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招商引資(下)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招商引資(下)

州林眾此日午,沒少聽紋位樞密大幸教在自只的耳邊嘮吼年的年尾一直說到了今年的年頭.

雖然過年時,他老人家以放年假的形式,跑出去很休息了幾天.玩一個泰坦尼克撞冰山了.

吃油條時,也是吃一根扔一根了.喝豆漿,喝一碗倒一碗了.總之過了一個很是舒心的長假.

但是一回來,就現那老家伙笑眯眯地坐在總督府的客廳里面,一邊喝著熱氣騰騰的紅茶,一邊像是守兔子一樣,耐心地等著自己.

想到當時的情形,洛林不由皺著眉頭,苦笑了一下.

他心中很是懷疑教廷這些個老家伙此次前來的主要目的,並不是要調查案件,而是聽到消息,借機跑到這里來買地的.

馬佐維亞看著他臉上的神色松動,當下趁熱打鐵,又急忙道:"伯爵,我親愛的伯爵.我的那幾個侄子跟您真是沒法比,確實是太不成氣了.

他們經常是喝酒打架,胡作非為.害的我沒少給城衛官寫信,老著臉皮向他們求情."

洛林沒想到他此時居然把實話都說出來了,不禁猶豫了一下,道:"可是…"

馬佐維亞道:"沒什麼可是的,伯爵.您就當是我求求您了.把他們弄來這里,沒有家里面的支持,他們也好收斂一些,而且還可以在您的手底下學上一些東西.

不然的話,要是惹得民憤再大一些,我都怕他們哪一天出門之後,就會被老百姓們拿著板磚,從後面拍後腦勺,拍死他們."

洛林愕然一愣,緊接著大笑了起來,道:"大人,放心吧.根據我的經驗,您既然能意識到這一點,就說明,他們在您的教導之下,還不會,或者是不敢做出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不會被拍死在大街上的.

最起碼近一段時間是不會的."

馬佐維亞當下叫道:"伯"

他頓了一下,然後道:"你要知道,我的家族人丁不旺,可就是那幾個侄子,要是他們有一個好歹來,有著二百年曆史的奧斯丁家族可就真的斷絕了."

洛林想了想,然後道:"大人,那你就不的他們落到我的手里面之後,因為為非作歹,結果被我給收拾了?"

馬佐維亞滯了一下,過了好一會兒,不由長長地歎了一口氣,然後道:"伯爵.我總不能照顧他們一輩子.

人總是要長大的.我只能是盡量為他們的前途鋪好道路,但是至于怎麼走,最終還是只能靠他們自己.

如果他們真的不知道好歹,到了這里還犯下事來,那也只能是怪他們自己.到那個時候,我也可以說.我是已經問心無愧,盡了自己的全力幫他們了."

馬佐維亞說到這里,突然也覺的車廂當中的氣氛有些低沉,當下急忙展顏一笑,道:"更何況,我相信,他們雖然有些壞毛病,但是誰沒有年青過,誰沒有犯過錯呢.他們也是一樣的.只是現在一直沒有一個正經的事情做,所以才這樣子的.

如果有個剝情絆住他們,給他們一個可以證明自己的機會,相信他們也會努力的."

洛林敏銳地現坐在馬車當中的其余幾個人也是贊同地點了點頭,眼中也是極為熱切地看著自己,他不由愣了一下.

洛林這才突然意識到,在這個時代,由于生產力低下,不管是干什麼,全都是人多位少,失業率極高.

狼多肉少,那崗個競爭當然也就變得極其激烈,甚至是到了殘酷的地步.

在這種情況下,縱然是一個古老的權貴家族也不能完全給自己的子孫後代全都安排一個出身.

事實上,他們能盡全力給自己家族當中某一兩位傑出的後代按排好位置,讓他們可以繼續保持家族的光榮和權勢,就已經是不錯了.

比如說,一個貴族只生了三個兒子,那這三個兒子當中只能有一咋.在老爹死蹺蹺了之後,繼續他的爵位,而其他兩個就得要自謀職業.

當初為什麼基督教教廷要動聖戰,去進攻耶路撒冷.還不是因為當時人多崗位少,失業率高,結果導至了社會治安惡化,教皇沒別的招兒,只好是用"戰爭.這一個終極**來解決失業率的問題.

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

那人死的,烏殃烏浹的.

為行麼?

