福爾多才現這座雄偉的總督府戒備森嚴,高牆上面站著一排甲胄鮮明的士兵,手里端著硬弩注視這下面的街道.

總督府大門口分兩列站著幾十名士兵,锃亮的鎧甲,鮮紅的披風,手按在武器上冷眼看著眼前的街道,一種肅然的殺氣從他們身上升起.

透過總督府敞開的大門,還能看到里面帶著武器的士兵走來走去.

福爾多饒是見慣了大場面,還是被這種肅殺的氣氛給震了一下.

抖了抖自己華麗的長袍,福爾多拿出一咋.主教的高傲的姿態,微昂著頭,邁著四方步,帶著莊重的表情走近大門.

還沒等他到跟前,在大門值守的禁衛軍士兵舉手示意他停下來,手按在劍柄上,板著臉問道:"止步,報上名來."

福爾多哼了一聲,徑直往前走,

禁衛軍士兵臉一寒,刷一聲將長劍抽出來半截,後面的禁衛軍士兵則將垂地的弩箭微微抬起.

自從雷歐在總督府內被襲擊了之後.禁衛軍可是引為大恥,現在對總督府和洛林一家人的保護都比原來強了三份.

禁衛軍士兵大吼到:"停下來.報上你的名字,不然放箭了

這時福爾多離前面的禁衛軍只有十幾尺遠,看著對面那個士兵殺氣畢露的眼神,福爾多被嚇了一跳,他感到這些士兵們可是真敢殺人.

福爾多停下腳步,板著臉說道:"我是教廷所派巡查紅衣主教,拜見你們大人,讓他出來接我."

禁衛軍士兵上下打量了福爾多幾眼,福爾多現在的形象可一點都不算佳,雖然衣飾華貴,但是配上那張又青又紫的臉,看起來滑稽極了,一點也沒有教廷大人物那種莊重的樣子.

禁衛軍就當著福爾多的面一撇嘴,愛理不理的說道:"預約了嗎?.

"預,預約?"福爾多驚訝的長大了嘴巴,然後一下子蹦了起來.腦門上的血管都跳了出來,指著自己對禁衛軍士兵吼道:"張看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是巡查紅衣主教,是紅衣主教.我要見洛林還要預約!"

福爾多的口水都噴到了禁衛軍士兵的臉上,看著他跟個人猿一樣又蹦又叫,禁衛軍士兵擦了擦臉上的吐沫星子,手握著劍柄提了提,面色不善的盯著福爾多,生硬的說道:"你以為我們總督是誰想見就能見的.那些阿貓阿狗說見就見嗎?我們總督可是很忙的."

戲髏的看了福爾多一眼,禁衛軍士兵慢條斯理的說道:"我們總督每天上午十點鍾起床,晨練之後喝早茶,中午十二點吃午飯,午飯之後睡午覺到下午三點,起來喝下午茶.到下午四點半下午茶結束後在辦公室辦公,五點鍾准時下班回後院休息.

大人公務繁忙,每天時間排的慢慢的,哪有那麼多空閑去見人,想見我們總督,必須預先預約,排好了時間才能見到."

福爾多一愣,心里暗道:這個洛林的日子過的好逍遙啊.

然後才反映過來不對,這個士兵明顯是在消遣他.

福爾多面色猙獰的咆哮道:"你這個小小的士兵也敢這樣對待本主教.你是那個部分的,我要把你扔進裁判所的黑牢里面關上一輩子,不.不光是你,我要把你全家都扔進裁判所的黑牢里面,讓你為今天的行為後悔一輩子,你給我等著."

在高牆上的哨樓里,洛林帶著雷歐和所有的女孩子們,正嘻嘻哈哈的擠在這里看下面福爾多的笑話"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四百四十九章 潛伏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五十二章入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