還不都是因為失業率給鬧

當那些富裕出來的人都死差不多了,世界自然也就可以重新又安靜下來了.

當年韋小寶韋公爵雖然只是一個小流氓,但是他也知道,要是大家都能吃飽飯,都有錢賭,有女支可以女票.誰還去混天地會,誰還去搞什麼反清複明啊?古往今來,不管是哪一位皇帝,只要是解決了失業率問題,基本上什麼都不用干,很輕松地就可以當上"鳥生魚湯.了.

失業率居高不下,不僅是一個經濟問題,更重要的是一個政治問題.

要是平民家的孩子無事可干,又沒有錢可以讓他們隨便亂糟蹋,于是大家就只好當個宅男宅女什麼的慢慢地熬著,看以後是不是能找到什麼機會.

那些貴族子弟們有權有勢,沒有事兒可干,當然也就會出去打雞攆狗的無事生非.

不說別人,就是雷歐不是每天都是這樣過的嗎?要不是現在當了公司董事長,有正經事情可干.

他不是也是整天打狗攆雞的,招小弟.搞黑社錢收保護費.組織黑手黨,敲詐勒索別人,還利用洛林那個臨時保安的紅袖箍,在板葉丹林里面開過一陣子賭場.各種惡心人的事兒以前可是沒少干.

讓凱瑟琳整天頭痛,而且頭痛完了,還得要跟在他後面,替他擦屁股,收拾殘局.

縱然是以一代長公主之尊,有時候也得要上門給人家賠禮道歉.

但是人活在世界上,沒有誰會甘于平渾渾噩噩地過上一輩子.

他們所需要的只是一個機會.

洛林想到了這里,當下歎了一口氣,道:"好吧,既然您已經這樣說了,我也就沒有其

馬佐維亞當下大喜過望.

洛林又急忙道:"不過大人,咱們丑話說在前面,如果他們要是來到了這里,還是不肯改過自新.仍然是為非作歹,那麼到時候,大人,你到時候可就別怪我無情.少不得要借幾個人的腦袋立一下威."

馬佐維亞一拍胸脯,斷然道:"放心吧,伯爵.這一點魄力,我們還是有的.不要說你了.

如果給了他們機會之後,那些小崽子們仍然是不爭氣,不干正事,作奸犯科,不用你動手.我也會收拾掉他們."

說到這里,他面上露出一絲的厲色,道:"奧斯丁家族不大,但是也有二百年的曆史.我們光榮的傳統,卻也容不下有一絲汙"

洛林當下點了點頭,道:"大人,既然如此,那麼我就放心了."

他看到在坐的其他幾叮,人臉上露出了企望的神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當下笑了一下,然後道:"各位大人,如果你們也有像馬佐維亞大人一樣的心理准備,那麼我也是無話可說.不過我先在這里給大家打一個預防針.

因為南方從開到現在,土地已經賣的差不多了.真的不剩下多少的土地了.如果沒有,各位可別怪我."

眾人對望了一眼,連忙答應下來.但是在此同時,卻也不忘提醒一下洛林爵爺一定記住自己的名字,以免到時候批條子的時候,漏下了自己的名字.

洛林當下也是認真地一一地記了下來.

開什麼玩笑?

洛林爵爺可是冥神之友,專地皮刮的"天高三尺.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他這樣拿捏,又是搞批條權,又是搞緊張空氣.費了這麼大的力氣.

為什麼?

還不是學那些房地產商們的優秀經驗,人為地制造土地供應緊張,制造泡沫.用這種繁榮的假象來迷惑眾人,然後從中間大撈上一筆?

就不說這些人要記他一個大大的人情了,光是那一筆批條子的潤筆費,沒個百八十萬的,你拿得出手嗎?你就是好意思拿出來,洛爵爺也沒臉收

他老人家恐怕說出去都丟人.拿個那一點兒小錢,還不如打叫花子

在場的這些位都是明白人.又豈能不明白這個簡單的道理?

恐怕這一回去,那些錢就要壓得他老人家的手抬不起來

只是洛林答應了眾人之後,突然語氣一轉,道:"各位,我一直認為,土地是保家保命的東西,雖然可以有產出,但是畢竟利潤不高.而且靠天吃飯,變數實在太大,萬一要是老天爺不高興,個水,來介,旱什麼的,大家就只有去啃草根了."

眾人也不知道洛林這是想說什麼,不由疑惑地對望了一眼.

而有些聰明的人則是露出了思付的表情.

洛林將眾人的表現全都看在眼里,然後又接著道:"做為一個生產資料,土地這個東西太過于保守,而且利潤也太過于單薄.我還有其他更賺錢的辦法,不知道各位有沒有興趣?"

眾人臉上頓時全都隱隱露出了不悅的表情.心中暗道:這位爵爺也太黑了吧?還想要從自己的身上再剮一刀?

洛林看了,不由一笑,又補充道:"當然,這個全都是看個人的意願,我並不勉強.不過我預先聲明.就像這一次的土地開一樣,等到別人都了財的時候再跑來,那可就已經晚了."

眾人頓時心中一凜.

他們在當初土地大開前期,也不是沒接到消息,但是卻全都是抱著等等看的態度,等反應過來,這土地可就已經是賣的差不多了.現在不僅是多掏了不少的錢,還要上趕著賠笑臉說好話.就這樣,還不一定就能搞到土地.

馬佐維亞想了一下,然後道:"不知道這個辦法是什麼?"

洛林笑了,道:"搞商業."

"商業?"眾人聽了,不由全都面面相覷.

洛林點了點頭,然後接著道:"這也是我這一次請各位來的原因.先生們,你們也全都是稱雄一方的大人物.手中有的是閑錢,而我有的是辦法.這一次請各位來的目的.就是招商引資.大家一起財.而且還是大"

馬佐維亞笑了起來,道:"伯爵,你已經是夠財了,據我所知,你現在的財產比起巨龍來,都只多不少."

洛林笑了一下,道:"謝謝您的恭維.但是說出來,你們可能不相信,我的目的並不是賺錢."

眾人不由全都愕然一愣.

他們看著洛林,心中齊齊地轉著一個奇怪的念頭:這個流氓倒底是想要干什麼?現在普天之下,誰不知道洛林爵爺刮地皮的手段.就是個螞蟻,他也要掰個大腿.現在居然有臉說,目的不是賺錢?

你當別人都是傻子,任著你忽悠

洛林道:"現在我的商業,我的飛鷹公司雖然在奈安,在東方行省生意不錯.但是卻還還不夠好.

我的目的是,要將公司開遍茹曼,開遍各個國家,開遍整個大6.開遍整個世"

眾人看著他如此放言,全都為之一震.

如果是換另一個人來說這話的話,大家說不定都已經放聲大笑了.但是看到洛林兩眼光,胸有成竹的模樣,他們全都沉默了下來.默默地在心底消化這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開遍整個世"

也就是說以商業的手段,征服整個世界幾!

這是一種何等的豪情,何等的偉業

這曆史上縱然有千古明君,風華絕代,縱橫天下,無人能擋,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可以以武力統一整個世界.

縱然是亞曆山大大帝.那麼一個橫掃天下,驚才絕豔的偉夫君王,他也不敢放言要征服世界.

而現在.他們面前的這個人,卻放言以商業統一整個世界.這比起那武力來,更是艱難了數十倍,數百倍,甚至是成千上萬

但是大家卻是只能沉默以對,好像是要默認下來這個事實.然有種明悟,感到自只好像不經意且參與到了曆史懼竹目那最為關鍵的一

而這一幕也必然會像父神之子與十二聖徒那《最後的晚餐》一樣,被後人永久地記錄下來.

這時洛林突然輕松地一笑,道:"不過.這一切都要靠各位的幫助.而這也是我們此行的目的."

眾人這才恍然現,不知不覺當中馬車已經停了下來.

洛林推開馬車的車門,走了下去,然後轉身向著眾人道:"先生們,我們到了."

眾人魚貫著從馬車上走了下來,頓時覺的眼前一亮.

只見在他們的面前,矗立著一個拙圓形的巨大建築.那建築沒有頂篷,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斗獸場.

里面不時傳來山呼海嘯一般的歡呼和呐喊聲.

馬佐維亞當下拉下了臉來,道:"伯爵,我不得不提醒您一下.斗獸,和角斗士這種血腥殘忍的事情,是被教義嚴格禁止的."

洛林愕然一愣,現馬佐維亞縱然是在這個有求于自己的時候,現有違背教義的事情,仍然是直言不諱,當下心中隱隱對這個老滑頭有了一絲的敬佩之情.

只是還不等他張口解釋,此時旁邊一人已經笑著說道:"樞密大主教大人,您誤會了.這里不是斗獸場,而是賽馬場.我來過幾次,很不錯的.里面還賣馬票

"賽馬場?"馬佐維亞愕然一愣.然後又接著道:"賣馬票?這也就是說賭博了?這雖然並不嚴重,但是和教義仍然有相違背的地方

洛林笑著道:"是的,閣下.這里是我們奈安新建成的賽馬場.因為耕作的勞力嚴重不足.因此上,我們不得不大力展畜牧業.而馬匹則是這個畜牧業的主力.

之所以進行賽馬比賽,就是為了提高品種的優良率,培育出更快,更有耐力的馬來."

"用賭博的方式?"馬佐維亞仍然是有些不悅.

洛林歎了口氣,雙手一攤,道:"大人,我也不想啊.我也想用教化的方法,讓他們知道替我白干活是多麼偉大的一件事情,,呃,呸呸呸,讓他們知道為帝國服務是多麼偉大而光榮的一件事情.

但是您知道那幫刁民都是什麼尿性.

那幫狗崽子比狐狸都奸

只要是沒有利的事情,他們不是偷懶,就是躲滑.再要麼就是直接摞挑子跑路.

簡直就是混蛋之

為了改良,為了展,就得讓他們看到有錢賺才"

旁邊雷歐倒是很不滿,低聲地嘟囔了一句:"你們就讓人活光是知道把東西全撈自己兜里.

又想辦的好,又想做的巧,還要省錢,讓小驢子不吃草,世界上的便宜事兒多了,不能讓你們都給占完了

馬佐維亞一滯.

他想了一下,不情願地道:"你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

洛林笑了笑,也沒說話.

他可是知道,英國人的馬為什麼是世界上最優秀的,就是因為他們當初搞了賽馬會.人們看到其中的利益,在金錢的驅動之下,不需要別人再多做什麼,他們自己就已經是變著法子的提高賽馬的質量了.

而洛林搞出了這個賽馬會,就是為了這個目的.

不僅是有賽馬的,還有"方程式馬車賽,還有茹曼城至奈德爾城,再到君士丁堡五千公里遠程拉力賽.

有了這些,就足以讓牧馬產業展起來,而牧馬產業展起來之後,自然而然的,那勞力短缺的問題也就解決了.

不說別說,僅就是這些日子,奈德爾城的馬匹就已經增多了五倍以上,可謂是天下的名種盡彙于此地.

眾人走進了賽馬場,頓時就被那迎面而來的巨大嘈雜聲給嚇了一跳.

只見那賽馬場上正在進行著激烈的比賽.

在觀眾席上,無數的人在揮舞著手中的馬票,出聲嘶力竭的喊叫聲,替自己的下注的馬匹打氣加油.

眾人在洛林的陪同之下,來到了貴賓薦上,觀看著那賽馬比賽.

有人在興趣之下,也是下了幾筆投注,中間也是有贏有輸.

馬佐維亞看了好半天,終于忍耐不住,在一場比賽的間隙,向洛林問道:"伯爵,你所說的投資究竟指的是什麼?"

洛林一笑,向著眾人一指那比賽場地,道:"飯得要一口一口的吃,事兒得要一件一件的辦.我所說的投資,第一項就是把我們奈德爾城的賽馬賭博給推廣出去

眾人不由全都是一愣."賽馬賭博?.

洛林看眾人不解,當下輕輕地拍手,有侍從當即從一旁搬來了一塊大大的黑板放在了眾人的面前.

洛林指著那黑板上的示意圖,道:"我剛剛說過了,各位都是稱雄一方的大人物.在你們當地也是跺一腳顫三顫的.因此上,我這個賭博,就是借重于各位在你們當地的影響力,將這種比賽推光出去當然其他各種的比賽也全都有,像是什麼足球了之類的,也在這個范圍當中,當然,我們飛鷹集團不會讓各位半干.

像這種脫離了純粹的賭博,有對國力生產有益的事情,我想各地方一定是十分歡迎的."

他轉頭看向了馬佐維亞,道:"為了保證比賽的公正性,我需要向您借助教廷,借助于父神的幫助.自然,教會在里面也會有一定的分潤."

馬佐維亞想了一下,也是對于那其中巨大的利潤,忤然心動.

他可是知道一旦洛林那樣做了,不僅是教廷的高層可以得利,包括各級神甫在內的低層人員也是可以得到一份好處.

如果他一旦拒絕,不說別人.就是教皇陛下也會將他給撕成碎片的.

于是他一咬牙,道:"沒有問.

洛林向他點了點頭,表示感謝,然後又轉頭看向了眾人,最後總結道:"這樣一來,通過比賽,你們就可以很方便地賺上一筆."他眨了眨眼睛,道:"要知道賭博可是最賺錢的."

眾人不由會心地一笑

洛林接著道:"而這個只是第一步,當各地的網點設立之後.形成穩定的勢態之後.我們還將以你們的網點,銷售其他各種貨物."

他一轉頭,道:"抬上來."

這時,旁邊有人又抬出了數樣的東西.

眾人一下子看直了眼睛.

只見上面擺放著,乾淨潔白的紙張,那可是極為難得的.據說只有東方才有.比羊皮紙要好上數十倍,有錢都不一定買得到.

還有一塊巨大透明的玻璃.

而最重要的是,在那塊玻璃之後,還有一塊同樣巨大的鏡子.

那鏡子也是用玻璃制做的.

站在跟前,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臉匕的每一根毛孔.縱然是威林斯的玻璃比起這個來,也是遠遠的不如.

那東西是如此的珍貴,據說一個皇後出嫁時,才有一個巴掌大小的做為陪嫁.

眾人看了,當下眼睛里幾乎都要噴出火來.

有人一挽胳膊,怒聲喝道:"伯爵,這種好事,王八蛋才不干呢!"

洛林當下滿意地笑了起來.

這些日子,飛鷹公司的生意已經是做遍了奈安與東方行省,而且茹曼那邊也是風聲水起.

但是洛爵爺一向是吃人不吐骨頭的,這些東西全都被他老人家大筆一揮,定在了奢侈品之列.賺的全都是暴利.

因此上,雖然現在仍然是日進斗金,但是那市場隱隱有飽和的跡像.洛林又不願意去低價促銷,當然最好的辦法就是開拓新市場了.

現在有了這些人的參與進來,他可以預見自己的錢包可是又要大大地鼓漲到一個新的台階

氣漸暖了,草木複蘇,奈德爾城經曆過兩場小雨之後,越顯得生機勃勃了.自從戰爭結束之後.大量前來買地的人,像是油游的魚一樣,絡繹不絕的湧進了奈德爾城.

不管是貴族自己,捧或是他們的親戚管家等等,這些人帶著大量侍從跟班,本身又都是有錢人,讓奈德爾城的商業比戰前還繁榮了不少.

這點從城內的旅館就能看的出來,網經曆過戰爭,又是初春的淡季,這些旅館怎麼說也該冷清一段的,現在卻是個個爆滿,想擠出一間房間都很難.

要不是因為現蓋旅館花費太高,而且施工期也長,算下來利潤率也不夠高,不然雷歐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放過這個買賣的.

現在南方的土地已經賣的七七八八了,那些買到土地的人要麼南下准備春耕,要麼就是打道回府了,但奈德爾城內的人潮卻一點也沒有減少,反倒是越來越多了.

因為有更多的人從四面八方湧進奈德爾城的,奈德爾城賣地的消息就像是曠野中的火炬一樣,吸引著帝國各處的飛蛾心甘情願的撲向這里.

在這場瓜分土地的歡宴中,最早獲利的是洛林一家人和飛鷹集團,然後是奈安本地的有功人員,接著就是君士丁儒略大公的手下,然後消息被有心人傳到茹曼城,一部分有門路的人,也托關系走後門奔向了奈德爾城.

在這之後,消息才逐步從東方諸省和茹曼城擴散開來,蔓延向整個帝國.

大草原上的土地成了新年來最熱門的話題,在茹曼帝國的每一個角落里被反複的談論的.

自上次內戰之後,三百多年的和平生活,茹曼帝國也不可避免的走入了人多地少的情況,不管是對貴族還是平民,土地都越顯得重要.

尤其是在權貴云集的奈德爾城內,關于奈安的消息在每一個聚會和餐桌上被翻出來,這些人都懷著羨慕或者嫉妒的心情,談論著上千上萬畝土地的好處.

一旦有那個他們都熟悉的人在奈安拿到了大宗的土地,茹曼城的這些人就會酸溜溜的羨慕兩聲,暗自後悔當初怎存沒有和洛林搞好關系,現在看著一個天大的蛋糕在眼前,就是沒吃的資格.

前期的土地賣活動說的很清楚,只針對取得了洛林總督批條的人才可以,其他的人盡管家財萬貫,也只能干眼饞的看著.

眼慘土地的權貴們也不是沒有想各種辦法,在洛林的地賣的紅紅火火的時候,一直有人不停的向茹倫德皇帝建議,洛林總督年輕,怕是干不了這種繁瑣的事情,應該由茹曼城接管,皇帝直接派個大員督辦這一活動.

這些人並不知道,洛林既然給國家摟了這麼大一筆錢,皇帝自然不想做這種卸磨殺驢的行為,不然凱瑟琳可不會輕饒了他這個大伯.

茹倫德皇帝用一句"誰打的就歸誰"堵上了這些人的嘴.

皇帝還有把柄在凱瑟琳手里捏著那,就是茹倫德皇帝給情婦們置辦的那三十萬畝土地,要是凱瑟琳使個壞心眼將這些地都給連到一處,知道了實情之後,這些女人可不會給他好臉色,茹倫德皇帝當初可是情意綿綿的對自己的情婦們說過"不要跟別人說,這是我照顧你一個人的

而拉塞爾,因為自知自己對皇室兩位成員在奈德爾城被包圍,負有部分責任,對洛林賣地的大動作一直都是避而不談,反正最終賣地收入的大頭還是送回茹曼城的,拉塞爾落了好處.自然不願在橫生枝節.

最上層路線走不通,由凱瑟琳坐鎮的奈安省又不是他們可以囂張的地方,對土地有想法的權貴們也只能走關系了.跟洛林關系較近的羅昆德男爵很快就成了茹曼城最受歡迎的人物,不過羅昆德男爵是個老油條了,只是一個勁的推說自己不知道,正准備寫信問問那.

而實際上,羅昆德男爵每個月都能收到一封羅琳娜寄回來的信,將洛林的所有行動都敘述的清清楚楚的.

當茹曼的權貴們碰到比他們更權貴的人的時候,也只有無計可施的干瞪眼.

上層路線走不通,後門也走不通,但這些人的熱情依舊高漲,想著既然這其沒有門路,那就直接去奈德爾城走洛林的門路吧.

不光是茹曼城的人,各處的的貴族和有錢人,帶著對土地的渴望,懷里

在他們看來,只要上下打點得力,從這兩億畝的大蛋糕上,摳下來個三千五千畝,還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因為在世人的眼光中,洛林總督並不是一個很難收買的人.

但是很不幸,除了持有介紹信的人,洛林對這些來打秋風的.一概不見,洛林心里清楚的很,親疏有別,在這個土地是第一財富的封建時代,這些土地就是給自己人的紅包,要不然大家憑什麼一條心的跟著你混.

洛林擺出了高姿態,後來湧入奈德爾城的這些人自然不能通過公開的途徑買到土地了.

眼看著被出售出去的土地越來越多,前期趕過來的人都心滿意足的准備春耕了,這些空握著大筆的現金卻買不到的地人心里愈的著急起來.

奈德爾城內的諸個高官都成了這些人不停追逐的對象,因為傳聞,奈安的這些官員手里面可都捏著"指標"那.

不管是主管政務的安格斯,還是主管稅務的格雷坦,登門送禮的人都快擠破了門檻,每天都有人搶著要宴請他們.

甚至有人將門路走到了雷歐那里.

室內一片昏暗,異有中間的桌子上點著一盞比豆大不了多少的燈,洛林和雷歐腦袋碰腦袋的湊在一起,鬼鬼祟祟的小聲說著話.

洛林膘了膘四周,壓低了聲音說道:"剛才交代你的都記住了嗎?.

雷歐一拍小胸脯,道:"放心吧,老大,意思我都懂的,不就是放長線釣大魚嗎,這個我拿手的

洛林道:"好,搞的成的話,飛鷹置業和飛鷹不動產的買賣就可以一直干下去,別說眼前這千把萬,就算是把整個帝國四成的財富都摟咱們兜里,那也是有可能的."

雷歐鄙夷的看了洛林一眼,道:"你別欺負我不懂,帝國四成的財富,那是什麼概念,那就是不是錢不錢的問題的,咱們要是真到了那一步,我讓誰跳河.他就不敢墜樓

洛林哼了一聲,道:"你要這樣想,咱們干的是什麼行業,是地產我說四成,那還是保守估計了,按照我的經驗,咱們完全可以通過大搞賣地財政,將大貴族拖成小貴族,將小貴族拖成小地主,將中產拖成平民,將平民拖成負資產

洛林一展雙臂,擺了一個將東西摟緊懷里的姿勢,道:"將他們的錢全都撈進咱們的手里,以後出門一說,咱們也是搞房地產的了,那些大學生了小明星了,還不趕著自己來投懷送抱.

到時候再雇上一幫專家叫獸,天天叫高地價是為了他們好,窮人就該沒有地,畢業生就該租地種,讓這些死老百姓拼命的工作,每月一大半的收入都得交給咱們,這一交還得是二三十年

雷歐張大了嘴,呆呆的看著洛林,知道洛林這個家伙又自己嗨起來了,雷歐一撇嘴,不屑的說道:"老大,真要是這樣,你上街就會被人做掉的

洛林"呸"一聲,說道:"你懂個屁,只要給當兵的和當官的足了地,那些家伙誰敢亂說話,我"被.死他們."

雷歐直覺知道洛林是在胡說八道,可想想又有些道理,不解的撓著後腦勺,嘀咕道:"沒怎麼簡單吧."

這時一個悅耳輕柔的聲音傳來,說到:"不用等到娜一天,你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洛林和雷歐像是被真擊了一樣,同時都呆住了,洛林傻笑著轉過頭,看到一身華麗長裙的凱瑟琳正雙手抱胸,站在兩人身後,笑吟吟的看著他們兩個.

凱瑟琳了洛林一眼,道:"跟天下人作對,你還真"

洛林哈哈干笑兩聲,道:"你什麼時候來的?"

凱瑟琳鳳眼一眯,盯著洛林道:"在你說大學生和小明星的時候.

"

洛林站起來,死皮賴臉的攬住凱瑟琳的腰,道:"我那是跟雷歐開玩笑,

凱瑟琳一拍洛林的咸豬手,道:"行了,行了,我都被你們給氣麻木了."

然後走過去,將屋子里的窗簾全都拉開,明媚的陽光一下子透進了室內.

凱瑟琳掐滅了桌上的燈,瞪了洛林和雷歐一眼,怒斥道:"大半天的,拉上窗簾,你們兩個又搞什麼鬼?"

雷歐爽快的就把洛林給賣了,一指洛林,道:"不關我的事啊,是老大說這樣有氣氛的

洛林沒好氣的瞪了雷歐一樣.道:"還不是你說密謀就該有個密謀環境,窗簾可都是你拉上的

凱瑟琳看看洛林和雷歐,道:"密謀?密謀什麼?"

雷歐呲著小白牙,擺出最可愛的小臉.道:"沒有了,老大在說怎麼對付糖衣爆裂水晶那

"糖衣爆裂水晶?"凱瑟琳略一思索就明白了雷歐的意思,不禁好氣又好笑的說道:"那要怎麼對付?"

雷歐道:"把糖衣舔乾淨,把水晶扔回去."

凱瑟琳嗤笑一聲,道:"說白了,不就是只收禮不辦事嗎.我還不知道你們兩個"啊?.雷歐叫道:"這都被你看出來了

洛林沖雷歐擺擺頭,道:"好了,趕緊去吧,一定要他們自己上鉤."

雷歐信心滿滿的一揮手,道:"放心.我心里有數."

凱瑟琳道:"別忘了,規矩照舊哦

雷歐一下子就蔫了,"哦"了一聲,嘴里含混不清的嘟噥著,垂頭喪氣的走出了房間.

見雷歐出門了,洛林一把將凱瑟琳拉近自己懷里,凱瑟琳手指點著洛林的胸口,道:"你啊,你啊,一點就不知道教他學好."

洛林乘機占凱瑟琳的便宜,道:"我教他的才是正道.倒是妮可,咱們好久沒有單獨在一起了."

洛林一只手在凱瑟琳身上作怪,凱瑟琳呼氣急促起來,面色慢慢妾得潮紅,呢喃著說道:"大白天,在這里不好吧

洛林一把抱起凱瑟琳,踢開休息室的門.(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招商引資(上)    下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大殺四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